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藥房

大埔風暴


大埔風暴

摘要: 
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四戶,以為房屋倒下,爭議也將解除。卻沒想到,房屋倒下那一刻,引發民眾怒火,人民反徵收、護家園的抗爭行動,走向一個時代的高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四戶,以為房屋倒下,爭議也將解除。卻沒想到,房屋倒下那一刻,引發民眾怒火,人民反徵收、護家園的抗爭行動,走向一個時代的高峰…

2013718,在600名警力和多輛怪手行動下,打穿牆壁、推倒房屋,家園一一倒下,大埔四戶躲不過徵收拆除的命運。晚間,彭秀春回到家,看著拆毀消失的家園,呢喃著「家不見了」,心傷的昏了過去。

進行強拆的苗栗縣長劉政鴻,以天賜良機,形容拆除行動的順利,並宣稱對拆除大埔四戶,必須實現霸道治縣的精神。縣長的言語,引發更多眾怒,也讓台灣農村陣線與各地民眾,展開一連串的抗爭行動。

719晚間,農陣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抗爭,農陣蔡培慧指控,馬英九總統一心進行黨主席選舉,卻不管黨員劉政鴻的強拆作為,才會造成毀人家園的憾事,氣憤的青年丟出雞蛋,表達心中不滿。農陣表示,大埔強拆事件,已經引爆全民怒火,抗爭將會遍地開花,如影隨形,直到政府出面道歉。 

縣府的突襲強拆,讓彭秀春一家來不及因應,許多家庭生活物件,在強拆後,被隨意傾倒在廢墟裡,讓彭秀春十分傷心。一群青年朋友主動到大埔,在磚石瓦礫裡,翻找彭秀春家的東西。他們找到彭秀春的家庭相本,在充滿污漬的照片裡,找回了心中珍貴的東西,彭秀春心喜的掉下淚。

723,農陣與各地反徵收自救會重返凱道,展示彭秀春家從廢墟裡找回的衣物、用品,控訴政府的暴力徵收行為。農陣宣告,將給政府一個月時間,道歉、復建與修法,否則818日將號召人民,展開「今日拆大埔、明日拆政府」的大規模抗爭。

凱道抗爭後,群眾得知總統與院長將前往新成立的衛福部,進行掛牌剪綵儀式,於是前往抗議。為了進行維安工作,警方派出大批人員封鎖道路,進行攔阻,面對四面八方而來的群眾,不斷發生推擠衝突。馬英九總統要離開時,警方更展開驅離動作,將圍坐在衛福部大門的青年,強勢抬離。在馬路旁的徐世榮教授,氣憤政府強拆大埔,也高呼「今日拆大埔、明日拆政府」的口號,遭到警方壓制,粗暴拖離。

警方在排除狀況後,不願讓徐世榮教授離去,堅持以公共危險罪送辦,引來現場青年學生的抗議。徐世榮等人在警方偵訊移送後,地檢署全都裁定不起訴請回。認為警方執法過當、違法逮捕,農陣召開記者會,決定控告警方和國安單位。 

大埔風暴越演越烈,關心社會的藝文界人士,導演戴立忍、作家小野等人,決定挺身聲援大埔抗爭。,讓這個充滿悲情的地方,有了關心的溫暖,也讓社會更關注強拆大埔的議題。 

當街頭抗爭不斷,社會憤怒不已,苗栗縣政府卻再度派出怪手,想來黃福記家拆開農田,作為道路用地。許多青年聽到消息,不忍老農的田地再被毀壞,天未亮,騎車、搭車從四方趕來,要捍衛農民保有家園的權力。 

長期以來,苗栗縣發生許多土地徵收案,引發全國關注,不過苗栗人相對冷淡。林一方與陳為廷兩位中青代人士,於是成立守護組織,到各地開講,希望喚醒苗栗人挺身護家園。816日晚間,苗栗在地守護團體,在縣政府前舉辦抗爭音樂會,希望凝聚苗栗人的力量。

