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棄物

為海龜找生路(2018版)

為海龜找生路(2018)

摘要: 
有一種生物,牠們的祖先可追溯到恐龍時期,經過上億年的演化,現今牠們的後代,仍在海洋中繼續遨游,牠們古老長壽,但是文明的產物,帶來新的危機,該如何幫海龜尋找生路...

採訪 于立平 陳添寶 林燕如 廖婕妤
攝影 陳添寶 柯金源 許中熹
剪輯 陳添寶

兩隻受傷的海龜,被送進台大的動物醫院進行治療,牠們一隻要來回診,一隻則是急診,獸醫幫海龜做詳細的健康檢查,測量心跳頻率是否正常,抽血檢驗看身體有沒有發炎感染,還要照X光確認肺部與腹部有無異狀,另外也會仔細檢視外觀與活動狀況。

這隻被取名為「潮境」的綠蠵龜,還是個青少年,基隆市政府與海洋志工,在望海巷潮境海灣資源保育區取締流刺網時,意外發現一隻綠蠵龜,被纏繞在網中,他們趕緊剪破漁網,把牠解救出來,「潮境」是幸運的,雖然身上傷痕累累,但至少撿回一命。


另一隻,年紀約五歲的綠蠵龜小叮噹,則是在宜蘭頭城梗枋一帶海域,被拖網漁船誤捕,第一次送來時,情況不太樂觀,牠吃進了一個魚鉤,鉤子卡在嘴巴與眼睛間,獸醫緊急開刀取出,沒想到小叮噹在麻醉過程中休克,從鬼門關搶救回來後,獸醫又發現小叮噹的腸胃發炎感染,嚴重脹氣無法進食,原來牠的腸胃裡,就像小叮噹的百寶袋一樣,裝滿了各式各樣的垃圾。

海龜是台大動物醫院的常客,醫療團隊急救過許多不幸中網受傷的案例,有些海龜的四肢,被魚網切割出深深的傷口,有些則是溺水嚴重,搶救無效。

為了讓這些不幸受傷的海龜,可以好好養傷,在北部地區救援的海龜,會暫時送到新北市的貢寮海洋資源復育園區,這裡就像是海龜的普通病房,而海洋大學海龜實驗室的研究人員,是海龜們最重要的照養員。生病的海龜就跟人一樣,比較會挑嘴,為了幫海龜補充營養,讓牠快快恢復體力,研究人員想盡辦法,定期選購一些海龜愛吃的食物,從龍鬚菜、鯖魚到花枝都有。


目前台灣海域紀錄到五種海龜,分別為玳瑁、赤蠵龜、欖蠵龜、革龜及綠蠵龜,都已經列入保育類,其中最常見的是綠蠵龜。研究人員發現,每年三月到五月,以及九月到十二月,是海龜擱淺和中網的高峰期,而且又以背甲小於五十公分的未成年海龜為主,推測這時海龜們才剛剛遷徙到台灣沿岸,正準備尋找食物及適合的棲息地,牠們幼小,人生地不熟,所以常常會擱淺或被誤捕。

一接到有民眾通報,研究人員就趕赴現場,每年在台灣擱淺或意外誤捕的海龜,多達一兩百隻,不過有七成以上的海龜,在擱淺時,早已沒有生命跡象,每次他們就像是法醫,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想釐清海龜擱淺的真相。

研究人員解剖死亡海龜,一一檢查牠的胃內含物和糞便,發現幾乎每隻擱淺海龜,腸胃都有垃圾,有些海龜的屍體雖然已經腐爛,肚子裡的垃圾卻是萬年不化。


照料受傷海龜的過程中,研究人員發現牠們光是一天排出的垃圾,就相當驚人,大大小小的塑膠產物應有盡有,雖然大多數會慢慢排出體內,不至於有立即性傷害,但可能讓海龜消化不良,食慾不振,身體虛弱,就像得到慢性疾病,身體不舒服就容易被船撞到,或容易擱淺岸邊,尤其如果垃圾體積過大,導致腸胃阻塞,就有致命危險。海洋早已不是海龜熟悉的模樣,人為產物漂流在海面、沉積在海底,成為陷阱,實際到海洋走一遭,就可感受海洋生物的處境。

小琉球得天獨厚,不只海洋珊瑚礁是綠蠵龜的攝食地,白沙海岸更是母龜最佳的產房,每年五到十月,是綠蠵龜上岸產卵的主要季節。


經過多天的觀察等待,終於在肚仔坪海岸,觀察到一隻母龜上岸,準備產卵,會先用前肢挖個大洞來容納身體,再用後肢在尾巴附近,挖出深約5060公分的小洞,當做產卵洞,每次約產下一百多顆龜卵。完成產卵後,母龜會仔細覆土,從觀察、尋找合適地點、挖洞、產卵到覆土,往往耗盡數小時的時間與精力,最後才緩緩爬回海中。


愛海的潛水人蘇淮,看上了小琉球的獨特性,為了長期紀錄海龜生態,特別從外地搬來小琉球居住。對他來說,能看到朋友都好好安在,就是最欣慰的事,因為海洋裡有太多危機,尤其人為廢棄物,總讓海龜傷痕累累,像是廢棄的線、魚鉤會纏繞住海龜的身體,有些海龜甚至因為廢棄漁網,丟了性命,即使幸運掙脫,也可能失去手腳,還有許多海龜把垃圾當成食物。

在蘇淮的鏡頭裡,有從肛門排出塑膠袋的綠蠵龜,有被橡皮圈和鐵夾圈住的河豚,各種海洋生物都深受其害。


海龜的一生,要面對層層險阻,一隻小海龜誕生,只有千分之一的機率可以順利長大,然後再經過二十到五十年的成長,洄游數千公里,才有機會回到牠的出生地,繁衍下一代,海龜家族在海洋優游千萬年,現在這個古老生物面臨的挑戰更多了,而牠們只想尋求一個好好活下來的機會。

公視 我們的島【為海龜找生路(2018)
03/05() 2200首播
03/1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 基隆市
  • 屏東縣
  • 東港鎮
關鍵字: 
海龜, 綠蠵龜, 廢棄物, 流刺網, 淨灘, 生態旅遊

有一種生物,牠們的祖先可追溯到恐龍時期,經過上億年的演化,現今牠們的後代,仍在海洋中繼續遨游,牠們古老長壽,但是文明的產物,帶來新的危機,該如何幫海龜尋找生路...

馬頭山的生態秘密

馬頭山的生態秘密

摘要: 
台28線,一條貫穿高雄連接著山與海的省道,知道的人寥寥無幾。馬頭山,一座位於台28線的獨立山頭,更是沒有人特別注意它。不過這座山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就藏在一片片廣大竹林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許中熹 柯金源
剪輯 張光宗 

201813日,高雄馬頭山下,有場「搶救馬頭山-藝文界齊聚開講」的活動。活動領袖陳玉峯,是台灣生態界的學術泰斗。這天一早,他先帶領大夥爬上馬頭山山頂,隨行還包括名導演王小棣和柯一正。

站在山頂上,陳玉峯睜大眼睛環顧四周。他說,「我們所在的位置就是馬頭山,以這裡為中心,在周圍五公里畫個大圓圈,明顯可以看到馬頭山位居最高點,正所謂鶴立雞群。」

為什麼要辦活動搶救馬頭山?源於發生在2015年中,廢棄物處理業者富駿公司,向高雄市政府申請開發乙級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選定地點,就在馬頭山東側正下方28.7公頃的凹地上。

業者之所以會選這裡做掩埋場,是因為這一帶屬於古亭坑層的泥岩地質,透水性差。不過後來,當地居民和應用地質技師陸續發現,有八處砂岩透鏡體、砂泥互層的區域。簡單來說,馬頭山就像是古亭坑層的綠洲,而綠洲上的關鍵植物,是叢生茂密的刺竹林。

針對刺竹林,陳玉峯認為,「在原住民馬卡道族的語言,刺竹叫做Ta-kao,就是我們常聽到台語說的『打狗』,所以高雄這個地名,事實上是延續整個台灣西南半壁最重大的生態體系,也就是台灣原始的刺竹林。

