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正義

拉瓦克的城市家園

摘要
怪手剷倒一棟棟民宅,高雄拉瓦克部落因為占用國有地,面臨政府強拆。拉瓦克族人來到高雄六十多年,一路艱辛,最早為了賺錢謀生,現今希望原地安居,建立一個城市部落。 畫面提供 陳庭旭。

高雄市中華五路上,鄰近五號船渠大排附近,住著一群原住民,外界稱為建隆部落,族人早期住在運河旁,用族語取名拉瓦克,自稱是住在河邊的部落。王美金是第二代,從小就跟著雙親,移居拉瓦克。

1950年代,部落族人大都在復興木業工作,後來南亞塑膠成立,附近成為石化工業區,部落被包圍在工廠中。將近四十年光陰,工廠污染造成環境問題,也讓部落深陷惡化的生活環境。 

1997年運河填平,興建中華五路,拉瓦克從住河邊,變成住路邊。因為占居國有地,政府要求拆屋還地,在多次陳情協調下,部落獲得門牌,居民從此有了戶籍,但是土地問題未能解決。

高雄市前鎮區原本的傳統石化工業,在陸續關廠後,遺留大片土地,市政府推動亞洲新灣區計畫,建造濱海新城區。許多土地進行重劃開發,開發價值都是百億利益,拉瓦克部落就位在95期市地重劃區邊緣。

在重劃區開發的環評說明會中,拉瓦克居民與聲援人士表示,園區將建立台塑企業紀念公園,為何不能同時保留一樣來到高雄打拼的部落家園,希望政府出面協商,聆聽部落訴求。

高雄市原民會面對拉瓦克的迫遷問題,過去曾幫助十多戶搬遷,進行安置,強調未來將持續推動。高雄市原民會副主委陳幸雄表示,有為拉瓦克在小港三民國宅,買了十四戶國宅,設置娜麓灣社區,接受安置的族人就在那邊,最長有安置到八年之久。

拉瓦克族人陳英雄接受安置,分配到台電宿舍居住,但是到了宿舍,不習慣公寓的孤單生活,還是懷念群體相處,於是將宿舍當倉庫,自己還是回部落住。而且族人也擔心宿舍只是提供暫時居住,最後還是會流離失所。

面對拉瓦克的迫遷爭議,高雄市政府以監察院指責未妥善處理,導致占用情形日益嚴重為理由,計畫加速處理。部落居民與反迫遷團體來到監察院,舉行記者會,對外界說明,並向監委陳情。台灣人權促進會林彥彤表示,希望社會了解拉瓦克部落的困境,居住的不只有部落族人,還有五戶平地人,他們成為城市發展的基層勞力,卻在年老時,面臨失去家園。

4月2日,高雄市政府以清理簽署搬遷同意戶為名,派出怪手來到拉瓦克,總計有五戶平地人房舍和七戶原住民房舍,遭到拆除,剩下十三戶未拆除。拆除後的平地居民,無處可去,就在舊家前的人行道,搭塑膠棚居住。

面對都市原住民占用國有地的迫遷問題,新北市溪洲部落也曾遭遇,但是經過抗爭與協商後,以333方案,由族人負擔部分重建經費,部落原地安置。溪洲部落族人指出,政府有很多政策工具,能積極處理,解決都市原住民占地居住的問題。像新北市就以變更地目方式,劃出河岸的安全土地,提供族人安居。

拉瓦克族人希望高雄市政府,能參照其它縣市的處理方式,讓高雄唯一的城市部落,能有安居的家園。4月強拆後,引發社會關注,市政府承諾提供協商平台,討論解決拉瓦克的問題。

部落族人陳英雄因為已經簽署搬遷同意書,搬進宿舍,拉瓦克的房舍,在4月2日拆除。但是他希望退還宿舍,住回部落,於是每天晚上帶著寢具,開車回部落,睡在車上,不想和部落分離。

六十年前,拉瓦克族人來到高雄,希望謀求更好生活,但是歷盡艱辛,付出勞力,最後家園被拆除,未來何去何從,成為族人傷心迷惘的困境。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新北市
關鍵字
拉瓦克部落, 迫遷, 安置, 居住正義, 土地重劃, 土地開發

怪手剷倒一棟棟民宅,高雄拉瓦克部落因為占用國有地,面臨政府強拆。拉瓦克族人來到高雄六十多年,一路艱辛,最早為了賺錢謀生,現今希望原地安居,建立一個城市部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快樂山上不快樂

