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甲溪

清水農地大開發

摘要
廣大的清水農地,要開發產業園區,居民面對失去世耕農地,紛紛發出怒吼,反對工業開發破壞農地。加上園區規劃在高美溼地上游,一旦污染,將是生態浩劫。於是為了安居家園,為了溼地環境,一場土地抗爭即將來臨…

在大甲溪南岸,有著廣大的農業區,農地完整乾淨,沒有過多的開發與違建,形成一片綠油油的田景。農民洪先生巡著農地,整理田埂,說明早期祖先是用挖石疊田埂,買土填農地的方式,建造起這個農業平原。

這片農地原來是大甲溪的氾濫平原,從百年前開始,先民陸續進入開墾,將卵石河岸,整理成良田,家族在土地上繁衍。日治之後修築堤坊,讓農地免於水患,同時也將農地收歸國有,世耕農民變成交租農戶,承租農地耕作與生活。

土地被收歸國有,居民從未離開自己開墾的土地,在農地上耕作,在老宅裡生活,與世無爭。然而台中市政府最近卻以促進地方繁榮為名,計畫開發八十多公頃的清水產業園區,讓地區產生變化。

面對開發來臨,農地將被收走,家園將被徵收,農民各個驚慌,為了守護世代開墾的農地,居民們開始凝聚組成自救會。台中城市發展田調團長期關心台中城市發展對田園的破壞,也進入清水農地,幫居民進行資源調查與協力抗爭。

反清水工業區自救會成立,在地農民紛紛出席,表達守護家園的決心。灣寶農民洪箱、謝修鎰,崎頂農民謝文崇都受邀參與大會,分享反徵收抗爭的經驗。洪箱鼓勵,唯有團結,才可能對抗不當徵收。

最近工業區所發生的水污、空污事件,讓居民深感污染不是一里一地,而是區域連通,他們擔心一旦清水產業園區開發,下游水文相通的高美溼地,將會受到污染破壞。在地農民喊出「反滅農、救溼地」的口號,希望外界關注這個問題。

一場環評前說明會中,由台中市政府通知居民開會,許多老農中午就來等待,年輕人請假前來,到現場才發現前一天臨時取消,讓居民大怒,並以蓋紅手印的方式,表達反對開發的決心。當地居民提出反對開發工業區,破壞農地,也希望政府讓農地放領,讓土地回歸農民。 

洪先生家族在清水農地上,耕作超過七十年,家族年輕一輩也有新的想法,想要改變耕作方式,讓農業轉型。但是工業區開發,農地收回,都讓田園夢碎,老農民更擔心流離失所。長期關注台中城市開發的田調團成員指出,台中也是工業區處處開發,並且閒置的地區,為何還要來破壞清水的優良農地。

台中地區有許多規劃多年,卻未整理開發的工業區,形成土地資源的浪費。台中市政府經發局副局長李逸安表示,瞭解居民的心聲,將思考優先開發閒置工業區,清水產業園區可由提升農業價值來思考。

綠色農地即將收割,百年前從氾濫河水中搶下,一石一土打造的河岸農地,面對工業開發,優良農地又將消失,台灣可能又將失去一塊美麗地景。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清水區
關鍵字
大甲溪, 清水產業園區, 土地徵收, 特定農業區, 自救會, 高美溼地

廣大的清水農地,要開發產業園區,居民面對失去世耕農地,紛紛發出怒吼,反對工業開發破壞農地。加上園區規劃在高美溼地上游,一旦污染,將是生態浩劫。於是為了安居家園,為了溼地環境,一場土地抗爭即將來臨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雪谷,熊之戰

 

雪谷,熊之戰

摘要
曾經,黑面琵鷺,遇上曾文溪口的工業區開發,白海豚,遇上濁水溪口的國光石化,幸運的,這些開發被擋下。這一次,台灣黑熊,遇上全台第一座高山纜車計畫,保育與觀光再度拉扯,將寫下什麼樣的故事?

大雪山,早年是中部的重要林場,現在是熱門的避暑聖地,為了遊憩品質,每天總量管制2200人,路旁標語,顯示這裡不只是人們的遊樂區,也是黑熊的家。

屏科大研究助理郭彥仁,熟練地在林間穿越,帶領我們前往一個黑熊來過的地方。這是他這一年多來,經常要來的樣點。不遠處,有台自動照相機,研究團隊在大雪山設置了20台這樣的相機,想知道黑熊在哪出沒。他們發現,黑熊喜歡在廢棄的220林道附近活動。

根據屏科大的研究,目前台灣黑熊的數量,只有200-600隻。一隻成年黑熊活動範圍廣達100平方公里,大雪山有穩定的黑熊族群,是令人振奮的消息,但雪谷纜車的興建路線,就穿越這條黑熊喜歡的林道。郭彥仁表示,這將造成棲地切割,讓黑熊面臨更嚴酷的生存考驗。

