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廢水

2014 07/21
新竹市客雅溪,遭逢史上最大劫難,烏黑的重油,緊緊附在水泥堤岸與消波塊上,得先噴除油劑,再配合高壓水槍,才能清除。油漬隨著水流動,再以吸油棉吸附,河面上還佈署了層層攔油索,以免有漏網之油往下流,污染河口與海洋…
2009 07/27
喧騰一時的霄裡溪污染事件,似乎已經進入尾聲。五月十三日,環保署環評大會接受華映、友達兩家廠商的申請,同意把工廠的製程廢水,從新埔的霄裡溪改排到龍潭的老街溪。可是,這個消息,卻讓龍潭鄉民人人自危,尤其是引用老街溪灌溉的農民,沒有人可以接受,為什麼政府不幫他們淨化老街溪水質,反而要把老街溪弄得更髒?
2009 07/13
中部科學園區四期計畫,去年八月遴選彰化縣二林鎮為預定地。一個用地600多公頃、投入1.2兆、聲稱每年可創造9千億營業額、3萬個就業機會的開發案,是政府眼中拼經濟的救命仙丹...但 是在全球金融海嘯重創高科技產業、糧食危機逐漸浮現的重重打擊下,這樣的開發案,隱藏著什麼樣的問題?
2008 01/04
在報紙上,看到五股鄉打算對一家工廠進行24小時的廢水監控,就知道一定是情節嚴重,才會採用這種手段。一般民眾對河川生態保育是冷漠的,溪裡頭魚蝦不見了也不在意,除非他感受到臭味已經影響到生活,才會找里長或民意代表來解決。我們到處看到小溪流被三面舖上水泥,喪失生機;工廠埋暗管躲避稽查,惡意排放廢水;黑心唯利是圖,而環境污染卻由全民承擔。雖然台灣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定的規模,但環境意識卻仍舊相當薄弱。
2007 11/30
看到一棟棟高聳氣派的別墅矗立在田野之間,遮住山的形狀、水的流向;看到農地被挖出一個個大坑洞,鄰近農田不斷崩落後退;又看著污染的廢水把田裡的土,染成黑色、黃色、白色或紅色…這些景況,都是農村的真相。至此,我不禁想問,當農業產值已經連續八年不到全國GDP的2%時,台灣的農地還有經濟價值嗎?而這些農地的現況又還會有人關心嗎?同時,農地的處境是否也反映出,台灣農業發展與環境生態將走入另一種浩劫?實在太多太多的疑問了!所以,我們試著把尋找解答的過程,一一記錄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