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浮微粒

宜蘭人,爭青天(2017新版)

宜蘭人,爭青天(2017新版)

摘要: 
拈花惹草經營盆栽生意,原本是宜蘭冬山鄉香和村長劉金獅的本行。1975年力霸水泥設廠,落腳香和村,開礦採石、研磨鍜燒,整個聚落瀰漫在滾滾的水泥塵土中,不僅劉村長的盆栽從此種不好,全村的生活都受到影響。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村民多年的抗爭監督和2009年水泥廠易主,新東家潤泰集團投入資金改善設備,空污才有顯著改善,化解了水泥廠和居民的緊張關係。種高接梨的李汪金不噴除草劑,全靠人力除草,以強力水柱清除果樹上的青苔和病兆。一個月後,高接梨就要接枝,開始新的輪迴。

水泥廠改善空污,讓李汪金安心不少,但是會影響果園,可不只有水泥廠的煙囪。

冬山鄉補城村民只要一走出家門,龍德工業區就在眼前,占地最廣的台化龍德廠裡,高聳的煙囪冒出濃煙,一股酸味伴隨煙霧恣意伸展,隨著風,往圍牆外飄散。

行車穿過雪山隧道,廣大的農田緜延在蘭陽平原。隨著逐漸接近蘭陽平原的南端,景色開始改變。四座水泥工廠、三座鋼鐵廠,包括化工產業的兩處工業區和垃圾焚化廠,宜蘭地區高污染產業的煙囱,幾乎都座落在這個區域。

冬山鄉湯譜生住在壯圍,因為工作,每天得往返冬山。同樣在宜蘭,兩個地方空氣品質卻大大不同。異常臭味隨不同風向,不時往冬山地區飄來,甚至有多種怪味混雜,讓湯普生覺得很不舒服。

為了爭一口氣,一群住在冬山鄉,喜愛自然環境的朋友,集結成立宜蘭反空污行動平台,向惡劣的空氣宣戰。他們集資募款購買儀器,希望找到污染源到底從哪裡來,為了掌握大型固定污染源空污排放情形,目前台泥、幸福、幸大、潤泰四家水泥廠、台化龍德廠、羅東煉鋼廠和宜蘭垃圾焚化廠,共有七個廠十八根煙囱被要求裝設連續自動監測設施,監測數據與宜蘭縣環保局連線,瞭解污染源排放濃度是否超標?然而查看連線的監測數據,水泥業幾乎每天都有超標紀錄,卻沒有業者受罰,這是怎麼回事呢?

現在只要一到壞天氣,黑煙都很多,朝天上去。整片都是黑煙,會煩惱身體不健康,但是他們說這不要緊,沒有毒

 

公視 我們的島【宜蘭人,爭青天】
06/26() 2200首播
07/0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宜蘭縣
  • 冬山鄉
關鍵字: 
空汙, 水泥開採, 青天計畫, 潤泰水泥, 懸浮微粒, 霾害

拈花惹草經營盆栽生意,原本是宜蘭冬山鄉香和村長劉金獅的本行。1975年力霸水泥設廠,落腳香和村,開礦採石、研磨鍜燒,整個聚落瀰漫在滾滾的水泥塵土中,不僅劉村長的盆栽從此種不好,全村的生活都受到影響。

燒香的兩難

燒香的兩難

摘要: 
香煙繚繞,鑼鼓喧天,遠道而來的進香團,人手一束香,誠心祭拜,表達對神明的敬意。香火鼎盛的廟宇,熱鬧的廟會,近年來,是政府為了改善空污,努力管制的目標之一。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陳慶鍾
剪輯 張光宗

拜拜要不要燒香,一直存在爭論。有人擔憂,過度管制,會加速祭祀文化的消失。信仰的傳承和呼吸乾淨空氣的願望,要怎麼找到折衷之道?


人稱阿文師的杜文生,是製香近四十年的老手。他把整束細竹枝放進大水桶中沾濕,再放進擺滿香粉的圓盆中,師傅屏氣凝神,雙手俐落甩動,香粉開始一層層附著在竹枝表面。這是傳統手工製香最重要的環節。這道裹粉的工序,要重覆四次,才能完成一枝香,師傅的手勁,是決定香品質好壞的關鍵。

二十年前,台灣開放中國香品進口,儘管進口香品質參差不齊,大多數製香廠不敵低價競爭,紛紛歇業。還能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業者,強調依循古法、成分天然,也獲得堅持台灣製造的消費者支持,銷量卻已大不如前,他們擔心,政府持續宣導減量燒香,會讓這項傳統工藝,更難生存。


根據環保署統計,台灣一年燒掉二十四萬公噸金紙,三千公噸的線香,產生的空氣污染物相當於兩萬輛車的排放量。如何進一步減量,是環保署近年來重點宣導項目之一,也有越來越多廟宇響應減少香爐數量。

2014年,位在台北市中心的行天宮,宣布不再設置香爐,廟裡志工拿著大把大把點燃的香,分給參拜信徒的景象,從此走入歷史。早在五十年前,行天宮就開始宣導信眾不要燒金紙,如今進一步實施不燒香的措施,也獲得民眾支持。

不設香爐之後的行天宮,不再煙霧瀰漫,只在收驚等儀式少量燃燒線香,信徒對著原本擺放香爐的位置雙手合十膜拜。行天宮的新措施,站在環保角度來看,固然是模範案例。但每當環保單位宣導減燒香、減燒金紙,不免引發議論,為什麼不把力氣花在管制工業污染,反而要來限制民眾的祭拜文化?