陳玉峯是植物學者,也是人文專家,在他眼中,馬頭山的刺竹林,不只是台灣原生種,更是西南部丘陵地區的生態瑰寶,蘊含豐富的動植物生態。可是大多數的人,卻忽視了刺竹林的價值,甚至還以為是人為開墾後的景觀,連台灣頂尖陸蟹專家,也曾經這樣誤解。

劉烘昌是世界知名的陸蟹學者,他承認自己小看了刺竹林的生態意義。「過去我們台灣所有的動物學者、植物學者,對這樣的竹林,可能就跟我之前一樣,誤以為這是人工種植的環境,直到這次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開發案出現,反掩埋場自救會自力救濟架設自動照相機,拍到許多珍貴畫面,我們才發現,這裡真的是台灣低海拔的動物天堂。」

劉烘昌第一次到馬頭山是201711月初,他在五天內,利用不同時段踏查現地,每次都有豐碩成果。「我自許是世界頂尖的陸蟹生態專家,我有信心講這樣的話,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花那麼多時間與心血研究陸蟹。雖然只有在201711月來了兩趟,但我很幸運地碰到乾旱季節難得的降雨,在1112號清晨、天亮前跟天亮後,發現到大量的厚圓澤蟹在地表活動或在洞口。」

其實,厚圓澤蟹是1994年發表的台灣特有種蟹類,被學術界認定「地理分布狹隘且族群數量稀少」,零星分布在西南部惡地的河川支流或小野溪。可是劉烘昌看到跟既有文獻描述很不同的現象,隨處可見的洞穴、滿地都是食蟹獴吃剩的殘骸,還有雨後出現的活體,這樣的族群量與生態現象,讓他如獲至寶。

為了拼湊馬頭山厚圓澤蟹的全貌,劉烘昌試圖在崎嶇不平的陡坡、山溝中,尋找螃蟹生存最需要的生命之泉。他邊走邊說:「你看這個石頭上面的苔蘚植物,苔蘚植物有性生殖的時候,精子要透過薄薄的水膜游泳到雌生殖器去跟卵結合,你看這石頭上到處都是苔蘚,而且現在還很多苔蘚是很翠綠的狀態,這也就是區域含水性很高的特徵。」

水源養活了螃蟹,也養活以螃蟹為主食的哺乳類-食蟹獴。從20158月起,自救會在場區預定地內架設自動照相機,拍到許多食蟹獴在山溝活動的畫面。除了食蟹獴,自救會還拍到覓食中的白鼻心、正在吃蛇的大冠鷲、揹著寶寶的穿山甲,和母子共同出遊的梅花鹿,這些調查資料都是過去不為人知的生態資源。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楊國禎解釋,當都市化、工業化越來越集中,人類逐漸離開深林(深山區域的森林,簡稱深林)、農村,如馬頭山山區這樣一處地方,反而讓生態有機會回到原樣。植物專家楊國禎,也進入掩埋場預定地調查。他在馬頭山發現岩生秋海棠、旗山艾納香、羞禮花、大葉捕魚木等稀有植物,更進一步證明,馬頭山真正從人類手中解放了。

然而,掩埋場是一種鄰避設施,也因此馬頭山地區的斷層帶、地質特性、生態環境衝擊,以及地下水是否會被污染的問題,在在都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尤其是當地居民,更擔心自己的家鄉一夕變色。

2017829日、1221日,在高雄市環保局舉行掩埋場開發案的環評大會。場外聚集許多反對的民眾,也有一些是贊成的里民。而富駿公司一再重申,開發過程一定會保護環境,該公司顧問侯志勳表示。「我們採用的是階段式施工,不是一次大型完整的開發,其次也會在整個基地範圍,留10.56公頃占基地面積36%的空間,做為不可開發區跟保育區。未來正式營運也會在適當位置,大概每隔100公尺就會做生態水池,因為水源對生物是很重要的。」

高雄市環保局綜合計畫科科長許錦春表示,針對自救會所提出的動植物生態資料,目前已經送進第48次與第50次的環評委員會。 

部分環評委員要求業者提出補充資料,像是補強泥岩的實驗、掩埋體的穩定分析、生態調查的方法與結果,現在只要等業者將以上資訊納入環說書,就會展開下一次環評大會。

掩埋場可能就蓋在馬頭山,反對方、贊成方劍拔弩張。有沒有人想過,這裡的動植物或許也有牠們的立場?

逆光下,竹林隨風搖曳、竹葉沙沙作響。如果沒有人類、沒有廢棄物、沒有掩埋場,馬頭山在漫長的時光流轉下,無論如何變化都是大自然的傑作。泥岩、砂岩構成了生命舞台,雨和水氣打造出動植物的生長環境,人類曾經在其中與萬物共存。馬頭山,其實是座很平凡的山,但它無價,因為它蘊含的秘密,提醒人類學習限制自己的行為。

公視 我們的島【馬頭山的生態秘密
02/26() 2200首播
03/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掩埋場, 廢棄物, 馬頭山

28線,一條貫穿高雄連接著山與海的省道,知道的人寥寥無幾。馬頭山,一座位於台28線的獨立山頭,更是沒有人特別注意它。不過這座山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就藏在一片片廣大竹林裡

光電循環之路

光電循環之路

摘要: 
光電,是台灣重要產業,每年光電展,總可以見到業者推陳出新,研發出各種類型、更有效率的光電板。台灣太陽能電池產業在全球市場排名第二,每年產量超過10GW,不過光鮮亮麗背後,卻也潛藏環境問題。農地上的倉庫、廠房,堆置著一桶桶光電廠產出的廢液。這些陳年問題如何解決?太陽光電能不能邁向真正的綠能,走向資源循環之路?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一片又一片光電板,架設在屋頂、溫室、埤塘,這些光電板來自哪裡?它的原料又從何而來?矽原料在長晶爐形成一塊塊大錠,切成長方型的晶圓柱後,再進入切割機,切成薄如紙片的晶片,這些就是製作太陽能電池的基本材料。晶片切割過程需要用到切削油和碳化矽粉,切割後的廢油如果沒有處理,混合著剩餘的矽泥,就成了泥漿一樣的醬料。

大約七、八年前,這些醬料都被當成廢棄物,委託清除處理業者載走。據業者指出,過去一噸處理費用達上萬元,每個月付給處理業者的費用高達千萬以上。但是這些廢棄物中,只有乙二醇和碳化矽可以回收,還有大量矽泥難以處理。很長一段時間,矽泥沒有再利用管道,大量矽泥無處可去,部分不肖業者就到處承租倉庫,惡意棄置。

雲林大埤農田旁的一棟巨大倉庫,鐵捲門打開,迎面而來是刺鼻氣味。2015年,這裡被檢舉存放大批廢液,縣府人員花了好幾個月,按照鐵桶上的標籤逐一追查,發現四千多桶廢液當中,有七成來自於北部的太陽能光電廠。四千多桶廢液經過一年時間,已經清除了三千桶左右,還有一千多桶等待移除。

這間倉庫並不是特例。在桃園大園地區的農地上,也有倉庫堆置了約八千桶,從光電廠流出的桶裝廢液,這個狀況在附近農地就有三間。倉庫裡的鐵桶已經存放六、七年以上,有的傾倒,有的腐蝕,如果繼續放下去,難保農地不會遭到污染。

除了污染疑慮,這些廢液、廢渣也可能引發火災,形成潛在的公安問題。桃園環保局則表示,這些鐵桶裡裝的都是初步處理過的碳化矽泥,當初處理業者因為工廠失火、經營不善,置放多年沒有處理,桃園市政府今年已經將其審認改列為產品,由法務部執行署拍賣處理。

太陽能被認為是綠色能源,但泥渣棄置案件,讓綠能光環蒙上塵埃。光電廠商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桃園觀音這家光電廠,很早就在廠內設置廢油與碳化矽的回收系統。但矽泥的回收利用一直是個問題,成功大學教授陳偉聖的團隊,花了四、五年時間,希望替廢矽泥找出路,終於找到可以循環利用的方式。 

2015年,成大將技術轉移給民間公司,光電切割所產生的廢泥,經過過濾回收後,剩下的矽泥經過烘乾,送到廠房做固化處理。廢矽泥烘乾製成的矽錠或碳化矽泥,可以作為煉鋼原料,價格是進口矽鐵的六成左右,對鋼鐵廠來說十分划算。

