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農地

2010環境事件倒數


2010
環境事件倒數

摘要: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我們快要跟2010年說拜拜,回顧過去這一年,是怎麼樣的一年?時間不會等人,在這個即將進入倒數計時的時刻,我們的環境也在倒數計時...

于立平 陳佳珣 林燕如 陳慶鍾 整理報導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我們快要跟2010年說拜拜,回顧過去這一年,是怎麼樣的一年?在這個即將進入倒數的時刻,我們的環境也在倒數計時…

2010年,台灣的土地還沒有從莫拉克風災的傷痕中復原,九月十月,一連兩個秋颱,再度釀災…

凡那比的隨堂考

凡那比颱風過境,在南部平地,連續降下驚人雨量,甚至超過了莫拉克,導致高雄、屏東許多地區泡在水裡,成為溺水的城市…

蘇澳遇襲事件

緊接著梅姬颱風來了,只是輕輕掃過台灣邊緣,但是在東北季風的共伴效應下,宜蘭地區降下破紀錄的豪雨,將近一半的鄉鎮,淪陷水中央…

蘇花改,安全嗎?

這場豪雨,也讓原本地質脆弱的蘇花公路,發生了通車至今,78年來最嚴重的大崩塌,69輛車、400人受困、26人不幸罹難。蘇花災難震驚全國,地方政治人物揮軍北上,高喊要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環評造假 永揚違法

今年還發生了台灣環評史上第一起,因為環評書內容不實,業者遭到判刑的案例。位在台南縣的永揚垃圾掩埋場,因為地下水有可能流向烏山頭水庫,污染水源,還有斷層帶經過等爭議,讓東山鄉嶺南村民,抗議多年,居民四處陳情,還為此告上法院。

其間,環保署針對地下水走向、斷層帶是否經過等相關疑點,進行多次專家會議,歷經長達一年半的討論,才做出場址確實有斷層帶經過,也有地下水流動的審查結論…

中科三期 環評聖戰

中科三期七星基地,是台灣第一個環評結論,被最高行政法院撤銷的開發案。這個開發案在環評過程,就抗議不斷。環評通過之後,農民提起行政訴訟,他們認為環評程序有問題,再加上健康風險、水污染等項目,都沒有完整評估,因此要求法院撤銷環評結論。

20081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農民勝訴,環保署不服提起上訴。20101月,被最高行政法院駁回。對於法院撤銷環評的判決,環保署的做法是,要求中科管理局盡速提出健康風險評估,再送環保署審查,並且刊登廣告,強調依法行政,批評法院判決是無效用、無意義、破壞環評體制。而中科三期七星基地,仍停工不停產。

中科四期 廢水不要排我家 工業不要搶我家

中科四期開發案,20091030日通過環評審查,不過中科管理局評估,部分環評結論太嚴格,根本做不到,於是在今年向環保署提出五項變更。環保團體就質疑,為了趕著動工,環評快速過關,事後再提出變更,這種作法,恐怕傷害環評的公信力。中科四期的開發,除了引發政治力干預環評專業的爭議,更引爆政府與民爭地的風波…

中科四期用地631公頃,其中需要徵收民地80幾公頃,許多世居此地的農民面臨房子和土地,將被徵收的命運,為了阻止開發計畫,農民到法院控告環保署環評違法,並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八月中旬行政院和多數農民達成了協議,保留主要聚落,農地則是以地易地,不過還是有四戶的農民無法保留住家。

政府政策為什麼突然會來個大轉彎,主要是因為農地、家園被徵收的風暴,在台灣各地一波波席捲而來,人們再也無法沉默,紛紛站出來發聲。

大埔農地受難

怪手開進農田這一幕,深深烙印在人民心裡,苗栗縣竹南鎮大埔里的居民,因為縣政府要強制徵收他們的家園,而走上街頭。

苗栗縣政府鏟稻的強硬動作,引爆輿論抨擊,也促成各地面臨徴地處境的農民大團結。717日,上千位農民夜宿總統府前,向政府發出怒吼,因為現行的土地徵收條例,政府的各種開發案都可以高舉公義的大旗,強徵民地。

大埔徴地事件延燒到中央,形成一場政治風暴,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反對徵收的農民,終於可以留屋換地…

