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水處理

不要雞豬當鄰居

不要雞豬當鄰居

摘要: 
下午三點多,黑水溝開始流動了。畜牧場廢水從放流口排出後,流入田間水圳,一路通往大排,流經村莊,這裡是雲林縣大埤鄉的豐田村,只要一講到以前乾淨有魚蝦的水圳,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村民無不憤慨。

採訪/撰稿 林靜梅

攝影 許中熹 王威雄

剪輯 許中熹

鏡頭下捕捉到的廢水畫面,只有水、沒有懸浮固體,不過當四面八方的水匯入大排後,水面出現漂浮物,居民說這就是「豬屎膏」。儘管農委會統計,國內兩百頭以上的養豬場,高達九成八都有污水處理設備,但居民反問,處理過的水,會長這樣嗎?居民黃先生痛罵,有處理過的廢水,不會有這麼多豬屎,這裡的豬屎味真的很嚴重。

如果這麼嚴重,居民為什麼不向環保局檢舉呢?居民說檢舉了也抓不到,居民氣到質疑環保局偏袒,甚至事先通知業者,但環保局強調絕無此事,並表示,一年約接獲四五千件陳情案件,三分之一是檢舉畜牧場臭味、廢水等問題,而偷排廢水,就算稽查人員火速趕往現場,仍時常撲空,因此更希望居民協助觀察業者偷排的「習性」,好埋伏抓人。

養豬場的臭味與廢水讓豐田村民怒火中燒,養雞場的污染也讓隔壁嘉興村民群情激憤。

這處緊鄰民宅的養雞場,帆布半開,居民指出,羽毛跟糞便,在風吹之下會四處飛散。而養雞場設置的黑網上附著灰白色粉塵,就是他們口中的「雞屎煙」,而黑網能攔截下的粉塵,其實有限。

高密度的畜牧場,不少座落田間,相鄰的稻田,稻穗上可見散落的羽毛,而伴隨羽毛落下的「雞屎煙」,則是農民的惡夢。

農民葉能振手拿稻穗比較,這一串明顯偏白,稻桿尾部已經乾枯,不像正常的稻桿顏色青綠,稻穗金黃,而他的農田也緊鄰養雞場,但他現在不種稻,改種其他作物,因為種稻產量大減一半。

居民對於養雞場的不滿逼近臨界,沒想到業者,還要繼續擴大飼養規模。王姓業者申請擴建養雞場,去年在建照到期之前動工,卻引發居民強烈反彈,經政府協調,要求業者必須先改善舊雞舍,新場才能動工。

原本婉拒採訪的業者,現場溝通後,同意記者進入拍攝,為了平息民怨,雞舍內加裝大風扇、加強通風,業者也在風扇外,架設傾斜高牆,避免粉塵直接噴往鄰田,而是送往高處,業者表示,總共投入兩千多萬元改善硬體,但居民還是不能接受,不知道該怎麼辦。

2015年起,雲林縣共通過387件畜牧設施容許申請,有160件已取得建照,農業處表示,近年政府大力推動綠能,而畜牧場加裝太陽能板,可以隔熱又賣電,站在提升農民收益的立場上,只要合法申請,縣府沒有理由不讓它通過。

但縣議員黃文祥指出,通過畜牧設施容許的387件,光水林鄉就佔56件,根本超過當地環境負荷,這樣過度核發容許,簡直要把雲林縣,變成全台灣的畜牧專區。根據統計,雲林縣水林鄉跟大埤鄉,現有的養雞場,比起縣長李進勇就任前的2014年,分別增加三成跟三成八。當地自救會代表李明遠認為,過多的畜牧場會造成更大的污染,恐怕讓下一代更不想回到水林鄉,甚至讓以後這個尖山腳社區滅村。

憂慮被消滅的,還有從事蘭花組織培養的陳塗樹,工廠內可見栽培種苗的玻璃瓶,要先經過消毒殺菌,而培育蘭花的地方,必須無菌無塵。但離他只有150公尺的地方,卻要新建養豬場,而且早已通過容許。他在門口拉起白布條,更向縣府檢舉業者違法動工,讓養豬場現階段暫時停工,但他痛批,縣府現在眼中只有綠能,不管會不會逼死其他產業。

5月17號,大埤鄉跟水林鄉居民忍無可忍,請來神明,前往雲林縣政府前遶境,抗議縣府濫發畜牧場容許。抗議居民後來轉往雲林縣議會陳情,也促使議會通過修正「雲林縣新建畜牧場自治條例」,把畜牧場必須離住宅社區三百公尺的規定,修正成距離住宅五百公尺以上,官員表示,新設畜牧場要達到新標準很困難。不過新規定仍管不到舊廠與擴建。