台南這家工廠營運將近兩年,是台灣少數可以大量去化矽泥的再生工廠。業者估計,目前還囤積在倉庫裡的廢液和矽泥,大約還有四萬噸以上,必須被妥善處理。

除了生產製程的廢棄物,光電板要如何回收也應該盡早考慮。一片光電板的壽命大約二十年,再加上每年颱風損壞的,十年之後我們可能會面臨大量光電板廢棄問題。環保署指出,據工研院估計,2025年廢棄光電板將達一萬九千兩百三十公噸左右。

陳偉聖的實驗室裡,有些颱風過後損壞的光電板,其中鋁框、玻璃、矽、銀等等,都是可以回收的物質。為了減少廢棄物,太陽能電池生產時,也應該考量後續回收再生的問題。有少數廠商在設計時,已經開始將後續回收的問題考慮進去。

部分廠商也開始注意光電板廢棄問題,與處理業者簽訂合作備忘錄。目前環保署與經濟部正研擬光電回收制度,傾向由業者主導回收系統,自主回收。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同業公會理事長郭軒甫則建議,政府應該及早規劃回收機制,比照一般家電強制徵收廢棄物處理費。 

太陽能要真正成為環保永續的能源,除了發電過程零污染外,製造過程的改善、廢棄物處理,都要走向對環境更友善的方向,才能讓產業走得更長更遠。

公視 我們的島【光電循環之路
11/06() 2200首播
11/1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能源
縣市: 
  • 雲林縣
  • 桃園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廢液, 光電業, 光電板, 廢棄物, 回收, 汙染

光電,是台灣重要產業,每年光電展,總可以見到業者推陳出新,研發出各種類型、更有效率的光電板。台灣太陽能電池產業在全球市場排名第二,每年產量超過10GW,不過光鮮亮麗背後,卻也潛藏環境問題。農地上的倉庫、廠房,堆置著一桶桶光電廠產出的廢液。這些陳年問題如何解決?太陽光電能不能邁向真正的綠能,走向資源循環之路?

山雨欲來馬頭山(下)

山雨欲來馬頭山(下)

摘要: 
並不是所有居民都反對業者設置掩埋場。旗山、內門、田寮三區共49個里,其中23個里的里長,共同組成了一個馬頭山廢棄物掩埋場監督委員會。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山雨欲來馬頭山(上) 

里長們強調,只要是合法、對地方有利,他們就支持,也因此他們在2016年,帶了兩千多位里民,到可寧衛公司實際參觀。內門瑞山里里長謝振城說:「一開始富駿公司就去協調,問市政府環保局要怎麼辦理,才合乎整個程序,早上去觀摩可寧衛,下一場去岡山焚化爐,看看到底以後富駿要怎麼規劃。」

可寧衛是富駿公司的技術合作夥伴,如果未來馬頭山掩埋場申請案通過,可寧衛的操作模式,也將在馬頭山下出現。可寧衛操作副總經理戴佑宗說:「可寧衛在岡山地區已經營運18年,場區分為處理場和掩埋場,目前在我們旁邊的這個掩埋場是已經營運三年多,我們採用的是最先進的管理技術。」宋倫國也解釋:「我們的底部採取一個複合層的阻水層,還有一個偵漏層,所以今天一旦有滲漏發生的話,它在初期就會被偵測到,這時候我們會馬上封閉那個小區域並立刻做修復。」

這一大塊區域,全場8.8公頃,扣掉三成保留綠地,實際掩埋範圍大約5公頃,業者透過分區掩埋方式,達到降低臭味、揚塵和滲水的目標。沒有鋪上不透水布的露天區域,是掩埋區,占掩埋場的1/41/8,等到掩埋區完成一定掩埋量,就會覆蓋不透水布,再換一區繼續掩埋,這可以縮小作業範圍、降低污染。


戴佑宗也提到,「廢棄物進到我們的掩埋區裡面,我們掩埋的位置,都還會做掩埋位置的定位,座標的測量,這是給我們客戶、管理者,都可以知道廢棄物埋在哪裡。」對此旗山區新光里里長陳峰翔很贊成,「他可以讓我們這裡三、四個鄉鎮的人,有一個正面的觀點,喔!這就是掩埋場喔!怎麼做得那麼好?他的水準甚至可以帶動全台灣的人來這裡觀光掩埋場。」

可寧衛的表現,在業界頗有好評,員工們也私下表示,可以在這樣的企業服務,是讓人驕傲的事。不過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的發言人龔文雄強調,業者的營運管理和掩埋場的選址問題,不能混為一談。他說:「其實我們並不反對垃圾場的政策,因為有工業就有工業廢棄物,而且據說可寧衛在這個技術上,也是滿先進的,我們也不用一直去懷疑他們這個,但是問題是,這個地方根本就不適合,重點是這個地方選址,根本不適合做掩埋場。」

夕陽西下,馬頭山稜線形成剪影,山腳下的薛梅家一如往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薛梅的女兒黃惠敏和母親一樣,從小在馬頭山活動,對一草一木非常熟悉,是自救會環境調查工作主力。一開始,黃惠敏是跑山區找砂岩露頭,現在她正積極蒐集野生動物資料,也架設了遠紅外線攝影機,拍下許多珍貴鏡頭。

黃惠敏拍到了穿山甲媽媽背著寶寶、水鹿在進食、兩隻白鼻心在覓食、食蟹獴在溪溝中探頭探腦、梅花鹿在陡坡邊瞪大眼睛和她對望...這些畫面給她很大的鼓勵。


水鹿、穿山甲、食蟹獴,都是二級保育類動物,屬於珍貴稀有的野生動物。黃惠敏沒有想到,設置掩埋場的爭議,促使她深入調查馬頭山,以全新的視野認識家鄉。黃惠敏說:「我家後面的溼地,常會有白螃蟹,小時候都說牠是白螃蟹,長大之後才知道,牠叫做厚圓澤蟹,只有在楠西或是內門地區才有的特有種-厚圓澤蟹,而在食物鏈中,牠就是食蟹獴很重要的食物。」

成功大學水科技中心副主任邱郁文也提到,從惡地形或砂岩交界處,冒出一些小的、臨時的泉水區域,但是又不會變成一條潺潺的泉水,厚圓澤蟹就住在這樣的一個棲地,「所以牠的棲地是相當的小、相當破碎,而且相當的不穩定。所以我們說其實它即使不是生物多樣性的熱點,但是它卻是一個脆弱的敏感地。」

對此,富駿公司表示,他們理解野生動物與棲地的關係,因此願意以影響最小的方式來整地開發。侯志勳說:「我們採用的是階段式施工,而不是一次大型完整的開發,第二個就是我們在整個基地範圍,留設了10.56公頃左右,大概是基地面積36%,做為不可開發區跟保育區,未來正式營運,也會在適當位置,大概每隔100公尺,就會做生態水池,因為水源對生物是很重要的。」

不過成功大學水科技中心副主任邱郁文還是持保留態度,他強調:「所以我們說要跨領域的整合或考慮,然後找第三公正單位。跨過集水區、跨過行政區域,去由整個流域的想法,去做從上游到下游,就可以知道到底適不適合在這個河川的起源地,設置不同屬性的事業廢棄物掩埋場。」

針對馬頭山掩埋場申請開發一案,高雄市環保局,已經分別在201674日、201739日,召開過兩次環評初審,預計再過不久,就要召開環評大會。

國內事業廢棄物無處可去,高雄市民營掩埋場,收受量是全國的八成,富駿公司以容量陸續飽和為由,申請開發掩埋場。環保署也表示,目前國內事業廢棄物,的確處於飽和邊緣。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副處長蘇國澤解釋,「目前乙級掩埋場民營的有六家,其中兩家只收自己場內的廢棄物,也就是說對外可以收受(廢棄物)的只有四家,其他有兩家的掩埋場,大概再兩年會陸續飽和,所以目前掩埋場是比較缺乏。」


可是選址問題,一直是爭議焦點。社區對立、廠商與居民對立、人民不相信政府,科學數字也無法支撐對話。當地居民陳正治說,「我對政府非常沒有信心,都沒有顧慮到老百姓。」內門區內男里里長沈芳昌口氣無奈,「我們全庄出來反對也才一兩百人而已,就是注定偏鄉的悲哀。」而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晁瑞光表示:「我們從永揚案、龍崎歐欣案跟馬頭山這個案子,看到的都是人少、抗爭少,因為土地取得很便宜,所以業者當然就選這。」

