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滑

來自惡地的警訊

摘要
接連的颱風豪雨,重創台東,在許多災害背後,隱藏著來自地層的警訊,提醒過度開發,面對的環境風險。台東利吉惡地地質危機,在災害之後,以走山崩落樣貌,顯露不該忽視的自然力量…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許中熹
剪輯 陳慶鍾

台東縣卑南鄉富源村,一個山頂上寧靜村落,家戶散居山林,以農業為生。但是9月開始的連續颱風、豪雨後,107日發生大走山,一片地滑的山坡上,造成四間民宅受害。

走山地滑,地面碎裂,讓房屋傾倒,順著裂縫觀察,可以看見規模驚人。民間地質研究者姜國彰,長期進行東台灣地質調查,根據富源村位在利吉惡地上,加上現場跡證,研判是因為地質問題造成的災害。


災害造成居民無家可歸,受災戶李先生一家人,被安置到富原國小廢棄校區,他回想發生走山時刻,仍心有餘悸。廢棄教室裡放置兩頂帳棚,煮飯、休息都在這裡,一家四口居住的相當辛苦,但是家園回不去,未來無處去。李先生指出,村落位在利吉惡地上,平日就有小規模滑動,現今發生大走山,政府應該多關心。

災後,台東縣府展開調查,推估致災原因為地層滑動。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蘇雅婷表示,地層滑動造成災害,政府應該建立監測與撤離機制,保護居民安全。

為了更瞭解利吉惡地地質,姜國彰來到利吉大橋地質景觀區,大面積裸露的地層,說明利吉惡地的構成。姜國彰強調,花東地區深受板塊運動影響,地層持續受力,呈現不穩定現象,利吉惡地有著碎裂、易崩落特性。環保人士林淑玲長期關心杉原灣生態,跟著來到富源村查看災情,她表示,利吉惡地地層延伸到杉原灣一帶,那裡也有地滑災情。

來到杉原灣,在台11線道路旁,10月大雨過後,一塊護坡的水泥壁面,受力崩裂,泥土已跨過水溝頂,威脅道路。姜國彰來到崩裂處上方,在一處農舍旁,找到地裂位置,整個地層從這裡開始滑落,裸露處顯露著利吉惡地層。

在居民引導下,我們來到一處廣大開發的山坡地,裸露坡地在大雨時形成泥流,山坡上方更發現已經有地裂跡象,形成走山風險。姜國彰指出,裸露地層就是利吉混同層,地層充滿許多易碎岩石,如果再不進行防範,恐有災害風險。

坡地上方已經形成裂縫,山頂竟然還在不穩地層上,興建蓄水100噸的巨大水塔。姜國彰測量水塔傾斜度,擔心一旦崩塌,將會重創下方村落。面對災害迫近,台東縣府還是在坡地下方,以水保工程,建造排水溝渠,並未正視地滑危機。林淑玲表示,這片山坡地就在已通過環評的杉原棕櫚渡假村下方,下方山坡地已有地滑危機,上方竟然還要開發26公頃的渡假園區。

在杉原灣海岸上,杉原棕櫚渡假村開發案,開發面積約26公頃,規劃550間客房,2002年就已通過環評,因為超過三年未開發,在2010年提出環差審查,計畫再度開發,引發環境團體高度關注,並展開抗爭。歷經多次審查,20166月,在地質、用水、污染、部落同意權等爭議中,全案有條件通過環評差異分析,引發社會抗議聲浪。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蘇雅婷表示,利吉惡地的地質問題,在杉原灣各項開發中,一再被提出,卻都不受重視。

大規模災害的現實場景,證實長期以來,環境團體對利吉惡地地質的憂慮。當不穩定地層,重創居民家園,在調查、安置與避災後,應該正視利吉惡地上的開發問題,注意來自地層最深刻的警訊。

公視 我們的島【來自惡地的警訊】
11/14() 2200首播
11/1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開發, 災害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關鍵字
地質, 地滑, 利吉惡地, 杉原灣

接連的颱風豪雨,重創台東,在許多災害背後,隱藏著來自地層的警訊,提醒過度開發,面對的環境風險。台東利吉惡地地質危機,在災害之後,以走山崩落樣貌,顯露不該忽視的自然力量

影片網址

梨農怨

梨農怨

摘要
8月30日,林務局強制執行收回國有林地,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的農民與執法人員激烈衝突。為什麼農民以命相搏?當年響應農業上山政策的農民,從經濟奇蹟到環境公敵,半個世紀之後,他們該往何處去?