但是大埔事件卻不是個案,苗栗灣寶、新竹二重埔,還有新竹竹北的璞玉計畫等等,都有農成為現行土地徵收制度下的受害者。

超標30萬倍

如果要把2010年的環境污染事件做個排名,台塑集團絕對是榜上有名,環保署進行含氯有機溶劑污染潛勢調查,發現台塑高雄仁武廠的地下水和土壤遭到污染,其中有致癌風險的1,2-二氯乙烷,竟然超過了管制標準的30萬倍。

火燒台塑王國

今年台塑不只有高雄仁武廠的污染事件,7月份台塑六輕工業區,更接連發生兩次重大工安事故,這一把火,燒出雲林麥寮居民,長期不滿的情緒。

台塑六輕廠的工安事故,排放出來的空氣污染物,可能是一整年排放量的七倍。影響區域擴及大半個台灣島,尤其中部地區的居民受害最深,當六輕所帶來的負面效應,漸漸浮出檯面,在彰化大城還有一個新的石化王國,即將誕生…

國光石化建?不建?

2010年最受到關注的環境事件,就是國光石化的興建案。國光石化的預定地,目前編定範圍約8100多公頃,將是台灣面積最大的石化廠。

首先受到衝擊的是以海為家的生物,還有沿海附近的居民,許多反對國光石化興建的居民,北上參加一次又一次的抗議行動。

由於國光石化興建案爭議過大,立法院就要求工業局要舉辦一場行政聽證會

原本期待透過聽證會能釐清爭議,不過因為工業局,並沒有依照正常程序來舉辦,現場是一團混亂。

爭議不但沒有釐清,還更加撕裂了地方居民的情感,在2010年的最後一個月

國光石化的建與不建,仍是一個沒有答案的進行式…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十大環境新聞, 凡那比颱風, 梅姬颱風, 蘇花高, 永揚案, 中科, 大埔農地, 後勁溪汙染, 台塑, 國光石化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我們快要跟2010年說拜拜,回顧過去這一年,是怎麼樣的一年?時間不會等人,在這個即將進入倒數計時的時刻,我們的環境也在倒數計時...

科技產業搶我家


科技產業搶我家

摘要: 
和科學園區做鄰居,幸或不幸?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位在苗栗縣,住在旁邊的大埔里居民,面臨家園要被拆除的危機,因為苗栗縣政府已經通過「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把原本只有科學園區的特定區,擴大154公頃納入特定區,以區段徵收的方式進行,進行整體規劃後,再發回一部分土地給地主,但民眾質疑,苗栗縣政府圖利財團,因為群創要土地,才讓他們無家可歸…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產創條例鬧的沸沸揚揚,來自苗栗縣後龍和竹南的農民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批評政府眷顧企業,卻欺壓弱勢農民。農民問政府,這些高科技產業搶走農民的土地,農民要住哪裡?農民的工作在哪裡?農民的農田在哪裡?

農村生活恬靜安詳,八十幾歲的阿婆身體還很硬朗,在菜園裡種菜、養雞養家,平靜的生活因為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而起波瀾。苗栗縣政府辦理擴大都市計畫,擬定「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竹南基地原本就是特定區,現在要擴大範圍,把旁邊154公頃的土地也納入,規劃作為工、商、住等多功能用途,期望藉由企業進駐、吸引人口流入進而帶動地方發展,從非都市土地的農地變成都市土地的建地,卻不是人人歡喜,農民馬上面臨未來日子怎麼過。

春耕期間,這附近的農地卻大多都荒蕪了,因為政府要進行區段徵收,許多農民都沒有辦法再耕作,但其中幾塊田已經插秧,在田裡補插秧苗的農民何先生表示,一家人二十幾個人要吃飯,沒有種田不行啊!

走在農地間,可以看到怪手在整地,未來這裡將會有工業區、商業區、住宅區、公園綠地和學校,以及道路、電力等公共設施用地。辦理擴大都市計畫必須依照土地徵收條例用區段徵收的方式來進行,開發經費由苗栗縣政府負擔,地主可以選擇領取土地徵收費用,或是參與配地,可以領回一定比例的土地,這裡農地的公告現值一坪是一萬三左右,苗栗縣政府卻沒有加成補償,讓農民相當氣憤。

農民邱先生表示,縣政府用公告地價沒有加成補償,一年多了還是如此,現在市價一坪是三萬五,照市價就給他徵收。農民何先生表示,徵收後剩下一點點地,他們怎麼生活!