摘要
台灣許多東部部落居民,半世紀以來,因為經濟發展,紛紛來到都市工作,成為基礎勞動力。但是因為所得低廉,許多人深陷生活困境,只能占地蓋屋,形成城市裡的原住民部落。但是近年來,國家的土地清理政策,計畫回收國有土地,陸續拆除占居國有地的房舍,讓許多城市部落深陷喪失家園的苦痛…

一群快樂山部落居民,來到新北市政府前,發出怒吼,希望政府重視城市部落迫遷問題。反迫遷人士指出,快樂山部落存在已久,不懂政府此時為何要趕他們走。

新北市瑞芳區海濱里的快樂山部落,住著許多來自東部的原住民,他們從五十年前就陸續北上,一些人到基隆當漁工捕魚,微薄薪水租不起房子,只能過著四處占居,四處被趕的日子。許多人房子被拆,家人被趕四、五次,在基隆不斷搬遷流離。四十多年前,有族人輾轉來到快樂山,從最早的墾地種菜,後來居民開始搭建簡易房舍,居住下來。

快樂山部落族人,每位都有悲傷過去,有人工資微薄,有人被積欠工資,只能到快樂山找個安居處所。部落裡目前有五十多戶,一百多人居住,他們來自東部豐濱、興昌、東河等部落,從事工作有漁工、礦工、板模工等,像是個部落聯合國。

但是快樂山土地屬於國有財產署所有,在居住四十多年後,2014年快樂山部落被檢舉竊占國土,居民陸續遭到司法偵辦。快樂山部落協會理事長徐錦熙表示,目前快樂山部落旁的山坡土地,已經被財團購買,計畫開發園區,但是園區出入必須經過部落,於是擔心部落因為園區開發,將面臨迫遷。面對司法追訴,迫遷來臨,部落居民走上街頭,進行陳情,希望社會知道部落的處境。

部落婦女們到海濱採集食物,避過拍岸的浪濤,尋找礁岩上的螺貝類,在依海靠山的地方,回歸部落傳統生活。對族人來說,快樂山部落像一個避難所,讓他們在這裡自給自足生活。

也有一些族人,經濟能力尚可,但是年老懷念故鄉,希望回歸部落,和族人共同生活,於是搬到快樂山居住。目前快樂山部落內,大多是年老居民,像是個部落安養中心,族人相守,相互照顧,有著安養照顧的社福功能。

在財政部召開的國土清理政策公聽會,立委尤美女呼籲,重視都市弱勢的居住權問題,思考他們前來都市的歷史背景。在部落四處陳情後,國有財產署希望新北市府出示居住安全證明,可以討論租用政策,新北市府表示,將由社福角度來處理快樂山議題。但是面對竊占國土的司法起訴,居民還是很擔心。

瑞芳山上,有個快樂山部落,族人離鄉拼生活,為城市貢獻勞力,安居在偏遠山區,回歸部落生活,他們希望能租地續住,讓快樂山永遠快樂。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快樂山, 國產署, 迫遷, 居住正義, 國土清理活化政策

台灣許多東部部落居民,半世紀以來,因為經濟發展,紛紛來到都市工作,成為基礎勞動力。但是因為所得低廉,許多人深陷生活困境,只能占地蓋屋,形成城市裡的原住民部落。但是近年來,國家的土地清理政策,計畫回收國有土地,陸續拆除占居國有地的房舍,讓許多城市部落深陷喪失家園的苦痛…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鄭嘉明 郭志榮 陳忠峰,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百日新政的試金石

摘要
8月22日,反南鐵東移、反高雄果菜市場遷移等反迫遷團體,聚集在行政院外抗議,批評新政府在選前支持土地徵收案件,必須辦聽證會來傾聽民意,執政後卻立刻跳票。民間團體呼籲,新政府應該暫停爭議個案的審查,立刻舉辦聽證,當時獲得行政院長林全的正面回應,指示內政部擬定聽證會的相關執行辦法。林全的承諾,讓遭受徵收之苦的人民,稍稍燃起一線希望。但在土地徵收條例沒有修改的情況下,被徵收戶根本無力回天。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鄭嘉明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陳慶鍾

拜訪吳美慧那天,她的神情十分緊繃、焦慮,迭聲說道:「謝謝你們來,真的不知道怎樣才可以讓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坐在燠熱的屋子裡,吳美慧泣聲說著四年多來的抗爭艱辛,她不明白,只是為了保有自己的家屋,為什麼這麼困難?