201558日,富駿公司開的第一場說明會算起,到現在為止,自救會已經參與過51場大大小小的會議和陳情抗議。最近自救會的宣傳車,又開始出動,要號召更多人站出來。馬頭山腳下的馬雲宮旁,是掩埋場預定地現在唯一的出入口,居民在這裡搭棚架、綁布條、埋鍋造飯,聚集人氣也表示抗議。


這兩年,馬頭山開始改變了,人看待環境的心態,有更多的呵護。現在的村民,只要有任何發現,都會主動通報。628日這天,當地居民陳東源在路邊發現一隻剛剛死亡的小動物,馬上通報自救會。

「我們這裡離馬頭山剛好五百公尺,常常看到食蟹獴,大部分都是大隻的,差不多是四、五斤左右,這種幼崽我是第一次看到,以前從來沒有看過,今天看到幼崽這樣,感覺好像又損失了一個成長的機會了。」黃惠敏說,「在地村民都會跟我們一起,實際參與保護保育類動物的行動,只要發現特殊物種,就會趕快通報我們做詳細紀錄。」

當然,也有些是不變的,立場不變,對立也不變。

宋倫國:「我們經營的是衛生掩埋場,不是經營垃圾場,刻板印象看到報導的,我們從來不是那樣子,我們以前不是,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會是。」

黃惠敏:「生物之間息息相關,牠們是互相依賴的,就好像我們人一樣,互相依賴、依存,存在這個世界。」

陳峰翔:「以前的馬頭山啊,我們感覺起來,人家說,鳥不生蛋啦!」

陳順木:「他應該要找個適當的地方,設置在別的地方,不要設在這裡啦!」

馬頭山掩埋場的是非,何時能塵埃落定,沒有人知道,無論開發案是否過關,國內事業廢棄物最終處理的隱憂,依然無法解決,這些廢棄物製造的風風雨雨難以停止,因為人類的慾望沒有終點。

公視 我們的島【山雨欲來馬頭山】
07/10() 2200首播
07/1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旗山區
關鍵字: 
掩埋場, 馬頭山, 廢棄物

並不是所有居民都反對業者設置掩埋場。旗山、內門、田寮三區共49個里,其中23個里的里長,共同組成了一個馬頭山廢棄物掩埋場監督委員會。

山雨欲來馬頭山(上)

山雨欲來馬頭山(上)

摘要: 
高雄旗山、內門、田寮三區交界處,有座獨立山頭,因狀似駿馬,而被稱為馬頭山。不過,2015年6月,在馬頭山東側,有個28.7公頃的山谷,被廢棄物處理業者,申請開發為乙級廢棄物掩埋場。由於這個案子即將進入環評大會,掩埋場廠商和反對設場的自救會,紛紛加速遊說腳步,希望獲得更多的社會認同。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625,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的成員,在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的協助下,到台南市舉辦環保團體的討論會。自救會會長高淑慧說:「我們主要是想讓更多的專家、學者,更知道這件事情,也能給我們多方面的建議跟幫助。」成員吳美娥則強調,「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的陳椒華老師長期鼓勵自救會,希望大家站出來,把我們知道的東西,用第一線居民的角度跟大家講。

第一線的情況,住在馬頭山區的居民最了解。75歲的薛梅,從小就在這生活,一輩子沒離開過山村。六月底某天,她手持窄鐵鏟,輕輕敲打著枯葉,四處尋找竹筍蹤影,不到半小時,就採集到夠全家吃兩三天的量。薛梅說:「我們這裡的竹筍是烏綠仔,又甜又多汁,很好吃。可能是因為水氣充沛,所以全年都可以採收到竹筍,我家池塘旁有口井,梅雨過去還冒出很多水」

薛梅的家,是座八十多年的老三合院。屋舍後方的凹地,一整片全是掩埋場預定地,申請業者富駿公司,為了準備開發相關作業,2012年開始進入山林調查。富駿公司顧問侯志勳表示,富駿乙級廢棄物處理機構這次的開發案,總面積大概是28.7公頃,經費大概是數十億左右,容量約470萬立方米,依實際市場的浮動,還有政策變化,預計大概使用年限會在10年到20年左右。

富駿公司資本額五千萬,是201111月成立的年輕公司,為了投資、營運掩埋場,跟業界著名的可寧衛公司進行技術合作,雙方調查的第一個重點,就是要確認場區內,到底有沒有地下水脈?可寧衛技術副總經理宋倫國說:「我們在101年,就已經進去鑽了15口地質鑽探井,其中一口有地下水。」

跟著宋倫國,我們來到富駿要設置掩埋場的預定地,期間行經陡坡、竹林、木橋,終於看到他所說的BH-9號監測井。這口井深度20公尺,直徑1英吋。監測到現在,每個星期三,都固定有人來量水位。

宋倫國強調:「2016129日到1215日間,我們抽了6噸的水,連續觀察兩個月,發現水位回升得很慢,而且跟第一次抽水的水位,一直都差了30公分回不來。大家想想,如果一個地方的地下水豐沛,它很快可以回到原來水位,這口井很顯然無法回到原來的水位。」

身為留美的環境工程博士,宋倫國強烈認為,水位沒有回升到第一次測量的高點,證明地下水的補注薄弱,再加上現場抽水的水質,看到的是泥岩成分遠多於砂岩,這正是掩埋場預定地底下不透水的證據。他說:「這瓶我們取上來的水,已經擺超過二十分鐘,如果它會沉澱,早就沉澱了,你會看到裡面大部分是泥,砂有沒有?有,在底部,黑黑、薄薄的一層。」

此外,富駿公司也向經濟部和自來水公司確認,掩埋場區域並不屬於阿公店水庫或高屏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範圍。富駿公司顧問侯志勳出示公文表示:「我們針對敏感區位行文查詢,1044月,自來水公司第七區管理處明確回覆,這部分非屬高屏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範圍,我們屬於二仁溪的水系,主要水系是二仁溪,發源處是內門的木柵里,承受水體是下崁野溪。」

但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卻還是憂心忡忡。因為當地人的生活經驗是,在還沒有自來水的年代,農家都是在山腳下一處湧泉取水過生活,人們還幫這池水,取了馬槽或馬斗的名字。農民洪春水說:「我們稱這裡是馬斗,那個山頭是馬樁,我們這裡是馬斗,傳說是馬兒喝水的地方。」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成員黃景自也說:「這口井是我小時候就存在了,附近鄰居一二十戶人家,都會來這挑水,以前水池比較小,可以看到底下湧泉冒出來。」

其次,為了提出科學證據,自救會也在掩埋場周邊,挖了12口井進行監測,自救會執行長黃松宏是負責記錄水位的人。他說:「陳椒華老師叫我們每天量,因為她要數據,我們持續量了一年左右,後來二次環評初審會議後,我跟老師講,能不能一個禮拜量一次,因為廠商每個禮拜三進去場區測量水位,我一起跟著他們進去量。」

花了一年時間,自救會和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共同完成一份等水位線圖,並以此說明,馬頭山地下水如果受到污染,可能會波及高屏溪。陳椒華進一步說明:「自救會12口井,再配合富駿場區十幾口井的資料,我們可以看到這邊的地下水,會往高屏溪自來水保護區流。」黃松宏強調「這12口井是有地下水的,台大陳文山教授說過,這邊的傾角是往東南,如果水位是往那邊跑,變成會污染整個高屏溪,會影響大高雄的民生用水。」

科學數字會說話,可是落差卻很大。主要因為,地下水的有無、多寡,取決於岩體特性,泥岩滲水性差,砂岩滲水性佳,要確認馬頭山地下水的分布與量體,必須先對當地整體地質有所了解。應用地質技師李準勝說:「你會看到這邊的砂岩,譬如說像這邊的厚度,大概一米左右,但是接下來可能又間夾了一些泥岩,再過去還是有夾一些些砂岩。」