研究指出,燒香、燒金紙和汽機車廢氣、工業污染一樣,都會產生細懸浮微粒PM2.5,長期吸入,會導致呼吸道、心血管疾病。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研究員龍世俊透過實驗發現,每根香燃燒後,有2%到4%會變成PM2.5,民眾點香拜拜時,因為距離很近,就可能會直接吸入體內。


龍世俊提醒,一般日常生活環境充斥各種會排放PM2.5的社區型污染源,民眾不知不覺中長期接觸,都會對健康造成傷害。研究團隊把小型PM2.5偵測器裝在民眾身上進行實測,發現日常生活中會經過廟宇、工地、餐廳等社區污染源的民眾,曝露量明顯高出20微克每立方公尺。

儘管有科學證據支持,燒香畢竟是難以撼動的習俗,要做到完全不燒香,反彈還是太大。減少香爐數量,宣導一爐一炷香,是阻力相對小的折衷辦法。

傳統寺廟的天井設計,就是有利空氣流通的建築形式。將香爐移到比較通風的位置,也是改善方法之一。此外,許多歷史悠久的寺廟,內部由知名匠師所製作的彩繪、木雕,都是珍貴文化資產,受到煙霧長年薰蒸,難免會受損,修復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學者建議,避免燒劣質香、減量用香,對文資保存也是一大助益。

香,讓人們得以跟無形的力量溝通,也可能造成無形的健康傷害。在參拜同時,不忘留意空氣品質,才能庇佑身心皆平安。

公視 我們的島【燒香的兩難】
02/13 (
) 2200首播
02/17 (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信仰, 燒香, 懸浮微粒, 空污, PM2.5

香煙繚繞,鑼鼓喧天,遠道而來的進香團,人手一束香,誠心祭拜,表達對神明的敬意。香火鼎盛的廟宇,熱鬧的廟會,近年來,是政府為了改善空污,努力管制的目標之一。

空氣戰爭

空氣戰爭

摘要: 
十月開始,東北季風吹起,塵霾季節報到。望著灰色的天空,年幼的孩子每一口呼吸,都讓父母擔憂。為了掌握空污資訊,民眾自發地認養簡易測站,除了監測,更要積極尋找解方…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有人開玩笑說,到了秋冬季節,藍天白雲幾乎成了「台北限定」,當台北天空一片清朗,中南部卻籠罩在灰濛濛的塵霾之中。好不容易等到藍天,媽媽們立刻帶著孩童出門,呼吸難得的好空氣。

謝小姐六年前從新竹搬來台中,當初以為台中天氣好、空地多,沒想到孩子的健康頻頻出狀況。後來謝小姐與小孩加入親子共學團,一問起來發現幾乎每個孩子都有過敏或呼吸道的問題,有的孩子甚至每逢紫爆,就開始流鼻血。

2011年台大公衛學院的流行病學研究發現,PM2.5只要超過17微克/m3以上,孩童氣喘就診機率就會明顯增加,超過28微克/m3,則會引起孩童較高的呼吸道發炎反應,並造成肺功能下降。而國際癌症研究總署也認定,PM 2.5是一級致癌物質,與肺癌有直接關係。

PM2.5不僅影響呼吸道,還會經由血液擴散全身,台大教授鄭尊仁做動物實驗就發現,老鼠暴露在戶外空氣下三個月,跟沒有暴露的相比,會出現心血管硬化、高血壓、糖尿病,甚至腎臟方面的問題,跟人類的流行病學研究結果類似。


今天出門到底該不該大口呼吸,是許多人心中的疑問。官方空氣品質測站已經不能滿足許多人知的需求。2015年底,一群創客(Maker)決定自己動手,以光學原理做出簡易的PM2.5監測器,起初只是想知道住家附近的空氣品質究竟如何。中研院資訊所副研究員陳伶志,是這個計畫的發起人之一。

到目前為止,全台灣已經有1500多個「空氣盒子」測站,成為最即時、最密集的PM2.5監測網,其中一千多台是由廠商捐贈給地方政府,另外三四百台,則是由民間發起認養。在江慶洲號召下,台中市民踴躍認養,目前台中市有超過300PM2.5簡易測站,是全台灣測站最密集的地方。



空氣盒子的數據,雖然不如官方測站精確,但是布點密集、反映即時,可以作為環保單位稽查污染源的線索,累積資訊由中研院匯整做分析研究。目前大部分的空氣盒子都裝設在小學。中部縣市的學校師生也養成習慣,依照環保署空氣品質指標懸掛空品旗,決定今天的活動。

究竟霾害源頭是來自哪?根據環保署委託成大做的研究,PM2.5有四成來自境外、六成來自境內。而境內污染中37%來自交通、31%來自工廠、32%是餐飲等其他污染源。但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環保署委託成大研究的結果,所引用的氣象模式跟台灣實際氣象資料有落差,導致沿海工業區中大工廠及火力電廠的污染排放被低估。

莊秉潔分析近年的空污情況,認為台中火力電廠與中龍鋼鐵,是造成中部地區紫爆的關鍵。他也發現,1980年代火力電廠在各地設廠後,周遭男性呼吸道癌症的死亡率,比設廠之前明顯增加。

台中火力電廠是全世界最大的燃煤電廠,每年排放約14000公噸硫氧化物,23000公噸氮氧化物,及1000公噸的PM2.5。莊秉潔分析中火排放到空氣中的重金屬物質,發現鉛、鎘、砷、汞等含量都超過美國的標準。

台電表示,十多年來致力於改善空污,硫氧化物已經降低八成,氮氧化物也降低五成,目前正利用大修時期,加緊改裝老舊機組的污染防治設備。中火一到四號機空污防治設備完成後,預估
PM2.5的排放濃度,可以從27微克/m3,下降到15微克/m3,預計2020年完工,同時台中電廠也正規劃新建兩座天然氣機組,未來可以取代除役的燃煤機組。但是對於民眾而言,迫切需要的是解決當下的污染。


今年初,台中市府和台電達成協議,官方測站如果有六個PM2.5達到71以上,就配合降載,但實際上能不能降載,還是得看供電狀況。學者呼籲,以比較乾淨的天然氣取代燃煤發電,但天然氣機組因為運轉限制與環評承諾,冬季發電量往往只有50%到70%。另外天然氣除了運轉限制外,發電成本比燃煤電廠高,基於成本考量,台電往往優先調度燃煤發電。

如果把空污的健康代價計算進去,燃煤成本還會這麼便宜嗎?許多媽媽們說,為了抵禦空污,每個月開空氣清靜機、買濾網、口罩的錢,就已經好幾百塊。


今年12月,環保署新的空氣品質指標AQI上路,比過去進步的是,這項指標涵蓋了PM2.5、臭氧等污染物。PM2.5良好等級,也從35微克/m3,下修到15.4微克/ m 3,從黃色、橘色到紅色分別對極敏感、敏感與一般族群提出警告。比較引起爭議的是,過去PM2.5超過71就算紫爆,現在從51-150都屬紅色警戒範圍,環保團體認為指標匆促上路,缺乏社會溝通。

環保署則表示,AQI只要達到100以上橘色等級,就會開始啟動應變機制,環保署也推出秋冬季節空污管制措施,包括加強管制老舊柴油車、提高柴油車牌照稅,並在秋冬季節提高污染產業的空污費,希望廠商在空污嚴重期減量生產,配合降載。目前環保署的管制策略大都以協調、獎勵為主,莊秉潔建議可以強制減量的方式,要求產業逐步改善。

