搶水

深井奪水美濃愁

深井奪水美濃愁

摘要: 
農業平原上,開挖深水井,還未出水,卻已挖出居民怒火。深水井開發計畫,讓高雄美濃居民抗爭,他們不只抗議奪水之恨,也反對用水不公,在怒吼聲浪中,吐露美濃的世代水愁。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台灣自來水公司在2009年八八風災後,就計畫在美濃手巾寮農場,開挖八口深水井,一直遭到居民拒絕。20178月初,卻突然動工開挖其中三口井,引發居民抗爭。


其實在二十年前,自來水公司就已經開挖十三口深水井,原本計畫在屏東挖井,後來卻改到高雄美濃。十三口井開鑿之後,務農的黃森蘭就查覺到,土地上有異狀,原本濕潤的土地,變得乾旱。

美濃居民組成自救會,北上台中,來到台灣自來水總公司抗議。居民質疑自來水公司說抽水是為了高雄民生用水,其實是提供工業使用。

自救會要求自來水公司出面說明,不該讓鄉親空等。他們演出水怪挖井盜水,居民驅趕的行動劇。最後台灣自來水公司派出代表,表示會將居民意見帶回處理。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邱靜慧表示,美濃居民的憤怒在於,高雄用水就一直想從美濃抽水,擋一件開發案,又來一件開發案。


美濃原本是個地下水充沛的地區,居民津津樂道鑿地冒水的故事,但是自從深水井開挖,日抽十多萬噸,居民感受水源缺乏,過去的豐水不再。陳嘉和居住在美濃吉洋里,早期務農,十多年前進行轉型,從事泰國蝦養殖。養殖池依賴地下水,但是陳嘉和的一口舊井,十年前就抽不到水。現今有新的水源,但是水質產生變化,他擔心依賴乾淨水源的蝦池,會受到影響。

缺水問題,不只發生在地下水源的下游區域,甚至在上游區域,也發生缺水現象。水利會原本在水源上游處,設置深水井,抽水灌溉,但是舊井抽不到水,必須重新開挖。缺水不只影響農業,許多美濃鄉親,原本鄰里和睦,卻因為搶水使用,發生爭執。

美濃地下水缺水問題,已經造成地區恐慌,居民指向深水井抽水造成的問題,政府表示是居民過度使用地下水,在沒有明確調查數據下,各執一詞。現今要再開挖深水井,居民舉辦公聽會,希望釐清美濃的地下水問題。

對於美濃地下水資源,台灣自來水公司說明,地下水有水源補注,不致匱乏,而且深水井水層較深,應該和居民抽取的淺水層,沒有關係。水公司的說明引發居民抗議。水利署長賴建信表示,必須重視水源的永續利用。立委邱議瑩長期關心美濃地下水問題,表示地下水資源調查不夠完整,抽水、補水量不清,民生、工業用水分配未明,必須建立清楚的水帳。



公聽會後,居民主張「新井要停工,舊井要調查」。水利署長賴建信表示應該先從管理做起。台灣自來水公司代表則說明,需水計畫由水利署規劃,台水公司只是供水的執行單位。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美濃水問題連結著高雄用水需求,開發水源多數是為了工業開發。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理事周克任,長期關心南部水資源問題,他警告,不能只看缺水問題,應該思考南部長期土地污染,地下水的補充,有著污染隱憂。

開發深水井,引發美濃抗爭,不只是水源爭奪問題,其實包含著長期以來的水權問題,許多農民無法使用地下水,挖井抽水就是違規。美濃居民張耀文種植野蓮,需要抽取地下水,卻面臨政府一邊鼓勵種植,一邊取締用水的窘境。


美濃愛鄉協進會理事長劉孝伸,重視美濃生態復育,想要恢復過去湧泉濕地的地景,租下一片土地,改造成濕地,今年已有水雉繁殖,保育獲得成效。濕地水源主要依賴旁邊野蓮田的排水,野蓮田取用地下水,一旦地下水缺乏,濕地就會受到影響。

美濃的生活、生產、生態,高度依賴地下水,深水井的開發,加上已經發生的缺水現象,讓美濃居民高度憂慮。旗美社區大學校長張正揚表示,美濃挖深水井事件,顯露一個犧牲體系的結構,美濃永遠是被犧牲剝奪的地區。

美濃開挖深水井,有過去反水庫的經驗,有長期水權不均的問題,當政府為了用水,不斷到美濃取水,也該思考居民的現況,精算水資源的供需,做好公平又有效率的水源開發。


公視 我們的島【深井奪水美濃愁】
09/18() 2200首播
09/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水資源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關鍵字: 
搶水, 地層下陷

農業平原上,開挖深水井,還未出水,卻已挖出居民怒火。深水井開發計畫,讓高雄美濃居民抗爭,他們不只抗議奪水之恨,也反對用水不公,在怒吼聲浪中,吐露美濃的世代水愁。

埤塘保命水


埤塘保命水

摘要: 
當水荒成為年年危機,在有限的水源下,爆發搶水大戰。然而蓄水不能只靠水庫,在台灣還沒有水庫前,已經存在數百年的埤塘,就是生活與農業的重要水源。如今天旱不雨,水庫淤積,人們開始省思,埤塘保命水的重要…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一群農民來到經濟部,抗議限水停灌政策,讓他們蒙受損失,要求政府正視休耕問題,不要搶水給工業使用。但是天旱不雨,水庫缺水已經成為各地危機。

來到南部的曾文水庫,八八風災受到重創,造成水庫大淤積,蓄水量大減,現在水位更是告急。而北部的明德水庫,水庫更是乾到見底,山壁上可見落差水痕,離滿水位有十多公尺的距離,居民表示,十多年沒見過如此大旱。

在台南市官田區,建於清代的葫蘆埤,展示了還沒有水庫之前,農民如何依賴埤塘,提供生活與生產用水。這口埤塘早期為私人修建,現在由水利會管理。現在如果遇到水荒,台南部分區域開始限水休耕,葫蘆埤周遭農地卻不怕沒水使用,因為水利會調度埤水提供灌溉。

葫蘆埤的水源來自雨水與圳水,具備區域多元蓄水功能,它不只彌補水庫之不足,甚至因為地勢較高,可以適時提供鹽水溪水源,有著豐水時蓄水,荒水時供水的調節功能。

在北部桃園地區,因為河流短促,先民因此挖出了一口口的埤塘,用來蓄水及供水。石門水庫興建後,更是透過複雜的圳道,連結水庫、河流、埤塘等水源,構成一個精密的水網,也讓桃園成為北台灣的魚米之鄉。

埤塘的功能還不只提供生活與生產所需,也具有生態保護的功用。在桃園龍潭地區,幾座古宅的私人埤塘,保存著台灣原生種萍蓬草,十多年前發起復育運動,讓埤塘具備物種基因庫的重要功能。

桃園埤塘的蓄水功能,在不斷開發下漸漸被忽視,許多甚至被填平,幾十年間從數萬口減少到兩千多口。其中桃園航空城開發計畫,又將有二十多口埤塘,面臨填埋開發或水泥化的命運。

台灣從北到南,存在埤塘、井池、濕地等各種不同蓄水空間,構成繁密水網,當水庫與圳道建設後,這些蓄水空間的重要性被忽視。在氣候變遷,水庫無水的時代,更應該思考多元蓄水空間的功能,保護或重建埤塘、濕地,建立各地區保存水源的能力。

公視 我們的島【埤塘保命水】
2/09() 2200首播
2/14()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台北市
  • 台南市
  • 官田區
  • 桃園市
  • 大溪區
  • 苗栗縣
  • 頭屋鄉
  • 嘉義縣
  • 大埔鄉
關鍵字: 
限水, 缺水, 停灌, 搶水, 曾文水庫, 石門水庫, 旱情, 埤塘, 航空城

