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公園

公園 是誰的家


公園 是誰的家

摘要: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陳忠峰

台北市南港公園,不少釣客會前來悠閒垂釣,另一旁的抓魚高手,也是這裡的常客。還來不及看到牠捕食,身手敏捷的翠鳥,已經叼了條小魚,每年三到七月是翠鳥繁殖期,牠們喜歡在垂直土坡築巢,但是想在台北市找到沒有水泥化的邊坡,卻越來越難,南港公園是少數可以築巢的地點,但還是經常受到人們的干擾,留下一個又一個棄巢。

一直以來,我們都用人的角度去規劃公園,但這些動作,有可能讓住在城市裡的野生動物,失去覓食環境,也失去家園。

曾經,榮星花園也是螢火蟲的家,這幾年因為棲地惡化、外來種入侵,螢火蟲的數量越來越少。看到動物們的困境,荒野保護協會推動公園生態化,期盼人與動物都能在城市裡快樂生活,從榮星花園的生態池做起。他們舉辦工作假期招募志工,號召鄰近居民、學生,一起來幫螢火蟲回家。



民眾任意棄養外來種,是許多都會公園頭痛的難題,這些強勢物種繁殖力強、生長迅速,很快的霸占一切資源,讓本土種無法存活。外來種一旦進駐,想清除就是一場長期抗戰。

棲地改造縱然辛苦,更艱困的卻是人類思維的改變,一次又一次的工作假期,除了凝聚居民對榮星花園的情感,也是環境教育的最好時機。有了眾人的付出,黑夜裡的螢火蟲不用再擔心,找不到另一半。

當水泥建築不斷在城市擴張,公園綠地成為人們喘息的空間,擁有自然生態的公園,更是難能可貴。十多年前保留下來的富陽公園,以尊重自然生態為主的設計思維,讓主角不再是人,而是生活其中的動物們。在這裡,人們能夠就近觀察野生動物,也可以緩下心情,靜靜欣賞陽光走路的姿態,享受涼風習習和片刻寧靜。

台北市上千個大大小小的公園,每個都有自己的個性和目的,在自然生態豐富的地方,荒野保護協會希望依照公園特性,把公園分級分區來做管理,而不要一套公園自治條例走天下。

期待有一天,南港公園的翠鳥,不用再擔心找不到地方築巢,生活在城市裡的動物和人類,都能在公園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地,共享陽光、空氣和大樹所帶來的美好。


公視 我們的島【公園 是誰的家】
05/18() 2200首播
05/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生態復育, 翠鳥, 南港公園, 螢火蟲, 榮星花園, 富陽公園, 公園生態化, 外來種, 荒野保護協會, 陳德鴻, 林智謀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

台灣蜘蛛人


台灣蜘蛛人

摘要: 
全世界的蜘蛛有四萬多種,但是台灣目前已知的蜘蛛卻只有三百多種,許多人對蜘蛛的感覺是負面的,也導致牠蒙上神秘色彩,但是台灣卻有兩位蜘蛛人,長期投入蜘蛛的觀察研究,致力解開蜘蛛的謎團。

採訪/撰稿 王晴玲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傍晚時分,人稱阿貴老師的李文貴照例來到台北市的富陽公園,每天不間斷地觀察蜘蛛早就成為阿貴老師的習慣,觀察蜘蛛已經有20年經驗的他,循著一點點蛛絲馬跡,探訪蜘蛛的生態。

很多人對蜘蛛的第一印象,就是蜘蛛會結圓網。圓形的蜘蛛網是由沒有黏性的直絲以及同心圓狀的橫絲所構成,不同的絲也各有不同作用。有研究認為蜘蛛腳末端能夠分泌一種油脂,因此蜘蛛不會被自己的網子黏住。除了常見的圓形網,有的蜘蛛結的是不規則網,而這種絲絲相連的不規則網是比圓網更進化的網型。而有些蜘蛛甚至不結網,牠們用守株待兔的方式,等待獵物經過一撲而上,注入毒液捕食。

蜘蛛雖然在一般人想像中,是捕食昆蟲的殺手,但在李文貴的觀察下,蜘蛛可是相當有母愛的動物。像是跑蜘蛛,牠在產完卵會守在附近 等到小蜘蛛孵化出來、褪皮完以後,母蜘蛛才會離開。

蜘蛛的世界讓李文貴迷醉,20年來以田野自學的方式,觀察蜘蛛的變化;在台中的東海大學,另一位蜘蛛人卓逸民老師則是採用科學實驗的方式,試圖解開蜘蛛的秘密。卓逸民老師帶領的研究團隊,利用抽絲機抽出人面蜘蛛體內的蜘蛛絲,蜘蛛絲的強度幾乎跟鋼一樣,但是它的彈性非常地好,能夠被延展30%,因此很多生化業者想要積極發展人造蜘蛛絲,用來當成防彈衣或是高性能的材料。

蜘蛛的捕食行為是另一個研究重點,透過24小時拍攝的攝影機,人面蜘蛛的結網捕食行為慢慢被觀察出基本模式。人面蜘蛛每天會結一個新網,到了深夜,人面蜘蛛會把自己的網子慢慢揉成一團吃掉,而吃進去的蜘蛛絲在30分鐘內,會分解成為氨基酸,又可以進到絲囊裡面變成絲吐出來。