環保署訂出目標,兩年內空氣品質達紅色警戒的天數,要減少20%、四年內要減少50%,但是政府採取的策略,能否正中污染要害?優先順序要如何釐清?望著被塵霾占領的天空,這場空氣戰爭正要開始…

公視 我們的島【空氣戰爭】
12/26() 2200首播
12/3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灣
  • 台中市
關鍵字: 
空氣盒子, 空品, 公衛, 共學團, 莊秉潔, 懸浮微粒, 台中火力電廠

十月開始,東北季風吹起,塵霾季節報到。望著灰色的天空,年幼的孩子每一口呼吸,都讓父母擔憂。為了掌握空污資訊,民眾自發地認養簡易測站,除了監測,更要積極尋找解方…

宜蘭人,爭青天

宜蘭人,爭青天

摘要: 
現在只要一到壞天氣,黑煙都很多,朝天上去。整片都是黑煙,會煩惱身體不健康,但是他們說這不要緊,沒有毒…

採訪撰稿/陳慶
攝影剪輯/陳慶鍾

拈花惹草經營盆栽生意,原本是宜蘭冬山鄉香和村長劉金獅的本行。1975年力霸水泥設廠,落腳香和村,開礦採石、研磨鍛燒,整個聚落瀰漫在滾滾的水泥塵土中,不僅劉村長的盆栽從此種不好,全村的生活都受到影響。

村民多年的抗爭監督和2009年水泥廠易主,新東家潤泰集團投入資金改善設備,空污才有顯著改善,化解了水泥廠和居民的緊張關係。種高接梨的李汪金不噴除草劑,全靠人力除草,以強力水柱清除果樹上的青苔和病兆。一個月後,高接梨就要接枝,開始新的輪迴。



水泥廠改善空污,讓李汪金安心不少,但是會影響果園,可不只有水泥廠的煙囪。

冬山鄉補城村民只要一走出家門,龍德工業區就在眼前,占地最廣的台化龍德廠裡,高聳的煙囪冒出濃煙,一股酸味伴隨煙霧恣意伸展,隨著風,往圍牆外飄散。

 

行車穿過雪山隧道,廣大的農田緜延在蘭陽平原。隨著逐漸接近蘭陽平原的南端,景色開始改變。四座水泥工廠、三座鋼鐵廠,包括化工產業的兩處工業區和垃圾焚化廠,宜蘭地區高污染產業的煙囱,幾乎都座落在這個區域。

冬山鄉湯譜生住在壯圍,因為工作,每天得往返冬山。同樣在宜蘭,兩個地方空氣品質卻大大不同。異常臭味隨不同風向,不時往冬山地區飄來,甚至有多種怪味混雜,讓湯普生覺得很不舒服。

為了爭一口氣,一群住在冬山鄉,喜愛自然環境的朋友,集結成立宜蘭反空污行動平台,向惡劣的空氣宣戰。他們集資募款購買儀器,希望找到污染源到底從哪裡來,為了掌握大型固定污染源空污排放情形,目前台泥、幸福、幸大、潤泰四家水泥廠、台化龍德廠、羅東煉鋼廠和宜蘭垃圾焚化廠,共有七個廠十八根煙囱被要求裝設連續自動監測設施,監測數據與宜蘭縣環保局連線,瞭解污染源排放濃度是否超標?


然而查看連線的監測數據,水泥業幾乎每天都有超標紀錄,卻沒有業者受罰,這是怎麼回事呢?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宜蘭縣
  • 冬山鄉
關鍵字: 
空汙, 水泥開採, 青天計畫, 潤泰水泥, 懸浮微粒, 霾害

現在只要一到壞天氣,黑煙都很多,朝天上去。整片都是黑煙,會煩惱身體不健康,但是他們說這不要緊,沒有毒

台化 再見?

台化 再見?

摘要: 
火車沿著台化廠區,緩緩駛入彰化市區。聞到台化的味道,就知道彰化到了,這是彰化人無奈的共同記憶。如今,台化廠內三座鍋爐,因為燃煤許可證到期,停止運轉。市民想呼吸一口乾淨空氣的願望,真的能實現嗎?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剪輯 陳添寶

1965年,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王永在,在彰化打造台灣化學纖維公司第一座生產基地。鍋爐燃燒生煤,產生大量蒸氣,讓尼龍、嫘縈等化學纖維製程,可以日夜運轉,也產生硫氧化物、氮氧化物、重金屬等對人體有害的污染物。空氣品質惡化,過敏兒、氣喘兒人數越來越多,是否應該在擁有二十三萬人口的彰化市中心,繼續燒生煤?引發了民眾議論。


早在1980年代,彰化居民就發動過數波反台化公害運動,隨著民眾的環保意識逐漸高漲,台化改善製程,惡臭程度雖已不像過去那麼嚴重,燃煤的危害,仍然存在。過去,人們在意的是有沒有聞到臭味,現在民眾更在意的,是無色無味,隨時可能傷害身體的細懸浮微粒PM2.5

中部地區受到地形限制,空污不易擴散,又被台中火力發電廠、六輕等大排放源包圍,只要一入秋,空污經常是危險的紫爆等級。台化是彰化的大排放源之一,排放的氮氧化物占了全彰化的30%,硫氧化物占了20%。民間團體不斷發動遊行,開記者會、街頭宣講,希望地方政府督促台化積極提出減排對策。


1999年,台化為了擴大產能,新建汽電共生鍋爐設備,申請環評。環評時,生煤成分是審查重點之一,因為煤裡面所含的硫,燃燒後就會成為硫氧化物,含硫比例越高的煤,產生的硫氧化物越多,污染也越嚴重。

台化提出的環境影響說明書上載明,M16M17鍋爐燃燒的生煤,含硫份低於0.84%,新設的M22鍋爐,含硫份則必須低於0.87%。台化在2011年取得的許可證,核定的生煤含硫份,卻高達1.2%,超過當年環評提出承諾。

這三座鍋爐的許可證在2016928日到期,縣府要求台化使用含硫量較低的生煤,台化則認為環評結論只適用於當時新申請的M 22鍋爐,既有的M 16M 17不需受規範。雙方對法規見解分歧,彰化縣環保局發文向環保署諮詢,9月初,環保署行文指出,台化應該依照環說書登載的內容執行,仍無法化解僵局。

汽電共生的本質,是把工業生產用剩餘電,賣給台電,以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根據經濟部能源局公布的數據,20161月到7月,台化賣電比例,高達83%,20142015年也都超過一半。以台電一度兩塊收購價來計算,台化過去三年售電15億度,收入至少三十億。

彰化市民卻認為,台化本業已經萎縮,不應該繼續在市中心留下三座燃煤鍋爐賣電獲利,918日,四千人上街遊行,希望縣府堅持依法行政。

歷經三十六次送件,台化的許可證申請案,仍遭到退件,929日,彰化廠三座鍋爐,確定必須停止運轉。台化副董洪福源親自舉行記者會,表示接下來會進行訴願、行政訴訟,並且申請國賠。

台化停爐後,工會多次到縣府前抗議、靜坐。台化讓員工站上火線,指控縣府為了環保不顧勞工生計。如果台化願意主動遵守環評承諾,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停工的窘境,是否早就可避免?