郭彥仁投入黑熊研究已經六年,原本該在山野間進行調查的他,為了搶救黑熊,第一次走上街頭。七月中旬,一群關心環境的人,集結在台中市區,驕陽炙熱,擋不住遊行隊伍,大手牽小手,搶救黑熊一起走。活動中,黑熊保育大使東明相遞交陳情書給市府代表,為黑熊請命。

這個高山纜車議題,要從大甲溪談起…

澎湃的大甲溪,是全台水力最豐沛的河流,當年,為了發電與連接東西部的國防需求,中部橫貫公路因應而生,德基、青山、谷關、天輪、馬鞍、石岡壩等水庫陸續建成。用電與民生用水,人們依賴著大甲溪。

谷關,也因為大甲溪畔的溫泉露頭,日治時期就開始經營溫泉,1960年中橫通車之後,地理位置重要的谷關,觀光產業也躍上高峰。

傍水之城,命運隨著大河擺動,七二水災,造成嚴重毀壞,加上九二一地震,中橫中斷,谷關的交通重要性不再,從此遊客減少。根據參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的統計,近年谷關的年度旅遊人次,大約九十萬。為了找回九二一之前的榮景,2009年起,台中市政府打算蓋纜車來拼觀光,最後決定路線從谷關直達大雪山。

科技,讓纜車技術超越以往,雪谷纜車採用複線循環式系統,將塔柱距離拉大,減少到11根。設置大雪山、波津加、谷關三個場站,全長5790公尺,計畫經費26.5億元,以BOT方式推動谷關場站的附屬事業,包含110間客房的旅館、餐飲業與停車場,以地易地,取得國軍崑崙山莊的用地,而大雪山場站,就在目前的遊客中心旁。

看似寧靜的山頭,時時刻刻都在變化。谷關地區受到大甲溪及其支流沖刷,侵蝕作用劇烈,纜車起站的谷關,海拔730公尺,終點站大雪山,海拔2270公尺,落差高達1540公尺,除了生態衝擊,地質安全也受到高度關注。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向源侵蝕、崩塌、順向坡等地質特性,加上施做塔柱的工程,會增加地體的不穩定,而海拔2000公尺上下是山區的強降雨區,風險會更大。 

台中市觀光局長張大春回應,會盡量避開地震帶、向源侵蝕、崩塌地、順向坡,這些對塔柱安全有疑慮的區域,還會設監測系統,要求施工一定要打到岩盤。 

為了保全中橫台八線與大甲溪流域的電廠,原本纜車路線的森林,被劃為土砂捍止保安林,肩負國土保安的重責,但要設置塔柱,就必須解編。台中市環保局長張大春表示,解編面積只佔森林的千分之三,影響不大。 

點狀設施、行走在高空的纜車,市府認為對森林影響不大,但長期觀察動物行為的郭彥仁,有不同看法。他說,纜車會像一條無形的鴻溝,動物就不會在附近活動,棲地破碎化,對野生動物將是很大的衝擊。 

雪谷纜車預計每年吸引59萬人,但大雪山森林遊樂區每日總量管制2200人,能不能容納未來的人潮?而谷關的溫泉量是否充足?污水處理設備能否因應?都還需要評估。 

有人期待,有人不贊同,雪谷纜車將在九月份招商,原訂七月中旬送交環評,由台中市環保局審查,市府表示因為資料尚未完備,延期舉行。環保團體提出質疑,認為應該送交中央審查,另外在環評通過前,不該招商。 

算得出數字的觀光收益,對上無法量化的永續生態,黑熊與纜車的故事,正持續…

學科
動物, 山林,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大雪山, 纜車, 高山觀光, 雪谷纜車, 台灣黑熊, 保育類, 屏科大, 谷關, 大甲溪, BOT, 解編保安林, 中橫

曾經,黑面琵鷺,遇上曾文溪口的工業區開發,白海豚,遇上濁水溪口的國光石化,幸運的,這些開發被擋下。這一次,台灣黑熊,遇上全台第一座高山纜車計畫,保育與觀光再度拉扯,將寫下什麼樣的故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大甲溪的化石世界

摘要
台中縣神岡鄉居民王鎮炎在偶然的機會下,一頭栽進了百萬年前的古生物世界,在大甲溪畔發現前所未見的化石。為什麼在亞熱帶的台灣,可以挖掘出北美洲的大象化石?在河床深處,又埋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奧秘?

