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箱計畫

利利安誕生記

利利安誕生記

摘要
住在低海拔森林的領角鴞,通常是一夫一妻共同育雛,今年,台中市的吉峰國小出現了一夫二妻。三人行會不會太擠?牠們能順利傳宗接代嗎?

台灣有十二種貓頭鷹,其中與人們住的最近的,就是領角鴞,牠們喜歡棲息在淺山地區,羽色與樹皮很接近,有非常好的保護色,但是牠們的棲地,因為都市擴張,大量消失。

長期研究貓頭鷹的林文隆,看見問題,動手使用廢棄木材做人工巢箱,為領角鴞爭取生存機會。「原本應該有天然樹洞的地方,現在沒有,我們就給牠一些。」他說,因為貓頭鷹不會築巢,大部分使用樹洞,人工巢箱是種補償。

2003年展開的巢箱計畫,從最初在果園、檳榔園懸掛,漸漸的推進都會區校園。

在台中市霧峰國小,林文隆挑選校園裡最適合的樹,邀請同學來幫忙。小朋友撈起地上落葉,為寶寶鋪床,巢箱上的彩繪,畫滿對領角鴞的祝福。志工爬上梯子,把巢箱高高掛到樹上。

把巢箱推進校園,一方面是因為校園有樹,領角鴞有機會存活,另一方面,讓小朋友就近體會生命教育。同樣位在霧峰區的吉峰國小,圍牆邊的巢箱,連續五年都有領角鴞來育雛。

家長會長協助校方架設了二十四小時的監看系統,透過wifi分享畫面,使用電腦或手機,就能即時觀察領角鴞。「一個巢箱來了兩隻母鳥,下了五顆蛋。」校長陳武鎗覺得,今年是最特別的一年。

兩隻母鳥經由專家羽色辨別,發現都曾來這裡繁殖,大白在2010與2017年用過這個巢箱,另一隻花點則是在2016年用過,2018年,牠們決定共用。

通常一對領角鴞最多可以養大四隻寶寶,這次,一隻公鳥,兩隻母鳥,五顆蛋,牠們會打破紀錄嗎?

學校特地布置了一面電視牆,方便小朋友來觀察。2月28日,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其中三隻寶寶失去長大的機會,母鳥親自結束了牠們的生命。陳武鎗表示, 學校附近的原始森林,因為闢做停車場,剷除了植物,造成牠們的食物來源減少,這是自然淘汰的現象。

收拾悲傷,最後一隻寶寶還有機會長大。小朋友為牠進行命名投票,最後取名利利安,希望牠吉利、順利、平安。

領角鴞是保育類,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為了生態研究,向農委會提出申請,3月19日,準備把利利安從巢箱中拿出來,進行測量。在之前,小朋友只能透過網路觀察,這是他們第一次與利利安面對面。短暫相會帶給小朋友難忘的體會。

另外,學校也鼓勵高年級的同學,為低年級小朋友解說貓頭鷹。漸漸長大的不只利利安,小朋友也跟著成長了,一個個都成了貓頭鷹達人。

3月24日,利利安順利離巢。離開不代表結束,師生們常常抬頭尋找利利安,想牠會不會就躲在某處看著小朋友呢?

從林文隆開始推動巢箱計畫,到利利安平安長大,這場因緣鋪陳了十多年。利利安的誕生,是學術研究的特殊案例,一堂曲折而充滿養分的生命教育,也是吉峰國小師生與研究人員的共同回憶。未來,希望有更多人願意伸出援手,為野生動物出一份力。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 霧峰區
關鍵字
貓頭鷹, 領角鴞, 巢箱計畫, 巢箱, 吉峰國小

住在低海拔森林的領角鴞,通常是一夫一妻共同育雛,今年,台中市的吉峰國小出現了一夫二妻。三人行會不會太擠?牠們能順利傳宗接代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民紋 賴冠丞 葉鎮中,剪輯 陳民紋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爲貓頭鷹造個窩

摘要
隨著人口增加,林地開發擋不下,森林一片片消失,樹一棵棵倒下,領角鴞找不到家。

『阿欽你在哪裡?我看看,你是阿欽嗎?乖,沒事』  小心的把阿欽從巢裡抱出來,趙子敬仔細檢查著牠的嘴喙和腳爪,阿欽是一隻領角鴞,個子大約25公分高,褐色的毛看起來就像斑駁的樹皮,特大的雙眼透露牠夜行的生活,牠是和人類生活區域最接近的一種貓頭鷹。