一大塊農地縮水了換到建地,是好?還是壞?土地增值的預期利益,對照原本農地耕作的收入與生活方式和環境,其中的利弊得失,農民如何看待?農民邱先生表示,政府就是要照市價徵收,不然他種田是種田生活還過得去,徵收後,農健保沒了,老農津貼也沒有了。農民何先生則擔心,他這麼老了,到哪裡找工作,以後生活怎麼辦。

除了土地之外,居民的房子也要被拆掉,在營建署都委會的679次會議紀錄中,群創公司向苗栗縣政府提出投資意向書,未來有新建或擴廠計畫,就會優先使用這裡的土地,但需要更大面積,於是縣府把園區事業專用區,從總面積23公頃擴大到將近28公頃,土地配置也做了調整,把原本兩塊園區用地擴大,同時把一塊園區用地,部份變成住宅區。

這個計畫在傅學鵬擔任苗栗縣長時,就曾經聽過,當初陳阿伯參加說明會所得到的訊息是不會拆房子,配回來的土地也可以就近配在住家旁,也就是原地原配,但現在卻是截然不同的方式,讓他們無法接受。陳女士的大伯就住在隔壁,新家剛蓋好,入厝宴客完,半個月後就收到拆遷通知單,陳女士表示,蓋個家要要費多少心力,縣政府來估價,幾百萬就要拆房子給他,誰能接受。她問縣政府地政科,他們竟然說,誰叫你房子蓋在那裡。她很生氣的說,「苗栗縣政府不負責任,既然核發建照和使用執照,為什麼馬上就要拆房子?」 

除了農地間的住家,這個區域涵蓋範圍廣大,也包含聚落聚集的市區。公義路是這裡的主要道路,萬聖宮就位在苗栗縣政府的細部計畫裡,這座廟也要拆掉,但在廟後面的社區活動中心不用拆,再左邊一點,緊鄰大馬路的鐵皮屋,要被拆除作為綠地;然而,緊連鐵皮屋旁邊的水泥樓房卻又不用拆。居民向縣府陳情,縣府人員卻告訴她,如果當初蓋水泥就可能不拆,鄭小姐表示,當初就是沒錢才蓋鐵皮屋。這裡的地段好,屬於店面,平常就出租賺租金,若被拆掉屋主的損失真的很大。鄭小姐問為什麼不能和旁邊水泥樓房一樣保留,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房子的使用空間狹小,她感到非常無奈,問縣府使用範圍狹小怎麼定義,縣府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沿著這條大馬路還有一位受災戶,在兩條馬路的交會點,又是公車站牌的所在地是開藥局的黃金店面,在經過兩次道路拓寬後,藥局的空間只省下五、六坪,一樓當店面,居住的空間就只能往上發展。二十幾年前,屋主夫婦倆尋尋覓覓,花了一百多萬買了這間店面,但現在, 苗栗縣政府因為交通需求要把房子被拆掉,一家人的生計怎麼辦。屋主彭女士表示,縣政府補償個二十幾萬,一家人以後要怎麼生活。

同樣也在公義路旁,利用自家旁的空地經營洗車保養廠,黃先生夫妻兩人一個月賺個四 五萬塊,要養三個孩子已經很辛苦,原本希望竹南園區讓洗車廠的生意更好,想不到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他的房子也要拆掉。從屋頂俯看這裡有十幾戶民宅,街上的房子屬於密集區不必拆,這十幾戶住家卻要拆,密集區是怎麼界定?民眾提出質疑。

