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置

2016 09/19
8月22日,反南鐵東移、反高雄果菜市場遷移等反迫遷團體,聚集在行政院外抗議,批評新政府在選前支持土地徵收案件,必須辦聽證會來傾聽民意,執政後卻立刻跳票。民間團體呼籲,新政府應該暫停爭議個案的審查,立刻舉辦聽證,當時獲得行政院長林全的正面回應,指示內政部擬定聽證會的相關執行辦法。林全的承諾,讓遭受徵收之苦的人民,稍稍燃起一線希望。但在土地徵收條例沒有修改的情況下,被徵收戶根本無力回天。
2015 04/20
有一群人,走在流浪動物的救援路上,這條路很長,每個路段都需要不同協助,愛,是這條路的通關密語。單純付出,不求回報的愛,只存在父母與子女間嗎? 其實愛可以跨物種,因為有愛,一切不同…
2013 12/02
一群人生受挫的青少女,合力打造木舟,她們划著船,航向海洋,訓練自己的勇氣,尋找人生新方向…
2010 02/22
能否回家?成為八八水災之後,在山下避難的居民們,心中最大的問號。在不斷的會議與抗議聲中,一場以「安全」與「重建」為堅持的家園戰爭,在台灣災區土地上,激烈展開…
2009 11/30
八八水災發生三個月後,重建的進度顯得混亂,災區的居民,分成山上山下居住。以布農族為主的那瑪夏鄉,如同一個災區的縮影,反映重建過程的諸多問題,透過山上山下生活的呈現,讓人清晰災區的真實樣貌…
2009 09/21
巨災來臨,讓人間悲痛,當重建工程展開,漫長的光陰、深刻人心。九二一地震十年了!新的建設掩蓋舊的傷痕,也許在遺忘悲傷之後,必須探問十年光陰,重建究竟給了什麼意義?
2009 09/14
莫拉克風災過去,災後重建的問題接踵而來,民國九十八年八月二十八日通過的災後重建特別條例,掀起一陣軒然大波,到底災後重建會遇到哪些問題?政府推出的災後重建特別條例,又有哪些爭端?希望透過屏東縣霧台鄉的例子,大家一起討論,是否能有更細膩的作法?
2009 09/07
一場災害,讓嘉蘭部落五十多戶民宅,掉入洪流之中。失去家園的部落居民,在臨時收容的空間裡,建造一個八八山寨,他們希望以團結的力量,走上漫長的重建之途。
2009 09/07
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山區,東部與南部許多原住民部落,家毀人亡,引發社會的震撼。
2007 09/07
看到三十五名藝術家在替紅毛港聚落作告別演出時,才驚覺紅毛港這回真的是要走入歷史了。從民國五十七年的限建到九十六年,等待了三十九年的紅毛港遷村政策,這兩年火速的執行起來,雖然有人質疑今天的時空背景已更迭,是否還有拆遷的必要,不過政策似乎仍以貫徹的方式前進,只是功能被BOT的洲際貨櫃中心所取代,今年八月份已經選出陽明海運為最佳申請人,未來如果沒有其他變數的話,十一月順利招標,年底開始整地,看來紅毛港聚落真的就要灰飛湮滅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