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調所

另一個清境

另一個清境

摘要: 
清境在民宿出現前,是政府安置軍隊的高山農場,滇緬義胞與榮民共有七個村。後來民宿過度發展,政府頒布禁建令,這些村落的屋舍改建也因此受限。現在針對這些村落的建物禁建令即將解除,對清境將帶來什麼影響?美麗的高山稜線,從森林變成農場,接下來,人們又將打造什麼樣的清境?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一般人對清境的印象,是歐式木屋的民宿,宛如瑞士的溫帶風情,台灣最熱鬧的山城。不過夾在繁華亮麗之間,有著另一個清境。

五零年代,政府將從泰北撤退的軍隊,安置在清境,五十多年過去,那段在異域掙扎的歷史,遺留在空氣裡,滇緬血統的記憶,保存在食物中。南投縣雲南同鄉會秘書長楊陞義說,「村子裡每家婆婆做的菜都不一樣,最純正的菜都在廚房裡。」


整齊的平房,安靜的巷弄,這裡是定遠新村,緊鄰青青草原與清境國民賓館,卻沒有觀光熱點的熱鬧。因為禁限建,年久失修的房子,村子裡有好幾棟,住在這裡的是滇緬義胞的後代。

1985年,隸屬於退輔會的清境國民賓館落成,踏出轉型的第一步。1991年,政府放領配置給滇緬義胞的110公頃土地,私有地可以自由買賣。1999年,九二一地震重創南投,成為清境的另一個轉捩點。

南投縣雲南同鄉會理事長李克之說,清境地區從九二一地震以後,帶動觀光業。台灣民宿協會理事長施武忠說,清境從十家民宿,變一百多家民宿,遊客量從一年20萬人,變150萬人,而且創造非常高品質的餐宿條件。


然而一百多家民宿,只有五家同時取得建照與民宿執照,完全合法。不少業者為了增加房間數,違法擴建。民宿爭奇鬥豔,違法亂象與坡地安全,成為社會焦點。2014年,地調所發布南投縣山崩地滑地質敏感區,清境地區屬於廬山層的板岩,有六成以上位在地質敏感區,區內有順向坡與山崩潛勢區。

依建築法規,四級坡以上不能蓋建物,但清境地區與山爭地的情形還不少。地質調查所環境與工程地質組科長陳勉銘表示,「這邊的平均坡度,將近75%超過四級坡以上(含四級坡),坡度超過十七度。」

政府當年帶頭發展清境,卻沒有畫出藍圖,造成非都市土地使用失控。為了遏止民亂象,20125月,南投縣政府頒布全面停發建照的禁限建令,並連續四年進行安全監測,老舊眷村的禁建,與民宿過度開發有關。南投縣建設處長李正偉表示,「新的違建即報即拆,以101年當作劃分點,舊的違建列管排拆,自拆跟排拆的,總共拆了二十多家。」


南投縣政府即將在2018515日,針對老舊眷村,有條件解除禁建令,並規定如果建築基地位在山崩地滑敏感區,必須進行詳細的地質鑽探。李正偉強調,不會因為這次開放民生基本需求,解除禁建,讓原來的民宿再惡化。

一直以來,清境缺乏總量管制與整體規劃,水源不足和污水直接排放入河,始終是隱憂。當空拍機往上空拉高,就會發現,建築物管理,只是清境其中一項問題。南投縣建設處長李正偉說,「清境不只有民宿的問題,還有整個區域開發定位的問題,需不需要犧牲這麼大的環境條件,轉換高冷蔬菜和高山茶葉?」

當年義胞拓墾了兩百多公頃,加上附近的原住民保留地,都種上了溫帶水果,後來因為WTO衝擊,農民紛紛轉作,山坡成為高麗菜、百合花與高山茶的版圖。台灣山林復育協會理事長蔡智豪提出,一塊塊農墾的地方,原來都是森林。在中海拔強降雨區,是很容易崩塌的,這些地方如果不處理,最後還是會有疑慮。


其實更早之前,清境地區是賽德克族人的傳統領域。從教職退休的Mega,是畫風獨特的油畫家,他在鄰近春陽部落山坡上,蓋了一家民宿,這是家族土地,全家人都住在這裡。Mega筆下除了描繪生活文化,也紀錄家鄉的變化。他的故鄉春陽部落被群山包圍,從前清境也是這樣。「古木參天,都是森林,沒有像這樣被開發的亂七八糟。」