從小在大甲溪河畔長大的神岡鄉居民王鎮炎,從來沒有想過,大甲溪會變成今天這樣的景象。過去大甲溪地勢平緩,河床上佈滿鵝卵石。九二一地震之後,大甲溪石岡一帶地殼抬升高達十公尺,河流產生劇烈的下切作用,原本覆蓋在礫石下的岩盤完全裸露,卻也意外地讓埋藏在岩層深處的遠古生物,有了重見天日的一天。

十年前民間化石專家李天德來到台中開課,吸引了許多對化石有興趣的在地人投入化石採集的行列,也改變了王鎮炎的視野。每當颱風豪雨過後,洪水刮去岩層表面,讓化石浮現,王鎮炎便在大甲溪河床上,瘋狂的尋找遠古生物留下的蛛絲馬跡。

化石世界有什麼迷人之處,讓王鎮炎甘願冒生命危險投入其中?從九二一之後,王鎮炎在大甲溪河床上陸續發現各種哺乳類化石,包括劍齒象、長毛象與台灣第一次發現的乳齒象臼齒。

不產象的台灣,為什麼會挖掘出來自美洲的大象化石?時光回溯到一百萬年前的冰河時期,當時海平面下降,長毛象、乳齒象等大型哺乳類動物越過台灣海峽來到台灣避寒。這些化石的出土,證實了地質學者對於冰河時期大陸與台灣之間「陸橋」的假說。

除了遠古的大象之外,王鎮炎在大甲溪畔也發現了各式各樣沼澤與森林動物化石,包括台灣野生古鱷、山豬、野牛、豺狼等等。這一塊塊化石,彷彿是遺落在地層裡的拼圖,隱藏著一幅遠古的浩瀚圖像。地質學者也證實,目前大甲溪出土的化石,是台灣所有化石中年代最久遠的。

王鎮炎發現,大甲溪石岡壩以上的化石,大多是陸地生物,但是石岡壩以下,卻是個豐富的海底世界。這片河床十幾公頃,全部是由巨型牡蠣化石堆疊而成,不但可以看到潮水來去留下的層層紋裡,更透露出百萬年前潮間帶蓬勃的生機。地質學者陳文山見過許多化石,但這片完整個牡蠣灘在他眼裡,格外特殊。

再繼續往下走,河床上出現一隻完整的鯨魚肋骨,顯示石岡壩下游的大甲溪在百萬年前還是淹沒在海中。

絕大多數化石經過水的搬運沖刷,早已經沖離它原本生長的地層年代,但大甲溪的化石因為深埋在河床下,保存完整,具有很好的學術研究價值。可惜的是,洪水一來,這些化石就要被大水沖走。

王鎮炎靠自己的力量採集、搶救上百件大甲溪化石,他也常常與學校合作,帶領當地的小朋友認識化石的世界。原來,大甲溪的河床就是一部生動的自然課本,而百萬年前的遠古化石,就這樣穿越時空,浮現眼前。

目前政府部門並沒有單位關注化石保存的工作,也沒有法規可以保護這些地質資產。當許多博物館、展覽廳,重金租借國外的化石來到台灣展出,大甲溪河床上的化石,卻面臨著風化與隨時被沖毀的危機。

大甲溪陡峻的河床上,王鎮炎繼續搶救著化石。他許下心願,希望未來能成立一座在地的化石博物館,讓更多的人來傾聽化石的故事,認識這片土地的歷史與奧秘。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中市
  • 神岡區
關鍵字
化石, 遠古生物, 冰河時期, 遺跡, 大甲溪, 文化保存

台中縣神岡鄉居民王鎮炎在偶然的機會下,一頭栽進了百萬年前的古生物世界,在大甲溪畔發現前所未見的化石。為什麼在亞熱帶的台灣,可以挖掘出北美洲的大象化石?在河床深處,又埋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奧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源鄉‧大甲溪

活水溯源 

摘要
大甲溪全長140公里,是台灣第四大河,也是大台中地區兩百多萬人生存的命脈。有人稱她是母親之河,然而這樣一條河絕不溫馴,自古以來她的凶險與多變,譜寫著先民墾拓的艱辛;而人對河流無止盡的擷取利用,更改寫了她的生命樣貌。本片將帶您溯大甲溪而上,呈現源鄉豐富的生態景觀,同時也探討在水壩等各種水利設施層層截水之下,大甲溪面臨的生態與搶水危機...

在台灣這個山高水急的島嶼上,沒有一條河能夠像大甲溪一樣,一路刻畫著台灣島嶼生成的自然史。早在人類誕生之前,大甲溪這裡已經是長毛象與乳齒象活動的領域,冰河時期的魚類歷經數十萬年,仍然在此生生不息。從海拔三千公尺的冰封雪境,到河口濕地的豐美草澤。大甲溪是無數迴游生物生存的航道,也是兩百多萬人賴以維生的命脈,是一條在自然與文明峰谷間迴盪奔騰的溪流。

很長一段時間,大甲溪的源頭對人們來說只是地圖上一條模糊的線、一個不明確的記號,打開清同治年間的《淡水廳志》,對大甲溪源頭的標示只有一行字─「大甲溪,水源甚遠」,隨著墾拓的足跡慢慢往山區移動,大甲溪上游的面貌也逐漸清晰。大甲溪上游共有合歡溪、南湖溪、七家灣溪等支流,每條支流的源頭都來自於台灣最壯闊的高山,這些山岳包括南湖大山、雪山、合歡山,相較於下游的平原,海拔三千公尺以上彷彿是另一個世界,季節變化在這裡格外鮮明。