地方政府將審查燃煤許可證,做為和企業協商減排,改善空氣品質的籌碼,早有先例。20156月,雲林縣環保局發給麥寮汽電共生廠和台塑石化公司麥寮一廠的新許可證,生煤使用量減少了20%,台塑集團不服,目前仍在行政訴訟中。

雲林縣、台中市和彰化縣議會更分別三讀通過了限制生煤的自治條例草案,就等環保署核定。地方政府大力禁煤,中央卻有不同考量,因為台灣有三成電力來自燃煤電廠,及燃煤的汽電共生機組

地方和中央對於該不該限燒生煤,相互角力,民眾受到空污危害,卻不曾間斷。今年10月,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公布最新研究成果,研究團隊分析1998年到2009年六輕周邊十鄉鎮的健保資料,發現距離最近的麥寮、台西、東勢三鄉鎮,孩童受到六輕麥寮電廠與汽電共生機組,燃煤排放的二氧化硫影響,罹患過敏、氣喘的比例都增加了。

不只為了搶救呼吸乾淨空氣的權利,今年114日,全球性氣候公約巴黎協定生效,台灣必須在2030年前大幅降低燃煤發電的比例,以天然氣替代,才能達到減碳目標,否則未來台灣企業產品外銷,勢必會遭受阻礙。

歐盟的汽電共生設備,只有21%是燃煤,台灣卻高達七成。2008年來,國際天然氣價格持續下跌,燃氣發電成本降低,學者呼籲,中央必須制定更明確的政策方向。


五十年來第一次,台化的煙囪不再冒煙,三座燃煤鍋爐,暫時停下,是公民團體和地方政府向生煤宣戰的階段性成果,也是企業擺脫褐色經濟的契機。彰化人的心願很微小,他們只希望家中深鎖已久的門窗,可以一直敞開。

公視 我們的島【台化 再見?】
11/07() 2200首播
11/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彰化市
關鍵字: 
台化, 空汙, 禁燒生煤, 台塑, 汽電共生, 詹長權, 自治條例, 找一片藍天, 懸浮微粒, PM2.5

火車沿著台化廠區,緩緩駛入彰化市區。聞到台化的味道,就知道彰化到了,這是彰化人無奈的共同記憶。如今,台化廠內三座鍋爐,因為燃煤許可證到期,停止運轉。市民想呼吸一口乾淨空氣的願望,真的能實現嗎?

煙燻的健康【2015卓越新聞獎】


煙燻的健康
2015卓越新聞獎-煙燻的健康系列報導】

摘要: 
PM 2.5是台灣目前最紅的一個詞彙,賣冷氣、賣吸塵器,都要提它一下,這個只有一根頭髮1/28寬度的細懸浮微粒,究竟從何而來?除了微細粒子會影響呼吸道,造成血管變窄,影響心血管功能之外,它還有什麼東西?其實PM 2.5是個籠統的說法,它到底有什麼內容物,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場爭議,雲林縣禁燒石油焦與生煤的條例看起。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爐子上的烤鴨旋轉著,在瀰漫的煙氣當中,慢慢抹上一層油亮的煙燻。現代人的生活不也像是爐子裡的烤鴨,被各種煙囪冒出來的煙塵,慢慢地煙燻


5
15,雲林縣意外通過「雲林縣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這是無黨籍與國民黨團在一讀會的時候,聯手變更議程,護送民進黨籍縣長李進勇提出的禁燒條例。事情背後,其實牽涉立委選舉的造勢,然而要求環境改善的民意受到重視,成為政治人物競相表態爭取的對象,也是一種正向發展。

雲林縣為什麼要禁用生煤及石油焦?


石油焦是煉油產物,台灣只有六輕用來發電。生煤是燃燒效率較低,成本較便宜的煙煤,雲林縣境內包括六輕所屬的四家工廠,總共有二十家工廠使用生煤,其中六輕的使用量占了95%。

石油焦和生煤燃燒後產生的東西,有造成溫室效應的二氧化碳、一氧化碳,以及因為碳燃燒產生的原生性PM 2.5PM 10等懸浮微粒,還有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經過光學反應產生的硫酸鹽、硝酸鹽,這些都會附著在PM 2.5中,還有族繁不及備載的各種重金屬。

雲林科技大學化學材料及工程材料系教授林春強表示,這些重金屬包含了多環芳香烴,可能影響兒童腦部智力發展。還有會影響腦和神經系統的汞、影響呼吸道的釩、可能產生痛痛病的鎘、影響造血功能的鉛、刺激眼睛的臭氧等等。


台灣不是只有六輕的麥寮汽電使用生煤,世界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台中火力發電廠也使用生煤。這次雲林縣的禁燒政策,也聯合了台中市、嘉義市、台南市和彰化縣簽署禁燒共識,其中以台中市最積極,已經著手規劃自治條例的擬定。

為了防止地方聯防的禁燒條例蔓延,經濟部長鄧振中首先表明禁燒條例將影響全國電價與能源安全的態度。環保署長魏國彥也表示,地方沒有權限禁止使用生煤。可以「不許可」使用,但不能「禁止」使用。

這件事牽涉到地方制度法賦予地方政府制定自治條例的精神與原意,也牽涉到能源管理法、空氣污染防制法之間的爭辯。律師出身的雲林縣長李進勇表示,要打憲法官司來對抗中央的不同意,這將是一條漫漫長路。