當水荒成為年年危機,在有限的水源下,爆發搶水大戰。然而蓄水不能只靠水庫,在台灣還沒有水庫前,已經存在數百年的埤塘,就是生活與農業的重要水源。如今天旱不雨,水庫淤積,人們開始省思,埤塘保命水的重要

中科四期變奏曲

中科四期變奏曲

摘要: 
中科四期從2008年進行環評,廢水排放、土地徵收、水源缺乏爭議不斷。但中科四期依然通過環評,在2009年正式動工。2012年3月12日,新任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走馬上任,卻宣佈這個耗資539億、預計花10年開發的重大計畫,應該重新調整。中科四期為什麼生變?被捲入這場風波的人民,能不能安身立命?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陳慶鍾

相思寮,是個見證台灣農業史的小村莊,社區裡保有竹篙厝與完整的三合院聚落,有20多戶人家,居住超過百年。他們種植彰化出名的葡萄、花生維生。靠著一方田地,安身立命。

20086月,友達光電,向政府索地200公頃、擴廠製作面板。中科管理局,選定二林台糖農地,為友達量身打造中科四期。還一併徵收附近相思寮居民的房子和農地,共631公頃。不識字的相思寮農民,為了家,開始抗爭。

紮根在這片土地上的老農,反對迫遷。但她們的抗議,沒有結果。中科四期,在200910月通過開發,寧靜的相思寮,風雲變色。

相思寮,只是中科四期開發的問題之一。中科四期預計每日需水16萬噸,但它坐落的二林地區,長年地層下陷、嚴重缺水。水從哪裡來?比獲取土地更難解決。

為了協助開發,當時水利署提出興建大度堰,提供中科四期,以及鄰近國光石化開發案來使用。但大度堰開發經費高達300億,超過中科四期一半開發經費,前水利署副署長吳憲雄在環評會議中痛批,政府核定開發計畫前,都不先跟水利署商量,「國光石化要設在大城、二林設在中科,都沒有水利機關在場。他們說要水,水利署就想出大度堰。但大度堰規劃三十年,一直沒有開發,為什麼沒有開發?因為它不值得開發!」

儘管如此,中科四期在大度堰還在環評審查時,就通過環評。為了讓中科順利開發,環評結論允許中科,在大度堰開發完成以前,可以調撥彰化莿仔埤圳每天6.65萬噸的農業用水。溪州鄉沿線農民,遭到池魚之殃。

20118月,溪州鄉民在莿仔埤圳源頭集結守護水圳。然而,引水工程,依然持續施作。直到2012321日,國科會到溪州現勘,才承諾引水工程應該暫停。

溪州鄉民蔡麗月哽咽痛訴:「我住在水圳旁,土地就像母親,水像她的兒子,如果水不見了,母親一定會難過而枯死!」溪州鄉長黃盛祿也語重心長的強調,如果放棄農民可以帶動國家進步、為彰化帶來繁榮,溪州鄉民願意犧牲。「問題是到現在這個地步,友達已經確定不進駐,我們不該再昧著良心說謊話!」黃盛祿要求,中科四期調度農業用水的工程,應該立即撤銷。

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從善如流表示,國科會在38日,已經請廠商配合政府考慮暫停施工,「我知道濁水溪有最優質的米,水是我們很珍惜的資源,我向大家保證,國科會會對水資源謹慎珍惜。」

國科會的承諾,讓二林民代相當跳腳。擔心水源工程一旦停止,將影響中科四期整體開發。要求國科會不能停止工程。

彰化縣議員陳一惇痛批:「台灣不是友達才能生存,一家友達不來,就要中科四期停工,這什麼意思?我們期望的交通、生存和未來,不能這樣就斷了!」

「既有工程要做,國科會有招商責任,我們希望基礎建設還是要繼續,因為不影響國科會園區建設狀況之下,你還是要繼續,才對我們有交代!」

面對地方民代的壓力,賀陳弘強調:「暫停並不是停工,鎮長跟好幾位鄉親的疑慮,可以澄清,中科四期,沒有要停工。」賀陳弘表示,現在只是希望取水工程暫停,不是放棄中科四期,等到調整計畫確定,就會繼續施工。

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表示,調整中科四期,「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反駁:「這一切,早就有跡可循。」

廖本全直指,水資源本來就是產業發展的重要前提,如果國科會能在園區設置之前、或是環評期間,提出水資源不足需要調整的疑慮,「那表示你是回到體制」。「可是你是在園區的環評已經通過,基地已經整地開挖、人民已經流離失所了,你再講這樣的話,這是不負責任的!」

此外,友達營運狀況不良更是明顯。友達公司的淨收入,在2007年就開始下滑。2009年負債超過2百億,去年第一季到第三季,也持續不斷負債。去年第一季到第三季,已經負債405億,當年友達的法說會,也很清楚地跟投資人講,會繼續負債。

廖本全補充,國科會的科學園區作業基金,到2010年底,已經負債1233億,顯示「政府不該再花錢開發科學園區」,尤其友達向銀行團的聯貸,從2004年到2011年的7筆聯貸總金額,已經有2500億。「更能看出開發中科四期根本是沒有必要、變化也是顯而易見、絕非難以掌握。」

儘管如此,朱敬一表示「大家要看未來,不要談過去。」朱敬一認為,回頭檢視過去有沒有決策錯誤,無益解決目前彰化面對的問題。然而,目前中科四期面對的問題,在於當初爭議過大、設下嚴格環評結論、難以實現,廖本全認為,如果不撤銷中科四期整體開發案,只在現有基礎上調整中科四期,「都是擦屁股、都是抹粉。」

中科四期,已經有一家愛民衛材進駐,愛民衛材製作產品包括:繃帶、束腹腰帶、矽膠墊、塑身褲、護膝、電毯、彈性襪、泡綿和頸圈等產品。廠商代表要求國科會持續開發中科四期。但廖本全痛批,愛民衛材根本沒有立場要求中科四期繼續開發。

首先,中科四期環評結論規範,廢水放流專管沒有完成前,廠商不得營運,目前放流專管還在進行環差審查,愛民衛材在2011年就開發。其次,「愛民衛材怎麼會是高科技,它怎麼可以申請進來?中科管理局怎麼可以同意?愛民你為什麼敢申請?你自己難道就沒有責任嗎?怎麼會符合科學園區進駐廠商的標準?」廖本全強調:如果這也是理由,那台灣社會就叫做將錯就錯的社會!」

不過,國科會已經決定,中科四期將朝縮小開發面積、以每日4800噸的水量為基準,轉型為以精密機械和生技產業為主的產業。律師詹順貴直指,這種處理方式,在法理上有疑慮。

詹順貴指出,當初中科四期徵收631公頃,是以「開發光電產業」為由發動土地徵收,依照土地徵收條例規範,當徵收目的不存在,「就必須廢止」,因此國科會依法必須廢止徵收、發還土地。「如果繼續像現在這樣圈住二林這麼大的土地、用水該檢討也不停工,污水排放也不停下檢討,還在送環評,這是程序上的錯置!」

「這是行政院核定的計畫,我沒有權力叫它停。」朱敬一表示,就算停止中科四期於理於法有據,「但我是執行單位,我沒辦法叫它停。那會違反行政院核定的東西。」

廖本全感歎,作為應該主導科學園區發展的國科會,已經喪失主導權與該盡的責任,甚至淪為政治和廠商的服務提供者。廖本全直指,在沒有水、沒有廠商的情況下,繼續開發中科四期,只有一個目的:「科學園區開發以後,未必要開發,它可能還沒有營運,只要開始整地,地方政府就會送出擴大都市計畫,或是新訂都市計畫等都市開發案。透過都市計畫開發案,就可以進行土地變更,進一步就有地方土地的炒作。」

