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化

食物廢物一線間

摘要
高台上的各式餐點,是人們口中的饗宴。人類吃不完的料理,是豬仔們眼中的大餐。盛產季節,菜價大跌,成熟的蔬菜,根本沒有上架的機會。平平是食物,一樣都可以餵養眾生,為什麼有些是美食?有些卻成為人們不屑一顧的廢棄物?

一間普通的民居,靜靜地坐落在山腳下,冬陽溫暖,現在正是農忙時期。農民溫柄貴和媽媽溫鍾新妹,跟往常一樣,正在整理當天下午,要寄給客人的小番茄。

溫家,世居高雄美濃,是個典型農家,他們的經濟收入,主要來自近年熱門的小番茄。家中的食物來源無需外求,都是溫媽媽一手張羅。萵苣、青椒、芹菜、青蔥…各種當季蔬菜,在溫家菜園都可以發現。樣多量少的蔬菜,並不會有絲毫浪費,因為園子裡的耗損菜葉,或是家裡的剩菜廚餘,都被黑豬吃光光了!

跟溫家不同,大部分非務農的家庭,還是得花錢買菜,果菜批發市場、傳統市場,決定了這些人的三餐大事。以雲林縣的西螺果菜市場為例,這裡是全台灣最大的蔬菜集散地。許多農民、盤商和零售商,每天都會聚集在這,進行蔬菜批發的交易買賣。西螺農產品市場副理江禮源說,目前西螺果菜市場每天交易量,將近一千公噸,每年大概有三十五萬公噸,年交易金額突破五十億元。

可是,二月春節過後,市場需求量下降,各類蔬菜菜價趨跌,再加上產地氣候溫暖產量大增,導致菜價一跌不起,西螺果菜市場內,一攤攤整齊美觀的蔬菜,乏人問津。

以菠菜為例,家庭主婦在市場上的購買價格,大約是三把50元,可是在西螺果菜市場的批發價,卻是九把一大捆30元,到了傍晚收攤的時候更慘,可能只能賣到10塊錢。採收的蔬菜被丟棄,一些還在田裡的蔬菜,根本沒有上架的機會。許多已經成熟的蔬菜,因為批發價太低,農民乾脆鋤掉不收成。農民被迫親手耕鋤自己的作物,何等辛酸?明明是食物的蔬菜,全部變成毫無價值的廢棄物,又是多麼的不堪,這些農產品的耗損,是一般民眾不容易察覺的巨大浪費。

另外還有一種食物耗損,不是發生在產地,而是出現在市場。一大早,婆婆媽媽到市場挑選食材。菜販潘先生、潘太太在旗山市場賣菜,已經有十五年的時間。這麼多年來,他們都會把各類蔬菜,整理的漂漂亮亮,迎合客人對外觀的要求。除了潘先生、潘太太,旗山市場的每個菜販都是如此,對他們來說,這是賣菜的基本工作,不做好就別想把菜賣出去。

一點點蟲咬的痕跡、初葉的斑點或老化,看在消費者眼中,就是不良品,無形的浪費,也在這種規格化的觀念下,一點一滴累積而成。行之有年之後,農產品逐漸被要求成工業化的產品,不僅不能沾到泥土、外觀要好看,最好大小尺寸,也要一模一樣。

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林樂昕說,工廠可以大規模製造規格化的商品,可是農業在大自然的環境裡,會長出各種不同的農產品,不管是形狀、滋味、顏色,都反映出不同環境、氣候、人文的特色,這是很豐富的意涵,但是現在的消費社會裡面,卻把我們的農產品統一化,是很可惜的事。

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進一步說明,我們共同創造出廉價的食物,卻是浪費的體系,就算食物的外觀使得食物沒有商品價值,人們卻忘了它還有食用價值,這就是最大的浪費。

不只一般市場的買賣,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從事有機或無毒的農友,一旦邁入自產自銷這一步,面臨的出貨壓力更大,因為每一項農產品,都清楚載明生產者和產地資訊。目前進入有機轉型期的廖俊凱,從小在雲林農村長大,退伍後隨即務農種菜,今年已經進入第20年。

為了保護自己的品質招牌,廖俊凱不得不小心翼翼挑菜分類,把收成分為「出貨」、「自己吃」、「土雞吃」三種標準。畚箕裝的給雞吃,桶子裝的給人吃,這種分類可以避免浪費,另外還有更積極的做法,必須從源頭做起,那就是「教育消費者」。