吳美慧的家是棟透天厝,緊鄰台南鐵路,早年她和先生買房後,在這做起裱框生意,拉拔一家,直到孩子長大成人,正和先生規劃退休生活,卻收到政府要徵收房子的公文,和樂的家庭,風雲變色。2012年,吳美慧和鄰居開啟了抗爭行動,當年,婆婆就因為過於焦慮而過世,而20143月,丈夫也因為徵收的壓力,撒手人寰。

1995年,政府決定推動的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原本規劃在原鐵路下方施作鐵軌,為確保施工時鐵路交通順暢,需徵用0.63公頃的土地,鋪設臨時軌。工程結束後,徵用的土地會還給居民。但2007年,政策卻變成要直接徵收鐵路東側長達8.3公里407戶居民,共3.03公頃的土地,來施作永久軌。

台南市政府解釋,東移是因為台南車站被指定為古蹟,考量維護文化資產跟鐵路營運需要,必須改採明挖覆蓋工法。2009年,東移版本獲行政院核定。居民得知後,難以接受,開始尋找工程技術的突破可能。大地工程師王偉民表示,只要補強結構安全,即便是採取鐵工局主張的明挖覆蓋工法,依然可以在不必東移的情況下,進行鐵路地下化工程。

為了回應居民釐清工程問題的訴求,台南市政府曾在201323,邀集數十位工程專家,聆聽鐵工局與王偉民的意見交鋒,那場論壇雖然沒有結論,但市政府邀請的土木學者認為,技術問題其實很好解決,建議雙方繼續坐下來好好談。

如果工程不是東移的關鍵問題,什麼才是?20168月,台南市政府帶著我們現勘鐵路地下化沿線,都發局指出,如果採取原軌施作版本,可能會切斷部分現有巷道的通行,會對交通及救災有所影響。台南市都發局進一步表示,儘管確實可以採用徵用的方式施作工程,但若要保障施工時衍生出的交通與安全需求,可能必須擴大拆遷三棟集合住宅,目前的施作方案,是綜合考量後,符合公共利益的最佳方案。


不過,律師簡凱倫反駁,當沒有增設六米巷道的必要性的情況之下,「就不會有所謂拆遷的問題。」他指出,原軌施作案的報告明指,其建物的總拆遷樓地板面積只有萬多平方公尺,「而且裡面還有四萬左右平方公尺的總樓地板面積都是公有物的拆遷面積」,但2009年綜合規劃報告,也就是東移版本,其統計的建物拆遷總樓地板面積事實上卻高達萬多平方公尺。

儘管如此,20133月,台南市政府決定,鐵路地下化的施作方案,將按照2009年核定版本施作,居民認為這牴觸土地徵收條例中,必須確認是最後不得已手段,才能動用徵收權的原則,北上民進黨總部抗議,痛批市長賴清德的作為,是大埔事件翻版。

居民要求民進黨中央,要求台南市長賴清德重啟協商管道。民進黨沒有因此介入協調,只表示會轉告市政府居民的意見。面對反東移居民的不斷抗爭,台南市政府始終以「依法無據」的理由,拒絕舉辦聽證,這也使得雙方在內政部都委會審查時,繼續各說各話,沒有交集。

不過,台南市政府花許多心力,著墨於徵收後的補償機制。都發局說明,針對被徵收戶,市政府提出多元的補償方案,包括比照原有建築物樣貌跟規模,讓微拆戶跟半拆戶就地整建;而整建戶還有全台灣唯一的補償容積可以使用。換句話說,被徵收戶除了可以領到補償費,還有30%的容積可以加到鐵路沿線被徵收的土地上,來重建房子。

台南市政府坦言,這種類似全面都市更新的做法,是考量未來鐵路地下化後都市縫合的便利性。這對地下化後擁有土地可重建的被徵收戶來說,沒有迫遷疑慮,甚至還有照顧住宅可以申請,一魚三吃,使他們更加支持市府的東移施作版本。

台南市政府規劃的照顧住宅基地,位於台南市東區生產路跟大同路交叉的台糖農地,市政府表示,周邊土地在年底,還會完成區段徵收計畫。因為基地區位優良,加上購買價格只需要市價一半,已經有八成被徵收戶要登記入住。