目前,彰化縣政府在中科四期通過後,就立刻推出中科四期特定區、新訂彰南花卉園區含高鐵車站特定區計畫、彰化市東區擴大都市計畫和擴大員林都市計畫。廖本全表示,「友達不設廠,還是很多地方政治人物堅持科學園區不能放棄,理由所在,就在這裡。」

20106月,大埔事件爆發,撼動中央。全台土地徵收案獲得轉圜。行政院下令,保留相思寮主聚落和萬合農場。然而,位於友達公司預定地的農場巷居民陳正宗,和位於萬合農場外圍的居民王錫溪,都被排除在外。

王錫溪和陳正宗,本來都堅持不搬家。但當怪手每天穿梭在相思寮聚落、象徵工業的電塔進逼家門。王錫溪受不了折磨,不幸中風、放棄抗爭。如今中科四期可望再度調整,他卻沒有機會留在原本的家。

在這之前,許多相思寮居民,也早已被迫離開家園。徒留頹圮的屋瓦,見證中科四期風暴帶來的分崩離析。目前,只剩81歲的陳正宗,還在和中科四期抵抗。

陳正宗說,每當他到台北抗議,都會很晚才回家。「我太太在家裡,總是眼巴巴地等待我,擔心我為何沒回來。」他希望這次中科四期喊出調整,可以讓他不要搬家。

但是陳正宗懷抱的卑微夢想,恐怕難以實現。

326日,溪州農民北上抗議,他們拿著工程施工的照片,難以相信,國科會已經下令引水工程暫停,怪手還是在水圳旁,持續施工。溪州鄉民蔡麗月忍不住痛哭:「它們跟小偷一樣,一直偷偷做,讓我們務農的人很痛苦和無奈,大家在車上心都很痛!」

溪州鄉民帶來施工影片,影片中的怪手高舉基樁,強力打入地底,撕裂溪州農民的心。地方政府不甩中央的命令,也預示著陳正宗未來的命運。

廖本全痛批:「土地徵收讓相思寮魂飛魄散,搶水工程,讓彰南農業徹底瓦解。請問台灣社會,政府犯了錯,而且不是小錯,難道可以將錯就錯,難道不需要有人負責嗎?」

中科風暴,從2008年至今,讓人民沒有家、發展成為泡影、政府的威信掃地。中科四期的變奏警訊,在暗夜閃爍不停。變奏的開發,變奏的國家,何時才能,走回正軌?

學科: 
土地開發, 水資源,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溪州鄉
  • 彰化縣
  • 二林鎮
關鍵字: 
中科, 缺水, 搶水, 徵收, 相思寮, 友達, 農地, 大度堰, 水利署, 石化, 開發, 廢水, 莿仔埤, 環評, 濁水溪, 放流水, 都市計畫, 國科會

中科四期從2008年進行環評,廢水排放、土地徵收、水源缺乏爭議不斷。但中科四期依然通過環評,在2009年正式動工。2012312日,新任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走馬上任,卻宣佈這個耗資539億、預計花10年開發的重大計畫,應該重新調整。中科四期為什麼生變?被捲入這場風波的人民,能不能安身立命?

大壩上的思考-水圳斷頭記

大壩上的思考-水圳斷頭記

摘要: 
沒有長期水源,中科依然持續開發,因為環評結論允許中科在大度堰開發完成前,向農田水利會和自來水公司挪用水源。其中短期開發的6.65萬噸水源,將由彰化水利會從莿仔埤圳調用...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2009年通過開發的中科四期,一路歷經了廢水排放、土地徵收等爭議,至今,相思寮徵收戶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三戶散戶,在14日被迫拆遷,接受中科管理局以地易地的方案,居民得先拆掉自己住了幾十年的房子。

在土地徵收與廢水爭議之外,中科四期還存在著一顆攸關科學園區能否順利開發的未爆彈,就是水源。位於長期地層下陷、水源嚴重不足的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開發過程中,曾經多次被環評委員質疑開發後的用水來源。許多居民也認為,未來中科四期進駐後,將抽用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更嚴重。

當初中科表示,絕對不會抽地下水,未來將使用水利署為國光石化規劃的大度攔河堰。當時大度攔河堰和國光石化都在環評階段,民間團體不斷質疑,水對工業區相當重要,大度堰還沒通過,怎麼確定一定有水?不過中科最後依然以大度堰作為長期水源的條件闖關。不料,今年四月,國光石化宣佈撤案,因為當初國光規劃的用水量,佔大度堰供水量,將近三分之二,現在如果只為中科開發大度堰,必須耗資兩百多億。水利署,如今進退兩難。

雖然沒有長期水源,中科卻依然持續開發工程;因為環評結論允許中科四期,得以在大度堰開發完成前,向農田水利會和自來水公司挪用水源。其中短期開發的6.65萬噸水源,將由彰化水利會從莿仔埤圳調用。

莿仔埤圳,從乾隆時期就由彰化居民自行建設。日據時期,日本政府在濁水溪下游築起提防、河床新增許多開墾腹地。為了墾荒,日本人要求當時的管理者葉惠清交出管理權,將莿仔埤圳設為官圳,這也是台灣民設官管埤圳的開始。日本人接管之後,擴增莿仔埤圳的引水規模。

莿仔埤圳的源頭,就在彰化溪洲鄉,一路流向埤頭、竹塘、二林、大城再出海;靠著濁水溪水,彰化成為糧倉。曾經台灣每十粒米,就有一粒是濁水米。其中溪洲米更是獲得好評,彰化縣農業處畜產科科長林福地表示,沿莿仔埤圳的田,因為濁水溪水豐富的礦物質成份灌溉,「在全省很出名,大家都在吃。」甚至沿莿仔埤圳沿岸的鄉鎮,都能打出自有品牌外銷。

但是,中科四期要調用居民農業用水這件事,居民不但不曉得,還被欺騙。彰化縣溪洲鄉民鄭達展,是管理莿仔埤圳水門的管理員。他的家就在莿仔埤圳附近,當天記者到水門拍攝時,鄭達展和其他鄰居紛紛抱怨,「政府根本都在騙人!」

鄭達展說,中科為了調用農用水,要從莿仔埤圳的源頭,做地下引水工程。這工程長達23公里,居民卻不知道。莿仔埤圳離居民的房子只有一條小馬路,為了施作工程,必須開挖馬路,居民卻一直到承包商來測量,才知道有工程。

鄭達展曾經去詢問當地立委鄭汝芬工程內容,「但她跟我們說,那些水是要給中科的民生用水」,而且開挖面積不大,只有30公分,「我那時跟他說,如果只有30公分你不用跟我們講啊!又沒有影響。」但等到真正開挖,才發現開挖面積是120公分,距離民宅非常近。「而且我們之後才透過其他鄉民得知,這個水根本是要給中科的工業用水!」鄭達展氣憤的表示:「這樣來搶農業水,真的很不合理!」

「目前莿仔埤圳,只吃四天水,八堡圳吃六天水,我們的水已經常常不夠用!」管水門的鄭達展形容,「每次停水後水要來,農民都在這裡等水,水一來,大家就很期待,因為()很口渴,我們大地、作物,都趕緊要用水!」

這樣急迫的農業用水,真的還有餘裕空間,供給工業使用嗎?

熱門事件: 
學科: 
水資源,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溪州鄉
關鍵字: 
中科, 二林園區, 地層下陷, 大度攔河堰, 石化, 相思寮, 水利署, 搶水, 莿仔埤, 濁水溪, 八堡圳, 地下水, 灌溉

沒有長期水源,中科依然持續開發,因為環評結論允許中科在大度堰開發完成前,向農田水利會和自來水公司挪用水源。其中短期開發的6.65萬噸水源,將由彰化水利會從莿仔埤圳調用...