大甲溪上游最長的支流─七家灣溪,發源於海拔3884公尺的雪山山脈,百萬年前南移的冰河,刻畫出冰斗地形,當地泰雅族人稱雪山為「Sekoan」,意思就是充滿了裂隙與深溝的山峰。從海拔3500到3000公尺是著名的雪山黑森林,台灣面積最大的冷杉純林,攔截冷冽的水氣與冰霜,冬季時的岩壁,水凝結成一根根的冰柱,當氣溫回暖,融化的冰雪在森林下方匯聚成清潭,大甲溪也開始甦醒。

大甲溪上游是森林大火最頻繁的地區,為了防止火勢不會無止盡地蔓延,巡山員開出一條條的防火巷保護水源,森林涵養的水源緩緩釋出,注入七家灣溪,在環山附近與司界蘭溪匯流,這是大甲溪最上游的聚落─泰雅族的原鄉。1960年是篤信人定勝天的年代,一萬多位榮民在大甲溪的懸崖峭壁間,以斧鑿、炸藥向最堅硬的岩石證明人的意志,橫貫通路完工後,政府為了安置上山開路的榮民,在大甲溪上游設置兩座高山農場,輔導榮民種植溫帶水果。從此大甲溪上游除了原住民之外,也容納了新一波倚靠果樹為生的移民。

如同大甲溪包容眾多的支流,半個世紀以來,大梨山地區也包容了遷徙到山上的各種族群,這些新移民響應當時農業上山的政策,來到山上開拓心目中的桃花源。在同一個時期,水力開發的腳步也深入大甲溪上游,早在1930年代,台灣總督府土木技師八田與一來到大甲溪流域調查,發現大甲溪從德基到豐原之間落差高達1400公尺,是台灣水力資源最豐沛的河川,計畫在大甲溪沿線興建八座電廠,光復後 政府延續日據時期的水力開發計畫,其中最困難的是德基水庫的興建。

德基水庫平均海拔1400公尺,大壩高180公尺,是台灣最高的水壩。壩型採用雙曲線薄拱的特殊設計,壩體完全是混凝土構成,沒有使用任何鋼筋,創下台灣水利工程的紀錄,從德基以下,大甲溪共有青山、谷關、天輪、馬鞍等電廠,總共五座電廠,層層截水發電,將大甲溪的水力資源運用到極致,也讓大甲溪成為台灣水力發電密度最高的高河川。電廠與水壩固然提供了中部的電力與水源,卻也截斷了大甲溪原本自然的河道,切斷魚類迴游的生命旅程。

有最清澈的水源的合歡溪,是大甲溪上游水量最豐沛的支流,但是三十年來,原本美麗的山谷竟然成了高山的垃圾場,因為農藥與肥料的汙染,德基水庫曾是優養化最嚴重的水庫之一,台電每年都會放流上萬尾的草魚和大頭鰱,希望這些魚兒來幫忙清除水庫的藻類,解決優養化的問題。德基水庫的水質究竟如何?檢測人員每一季都會進行水質採樣,這幾年水質優氧化的確改善了,但是農藥檢測卻不在例行項目中。

這個大台中兩百多萬人每天飲用水的來源,已經淤積了四分之一,水庫上方有果園、茶園,也有高麗菜地,而高冷蔬菜是與老天賭博的行業,賭掉的卻是大甲溪上游的水土,每當颱風豪雨,居民隨時準備逃離可能崩解的家園。2004年的敏督利颱風過境帶來1500毫米以上的雨量,造成梨山地區三十年來最大的土石流災情,山坡地崩塌的土石全部沖進大甲溪,德基水庫上游幾乎被土石淤滿,敏督利颱風讓大甲溪下游的電廠與水壩受傷慘重,其中發電量最大的青山電廠全毀,電廠損失超過100億,6年過去,內部的泥沙與積水到現在還沒有清完。

時間的洪流改變了大甲溪的面貌,這個逐漸改變的面貌,反映了人對於源鄉的態度,最後人們終於發覺耗盡了水土,人為了生計所付出的代價也將越來越龐大。大甲溪的水壩在攔水三十多年後,全都面臨土石淤積的問題,其中下游的石岡壩淤積最嚴重,有效蓄水量不到原本的三分之一,儘管砂石車隊伍不間斷地清淤,卻仍然趕不上河水搬運的速度。九二一之後,大甲溪右岸地殼抬升高達十公尺,下切作用更加劇烈,河床已經完全改觀,石岡壩下游許多橋樑因為河床侵蝕,導致橋墩裸露,成為危橋。