食物的外表雖有美醜之分,但這卻是各種生態作用的結果,消費者如果想吃的安全健康,應該要回過頭來,認識農產品的本質,理解大自然的變化。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林樂昕解釋,大家要學習認識農產品的生產過程,也是生態的一部分,所以被蟲吃、被鳥啄,都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所以我們在購買食物的時候,不只是吃菜而已,也是跟農友和整個環境,進行一種連結跟支持。 

可惜現實情況是,消費端的理解程度,依然無法超越長期累積的偏見,因此,像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這樣的消費者團體,就必須想盡辦法,在出貨過程中減少資源浪費。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說,在出貨過程中,對於規格外的、個頭不一的,都可以接受,所以大的、小的混在一起出貨都無妨,紅蘿蔔帶土的,或是馬鈴薯個頭大大小小的,都有機會到每個社員的家裡。

其次,如果次級品是不能吃的,就送給農友做堆肥,還可以食用的,就賣給員工或拿來做合作社的營養午餐。合作社的員工餐廳,每天供應80到130人的午餐,有效消化無法上架的次級農產品。午餐結束後,從廚餘桶內的少量廚餘也可以看到,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環保減量的實踐過程。

除了星期三與星期天,台北市清潔隊都會出動專車收垃圾和回收資源,其中也包含廚餘的回收。自從民國89年,垃圾清理費隨袋徵收之後,台北市的垃圾量,從每天三千公噸降為一千公噸,其中廚餘量佔兩成,約有兩百公噸。

橘色桶裝熟食廚餘,佔總廚餘量1/10,可以拿來餵豬,另外9/10是生食廚餘,裝在藍色桶裡,主要拿來做堆肥。雖然跟過去相較,台北市居民的廚餘量大幅減少,不過外食族在無意之間製造的浪費情況,還是屢見不鮮。

風行了二十多年的「吃到飽」,儼然已經成為台灣飲食文化的特色之一。不過,部分業者為了區隔市場,逐漸由廉價的「吃到飽」,調整為中、高價的「吃得巧」。只是說,當社會已經習慣「吃到飽」之後,「吃到飽」往往容易變成「吃不完」,形成消費行為的浪費模式。

除了「吃到飽」之外,消費者也容易在購買中製造浪費。面對超市架上的規格化包裝、精緻的外觀,如果沒有事先擬定採購計畫,消費者往往會因為業者的促銷手法,不小心買得太多。

食物從產地到餐桌的這段旅程,對人類來說,是文化發展的一段見證。與傳統農業社會對照,產銷失衡造成的浪費、規格化標準形成的耗損、過度食用或購買的現代化現象,在在顯示人類文明的不進反退。其實,每個個人的小小改變,都是整體社會的大大進步,一把青菜、一口飯,是食物?還是廢物?這個定義,就在我們的一念之間。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 高雄市
  • 旗山區
  • 雲林縣
  • 西螺鎮
關鍵字
果菜市場, 產地, 食品安全, 消費者, 廚餘, 產銷失衡, 堆肥, 工業化, 浪費, 吃到飽

高台上的各式餐點,是人們口中的饗宴。人類吃不完的料理,是豬仔們眼中的大餐。盛產季節,菜價大跌,成熟的蔬菜,根本沒有上架的機會。平平是食物,一樣都可以餵養眾生,為什麼有些是美食?有些卻成為人們不屑一顧的廢棄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當牧場變工廠

當牧場變工廠

摘要
許多人應該看過一部由英國亞德曼公司出品的電影「落跑雞」, 劇情是描述一群專門生蛋的金雞母逃離牧場的故事。片中的母雞們每天必須生產一顆雞蛋, 如果連續幾天都沒有產蛋, 就要面臨被宰殺的命運。雖然這只是一部虛構的動畫電影, 但是事實上, 我們過去熟知的牧場, 其實早就演變成為一座座的工廠, 那些蛋雞、肉雞、豬、牛等農場動物, 現在早就成了一部部生產機器。

實際走訪現代化的養雞場, 不難發現過去我們印象中的牧場, 的確已經變成了動物工廠。從外觀來看, 一棟棟的雞舍跟工廠的鐵皮屋沒什麼兩樣, 一般人看不到、聽不到、也聞不到這些鐵皮屋內竟然住著數萬隻的肉雞。走進這些雞舍, 裡面盡是歐洲進口的現代化設備, 有自動控溫的水簾、自動給水、自動補充飼料, 只要一個人力, 就可以管理七萬隻的肉雞, 可以說是充分發揮了工業革命以來, 生產自動化的精神。這些白肉雞平均飼養36天後, 可達到每隻1.8到2公斤的重量, 不能多也不能少, 每隻就像同個模子鑄造出來的一樣, 完全符合規格化的目標。這樣注重生產效率的結果, 目前台灣島上已經有一億隻在養肉雞, 每年大約創造三百三十多億的產值。