換水、餵食、清理籠舍,這是趙子敬每天的例行工作,退休之後,他設立了台中市野鳥救傷學會,遠赴加拿大,研習野鳥救傷。而且就在自己住家的頂樓,架起了一個個大鳥籠,幫助落難的野鳥。

受傷的熊鷹、右眼失明的大冠鷲、翅膀骨折的松雀鷹、無法謀生的褐鷹鴞,這裡的每隻鳥,都有一段傷痛的過去。籠子裡的領角鴞,也有牠們來到這裡的故事。除了受傷以外,大部分是因為是落巢。

森林環境逐漸消失,母鳥找不到合適的地方築巢,當鳥寶寶要離巢的時候,沒有適當的環境,讓牠練習飛行技巧,這時候就會落巢。落巢的寶寶很可能變成貓狗的美味大餐,只有少數的幸運兒被送來這個中途之家,當牠們順利長大,趙子敬會把牠們移到靠近原始環境的觀察籠,讓牠們熟悉野地裡的各種聲音,透過循序漸進的方式,準備野放,希望牠們能重返自然。

救難可以幫助落巢的寶寶,那麼能不能有更積極的做法,來減少牠們落巢的機會呢?趙子敬表示,本來落巢是自然淘汰的一環,人類不應該介入,但是除非人的干擾完全終止,否則這種落巢的後果,還是要由人類來補償。

趙子敬的救傷夥伴--林文隆,從小就愛上貓頭鷹,研究貓頭鷹已經有十多年,在研究過程中,他發現在環境開發過程中,貓頭鷹面臨的生存困境。

當開發朝向山林挺進,住在裡面的生物也就節節敗退,原本就嚴苛的生存條件,變得更殘酷。森林消失,變成了城市或農園,天然樹洞大量減少。為了延續生命,領角鴞必須找尋出路,林文隆說,過去發現牠們就會在檳榔的葉基裡面生蛋,導致蛋很容易掉落,或是幼鳥很容易掉下來。

因此,從2003年起,林文隆尋找廢棄木材來做巢箱,展開巢箱計畫。第一年沒有鳥進駐,後來一路調整巢箱的大小與高度,陸續架設了許多巢箱,到現在已經成功幫助了不少領角鴞。

有了巢箱,不只領角鴞可以安心繁殖,連大赤鼯鼠也找到了家。鄰近的農夫也自願加入巢箱計畫的行列,不但幫忙做巢箱,也在自己的果園中架起了15個。

其實都市裡也有領角鴞,因此巢箱計畫也推廣到都會的校園。來到台中大坪國小,之前架設的巢箱,有領角鴞正在孵蛋。校園中的綠地是都會地區貓頭鷹的重要據點,根據林文隆的觀察,以往牠們都是在大王椰子樹上面築巢,小鳥很容易掉下來,失敗率很高,因此如果給牠們一些巢箱,也許可以提高牠們的繁殖成功率。

林文隆的巢箱計畫,針對的是被人為開發影響的果園或校園,天然的原始林就不在他的計畫範圍內,雖然掛巢箱是爲了補償繁殖的場所,但是這樣會不會改變了領角鴞原本的尋巢本能呢?林文隆說,如果牠覺得外面的洞比較好,就不會用我們的巢箱,並沒有強迫牠一定要進來。

架設巢箱之外,林文隆也在研究樣區,沿著農民巡視的路線,放置蝦籠,研究領角鴞的生活環境中,還有哪些其他生物,雨傘節、梅花蛇、石龍子、印度蜓蜥都出現在蝦籠裡。

這個研究,呈現棲地中的生物多樣性,讓我們了解土地的生命力,是架構在眾多物種交互影響的脈絡中,也提醒我們,只有巢箱還是不夠的,牠們需要完整的棲地,需要生意盎然的森林。

救傷、掛巢箱,是人們看見動物的需求,在必要的時候伸出援手。趙子敬和林文隆的夢想都還在進行著,在都會開發的洪流中,展現滿懷慈悲的溫柔。

側記

一個一個巢箱巡視,一個一個蝦籠檢查,烈日下、細雨中,抓住生命的脈動,這是研究人員的生活,也是他們令人敬佩的地方。因為有他們的努力,這些奇妙物種的秘密寶盒,才得以一一開啟。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貓頭鷹, 領角鴞, 台中市野鳥救傷學會, 猛禽, 傷鳥救護, 野鳥救援, 棲地破壞, 巢箱計畫

隨著人口增加,林地開發擋不下,森林一片片消失,樹一棵棵倒下,領角鴞找不到家。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巢箱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