即將開戰的是,七月初,六輕兩張生煤使用許可證到期,環團希望縣府能公開最後階段的專家意見審查。不過李進勇表示,過程適不適合公開,還需要審慎考量。

其實麥寮的汽電共生廠,在傳統污染物,也就是懸浮微粒、硫氧化物與氮氧化物的管制上,已經受到雲林縣環保局比別的地區更嚴格的管制標準,不過環保局還是繼續下修管制數值,是為什麼呢?雲林縣環保局副局長張喬維表示,這是基於毒物累加觀念,所採取的措施。「雲林縣比較特殊,它是個石化工業區,又有一個發電廠,你把所有污染物都集中在麥寮,縣政府當然要用最嚴格的標準來管理。」

麥寮六輕這裡的污染,除了來自發電廠,還有石化作業產生的揮發性有機物VOC。雲科大林春強教授表示,六輕排出大量的VOC,經過光化學反應,產生半揮發性有機物,當半揮發性有機物附著在PM 2.5,被我們吸入之後,除了可能得到肺癌,還可能造成肝癌,甚至導致血癌。


在美國密西根偉恩州立大學攻讀博士時專精研究汞的林春強表示,毒性強的重金屬幾乎都是親油性,如果要檢測人體的重金屬影響,就要從血液來檢測,從尿液不容易檢測。不過之前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對雲林縣民做的健康檢查,礙於經費,大部分只能做尿液分析。因此林春強老師呼籲,相關單位應該提供更多經費,讓詹教授能完成縣民血液的分析。如此一來,對六輕工業區造成國民健康的影響,才能有更完整的瞭解。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關鍵字: 
PM2.5, 懸浮微粒, 空氣污染, 空污, 地方自治條例, 六輕, 生煤, 石油焦, 火力發電, 管制標準, 林春強, 詹長權, 健康風險

PM 2.5是台灣目前最紅的一個詞彙,賣冷氣、賣吸塵器,都要提它一下,這個只有一根頭髮1/28寬度的細懸浮微粒,究竟從何而來?除了微細粒子會影響呼吸道,造成血管變窄,影響心血管功能之外,它還有什麼東西?其實PM 2.5是個籠統的說法,它到底有什麼內容物,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場爭議,雲林縣禁燒石油焦與生煤的條例看起。

高雄的天空


高雄的天空

摘要: 
高雄,是台灣石化發展的火車頭,1946年中油接收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重新整頓為高雄煉油廠,石化相關產業陸續進駐,從此高雄被重工業盤據,大大小小的煙囪成為獨特地標,也註定了空氣污染的命運。

採訪 于立平 林燕如 柯金源
撰稿 于立平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 劉啟稜 陳添寶
剪輯 陳慶鍾

早晨,高雄小港湧現一波波車潮,許多人趕著到臨海工業區上班。工業區內將近五百家工廠、二十多種產業,工廠排放外加大卡車、汽機車的廢氣,讓視線灰濛濛,呼吸起來真的不怎麼好受

每天一出門,黃耀雄得先穿越一大片工業區,煙囪、油槽、電塔是沿途風景,他的家鄉大林蒲,原本是有三百年歷史的漁村聚落,因為十大建設與臨海工業區開發,逐漸被工業包圍,當地居民被迫長期和火力發電廠、煉鋼廠、煉油廠做鄰居。

與工業為鄰有許多無奈,尤其夜晚常不時聞到酸臭的刺鼻異味,就算門窗緊閉,也難睡個好覺。往北走,來到高雄楠梓地區,當地居民在仁武、大社工業區和中油煉油廠的夾擊下,也是同樣的心情。

高雄,是台灣石化發展的火車頭,1946年中油接收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重新整頓為高雄煉油廠,石化相關產業陸續進駐,從此高雄被重工業盤據,大大小小的煙囪成為獨特地標,也註定了空氣污染的命運。


每天呼吸這樣的空氣,到底對健康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從2012年開始,高雄市衛生局就委託學術單位,對左營、楠梓、仁武、大社石化工業區三公里內的居民,進行健康風險評估,經過兩年監測發現,這些區域空氣中甲醛、乙醛、苯、1,3-丁二烯等致癌物質濃度偏高,相較於對照組高雄旗山美濃居民,致癌風險高出1.8倍,比花蓮高出4.5倍。

空氣的擴散沒有界限,遠離工廠並不代表就能免除空氣污染的風險,為了讓更多人了解高雄重工業發展的代價,地球公民基金會舉辦小民遊高雄,另類的煙囪之旅,帶著民眾到石化工業區周遭,與在地居民對談,讓大家了解經濟發展下,被犧牲的高雄。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對每天呼吸的空氣很敏感,因為她的女兒,從小就被診斷有過敏性氣喘,她也曾經在辦公室的陽台,拍攝100天高雄的天空,結果發現只有23天,可以勉強看清楚前方的山頭。


從高處俯瞰,高雄市像是蓋著一層面紗,朦朦朧朧,這是因為空氣中瀰漫著大大小小的懸浮微粒,從20092011年的監測資料顯示,高屏空品區懸浮微粒年均濃度,符合空氣品質標準的比例,只有12.13%

懸浮微粒有大有小,其中細懸浮微粒PM2.5,近年特別引發關注。PM2.5指的是粒徑在2.5微米(µm)以下的細懸浮微粒,這些細懸浮微粒只有頭髮直徑的1/28,它可以直達肺泡,引發呼吸道疾病,也可能增加罹患肺腺癌的風險。台大公衛學院的研究團隊也發現,PM2.5一旦進入血液,對人體健康將造成極大危害,甚至會誘發心血管疾病。


到底我們吸進了哪些物質研究人員透過採樣、烘乾等過程,讓PM2.5現形,在高雄市,PM2.5前三大來源,分別為鋼鐵工業、車輛揚塵和柴油車排放,其中又以工業排放的PM2.5,含有比較多有害物質。

另外汽機車、工廠所排放出的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經過陽光照射的光化學反應,也會產生懸浮微粒,再加上地形、風向、氣候因素,大量的細懸浮微粒,就會移動及累積到其他地方,因此有些地區並沒有燃煤火力發電廠,或大型工業區等污染源,PM2.5的濃度卻相當高。

像是好山好水的南投埔里,也無法抵擋PM2.5的霾害來襲,不只南投埔里,目前台灣西部所有縣市的細懸浮微粒濃度,都沒有達到空氣品質標準,尤其高屏地區是台灣唯一,懸浮微粒與臭氧兩項污染物都超過空氣品質標準的地區,甚至到了秋冬季節,高雄小港及左營等地,PM2.5的濃度,不時會飆到破表的非常高等級。