台灣山林復育協會理事長蔡智豪說,這裡可以漸進式的找回森林,如果政府願意輔導農民轉作,將現有的農墾地依地形區分,陡峭的作為復育區,平緩的生產經濟林木,森林如果能夠回來,對水土保持和經濟都有很大幫助。

來清境地區種茶的林重雄,耕耘了二十多年,他在茶園周圍種了許多樹。數十年在山上打拼,看著清境的變化,他明白森林是環境復甦的關鍵。林重雄說,「裸露的大部分都是蔬菜區,還有種花的,當然最好是能夠改善。」


問題是,如何找回森林又兼顧當地農民與民宿業者的生活?蔡智豪表示,「以這塊區域來講,假設是五千公頃的山坡地,一個林農可以工作五公頃,加起來就是一千個,這個地方一年五億的預算,是有辦法去維護的。森林回復,對民宿也是好事,對整個地方是雙贏。」

南投縣政府正積極進行地質調查,希望整合地調所的報告,在南投縣的國土計畫中,把清境地區可開發與需要保育的地區做釐清。南投縣建設處長李正偉強調,「南投要走的是觀光首都,有總量管制,希望在開發跟建築、永續環境間,找到平衡點。」

這塊被人們擾動數十年的土地,從前過度發展,現在有機會改變,在願景與現實拉扯間,未來看見的會是什麼樣的清境?

公視 我們的島【另一個清境
05/14 () 2200首播
05/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清境, 定遠新村, 地調所, 高山農業

清境在民宿出現前,是政府安置軍隊的高山農場,滇緬義胞與榮民共有七個村。後來民宿過度發展,政府頒布禁建令,這些村落的屋舍改建也因此受限。現在針對這些村落的建物禁建令即將解除,對清境將帶來什麼影響?美麗的高山稜線,從森林變成農場,接下來,人們又將打造什麼樣的清境?

變形之島


變形之島

摘要: 
311日本東北大地震讓人驚心,同樣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上的台灣,一樣面臨高地震風險,從地質資料來看,台灣是全球變形速率最快的地方,當大地的力量持續運作,台灣,變形之島,你我該如何面對?

採訪 陳佳利 郭志榮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志昌 葉鎮中 陳忠峰 陳添寶
剪輯 陳志昌

豪邁的山勢,來自地底的力量猛烈推擠,台灣,一個在無數地震中成型的島嶼,看似定靜的土地中,蘊藏著無數變動密碼,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國科會講座安藤雅孝教授,從中解讀訊息,發覺台灣島正中央,沒有可供能量釋放的空間,全島受到的板塊擠壓力,是日本的五倍到十倍。

巨力造就台灣的崢嶸壯麗,菲律賓海板塊每年以8.2公分的速度,向西北推擠,山脈每年以2公分的速度抬升,使台灣成為全球變形速率最快的地方。台灣地質調查所長林朝宗表示,在歐亞板塊和菲律賓海板塊交界的花東縱谷,東西兩邊移動速率差異非常大,每年將近7公分,而西南部丘陵地帶變形速度也很快,一年向西邊移動5公分,這些變形量大的地方,就是斷層的所在位置。

台灣從來都不是靜止的,回顧歷史,規模七以上的大震有三十多起,1920年,花蓮外海曾發生規模高達8.0的地震。1909年,台北也曾經發生規模7.3,由板塊隱沒引發的大震。近百年來,十次災害性地震,總共帶走了八千多條寶貴生命,梅山地震,新竹台中地震,與集集地震,更是一次就帶走了數千條人命。

台灣陸地上發生的地震,大多是由斷層錯動所引起,目前已知的活動斷層33條,這些從前發生過地震的地方,未來地底能量釋放也可能再度從這些地方釋放。地質調查所所長林朝宗說,台灣腹地小,都會區擴展很快就到丘陵邊緣,而這些丘陵和平地交界的地方有許多斷層,對人口密集的都會區,充滿威脅。