圳溝的呼喊

圳溝的呼喊

摘要: 
濁水溪,流穿八堡圳的木製閘門,三百多年來,哺育彰化平原上一畝畝稻田,灌溉面積廣達19491公頃。隨著中部人口和工業不斷成長,農田分得的水源愈來愈少。2011年,驚蟄已過、正值孕穗,中部卻遭逢春旱,就連水圳頭的農家,都面臨無水可用的窘境…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把那隻棍子拿過來一點!」彰化二林的許先生和許太太,住在引用濁水溪和二林溪交會的的莿仔埤圳圳頭,水門離他們家,不到五十公尺。

近中午了,夫妻倆還在巡田。許先生吆喝著許太太移動木棍,好讓他能夠把水管固定,避免水管跑掉、抽不到水。許先生一邊放水管,一邊解釋:「不這樣做就沒有水!」放在圳溝裡的馬達,把溝圳裡所剩不多的水,抽進許先生的田裡,「八個月沒有水了!」許先生說,圳溝裡的水比田低很多,根本沒辦法從灌溉渠道引入田裡,擔心收成無望,他只得這樣做。

從許先生的田,順著溝圳往下游走大約兩、三百公尺,就是二林農民洪德勝的田。水圳的水到他這裡,已經不夠灌溉。洪德勝曾在六輕、奇美、竹科工作,大約十年前回鄉接手父親的田、種植越光米外銷。近幾年,水稻最仰賴的水源愈來愈少,為了耕種中的十甲稻田,他不得不打開馬達,讓抽地下水的轟隆隆聲,在稻田裡響起。

洪德勝說,水源變少,是因為工業局和雲林水利會簽訂「集集攔河堰工業用水調度使用農業用水契約」,讓六輕在二至五月的枯水期,調撥農業用水。

「六輕來了以後,水圳的水就漸漸變少了。沒水的時間,比以前更嚴重。今年跟去年更明顯,像今年我根本都沒淹到水圳的水。」

「爆炸那段期間,它爆炸(六輕大火後停工)以後,水就變成來六天,水圳等於來六天停一至兩天;但今年,又變成來兩天停六天,恢復以前來兩天停六天的情況。」

洪德勝這口抽用地下水的井,是十多年前就申請的,擁有合法水權;以前除非嚴重乾旱,動用這口井的時間不多。但自從水利署興建,宣稱能避免農民在枯水期抽取地下水的集集攔河堰,在2000年完工之後,洪德勝反而更頻繁地使用抽水井;大約45年前,原本的井,已經抽不出水了。

台中、彰化、雲林,是台灣重要的水稻產區、用水量本來就大;近年耗水工業不斷入駐,加上201010月至20115月中,又沒有下過一場像樣的雨;工業部門面臨第二階段限水警報,率先開啟水源搶奪戰序幕。

面臨第二階段限水警報,科學園區同業公會副理事長沈國榮要求:「在政府的政策,應該是先對於休耕的部分(農業用水),先去考慮。」

六輕營運以來,從2002年到2007年,平均每年調撥農業用水6300萬噸。根據經建會統計,光雲彰地區,每年配合政策移用農業灌溉用水,就高達1.2億噸;水利法規定,農業用水水權優先於工業,但為何缺水時,農業用水必須犧牲?

社會已經對調撥農業用水習以為常。由於極端氣候使得旱澇愈來愈分明,政府部門喊出「農業用水佔總體用水七成、應調降給其他標的使用」的說法,但隨著糧食危機來襲,農業用水是否還適合隨意調撥?或許應該更精確地問:調撥,是否能解決台灣的水資源危機?

 

熱門事件: 
學科: 
水資源,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二林鎮
  • 雲林縣
  • 林內鄉
  • 台中市
  • 后里區
關鍵字: 
濁水溪, 八堡圳, 莿仔埤, 集集攔河堰, 六輕, 科學園區, 中科, 缺水, 地下水, 搶水, 水利署, 后里園區

濁水溪,流穿八堡圳的木製閘門,三百多年來,哺育彰化平原上一畝畝稻田,灌溉面積廣達19491公頃。隨著中部人口和工業不斷成長,農田分得的水源愈來愈少。2011年,驚蟄已過、正值孕穗,中部卻遭逢春旱,就連水圳頭的農家,都面臨無水可用的窘境…

追討未來


追討未來

摘要: 
反對國光石化設廠的力量,在各個年齡層發酵,除了學界、醫界、藝文界,連大學生、高中生和小朋友,也沒有缺席,他們要求政府給他們一個不受污染的環境,高喊:「我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

採訪 陳佳珣 柯金源 林靜梅 林子涵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忠峰 柯金源 謝國樑
剪輯 陳忠峰

白底黑字的抗議旗幟,飄揚在彰化市街頭,手持旗子的阿公阿媽,問他們來遊行幾次,有的說第二次,有的是第三次。白髮蒼蒼的老人家這般折騰的上街遊行,為了是要守護家園,不要國光石化來污染他們的土地。住在芳苑的謝素阿嬤說,這片海,是老天爺賜給他們的,若沒得吃就下海抓魚蝦,給國光石化奪走,他們就沒生路。

這是沿海反對國光設廠的居民,第三次在彰化市遊行,遊行隊伍中,一群年輕人,看起來不像是芳苑鄉親,原來是彰化在異鄉求學的大學生,透過網路串聯,也來參與遊行,大學生呂亭詠認為:「我們應該想出更多方法賺錢,不是透過犧牲土地的方式,因為我們還有下一代。」

這場遊行趕在國光石化環評的前兩天舉行,希望在地人的心聲能被聽見,雖然國光石化拋出縮小規模的方案,但他們仍不買單,大城鄉民許立儀認為,如果有誠意,就該離開這個地方,這是他們的生計、生活與價值的所在,別人眼中的落後荒涼之地,卻是他們的寶,一點都不能妥協。

彰化高中的學生也在居民遊行的同時,自發性的發起靜坐,利用下課時間短暫的空檔,展開「十分鐘護鄉土」的行動。學生們戴上口罩,表達他們不想呼吸到國光石化排出來的髒空氣。彰化高中黃靖順認為,大人的言行很不一,教導他們要永續發展、環境保育,「那些官員做的事情,讓我們很疑惑,他們做的是永續發展?是環境保育嗎?」

年輕學子用行動愛護鄉土,他們不只印製宣傳單,還發起連署反對國光石化,目前已經有2600多位學生支持,其中以彰化高中和彰化女中的學生為主,彰化高中蕭宇泰認為,全體彰化人都應該參與決定,要不要國光石化落腳彰化,但政府、企業,不太尊重彰化人意見。

不只彰化人關心,台灣各地的社團也積極投入,荒野保護協會等團體發起「萬件齊發,一人一信給馬總統」,在過年前夕,小朋友們來到總統府前,在明信片上寫下自己的心願。翁挺偉小朋友寫著「賺錢的方式有很多種,請不要犧牲這塊美麗純淨的大地。」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表示,他們守護的不只是白海豚的未來,也是孩子的未來,這塊土地是大家共同生活的地方,總統應該幫我們面對處理這問題。

高喊著「國光石化,立即撤案」「保障農漁永續、守護糧食安全」全國二十幾所大學的青年學子組成「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在短短幾天的時間,就已經有1600位青年學子連署反對,他們站出來,不只是要守護家園、支持農漁民,更要捍衛自己的未來。

隔天,可能是國光石化環評的最後一戰,這群熱血青年決定轉戰環保署,在環保署門口守夜,守護自己與台灣的未來。這場守夜行動,許多獨立樂團也來相挺,今晚台北的街頭很冷,即使飄著細雨,他們的心依然沸騰。在悠揚歌聲的下燭光圍成的白海豚,在夜裡散發溫暖的光芒,也代表著希望。

夜越來越深,前來環保署夜宿的青年不減反增,有的搭起帳棚,有的直接露宿街頭,上千人參與的這個夜晚,等待的是明天的環評決戰時刻!