在人們竭盡所能的汲取之後,大甲溪下游寬廣的河床上,只剩下苟延殘喘的幾條溝渠,不再有乾淨的水源補注,取而代之的是上百萬人的家庭汙水、雞鴨與豬隻排泄的畜牧廢水、上百家工廠的廢水。河口人對河川的變化感受特別深刻,只要上游工廠偷排廢水,河口的漁民就遭殃。在河海交界拼搏的除了人類,還有無數的生命,招潮蟹 彈塗魚在退潮後的溼地上一一登場。

文明的腳步持續改變大甲溪的面貌,人們利用大甲溪的每一滴水,也污染著每一滴水。高冷蔬菜繼續擴張中;垃圾與農藥罐繼續傾倒在上游;水庫持續淤積;河床繼續侵蝕;工廠繼續排放污濁的廢水;大甲溪繼續奔流,而我們的下一代已經來不及認識她的美麗。誰還會記得她的美麗呢?也許鰻魚苗還記得,他們還在奮力的往上游游去;也許鮭魚還記得,他們還在七家灣溪的激流中跳躍,只要源流還在,他們就會繼續訴說大甲溪的美麗與希望。

學科
山林, 水文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大甲溪, 河川污染, 高山農業, 活水溯源, 七家灣溪, 櫻花鉤吻鮭, 地質, 雪山, 水庫, 水力發電, 水壩

大甲溪全長140公里,是台灣第四大河,也是大台中地區兩百多萬人生存的命脈。有人稱她是母親之河,然而這樣一條河絕不溫馴,自古以來她的凶險與多變,譜寫著先民墾拓的艱辛;而人對河流無止盡的擷取利用,更改寫了她的生命樣貌。本片將帶您溯大甲溪而上,呈現源鄉豐富的生態景觀,同時也探討在水壩等各種水利設施層層截水之下,大甲溪面臨的生態與搶水危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導演 張岱屏 陳添寶

救救白魚!!

救救白魚!!

摘要
一灣小深潭,叢叢綠水草,群群溪魚作伴,這是台灣白魚的小小家園。有乾淨的水,有豐富的食物,偶爾要躲躲來覓食的小白鷺,還好有石頭和水草可以避一避,日子過的悠遊自在,可是這份小小幸福卻隨時可能崩解…

『台灣白魚受到驚嚇的時候也會臉色發白,連身體都白掉了,這隻都白白的有沒有?』和煦的陽光下,小魚狗生態工作室的李璟泓老師,帶領著新社國小小朋友,在台中縣新社鄉的番社嶺橋集合,這回他們有個重要任務,要幫臺灣白魚搬家。

食水嵙溪目前大約有一千五百隻白魚,是白魚族群數量最多的溪流, 不過政府做了許多溪流整治工程,從下游一直做到上游,節節進逼,白魚的棲息地越來越小,數量也越來越少。


於是,大甲溪生態協會和白冷圳社造促進會發起搶救行動,計畫把部分白魚帶到安全的地方避難,等到原棲地的環境恢復之後,再帶白魚回家。研究人員利用蝦籠,捕捉了122隻白魚,帶到附近的生態池,由小朋友們親手將白魚送進新家。

小心的把白魚倒進水裡,小朋友幫了白魚一個大忙。看著白魚躲進水草裡,小朋友心裡也有了白魚,主辦單位希望小朋友回家之後影響家長,讓當地居民知道有這麼重要的魚跟他們生活在一起,藉機了解白魚的處境。

白魚的避難所位在大甲溪生態協會與白冷圳社造促進會共同經營的人工溼地。原本這裡是果園,地主捐出土地成立瀕危溼地生物的庇護站,三四年來,已經搶救了許多鄰近地區的生物。

然而移地保護,畢竟是不得已的做法。留住白魚原來的棲地環境才是上上之策。白魚喜歡水質清澈、流速緩慢的水潭,原本食水科溪的有許多這樣的地形,目前只剩下番社嶺橋附近還維持原始的樣貌。

日治時期興建的白冷圳,將大甲溪水引入食水嵙溪,活水灌溉了新社鄉的農業,也孕育了食水嵙溪的豐富生態,有趣的是,食水嵙溪的魚類生態,其實是個獨立的生態圈。小魚狗生態工作室的李璟泓老師表示,食水嵙溪的尾部跟大甲溪有很大的落差,被水沖下去的魚要上溯回來是很困難的,所以食水嵙溪是獨立的河流。

小小的食水萪溪隱藏著造物者的神奇,除了白魚,還有名聲響亮的蓋斑鬥魚,總共有十一種淡水魚類生活在這裡 。農委會特生中心的李德旺老師,從七年前就開始研究臺灣白魚,白魚面臨的生存威脅,讓他非常擔心。來到中游的監測點,景況已經大不如前。下游的情況更加慘烈,親水公園的工程開工之後,再也看不到台灣白魚,雖然目前技術上可以繁殖大量白魚,但是棲地沒有了,就算有幾萬隻也都沒有用了。