歷經一個月的等待,在政府對農陣三訴求全無回應下,民眾重新聚集凱道,高呼「今日拆大埔、明日拆政府」。大埔強拆風暴,不只是四戶的悲情,更是政府對人民居住權的不當侵犯,突顯國土規劃失當的問題。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張藥房, 彭秀春, 張木村, 自救會, 徐世榮, 工業區, 農陣, 臺灣農村陣線, 劉政鴻

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四戶,以為房屋倒下,爭議也將解除。卻沒想到,房屋倒下那一刻,引發民眾怒火,人民反徵收、護家園的抗爭行動,走向一個時代的高峰…

718大埔拆屋記


718
大埔拆屋記

摘要: 
社會吶喊大埔四戶原地保留,苗栗縣政府仍然堅持強行拆除。7月18日,拆除行動展開,抗爭中心的張家藥房倒下,卻也掀開更強烈的抗爭行動…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陳慶鍾
剪輯 陳志昌


苗栗竹南大埔四戶,在縣長劉政鴻的宣示下,面臨被拆危機。75自行拆除期限過後,民眾發起守護大埔行動。

718,台灣農村陣線與各地反徵收自救會,前往凱道抗議,希望搶救大埔四戶。同時間在立法院,苗栗縣支持拆除的二十多位民代,也帶著縣民北上,召開支持拆除的說明會,表達拆除決心。

守護團體在凱道現場,接獲苗栗警方已經開始佈署的消息,情況危急。面對強拆在即,氣憤的青年,帶著大型海報,靜坐在總統府前,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指控中央縱容地方,才會讓縣長堅持強拆。

抗爭青年靜坐總統府前,堅持不願離開,要求政府出面解決。警方於是展開驅離行動。

另一邊,在苗栗竹南的大埔里,警方早上9點搭著遊覽車前來,迅速封鎖道路,驅離守護大埔張家的人群後,快速清空屋內物品。趁著人都不在,怪手立即動工拆屋,上午11點,張家房屋轟然倒下。守護青年看著美好家園,瞬間成為廢墟,心裡悲傷不已,在現場嘶喊抗議。

同時,公益路上柯成福的家園,在怪手不斷敲擊下,水泥破碎,房屋塌陷,柯家拆除倒下。另一戶黃福記家園,在重重警力壓制下,阻擋黃家人出門抗爭,怪手迅速拆掉圍牆、大門,黃家人氣得大罵「政府欺負人!」。不到四小時,三戶拆除殆盡,只剩下朱樹一家。

晚間,彭秀春結束北上抗爭,回到大埔,眼見三十年老家就這樣消失不見,不禁悲從中來,傷心的昏倒在地。為了拆除大埔四戶,苗栗縣府動員600多名警力,全面封鎖道路。

大埔強拆引發社會憤怒,台灣農村陣線認為政府應該道歉,還給大埔四戶一個公道,並且從制度上修法,避免憾事再度發生。一場大埔抗爭,正醞釀人民守護家園的強烈信念。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土地徵收, 自救會, 區段徵收, 農陣, 彭秀春, 張藥房, 公民運動

大埔強拆一周年了!2013718號,苗栗縣政府在反對民眾北上之際,以『天賜良機』為名,強拆公義路上的張藥房,屋主張森文最後抑鬱而終。一年過後,當初反對的大埔四戶,留下家園,風波看似平息,然而牆上的淚痕未乾、心願未了。回顧當年報導: 

大埔四戶救家園~風暴再起


大埔四戶救家園
~風暴再起

摘要: 
在守護大埔的呼聲中,青年翻越政院圍牆,要求政府出面解決。苗栗縣政府宣示, 要拆大埔四戶,徵收爭議,風暴再起…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20106月,苗栗縣政府為了要徵收農地,連夜派怪手剷開農地,毀壞即將收割的稻米,剷田徵收的景象,震驚社會,讓苗栗大埔反徵收運動,成為全國焦點,並受到國際關注。在輿論高度撻伐下,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邀集了苗栗縣長劉政鴻等官員,以及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展開協商,作出「原屋保留、農地集中」的宣示,解決大埔徵收引發的風暴。