住著將近三百萬人口的台北市,有延伸入海的山腳斷層通過,新竹科學園區有新竹斷層通過,中部有彰化、車籠埔等斷層,東部斷層密集,西南部山麓前緣地帶斷層多,而且變形量大,都是高風險的區域,然而目前沒有斷層的地方,也不代表安全,因為有些斷層,當前的科技還難以發覺。

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國科會講座安藤雅孝教授以日本為例,最近十五年發生的災害性地震,沒有一個是發生在已知的活斷層上,他認為台灣也是一樣,還有很多隱藏的活斷層,是我們目前不知道的。另外,雖然台灣每年平均發生一萬五千多次的地震,但安藤教授擔心,受力並沒有充分釋放,未來還是會發生大地震。

當地震無法預測,可能發生的地點又接近都會區,重要的是隨時要有地震來襲的準備。當地震發生,建築物的強度決定瞬間生死,以九二一為例,當時有八萬多棟建築物全倒或半倒。內政部在民國86年訂定了建築物耐震設計規範,符合規定的建物能耐5級震度,後來陸續修訂耐震細節,去年也再次針對地盤分類指標、臺北盆地微分區以及隔震設計做修正,藉此提升建物的耐震能力。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張國鎮表示,新規範強調韌性,並且地震分區從民國86年震區的規範,變成微分區的規範,納入最新的地震學與地球科學知識,希望因地制宜,提高保障。

但是在耐震規範施行之前所興建的房舍,超過三十年以上的老房子,全台還有75萬棟,老舊建物的耐震能力如何提升,是眼前的大考驗。

九二一地震造成將近三百棟校舍損毀,讓校舍安全成為焦點,校舍除了作為教育空間,在急難時也肩負避難所的功能,近年來國震中心發展出嚴謹的評估方式

並且與教育部合作,排定老舊校舍的補強順序,希望盡速讓老舊校舍變身耐震堡壘。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研究員鍾立來表示,進入評估程序的校舍有一萬六千多棟,危及程度比較高的老舊校舍,已經完成1900棟的補強。

當老舊校舍陸續展開補強,負責溝通兩地的橋梁,也在積極進行補強。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張國鎮表示,民國84年以前的橋梁,缺乏韌性設計,這些橋梁需要優先補強,像是流量大的中山高和大部分的北二高,都在做耐震補強。

建築與橋梁加強耐震,是防災基礎,當地震發生,爭取在第一時間應變,更是減災關鍵。中央氣象局從1995年開始發展即時強震觀測系統,建立了全球密度最高的測站,能在地震發生後,迅速匯集震央、規模等資訊,提供預警。中央氣象局地震測報中心主任郭鎧紋表示,利用電波速度比地震波快的原理,離震央遠的地區可以爭取到10秒或20秒的預警時間,但是離震央附近,5070公里的範圍屬於盲區,無法達到預警的功能。

311時,日本的地震預警系統發揮功能,透過電視網路廣播等管道,對遠離震央的區域即時預警,但是在台灣,雖然前端有綿密的地震觀測,但是後端如何透過行動通訊與民眾的日常生活結合,目前還是缺乏。當地震來襲,另一套現地型的預警系統,能在地震發生三秒之內,針對發生地發出警報,可以彌補現階段區域性預警系統的不足。

台大地質系吳逸民表示,基於地震時P波速度比S波快1.7倍,利用P波的資訊 來可以判定S波的大小,在地震發生後三秒內可以判定地震規模。只要垂直位移超過0.35公分,震度達到四級或五級,就會發出警報。目前在國科會和防災中心的支持下,已經在台灣地震風險高的中小學裡裝置了接近兩百套P波警報器,除了可以在地震發生時提供警報,讓師生盡速做緊急避難,也可以用在防震演習,希望落實防災教育,深耕在中小學學生身上。

現有的科技,無法預測地震何時何地會發生,瞭解腳下不曾靜止的大地,積極發展防災減災的最佳手段,將防震意識內化到日常生活,面對變形之島,是所有台灣人不能停止的學習。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福島, 311, 海嘯, 地震, 斷層, 地調所, 板塊運動, 耐震係數, 橋梁, 預警系統, 監測, 921

311日本東北大地震讓人驚心,同樣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上的台灣,一樣面臨高地震風險,從地質資料來看,台灣是全球變形速率最快的地方,當大地的力量持續運作,台灣,變形之島,你我該如何面對?