食水嵙溪從民國九十三年開始封溪護魚,讓魚兒免於面對捕撈的壓力,但是整治工程讓魚兒的家宛如天崩地裂,殺傷力遠大過捕撈,因為連繁殖的空間都被剝奪。 溪床被整治成單調的平整淺灘,10公分左右的水深,幾乎沒有水生植物生存。目前食水嵙溪有三分之二的溪岸都被整治成水泥護岸,番社嶺橋附近,是臺灣白魚最後據點。

但是食水嵙溪兩岸,有許多果園,每逢颱風豪雨常有淹水災情,居民要求政府整治,因此在八年八百億的治水預算中,河岸整治編列了五億的預算,而番社嶺橋部分計畫要拓寬18公尺,預計民國九十九年動工,歷時三年完工。

工程勢在必行,縣府承諾會將生態納入考量,採用改良的整治工法,流速低的溪段一定採取生態工法,流速高的就採取變通方式。

然而不管採取哪一種工法,原棲地消失都是無法避免的遺憾。李德旺表示,如果非破壞不可,也要把白魚放到安全地方,工程完工後,再把棲地想辦法恢復。

清澈的溪水,透過四面八達的小水圳,流向果園,滋養生命。食水嵙溪是新社鄉的生命泉源,也是關鍵的經濟命脈。白冷圳社區總體營造促進會總幹事徐炳乾說,食水嵙溪是發展休閒農業主要的生態自然教室,未來後代子孫靠這塊土地做休閒產業,一定要保有自然生態才能繼續發展下去。

現在還來得及,只要留下現有的棲地,搶救白魚,不只是給白魚一個機會,保護溪流的原始,人們也才能繼續擁抱青山綠水。

側記:

小魚狗生態工作室的李璟泓老師,希望白魚這個主角,可以讓食水嵙溪活過來。搶救物種只是手段,終極目標鎖定在搶救棲地。只要棲地能繼續存在,當地原有的生命就有繁衍的機會。

 

學科
動物, 水文
縣市
  • 台中市
  • 新社區
關鍵字
李璟泓, 封溪護魚, 白魚, 特有種, 食水嵙溪, 溪流整治, 大甲溪, 棲地保育, 瀕危物種, 移地保育, 白冷圳, 生態工法, 棲地消失

一灣小深潭,叢叢綠水草,群群溪魚作伴,這是台灣白魚的小小家園。有乾淨的水,有豐富的食物,偶爾要躲躲來覓食的小白鷺,還好有石頭和水草可以避一避,日子過的悠遊自在,可是這份小小幸福卻隨時可能崩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大甲溪的哀愁

大甲溪的哀愁

摘要
一條被稱為台灣中部「母親之河」的大甲溪,過去風景秀麗,溪水清澈。但今年連續幾個颱風下來,激烈沖刷的土石卻讓大甲溪完全變了樣。暴漲的溪水、大量堆積的砂石,加上沿線幾個部落嚴重的災情,大甲溪的變化令多年來靠著它維生的居民詫異,但這樣的變化不是一夕之間,而是多年來開發破壞積累的結果。

七二水災過後,開著車進入中橫台八線,沿途到處可見,怪手正在溪床上開挖,許多路段路基被掏空,甚至出現了河床與路面幾乎同高的景象,宛若水上行車。大甲溪畔的松鶴部落,幾乎成了空城,建在溪旁的度假小木屋僅剩殘破的遺骸,過去人們開墾時意氣風發立下的「高山低頭、河水改道」的大型標語,現在成了最大的諷刺。台灣大學地質系教授陳宏宇感嘆地說「大甲溪受到的創傷,遠比我們想像的嚴重!這五十年來大甲溪的開發量驚人,其實大甲溪地質敏感度相當高,摺皺斷層非常的多,根本不適宜做這麼大量的開發。」

一條中橫公路卻輕易地把人們帶進深山,過去幾十年來,人們在大甲溪沿線開墾。住在谷關三十多年的白青山,在這次大水中眼看著不良於行的奶奶被沖走,房子家當付諸流水。但大水過後,迫於現實他們還是在同一個地方搭起了紅磚,準備養鱒魚。原地重建道盡居民靠水吃水的韌性,卻也可能成為另一個災害的源頭。 

人與自然究竟該如何相處?對於大甲溪,過去人們上山開墾、蓋電廠發電、在溪床開採砂石,現在到溪底撿漂流木、上山觀光,大甲溪一直像個母親一般,任由他的子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如今她已經百病纏身,面對這條母親之河,何時我們才能停止人為開發的思考,留給她一個休養生息的空間。

學科
水文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大甲溪, 七二水災, 陳宏宇, 河床變遷, 中橫公路, 颱風, 觀光

一條被稱為台灣中部「母親之河」的大甲溪,過去風景秀麗,溪水清澈。但今年連續幾個颱風下來,激烈沖刷的土石卻讓大甲溪完全變了樣。暴漲的溪水、大量堆積的砂石,加上沿線幾個部落嚴重的災情,大甲溪的變化令多年來靠著它維生的居民詫異,但這樣的變化不是一夕之間,而是多年來開發破壞積累的結果。

工作人員

記者/王晴玲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觀光‧光光?

