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礦

採 山

採 山

摘要: 
2017年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採訪/撰稿 張岱屏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劉啟稜 許中熹 陳慶鍾
剪輯 賴冠丞 許中熹

1957年,亞泥取得太魯閣新城山礦權,到了1970年代,原本住在山坡上的太魯閣族原住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遷到新城山礦場下方,展開四十多年與礦場為鄰的生活。


脆弱的地質情況,讓居民很擔心,他們指出,礦區範圍內的邊坡,2016年才發生過崩塌。根據水土保持局的資料,亞泥礦區範圍內,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其中兩條經過礦場南北兩側,正好包圍下方的中富世部落,南邊的野溪布滿灰色泥漿,很明顯是從礦區流下來的。中富世居民田明正表示,亞泥礦區開挖之後,大雨時溪水暴漲,水曾經流向住家,不得已只好把家門口加高圍起來。

亞泥是舊礦,當年並沒有經過環評,繼續開採二十年,地質狀況如何?會造成多大的環境衝擊?只能靠業者和礦務局自己把關。

至於目前礦區內開採完畢的邊坡,已經做好植生綠化,正在開採的區域,則是深達十幾公尺的大坑洞。


亞泥礦區組長表示,未來礦區高度將持續下降到海拔120公尺。然而礦區正下方就是中富世部落,居民認為跟部落太近,安全性應該重新評估。

業者申請採礦要經過什麼程序?首先要取得礦業權,接著是礦業用地核定、土地取得,最後申報開工,礦業權每次展限最長是二十年。但是根據目前的礦業法和環評法規,舊礦展限如果沒有擴大用地範圍,不須做用地核定,也不必經過環評。

東部有許多礦區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原住民基本法規定,在原住民部落範圍內進行土地開發,應取得原住民參與或同意,但是201611月,行政院進行跨部會協商卻做出結論,礦業權展限,只要不新增礦業用地,不適用原基法21條,不需當地原住民知情同意。另外根據礦業法第31條,礦業權的展限核准為原則,否准為例外,假如行政部門否決業者礦業權的展限,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造成相關部會難以駁回。


亞泥和當地原住民之間,還有糾葛四十多年的土地爭議。亞泥礦區大部分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早年有辦理過耕作權設定,經過多年訴訟,有兩位地主已經取得土地所有權,限於法規卻無權使用。

2017320多位立委提出礦業法修正案,計畫修改礦業法中不合理的條文,並要求在礦業法修法前半年內暫停審查礦業權展限案,但是經濟部卻在2017314日火速核准亞泥展限,沒有環評,也沒有獲得原住民地主同意。在619日的記者會上,經濟部常務次長楊偉甫強調,亞泥展限案符合現有規定,礦務局局長朱明昭說明,展延是權力的延續,沒有牽涉到土地使用的情形。但環保團體認為行政院的結論,明顯違反原基法第21條。

目前亞泥正式員工有311位,協力廠商員工700位,其中原住民占44%、當地富世村民占8.3%。長久以來,居民的環境權與員工的工作權,常常被形塑對立,部落內部容易因此分化和撕裂。

礦權不該是霸權,現行的礦業法導致問題叢生,想要從制度面改革,必須著手修法。蠻野心足生態協秘書長謝孟羽提出,礦業法第31條、47條都需修正,另外應資訊公開和加入民眾參與機制,增加關礦計畫,明定復育方式,顧及地區經濟。

2016年為止,全台總共有234個礦區、188個開工礦場,卻只有25個做過環評。行政院長林全指示,礦業法修法完成前,申請中的42件採礦申請案全都擱置,修法後,未來沒有進行環評的礦場,包括亞泥,都要補辦環評。

飽受質疑的亞泥主動縮減礦區,從原本核准的400公頃,縮減為245公頃。

礦業個案的問題,突顯出整體規劃上的欠缺。經過近一年民間團體的呼籲,行政院同意推動水泥與礦業政策環評,依據國內水泥的實際需求,提高再生原料的循環使用,規劃出大理石開採總量,並且依據區位特性,排出優先順序,建立礦區退場機制。

近年,循環經濟觀念抬頭,水泥產業是其中的重要環節。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趙家緯提出,循環經濟的關鍵,是要削減經濟體對原物料的需求量,透過延伸建物的使用年限、建築廢棄物後端的再利用、建築配置效率的強化等等,這些都有辦法削減水泥的需求量。


另外,目前國內生產的水泥有三成出口,經濟部次長楊偉甫表示,未來以降至15%為目標,盡量利用替代原料,天然石材能少挖就少挖。

亞泥礦區展限引發的爭議,突顯了礦業法許多的不合理。如今反彈力道強大,是該從頭檢討,讓礦業政策有個可以理性辯論的空間,在更好的規範與制度下,引導產業提升、轉型,也讓原住民的權利,得到該有的尊重。



 

公視我們的島【採 山
06/26() 2200首播
07/0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採礦, 水泥產業, 礦業法, 水土保持, 土石流, 亞泥, 政策環評

2017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太魯閣之怒

太魯閣之怒

摘要: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許中熹 劉啟稜
剪輯 許中熹

1957年,亞泥取得花蓮新城山礦權,到了1970年代,原本住在山坡上的太魯閣族原住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遷到新城山礦場下方,展開四十多年與礦場為鄰的生活。 

脆弱的地質情況,讓居民很擔心,他們指出,礦區範圍內的邊坡,2016年才發生過崩塌。根據水土保持局的資料,亞泥礦區範圍內,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其中兩條經過礦場南北兩側,正好包圍下方的中富世部落,南邊的野溪布滿灰色泥漿,很明顯是從礦區流下來的。中富世居民田明正表示,亞泥礦區開挖之後,大雨時溪水暴漲,水曾經流向住家,不得已只好把家門口加高圍起來。

亞泥是舊礦,當年並沒有經過環評,繼續開採二十年,地質狀況如何?會造成多大的環境衝擊?只能靠業者和礦務局自己把關。

至於目前礦區內開採完畢的邊坡,已經做好植生綠化,正在開採的區域,則是深達十幾公尺的大坑洞。

 

亞泥礦區組長表示,未來礦區高度將持續下降到海拔120公尺。然而礦區正下方就是中富世部落,居民認為跟部落太近,安全性應該重新評估。

業者申請採礦要經過什麼程序?首先要取得礦業權,接著是礦業用地核定、土地取得,最後申報開工,礦業權每次展限最長是二十年。但是根據目前的礦業法和環評法規,舊礦展限如果沒有擴大用地範圍,不須做用地核定,也不必經過環評。因此亞泥展限二十年,依法是不必做環評。