台灣西南部的古亭坑層,由一座座裸露山脊組成,這裡寸草不生、山壁陡峭,泥岩層厚度可高達上千公尺厚,也被稱為月世界或惡地地形。馬頭山就是在古亭坑層範圍內,不過馬頭山很特別,它是泥岩地質中的一大塊完整砂岩,屬於砂岩透鏡體,因此馬頭山一帶的地質表現,可以同時看到砂岩和泥岩的組成。

李準勝解釋:「就掩埋場基地和周邊有涉及到砂岩的分布,大概有八個部分,最西邊是以馬頭山為主,是比較大塊的砂岩。」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發言人龔文雄說,「我們以前沒有自來水,但要有水才能生活、才能灌溉、才能耕種,以前的人有經驗,他們會找石線,有石線就會有水,所謂的石線就是砂岩。」

在掩埋場預定地內,很明顯可以看到泥岩。這些泥岩,有些位於山溝中,飽含水分、顏色較深,有些因為風化或植物根系的影響,進而土壤化。在地質技師的帶領下,也能輕易在邊坡找到砂岩,砂岩大多呈現片狀或塊狀,部分砂岩還緩緩持續滲出水分。

李準勝表示:「我們在這邊可以看到有水的部分,基本上有兩個部分,一個是在土岩介面,就是表土層,經過下雨,滲透到土體裡,沒辦法進到泥岩底下,因為滲透性比較差。另外一部分就是,因為砂岩還是比泥岩透水性好,所以仍然有機會儲存這些水,譬如說砂岩露出地表的部分,譬如說像馬頭山,一降雨還是有機會滲透到裡面,有些泥岩是完全在地表以下,如果有水的話,很可能是地質古老年代所沉積累積的水。」

馬頭山的特殊地質,是最佳的地球科學解說教材,可是在進入掩埋場設置與否的公共討論時,卻使得正反雙方,再度陷入各說各話的困境。

可寧衛技術副總宋倫國還是不斷強調:「這些地下水混濁,是因為主要是泥岩,所以這些水帶上來的時候,都是一些泥,泥是非常細微的,所以量大的時候濁度就很高,你看就是非常混濁,因為泥岩是相對不透水的,如果跟其他地質比較的話,相對它是比較適合設掩埋場。」而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的龔文雄的解釋完全相反:「其實這裡的泥岩是很特殊的,就像沙漠裡有一片綠洲,所以這個地方很特殊,砂岩滲水性滿好的。」

技師李準勝則說,「當然沒辦法,從岩性來判斷,是否適合蓋掩埋場,但是就整個大範圍來看,泥岩地區因為透水性相對較差,你說要設置掩埋場,這樣的條件適不適合?當然相對來講是比較高一點。」

山雨欲來馬頭山(下) 

公視 我們的島【山雨欲來馬頭山】
07/10() 2200首播
07/1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旗山區
關鍵字: 
掩埋場, 廢棄物, 馬頭山

高雄旗山、內門、田寮三區交界處,有座獨立山頭,因狀似駿馬,而被稱為馬頭山。不過,20156月,在馬頭山東側,有個28.7公頃的山谷,被廢棄物處理業者,申請開發為乙級廢棄物掩埋場。由於這個案子即將進入環評大會,掩埋場廠商和反對設場的自救會,紛紛加速遊說腳步,希望獲得更多的社會認同。

毒雞蛋之謎

毒雞蛋之謎

摘要: 
蛋雞舍裡,上萬隻母雞低著頭,不停啄食飼料,仔細一看,籠子旁就有不少剛生下的新鮮雞蛋。巡視雞舍,中華養雞協會蛋雞組組長洪金獅,這位四十二年資歷的蛋農臉上,卻看不見笑容...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2017421下午,食藥署、環保署和農委會,舉行記者會,宣布苗栗一間蛋行抽查到雞蛋,戴奧辛含量5.2皮克每公克脂肪,超過國家管制現值的每公克脂肪2.5皮克。消息一出,蛋價應聲跌落。洪金獅說,一箱散裝蛋二十斤,平均一箱就虧了120元,全台每天產蛋十一萬箱,損失恐怕上億。

相關單位從抽檢到問題雞蛋的苗栗合成批發行,往上游追溯,認為雞蛋可能來自彰化縣芳苑鄉的駿億、財源、鴻彰畜牧場,這三家牧場的蛋交到王功蛋行,再供貨給四間下游商家。問題雞蛋陸續下架,相關單位同時對三家蛋雞場進行移動管制,在檢驗報告未出爐前,七天內產出的雞蛋都不能再流入市面。


食藥署長吳秀梅表示,在預防性下架七千多公斤雞蛋後,市面上流通的應該都是安全的蛋,但是已經吃下肚的數量有多少?沒人能回答。除了被驗出有問題的九顆蛋,還有沒有雞蛋也受到污染?民眾的疑慮,似乎沒隨著下架而消除。

戴奧辛是210種化學物質的統稱,主要是經由各種燃燒行為產生,再從環境中隨著食物鏈進到人體,其中17種有劇毒性,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致癌物,因而被稱為世紀之毒。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人體每日每公斤體重,戴奧辛的容許攝取量為 14皮克,假設體重七十公斤的成人,容許量就是70280皮克,體重較輕的孩童,容許量就會比較低。

食藥署評估,就算每天吃的都是這批有問題的蛋,終身暴露量也只有每日每公斤體重0.49皮克,低於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民眾可以繼續安心吃蛋。台大腎臟科主治醫師姜志剛也在記者會上表示「原則上不要吃超過五顆,三到五顆,以現在的平均量都是可以接受的」。

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則提醒,根據2006年的調查,國人體內的戴奧辛背景值,每公斤體重約為1.5皮克,如果吃了問題蛋,再加上原本的背景值,對孩童、孕婦等敏感族群來說,健康還是可能受到危害,政府的風險溝通過於樂觀。

台灣每兩顆雞蛋就有一顆來自彰化,芳苑鄉王功地區更是彰化蛋雞重鎮,我們來到王功蛋行現場,大門依然敞開,還停著幾部裝滿雞蛋準備出貨的大卡車。蛋行負責人婉拒受訪,私下則對我們表示很冤枉,等事件過後考慮把事業收起來。

王功蛋行負責人告訴我們,雞蛋都是以散裝方式在市面上販售,買賣過程中,蛋隨時可能被移動到其他蛋箱,跟其他牧場的蛋混在一起,儘管每個箱子上都有貼QR code溯源標籤,也無法百分之百斷定問題蛋就是來自他們蛋行。

在等待檢驗報告出爐的一週間,被捲入風暴的蛋行負責人、王功當地農民,見到媒體來訪都顯得非常緊張,也不願再多談。不過,政府目前對戴奧辛的監測機制,又是否能真正有效保護消費者?

2013年開始,食藥署委託成功大學針對市售食品進行戴奧辛含量監測,將全國分為七大區域,分別在2013年抽驗雙北與桃園,2014年高屏、2015年雲嘉南,2016年中彰投,2017年輪到竹苗地區。

今年2月,成大研究團隊將竹苗地區市場買的九顆蛋,混合打成蛋液冰存,3月進行化驗,才發現戴奧辛含量超標。418日,成大團隊通報食藥署檢驗結果,相關單位才啟動後續下架與封存機制。但在兩個月的過程中,問題雞蛋早已通通被吃下肚。

曾經參與戴奧辛污染食品事件調查的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認為,用混合的蛋來做檢測,得到數據並沒辦法用來追溯污染源,而且這份監測計畫,當初目的就不是為了用來做管制,現在卻用這份數據來執行下架,並對生產者進行管制,這樣的動作反而會引起社會恐慌。

詹長權的批評並非無中生有,事實上在同一系列的監測計畫中,2014年,成大研究團隊就曾在高屏地區,抽驗到一隻肉鴨戴奧辛超標。從發現鴨肉超標,到消息在媒體曝光,歷經兩個月查不出污染源,環保署、農委會、食藥署三部會最後共同認定,該案是「偶發事件」。這一次,要從九顆雞蛋回溯污染源,是否真能查明真相,或者又會成為另一起「偶發事件」?