「三年了,99年9月3號,軍人節那天砍的。」辛苦大半輩子耕耘的果園與家園,一夕間變成空蕩蕩的山坡地,85歲的馬玉如,有苦難言。

50年代,為了安置榮民,退輔會成立了三座高山農場,輔導榮民種植溫帶果樹,當年,部分榮民以竹林保育員的身分,向林務局租地造林,就地安置。在梨山地區,這樣的榮民,有39位。

隨著中橫開闢完成,政府鼓勵農業上山,當年來到梨山開墾的,還有另一批墾農,他們與榮民一樣,以租地造林的契約,在梨山種植溫帶果樹。林務局東勢林管處處長李炎壽表示,民國58年5月27日,為了有效管理國有林班地,省政府頒布台灣省國有林事業區內,濫墾地清理計畫,把國有林地租給林農,從事造林。墾地種植的果樹,不能再增植或補植。

林務局的租地造林政策,目的是希望與農民合作,逐步把濫墾地回復成森林,但是林木長成至少需要20年,造林無法滿足承租人的經濟需求,所以承租人種植果樹的情形,相當普遍,林務局每九年簽一次約,期滿再續,合約中,蘋果樹、梨樹都算是造林樹種,於是梨山的溫帶水果,開創了一頁經濟奇蹟。

後來溫帶水果的價格低落,大部分農民轉作茶葉與高麗菜,大量的農藥與肥料,滲進這些該還給森林的土地。造林的目標越來越遙遠,失去森林的後果,也逐漸浮現。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森林變成農場,水匯集到下游地方,經過坡度陡峭的重力加速度,會造成切割侵蝕,其實崩塌都是在農場下方。生態環境是系統的問題,都會的淹水到山區的水土保持,到森林,是連貫的。

失去森林涵養,雨一來,土石就被大水往下帶,加上下方的大甲溪,年年奔流掏刷,大梨山地區充滿地滑與土石流的問題,民國93年的敏督利颱風,更是讓高山農業與水土保持的衝突,浮上檯面。另外,民國63年,德基水庫完工,為了避免影響水庫壽命,與維護台中地區250萬人的飲用水安全,民國80年行政院核定了「德基水庫集水區陡坡農用地處理方案」,超過28.8度的陡坡農用地,一律不再續約,有310筆土地,希望收回。 

當時為了鼓勵農民還地,政府發給轉業救助金,從83年度起,第一年每公頃90萬,第二年每公頃70萬,第三年每公頃40萬,由於救助金與農民的收入相差懸殊,返還意願不高,順利回收的只有93筆,比例不到三分之一。民國88年,對沒有續約的農民,全面寄發存證信函,通知終止契約,限期返還。但尚未回收的林地,農民則是持續種植,而且層層轉租,現耕農大都不是當年的榮民與林農。

東勢林管處處長李炎壽表示,現在的地形地貌,實際上已經有很多改變,人為用怪手整地,變成梯田種高麗菜。民國95年到97年移送法院訴請判決,法院定讞後,有些人就便宜讓渡,我們的債務人當起二房東,把國有林班地出租謀利,少數人得利,要大家付出社會成本。

後來林務局透過民事訴訟,依照法院判決,陸續將林地收回,但執行過程卻出現問題。當年,馬玉如配合政策,民國57年配得一甲五分的國有林地,與一棟六坪大的農舍,如今卻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果樹全被砍倒,農舍也整個剷平。

律師邱顯智表示,當初就地安置的構想,是讓部分榮民轉換成竹林保育員,這是國家機關之間的調控,給榮民一塊地,轉移農作技術給他,讓他得以謀生,算是退休照顧的機制。但是當初約定桃樹、蘋果樹是造林樹種,後來卻又說這些不是造林樹種了,開始解約,解約之後就請律師告老榮民,老人家當然無奈心酸。