環評當天(1/27),彰化沿海居民與青年學子會合,反對陣營聲勢浩大,這場攸關生存的環評戰役,彰化芳苑地區的居民抗爭到底,他們感謝青年們的鼎力相挺,也呼籲環保署撤銷國光石化的開發。

在環保署的會議室內,環評審查氣氛緊張,警察鎮守在走道,登記發言的民眾,輪到發言才能進會議室,媒體採訪還要佩帶通行證。這次國光石化縮小規模的方案,開發面積從2900多公頃到2100多公頃,用水量從每天40萬噸降低到22萬噸,但環評委員批評,之前會議結論就已經要求開發單位,部分水源必須採用海水淡化,卻沒有被採納,更有委員直言,國光石化的水源依賴大度攔河堰,大度攔河堰的環評沒有結果,他這邊就沒有結果。也有委員表示,國光石化第二期用水利用濁水溪剩餘水,「什麼叫做剩餘水量,濁水溪從來沒有剩餘水量,濁水溪的水量,就是它的水量。」

另外,縮小規模後的空污量,會減少30%40%不等,對鄰近鄉鎮的健康衝擊也會將低四十幾%,環評委員顯然不認同。一位環評委員批評,這樣的報告不及格,他看不到開發單位提出科學的方法和數據,說比例下降不符合實際的情形。

甚至有專家委員自行計算,縮小規模後的健康衝擊,其實遠大於開發單位的評估數據,加上國光石化選址所在地,在台灣西南沿海的鄉鎮,歷年健康統計資料都屬於癌症及非癌症偏高的區域,更是「害上加害」。

各界關心的白海豚,開發單位提出新的方案,要在防波堤開個洞讓它們穿越,但整個開發案對白海豚的衝擊,連接受委託的台大周蓮香團隊也表示,「不建議設置工業區或工業港」。

整個開發案衝擊層面相當廣,現場表達意見的民眾正反都有,第一次參加環評會的詩人吳晟,感性的呼喚環評委員本於良心來決定國光石化,「國光石化不是學理上的是非爭議,是良心的問題,生活不是一大堆經濟數字可以做解釋的,人的生命價值,不只是經濟條件可衡量。」他希望環評委員能做出對的起台灣子孫未來的決定。

開發單位所提的資料,環評委員仍然不認同,甚至有兩位委員認為不應開發,最後主席裁示補件再審,面對各界質疑聲不斷,國光公司董事長陳寶郎認為, 國光石化不是台塑,因為國光沒蓋,外界拿台塑的缺點來批判國光石化,是不公平的。

當大學生、高中生到小朋友,都站出來要求世代正義,要政府把未來選擇權還給他們,這股力量將源源不絕的注入,國光石化的後續發展值得觀察。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彰化縣
  • 彰化市
  • 彰化縣
  • 芳苑鄉
關鍵字: 
謝素, 石化, 潮間帶, 荒野保護協會, 白海豚, 搶水, 大度堰, 罹癌, 健康風險

反對國光石化設廠的力量,在各個年齡層發酵,除了學界、醫界、藝文界,連大學生、高中生和小朋友,也沒有缺席,他們要求政府給他們一個不受污染的環境,高喊:「我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

追討程序正義(二)


追討程序正義
()

摘要: 
從后里三線路轉進四月路,就是后里花農陳欽全的家,沿途香水百合、劍蘭、文心花田,點綴后里別有一番風情。65歲的陳欽全高農畢業,因為愛花,退伍後回到故鄉開始種花,是后里最早種花的農民之一...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從后里三線路轉進四月路,就是后里花農陳欽全的家,沿途香水百合、劍蘭、文心花田,點綴后里別有一番風情。65歲的陳欽全高農畢業,因為愛花,退伍後回到故鄉開始種花,是后里最早種花的農民之一。

花卉之鄉后里

陳欽全回想,當時種花的成本相當高,第一次先種1000顆,每顆種子1元,「那時工資一天才20元」。經過40年的改良、推廣,光是香水百合,年產值就達到10億。如今后里成為花卉之鄉,是后里人經過多少年辛苦的成果。

冬日早晨,天色還沒亮,陳欽全跟著兒子、採收工,已經在田裡採收香水百合。香水百合美麗又有香氣,是年節最受歡迎的花卉。採收工動作俐落,分類、包紮、套袋。70多歲的阿嬤還能在這裡快樂工作,見證農業才是永續的職場。

環評未考慮開發案選址

2010825,中科三期環評審查會上,陳欽全帶著后里鄉的文心、火鶴到會場,「文心在日本拍賣一枝日幣300,火鶴一枝200,后里農民也在爭取外滙。」他要求政府,不應該只支持科學園區,也要重視后里花卉的價值,花卉需要乾淨的空氣,一旦空氣污染,將影響花卉生長。

陳欽全說,因為以前種花曾受鑄鐵工廠污染,所以對工業污染很關心,得知中科三期將進駐后里,他也加入后里鄉農業保護協會,因此跟廖明田成為好朋友,希望也能為保護土地盡一己之力。

中科三期排放大量廢水,可能對牛稠坑溝、大安溪出海口的農作產生影響。而且科學園區排放的空氣污染物也會影響作物生長。農業之鄉被選為科學園區用地,突顯開發案選址出了問題,但現行的環評審查卻未處理選址衝突的問題。

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舉例,許多開發案都選在農業生產用地上,例如中科四期選的是台灣中部最重要生產地帶的核心區,這裡又是水資源極度匱乏地區、嚴重地層下陷地區,「如果環保署做第一道把關手,這案子根本不應該進入環評。」

環評結論首創:對環境沒有重大影響之虞

中科三期在環評第一階段審查就通過,為了避免外界質疑,環保署在審查結論中,首度加入「本案對環境並沒有重大影響之虞,不需依環評法規定進入二階環評」的文字。

環保署署長沈世宏表示,有沒有重大影響之虞,是專業的集合判斷,資訊夠不夠做判斷,也是專業的範圍。

中科三期續審附了9個條件過關

2010831,中科三期附了9個條件才通過,這些條件每一項都是精細且需要控管。外界質疑,附加這麼多條件,反而證明開發案對環境已有重大影響之虞,依法應該進入二階環評審查,通過才能開發。

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李建良指出,有條件通過的表象,造成很多案子沒有不通過的,「因為可以把一般對於這個案子的質疑,轉換成這些條件。」他認為,環保署往往可以自圓其說,很多問題都在這個附條件當中已經照顧到了,「讓原本我們希望能有一個把關的功能已經完全失守了。」

不過沈世宏認為,「所謂附條件就是讓他沒有重大影響之虞」,環評委員經過附條件就有把握這個條件,不管是開發時候的條件或完成後營運要遵守的條件,都可以確保沒有重大影響之虞。

同樣的案例也出現在蘇花改的環評審查。一個400多億、經過台灣地質最敏感道路的重大開發案,經過兩次初審,去年119日環評大會通過,總計審查22天。環評結論附加了8個條件才過關,每個條件都需要嚴密控管。但審查結論中也指出「本案對環境已無重大影響,無須進行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

學者:應取消一階、二階審查制

重大開發案接連在一階段環評即通過,跟環評二階段制度篩選大案、小案的原意不符。學者認為,如果環保署要用一階通過來規避二階環評,倒不如取消兩階段審查制,讓所有開發案都完成最嚴謹的環評審查程序,以召公信。