東部有許多礦區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原住民基本法規定,在原住民部落範圍內進行土地開發,應取得原住民參與或同意,但是201611月,行政院進行跨部會協商卻做出結論,礦業權展限,只要不新增礦業用地,不適用原基法21條,不需當地原住民知情同意。另外根據礦業法第31條,礦業權的展限核准為原則,否准為例外,假如行政部門否決業者礦業權的展限,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造成相關部會難以駁回。

亞泥和當地原住民之間,還有糾葛四十多年的土地爭議。亞泥礦區大部分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早年有辦理過耕作權設定,經過多年訴訟,有兩位地主已經取得土地所有權,限於法規卻無權使用。

今年320日,多位立委提出礦業法修正案,計畫修改礦業法中不合理的條文,並要求在礦業法修法前半年內,暫停審查礦業權展限案,沒想到原本11月才到期的亞泥礦權,早已輕騎過關。得知政府核准亞泥展限二十年,原住民地主決定不再沉默,他們想要爭的,是最基本的財產權與生存權。

46,經濟部長李世光與六位立委前往亞泥花蓮廠與礦區現勘,廠內外立場對峙,一邊是要爭取環境權的當地居民,一邊是要捍衛工作權的員工。目前亞泥正式員工有311位,協力廠商員工700位,其中原住民占44%、當地富世村民占8.3%。長久以來,居民的環境權與員工的工作權,常常被形塑對立,部落內部容易因此分化和撕裂。

 

礦業個案的問題,突顯出整體規劃上的欠缺。經過近一年民間團體的呼籲,行政院同意推動水泥與礦業政策環評,依據國內水泥的實際需求,提高再生原料的循環使用,規劃出大理石開採總量,並且依據區位特性,排出優先順序,建立礦區退場機制。

亞泥礦區展限引發的爭議,突顯了礦業法許多的不合理。當民間團體與立委正要展開修法,政府卻快速讓亞泥展限過關,令人有太多可以揣想的空間,也漠視礦業改革的聲浪。如今反彈力道強大,是該從頭檢討,讓礦業政策有個可以理性辯論的空間,在更好的規範與制度下,引導產業提升、轉型,也讓原住民的權利,得到該有的尊重。 

公視 我們的島【太魯閣之怒】

04/10() 2200首播
04/1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採礦, 水泥產業, 礦業法, 水土保持, 土石流, 亞泥, 政策環評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採不採水泥?

採不採水泥?

摘要: 
生活裡到處都能看到水泥,但你知道水泥的原料是什麼嗎?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許中熹
剪輯 陳添寶

這一顆顆灰白色的石頭,叫做石灰石,是生產水泥的重要原料。平均1.13 噸的石灰石,能夠產出一噸水泥。1997年,政府引導水泥產業東移,西部就再也沒有大動作開採,如今,有業者申請復採西部石灰石礦,引發爭議。



新竹縣關西鎮竹30鄉道,看到的風景,除了滿山的柑橘樹,還有紅白相間的塔座和空蕩蕩的索道。早在日治時期,關西就是西部開採石灰石礦的重鎮。一車車石灰石順著索道,送到橫山的水泥工廠。

靠山吃山的玉山里,在頓失產業重心後,當地人口外流再加上少子化等因素,成為全關西鎮人數最少的里。2011年清走最後一批礦石後,原本以為西部採礦就此走入歷史,沒想到201341號,礦務局在新竹縣政府多次陳情及水泥工業長期發展方案已停止適用,相關法規也有規範的理由下,公告解除新竹縣轄區內的石灰石礦業保留區。



2015
1月起,已經取得礦業權的羅慶仁、亞洲水泥、羅慶江等三案,向環保署申請核定礦業用地環評,有居民這才知道,家鄉要重新復採。其中反對最劇烈的是金山里樹橋窩居民,他們就住在礦場下方,不少人都還記得伴隨採礦炸石聲而來的滿天飛石。

為了促進雙方溝通,開發單位在地方舉辦說明會,兩個場地,不同氛圍;反對民眾掛起白布條,表達抗議;支持民眾張開紅布條,力挺開採,會場上各有支持與反對聲浪。



為了想瞭解舊礦區現況,居民從空中拍攝,發現這一大片停採將近二十年的舊礦區,植生復育狀況並不理想,將可能對水土保持帶來衝擊。而這次的開採,計畫設置滯洪池的地點,就座落在樹橋窩聚落上方,更讓當地人憂心忡忡。

另一項隱憂,是長期以來,樹橋窩居民的心腹大患。這是亞泥多年來堆置廢土的四份子捨石場,居民擔心重新採礦會刺激捨石場的鬆軟地質,造成崩塌。

這次審查的羅慶仁、羅慶江和亞洲水泥三案,雖然申請人不同,但申請的用地彼此緊鄰,所採的礦石又都提供給亞洲水泥使用,卻各自送審,環保團體認為這是業者故意切割。在2016112日,羅慶江案的專案小組初審,做出建議三案合併進入二階環評的結論,這代表要走更多、更嚴謹的行政程序,開發時程相對更長。

湊巧的是,在送環評大會確認之前,亞洲水泥就先向礦務局註銷撤案,羅慶江案從26.60公頃降到19.03公頃,羅慶仁案則是從28.59公頃降至28.12公頃,兩案變更後合計為47.15公頃,由於變更內容太大,前環保署長魏國彥,罕見的用不計名投票表決方式,決定直接進入二階還是退回專案小組,最後是84 退回專案小組續審。


開採礦物資源需要格外審慎,因為挖山炸石的技術可以與時俱進,而礦物資源的消失是不可回復的,許多國家都將水泥視為內需工業,台灣水泥出口外銷卻高居30%。礦務局表示,水泥窯的產能是固定的,進出口是調配手段,未來將用總量管制方式,改善內需比例。

新竹關西的石灰石礦開採,是西部申請開採的首例,具有指標作用,也取決我們對待水泥的態度,一個產業的發展,深深影響著社區,而生活方式則關係著產業未來走向,在採與不採之間,也是一場價值觀的決定。

公視 我們的島【採不採水泥?】
06/06() 2200首播
06/1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新竹縣
  • 關西鎮
關鍵字: 
採礦, 礦業保留區, 石灰石, 水泥

這一顆顆灰白色的石頭,叫做石灰石,是生產水泥的重要原料。平均1.13 噸的石灰石,能夠產出一噸水泥。1997年,政府引導水泥產業東移,西部就再也沒有大動作開採,如今,有業者申請復採西部石灰石礦,引發爭議。