觀光‧光光?

摘要
宋先生的家是松鶴社區也是全台中縣第一家觀光農場。開農場的創意來自他的岳父陳握強,為了實現回歸山林的夢,陳握強民國85年來到「松鶴」,他口中台語讀音像是「最好」的地方。

九二一地震讓台灣社區特色重整,大甲溪流域的社區一致以發展生態觀光為重點,松鶴也不例外。居民戮力經營的成果,使得這裡被政府認定是社區總體營造的示範區。至於谷關,業者則投注心力打造新溫泉文化。但是,七二水災,卻讓這些被認為「最好」的所在,面臨「最壞」的情況。

 

大甲溪的開發,各個階段有其時代背景和需要,無論原住民漁牧狩獵,日本人設立電廠,林務局的開墾,榮民在中橫的定居,這些都是政府早該處理,卻一直沒有徹底解決的問題。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觀光, 大甲溪, 72水災, 社區營造, 921地震, 溫泉

宋先生的家是松鶴社區也是全台中縣第一家觀光農場。開農場的創意來自他的岳父陳握強,為了實現回歸山林的夢,陳握強民國85年來到「松鶴」,他口中台語讀音像是「最好」的地方。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楊蕙萍

上水的希望

上水的希望

摘要
從台三線省道轉往谷關的路上,可以清楚看到一整片突起的台地緊鄰著大甲溪畔,這就是新社台地,台中縣新社鄉就位在這片台地上,沿著大甲溪,順著中橫公路繼續向東行,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就進入和平鄉的白冷高地,大甲溪在這裡成就了兩則水的故事。一則來自北岸的天輪發電廠,大甲溪沿岸的五座發電廠都由這裡控管,另一則來自南岸的天輪村,白冷圳的傳奇就從這裡開始。

海拔543公尺的取水口,比新社台地高出了二十幾公尺,白冷圳就利用這種水往低處流的自然原理,不費任何電力就能翻山越嶺的將水送往新社台地。住家就緊鄰白冷圳取水口的莊明雄,將一生的黃金歲月全都投注在巡水圳這項任務上,他必須時時控制水圳的水位,防止水圳溢流而傷及水圳沿線的家園。

然而,一段模糊的記憶在規模7.3的強烈地震中搖搖欲墜,微弱的圳水是不是還能順著一段段殘破的圳身流到那片生死與共的新社台地?在水利會的極力搶修下,白冷圳的修復在短短的七十天內完工。但是通水後的第八十三天,白冷圳再度斷水。關心農業議題的地方人士,地震過後就不斷地為白冷圳的重建四處奔波,但是真正令人擔憂的是,他們發覺絕大多數的新社鄉民並不了解白冷圳的重要性,假如不能重建新社鄉民對白冷圳的認知,硬體的重建似乎就失去了內在意義。

無論從產業、社會、文化或生態面來看,白冷圳都有其存在的價值,也因此經濟部水資局在2001年正式通過白冷圳的重建計畫。除了硬體設施的重建之外,新社鄉的有心人士也希望能透過白冷圳的復活,結合社區總體營造的概念,為新社鄉的未來開創第二春。

2000年10月14日,新社鄉民在飲水思源的號召下,為白冷圳舉行了慶生活動,這種人與水圳的互動模式,可以說是開台以來頭一遭,經歷了許多大地災難之後,如何尊重水的清明,建立水的文化,是未來台灣每個人都將面臨的生存課題。在白冷圳七十大壽的前夕,我們希望能藉由它的起死回生,為台灣的未來找到「上水的希望」。

學科
水文, 文化
縣市
  • 台中市
  • 新社區
關鍵字
白冷圳, 水圳, 灌溉系統, 水利會, 大甲溪

從台三線省道轉往谷關的路上,可以清楚看到一整片突起的台地緊鄰著大甲溪畔,這就是新社台地,台中縣新社鄉就位在這片台地上,沿著大甲溪,順著中橫公路繼續向東行,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就進入和平鄉的白冷高地,大甲溪在這裡成就了兩則水的故事。一則來自北岸的天輪發電廠,大甲溪沿岸的五座發電廠都由這裡控管,另一則來自南岸的天輪村,白冷圳的傳奇就從這裡開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添寶 蘇志宗 張岱屏 蕭靜美 林佳穎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當水離家愈來愈遠

摘要
山上野溪的水愈來愈少,水源地愈來愈遠,水管就愈拉愈長。 布農族校長回憶十幾年前走過吊橋時所聽見潺潺的水流聲,如今卻發現橋下的水聲變小了,只聽見自己的腳步,他開始憂心,是不是再過十年就完全聽不到水聲。

台灣的年平均降雨量超過二千多公釐,山區更多了,例如阿里山將近四千公釐,陽明山更是高達4500公釐以上,比之鄰近的日本,其年降雨量約是1200公釐至2500公釐之間,台灣地區在世界上來說是個多雨的國家,然而下雨卻不代表有水喝。

南投縣久美國小校長馬彼得回憶,十幾年前經常走過吊橋時,所聽到的聲音是溪水的聲音,聽不見自己的腳步聲,與現在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最清楚的是腳步聲,十幾年了,山上野溪的水愈來愈少,水源地愈來愈遠,水管愈拉愈長,過去,部落的水源離家二分鐘,現在離家二小時。而農業灌溉也正在影響水的品質,會不會有完全都聽不到水聲、找不到水喝的一天?