李建良表示,把一、二階劃分廢掉,只要應該做環評的都要走相同的程序,也不會讓主管機關透過一階就通過的方式,來規避環評程序。

但沈世宏認為這不可行,因為目前有87%的開發案在一階審查就過了,如果把一階二階取消變成只有一階,原來那87%一階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可能增加一些複雜的要求而影響效率。

環評匆促在一階過關 不到半年就說做不到

重大開發案不願進入二階環評就急著過關,事實上許多爭議並未釐清。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開發案,20091030日通過環評審查,去年4月核備,不到半年中科管理局提出包括:放流水排放、voc抵換方式、化學品管制、廠商進駐、以及相思寮保留等五項變更。

20101124中科管理局提出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環評結論變更差異分析,在環保署舉行諮詢會時,環評委員、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凌永健指出,當初花了那麼多時間審查,如今要變更,浪費大家的時間。

環評委員、台北科技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林鎮洋也說,REACH要改成管理局自己核,當時就是因為不放心才要求用REACH管制,現在要改,「除非有很強的理由,否則無法說服社會大眾。」

中科對環評結論如此輕率,環評委員、民眾都有受騙的感覺,果然也引發社會更大的抗爭。20101224日,中科管理局在彰化舉行放流水變更說明會,包括芳苑、王功、大城鄉民,對於未來廢水要改排到彰化縣大城鄉外海,全數反對。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后里區
關鍵字: 
陳欽全, 自救會, 花卉產業, 廢水排放, 空污, 廖本全, 搶水, 地層下陷, 二階環評, 環境影響評估, 中科, 中科四期, 李建良

從后里三線路轉進四月路,就是后里花農陳欽全的家,沿途香水百合、劍蘭、文心花田,點綴后里別有一番風情。65歲的陳欽全高農畢業,因為愛花,退伍後回到故鄉開始種花,是后里最早種花的農民之一...

追討程序正義(一)


追討程序正義
()

摘要: 
民國83年12月30日,我國實施環境影響評估法,由環保署組成環評委員會,透過程序透明化和民眾參與,一定規模以上的開發案,都應該在事前進行環境影響評估,達到預防而且減輕環境破壞。但是從中科三期、中科四期、蘇花改的案例來看,環評制度卻被質疑淪為政策背書的工具。外界甚至以「環評已死」來表達對環評制度的不信任。究竟環境影響評估制度出了什麼問題?如何才能重拾民眾對制度的信心?環評制度未來又該如何走?才能達到保護環境及人民的目的。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剛從泥土裡翻過身的馬鈴薯,才剛張開眼,就望見暖暖的陽光,大顆小顆的馬鈴薯,錯落在田裡,個個被曬得晶瑩剔透。台中市后里區農民廖明田彎著腰,動作俐落的將大大小小的馬鈴薯分類包裝。快過年了,豐收的馬鈴薯,是農民最好的新年賀禮。

馬鈴薯通常在白露後10天種下,去年夏天因為颱風多雨,到9月初才播種。過了30天澱粉質充足了,就可以採收,配送到全台各地,變成家家戶戶餐桌上的美食。

「后里水源好,種花、雜作都好,科學園區一來,污染不知要加多少。」廖明田一邊採收馬鈴薯,一邊憂心忡忡地提到,后里有正隆紙廠、豐興鋼鐵、后里焚化爐三大污染源,空氣品質已經惡化到三級。如果中科三期再來,空氣、水源都可能受到污染威脅。

位於台中市北方的后里區,倚靠大安溪、大甲溪的水源,成為典型的農業之鄉。62歲的廖明田在后里出生,10幾歲就開始種田,一生沒有換過別的工作。粗慥的雙手、黝黑的臉龐,是台灣土地上長出來的農民。

從美國引進環評法 預防開發破壞環境

陽光、空氣、土壤和水,滋養大地生生不息。一旦遭受到破壞,人類也無法生存。70年代台灣土地上逐漸開起一間間工廠,沒有嚴密的環境法規,沒有人知道,這些工廠排放的黑煙、廢水,對土地將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事後也證明,包括後勁石化污染、林園三輕等重大開發案,陸續爆發空污及廢水污染事件。受到這些污染影響,民國80年代後期,各地引爆反公害抗爭,鹿港反杜邦、後勁反五輕、宜蘭反六輕等等,人民愈來愈擔心開發污染。

工業發展較早的美國,從70年代起,為了預防開發破壞環境,發展出環境影響評估制度,規範開發案許可必須考量環境因素。當時國內許多學者呼籲,應該引進環評制度,從源頭把關,預防並減輕開發案對環境的衝擊。

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李建良表示,美國的環評制度是在既有的核照制度當中,多一個民眾參與、程序透明化的制度,並沒有另外設專門的環評主管機關審查環評,也沒有審查通過、不通過的制度。

其基本精神是,規定開發單位應自行做環境影響評估,以作為未來是否同意這個開發案,並給予開發許可的一個必要參考因素。

雙主管、准駁權 環評雙倍把關

但民國80年,國內的環保法規還不健全,也沒有前瞻性的國土規劃,同時對程序的觀念也還不健全。環評法草案送進立法院審查時,有人擔心如果比照美國制度,由開發單位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可能球員兼裁判,不足以取信於民。

於是決定交由環保署成立公正的環評委員會,並給予這個委員會一把「尚方寶劍」-准駁權,給予環境雙重把關。

民國831230,我國環境影響評估法宣告實施。跟其他國家環評制度不同的是,我國有「雙主管機關」、「准駁權」、「兩階段審查」。

環評把關?政策背書?

環評制度主要的精神,是整個程序的透明化和民眾參與。基本上制度的核心是「程序正義」。但這些年來,從中科三期、四期、蘇花改等案例觀察,當初期待由公正的環評委員會把關環境的機制,卻被質疑淪為政策背書的工具。

李建良認為,關鍵出在真正會對環境造成深遠影響的,大部分是國家的開發案、 或由國家支持、希望引進的產業。而原本期待環保署扮演監督的角色,因為他是整個國家的部門,環評制度就質變了,從原本監督的角色,變成配合政策的傾向。

「可以看出多數由政府領銜的開發案,沒有不過的。」李建良說,而且這些案子審查的時程也相對快,「整個環評的初衷,從今天來看已經完全悖離。」

二階段審查制 區分大案、小案

我國環評制度分為兩階段審查,第一階段程序較簡易,較偏重書面審查。第二階段審查程序較繁複,也納入較完整的公民參與。這種分法用意是基於行政效率的考量,讓對環境影響較小的「小案」很快完成審查程序。而真正可能對環境產生重大影響的「大案」進入二階段審查。

依環評法第8條規定,開發案「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應進行二階段環評審查」。而在環評法施行細則第19條對「重大影響之虞」的定義是:對國民健康、民眾權益、超過當地環境負荷、或與周圍相關計畫有,顯著不利之衝突且不相容。

中科三期兩次環評都在一階即過關

2010831,中科三期續審的環評大會上,曾參與2006年中科三期第一次環評審查的前環評委員、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在會中指出,2006年包含他在內的8位委員提案,要求本案應進入二階環評。

理由是科學園區用地動輒數百公頃,持續侵蝕大面積農地。而且科學園區耗用大量水資源、製造大量有機污染物、而且具有毒性災害風險。此外,科學園區擴張方式已超過環境涵容量。

2006630日,中科三期七星基地的環評大會表決,118在第一階環評審查,即有條件過關。事後農民不滿提起訴訟,最高法院在20101月以「此案對環評有重大之虞未進入二階,而且未做健康風險評估」為由撤銷環評結論。