捍山


捍 山

摘要: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許中熹
剪輯 張光宗

12月中旬,上萬人湧進太魯閣,和往常不同,今年,活動名稱冠上了贊助商亞泥遠東,引發太魯閣族人的不滿。

憤怒,燃燒了四十多年。紅色旗海搖曳,抗議亞泥占用了太魯閣族人的祖居地。「禁採礦,保山林,太魯閣加油!反亞泥,還土地,馬拉松加油!」槍聲一響,上萬名跑者,邁開步伐,在中橫公路,拉出了一條動感彩帶。賽道旁,年輕的太魯閣族人,用自己的聲音,為跑者加油。


年輕一輩站出來,太魯閣自救會長田春綢,欣慰寫在臉上。二十年來,「還我土地」運動,她始終是前線戰將,如今,身體老去,後輩接力抗戰。在原住民土地與財團的爭議案中,有人說,亞泥案是資料最齊全的案例,因為田春綢與他的丈夫數十年來,不停收集與整理,努力拼湊當年。

50年代,政府為了管理原住民土地,依台灣省山胞保留地管理辦法,要求原住民到鄉公所登記,設定他項權利,擁有耕作權,連續使用滿十年,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太魯閣族人在民國58年開始登記,依當時法律,民國68年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但是民國62年,亞泥進駐,使得大多數人,失去取得所有權的機會。

60年代,亞洲水泥配合產業東移的國家政策,第六期的四年經建計畫,落腳花蓮新城,除了接手原本台陽公司的礦業用地,也計畫使用100多公頃的保留地。亞洲水泥副總經理周維崑表示,亞泥申請採礦與礦業用地,都有台灣省政府的建設廳、民政廳、花蓮縣政府、花蓮工業策進會、秀林鄉公所參與,亞泥的角色是根據協調會的結果,給付補償費用。


如今,亞洲水泥是國內第二大水泥生產者,占地約400多公頃的新城山礦場,每年生產450萬噸,品質穩定,在亞泥的企業版圖中,有著重要位置。開採後的山壁,栽植原生植物,每年花費上千萬元經費,讓山坡維持穩定。管理嚴謹,使得亞泥獲得國際注目,成為礦業中的模範生,但廠區使用原住民保留地,到目前仍有爭議。

民國63年,花蓮縣政府與鄉公所將土地出租給亞泥公司,依法,設有耕作權的保留地不可出租,但在這些土地中,有212筆在民國65年至80年間,才陸續塗銷耕作權,申請拋棄的文件疑似由同一人簽名。另外還有62筆耕作權沒有塗銷,就租給亞泥使用。


疑點重重,抗議政府帶頭違法,讓田春綢決定成立自救會,發出還我土地的怒吼,他們曾經闖進亞泥廠區,象徵性的種下作物,爭取權利。數十年來,戰場從礦區延燒到法院,直到今年1210日,62筆未塗銷耕作權的土地中,兩位地主在蠻野心足協會多年協助下,證實在民國58年至63年間有耕作事實,才取得土地所有權。(台灣省山胞保留地管理辦法規定需使用滿十年,但本法廢止,民國79年後,原住民保留地管理辦法規定,使用滿五年即可取得所有權。)

然而,兩位地主雖然取回土地所有權,卻無法回到土地生活。依礦業法第47條規定,無論地主意願如何,亞泥只要提存土地租金,就可以合法採礦。蠻野心足協會呼籲政府修改礦業法第47條的規定,還給原住民族一個公道。

關於環境正義,亞泥還面對另一項問題。礦區有25公頃土地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特別景觀區,雖然實際開採面積只有10公頃,占整個國家公園面積的九千分之一,並且依國家公園法第20條規定,合法使用,環保團體還是質疑採礦的正當性。亞泥花蓮製造廠副主任游象麟表示,經中央協調,採礦範圍逐年退出,在民國105年,礦區就可以跟國家公園切離。


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辦公室主任蔡中岳表示,採礦後的山是無法回復的,依礦業法,礦業卻可以在花連長期生存,對環境與觀光都是很大的傷害。花蓮縣長傅崑萁曾提出「八不政策」,希望保護花蓮的環境生態,包括禁止山坡地開發、不開發新礦區、不同意舊礦區申請延期等,亞泥礦權將在民國106年到期,到時縣府會不會實現承諾?原住民保留地的爭議,縣府將如何解決?花蓮縣府以縣長公務繁忙為由,婉拒受訪。


四十多年來,當事人陸續凋零,面對偽造文書的爭議,還原事實,越來越困難。亞泥廠區內,還有將近60筆土地,因為第一代耕作權人往生,面臨耕作權繼承的問題。這是一個牽涉礦業政策、區域發展的案例,也是一個關於家園、爭取文化傳承的故事。它一時難解,在經濟、環境、文化之間,繼續拉扯。

公視 我們的島【捍山】
12/29() 2200首播
01/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亞泥, 還我土地, 太魯閣, 路跑, 原住民, 部落, 原住民保留地, 採礦, 田春綢, 蠻野心足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大白山上的水青岡


大白山上的水青岡

摘要: 
台灣水青岡,又名山毛櫸,在冰河時期來到台灣,冰河退去之後,殘存在北台灣少數山頭。是受到文資法保護的珍稀有植物,目前只有插天山劃設了自然保留區,林務局正計畫將宜蘭縣銅山、大白山、蘭崁山等地區,串聯劃設水青岡自然保護區,雖然2012年已經完成調查,卻遲遲沒公告。大白山上的台灣水青岡,就先遇上了採礦威脅。


採訪 張岱屏 柯金源 陳佳利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葉鎮中 陳忠峰
剪輯 葉鎮中

這是台灣最迷人的樹種之一,夏天濃綠,秋天金黃,冬天蕭瑟,春天新生。

2006年,宜蘭大學陳子英教授團隊,在大白山與蘭崁山區,發現一片海拔最低、位置最東的台灣水青岡。數百年來,台灣水青岡靜靜站在稜線上,用樹身承載冰河記憶,記錄地理與氣候的大地變化。


它們來自北方,冰河時期因為大陸相連而來到台灣,當冰河退去,怕熱的它們只能退守北台灣山頭,尋找合適的溫度。目前它們只分布在北台灣的插天山、拉拉山、宜蘭銅山、大白山、蘭坎山一帶,其中大白山區的一個石英礦開採計畫,可能影響當地的台灣水青岡。

趕在環評前夕,地球公民基金會召開記者會披露,這個礦區計畫邊界,距離大白山稜線上的水青岡生育地,垂直距離只有100-180公尺,擔心一旦開採,可能造成崩塌、影響地下水脈,危及台灣水青岡的生存

依森林法第九條的規定,只要確定有礦脈、經礦務局同意開採計畫,在不妨礙水土保持與林業經營的前提下,就能向林務局申請租用林地。但森林與國土安全息息相關,地球公民基金會呼籲,修改森林法將採礦行為排除。 