三年後,政府宣稱大埔事件圓滿落幕,但是進入特定區內可以看見,產業區和住商區,已經開發道路、完成整地。農業區內,卻堆著工程廢土,灌溉水路尚未完成,農民已經三年無法耕作。而在大埔自救會中,其實只有十九戶「原屋保留、農地集中」,還有張森文、朱樹、柯成福、黃福記這四戶居民,始終無法獲得保留,他們不斷奔走抗爭,並且進行行政訴訟。

20136月,苗栗縣發出公文,要求這四戶居民,在75日前自行拆除,否則將由縣府強制拆除。縣府想強拆的舉動,引發居民不滿,前往行政院抗議,要求中央政府信守承諾,不能放任地方政府強拆民屋。

2007年,苗栗縣政府為了滿足群創等科技大廠的土地需求,提出「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周圍特定區計畫」,規劃20多公頃的產業區,提供科技大廠擴建,卻擴大徵收了120多公頃的土地,要給建商開發住宅與商業區,讓整個開發案的「公共利益」,備受置疑。

面對大埔徵收風暴再起,行政院表示,在「原屋保留、農地集中」的原則下,還要符合安全性等四條件,判定大埔四戶是例外。但是抗爭團體拿出文件,表示當初並無「四條件說」,他們認為當年的協商方向,就是全數原屋保留。

行政院不願出面接決大埔爭議,抗爭群眾夜宿行政院門口,夜間開講說明大埔爭議始末。翻開歷史記錄,20108月行政院裁示「原屋保留、農地集中」後,苗栗縣都委會在12月第226次會議,同意讓朱樹、黃福記所有的建物及基地保留,同時彭秀春的家園也以「特殊截角」方式,「酌予採納」進行保留。201112月,營建署都委會召開746次會議,也進一步確認保留。但是全案卻在20125月,營建署都委會召開的755次會議中,部分居民以交通安全為由,反對保留彭秀春、朱樹家的特殊截角,苗栗縣政府也以保持園區方正,反對黃福記家園保留,讓全案面臨大翻盤。

夜宿行政院二晚,始終未獲回應,還遭到驅離,大埔居民張森文因此送醫,隔日抗爭群眾重新聚集,決定翻牆進入行政院,要求院長江宜樺出面解決。從希望到失落,彭秀春多年來為保留家園奔走,同時也參與各地的徵收抗爭,身心飽受煎熬,她不懂,為何人民想要保住家園,是如此困難。

遲遲未解決的大埔四戶,每家徵收拆除的理由都不同,有人是因為園區基地需要方正完整,有人則是因為交通安全被要求拆除,苗栗縣政府在一場記者會中,說明大埔四戶的拆除理由。

來到大埔現場,位於特定區旁的黃福記家,二位老人家準備著繩子,向關心的民眾說明拆除範圍。他們氣憤的表示,只是因為園區土地需要方正,方便銷售蓋房屋,就要斜切拆除黃家院子,讓他家沒有進出的大門,實在很難讓人接受。

公義路上的柯成福家,因為土地共同持分,擁有一半土地的親戚接受徵收,領了徵收費,他不想接受徵收,政府卻不同意。朱樹家位於公義路接仁愛路轉角,在道路拓寬後,房角將突出道路約80公分,政府以突出道路、妨礙視線為由,要拆掉他家一根柱子,讓他相當無奈。

張森文家在公義路與仁愛路交叉路口上,面積大約六坪,政府以轉彎危險為由,要強制拆除,但是張家強調,房屋在這邊30多年,根本沒有交通事故,沒有道理拆屋。彭秀春說明,她家原本20多坪,二度配合道路拓寬徵收後,只剩六坪,現今卻被嫌礙路。