426晚間,食藥署、農委會與環保署再度共同召開記者會,公布由成功大學以及農委會藥毒所分別檢驗的結果。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表示,經過專家判定,鴻彰就是認定受到污染的畜牧場,該場的四萬隻蛋雞將全部撲殺,四萬噸雞蛋全數銷毀。食藥署則表示,駿億與財源這兩家畜牧場的雞蛋,即日起解除封存,可以上市。

不過這三家養雞場的水、空氣與飼料,都沒有驗出異狀,戴奧辛蛋究竟怎麼產生的?凌永健認為,飼料受到污染的可能性很高,由於戴奧辛是脂溶性,幾乎不溶於水,母雞一旦吃到受污染的飼料,就會累積在體內,生下戴奧辛雞蛋。


飼料的成份除了黃豆、玉米,還要添加礦物質,為了幫助雞隻消化,也需要餵食少量砂石,會不會是這些添加物混充到含有毒性的工業級原料?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回應,2012年爆發工業級硫酸銅混入飼料事件後,為了防堵有毒廢棄物回收再利用製成的工業級原料,進到飼料,已經修改相關規定,飼料業者只要有用到重金屬、微量元素輔助飼料,一定要申報原料來源,只要來源是「回收再利用」,一律不會准。

不過,鴻彰畜牧場曾經在今年二月易主,又是使用自配飼料,過去餵食的飼料,是否來自具有飼料登記證的合格廠商?是否曾混入有毒物質?更讓人擔心的是,同樣的飼料或飼料添加物,會不會也流入其他畜牧場?

凌永健認為,421日相關單位到現場採樣的飼料,已經不具代表性,採樣人員只是到現場採到樣本,屬於隨機採樣,如果要知道有毒飼料影響時間有多久、影響範圍多大,應該要採取系統性採樣。他也建議,應該盡速將飼料中的每一項成分,建立戴奧辛指紋圖譜,一旦再發生污染事件,才能有效比對污染源。

「調查根本沒有SOP,查到不合格又能怎樣?」凌永健感嘆,國內發生過多次戴奧辛污染食品事件,這次的處置方式,不管從採樣的完整性,到證據保全,可說是做得最差的一次。

目前,國內沒有制定飼料的戴奧辛含量標準,僅靠抽驗來把關。但是過去九年來,農委會針對飼料及飼料添加物的戴奧辛含量,只抽查了69件。

重回2005年,曾經接連發生戴奧辛鴨蛋污染事件的彰化縣線西鄉、伸港鄉,當年鴨農全數被迫離牧,只拿到非常低的補償金,一夕之間斷了生計。曾經是上千隻鴨悠遊的養鴨場,如今雜草叢生,了無生氣,禁養令雖然已經解除,中斷十幾年的產業,很難東山再起。我們找到一位曾在線西鄉經營種鴨場的農民,他婉拒在鏡頭受訪,只拿出一疊老照片,告訴我們養鴨往事。

「鴨舍拆掉的時候,真的很捨不得,現在每天晚上睡覺都還會想」,這位鴨農說。八年禁養期屆滿後,當地幾位鴨農雖然重新爭取復養,也申請到新執照,無奈產業已經中斷數十年,很難東山再起。

除了鄰近養鴨場的台灣鋼聯,排放的煙塵被認定是為污染鴨場的來源之一,不過當時飼料沒有制定戴奧辛管制標準,也無法排除是飼料出問題。

鴨農的怒吼,已經漸漸被遺忘,十二年過去,在這次的戴奧辛雞蛋風波後,農委會終於決議參照歐盟標準,制定國內的飼料戴奧辛殘留規範。

過去二十年間,歐盟也發生過多起畜產品受戴奧辛污染事件,造成產業界重大損失。在不斷改善、修正管理制度後,如今已是全世界食安規範最完善的地區。詹長權指出,檢驗時間的落差,一直很難克服,歐盟已經發表生物性快篩檢測方式,可以先快篩出有潛在高污染的食品,再去做化學性確認。快篩可以將檢驗時間從七天縮短到三天,值得台灣借鏡。

55日,農委會舉行專家會議,比對鴻彰畜牧場的雞蛋與雞隻肝臟化驗結果後,推論是飼料受到「片段性污染」造成的個案,後續將由檢調繼續追查雞隻為何會誤食有毒污染物

四萬隻無辜的蛋雞,被迫結束生命,戴奧辛污染風波暫時告一段落,毒雞蛋之謎卻尚未揭曉,廣大的消費者還在等待相關單位加嚴管理機制,只要漏洞沒有完全補上,下一顆食安未爆彈,也許還會再度出現。

公視我們的島【毒雞蛋之謎
05/08() 2200首播
05/1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苗栗縣
  • 彰化縣
關鍵字: 
戴奧辛, 食安, 廢棄物, 飼料, 焚化爐

蛋雞舍裡,上萬隻母雞低著頭,不停啄食飼料,仔細一看,籠子旁就有不少剛生下的新鮮雞蛋。巡視雞舍,中華養雞協會蛋雞組組長洪金獅,這位四十二年資歷的蛋農臉上,卻看不見笑容...

為海龜找生路

為海龜找生路

摘要: 
有一種生物,牠們的祖先可追溯到恐龍時期,經過上億年的演化,現今牠們的後代,仍在海洋中繼續遨游,牠們古老長壽,但是文明的產物,帶來新的危機,該如何幫海龜尋找生路...

採訪 于立平 陳添寶 林燕如 廖婕妤

攝影 陳添寶 柯金源 許中熹

剪輯 陳添寶

兩隻受傷的海龜,被送進台大的動物醫院進行治療,牠們一隻要來回診,一隻則是急診,獸醫幫海龜做詳細的健康檢查,測量心跳頻率是否正常,抽血檢驗看身體有沒有發炎感染,還要照X光確認肺部與腹部有無異狀,另外也會仔細檢視外觀與活動狀況。


這隻被取名為「潮境」的綠蠵龜,還是個青少年,基隆市政府與海洋志工,在望海巷潮境海灣資源保育區取締流刺網時,意外發現一隻綠蠵龜,被纏繞在網中,他們趕緊剪破漁網,把牠解救出來,「潮境」是幸運的,雖然身上傷痕累累,但至少撿回一命。

另一隻,年紀約五歲的綠蠵龜小叮噹,則是在宜蘭頭城梗枋一帶海域,被拖網漁船誤捕,第一次送來時,情況不太樂觀,牠吃進了一個魚鉤,鉤子卡在嘴巴與眼睛間,獸醫緊急開刀取出,沒想到小叮噹在麻醉過程中休克,從鬼門關搶救回來後,獸醫又發現小叮噹的腸胃發炎感染,嚴重脹氣無法進食,原來牠的腸胃裡,就像小叮噹的百寶袋一樣,裝滿了各式各樣的垃圾。

海龜是台大動物醫院的常客,醫療團隊急救過許多不幸中網受傷的案例,有些海龜的四肢,被魚網切割出深深的傷口,有些則是溺水嚴重,搶救無效。


為了讓這些不幸受傷的海龜,可以好好養傷,在北部地區救援的海龜,會暫時送到新北市的貢寮海洋資源復育園區,這裡就像是海龜的普通病房,而海洋大學海龜實驗室的研究人員,是海龜們最重要的照養員。

生病的海龜就跟人一樣,比較會挑嘴,為了幫海龜補充營養,讓牠快快恢復體力,研究人員想盡辦法,定期選購一些海龜愛吃的食物,從龍鬚菜、鯖魚到花枝都有。


目前台灣海域紀錄到五種海龜,分別為玳瑁
赤蠵龜欖蠵龜革龜及綠蠵龜,都已經列入保育類,其中最常見的是綠蠵龜。研究人員發現,每年三月到五月,以及九月到十二月,是海龜擱淺和中網的高峰期,而且又以背甲小於五十公分的未成年海龜為主,推測這時海龜們才剛剛遷徙到台灣沿岸,正準備尋找食物及適合的棲息地,牠們幼小,人生地不熟,所以常常會擱淺或被誤捕。


一接到有民眾通報,研究人員就趕赴現場,每年在台灣擱淺或意外誤捕的海龜,多達一兩百隻,不過有七成以上的海龜,在擱淺時,早已沒有生命跡象,每次他們就像是法醫,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想釐清海龜擱淺的真相。