 負責規劃照顧住宅的設計師張家瑜,帶我們參觀樣品屋。強調過去只做豪宅建案的他們,是為了促成台南鐵路地下化公共利益的形成,才破例接下這個案子。為了讓拆遷戶滿意,在建材和設計也特別用心。

然而,台南市政府的補償措施,對鐵路地下化而面臨房屋全拆、土地被完全徵收的居民來說,反而是雙重剝削。


依照拆遷戶數比例,基地上只需要四棟照顧住宅,目前這家建設公司,卻規劃了另外三棟高級住宅。同一基地上的建案,分期開發,卻只領一張建照,建商的解釋是,當初標下土地就是希望不要按照過往蓋國宅的方式去進行,「同張建照,同一個名字,不會分你我,不僅可以讓照顧住宅感受到跟另外三棟高級住宅同樣品質的房屋,價位上以後買賣也會有提升。」

根據台南市政府規定,一個門牌號碼只能購買一戶照顧住宅。而建設公司表示,雖然照顧住宅目前只有被徵收戶可以登記,但如果最後還有空屋,可能釋放給建設公司標售。這樣的做法,引起學者質疑。

「現在土地徵收計畫都沒真正提出來,台南市府已經認為這個土地徵收一定要過,已經開始把土地讓售給建設公司蓋安置住宅,程序上就有很嚴重的瑕疵。」徐世榮批評,台南市政府的作為,一方面違背正當行政程序,二方面把公有土地(台糖地)低廉讓售出去,恐怕有圖利他人的問題。

自從台南鐵路東移案核定後,鐵路周邊住家的牆上,紛紛多出了仲介廣告。根據台南市仲介公會指出,目前市場上缺乏大面積可供開發的素地,東移後的台南車站站區,因此成為難得的開發目標。目前站區周邊土地價格是每坪1219萬元,地下化後,周邊房價還會有三成漲幅。這正是居民為何質疑市政府強硬實施東移版本來炒作土地、不符公共利益的理由。


2015514,台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第四十次會議,審議通過台南市東區及北區配合鐵路地下化所做的都市計畫變更案,此後,位於內政部的都市計畫委員會也密集召開。一般來說,事涉土地徵收的計畫,內政部都委會應詳盡釐清計畫爭議,避免侵害人民權益,但居民痛批,整個都委會過程,根本只是跑流程,呼籲都委會停止審查。但居民訴求沒有得到正面回應,整場審查的爭議雙方,和過去一樣,無法有效聚焦辯論。

整場審查,台南市政府或鐵工局一直沒有正面回應南鐵東移案是否符合土地徵收條例規定,必須符合公益性、必要性、合理性與最後手段等原則,只強調計畫是最佳方案,而針對被徵收戶已有補償計畫。

缺乏釐清爭議的審查流程與開發程序,最後終於釀成肢體衝突。為了平息風波,都委會做出再次審議的決議。但最後,台南鐵路地下化東移案,依舊在居民疑慮尚未釐清狀況下通過專案小組會議,直接送進都委會大會審查。


在都委會大會的審查過程中,反台南鐵路東移的居民口戴口罩,一語不發,他們推派徐世榮當代表發言:「在這樣的開會形式下,任憑我們說破了嘴,任憑我們再提很多論述,其實都是沒有用的,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決定讓今天的會議,將是台灣都委會歷年來開會,最安靜、最順利、最沒有雜音的一次!」

徐世榮結束發言後,和居民一起沉默退席,過沒多久,內政部便舉辦記者會,宣布南鐵東移案,正式通過審查。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強調,「這樣的徵收計畫,沒有迫遷,對人民的財產權,因為有市價徵收,又有都市更新的容積補償,又有安置住宅的提供,所以沒有迫遷。」

822,反南鐵東移、反高雄果菜市場遷移等反迫遷團體,聚集在行政院外抗議,批評新政府在選前支持土地徵收案件,必須辦聽證會來傾聽民意,執政後卻立刻跳票。民間團體呼籲,新政府應該暫停爭議個案的審查,立刻舉辦聽證,當時獲得行政院長林全的正面回應,指示內政部擬定聽證會的相關執行辦法。林全的承諾,讓遭受徵收之苦的人民,稍稍燃起一線希望。但在土地徵收條例沒有修改的情況下,被徵收戶根本無力回天。