房屋拆掉柱子,就倒了!六坪空間拆除,家園就沒了!大埔四戶面臨徵收強拆的危機。75日,是苗栗縣政府要求居民自行拆除的最後期限,各地反徵收自救會和關心大埔的居民,紛紛前往大埔,展開守護行動。張森文上台泣不成聲,鞠躬感謝大家的關心,反對政府粗暴徵收。

許多年輕人自願前來,因為得知大埔徵收風暴再起,都想盡一份力,守住人民安居生活的權利。他們在大埔四戶的門上、牆上,畫下塗鴨,表達內心的憤怒。

許多青年集中在張森文家門外,準備長期抗爭,阻擋拆除,部分民眾主動送來食物和物資,表達支持。政府強拆,人民守護,讓大埔反徵收運動再掀風暴,不只為了保護這四戶家園,更是為了堅守人民安居的價值。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原屋保留, 張藥房, 彭秀春, 張森文, 自救會, 農村陣線, 開路爭議, 特定區, 大埔毀田, 劉政鴻

在守護大埔的呼聲中,青年翻越政院圍牆,要求政府出面解決。苗栗縣政府宣示, 要拆大埔四戶,徵收爭議,風暴再起…

大埔農地受難記


大埔農地受難記

摘要: 
6月9日,怪手開進稻田,已經抽穗的稻子,眼看就要收成,苗栗縣政府為開發竹南特定區,把周圍150幾公頃的土地納入,規劃住、商、工業等用途,過程中居民一再抗議,內政部營建署都委會還是通過。大埔農民,只能北上總統府、監察院、行政院到處陳情,土地沒了,家園也岌岌可危,農民泣訴,土地徵收制度是滅農條款!

 

採訪 陳佳珣 林靜梅 李婕綾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羅盛達 邱福財 徐啟峰
剪輯 張光宗

201069,大埔農民永遠忘不了這一天...


凌晨,數百名警力封鎖道路,連立委也進不去,重重警力包圍下,再一個多月就能收成的稻子,硬生生被剷除,農民抵抗,卻遭到強勢警力壓制。苗栗縣竹南鎮大埔里居民朱桂花說,幾百個警察圍著稻田,怪手進去剷田,她的女兒被壓在地上,她則哭到昏倒,「劉政鴻很可惡,稻子快要可以割了,竟然這樣挖掉。」居民何良雄說:「政府像土匪一樣,我靠田吃飯,20幾個人靠田吃飯。」

風暴過後,大埔徵收區仍然管制,必須居民親自來帶才進得了。走進這片廣大的農業區,看不到什麼農作物。不遠處就是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苗栗縣政府把周圍150幾公頃的土地,辦理「擴大竹南基地特定區」案,以區段徵收的方式進行,作為工、商、住等多功能用途。

苗栗縣政府完成土地徵收程序之前,大埔居民曾經多次北上陳情抗議,但毫無結果,隨著苗栗縣政府的土地徵收程序不斷往下走,大埔自救會的成員也越來越少,從100多位到現在只剩下30個。大埔居民手上的所有權狀變成廢紙,苗栗縣政府只要完成徵收程序,把補償金提存到農民戶頭,就逕自把土地所有權過戶到苗栗縣名下。

對於整地風波,苗栗縣政府表示,是依法行政。苗栗縣長認為,已經完成徵收程序,並且在69日動工,這個開發案將帶動5000億的產值,促進苗栗工商發展。大埔居民則不解,「為什麼損失的都是人民,你的5000億產值很重要,我們的生存權也很重要,不是犧牲我們,來保障你的五千億。」

苗栗縣政府表示,高達92%的地主同意被徵收。居民反擊,苗栗縣政府號稱92%同意,是因為他們只給兩個選擇,不是繳權狀、就是領補償金,繳權狀的人是因為補償金不合理,只好乖乖的把所有權狀繳出去,而且反對徵收的土地,其實佔了總面積的一半。