而山下的台中縣石岡鄉,與久美部落共同依賴著台灣的命脈──大甲溪,也面臨著用水不足的窘境,由於山坡地持續開發,長年種植著淺根性作物,致使水土流失至河裡,因此石岡水壩的淤積愈見嚴重。2000年,大台中地區連續由於幾次豪雨導致用水混濁,石岡水壩處理不及,造成大停水,以致於反而是遇大雨才停水的迥異現象。

台灣生態研究中心教授陳玉峰認為,台灣超限利用非常嚴重,喪失了天然的復育能力,政府應該立即重新規劃土地,將陡峭、不利經濟生產的土地回收,而規劃不該是依照人的意志與慾望,而是順應自然,取之有度。

熱門事件
學科
水文
縣市
  • 南投縣
關鍵字
部落, 原住民, 大甲溪, 灌溉系統, 陳玉峰, 超限利用, 極端降雨, 淺根作物, 水壩

山上野溪的水愈來愈少,水源地愈來愈遠,水管就愈拉愈長。
布農族校長回憶十幾年前走過吊橋時所聽見潺潺的水流聲,如今卻發現橋下的水聲變小了,只聽見自己的腳步,他開始憂心,是不是再過十年就完全聽不到水聲。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蘋果的哀愁

蘋果的哀愁

摘要
誰可以買賣天空、販售大地?大梨山地區的高山農業是一道難解的國土規劃問題。政府於民國58年頒佈德基水庫治理方案,明定土地坡度在28度以上的農地必須強制收回,時至今日,1,117公頃的超限地只收回200公頃,並數度引發執行單位與農民的對立衝突。歷史留下的傷口依舊,受傷的土地仍然只能在時間的流逝中嘆息。

臺灣光復以來,為了開發大甲溪的水力和森林資源,在大甲溪中游以下,陸續建起了大型水壩,將流動的溪水完全截住,變成了靜止的水庫,而中橫公路也在1960年通車,榮民、平地人與原住民三大族群在山上開始了密集的經濟發展。據統計,1969年至1974年,短短五年間,大甲溪上游集水區人口由原本六千人暴增了七倍,果園面積也增加一倍。

早期國民政府答應榮民到高山尋找生活機會,承諾公路沿線兩側十公里的範圍內,只要合適就放領。1973年至1981年,眼見退輔會種植果樹賺錢,因此平地漢人跟著蜂擁入山,造成梨山地區過度開發。

四十年來,許多人在這塊金蘋果傳奇的發源地淘金致富,卻在今天,對這塊已經過度開發的土地失去了信心。冷清的梨山車站,有幾許無奈幾許失落,但是也可以用另一種冷靜的心情,在歷史的縱深中,尋找土地受傷的答案。

臺灣生態研究中心楊國禎說明,臺灣中部海拔將近1500至2500公尺,這個區域為針闊葉混合林,也是雨量最多、崩塌最快以及侵蝕最嚴重的地區,大肆開墾,就會造成無窮無盡的災難。

大梨山地區的高山農業是一道難解的國土規劃問題。政府於1969年頒佈德基水庫治理方案,規定土地坡度在28度以上的農地必須強制收回,時至今日,1,117公頃的超限地只收回兩百公頃,並數度引發執行單位與農民的對立衝突。臺灣大學園藝系副教授陳中認為,應該思考如何面對我們的過去,如果以對立的態度面對現在與過去,只會增加衝突。

回顧臺灣四十年落葉果樹發展史,金蘋果傳奇為梨山地區帶來的竟是矛盾與哀愁。沒有規劃的國土規劃,政府的施政必須負起相當的責任。但是梨山地區能否超越環境破壞的原罪,終究還是在於梨山人的反省與選擇之中。

學科
山林, 農業,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高山農業, 大甲溪, 退輔會, 榮民, 梨山, 坡地開發

誰可以買賣天空、販售大地?大梨山地區的高山農業是一道難解的國土規劃問題。政府於民國58年頒佈德基水庫治理方案,明定土地坡度在28度以上的農地必須強制收回,時至今日,1,117公頃的超限地只收回200公頃,並數度引發執行單位與農民的對立衝突。歷史留下的傷口依舊,受傷的土地仍然只能在時間的流逝中嘆息。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大甲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