環保署於是展開中科三期環評續審

20108月的第二次審查,雖然外界重提4年前的要求,建議應該進入第二階段環評審查,但最後還是跟4年前一樣在第一階審查就過關了。李根政問:「當時提的理由,是否都消失了?」

重大開發案紛紛在一階環評過關

台中市后里區,近六成土地是農地,種植的稻米、作物、水果、花卉聞名全省,是典型的農業之鄉。

這個農業之鄉,在95年被選為中科三期用地,工業進駐對農業有明顯衝突,符合環評法應進入二階環評的規定。

區位、水源爭議 中科三期應進入二階環評

2010831中科三期環評續審的大會上,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說,這個案子在選址過程中,完全沒有用科學的方法,與中部區域計畫第一次通盤檢討、以及中部區域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有關后里鄉的發展相違背。依環評法施行細則第19條規定,「與周圍之相關計畫有顯著不利之衝突且不相容,進入二階環評」。

中科三期后里、七星兩個基地,每天用水13萬噸,已有排擠農業用水之虞。大台中地區用水主要倚賴大甲溪、大安溪。為了提供中科三期用水,水利署提出「大安、大甲聯合用水」,目的是將水源較豐沛的大甲溪、與水源較不足的大安溪聯合輸水,水利署認為有助於穩定供水系統,預計每日可增28萬噸水。

「你為了科學園區才要興建這個計畫,未來農民沒水淹要怎麼辦?」201063日,環保署舉行大安大甲計劃第6次環評專案小組審查,廖明田擔心中科搶走水源,在會中要求應確保農民灌溉用水。

但當天「大安大甲聯合用水」環評初審有條件通過了,雖然環評結論要求應保障農業用水,但該如何保障?卻沒有進一步說明,農民自此陷入缺水的危機中。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后里區
關鍵字: 
環境影響評估, 中科, 農地汙染, 二階環評, 土壤污染, 通盤檢討, 搶水, 七星基地, 后里基地

民國831230日,我國實施環境影響評估法,由環保署組成環評委員會,透過程序透明化和民眾參與,一定規模以上的開發案,都應該在事前進行環境影響評估,達到預防而且減輕環境破壞。但是從中科三期、中科四期、蘇花改的案例來看,環評制度卻被質疑淪為政策背書的工具。外界甚至以「環評已死」來表達對環評制度的不信任。究竟環境影響評估制度出了什麼問題?如何才能重拾民眾對制度的信心?環評制度未來又該如何走?才能達到保護環境及人民的目的。

國光石化 蓋?不蓋?


國光石化 蓋?不蓋?

摘要: 
蓋?還是不蓋?在地居民反映兩極。部分大城居民期待,國光石化設廠能帶動地方繁榮,反對的芳苑鄉民則認為,國光石化提供的就業機會有限,但石化業代表高污染,將導致農漁產業受到衝擊,反而造成更多人失業...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潮水來去的彰化海岸,退潮後寬度超過四公里的泥質灘地,是台灣最廣大的潮間帶。無數水鳥來此覓食,在東亞澳洲水鳥遷徙的路徑上,位在中心點的台灣,猶如候鳥的亞太營運中心。

蚵農和漁民也跟隨海水漲退的節奏,走進潮間帶工作,人與海共譜漁村文化,傳承至今。在海洋生態學者陳章波的眼裡,潮間帶之所以生產力高,由於能吸附很多有機碎屑,形成食物鏈,才能有沿海蓬勃的養蚵產業和養殖漁業。

落腳在彰化縣大城鄉和芳苑鄉外海的國光石化,面積廣達3506公頃,將是台灣面積最大的石化廠,讓在地農漁民擔心不已。國光石化是蓋?還是不蓋?在地居民反映兩極。部分大城居民期待,國光石化設廠能帶動地方繁榮,反對的芳苑鄉民則認為,國光石化提供的就業機會有限,但石化業代表高污染,將導致農漁產業受到衝擊,反而造成更多人失業。

國光石化公司董事長陳寶郎表示,第一期建廠計畫,雇用6400個員工,除了部分舊中油員工,將提供給在地鄉鎮1400個工作。漁民洪清山認為,他已經50幾歲了,國光公司還會雇用他嗎?而且因為國光失業的人,其實比國光雇用的人還要多很多!

濁水溪南岸矗立著龐大的石化王國─台塑六輕,濁水溪北岸即將誕生國光石化,兩大石化巨人相隔短短八公里,污染加乘的衝擊,讓大城與麥寮的居民憂心忡忡。六輕周圍居民長期承受石化廠的污染,罹患癌症比例高與六輕有顯著關聯,環保署把台灣分為七個空品區,中彰投四個縣市屬於中部空品區,已經列為三級防治區,空氣污染嚴重到進入紅色警戒。台大職工所詹長權教授認為,從環境和人體健康,中部地區的污染已經超量,不適合再擴建石化廠,甚至現有的污染也必須減量。

大度堰的公聽會遭到民眾抵制,從烏溪取水的大度堰,是以長程且加壓的方式送水給國光石化,水利單位認為,大度堰取用烏溪下游的水,這些水承受台中地區生活污水,無法再做民生使用,給工業區使用是廢水再回收利用。

國光石化一天的用水量37萬噸,相當於彰化縣全縣130萬人的用水,彰化縣的民生用水至少七成來自地下水,從工業、農業、到養殖漁業,也都高度仰賴地下水,濁水溪的水源提供給農業,六輕長期調用農業用水,未來中科四期、國光石化也加入搶水行列,水資源的排擠效應,將導致農民抽更多的地下水。農民批評,農民抽地下水,政府要抓,現在不解決農民抽地下水的問題,只解決財團的。

國土下陷災情嚴重的彰化縣,地下水超抽的老問題,政府無力解決,但企業開口要水馬上就有,在政府的天秤裡,解決國土災難與經濟發展,孰輕孰重,答案已經很清楚。台大土木系李鴻源教授認為,彰化所有的用水幾乎都是地下水,必須優先解決彰雲的產業結構與用水結構,不然國光石化是不能蓋的。

面對全球暖化的國際議題,二氧化碳排放量排名世界第22名的台灣,政府不斷宣傳推動低碳家園的目標,卻又逆向擴張高二氧化碳排放的石化產業。

國光石化排放的二氧化碳每年1200萬噸,相當於台灣100萬人,一年所製造的二氧化碳,政府要全民努力減碳來給企業增量,這樣的邏輯通嗎?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陳吉仲副教授認為,經濟發展是無庸置疑,但企業排放的溫室氣體必須承擔。政府宣布在2025年,二氧化碳排放量要回歸到2000年的水準,如果國光公司不去承受,減量的溫室氣體成本是全民要負擔。

經濟學者陳吉仲進一步精算出,國光石化的經濟效益,一年淨效益不超過516億,如果扣掉生態損失、健康危害、農漁業衝擊以及地層下陷和溫室氣體,這些的外部成本至少536-1090億,國光石化其實是一門賠本生意。

從學術界、醫學界到藝文界,紛紛挺身反國光,環保團體更發起台灣第一宗環境信託案,超過三萬人連署,願意捐款買下濁水溪口溼地,給白海豚一個生存空間。面對一波波的公民運動,政府維持一貫的立場,努力排除國光石化設廠的各種障礙,甚至因國光石化設廠,導致稀有白海豚洄游廊道被阻絕,將提早走上滅亡之路,行政院長吳敦義認為,白海豚會轉彎的,繞過國光石化的廠區。但更多的人呼籲政府要政策轉彎。

學者估計,國光石化對全國GDP的貢獻,佔約0.4%,對應到石化業高污染的衝擊,國光石化該蓋?還是不蓋?台灣如何抉擇?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土地開發
縣市: 
  • 彰化縣
  • 芳苑鄉
  • 彰化縣
  • 大城鄉
關鍵字: 
泥灘地, 潮間帶, 養殖, 六輕, 石化, 罹癌, 搶水, 地層下陷, 超限利用, 地下水, 陳吉仲, 環境信託, 白海豚

蓋?還是不蓋?在地居民反映兩極。部分大城居民期待,國光石化設廠能帶動地方繁榮,反對的芳苑鄉民則認為,國光石化提供的就業機會有限,但石化業代表高污染,將導致農漁產業受到衝擊,反而造成更多人失業...