當初苗栗縣長劉政鴻在營建署都委會承諾,會「從優從寬」的補償地主。但是當都委會通過了這個擴大都市計畫案,苗栗縣政府卻只給大埔居民兩個選擇,第一條路是領取補償金,土地按照公告現值來徵收。居民表示,現在農地市價三萬五,縣政府用公告地價一萬三徵收,完全沒有加成,之前竹南科學園區群創公司的廠區,還是以公告地價加七成來徵收的。


縣政府給的第二條路,是領「抵價地」,一般的說法是參加配地,各縣市政府進行區段徵收,發還給地主的比例通常是40%,苗栗縣政府多了1%,到41%,如果農地經過土地重劃是46%,但農民實際上能領回的土地,是原有土地41%46%嗎?居民問了縣政府、問了承包的顧問公司,到底能領回多少土地?地點又在哪裡?都沒有具體答案。

居民表示,未來地價一坪47,000多,去年,劉政鴻縣長在縣議會回答議員質詢,說一坪5萬,如果以5萬計算,100坪剩下20坪,落差相當大,而且這都還不是定案,未來搞不好一坪5萬、6萬、7萬,居民能領回的土地就越少。

大埔毀田事件引起關注,各界紛紛來聲援。619日,自救會會長的家門口,學界、社運界甚至許多同病相憐的農民,苗栗灣寶、新竹縣二重埔、新竹竹北的璞玉計畫和彰化二林的相思寮,都和大埔農民一樣,面對農地被強制徵收的命運。

前來聲援的律師詹順貴表示,強制執行法中,政府應該選擇對人民侵害最小的方式進行,劉政鴻有沒有理由不能等一個多月,讓這些稻穀收成。

大埔農民現在只能請司法主持公道,義務協助居民打官司的詹順貴律師,和大埔居民來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撤銷營建署都委會的決議。詹順貴表示,行政程序的要件,要具體明確,從多優?從多寬?如何界定?

623,總統府外,大埔居民高呼口號。自救會表示,在徵收過程中,他們已經陳情、陳情、再陳情,但是在行政院、內政部、到苗栗縣政府,都沒有得到合理的回應,懇求馬總統可憐農民。


土地徵收條例第一條開宗明義寫著,為實施土地徵收、促進土地利用、增進公共利益、保障私人財產而制定。第三條也寫到,國家因為公益,得徵收私人土地,包括國防、交通、水利、衛生環保、教育文化、福利事業和國營事業。關鍵是法條的第十項「其他依法得徵收土地之事業」,給了政府詮釋「公益」的權力。

台北大學不動產系副教授廖本全表示,土地徵收條例對於公共利益與必要性,以及公共利益,由誰定義,規範非常模糊,所以土地徵收條例變成所有開發業者、擁有權勢者,包括政治力量的地方政府、企業力量的財團,一個很好的工具,當初立法意旨蕩然無存,若不修法,大埔的悲劇一定會持續上演。

像大埔這樣擴大都市計畫劃定為特定區的案子,啟動權在地方政府,計畫案必須經過地方政府所召集的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通過後,再由中央的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副教授廖本全表示,這根本是球員兼裁判,苗栗縣的都市計畫委員會,由苗栗縣長聘任,當然找自己熟悉的專業委員,在地方政府主導下,不可能不通過。再者,中央營建署的都市計畫委員會,對於都市計畫擴大或是擬定特定區案,只是針對各案內容審查,當台灣人口呈現負成長,還需要不斷擴大都市計畫範圍嗎?這是必須被徹底反省檢討。

才一個禮拜的時間,大埔農民又再度北上陳情,行政院派出代表接受居民的陳情書。居民問道,「我們到底犯了什麼罪?我們種田有什麼罪?要被你們這樣對待,把我們的家弄成這樣。」這兩、三年來,大埔農民來到行政院和總統府好幾次了,最近一次陳情,總統府答應一個禮拜回應,期限還沒到,農地就被徹底整地,走這條陳情抗爭之路,不管有沒有用,卻是他們唯一能走的路。 