空氣看不見、摸不到,空氣品質好與壞,很多人是無感的,王敏玲到各地演講,希望大家重視我們吸進的每一口空氣,尤其成長中的孩童,受到的影響將更大。目前台灣每五個孩童,就有一位是過敏性的氣喘兒,為了減少空氣污染對孩童的毒害,王敏玲走進校園,推動升空污旗,改善空污的行動。


高雄左營文府國小,201411月開始實施空污旗行動以來,85個上學天就有64天要升起空污旗,能夠安心在戶外活動的時間不到1/4,空氣污染的窘境難道無法可管?環境法律學者批評,現有的空氣污染防制法,應該要徹底檢討與修法。

要解決空氣污染的問題,還是必須從源頭管制,如果排放不減量,高雄的天空很難看得見藍天,1999年修訂的空氣污染防制法,也賦予空污總量管制的法源依據,但是卻明訂須會同經濟部才能公告實施,這也導致多年來排放量怎麼都減不了,於是王敏玲發起,要求政府落實空污總量管制的連署行動。


等了十五年,高屏地區空氣污染總量管制計畫的草案終於出爐,第一階段前三年將管控高屏空污總量不增加,第二階段將開始削減5%~10%的排放量,對於總量管制計畫,王敏玲期待更高,她認為總量管制起步已經晚了,如今還要再等三年才達到實質減量,而且削減的比例過低,無法盡速改善當地的空氣品質,高屏要的應該是更積極的減量管制。 

三座化石燃料發電廠,三個大型石化專區,兩百萬輛的機車,大大小小的煙囪在高雄繼續排放,要呼吸一口乾淨的空氣,高雄人還要再等等 

公視 我們的島【呼吸在高雄】
06/15() 2200首播
06/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楠梓區
  • 高雄市
  • 小港區
  • 高雄市
  • 左營區
  • 南投縣
  • 埔里鎮
關鍵字: 
重工業, 石化業, 大林蒲, 煉油廠, 火力發電, 懸浮微粒, 空汙, 王敏玲, 地球公民基金會, 空污旗, PM2.5

高雄,是台灣石化發展的火車頭,1946年中油接收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重新整頓為高雄煉油廠,石化相關產業陸續進駐,從此高雄被重工業盤據,大大小小的煙囪成為獨特地標,也註定了空氣污染的命運。

煙燻的健康


煙燻的健康

摘要: 
PM 2.5是台灣目前最紅的一個詞彙,賣冷氣、賣吸塵器,都要提它一下,這個只有一根頭髮1/28寬度的細懸浮微粒,究竟從何而來?除了微細粒子會影響呼吸道,造成血管變窄,影響心血管功能之外,它還有什麼東西?其實PM 2.5是個籠統的說法,它到底有什麼內容物,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場爭議,雲林縣禁燒石油焦與生煤的條例看起。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爐子上的烤鴨旋轉著,在瀰漫的煙氣當中,慢慢抹上一層油亮的煙燻。現代人的生活不也像是爐子裡的烤鴨,被各種煙囪冒出來的煙塵,慢慢地煙燻

5
15,雲林縣意外通過「雲林縣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這是無黨籍與國民黨團在一讀會的時候,聯手變更議程,護送民進黨籍縣長李進勇提出的禁燒條例。事情背後,其實牽涉立委選舉的造勢,然而要求環境改善的民意受到重視,成為政治人物競相表態爭取的對象,也是一種正向發展。

雲林縣為什麼要禁用生煤及石油焦?

石油焦是煉油產物,台灣只有六輕用來發電。生煤是燃燒效率較低,成本較便宜的煙煤,雲林縣境內包括六輕所屬的四家工廠,總共有二十家工廠使用生煤,其中六輕的使用量占了95%。

石油焦和生煤燃燒後產生的東西,有造成溫室效應的二氧化碳、一氧化碳,以及因為碳燃燒產生的原生性PM 2.5PM 10等懸浮微粒,還有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經過光學反應產生的硫酸鹽、硝酸鹽,這些都會附著在PM 2.5中,還有族繁不及備載的各種重金屬。

雲林科技大學化學材料及工程材料系教授林春強表示,這些重金屬包含了多環芳香烴,可能影響兒童腦部智力發展。還有會影響腦和神經系統的汞、影響呼吸道的釩、可能產生痛痛病的鎘、影響造血功能的鉛、刺激眼睛的臭氧等等。


台灣不是只有六輕的麥寮汽電使用生煤,世界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台中火力發電廠也使用生煤。這次雲林縣的禁燒政策,也聯合了台中市、嘉義市、台南市和彰化縣簽署禁燒共識,其中以台中市最積極,已經著手規劃自治條例的擬定。

為了防止地方聯防的禁燒條例蔓延,經濟部長鄧振中首先表明禁燒條例將影響全國電價與能源安全的態度。環保署長魏國彥也表示,地方沒有權限禁止使用生煤。可以「不許可」使用,但不能「禁止」使用。

這件事牽涉到地方制度法賦予地方政府制定自治條例的精神與原意,也牽涉到能源管理法、空氣污染防制法之間的爭辯。律師出身的雲林縣長李進勇表示,要打憲法官司來對抗中央的不同意,這將是一條漫漫長路。


即將開戰的是,七月初,六輕兩張生煤使用許可證到期,環團希望縣府能公開最後階段的專家意見審查。不過李進勇表示,過程適不適合公開,還需要審慎考量。

其實麥寮的汽電共生廠,在傳統污染物,也就是懸浮微粒、硫氧化物與氮氧化物的管制上,已經受到雲林縣環保局比別的地區更嚴格的管制標準,不過環保局還是繼續下修管制數值,是為什麼呢?雲林縣環保局副局長張喬維表示,這是基於毒物累加觀念,所採取的措施。「雲林縣比較特殊,它是個石化工業區,又有一個發電廠,你把所有污染物都集中在麥寮,縣政府當然要用最嚴格的標準來管理。」

麥寮六輕這裡的污染,除了來自發電廠,還有石化作業產生的揮發性有機物VOC。雲科大林春強教授表示,六輕排出大量的VOC,經過光化學反應,產生半揮發性有機物,當半揮發性有機物附著在PM 2.5,被我們吸入之後,除了可能得到肺癌,還可能造成肝癌,甚至導致血癌。