大埤鄉自救會長葉能振表示,現在很多要來雲林縣申請養豬、養雞、養鴨這些業者,都知道怎麼去規避法律漏洞,變成就去買舊場來改建、擴建或是增建,這樣就不必適用新規定。

傍晚時分,田間水圳又開始流動了,這次鏡頭捕捉到的廢水,漂浮著畜牧排泄物,往排放口追溯,沒一會兒水停了,連打電話報案都來不及。這是不少水林鄉與大埤鄉居民的日常無奈,污染在眼前日復一日發生,而對他們來說,最諷刺的,莫過於以保護環境為由、發展綠能的部分畜牧場,卻不斷製造令人苦不堪言的污染。

公視 我們的島【不要雞豬當鄰居

07/09 (一) 22:00首播

07/14 (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 大埤鄉
關鍵字: 
灌排系統, 灌排分離, 畜牧業, 農業, 廢水處理

下午三點多,黑水溝開始流動了。畜牧場廢水從放流口排出後,流入田間水圳,一路通往大排,流經村莊,這裡是雲林縣大埤鄉的豐田村,只要一講到以前乾淨有魚蝦的水圳,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村民無不憤慨。

2008環境紀錄短片--何日再見溪哥

 

2008環境紀錄短片--何日再見溪哥

摘要: 
鶯歌,是一個國際知名的陶瓷之鄉,台北縣政府更不斷的計畫和建設這個觀光城。但是這兩年來,親身參與地方社區事務發現,生活在這裡的居民,因為環境污染而飽受威脅,身為鶯歌的一份子,覺得有義務和權利對鶯歌的環境污染,進一步去了解,而在多項生活威脅中,鶯歌溪的污染只是其中一件。

製作團隊:吳柏佑

鶯歌溪的上源在桃園龜山境內,從這裡開始,鶯歌溪就被污染了,鶯歌溪在鶯歌境內纏繞約八、九公里,惡臭也跟著纏繞在生活環境裡,我和地區人士組成的「臺北縣鸚哥石文化夢想協會」幾次上山去觀察,發現鶯歌溪水上源有數家染整場和電鍍廠等的設置,在排水上有污染的疑慮,而桃園地區的社區團體「社團法人台灣龜崙嶺環保愛鄉協會」也一直在密切留意著水質污染的情況。

鶯歌在外界的觀感是如此美好,但是深入了解和實地觀察後發現,鶯歌只是被粉飾和包裝了,溪水污染、空氣污染,環繞著鶯歌、污染著鶯歌,居民飽受環境威脅,直到現在,甚至有多數居民,已經失去對環境的知覺,有些則是對政府環保維護執行沒有信心。

居於這樣的時間和環境,我在紀錄剪輯這部短片時運用環境、地區居民和工廠業者三方交錯剪輯,形成對比,使觀賞者能對於畫面和內容產生更直接的聯想思考,並且,希望對於這樣一個環境議題,能有更多的關注。

我希望這樣的紀錄,能提醒在地居民,對於自己居住的環境,有更多的了解和共識,也希望各界相關人士,對鶯歌的環境污染,能共商一個有效的解決方式。畢竟,環境是屬於全民的,也是屬於現在居民和後代子孫的。

鶯歌的居民是淳樸和善的,但是近年來,開始有許多重污染的工廠在這裡設置,這些工廠沿溪零散分布,廢水可能沒有經過完善的處理,就排放到鶯歌溪,於是,溪水中的生態漸漸改變,水裡的溪哥、螃蟹、鱉、烏龜,都消失了,居民在溪邊烤肉、釣魚的景象不再出現。然而,在拍攝過程中,居民對於工廠的污染都覺得無奈、無助,他們質疑,政府為何無法可管?為何公權力不能發揮作用?甚至質疑環保單位取締無方?而工廠業者都聲稱他們是依法設立,污水排放都符合規定。

下游的鶯歌鎮,不斷的在美化溪邊環境,我和地區的兩個團體「臺北縣鸚哥石文化夢想協會」、「社團法人台灣龜崙嶺環保愛鄉協會」都認為,這些表面的裝飾都是不實際的,政府整治溪水,提升水質淨化,應該是以鶯歌溪沿岸工廠管理開始,輔導工廠遷移或是統一污水處理,並將污水與溪水分流處理,這樣才是使鶯歌溪水質改善的基本有效方法。今天我們的物質生活,因為科技而更舒適,但是,我們能因科技而犧牲自然環境嗎?我們能自私享受,而留給後代子孫一個被污染的環境嗎?為了後代子孫,我們應該共同維護鶯歌溪的自然生態環境,還給它本來的面貌。

熱門事件: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桃園市
關鍵字: 
鶯歌溪, 水污染, 廢水處理, 廢水排放, 排放標準, 放流水, 家庭污水

鶯歌,是一個國際知名的陶瓷之鄉,台北縣政府更不斷的計畫和建設這個觀光城。但是這兩年來,親身參與地方社區事務發現,生活在這裡的居民,因為環境污染而飽受威脅,身為鶯歌的一份子,覺得有義務和權利對鶯歌的環境污染,進一步去了解,而在多項生活威脅中,鶯歌溪的污染只是其中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