萬達礦業的開發計畫,86日進行第二次環評初審會議,卡在程序問題,連簡報都沒有進行。依森林法第六條第二項規定,開發單位必需取得地方主管機關同意函,才能進行審查,最後決議開發單位須於三個月內完成相關程序後再審。

為了理解採礦的衝擊,宜蘭縣環保局長親自前往現場,勘察先前已經開採過的區域,作為判斷申請案的依據

萬達礦業經理簡文雄表示,這個礦場存在了六十多年,對台灣水青岡一點影響都沒有。承諾未來如果開採過程造成影響,會馬上停採,也不要求賠償。

宜蘭縣環保局長陳登欽回應,本案影響台灣水青岡的群落,涉及森林法第六條,非林地使用的相關土地變更,會採取保留立場,原則上不支持。


現存的萬達礦區,
2004年開採,2010年停採的礦區,範圍大概兩公頃,歷經四年的植生復育,還是沒有樹木長出來。萬達礦業經理簡文雄表示,這不是最終殘壁,最終殘壁才需要做木本復育,就好像蓋房子一樣,結構體完成,貼瓷磚是後續的工作。
 

宜蘭縣環保局長陳登欽認為,這是一個山區的疤痕,在滿山綠意中,非常顯眼。四、五年來,復育情形不理想,可見土地被掀開之後,痊癒速度非常慢。 

採礦,山體是難以恢復的,宜蘭縣環保局長陳登欽表示,離萬達礦場不遠的潤泰水泥礦場,就曾經在接近稜線的開採過程,發生大面積崩塌,而且連最終殘壁也沒有長起樹木。 

在裸露的礦場上,縱使開始種樹,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回復成森林呢? 

大白山上,古老的水青岡,靜靜的伸展著枝葉,等待初秋的微涼。沿著山稜線,有著樹齡不同的水青岡,學者發現大白山區水青岡的DNA與其他地區不同。也察覺到,伴隨全球暖化的極端氣候,狂風驟雨也造成大白山一處鞍部上的台灣水青岡死亡。究竟暖化如何影響台灣水青岡,研究調查才剛起步,學者認為當務之急是劃設保護區,保住這個特殊環境。 

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回應,雖然已經完成基礎調查,劃設自然保護區必須符合森林法與原住民族基本法的規定,經過一定的程序,例如舉辦地方的公聽會與說明會等,還需要一些時間。

保護區的劃設,還要歷經重重程序,暖化的威脅、開發的壓力圍繞著大白山的水青岡。未來,大樹的種子,還能不能在這迎接東北季風的山頭,落地生根呢?

公視 我們的島【大白山上的水青岡】
10/06(
) 2200首播
10/1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宜蘭縣
  • 南澳鄉
關鍵字: 
山毛櫸, 珍稀植物, 水青岡, 陳子英, 孓遺植物, 地球公民基金會, 採礦, 萬達礦業, 礦務局, 自然保留區

台灣水青岡,又名山毛櫸,在冰河時期來到台灣,冰河退去之後,殘存在北台灣少數山頭。是受到文資法保護的珍稀有植物,目前只有插天山劃設了自然保留區,林務局正計畫將宜蘭縣銅山、大白山、蘭崁山等地區,串聯劃設水青岡自然保護區,雖然2012年已經完成調查,卻遲遲沒公告。大白山上的台灣水青岡,就先遇上了採礦威脅。

椰子蟹的Party


椰子蟹的
Party

摘要: 
有一種生物,牠們正聚集在椰子樹下開Party,享用今日的大餐,牠們正努力試圖剝開堅硬的椰子殼,品嚐香甜的椰肉,爬樹、摘椰子、料理椰子,對牠們來說,都不是難事,因此得到椰子蟹的封號,不過牠們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強盜蟹…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 劉啟稜
剪輯 陳慶鍾
生態顧問 劉烘昌

有一種生物,牠們正聚集在椰子樹下開Party,享用今日的大餐,牠們正努力試圖剝開堅硬的椰子殼,品嚐香甜的椰肉,爬樹、摘椰子、料理椰子,對牠們來說,都不是難事,因此得到椰子蟹的封號,不過牠們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強盜蟹。

為什麼叫做強盜蟹?因為牠們實在太好奇,遇到什麼東西,總想拿來嚐嚐,可不可以吃,於是鞋子、礦泉水等物品,都被牠們偷偷的拖進樹林,人們才會戲稱牠們是強盜蟹。

椰子蟹可是陸地上最大的無脊椎動物,紀錄到最大的體型有1公尺13公斤,因為人類的捕食和棲地的破壞,數量已經日益稀少。在台灣,椰子蟹被列為保育類的動物,偶爾在蘭嶼、綠島、墾丁,才能見到牠們的身影。


估計聖誕島的椰子蟹數量,可能有百萬隻,是世界上已知椰子蟹最多的島嶼,陸蟹專家劉烘昌戲稱,這樣的椰子蟹數量在台灣,都可以成立椰子蟹的直轄市了。

其實聖誕島上的椰子蟹,也曾經被當地居民當成食物,1978年澳洲政府開始限制捕捉,當地居民也漸漸有了保育觀念。

現在聖誕島的居民有兩千多人,其中有60%是華人,最初這些華人大多從事礦業相關工作。

聖誕島的地質富含磷礦,礦產是人們想要獲取的資源,1888年,人類第一次上島定居,就是為了採集磷礦,當時聖誕島屬於英國管轄,由於它的位置距離亞洲比較近,礦業商人就從中國買進奴工,這些為採礦賣身的第一代華人,又被稱為苦力或是賣豬仔,華人公館牆壁上的一張張照片,訴說著華人開墾的艱辛歲月。


1957
年,澳洲給予英國補償金,取得聖誕島的主權,接手礦業公司,又再度從馬來西亞招聘人員,延續礦產開發,於是聖誕島上的原始森林陸續被砍伐,挖掉表土、取走磷礦,裸露的地面失去了土壤的養份,被破壞的生態,數十年甚至百年都沒辦法恢復。

澳洲政府看見了危機,1980年正式設立聖誕島國家公園,當時保護區的面積只佔聖誕島總面積的12%,國家公園不斷從民間購買土地,並執行造林計畫,到了1989年,全島63%的面積都劃入保護區,同時澳洲政府也在1987年,下令禁止繼續採礦。

由於礦業是當地最重要的經濟來源,礦場員工合力爭取繼續開礦,並且集資買下磷礦公司的經營權,最後澳洲政府在1990年重啟礦區,但是嚴格劃定採礦區域。

如今大規模挖礦的輝煌年代已經過去,早期遺留下的採礦遺跡,漸漸埋藏在荒煙蔓草之中,如果不是人類對聖誕島的開發較晚,如果不是三十年前就搶得保育先機,現在的聖誕島,可能不是這個模樣。