在美國密西根偉恩州立大學攻讀博士時專精研究汞的林春強表示,毒性強的重金屬幾乎都是親油性,如果要檢測人體的重金屬影響,就要從血液來檢測,從尿液不容易檢測。不過之前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對雲林縣民做的健康檢查,礙於經費,大部分只能做尿液分析。因此林春強老師呼籲,相關單位應該提供更多經費,讓詹教授能完成縣民血液的分析。如此一來,對六輕工業區造成國民健康的影響,才能有更完整的瞭解。

公視 我們的島【煙燻的健康
06/15() 2200首播
06/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關鍵字: 
PM2.5, 懸浮微粒, 空氣污染, 空污, 地方自治條例, 六輕, 生煤, 石油焦, 火力發電, 管制標準, 林春強, 詹長權, 健康風險

PM 2.5是台灣目前最紅的一個詞彙,賣冷氣、賣吸塵器,都要提它一下,這個只有一根頭髮1/28寬度的細懸浮微粒,究竟從何而來?除了微細粒子會影響呼吸道,造成血管變窄,影響心血管功能之外,它還有什麼東西?其實PM 2.5是個籠統的說法,它到底有什麼內容物,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場爭議,雲林縣禁燒石油焦與生煤的條例看起。

呼吸在高雄


呼吸在高雄

摘要: 
早晨,高雄小港湧現一波波車潮,許多人趕著到臨海工業區上班。工業區內將近五百家工廠、二十多種產業,工廠排放外加大卡車、汽機車的廢氣,讓視線灰濛濛,呼吸起來真的不怎麼好受…

採訪 于立平 林燕如 柯金源
撰稿 于立平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 劉啟稜 陳添寶
剪輯 陳慶鍾

每天一出門,黃耀雄得先穿越一大片工業區,煙囪、油槽、電塔是沿途風景,他的家鄉大林蒲,原本是有三百年歷史的漁村聚落,因為十大建設與臨海工業區開發,逐漸被工業包圍,當地居民被迫長期和火力發電廠、煉鋼廠、煉油廠做鄰居。

與工業為鄰有許多無奈,尤其夜晚常不時聞到酸臭的刺鼻異味,就算門窗緊閉,也難睡個好覺。往北走,來到高雄楠梓地區,當地居民在仁武、大社工業區和中油煉油廠的夾擊下,也是同樣的心情。

高雄,是台灣石化發展的火車頭,1946年中油接收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重新整頓為高雄煉油廠,石化相關產業陸續進駐,從此高雄被重工業盤據,大大小小的煙囪成為獨特地標,也註定了空氣污染的命運。


每天呼吸這樣的空氣,到底對健康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從2012年開始,高雄市衛生局就委託學術單位,對左營、楠梓、仁武、大社石化工業區三公里內的居民,進行健康風險評估,經過兩年監測發現,這些區域空氣中甲醛、乙醛、苯、1,3-丁二烯等致癌物質濃度偏高,相較於對照組高雄旗山美濃居民,致癌風險高出1.8倍,比花蓮高出4.5倍。

空氣的擴散沒有界限,遠離工廠並不代表就能免除空氣污染的風險,為了讓更多人了解高雄重工業發展的代價,地球公民基金會舉辦小民遊高雄,另類的煙囪之旅,帶著民眾到石化工業區周遭,與在地居民對談,讓大家了解經濟發展下,被犧牲的高雄。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對每天呼吸的空氣很敏感,因為她的女兒,從小就被診斷有過敏性氣喘,她也曾經在辦公室的陽台,拍攝100天高雄的天空,結果發現只有23天,可以勉強看清楚前方的山頭。


從高處俯瞰,高雄市像是蓋著一層面紗,朦朦朧朧,這是因為空氣中瀰漫著大大小小的懸浮微粒,從20092011年的監測資料顯示,高屏空品區懸浮微粒年均濃度,符合空氣品質標準的比例,只有12.13%

懸浮微粒有大有小,其中細懸浮微粒PM2.5,近年特別引發關注。PM2.5粒徑在2.5微米(µm)以下的細懸浮微粒,這些細懸浮微粒只有頭髮直徑的1/28,它可以直達肺泡,引發呼吸道疾病,也可能增加罹患肺腺癌的風險。台大公衛學院的研究團隊也發現,PM2.5一旦進入血液,對人體健康將造成極大危害,甚至會誘發心血管疾病。


到底我們吸進了哪些物質研究人員透過採樣、烘乾等過程,讓PM2.5現形,在高雄市,PM2.5前三大來源,分別為鋼鐵工業、車輛揚塵和柴油車排放,其中又以工業排放的PM2.5,含有比較多有害物質。

另外汽機車、工廠所排放出的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經過陽光照射的光化學反應,也會產生懸浮微粒,再加上地形、風向、氣候因素,大量的細懸浮微粒,就會移動及累積到其他地方,因此有些地區並沒有燃煤火力發電廠,或大型工業區等污染源,PM2.5的濃度卻相當高。

像是好山好水的南投埔里,也無法抵擋PM2.5的霾害來襲,不只南投埔里,目前台灣西部所有縣市的細懸浮微粒濃度,都沒有達到空氣品質標準,尤其高屏地區是台灣唯一,懸浮微粒與臭氧兩項污染物都超過空氣品質標準的地區,甚至到了秋冬季節,高雄小港及左營等地,PM2.5的濃度,不時會飆到破表的非常高等級。

空氣看不見、摸不到,空氣品質好與壞,很多人是無感的,王敏玲到各地演講,希望大家重視我們吸進的每一口空氣,尤其成長中的孩童,受到的影響將更大。目前台灣每五個孩童,就有一位是過敏性的氣喘兒,為了減少空氣污染對孩童的毒害,王敏玲走進校園,推動升空污旗,改善空污的行動。


高雄左營文府國小,201411月開始實施空污旗行動以來,85個上學天就有64天要升起空污旗,能夠安心在戶外活動的時間不到1/4,空氣污染的窘境難道無法可管?環境法律學者批評,現有的空氣污染防制法,應該要徹底檢討與修法。

要解決空氣污染的問題,還是必須從源頭管制,如果排放不減量,高雄的天空很難看得見藍天,1999年修訂的空氣污染防制法,也賦予空污總量管制的法源依據,但是卻明訂須會同經濟部才能公告實施,這也導致多年來排放量怎麼都減不了,於是王敏玲發起,要求政府落實空污總量管制的連署行動。