台灣的土地面積是日本的十分之一,土地徵收案件卻是日本的十倍,土地徵收之浮濫由此可見。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表示,過去強調國家主義,在民國40年代,施行土地改革,徵收很多民地,政府習以為常,但那是威權時代,民國76年台灣解除戒嚴、政治走向民主,不應該停留在國家主義至上的時代,應考量民間社會需求,土地徵收制度需與時俱進。


現在,大埔徵收區的農地已經面目全非,怪手、推土機、大卡車,在土地上持續作業,100多年來,大埔農民不斷進行土地改良,甚至集資興建大埔水庫、引水灌溉,才能讓這片俗稱看天田的旱田變成水田,農民滿心的憤恨只能化為文字,插在唯一一片還沒被圍起來的馬路旁農地上,讓來來往往的人看見,但幾天後,也被圍了起來。

土地是農民安身立命的所在,田毀了,房子也岌岌可危,大埔反徵收的農民,是現行土地徵收制度下的受害者,他們不是唯一,但希望是最後。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怪手, 科學園區, 徵收, 都市計畫, 土徵法, 圈地滅農, 土徵條例, 大埔毀田, 配地領回, 大埔四戶, 張藥房

6月9日,怪手開進稻田,已經抽穗的稻子,眼看就要收成,苗栗縣政府為開發竹南特定區,把周圍150幾公頃的土地納入,規劃住、商、工業等用途,過程中居民一再抗議,內政部營建署都委會還是通過。大埔農民,只能北上總統府、監察院、行政院到處陳情,土地沒了,家園也岌岌可危,農民泣訴,土地徵收制度是滅農條款!

科技產業搶我家


科技產業搶我家

摘要: 
和科學園區做鄰居,幸或不幸?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位在苗栗縣,住在旁邊的大埔里居民,面臨家園要被拆除的危機,因為苗栗縣政府已經通過「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把原本只有科學園區的特定區,擴大154公頃納入特定區,以區段徵收的方式進行,進行整體規劃後,再發回一部分土地給地主,但民眾質疑,苗栗縣政府圖利財團,因為群創要土地,才讓他們無家可歸…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產創條例鬧的沸沸揚揚,來自苗栗縣後龍和竹南的農民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批評政府眷顧企業,卻欺壓弱勢農民。農民問政府,這些高科技產業搶走農民的土地,農民要住哪裡?農民的工作在哪裡?農民的農田在哪裡?

農村生活恬靜安詳,八十幾歲的阿婆身體還很硬朗,在菜園裡種菜、養雞養家,平靜的生活因為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而起波瀾。苗栗縣政府辦理擴大都市計畫,擬定「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竹南基地原本就是特定區,現在要擴大範圍,把旁邊154公頃的土地也納入,規劃作為工、商、住等多功能用途,期望藉由企業進駐、吸引人口流入進而帶動地方發展,從非都市土地的農地變成都市土地的建地,卻不是人人歡喜,農民馬上面臨未來日子怎麼過。

春耕期間,這附近的農地卻大多都荒蕪了,因為政府要進行區段徵收,許多農民都沒有辦法再耕作,但其中幾塊田已經插秧,在田裡補插秧苗的農民何先生表示,一家人二十幾個人要吃飯,沒有種田不行啊!

走在農地間,可以看到怪手在整地,未來這裡將會有工業區、商業區、住宅區、公園綠地和學校,以及道路、電力等公共設施用地。辦理擴大都市計畫必須依照土地徵收條例用區段徵收的方式來進行,開發經費由苗栗縣政府負擔,地主可以選擇領取土地徵收費用,或是參與配地,可以領回一定比例的土地,這裡農地的公告現值一坪是一萬三左右,苗栗縣政府卻沒有加成補償,讓農民相當氣憤。

農民邱先生表示,縣政府用公告地價沒有加成補償,一年多了還是如此,現在市價一坪是三萬五,照市價就給他徵收。農民何先生表示,徵收後剩下一點點地,他們怎麼生活!