終於紅地蟹、椰子蟹等生物,可以在保存下來的原始森林中,安心的過日子!夜晚,椰子蟹陸續出來覓食,走在林道上,三不五時就可以跟椰子蟹相遇。

椰子蟹是陸寄居蟹的一種,牠們跟所有的陸蟹一樣,每年必須回到海洋繁衍後代,有些椰子蟹趕上這波生殖熱潮,和紅地蟹媽媽一同準備待產。

成群結隊來到海邊釋幼的,還有藍天圓軸蟹,在一片被紅色佔滿的礁岩上,出現了藍色的身影,相較於紅地蟹,藍天圓軸蟹的名氣沒那麼高,不過牠們可是聖誕島第二大的地蟹族群。


森林與水,是陸蟹最喜歡的環境,住在島上的陸蟹有十三種,因為森林保存好,植物相豐富,聖誕島才能成為舉世聞名的陸蟹之島,而海洋是造就島嶼生態系最大的功臣。

劉烘昌博士在海邊撿起許多種子,有些種子都是靠海流傳播而來,當植物開始在島上落地生根,造就茂密的森林,動物才有地方棲息繁衍,現在島上有450多種植物,其中126種是特有種,依賴森林和海洋生存的,還有鳥類。

軍艦鳥在森林高處盤旋飛翔,枝頭上還有鳥朋友在休息聊天,鰹鳥在海岸邊找尋牠的美食。在聖誕島可欣賞到23種鳥類,看準了這座島嶼隔絕孤立,有9種海鳥,選擇這裡當作牠們的繁殖地,喜歡自然生態的遊客,會特別選在紅地蟹繁殖的季節,造訪聖誕島,這時候陸地上很熱鬧,海面下也非常精彩。

就在百萬陸蟹努力完成繁衍任務之時,許多海洋生物,正等著享受這一年一度的大餐,牠們趁機飽食一頓,補充能量,準備展開另一場海洋的洄游遷徙之旅。每年在紅地蟹產卵的季節,聖誕島海域就有機會發現海洋中最大的魚類,鯨鯊的蹤跡,國家公園的研究人員表示,如果沒有紅地蟹釋幼,鯨鯊可能不會來到這裡,生態系是環環相扣的。

這趟觀察,讓劉烘昌博士驚嘆,在聖誕島一個晚上看到的椰子蟹數量,比在台灣研究調查二十年看到的還要多,他也感嘆紅地蟹瘋狂釋幼的生態盛況,或許台灣和許多島嶼都曾經有過,很不幸的因為人類的進駐,成為陸蟹最大的殺手。


尤其台灣,可說是世界上陸蟹種類最多的地區,有傲視全球的陸蟹生態,只可惜很少人關注,在恆春半島的香蕉灣,短短一百公尺的海岸,劉烘昌就調查到26種陸蟹種類,密度之高是世界之冠。

屏東滿州的港口溪河口,也曾經見到千百隻中型仿相手蟹,在樹林底層覓食、在河口邊釋幼的奇景,在這裡,他體會到地球生態最動人的一面,從此一頭栽入陸蟹研究的世界,但是這樣的情景,現在很難看到了,他估計現在陸蟹的數量,已經減少一半以上。

人類遷徙,到各地尋求安身立命之處;陸蟹遷徙,在海洋與陸地之間,尋求活下來的機會,我們對於這群伴隨地球成長的生物,是否該保留更多的尊重空間,也讓大自然有更寬廣的未來。


側記

在與台灣陸蟹專家劉烘昌博士討論之後,開始研擬拍攝計畫,但是螃蟹媽媽何時要生,很難說得準,由於往聖誕島的飛機一個星期才一班,賭錯了就摃龜,於是我們按照國家公園推算的預產期,申請拍攝許可、訂機票住宿交通,完成一切計畫之後,沒想到在要出發前,螃蟹媽媽卻還沒準備要生,於是又來場延期大作戰,還好有生態專家劉烘昌神準推算紅地蟹預產期,我們非常幸運,拍攝到瘋狂釋幼的震撼畫面。


在紅地蟹降海釋幼的那幾天,幾乎每天,我們連續工作超過二十小時,尤其國家公園為了保護紅地蟹,會封閉往海邊的道路,禁止車輛進入,所有人只能用步行,我們帶著想睡的腦袋,背著沉重的器材,每天來回往返森林、海崖、沙灘,走得汗流浹背,看著鏡頭裡的紅地蟹,用力遷徙,真的更加感受螃蟹媽媽太辛苦了,冒著生命危險,走上5-18天才能生孩子,真是了不起的偉大。
 

而椰子蟹就神奇了,我們忙著拍攝,牠不時就偷偷摸摸走過來,翻翻我們的包包,夾走鞋子或礦泉水,非常可愛!


其實不睡覺、走路爬山,都難不倒我們,但是我們怕-蚊子,「蚊子嚴重影響拍攝品質」,攝影大哥只好祭出各種防蚊策略,但是蚊子還是無孔不入,最後我們真的被小小的蚊子打敗了…,聖誕島生態真的很豐富,連蚊子都是無比的大量。

學科: 
動物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椰子蟹, 強盜蟹, 保育類動物, 劉烘昌, 生態保育, 採礦, 開發, 紅地蟹, 遷徙, 藍天圓軸蟹, 特有種, 香蕉灣, 中型仿相手蟹

有一種生物,牠們正聚集在椰子樹下開Party,享用今日的大餐,牠們正努力試圖剝開堅硬的椰子殼,品嚐香甜的椰肉,爬樹、摘椰子、料理椰子,對牠們來說,都不是難事,因此得到椰子蟹的封號,不過牠們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強盜蟹

國外: 
  • 大洋洲
  • 澳洲
  • 聖誕島

地域限定~礦鄉猴硐

地域限定~礦鄉猴硐

摘要: 
當沒落的猴硐遇上流浪貓咪,山城變成貓村,假日人潮洶湧。面對暴增的遊客,老猴硐,有些措手不及。觀光發展能為地方帶來繁榮,卻也可能讓地方失去原本的色彩,面對突如其來的觀光浪潮,猴硐該怎麼樣保住自己,產出「地域限定」的在地特色?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陳志昌 陳添寶 紀岳君
剪輯 紀岳君

因為友善的流浪貓,現在大家提起猴硐(侯硐),第一個聯想就是貓村,其實貓明星之外,靜默山村有更豐厚的內涵,一段黑金歲月等待被記起。

 黑金就是煤礦,猴硐的煤礦開採從1920年代開始,全盛時期產量曾佔全台的七分之一,在這裡經營的瑞三礦業公司,曾經是台灣最大的煤礦公司,養活了數千名礦工。曾經在礦坑工作的猴硐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柯茂琳,難忘當年。他說,坑內的溫度很高,都是攝氏三十五度以上,工人每天要喝五公升以上的水,衣服穿很少,甚至沒穿,很辛苦。