國外: 
  • 亞洲
  • 日本

核電廠補考記


核電廠補考記

摘要: 
全世界都在體檢電廠、加強防災措施。福島醫科大學副校長山下俊一提醒,福島災害,顯示核災難以預測,「單單就這一點,周邊國家就不應該以日本為師,而要將這次的失敗做負面教材…」

採訪 胡慕情 陳佳利 陳慶鍾
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志昌 葉鎮中 陳忠鋒
剪輯 陳添寶

福島核災,震驚世界。這一年來,全世界都在體檢電廠、加強防災措施。福島醫科大學副校長山下俊一提醒,福島災害,顯示核災難以預測,「單單就這一點,周邊國家就不應該以日本為師,而要將這次的失敗做負面教材…」

日本核能安全拉警報,台灣的核一、二、三廠,也被國際Nature雜誌,評價為世界風險最高的核電廠。311的習題,究竟台灣,該如何解答?

原能會核災檢討報告指出,福島電廠在地震侵襲後,提供電廠電力的開關場倒塌,導致外部電力中斷。41分鐘後,海嘯接二連三來襲,淹沒電廠後備電力,導致反應爐爐心無法降溫,繼而引發氫爆和爐心熔燬的悲劇。

為了避免福島事件重演,國科會著手進行海溝型地震的海嘯研究。結果顯示,如果發生海嘯,核一廠的海嘯高度,是10.73公尺、核二廠是10.28公尺、核三廠是11公尺、核四廠是8.07公尺。國科會認為,四座電廠,都位在1215公尺高程,沒有安全疑慮。

不過,中央大學水文與海洋研究所助理教授吳祚任提醒,位於核三廠附近,有一條可以引起同樣海嘯威力的馬尼拉海溝,這條海溝,正在伺機而動。

「規模8.5的地震重現期是201年,馬尼拉海溝已經有440年沒有發生大地震,因此,8.5的地震發生時間,應該快到了。」

此外,由於核一廠設計高程低於原始設計1公尺、核二廠的緊急海水泵,也無法防海嘯。原能會緊急要求台電進行改善。

台電表示,目前營運中的三個電廠,都加裝了水密門,「我們把馬達封起來。馬達不進水、永遠都可以用,不會有電力喪失的問題。」為了以防萬一,台電還加買緊急柴油發電機,備妥七天的油量。另外也備有儲存槽、生水池、消防車、渠道引水,以及海水五種水源。「我們把相關措施都準備好,萬一有需要就注水,確保反應爐安全,這就是斷然處置的概念。斷然處置行動按照優先緩急分成三階段,一小時要完成,就可確保核電廠安全。」

儘管台電對自己的緊急備援系統信心滿滿,但金山區重合里長賴蔡標質疑,福島核災發生時,消防車根本進不來,「你說要消防車來救?怎麼可能。」賴蔡標痛批,核災過後至今,台電只會不斷宣導「百分之百安全」,「但事實上它們做這些事,是只有百分之一的安全,其他百分之九十九,都不安全!」

居民的疑慮,其來有自。因為原能會的災後檢討報告指出,啓動核災的第一張骨牌,不是電力和水源喪失,而可能是注水管線被震壞。

福島電廠的耐震係數是0.6G,目前核一廠的耐震係數,只提升到0.4G。主管核安的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卻說:「不要去比較這個數字,因為這個數字到底合不合理,合不合法、合不合規範,是要經過詳細評估的。」蔡春鴻表示,耐震係數還要考慮地理條件,光比較數字,沒有意義。

根據中央地調所調查,鄰近核一、二廠的山腳斷層,以及核三廠的恆春斷層,都有可能向海外延伸,其中山腳斷層,長度可能高達80公里,一旦錯動,威力驚人。但原能會認為,從地震觀點來看,目前四個核電廠都沒有問題。「而且核四相對來講最好,方圓1020公里,沒有任何活動斷層。」

原能會表示,雖然電廠附近有非活動斷層,「我們不能因為有這個就不蓋建物,如果都要避免,台灣所有人只能住在船上。」相對於原能會的樂觀,地調所長林朝宗則說:「一個山腳斷層擺在那邊,我們是該擔心啦!會不會大規模活動,我們也沒把握。但它總是在那裡,就像一隻睡在身邊的老虎,你管牠會不會咬人,反正一隻老虎就很可怕。」