研究人員解剖死亡海龜,一一檢查牠的胃內含物和糞便,發現幾乎每隻擱淺海龜,腸胃都有垃圾,有些海龜的屍體雖然已經腐爛,肚子裡的垃圾卻是萬年不化。

照料受傷海龜的過程中,研究人員發現牠們光是一天排出的垃圾,就相當驚人,大大小小的塑膠產物應有盡有,雖然大多數會慢慢排出體內,不至於有立即性傷害,但可能讓海龜消化不良,食慾不振,身體虛弱,就像得到慢性疾病,身體不舒服就容易被船撞到,或容易擱淺岸邊,尤其如果垃圾體積過大,導致腸胃阻塞,就有致命危險。海洋早已不是海龜熟悉的模樣,人為產物漂流在海面沉積在海底,成為陷阱,實際到海洋走一遭,就可感受海洋生物的處境。


淨灘淨海淨不完,垃圾還是一直來,郭芙與陳人平從自己的生活做起,便當盒成為背包裡不可或缺的物品,無論到哪,他們都會帶著便當盒去旅行,他們也將每一隻被救起海龜的心痛故事,說給更多人知道,想要扭轉頹勢。

經過休養,潮境和小叮噹,早已返回大海,緊接著一隻一隻被救援的海龜,慢慢恢復元氣,也陸續返回家鄉,然而海龜的返鄉之路,處處充滿危機,當海洋整體大環境不改善,一邊野放一邊救援的循環,就會一直上演。


海龜的一生,要面對層層險阻,一隻小海龜誕生,只有千分之一的機率可以順利長大,然後再經過二十到五十年的成長,洄游數千公里,才有機會回到牠的出生地,繁衍下一代,海龜家族在海洋優游千萬年,現在這個古老生物面臨的挑戰更多了,而牠們只想尋求一個好好活下來的機會。

公視我們的島【為海龜找生路】
04/24() 2200首播
04/2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海洋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 基隆市
關鍵字: 
海龜, 綠蠵龜, 廢棄物, 流刺網, 淨灘

有一種生物,牠們的祖先可追溯到恐龍時期,經過上億年的演化,現今牠們的後代,仍在海洋中繼續遨游,牠們古老長壽,但是文明的產物,帶來新的危機,該如何幫海龜尋找生路...

點亮望海巷

點亮望海巷

摘要: 
基隆海濱有個望海巷,裡面有座秘密花園,這裡一度被廢棄漁網和垃圾,掩蓋了生機,2016年,這裡成為基隆市望海巷潮境海灣資源保育區。以禁採捕的節制,挽救近海無魚的困窘、進行物種復育,回報海洋給予的餵哺、動手清除廢棄物,修正過往的錯誤…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豔陽明媚,海面寶藍湧動,水下,滿目繽紛。深藏在望海巷海面下的秘密花園,是資深潛水愛好者的天堂,裡面有色彩鮮艷的軟珊瑚,還有比人還高的大海扇,還有許多住在珊瑚礁裡的美麗生物。


從前,它更美,民國63年卻因為在基隆市邊緣,一度成為垃圾掩埋場。從掩埋場流出的污水加上漁民的捕撈,近幾年,望海巷裡的魚變得越來越少。

抓取或給予,人與海的關係,是可以改變的。海洋科技博物館產學交流組主任施彤煒表示,大海就像農田一樣,也需要耕耘,資源才會生生不息。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的潮境工作站就建立在當年的垃圾掩埋場上,科學家就近長期監測這片海灣,並著手進行小丑魚與珊瑚的復育計畫,「親近海洋、善待海洋、永續海洋」,海科館的願景在這片海,跨出了實際施做的一步。另外,自小在這裡玩水長大的潛水教練王銘祥,則是自發性的幫軟絲打造人工產房。


復育,為海注入活力,但還是不夠。出一塊區域,讓獵捕壓力不要進來,一股由下而上的力量,志工與海科館的研究人員,共同催生了保育區。

望海巷整個海灣,分屬於新北市與基隆市,保育區該多大,經過很多討論,最後決議出位在基隆市這15公頃,禁止漁船進入作業,也不准釣客在岸邊釣魚,嚴禁任何採行為。基隆市政府產業發展處海洋事務科科長蔡馥嚀說,保育區雖然小,劃進來保育區的潮間帶與海下的珊瑚礁區域,是東北角生態最豐富的,呼籲民眾觀察就好,不要去採補。

保育區劃設之後,不再有新的漁網或垃圾進入保育區,志工們自發性淨灘、淨海,變得更加踴躍,他們希望將不屬於海洋的東西,一一清除,總有一天,能把潔淨還給大海。

從水下到岸邊,不好的,逐漸消除,美好的,慢慢浮現。保育區禁採捕,鼓勵民眾親近海洋,生態觀光,將產業轉型契機帶給地方。蔡馥嚀表示,如果做好觀光遊憩,建立起周邊產業鏈,整個廊帶整體效應,應該遠比捕魚收益更大。


2008年,這片海灣曾有一項危機,台電深澳電廠計畫在這裡填海造陸,興建六座卸煤倉與一座長度1460公尺的跨海防波堤,這個計畫沒有通過環評,讓這片海保住了生機。

從被棄置垃圾的邊陲,轉身連結起人與海洋,小小的保育區,點亮著望海巷。


公視 我們的島【點亮望海巷】

09/12() 2200首播
09/1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海洋
縣市: 
  • 基隆市
  • 中正區
關鍵字: 
保護區, 海科館, 廢棄物, 保育區, 生態觀光, 海洋保育

基隆海濱有個望海巷,裡面有座秘密花園,這裡一度被廢棄漁網和垃圾,掩蓋了生機,2016年,這裡成為基隆市望海巷潮境海灣資源保育區。以禁採捕的節制,挽救近海無魚的困窘、進行物種復育,回報海洋給予的餵哺、動手清除廢棄物,修正過往的錯誤

修復溫柔

修復溫柔

摘要: 
壞了的東西,要去哪修理?如果只要在地圖上點選,就會出現修理店舖,是不是方便許多?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 劉啟稜
剪輯 陳忠峰

吳芷瑩綽號大雄,從減少廢棄物的念頭出發,和朋友共同架設了城市修理站,發表與修理有關的各種文章,還設置修理地圖,廣邀網友共同提報全台修理店舖資訊。有時,大雄還將修理過程的點滴,紀錄在城市修理站,讓更多人瞭解「修理」這件事。

就像很多人不知道,原來布偶還能修理。喜歡縫縫補補的裘西,原本想當獸醫,現在成了布偶醫生。做布偶修復時就像動手術,得小心謹慎,拆下來的配件得一一放好,花時間又費精力,在很多人眼中,付出跟收穫不成正比。對裘西來說,修補布偶是項挑戰;對主人來說更是情感的延續;而對焚化爐來講,是少燒一個垃圾。



現代人生活不可或缺的行李箱,也在修理地圖中,不管是換把手或輪子,只要更換零件,就能運轉自如。有的修理行業,則隨著社會型態轉變,漸漸消失。位在永樂市場周邊的刀剪行,曾經是當地產業布行、中藥行不可或缺的好夥伴,當傳統產業一一收起,磨刀剪的客人跟著消失,未來轉型之路還在摸索。


工商時代到來,追求快速、低廉成本,推動人們走向用後即丟的消費型態。無形製造了更多廢棄物,面對成堆廢棄物,人們慢慢產生對廢棄物的省思,珍惜物資的聲浪響起,要如何重新賦予物品壽命?有人克服身心障礙,努力創造器物的第二人生。

坐著輪椅,劉瑞隆每個步驟都不含糊,在木匠的家關懷協會培訓下,劉瑞隆運用巧思,幫助家具再生。回收來的家具,由木工師傅小林判斷是否進行修復?還是拆解再利用?考量到身心障礙者的體能限制,除了降低工作機台,小林在設計操作程序時也盡量簡化。看著改造好的家具,修理東西也讓身心障礙朋友找回自信。


修理,也能是促進社區交流的推手。每個星期六上午只要門一開,就會有人帶著小家電,來到台北市大安區小白屋修理站,熱心志工黃國煊如同電器醫生,耐心問診,協助找出病因,鼓勵民眾親自動手修理,希望培養民眾,隨時動手修理的習慣,未來家電不要有小毛病就被任意丟棄,產生過多廢棄物。

修理最需要的工具,小白屋修理站的這片牆上統統有,部分工具也是居民所捐出的,小白屋社造團隊經常帶著工具箱外出,透過工具分享,把惜物愛物的精神散播出去。



民間也開始陸續舉辦各種修理課程,教導民眾簡單修繕,延續物品壽命,推動修理小革命。在鼓吹消費的時代,這群人選擇用雙手來修復物件,當修理形成風潮,快速發展的城市,就能減少更多廢棄物,留下更多的溫柔。

公視 我們的島【修復溫柔】
09/12() 2200首播
09/1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 桃園市
關鍵字: 
修理, 廢棄物, 焚化爐, 再生, 惜物

壞了的東西,要去哪修理?如果只要在地圖上點選,就會出現修理店舖,是不是方便許多?