1990年,因為煤源枯竭,停止採礦,聚落蕭條了,直到規劃為猴硐煤礦博物園區,被時間掩埋的回憶,得以重現。

蔡淑惠,一位礦工女兒,擔心觀光開發讓家鄉變樣,決定回鄉,為猴硐尋找適合方向。舊礦坑、選煤廠、運煤橋、礦工宿舍…透過歷史建物,蔡淑惠向遊客解說礦工的生活點滴,希望來的遊客,不要只是走馬看花,能深入瞭解猴硐。

歲月讓猴硐成為迷人的地方,目前這裡的居民只有幾百人,退休的老礦工和上了年紀的老人家,有些人對發展觀光並不期待。蔡淑惠希望居民能瞭解,此刻,觀光是擋不住的浪潮,應該正面迎接它,尋找居民的定位。

為了讓居民多多參與,蔡淑惠找來劇場藝術家陳淑慧,希望透過劇場的方式說出社區故事,讓居民凝聚共識。2009年來到猴硐的駐村藝術家陳淑慧,透過市民筆記本的深度訪談,理解居民感受,並且以此為基礎,為猴硐整理出第一個社區故事。

根據新北市統計,民國九十九年一月,猴硐的旅遊人數是五百人,十二月,暴增到五萬人,雖然猴硐有帶狀的遊憩空間,目前遊客卻都集中在車站與貓村,於是居民透過大偶踩街的活動,把遊客帶到平時較少人去的礦工宿舍。

用回收紙和二手衣做成的人偶,在一個晴朗的午後,走向昔日的礦工宿舍,在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一項新的記憶也在產生。礦工耆老第一次在遊客面前,示範採礦。居民也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演出社區故事,台詞來自居民的生活,每一句都是居民的心聲。

不到一小時的演出,呈現地方四十多年的變化,除了台上勇敢面對觀眾的素人演員,背後還有許多默默幫忙的社區居民。蔡淑惠表示,希望藉由社區劇場的形態 讓居民瞭解,發展觀光對自己本身有多重要,不要公部門主導,而是自己告訴公部門、告訴遊客,這是猴硐在地的故事。

其實猴硐不只是煤礦城,還是瑞芳一帶產金的起源,線索之一就在聚落旁的小粗坑步道上。猴硐文史工作室創辦人周章琳說,1893年在基隆河發現金礦,居民就沿著小粗坑上來,接著繼續前進到大粗坑,翻過這座山頭,就是九份金瓜石,台灣首先發現金礦的地方,就是猴硐。

隨著採金熱潮,漸漸形成聚落,但是四十年前停採之後,居民陸續搬走,只留下半倒的屋舍與回憶。古道上,採金的痕跡模糊了,原本平整排列的石階步道,變得不如以往平順好走,前來勘查的千里步道協會,希望用最自然的方式,讓古道成為安全的歷史隧道,遊客領會先民的生活。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說,猴硐有很多步道,適合作為發展步道志工的基地,長期跟生態旅遊結合,透過手作步道的方式回饋社區,對社區來說,可以帶來願意慢速深度體驗猴硐的遊客。步道、坑道、河道、鐵道、在狹長的猴硐聚落,架構人文與生態交會的空間。

不要太多的硬體建設,不要過度商業化的觀光,蔡淑惠期待社區善用現有的人文與生態資源,設計出不同形態的深度旅遊行程,讓居民與耆老有機會說出自己的故事,遊客才能看見真正的猴硐。

當微風輕輕拂過樹梢,山城的氣息和以往不同了。不要珍貴的在地特色,淹沒在千篇一律的觀光開發模式裡,一股由下而上,當地居民為主體的發展模式,正在醞釀,相信累積了許多故事的礦鄉,未來能有更多的故事傳唱。

 

 

學科: 
動物, 文化, 綠生活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貓村, 侯硐, 採礦, 瑞芳, 九份, 金瓜石, 千里步道協會, 貓

當沒落的猴硐遇上流浪貓咪,山城變成貓村,假日人潮洶湧。面對暴增的遊客,老猴硐,有些措手不及。觀光發展能為地方帶來繁榮,卻也可能讓地方失去原本的色彩,面對突如其來的觀光浪潮,猴硐該怎麼樣保住自己,產出「地域限定」的在地特色?

好山好水的背後


好山好水的背後

摘要: 
後山,是好山好水的代名詞,總是吸引著無數的遊客投入她的懷抱。但是,好山好水的背後,隱藏著的是坑坑洞洞的礦區。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慶鍾 張光宗
剪輯 張光宗

轟隆隆的爆破聲、川流不息的砂石車、永遠清不乾淨的灰塵,這是花蓮三棧部落居民,早已經習慣的居住環境。

後山是淨土嗎?其實早在半世紀以前,礦石產業就已經進駐後山。東部蘊藏豐富的石礦資源,根據礦業司的資料,東部大理石礦藏高達三千億公噸以上。直到2009年年底為止,花蓮地區還有106座礦場,分布在中央山脈間,生產大理石、石灰石等礦產,但這些礦產並不是做為高價值的石材,而是送到煉鋼廠或水泥廠做低廉的原料。

1960年代開始,礦場漸漸在北花蓮擴張,從和平、和中、和仁,到太魯閣口、三棧,礦場攻佔了出海口每一個山頭,當地原住民的生活空間,也遭到嚴重的擠壓。

亞洲水泥是早期就進駐花蓮的水泥廠,雄踞太魯閣閣口三十多年。當年原住民領到少許的地上物補償費以後,被迫拋棄土地的使用權與所有權,之後亞泥只需要付給鄉公所廉價的租金,便可以持續採礦。1996年開始,當地原住民發起激烈的還我土地運動,希望政府能中止亞泥的租約。但是直到現在,當大多數礦區都已經退出國家公園,政府仍然核准亞泥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門口,繼續開山挖礦。

太魯閣國家公園南邊的三棧部落,是著名的觀光景點,大理石形成的激流與峽谷,吸引著許多年輕人來這裡溯溪。這幾年當地社區積極發展生態旅遊,卻難以擺脫礦區的煙塵與噪音。

三棧溪流域共有三個礦場,都位於三棧溪支流、三棧北溪與無名溪的上游。由於礦區大量砍伐植被、鬆動山坡的土石,讓原本就坡陡流急的三棧北溪與無名溪,在豪雨時變得更加兇猛。三棧部落正好位於三棧南溪、北溪與無名溪三條河流的交會口,每逢下雨,暴漲的河水直衝三棧國小與部落。