而人面蜘蛛也會把吃剩的食物留在蜘蛛網上,這些稱為食繭的獵物殘骸,可以散發氣味吸引獵物上網。蜘蛛面對誤觸蜘蛛網的昆蟲,第一步就是先上前注入毒液,蜘蛛毒會將獵物分解成為液態,讓蜘蛛吸食。每種蜘蛛都有毒,不過大部分的蜘蛛毒對人類並沒有威脅,只有少數蜘蛛的毒性會影響哺乳動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黑寡婦。被黑寡婦刺咬,一開始只感覺到像針刺一樣的痛癢,接著會發生噁心、心跳加速、血壓升高、呼吸困難等症狀。19501959年間在美國曾發生60多個被黑寡婦刺咬而死亡的案例,不過後來抗毒血清開發成功後,毒蜘蛛的威脅已經大大降低。

人類的生活環境中,常常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蜘蛛。儘管許多人對蜘蛛的感覺是負面的,但是李文貴與卓逸民,一個在民間、一個在學界,每日與蜘蛛為伍的他們,期待自己的研究與田野觀察,能夠讓更多人了解蜘蛛的豐富生態,總被稱為蜘蛛人的他們也希望,能夠扭轉大家對蜘蛛的看法,發現蜘蛛更多不同的面貌。

蜘蛛絲的厲害,要親眼見識才會讓人眼界大開,一隻人面蜘蛛可以在短短一分鐘內吐出兩公尺長的絲,而蜘蛛絲吐出的時候是液態,經由瞬間的拉扯力量成為固態,也是一個特殊現象。蜘蛛絲目前是生化業界研究的重點,許多人投入想要分析蜘蛛絲的結構,以人造方式產製蜘蛛絲,但是多年來一直沒有成功。小小的蜘蛛身上也有著偉大的奧秘,人類真的不能小看自然界中的任何生物。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關鍵字: 
蜘蛛, 李文貴, 卓逸民, 東海大學, 富陽公園, 生物科技, 節肢動物

全世界的蜘蛛有四萬多種,但是台灣目前已知的蜘蛛卻只有三百多種,許多人對蜘蛛的感覺是負面的,也導致牠蒙上神秘色彩,但是台灣卻有兩位蜘蛛人,長期投入蜘蛛的觀察研究,致力解開蜘蛛的謎團。

荒野新公園

 

荒野新公園

摘要: 
您對公園的印象是什麼?是整齊的移植樹木,或是沒有昆蟲的草坪,對於都市居民而言,公園是不適合野外探險的地方。但有一群人,準備顛覆傳統公園印象,打算營造一個能夠探險,富有教育的生態新公園。一群荒野協會的年輕人,來到台北市郊的富陽公園,對裡面的生態美景大為讚賞,覺得無異是緊鄰城市的生態寶庫,於是他們有新的想法,讓這座公園成為第一座民間社團參與規劃的公園。

撰稿:郭志榮

攝影:陳添寶

富陽公園前身是一座軍方彈藥庫,在嚴密管制下,區內生態保持相當完整,在軍方退出後交由市府托管,規劃成為簡易的社區公園,在低度的建設下,成為當地居民的後花園,或是生態人士的私樂園。

但是好地方總是藏不住,漸漸地公園周遭開始開發,一座座美麗公園出現。對於傳統公園的建造,總是毀壞既有生態,大興土木蓋出一座美輪美奐的公園,但是對於自然保育,對於生態教育,其實並不見得有太大效益,尤其對富陽公園既存的豐富生態更是嚴重傷害。

於是,他們開始行動,要求減少公園內的人工建物,讓不開發成為最高原則,也從認識生態的角度,打破人們既定美麗公園的美學觀,重新認識自然野地之美。

他們期盼,當第一座不過度建設的富陽公園在台北城郊出現,也能連帶推動台北環山的綠帶公園,讓台北被豐富的生態環緊緊圍繞,成為城市進步的象徵。

【採訪側記】

接觸到荒野這群年輕人,覺得他們很可愛,心想又是一群都市造夢人,打造一個城市的自然夢想,但是他們卻必須面對官方工程至上的既定作法,以及居民美麗整潔的刻板印象,他們在做的不是推動建設,而是改變觀念。

聽著他們描繪富陽公園的遠景,望著一片綠意的自然野趣,我想到許多人小時候在家庭之外,總是到荒郊野外找一個秘密基地,有時一個人就躲在那裡,看著陽光從葉縫穿落,或者小瓢蟲爬過鼻頭,那種人與自然的親密結合。但是現今的公園,草皮不能踩,昆蟲沒幾隻,人就只能在水泥走道上散步瀏覽,那種衛生安全的自然疏離,令人有點感傷。從這個角度看他們的努力,於是懂了,談生態保育太雄偉,其實他們只想找回一點童趣,屬於每個人心裡的一塊秘密基地。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關鍵字: 
都市綠地, 環境教育, 富陽公園, 彈藥庫, 荒野, 生態保育

您對公園的印象是什麼?是整齊的移植樹木,或是沒有昆蟲的草坪,對於都市居民而言,公園是不適合野外探險的地方。但有一群人,準備顛覆傳統公園印象,打算營造一個能夠探險,富有教育的生態新公園。一群荒野協會的年輕人,來到台北市郊的富陽公園,對裡面的生態美景大為讚賞,覺得無異是緊鄰城市的生態寶庫,於是他們有新的想法,讓這座公園成為第一座民間社團參與規劃的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