失控的零廢棄

失控的零廢棄

摘要: 
1990年代,由於垃圾掩埋場瀕臨飽和,台灣各地陸續爆發垃圾大戰。政府為了解決垃圾問題,在各縣市推動興建焚化爐,垃圾處理從此進入焚化爐時代。但是焚化後,垃圾並沒有消失,除了廢氣與二氧化碳,還會產出大量飛灰與底渣,而它們又去了哪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平均每一百公噸垃圾焚化後,會產生1520公噸的底渣,和5公噸飛灰,底渣交由業者處理再利用,飛灰因為毒性較高,大都送往掩埋場。台灣每年燃燒660萬公噸的垃圾,產生約100萬公噸底渣,相當於1.5101大樓的重量。

這家位於彰濱工業區的再處理廠,處理來自台北、彰化等縣市的焚化爐底渣。底渣送到這裡還有濃厚刺鼻的氣味,混雜著不可燃的金屬、沒有完全燃燒的垃圾,進入一趟奇異旅程。輸送帶兩旁,工作人員戴著口罩,忍受噪音與臭味,將沒有完全燃燒的垃圾挑出來。整個流程跑完後,底渣中的金屬與未燃垃圾被分離出來,剩下來的殘渣,就是所謂的資源化產品,免費提供廠商替代天然石材。

根據環保署底渣再利用辦法規定,處理過的底渣,依照有害物質濃度高低,分為三類,一、二類可做成道路級配粒料、混凝土或磚塊添加料、控制性低強度回填材料、基地或路堤填築,第三類則是一萬公噸以上的基地填築,甚至是填海造陸等等。依規定,底渣再利用地點不可在農業區、水源保護區、自然保護區範圍內。

底渣再處理如果能嚴格把關,的確能達到資源循環再利用,環保署還制定了底渣三級品管機制,從處理場、地方政府到中央,必須經過層層查核。可是沒料到,近年來底渣到處亂竄,違法傾倒在農地、魚塭的狀況頻繁。

台南安南這片五公頃魚塭,已經被廢棄物填滿四公頃,台南社大團隊持續追蹤兩個月,發現廢棄物中,還有燒焦的電池、湯匙,很顯然來自焚化爐。台南社大在現場進行重金屬快篩檢測,從入口一路測下來,幾乎都超過土壤污染管制標準。除了底渣,還有各式各樣不明的事業廢棄物,混雜其中。



這塊魚塭的地主,是秀傳醫院總裁黃明和,事發後發表聲明,說自己也是不知情的受害者。其實安南區受害的不只這塊,不遠的另一片魚塭,大馬路旁堆置著一般廢土,繞進小路赫然發現一座又一座底渣,路邊木瓜樹已經奄奄一息,周遭魚塭仍繼續養魚。台南社大團隊這幾年調查發現,魚塭填埋底渣或事業廢棄物幾乎成為犯罪常態。

縣市政府環保局委託業者處理底渣,要付給業者每公噸15002000元,以這片魚塭為例,如果傾倒10萬公噸,謊稱是再利用向政府領取委託費,獲利高達15000萬以上,也因此不斷有業者鋌而走險。

去年七月,台中清水海濱里的空地,就被大規模傾倒底渣,這些底渣來自新北市潤隆公司和桃園博瑞公司,業者以基地回填名義填埋十萬噸底渣,相當於新北市一年的底渣量。雖然堆置地點並不是農地,但周遭都是還在耕作的農田。

業者不但違規侵占鄰近的公有地與私有地,疑似偽造地主同意書,還破壞灌溉水門。在清水另一邊的住宅區,底渣堆到幾乎埋沒一旁農舍,農民無奈,只能繼續和底渣比鄰而居。



去年11月,居民忍無可忍,向台中市政府抗議。市政府檢測後說污染沒有超標,最後依照廢清法跟空污法連續開罰,要求業者將侵占公有地等部分做清運。台中市環保局認為,環保署的底渣管理機制應該要修正,使用地的主管機關也應該有核准權。

其實台中清水已多次發生底渣爭議。早在民國100年,清水國姓社區也發生以興建停車場之名,堆置底渣的事件。當時附近住家都是以地下水做為飲用水源,這裡的地下水深還不到兩米,環保署最後認定地下水污染沒有超標,但居民對飲用水安全非常擔憂。居民邱敏然發現,有些焚化爐底渣被當成營建廢棄物,填埋在清水附近山坡,而附近就是清水的自來水井所在。

環保團體則是在台中大甲溪河畔,發現有砂石場堆積數量龐大的砂石,表面看起來是一般砂石,實際上很可能是底渣或爐碴。另外三年前在苗栗山區,曾有不肖業者以堆置有機肥名義,將牛糞等有機污泥混合不明廢棄物傾倒山區,三年過去,經過雨水沖洗,焚化爐底渣才逐漸現形。


為何環保署明明有管理機制,底渣違法棄置狀況,卻還是頻繁發生?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指出,歐洲許多國家都有規定,底渣再處理必須經過熟化程序,也就是靜置三到六個月,讓底渣跟水氣與二氧化碳充分接觸,重金屬比較不容易溶出,使用上也比較安全。但目前台灣對於熟化、穩定化等程序沒有強制規定,對於底渣再利用的毒性認定標準,跟有害事業廢棄物也只有一線之隔。

過去垃圾集中在掩埋場被視為落伍,但現在的情況可能更野蠻。去年12月,環保團體召開記者會,揭露底渣管理上的漏洞,要求環保署加強對廠商的管控,重新檢討再利用制度。距離去年的記者會已經半年,環保署在制度面的改善上,還是沒有進展,而新的案件又陸續爆發。按照環保署認定,底渣屬於一般廢棄物,任意傾倒按廢清法開罰,罰款只有12006000元,跟動輒上億的不法利得,根本不成比例。環保團體認為,底渣應該視為事業廢棄物,亂倒要從重量刑,甚至吊銷工廠營業執照。

其實,焚化爐底渣大部分還是來自我們日常生活產生的垃圾。台灣的家戶垃圾中,有三成是廚餘,兩成是塑膠,這些都是造成焚化爐燃燒不完全,底渣中重金屬、戴奧辛含量增高的原因。另外焚化爐中有三成垃圾是一般事業廢棄物,一般事業廢棄物來自百貨公司、商辦大樓、住宅大廈、工廠等等,分類上往往不如家戶垃圾。燒事業廢棄物越多的焚化爐,底渣量往往也越多。

目前除了雙北,台灣其他縣市垃圾都是隨水費徵收,無法反映垃圾處理真實成本,也無法落實污染者付費原則,導致垃圾減量的誘因有限。

政府要落實零廢棄政策,最根本還是要從垃圾減量、資源回收做起,把底渣拿去再利用是末端不得已的做法。當底渣管理失控,政府要負起最大責任,民眾也要重新檢視,製造垃圾背後我們付出的環境代價。

公視 我們的島【失控的零廢棄】
05/23() 2200首播
05/2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焚化爐, 底渣, 廢棄物, 廚餘, 掩埋場, 零廢棄, 廢清法, 隨袋徵收, 垃圾再處理

1990年代,由於垃圾掩埋場瀕臨飽和,台灣各地陸續爆發垃圾大戰。政府為了解決垃圾問題,在各縣市推動興建焚化爐,垃圾處理從此進入焚化爐時代。但是焚化後,垃圾並沒有消失,除了廢氣與二氧化碳,還會產出大量飛灰與底渣,而它們又去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