等了十五年,高屏地區空氣污染總量管制計畫的草案終於出爐,第一階段前三年將管控高屏空污總量不增加,第二階段將開始削減5%~10%的排放量,對於總量管制計畫,王敏玲期待更高,她認為總量管制起步已經晚了,如今還要再等三年才達到實質減量,而且削減的比例過低,無法盡速改善當地的空氣品質,高屏要的應該是更積極的減量管制。 

三座化石燃料發電廠,三個大型石化專區,兩百萬輛的機車,大大小小的煙囪在高雄繼續排放,要呼吸一口乾淨的空氣,高雄人還要再等等 

公視 我們的島【呼吸在高雄】
04/20() 2200首播
04/2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高雄市
  • 楠梓區
  • 南投縣
  • 埔里鎮
  • 高雄市
  • 小港區
  • 高雄市
  • 左營區
關鍵字: 
重工業, 石化業, 大林蒲, 煉油廠, 火力發電, 懸浮微粒, 空汙, 王敏玲, 地球公民基金會, 空污旗, PM2.5

早晨,高雄小港湧現一波波車潮,許多人趕著到臨海工業區上班。工業區內將近五百家工廠、二十多種產業,工廠排放外加大卡車、汽機車的廢氣,讓視線灰濛濛,呼吸起來真的不怎麼好受

中國垃圾 台灣買單

中國垃圾 台灣買單

摘要: 
每年十到三月,來自中國的垃圾,隨著季風及洋流海漂到金門,寶特瓶、保麗龍、易開罐、漁網、塑膠袋…平均垃圾量有五百公噸。金門縣府斥資四百萬購置全台第一部沙灘自走車來清垃圾,國家公園每年投入五百萬的淨灘費,但垃圾今天清完,明天又漂來,清理工作無止盡。清潔人員苦笑說,過去中共四十七萬顆砲彈沒有打垮金門,如今卻被中國保麗龍打倒。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因為與中國為鄰,對岸任何一條河川的垃圾,出海後會隨著沿岸五公里的潮流,  漂流至金門馬祖。金門縣環保局科長黃杏玲拿出一份統計資料說明,金門地區受海漂垃圾危害,民國九十三年總計清理出上千噸的海漂垃圾。雖然縣府持續向環保署、陸委會、中國單位反映,但20132014年處理的海漂垃圾量。仍超過四百公噸,這些只是淨灘活動的成果,還不包括人煙罕至的金門海岸地帶。


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盧淑妃說,整個海漂垃圾處理,除了岸邊、崖邊,重量輕的還會被風吹到樹林裡面。地形高低起伏加上每天漲退潮,垃圾撿拾的困難度很大。2014年,金門國家公園爭取到九百萬預算,淨灘招標卻一路碰壁,沒有廠商願意承包,因為工作辛苦,歷經八次流標才順利發包。

根據過往經驗,每年平均五百公噸的海漂垃圾,能資源回收的頂多只有7%,樹枝及木材進行掩埋,其餘九成多的一般垃圾,因為金門沒有焚化爐,只好暫時堆置,等待送回台灣。

海漂垃圾因為清除繁瑣,耗時耗工,金門環保局向國外採購了兩輛自走式沙灘車,花費超過八百萬。有自走沙灘車加入,海堤上的塑膠袋、鋁箔包、廢棄建材、漁網可一掃而空,不過要是遇到保麗龍,依舊沒轍。


金門環保局約僱人員莊宗文指出,中國箱型養殖棄置的保麗龍,吸收了海水,沾有海藻及沙粒,漂到金門,熱熔前必須用人工清洗裁切;熱熔後雖然體積縮小,卻因雜質太多,結晶偏黑品質不佳,難以二次利用,而且保麗龍一年四季不斷漂上岸,數量太多,只能堆置在廢棄軍營等待處理,日積月累成為一座保麗龍山丘。

金門海域環境由國家公園與縣政府共同維護,過去十年,兩單位花在買沙灘車、清理海漂物的經費,超過五千萬,費用由台灣全民買單。但垃圾今天清完明天又漂來,你丟我撿,海漂清理工作無止盡進行,費用持續追加,有如燒錢的無底洞。


每年一月,隨著東北季風轉強,氣溫下降,來自西伯利亞的「鸕鶿」也飛抵金門渡冬。數以萬計的鸕鶿,讓金門成為賞鳥聖地,許多人往往忽略了,東北季風還為金門帶來了另一項北方特產「中國霾害」。

金門民生路旁有家彩券行,若是當天空氣不良,牆上的LED廣告看板就會秀出「空氣差 、污染指標不良」等字樣,提醒鄉親出門記得戴口罩。彩券行老闆李有忠每天連線環保署的空氣品質監測網,發現金門光是2015年一月,就有十八天處於細懸浮微粒(PM2.5)過高等級,其中有十三天,甚至達到「非常高」、「紫爆」的危險警戒區。 


PM2.5是空氣中細懸浮微粒指標,這些細懸浮微粒長程傳輸的污染威力,不容小覷。從路徑圖來看,每年冬季,蒙古的沙塵暴先吹向華北華中重工業污染區,再隨著東北季風南下,從上海撲向台灣,甚至香港。 

廣域的空氣污染,因為看不見、摸不著,沒有立即致命危害,民眾不懂得害怕,農民在白茫茫一片的日子裡,照例下田勞作。沒有人警告老農,這樣的跨國污染會引發呼吸道疾病,若有金屬成分降到土裡,更會對農產及地下水造成影響。 


金門發展長久以來因為涉及兩岸問題,海漂垃圾、空氣污染、越界捕魚、抽採砂石等問題,始終未能得到解決。金門大學國際暨大陸事務學系邱垂正助理教授認為,只能透過兩岸協商,簽署環保合作協議,協助對岸解決污染問題,「共謀互利」,金門這座海上公園才有清淨的一天。

問題是,中國有這個意願嗎?


公視 我們的島【中國垃圾 台灣買單
03/16() 2200首播
03/2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海漂垃圾, 跨境污染, 金管處, 懸浮微粒, PM2.5, 空汙, 空污, 霾害, 淨灘

每年十到三月,來自中國的垃圾,隨著季風及洋流海漂到金門,寶特瓶、保麗龍、易開罐、漁網、塑膠袋平均垃圾量有五百公噸。金門縣府斥資四百萬購置全台第一部沙灘自走車來清垃圾,國家公園每年投入五百萬的淨灘費,但垃圾今天清完,明天又漂來,清理工作無止盡。清潔人員苦笑說,過去中共四十七萬顆砲彈沒有打垮金門,如今卻被中國保麗龍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