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

小米回家了


小米回家了

摘要: 
小米,在原住民部落,不只是糧食,更是文化。但是歷史變遷、文化影響,小米種植在部落漸漸式微,甚至遺失小米種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郭志榮 葉鎮中
剪輯 葉鎮中

一場機遇下,一批離開台灣三十年的小米,度過海洋回到台灣,學者期待,這批原種小米,不只是傳統農作物,更要種出部落生態。

一聲槍響,高雄市茂林區多納部落的黑米祭,正式展開。部落的黑色品種小米,是台灣特有的小米品種,部落也以保有、種植黑米為榮。台大郭華仁教授指出,在南島語系的住民中,只有台灣原住民擁有小米文化。

祭典中,部落婦女在黑米收割後,用杵搗的方式,把黑米製成食品。收成的黑米,也成為部落的贈禮。

初春時刻,台東金峰鄉歷坵部落,種下有機耕作的小米,部落在面臨八八風災後,思考復耕小米,重新尋找部落價值。但是部落小米種植,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種源的消失,原本擁有許多小米品種,隨著時代變遷,不只品種消失,就連留下來的品種,也是高度混種。

根據調查,台灣的小米品種,在極盛時期,合計約有百餘種,至今可能剩不到十多種,很多還是部落間相互引種。

為了尋找台灣原種小米,台大教授郭華仁和博士研究生巴清雄,在檢索國際學術研究中,發現三十年前,曾經有美國研究者,到台灣東埔、阿禮、霧鹿、漁人等十多個部落,進行小米採集研究,並將小米品種,帶回存放在美國種子庫。

台大郭華仁教授透過溝通,取回當時在十多個部落,採集到的九十多個小米品種,計劃歸還小米原生的部落。郭華仁教授以一位農學家的角度,說明原種小米回部落種植的重要性。

簡單的小米回家記者會,標示著一個歷史時刻,失落三十年的小米回家了!代表接受小米的部落長老,說出心中的感激。

將小米送回部落,成為研究生巴清雄的工作,他不僅要聯絡安排種植的人選,更重要的是,這批離開冷藏庫,進入生長機制的小米,必須及時種到土裡,才能順利成長。趕時間是一項挑戰。而更大的挑戰是環境變遷,三十年前的部落種植環境,在三十年,很多地方已經人事已非。

送回的原生小米中,有十多種取自阿禮部落,但是八八水災重創部落,部落居民下山居住在組合屋,根本無法回山種植,只能將小米轉交霧台部落,幫忙種植。

身為魯凱子民的巴清雄,訴說小米在部落的價值,不只是傳統農作,更是一種救荒食物。能在災難時,種在崩塌處,收成作為應急食物。

這批原種小米中,最遠是蘭嶼的漁人部落,郭華仁和巴清雄認為,蘭嶼農作文化相當特殊,一起將小米送回。

蘭嶼也有種植小米,一月是小米播種季節,居民陸續種下小米。但是長期以來,居民認為小米製作食物困難,於是多數改種芋田,減少種植小米。

為了讓蘭嶼,重新種植原生小米,郭華仁教授將小米送交牧師,請他細心照顧這批珍貴種子。希望今年先大量繁殖,明年再分享更多部落居民種植。

小米回鄉了!一批來自美國的古老種子,不只帶著過去的土地記憶,更包含著對未來的無盡期許。

學科: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茂林區
  • 台東縣
  • 金峰鄉
  • 台東縣
  • 蘭嶼鄉
關鍵字: 
小米, 黑米, 雜糧作物, 八八風災, 巴清雄, 保種, 魯凱, 原住民, 部落

小米,在原住民部落,不只是糧食,更是文化。但是歷史變遷、文化影響,小米種植在部落漸漸式微,甚至遺失小米種原…

歷坵小農復耕


歷坵小農復耕

摘要: 
種下微小的種子,期待很大的心願,歷坵開始復耕了!一群部落老人與一位青年,開啟東海岸新願景,他們說,一切都要從土地上種出來!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八八水患,重創台東許多部落,但是位於金峰鄉的歷坵部落,除了道路受損,部落並沒有太大傷害,水患一年之後,居民安住家園,部落裡嬉鬧的小朋友,依舊找逃家的樂園。

小朋友頑皮的想逃家,但是部落裡的謝聖華,卻在五年前回到故鄉,一個他情感上無法逃離的家。回到部落,面臨了同樣的問題,美麗的風景下,部落依舊找不到未來方向,村景一年比一年蕭條。

八八水患沒有重創部落,卻是加深部落的困境,更多人口外流,田地廢耕。謝聖華想改變,尋找外界協助的力量,剛好台灣農村陣線也希望進入部落,陪伴部落成長,互相有著共同心願。

歷坵小農復耕計畫,推動一年以來,收成自然無毒農法種植的黃豆、洛神花等作物,2011年想要以傳統方式復種小米。小米種植前夕,農陣成員前來幫忙,餐桌上的討論,成為最好的溝通時機,農陣蔡培慧不斷為部落加油打氣。

溫熱的營火、香醇的小米酒,讓遠山裡的小部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動力,一些改變正在發生。不變的是,愛爬樹的小孩,當大人在找尋未來,他們只想爬樹較量。

一早,杜爸爸將要種的小米準備好,和上燒過的木灰、沙石,這些都是傳統的小米種法。歷坵小農復耕計畫,希望部落找回自己已經快失傳,原本就是友善土地的傳統農法,農陣則是扮演一個資源協助者的角色。

在歷坵的復耕計畫,有趣的是,打破一般刻版印象,覺得新事物總是年輕人推動,在這裡卻是老人家帶頭示範,年輕的謝聖華謙虛說,他只負責找人。

為了分出行列種植小米,以便日後管理,杜爸爸自己訂製一個劃線機具,以人力在田地上拉動,大家再依線種下小米。對謝聖華來說,推動復種計畫,不只是種出有機的作物,也是種回部落失落的感情。

謝聖華的父親是歷坵村長,看著兒子回故鄉協助部落發展,也思考如何推廣復耕計畫。大人世界的態度,孩子們感受在心,當田裡換工互助,孩子也學會相互幫助。

工作疲憊的時刻,謝聖華總是到山上,獨享這片他稱為阿凡達的綠意森林,讓身心舒暢。他在家族土地上,慢慢種回樹木,希望未來這裡成為部落的另一個空間,讓人體會部落原名「魯拉克斯」的真意。

在山路的盡頭,小小谷地裡,歷坵部落推動復耕計畫,居民找尋未來,農陣也在找尋實踐之道。

八八之後,歷坵復耕,當一切計畫按步進行,追求的只是大人們不再憂慮,孩子們歡喜生活,讓小小部落能夠永續地,美好在幽靜山谷裡。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小米, 原住民, 部落, 自然農法, 農村陣線, 歷坵部落, 復耕

種下微小的種子,期待很大的心願,歷坵開始復耕了!一群部落老人與一位青年,開啟東海岸新願景,他們說,一切都要從土地上種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