這次福島核災,也證實了林朝宗的判斷,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所特聘教授安藤雅孝也表示,東北大震如此嚴重,「正是當初認定死斷層的地方,也錯動了。」安藤雅孝認為,興建核電廠的人總是輕忽斷層的威脅,「就算有人提出危險,他們也認為那只是少部分人的聲音,所以都不聽,日本就是這樣,很危險,就像走在鋼索上。」

311核災如此嚴重,除了爐心熔燬,燃料棒貯存池輻射外洩,也是核災一發不可收拾的重要原因。目前台灣核一、二廠的燃料棒,已經擴充兩次,原能會核能管制處長陳宜彬坦言,目前燃料棒已經超過貯存池的容量。

「核一廠,一個水池可以放1500束,但現在是3千;核二廠可以放2500束,但現在是4200。核三廠可以放700束,現在是2100束。」陳宜彬說,核三廠經過擴建,足夠容納運轉期間的燃料棒,「但核一、核二,還是不夠,所以現在要做乾儲的措施。」

「乾式儲存廠不要做,最重要的是,非核家園,把核電廠停掉!」金山鄉民李國昌認為,台灣根本無法承受這些複合式災害,不管是反應爐發生問題,或是貯存池發生災害,「台灣根本沒辦法疏散!」

這次福島核災的疏散圈,一路從10公里變成20公里,目前日本政府打算上修到30公里。但至今台灣的疏散圈,只從5公里變成8公里。儘管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強調,應變計畫會隨著福島的經驗進行修改,但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教授張武修,在實地走訪福島後指出,「疏散根本難以成功。」

張武修表示,過去核電廠規劃的疏散計畫,是根據核電場外的資訊協調中心來進行,「日本在這次經驗裡完全零分。因為協調中心停電,所有的資訊都無法收集 。」除此之外,核災疏散會根據輻射飄散的範圍來進行指揮,過去台灣曾經到日本參考這套輻射塵飄散系統,「但是,這套系統也沒有在福島發揮作用。」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直言,台灣根本沒有核災疏散的能力,「為什麼日本都定到30公里,台灣還在8公里?這是因為,這個範圍,是台電公司可以做到的疏散範圍,超出這個範圍,它就做不到!」311災後一年來,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走訪核電廠周邊社區,更發現台電根本沒有進行任何的疏散計畫說明,「居民都說根本不知道往哪裡跑,甚至所謂核災的疏散集結點,是在下風處!也就是最有可能感染輻射的地方!」

台灣四座核電廠,都受到嚴峻的環境挑戰,以及核災疏散困難的雙面夾攻。其中核四廠,還得面臨先天不良的體質問題。

過去幾年,核四不斷爆發嚴重工安事故,這是因為核四原始設計廠商怠工,台電為了趕工,擅自修改核四原始設計、導致數位儀控系統無法整合。

原能會核能管制處長陳宜彬直言:「台電是很好的經營者,但不是很好的興建者,原始設計者才知道設計理念,外面的人有些也許知道,但萬一不清楚,卻自行修改,也許會錯誤也說不定。」

前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委員、核工專家林宗堯,在福島核災發生後,提出核四七大計來解決核四問題,林宗堯要求台電公開核四所有問題;再聘請真正有核安經驗的專家,來解決問題;最後還要有獨立的稽核機制,才能確保核四完工的時間和品質,但核四一直沒有回應,原能會最後忍不住裁示,「如果到年底以前,不能提出讓大家滿意的方式,我們就停工。」

20111220日,台電針對核四七大計提出檢討報告,但多數監督委員認為,這份報告沒辦法解決核四問題,但核四還是繼續興建。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崔愫欣質疑:「為什麼要加強電銲工作管制?表示之前都沒按照規矩來,那之前沒按照規矩來的要怎麼辦?前面的錯誤部分都不檢討,直接就說接下來怎麼作,我覺得是有點掩耳盜鈴。」

也有委員表示,台電提出來的檢討報告,確實有幫助,「但到底這一套,可不可行?」許多委員都質疑,一旦發生核災,將產生恐怖的逃難潮。但原能會副主委黃慶東卻為台電緩頰,「台電也有很辛苦的一面,我們一定要給它們時間。核四廠不是在你的手上建、也不是在我的手上建,都不是,核四是在台電公司手上建,它自己健全,才是我們國民之福!」

問題重重的核四,依然由台電興建,預算繼續追加,預計突破3千億。這樣的投資,值不值得?