水的賭局


水的賭局

摘要: 
向土地搶水,在彰化是全民運動,現在國光石化也加入了這個戰場,有政府力挺,勝負似乎成了定局,這場賭局如果企業贏了?那麼誰輸了?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向土地搶水,在彰化是全民運動,國光石化也加入了這個戰場,有政府力挺,勝負似乎成了定局,這場賭局如果企業贏了?那麼誰輸了?

在彰化農田水利會灌區以外的農地,抽地下水灌溉是農民唯一的生存之路,但芳苑沿海的地下水已經鹽化,PH值達到8,呈弱鹼性,鹽化的地下水在土壤表層留下薄薄一層鹽的結晶,導致農作物常常死亡,有的農民已經放棄耕作,但還是有人不放棄,抱著希望繼續耕作。

在芳苑,過去地下水鹽化的區域,主要是台17線以西,而今慢慢往東擴散,國土的災難無聲無息的進行。為了繼續耕作,農民不得不花十幾萬打更深的井,抽取深層的地下水。

彰化縣沒有水庫,唯一的大河濁水溪,十年前蓋了集集攔河堰,要提供農業用水,於是民生、工業、漁業都使用地下水,甚至農民還要自己鑿井灌溉。水利署估計,彰化縣一年超抽兩億噸的地下水,外界認為這是嚴重低估。地下水超抽造成無法回復的地層下陷災難,總在颱風豪雨期間,危害民眾的身家安全。

土地沉陷嚴重到海水比陸地還要高,政府不得不花大錢築起高牆,建造抽水站來阻擋海水。地層下陷災情無聲的蔓延,今年,最大的下陷量第一次登上榜首的溪洲鄉,年下陷深度達到5.7公分,五年來累積下陷了15公分。由於溪洲距離海岸達二、三十公里,地層下陷從沿海往內陸移動,代表地下水嚴重透支,而高鐵又經過這裡,未來會不會像雲林一樣,危及到高鐵的行車安全,讓人擔心。

六輕和國光石化佔據濁水溪口南北兩岸,但這裡是台灣地層下陷最嚴重的地區,政府卻要在這裡擺上兩個高耗水的石化大廠。除了農業用水,六輕是濁水溪最大的用戶,現在國光石化又要加入這場搶水之戰。

在建廠中期,國光公司要向彰化農田水利會調撥3萬噸的水源,水利會表示,在不影響農業用水的前提下,經由夜間減供、加強灌溉管理,計算作物的總需水量後,仍然有多餘的水可以給國光石化。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認為,彰化農田水利會應該公開計算過程,召開公聽會來審查,以昭公信,不是農田水利會說了就算,水利會變相採用休耕獎勵的方式,減少農業用水,其實造成更多問題。

彰化縣的農業灌溉採取三個灌區輪灌的方式,好一點的,供水4天停6天,最少的是供水2天又16個小時停7天,在沒有供水的日子,作物需要水等不得,農民就只能抽地下水。

彰化農田水利會把水大量移撥給工業,台塑六輕在25月沒有水權,每天34.5萬噸的水約有一半來自彰化農田水利會,而未來中科四期進駐,水利會也同意每天給6.7萬的水,現在又加上國光石化的3萬噸,最高達到26.7萬噸的水,佔了彰化農田水利會將近20%的水量,農民認為勢必排擠到他們用水的權利。彰化二林的農民洪德勝說,六輕蓋了之後,以前不用輪灌現在卻要,如果國光再做下去,沒水可用,農民就是抽地下水。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表示,在營建署區域委員會審中科四期時,彰化農田水利會說,農業用水移撥給中科四期後,就沒有水要給其他單位使用,這次卻又擠出水給國光石化,曾經審查中科四期的區委會委員都無法接受。

隨著建廠期程,國光石化中期用水總共要8.8萬噸,農田水利會3萬噸的水已經不夠用,國光公司提出新的計畫,在濁水溪自強大橋附近設置攔河堰,在5月到9月的豐水期,每天抽取15萬噸的水,透過輸水管線送到廠區蓄存,作為長期水源大度堰完成前的配套方案。

水是公共財,國光公司自行開發水源的做法,在環評專家會議中引發質疑。國家開發水資源,是對不特定的人,如自來水、農業用水,國家沒有責任用全民的納稅錢開發水資源給特定工業使用。

集集攔河堰攔截濁水溪主流的水,唯一還有水的清水溪,未來在湖山水庫完工後,將引到湖山水庫續存,濁水溪還有多餘的水可以給國光石化嗎?

國光公司引用1965年到2008年,自強大橋44年的平均流量,評估在豐水期取水是可行的,但水利署中水局統計這十年來,集集攔河堰的流量發現,受到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發生極豐極枯的現象,已經對水資源管理形成莫大的挑戰,以去年為例,年流量40億噸,屬於偏枯的一年,但卻集中在莫拉克颱風,其他時間幾乎都沒有水,相對能運用的水相對有限。

河川的水有補注地下水的功能,對地下水嚴重透支的彰化、雲林兩縣,濁水溪的水是何其珍貴,水攸關下游的揚塵問題,更維繫著河口生態的運作,而濁水溪的水環境和水生態,還能繼續承受人類的擷取嗎?

國光石化的長期水源,將來自烏溪的大度堰,每天37.2萬噸,烏溪的水綜合了工業與民生廢水。大度堰每天取水80萬噸,提供給中科四期、彰濱工業區以及國光石化使用,但烏溪水質很差,屬於丁類水質,國光公司必須花相當的成本做水質處理,但也莫可奈何。

烏溪是中台灣唯一一條沒有水庫、水壩的自然河川,受到污染的溪水,從生態角度還是有它的價值,位在河口的大肚溪口野生動物保護區,就需要這些淡水,水中的有機物質維持河口生態系的穩定平衡,缺乏淡水補充,導致鹽度增加、營養鹽補充就會減少。

由於大度堰是以長程而且要加壓站的方式送水,相當耗能,違反節能減碳的世界潮流,在環評專家會議中不被認同,與會專家大多認為,國光公司應該自行蓋海水淡化廠。

在缺水的土地卻矛盾的發展高耗水產業,在地層持續下陷的大城,偏偏要填海造地蓋一個石化廠,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認為,彰化大城不適合蓋國光石化,石化廠蓋了會跟著下陷,最後會跑到海底下去,根本無法運作,除非優先處理彰化、雲林地層下陷的問題,解決彰化、雲林的產業跟用水結構,不然國光石化不能蓋。

台灣廉價的水資源是奠基在剝削河流生態與環境,水資源透支所造成的損失,卻從來沒有反映在經濟開發的成本上,經濟部門主導的開發政策凌駕環境永續,彰化土地沉淪的悲歌,何時才能停止?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彰化縣
  • 芳苑鄉
  • 彰化縣
  • 溪州鄉
關鍵字: 
地層下陷, 土壤鹽化, 地下水, 鑿井, 超限利用, 六輕, 國光石化, 高耗水產業, 搶水, 輪灌, 產業轉型, 水價

向土地搶水,在彰化是全民運動,現在國光石化也加入了這個戰場,有政府力挺,勝負似乎成了定局,這場賭局如果企業贏了?那麼誰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