隨著時間流逝,有些人仍然堅持不繳土地所有權狀,區段徵收的作業持續進行,而苗栗縣政府已經自行把土地所有權過戶到苗栗縣政府名下,沒有通知地主。居民表示,在說明會上,一問三不知,怎麼相信把所有權交給縣政府。而已經繳土地所有權狀的人也是相當無奈,李女士表示,不繳縣政府會把錢配在銀行裡,跟市價差太多了!於是選擇配地,真的無可奈何。而親手拆房子的蕭女士心裡更是掙扎,因為自己拆屋還可以領到獎勵金,若是被政府強制拆除就沒有這筆錢,這裡本來就是建地,換回來的一樣是建地,而能拿回多少土地,民眾也不清楚。有人說配回41%,也有人說配回20%多一點,到底能拿回多少地,居民霧煞煞。 

而拿回來的地會在哪裡?在科學園區的高壓電塔左邊是墳墓,附近還有污水處理廠,原本是園區事業用地,後來變成住宅區,居民氣憤的表示,良田萬一換到墓地,誰願意!且這裡有汙水處理廠、高壓電,四周還有工廠,非常不合理,這裡根本不能住人。另外,在變電所周邊原本是農地,未來規劃為住宅區,民眾批評,這個地分配給民眾當住宅區太不應該了。

在營建署都委會689次會議紀錄裡,苗栗縣長有承諾,如果民眾有意見,會以Q&A的方式繼續溝通。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認為,苗栗縣政府應該要開說明會,把區段徵收的原則、內容,到最末端土地交換分合以及權利關係,都該清楚的讓居民知道。

審查這個擴大都市計畫案的都委會委員張金鶚表示,當初因為苗栗縣長劉政鴻在都委會中拍胸脯保證,會從優從寬的補償,如果經費不足,會向特定企業募款補足,才會通過。今天這樣的結果,他也不太滿意,張金鶚認為,這是個政治承諾,政治人物不應該輕易表達,一旦說了,就要付諸行動。

居民批評,當初營建署都委會因為劉縣長這席話而通過,但都沒做到,都委會要負相當的責任,營建署要站出來監督,重新審查劉縣長所講的「從優從寬」有沒有做到。

「從優從寬」的承諾,在都委會也曾經討論過,都委會委員張金鶚表示,都委會所審查的是擴大都市計畫的合理性與正當性,有關補償部分,居民可以向苗栗縣政府或中央的土地徵收單位來申訴。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發展學系廖本全認為,既然苗栗縣政府沒有實踐承諾,營建署應該找苗栗縣政府找到中央政府跟居民開會,不這麼做,都委會通過這案子的合理性、合法性會受到動搖,受到質疑。

從竹南基地的擴大都市計劃案有必要進一步討論,以科學園區為主體來擴大都市計畫是否適合,把更多的人口引進科學園區週邊,學者有很大的疑慮。廖本全表示,未來住在園區周圍的居民會面對到汙染問題,進而延伸到健康衝擊,所有在環保署環評委員會審查科學園區開發案中所提出的疑慮,這些居民都要面對,都委會的委員如果想清楚的話,這個案子會被否決。

而在進行擴大都市計畫之前,有一個更重要的前提必須討論就是水資源。廖本全表示,苗栗縣最近幾年積極發展工業,包括科技產業,苗栗的水資源也出現問題,當我們考量這個擴大都市計畫案,必須討論當地水資源缺乏,以及擴大都市計畫後,扣除園區用水,新引進人口的用水從哪裡來,會不會有問題?如果都委會的委員討論清楚,這案子也會被否決。

現行的都市計畫制度主導權在地方政府,但內政部應該更審慎把關,從更高層次的國土計畫來評估,各個地方政府所提來的都市計畫案。

大埔地區的居民忐忑的過日子,這個案子攸關他們的生存權、財產權和工作權,但令人遺憾的是,苗栗縣政府表示,沒有時間接受採訪,很多疑慮無法釐清。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後龍鎮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都市計畫, 土地徵收, 土徵條例, 水資源, 大埔農地, 張藥房, 圈地, 科技園區, 彭秀春

和科學園區做鄰居,幸或不幸?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位在苗栗縣,住在旁邊的大埔里居民,面臨家園要被拆除的危機,因為苗栗縣政府已經通過「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週邊土地特定區」,把原本只有科學園區的特定區,擴大154公頃納入特定區,以區段徵收的方式進行,進行整體規劃後,再發回一部分土地給地主,但民眾質疑,苗栗縣政府圖利財團,因為群創要土地,才讓他們無家可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