311核災過後,已發展國家德國、義大利,都宣佈老舊電廠除役。就連發展中國家,中國,也暫停興建核電廠。山下俊一表示,日本在災前,都相信「輻射與我們很遙遠,而且反應爐百分百安全」,但福島核災過後,證實這種想法「完全錯誤」。山下俊一強調,「我們應該為風險管理做好準備,不只是因為危機來得很快,更普遍說,是為了大眾。」

台北醫學大學公衛學系講座教授陳重信表示,風險管理,一定要把氣候變遷的係數算進來,「但原能會一直強調硬體結構都沒問題,在我們來說這不可接受。」

一旦台灣發生核災,光北部,就可能得疏散將近5百萬人,陳重信認為,台灣應該學習美國長島,這座電廠,因為無法疏散民眾,在州長的決議下,於1989年下令,興建完成以後,不商轉。2004年,長島在進行研究之後,將這座電廠轉型為天然氣,「可見技術性不是問題,是人的問題。」

福島災後,各國聞核色變,日本核電目前只剩兩座在運作,如果要重啓,必須經過壓力測試和地方政府的同意。日本政府,正在猶疑角力,和日本環境條件相似的台灣,也到了必須決定的緊要關頭。

學科: 
災難,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金山區
關鍵字: 
福島, 311, 輻射, 車諾比, 反核, 海嘯, 核四, 核災, 原發, 核能, 核電, 反應爐, 台電, 電廠, 地震, 蔡春鴻, 斷層, 地調所, 工安, 公安, 自救會

全世界都在體檢電廠、加強防災措施。福島醫科大學副校長山下俊一提醒,福島災害,顯示核災難以預測,「單單就這一點,周邊國家就不應該以日本為師,而要將這次的失敗做負面教材…」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福島

缺水備忘錄

缺水備忘錄

摘要: 
進入21世紀第二年,台灣已經宣告加入水世界的戰局,打起了「水」戰,水裡面的元素不只是H2O,還有民眾的苦水與政客的口水,不過大家不用太過緊張,水的危機不是今天才發生,水荒也不是頭一遭,只是我們一直沒有記取教訓,問題最後總是不了了之。今天又面臨了同樣的問題,只是這次有點不一樣,大家好像看見了,看見了什麼?看見台灣水資源的不足,為了怕大家又像過去一樣,事情過了就遺忘,於是我們製作了「缺水備忘錄」。

採訪 蕭靜美 比恕依
攝影 達卡爾 張國樑 張岱屏

進入21世紀第二年,台灣已經宣告加入水世界的戰局。台灣是全球排名第十八位的缺水國,每人所得的降雨量只有世界平均值的六分之一,山高水急的地形條件使台灣成了留不住水的島嶼。

說起來有點荒謬,北部正苦於無水可用、努力抗旱,而南部卻已經發生溪水暴漲沖垮橋樑的慘劇,不穩定的水文,讓政府在民國五十年到八十年間不斷增建水庫以調節水量。

居民的抗爭及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優良壩址難尋,蓋水庫的政策暫時中止,但是水荒發生時,現有水庫水量仍然供不應求。曾經在產業轉型過程中,支撐起工業、創造經濟奇蹟的農業也被迫休耕。

隨著工商業發展、人口增加,台灣每年用水量已在四十年內成長了一倍,人口增加,用水量相對增加,平均每人每日生活用水350公升,比起先進國家如英國150公升,明顯偏高許多,而當地面水不足,地下水就成了另一個取水來源。

事實上台灣所使用的水,一半以上來自地下水。日據時期,水利工程師鳥居信平,為了灌溉農田,在屏東林邊溪的河床底下設計了一個長250公尺的地下集水廊道,隨著經濟重心轉移,這條水道漸漸乏人問津,直到屏科大丁澈士教授著手研究,才喚醒這條在歷史中沈睡的水道。