表面上, 牧場變工廠的好處是, 我們有許多價格低廉、來源充足的肉品可供選購, 但是這麼龐大的牲口數其實就像所有的工業生產一樣, 正在不斷消耗地球的資源, 並且產生大量的廢棄物。

高雄港71與72號碼頭是國內重要的穀倉, 每年從這裡進口的穀物大約有將近300萬噸。如果以一輛飼料車可以裝載15噸的容量來說, 一年光是從高雄港的穀倉運出的車次就高達20萬輛。這麼大量的穀物進口意味著必須有廣大的耕地去種植飼料用的農作物。

根據研究顯示, 生產一公斤的牛肉, 要消耗16公斤的穀物。為了種植玉米、大豆等穀物供應家禽家畜們食用, 有許多森林已經被夷為耕地。但是未來全世界人口還會不斷增加, 而開發中國家對肉品的需求, 也會隨著經濟發展而呈現倍數成長。兩相加乘的結果, 未來可供開發的耕地, 將趕不上無限制消耗肉品的需求。事實上, 從2006年下半年開始, 玉米的價格開始不斷飆漲; 因為玉米除了是主要的飼料作物以外, 近年來更是替代性能源生質酒精的主要原料。這個轉變更加突顯出糧食資源的可貴。廉價的肉品並不能充分反應出它們原有的價值, 結果導致不正常的過度消費與消耗資源。 

至於畜牧業所產生的廢棄物方面, 則是更加顯而易見的問題。過去只要一提到養豬廢水, 就不免讓人聯想到高屏溪, 因為高屏溪流域曾經是200萬隻毛豬的排便所。民國87年離牧政策開始拆遷補償養豬戶以後, 有99%的養豬戶已經撤離高屏溪流域的水源保護區。但拆遷只是解決部分問題而已, 養豬廢水的污染並沒有從此在台灣島上消失, 只是轉移陣地而已。一直到現在, 屏東東港溪的許多支流都還在飽受豬糞尿污染之苦, 濃厚刺鼻的氣味, 加上河面上覆蓋著泥狀的豬糞, 很難想像, 幾乎每家養豬場都有廢水處理設備的今天, 豬糞尿還是照樣亂排。台灣每年由家禽家畜所產生的糞便量有250萬公噸, 相當於排放出34000公噸的溫室氣體甲烷。便宜的肉品價格, 並不能反映出昂貴的廢棄物處理成本。

工廠化、機械化的生產模式, 強調大量、快速、平民化, 因此容易讓消費者誤以為物美價廉的背後, 不需要消耗大量的資源, 或是增加環境太多的負擔。事實上, 金錢的代價, 並不是肉品唯一的代價。

側記

消耗大量的肉類食品到底是不是必要之惡? 衛生署持續進行中的國民營養調查計劃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提示。根據1993年到2002年的十年調查結果顯示, 台灣地區民眾的營養狀況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是營養過剩, 參與計劃的台大教授蕭寧馨教授表示, 調查結果告訴我們可能有熱量過剩的問題, 但是卻有保護性營養素(維生素B群、礦物質、鎂、鉀等)攝取不足的問題。儘管調查結果顯示國人對於蛋豆魚肉類的攝取, 的確有部份年齡層有攝取過量的問題, 但是營養攝取還是應該依個人飲食習慣的不同而作調整, 「少吃肉」對某些民眾是必要的, 但是並不適用於每一位國民。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新竹縣
  • 新豐鄉
  • 高雄市
  • 小港區
  • 屏東縣
  • 內埔鄉
關鍵字
籠飼, 格子籠, 集約, 工業化, 溫室氣體, 廢水排放, 畜牧業, 經濟動物, 人道飼養

許多人應該看過一部由英國亞德曼公司出品的電影「落跑雞」, 劇情是描述一群專門生蛋的金雞母逃離牧場的故事。片中的母雞們每天必須生產一顆雞蛋, 如果連續幾天都沒有產蛋, 就要面臨被宰殺的命運。雖然這只是一部虛構的動畫電影, 但是事實上, 我們過去熟知的牧場, 其實早就演變成為一座座的工廠, 那些蛋雞、肉雞、豬、牛等農場動物, 現在早就成了一部部生產機器。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黃康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工業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