水土保持局調查花蓮集水區的現況發現,三棧部落是花蓮最容易發生土石流的地區,於是將三棧溪劃為土石流潛勢溪流。每當颱風或豪雨,三棧被發布為土石流紅色警戒區,三棧居民就得漏夜打包,逃離家園。

早在十多年前,立東石礦在三棧北溪炸山,導致土石崩塌形成堰塞湖,沖毀下游的住家,三棧居民就開始陳情,希望礦區退出家園。但十年來,礦區是趕走一個,又來一個。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富益石礦下方出現土石深溝,居民很擔心,一場大雨會不會讓三棧,成為下一個小林村。

礦務局人員每個月到礦區檢查一次,他們表示已經要求礦區做好水土保持。但地質學者李思根到現場勘查後指出,三棧礦區周圍的地質環境並不穩定,長期挖礦對河床淤積有一定的影響。

今年六月,距離三棧部落最近的榮豐石礦租約到期,礦權也將在今年年底到期。業者計畫繼續申請將礦權展延,並在今年八月,在部落召開說明會,以發放米與食用油為由,要求居民簽名。居民沒想到,這場會議竟然被當成居民同意續租的證據。

環保聯盟花蓮分會會長鍾寶珠指出,政府一方面要發展花蓮的觀光產業,另一方面卻又容許礦區繼續破壞花蓮的山水。地質學者李思根則認為,將花蓮珍貴的大理岩當做廉價的水泥原料,是很浪費的一件事。

為了供應水泥等產業的基礎原料,花蓮一座座山頭被剷平、挖空,但目前台灣生產的水泥有一半都是出口,等於是變賣國土去賺取外匯。如今,地方政府也表態,不歡迎礦場繼續擴張。

花蓮縣長傅崑萁宣示,任內不會通過新的採礦案,也不會允許舊礦區的展延。面對礦權即將到期的三棧礦區,花蓮人與三棧居民,正拭目以待。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石灰岩開採, 水泥產業, 亞泥, 還我土地運動, 水土保持, 採礦, 堰塞湖, 原住民, 部落

後山,是好山好水的代名詞,總是吸引著無數的遊客投入她的懷抱。但是,好山好水的背後,隱藏著的是坑坑洞洞的礦區。

解除保留席


解除保留席

摘要: 
2009年9月,經濟部礦務局很不平靜,因為礦務局在七月二十七日的公告中,聲明自十月一日起,解除全台12個石灰石礦礦業保留區,讓環保團體和地方政府紛紛表達不贊同的意願,但到底開放會有哪些問題產生?雖然九月二十四日政策大轉彎,又全部重新劃定為保留區,但這次的事件,也給我們一個,檢視台灣礦產利用的機會。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民國九十八年八月,礦務局在網路上公告,自十月一日起解除新竹、嘉義、台南、高雄、屏東等六個縣市,十二個石灰石礦礦業保留區。消息曝光後,引起熱烈討論,為什麼開放保留區會引起這麼多的爭議?或許可以從高雄縣市水泥產業的故事說起。

民國五六十年代,台灣正在拼命建設、打造經濟奇蹟,而所有的建設基礎,都必須仰賴水泥。水泥的主要原料來自石灰石,早期石灰石開採以西部為主。一直到了民國七十五年,政府制定『水泥工業長期發展方案』,計畫引導水泥產業東移,並且將西部石灰石礦區劃定為保留區,礦業權到期後就不再開放。

現在,西部除了新竹馬武督礦場的採礦權要到民國九十九年六月之外,其他的礦區都已配合『水泥工業長期發展方案』在民國八十六年年底終止。該方案也在民國八十七年檢討修訂時停止適用。

十年後,立法院經濟委員會要求檢討石灰石礦礦業保留區的政策,礦務局於是在民國九十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公告解除西部12個保留區。高雄市政府表示,經濟部三月份徵詢時,就明確表達境內的半屏山和壽山不適合開採。高雄市府也早在採礦終止後,就把這兩個地方朝自然公園的規劃邁進,不過中央仍執意在七月公告,並告知地方政府有核准與否的權限,但隨著高雄市政府積極表態不願意被解除保留區後,九月十七日,礦務局又決定把半屏山和壽山劃回保留區。

回顧高雄市半屏山的歷史,曾經是西部重要的石灰石開採地點,日治時期就有開採石灰石的歷史,國民政府接收後也持續進行開採。早期開採是用炸山的方式,不但破壞景觀,也對週遭水土保持有所影響,加上燒製水泥需要大量的煤炭,連帶引發空氣污染的問題。對當地居民來說,水泥業並不是個好鄰居。

半屏山在民國八十六年終止礦權後,開始進行植生綠化的工作,但已經被挖得陡峭的半屏山,復育起來並不容易。等到十年過去,才有現在蒼翠的模樣。現在的半屏山,成為高雄市民假日休憩的好去處。

和半屏山遭逢同樣命運的還有壽山,也就是高雄人所熟悉的柴山。民國八十一年壽山就在民眾抗爭下終止採礦,現在只有在老照片裡,能看到當時水泥廠冒出的陣陣白煙。如今走在壽山公園裡,很難發現它曾經是開採石灰石的礦區,只有路標上寫著礦區遺址,才能窺見開採的痕跡。

不過,在壽山充滿綠意的環境裡,也藏著隱憂,當年為求趕快復育的成績,業者大量種植銀合歡,綠化效果好,但是也造成物種單一化等問題,正等待次生林自然演替。

在這一波的保留區解禁名單中,位在高雄縣阿蓮鄉的大崗山也在名單內,民國八十八年成立的大崗山文史協會,由一群關心大崗山的人組織而成,在他們眼中,大崗山的廢礦區和老礦工,都是當地的重要資產。

曾經在水泥公司工作三十年的黃信雄,就是最佳的礦業導覽員,說起當年的採礦過程更是滔滔不絕。在礦業逐漸退出大崗山後,大崗山文史協會利用獨特的珊瑚礁地形,發展出屬於當地的生態旅遊。

九月二十四日,礦務局在民意強大壓力下,將12個保留區全部按照礦業法第29條劃定為礦業保留區,一切又回到原點。短短一個多月就出現這麼快的轉折,讓環保團體認為政策草率。