丁教授所提的地下水銀行的概念,目前還在研究階段,地下水庫的計畫,在台灣本島尚未成熟,不過在民國75年第一座地下水庫在澎湖完工,但是運行至民國80年開始有鹽化的現象。

因為沒有高山森林涵養水源,澎湖每年平均水蒸發量是年雨量的2倍,旱季來臨地面水庫供水量不足,因此將水蓄存在地表下減少蒸發,是澎湖非常重要的替代水源。而地下截水牆滲漏是這座水庫最大的問題,中央地質調查所定期監測地質變化,作為截水牆修補的重要依據。

澎湖馬公一天的需水量大約23 ,000噸,有地面水庫及地下水庫,以及49座深水井水源供應,每天不足的供水量仍然超過一萬公噸,加上觀光人潮的壓力,水的問題成了每個澎湖人心中的惡夢,海水淡化廠的成立暫時解決了缺水的問題。

從過去台灣的水文歷史、地面及地下水的利用,到海淡技術的開發,這些或許能夠暫時解決缺水的問題,但是長遠來看,如果生活用水比例仍然過高,再多的替代水源恐怕都不夠用。 

「節約用水」聽起來俗氣的口號,卻是一個缺水國度應該有的態度,而不是等到不缺水,又再度選擇遺忘無水之苦。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屏東縣
  • 澎湖縣
關鍵字: 
缺水, 限水, 水庫, 休耕, 地下水, 丁澈士, 地調所, 離島, 人均用水量

進入21世紀第二年,台灣已經宣告加入水世界的戰局,打起了「水」戰水裡面的元素不只是H2O,還有民眾的苦水與政客的口水,不過大家不用太過緊張,水的危機不是今天才發生,水荒也不是頭一遭,只是我們一直沒有記取教訓,問題最後總是不了了之。今天又面臨了同樣的問題,只是這次有點不一樣,大家好像看見了,看見了什麼?看見台灣水資源的不足為了怕大家又像過去一樣,事情過了就遺忘,於是我們製作了「缺水備忘錄」。

災變系列(三)--不安的大地(下)


災變系列()--不安的大地(
)

 

採訪/李瓊月
攝影/陳添寶、柯金源
攝影助理/朱致賢、陳政皓
剪輯/蘇志宗、林裕仁

 

1998年瑞里大地震發生時,嘉義縣梅山鄉、竹崎鄉以及番路鄉分別傳出災情,不過那次的救災工作,不管是官員視察或媒體,焦點多集中在梅山鄉。1999612日,「我們的島」為了追蹤報導瑞里地震災害重建的情形,前往受災嚴重的培英國小,到了當時地震災害區,意外造訪住在竹崎鄉光華村石盤蘢李正義一家三代,經過賀伯風災、瑞里地震後,他們的家已經變得岌岌可危了。

1906年的梅山地震出現了十三公里長的梅山斷層,九十二年後的今天,斷層上有了新的景象,嘉義中正大學就是一個代表。然而1998年瑞里地震發生後,有地震專家預測二年內嘉南地區是否會再發生規模七級以上的大地震,因此一直受到島民的關切。對於地震,島民大致有兩種共識,第一,大地震將再發生,第二,聽天由命,反正地震是難以預測的。

根據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調查,有51條的活動斷層分散在台灣島上,屬於第一類的活動斷層有9條,第二類有15條,存疑性的活動斷層有27條,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台北盆地的活動斷層,是否會經過未來的金融中心--北市信義計畫區?

芬蘭的防災中心建置在地底下二十公尺,雖然芬蘭沒有什麼災害、地震、戰爭,但是有這個觀念──將民防與消防結合起來。反觀中央氣象局的計畫,要達到地震預警大約還要二年,目前的速報仍然是用傳真傳送給相關單位,傳送地震資訊時,電訊設備會不會被震壞,傳具會不會當機?甚至救災指揮中心會不會被震毀?這些恐怕都還得碰碰運氣了。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嘉義縣
關鍵字: 
地調所, 斷層, 預警機制, 防災, 災後重建

去年瑞里大地震發生時,嘉義縣梅山鄉、竹崎鄉及番路鄉分別傳出災情;不過那次的救災工作,不管是官員視察或媒體都焦點集中在梅山鄉、竹崎鄉、光華村石盤蘢這一戶人家,但經過地震後,好幾家已經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