一大塊農地縮水了換到建地,是好?還是壞?土地增值的預期利益,對照原本農地耕作的收入與生活方式和環境,其中的利弊得失,農民如何看待?農民邱先生表示,政府就是要照市價徵收,不然他種田是種田生活還過得去,徵收後,農健保沒了,老農津貼也沒有了。農民何先生則擔心,他這麼老了,到哪裡找工作,以後生活怎麼辦。

除了土地之外,居民的房子也要被拆掉,在營建署都委會的679次會議紀錄中,群創公司向苗栗縣政府提出投資意向書,未來有新建或擴廠計畫,就會優先使用這裡的土地,但需要更大面積,於是縣府把園區事業專用區,從總面積23公頃擴大到將近28公頃,土地配置也做了調整,把原本兩塊園區用地擴大,同時把一塊園區用地,部份變成住宅區。

這個計畫在傅學鵬擔任苗栗縣長時,就曾經聽過,當初陳阿伯參加說明會所得到的訊息是不會拆房子,配回來的土地也可以就近配在住家旁,也就是原地原配,但現在卻是截然不同的方式,讓他們無法接受。陳女士的大伯就住在隔壁,新家剛蓋好,入厝宴客完,半個月後就收到拆遷通知單,陳女士表示,蓋個家要要費多少心力,縣政府來估價,幾百萬就要拆房子給他,誰能接受。她問縣政府地政科,他們竟然說,誰叫你房子蓋在那裡。她很生氣的說,「苗栗縣政府不負責任,既然核發建照和使用執照,為什麼馬上就要拆房子?」 

除了農地間的住家,這個區域涵蓋範圍廣大,也包含聚落聚集的市區。公義路是這裡的主要道路,萬聖宮就位在苗栗縣政府的細部計畫裡,這座廟也要拆掉,但在廟後面的社區活動中心不用拆,再左邊一點,緊鄰大馬路的鐵皮屋,要被拆除作為綠地;然而,緊連鐵皮屋旁邊的水泥樓房卻又不用拆。居民向縣府陳情,縣府人員卻告訴她,如果當初蓋水泥就可能不拆,鄭小姐表示,當初就是沒錢才蓋鐵皮屋。這裡的地段好,屬於店面,平常就出租賺租金,若被拆掉屋主的損失真的很大。鄭小姐問為什麼不能和旁邊水泥樓房一樣保留,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房子的使用空間狹小,她感到非常無奈,問縣府使用範圍狹小怎麼定義,縣府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沿著這條大馬路還有一位受災戶,在兩條馬路的交會點,又是公車站牌的所在地是開藥局的黃金店面,在經過兩次道路拓寬後,藥局的空間只省下五、六坪,一樓當店面,居住的空間就只能往上發展。二十幾年前,屋主夫婦倆尋尋覓覓,花了一百多萬買了這間店面,但現在, 苗栗縣政府因為交通需求要把房子被拆掉,一家人的生計怎麼辦。屋主彭女士表示,縣政府補償個二十幾萬,一家人以後要怎麼生活。

同樣也在公義路旁,利用自家旁的空地經營洗車保養廠,黃先生夫妻兩人一個月賺個四 五萬塊,要養三個孩子已經很辛苦,原本希望竹南園區讓洗車廠的生意更好,想不到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他的房子也要拆掉。從屋頂俯看這裡有十幾戶民宅,街上的房子屬於密集區不必拆,這十幾戶住家卻要拆,密集區是怎麼界定?民眾提出質疑。

隨著時間流逝,有些人仍然堅持不繳土地所有權狀,區段徵收的作業持續進行,而苗栗縣政府已經自行把土地所有權過戶到苗栗縣政府名下,沒有通知地主。居民表示,在說明會上,一問三不知,怎麼相信把所有權交給縣政府。而已經繳土地所有權狀的人也是相當無奈,李女士表示,不繳縣政府會把錢配在銀行裡,跟市價差太多了!於是選擇配地,真的無可奈何。而親手拆房子的蕭女士心裡更是掙扎,因為自己拆屋還可以領到獎勵金,若是被政府強制拆除就沒有這筆錢,這裡本來就是建地,換回來的一樣是建地,而能拿回多少土地,民眾也不清楚。有人說配回41%,也有人說配回20%多一點,到底能拿回多少地,居民霧煞煞。 