平心而論,追求經濟發展,無可避免都需要開採自然資源,但自然資源畢竟有限,加上不可回復性,要如何保持經濟上的競爭力,又不致過度開發,是現在採礦要面對的課題。

這一次的風波,雖然告一段落,但也引出我們的礦產管理跟規劃的問題,在這座島嶼上,我們所擁有的就是這些,珍惜資源,審慎開發,我們的路才能走得更長遠。

側記

採礦和其他產業不同,原物料開採是會耗竭的,因此如何在不傷害自然環境下,提高產品效率以及尋找替代材料,是現在礦業發展的趨勢。以水泥業來說,現在除了提高廢棄建材使用、在水泥中添加其他,像是灰渣等廢棄物,都正在進行,雖然國外也有研究用其他的材料來取代,但是因為水泥價格便宜,讓台灣人很愛用水泥,也相對地讓其他材料研發的腳步變慢,藉著這次事件,我們也該好好思考,過去使用自然資源的態度,是否有改善的空間?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阿蓮區
  • 高雄市
  • 鼓山區
關鍵字: 
保留區, 半屏山, 自然公園, 生態旅遊, 採礦, 礦務局, 產業東移

20099月,經濟部礦務局很不平靜,因為礦務局在七月二十七日的公告中,聲明自十月一日起,解除全台12個石灰石礦礦業保留區,讓環保團體和地方政府紛紛表達不贊同的意願,但到底開放會有哪些問題產生?雖然九月二十四日政策大轉彎,又全部重新劃定為保留區,但這次的事件,也給我們一個,檢視台灣礦產利用的機會。

濁色瑪鋉


濁色瑪鋉

摘要: 
發源自北台灣五指山區的瑪鋉溪,一路獨流,從萬里入海。漴漴水聲中,有份原始的奔放,卻也夾帶隱隱然的哀鳴。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瑪鋉溪總長大約七公里,上游流經陽明山國家公園,環境原始,下游是有名的溪釣場域。位在溪畔的萬里國小中,有幾位喜愛釣魚的老師,將釣上來的魚養在學校的魚缸裡,建置了瑪鋉溪的溪流生態缸, 希望能幫助小朋友多了解家鄉。

萬里國小的廖健佑老師認為這樣剖面的呈現,能徹底了解溪流的原始地貌。在瑪鋉溪的下游還能釣到這麼多種類的魚,在野溪飽受污染的台灣,真的非常難得。然而,溪水並不是時時都乾淨,萬里國小的老師釣魚時,常遇上溪水忽然變濁的情況。

2008116日,萬里的天空飄著濛濛細雨,瑪鋉溪的溪水混濁,看起來的確有些不尋常。沿著瑪鋉溪畔,有三個合法的瓷土礦場,露天採礦直接用怪手開挖,大片裸露的山壁,看來觸目驚心。同一天,流經礦區的水像泥水一般,但是礦區以上的上游,溪水卻是清澈見底。

為了追查礦場是不是造成溪水變濁的原因,我們進入礦場了解實際運作情況。位在瑪鋉溪中游的宏洲礦業,開採的是瓷土與矽砂,產品有部分需要沉澱處理,其他則是直接運出。宏洲礦場負責人林瑞祥表示,村民認為他的放流水污染水源都是誤解,如果下雨天多少會流出去,平常砂都撈起來販賣,不可能讓它放流。

宏州礦場曾被檢舉過量盜採,經由礦務局人員現場會勘,證實都在合法範圍內採礦。歷年來放流水的水質報告,也都符合台北縣政府的標準。

不過,位在崁腳派出所對面的大同瓷土礦,運作情形則有些不同。採下來的礦土經過碎解、運至沉澱池,經過沈澱、濃縮,再經由壓土機製成泥餅,沉澱池中的水,都循環回去做洗砂功能,沒有放流。而礦場內的廢水逕流,則是集中到沈沙池處理,收集沈澱之後,上層比較乾淨的水放流到溪裡面,沈沙的沈澱物,會定期做清除。不過大同礦場由於部份設備不符規定,放流水確實污染水源,元月二日已經被停工處分。

另外,去年12月台北縣環保局接獲中幅淨水場多次通報水源濁度飆高,調查後發現,污染源來自這個礦土堆置場。台北縣環保局稽查科甘偉文表示,業者,取水洗砂,廢水直接排放到瑪鋉溪,經採水化驗證實之後,依據水污染防治法,做告發處分。告發後,這個小型洗選場停止運作,環保局也與鄉公所清潔隊合力監督,不過還是防不勝防。中幅淨水場的人員表示,溪水濁度飆高的情形還是會發生,而且大多是在夜間。

瑪鋉溪是新山水庫的水源之一,屬於水源保護區,溪水經中幅淨水廠處理,供給基隆地區使用。由於取水口在礦場下游,礦場廢水排放,影響的是基隆的民生用水。

順水而下的沙土,逐漸沈積,雖然不含有害物質,卻還是影響著溪流生態。萬里居民表示,以前溪中的魚蝦有縫隙可以躲,礦場廢水夾帶的砂會將石縫堵住,現在魚蝦數量下降很多。

採礦的噪音以及大型車輛進進出出,引發居民強烈反彈,為了緩解居民情緒,縣府規定大型車不得行使部分路段。即使在交通與水土保持上都嚴加管制,但是居民的立場,還是希望停止採礦。

面對地方意見,業者滿懷無奈,其實礦業的經營也是困難重重。宏洲礦場負責人林瑞祥表示,有時流氓來卡油,有時官員來找麻煩,做礦20多年,欠人家一千多萬,如果有補貼,寧願不要做。


如果從經濟面來考量,這些礦物有其市場需求,如果國內無法生產,就必須仰賴進口,礦物局希望能尋求折衷之道,降低開採過程的衝擊,盡力將景觀恢復到更好。

在瑪鋉溪的支流上,則有另一個問題,縣府設立了一個建築廢土棄置場,預計容納90萬立方的土方,但是不遠處的山谷下方,就有個小聚落 。廢土場的所在位置不理想,雖然是合法設立,但對社區安全確實產生威脅。而在水源保護區內有礦業開採,也有其矛盾之處。這些產業的設置,影響著集水區,政府必須有更謹慎的規劃。

瑪鋉溪是基隆的重要水源,也是萬里居民鄰近的親水空間,難得的是,大部分河岸還保留著原始風貌。這裡遭遇的問題,是許多溪流命運的縮影,提醒我們,任何影響溪流的作為,都需要仔細思量。

側記

瑪鋉溪是我溯溪初體驗的溪流,位在台北近郊卻有著高山溪才有的峽谷景觀,小而險,成為著名的溯溪聖地。由於親自走過,在情感上產生深刻連結,從平面媒體得知它中下游地區發生污染疑雲,讓我立刻想要一探究竟。每一條溪流都蘊含特殊的美麗與豐沛的生命力,我們能做的是將污染實情報導出來,吸引更多人來合力捍衛。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新北市
  • 萬里區
關鍵字: 
溪流教育, 溪流保育, 採礦, 河川汙染, 工廠廢水, 放流水, 水庫, 排放標準, 保護區

發源自北台灣五指山區的瑪鋉溪,一路獨流,從萬里入海。漴漴水聲中,有份原始的奔放,卻也夾帶隱隱然的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