91,高雄果菜市場在徵收合理性不明確的情況下,突然遭到怪手強拆,宛如大埔事件張藥房翻版,讓全台各地反徵收、反迫遷的自救會,緊急前往總統府集結。他們擔心,蔡英文政府近日在南鐵案、高雄果菜市場徵收案的作為,將會成為日後其他被迫遷戶的樣板,質疑總統在2015年總統大選時,曾表示要修改土地徵收條例,讓土地正義不再停滯的承諾跳票。

台灣人權促進會提醒蔡政府,就算有安置措施,不符合土地徵收條例精神的強制徵收,就是迫遷,而這已經違反2009年被納為國內法的聯合國兩公約,同時也嚴重侵犯憲法保障的居住權。

925,是民間團體與各地自救會給新政府的最後通牒,完全執政的蔡政府會改弦易轍,或是馬規蔡隨,將測試出,這個新政府對土地正義的真正態度


公視 我們的島【百日新政的試金石】
09/19(一) 22:00首播
09/24(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鐵路東移, 地下化, 土地徵收, 迫遷, 安置, 聽證, 徐世榮, 居住正義, 都市更新, 安置住宅

8月22日,反南鐵東移、反高雄果菜市場遷移等反迫遷團體,聚集在行政院外抗議,批評新政府在選前支持土地徵收案件,必須辦聽證會來傾聽民意,執政後卻立刻跳票。民間團體呼籲,新政府應該暫停爭議個案的審查,立刻舉辦聽證,當時獲得行政院長林全的正面回應,指示內政部擬定聽證會的相關執行辦法。林全的承諾,讓遭受徵收之苦的人民,稍稍燃起一線希望。但在土地徵收條例沒有修改的情況下,被徵收戶根本無力回天。

影片網址

迫遷塭仔圳

迫遷塭仔圳

摘要
新北市塭仔圳重劃案,位於新莊區與泰山區交界,總重劃面積400公頃,預估開發總費用495億,可容納9.4萬居住人口。緊臨新莊副都心、輔大商圈,又有機場捷運及捷運新莊線,更規畫了約40%的住宅用地,塭仔圳的未來,在規劃單位想像中,充滿發展性…

採訪/撰稿 葉明蘭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可是,一群落腳塭仔圳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居民和工廠,卻因為重劃案即將面臨無家可歸,流離失所。為了守住家園,保障居住權與工作權,他們一次次上街陳情,強烈表達不願意納入重劃案。

位處新莊新樹路的美華新村,共有45戶兩到三層樓的透天住家,社區早在1966年完工,1968年因為附近區域被劃為洪水平原管制區而長期限建。大都三代同堂的居民,安居於老房子、老社區。不過,2014年塭仔圳都市計畫,將整個社區為綠地,居民瞬間面臨無家可歸的未來。

美華新村每戶地坪約15坪,納入重劃後,能分回的土地大約7坪,房子因為老舊,能拿到的補償金不多。居民說,重劃後大約只能拿到三、四百萬,這樣的金額,根本買不起附近房子,一旦住家被拆,他們只能流離失所,因此不斷跟新北市政府陳情,希望排除重劃,卻無法如願。

塭仔圳地區,目前還有大片鐵皮工廠,早期因為禁限建,加上新北工業土地不夠,塭仔圳的農田,蓋起一間間鐵皮工廠,幾十年來在政府放任下,形成將近
200公頃的產業聚落。


目前有上千家鐵皮工廠,上萬名勞工,一旦工廠被拆,現有廠家無法就近搬遷,將造成工人失業,也對產業經濟造成極大衝擊。新北市在未來的重劃案中,將塭仔圳工業區土地縮小到只有三點多公頃,屬於金屬加工與紡織加工的現有產業鏈,更面臨消失危機。

新北市依據都市計畫法,擬定塭仔圳都市計畫,可是當居民認為有疑慮時,卻赫然發現都市計畫充滿黑箱,一般民眾就算能提出異議,都委會卻有絕對權力決定要不要採納意見。面對不夠透明,沒有民眾參與的都市計畫,弱勢民眾似乎只能被迫接受


公視 我們的島【迫遷塭仔圳】
05/09() 2200首播
05/14()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 新北市
  • 泰山區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居住權, 工作權, 居住正義, 市地重劃, 都市計畫, 迫遷

新北市塭仔圳重劃案,位於新莊區與泰山區交界,總重劃面積400公頃,預估開發總費用495億,可容納9.4萬居住人口。緊臨新莊副都心、輔大商圈,又有機場捷運及捷運新莊線,更規畫了約40%的住宅用地,塭仔圳的未來,在規劃單位想像中,充滿發展性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居住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