而拿回來的地會在哪裡?在科學園區的高壓電塔左邊是墳墓,附近還有污水處理廠,原本是園區事業用地,後來變成住宅區,居民氣憤的表示,良田萬一換到墓地,誰願意!且這裡有汙水處理廠、高壓電,四周還有工廠,非常不合理,這裡根本不能住人。另外,在變電所周邊原本是農地,未來規劃為住宅區,民眾批評,這個地分配給民眾當住宅區太不應該了。

在營建署都委會689次會議紀錄裡,苗栗縣長有承諾,如果民眾有意見,會以Q&A的方式繼續溝通。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認為,苗栗縣政府應該要開說明會,把區段徵收的原則、內容,到最末端土地交換分合以及權利關係,都該清楚的讓居民知道。

審查這個擴大都市計畫案的都委會委員張金鶚表示,當初因為苗栗縣長劉政鴻在都委會中拍胸脯保證,會從優從寬的補償,如果經費不足,會向特定企業募款補足,才會通過。今天這樣的結果,他也不太滿意,張金鶚認為,這是個政治承諾,政治人物不應該輕易表達,一旦說了,就要付諸行動。

居民批評,當初營建署都委會因為劉縣長這席話而通過,但都沒做到,都委會要負相當的責任,營建署要站出來監督,重新審查劉縣長所講的「從優從寬」有沒有做到。

「從優從寬」的承諾,在都委會也曾經討論過,都委會委員張金鶚表示,都委會所審查的是擴大都市計畫的合理性與正當性,有關補償部分,居民可以向苗栗縣政府或中央的土地徵收單位來申訴。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發展學系廖本全認為,既然苗栗縣政府沒有實踐承諾,營建署應該找苗栗縣政府找到中央政府跟居民開會,不這麼做,都委會通過這案子的合理性、合法性會受到動搖,受到質疑。

從竹南基地的擴大都市計劃案有必要進一步討論,以科學園區為主體來擴大都市計畫是否適合,把更多的人口引進科學園區週邊,學者有很大的疑慮。廖本全表示,未來住在園區周圍的居民會面對到汙染問題,進而延伸到健康衝擊,所有在環保署環評委員會審查科學園區開發案中所提出的疑慮,這些居民都要面對,都委會的委員如果想清楚的話,這個案子會被否決。

而在進行擴大都市計畫之前,有一個更重要的前提必須討論就是水資源。廖本全表示,苗栗縣最近幾年積極發展工業,包括科技產業,苗栗的水資源也出現問題,當我們考量這個擴大都市計畫案,必須討論當地水資源缺乏,以及擴大都市計畫後,扣除園區用水,新引進人口的用水從哪裡來,會不會有問題?如果都委會的委員討論清楚,這案子也會被否決。

現行的都市計畫制度主導權在地方政府,但內政部應該更審慎把關,從更高層次的國土計畫來評估,各個地方政府所提來的都市計畫案。

大埔地區的居民忐忑的過日子,這個案子攸關他們的生存權、財產權和工作權,但令人遺憾的是,苗栗縣政府表示,沒有時間接受採訪,很多疑慮無法釐清。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後龍鎮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都市計畫, 土地徵收, 土徵條例, 水資源, 大埔農地, 張藥房, 圈地, 科技園區, 彭秀春

和科學園區做鄰居,幸或不幸?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位在苗栗縣,住在旁邊的大埔里居民,面臨家園要被拆除的危機,因為苗栗縣政府已經通過「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把原本只有科學園區的特定區,擴大154公頃納入特定區,以區段徵收的方式進行,進行整體規劃後,再發回一部分土地給地主,但民眾質疑,苗栗縣政府圖利財團,因為群創要土地,才讓他們無家可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