租地造林是政府當年的折衷手段,農民相信政府而將身家財產投入,當年政策錯誤,造成山林浩劫,如今要收拾善後,卻讓農民無所適從。為了兼顧農民生活,2000年,林務局曾經宣佈,造林地每公頃種植600棵造林樹種,就可以續租。但農民蔡淑珠雖然符合規定,林務局卻不再續租。 

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農民蔡淑珠表示,已經做到一公頃種600棵造林樹種,林務局卻說她不配合造林,28度陡坡要收回,但是現在收回的,都不是陡坡。

今年8月30日,南投地方法院依法強制執行,收回蔡淑珠的地,並且要拆除房舍,這個房舍是榮興村的村辦公室,也是村民的緊急避難所,執法人員與農民爆發衝突,村長葉進自殘抗議。雖然房舍暫時保下了,但她的地,還是被強制收回。

另一位農民許育林,一公頃多的地,也在今年6月被強制收回,依照強制執行法,為了減少抗爭,田中如果有作物,可以申請暫緩執行兩次,每次最長三個月,但許育林卻連暫緩的機會都沒有,損失了三百萬。陸陸續續,許多農民都面臨到林地強制收回的變局,他們集體提出行政訴訟,希望先釐清收回林地,是公法或私法的範疇。

律師邱顯智認為,租地造林是一種行政任務,國家行使公權力的方式,屬於公法。

國家行為在從事公權力措施時,必須符合行政法的原則,例如信賴保護原則、比例原則與平等原則。整個大梨山地區,福壽山農場是最大的農場,種滿了高麗菜和茶樹,是水保大敵,現在為什麼卻專找弱勢的老榮民開刀?

目前,310筆超限利用地,林務局已經收回199筆,收回後會砍除果樹的樹冠層,選擇原生樹種,進行造林。果農邱錦城的蘋果園,也有一塊已經被收回。種了40年的老蘋果樹,一一被砍掉,心中百般不捨。林務局包商砍除果樹樹冠之後,立刻在樹根旁種下小樹苗,但蘋果樹的根會枯死,再過兩年就會爛掉,到時候,小樹苗的根系,能不能銜接呢?

先砍倒大樹再種小樹的做法,讓農民相當擔心,在台八線93K,一處被收回的果園,發生了嚴重崩塌。農民蔡承謀認為,這是因為林務局砍大樹種小樹,但林務局回應,這片果園沒有砍果樹、也沒有去造林,因為大雨而崩成這樣。

破壞森林只要一瞬間,回復森林至少要百年,一處已經收回十年的菜園,小樹苗卻沒有順利長大。當年被農民當作界址而留下來的大樹,高聳入雲,看著它們強壯的身影,不難想像從前森林的樣貌,到底要如何做,才能找回曾有的森林?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林務局造林的思維改變,天然林才能真正涵養水資源,建議在高山農場設置生態保育研究站,瞭解周邊殘存的天然林組成結構,收集在地種原,在地復育,因為森林的復育,是非常嚴謹而複雜的。

面對時空與政策的轉變,農民提出混合造林的建議,農民就近照顧小苗,希望能用和緩的方式來退耕還林。但林務局認為,不交還林地的佔耕人,自民國82年至今,已無償使用將近20年,加上陡坡農用地法院已經判決定讞,必須依法執行。

律師邱顯智表示,如果還原歷史脈絡,這個執行名義是違法的,不應該由民事法院來管轄,希望機關暫緩執行,等待行政法院判決,裁量機關與民眾的關係之後再處置,會比較合理。

政策錯誤,加上逐利過程的耗盡水土,山林的傷痛,農民的委屈,在梨山上演一場人與環境的雙輸。歷史因緣仍然糾結,國土復育的腳步,極端氣候正急急催促。

學科
山林, 農業,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高山農業, 國有地, 林班地, 榮民, 中橫, 梨山, 造林, 蔡智豪, 地滑, 颱風 超限利用, 福壽山, 山坡地開發, 生態保育

8月30日,林務局強制執行收回國有林地,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的農民與執法人員激烈衝突。為什麼農民以命相搏?當年響應農業上山政策的農民,從經濟奇蹟到環境公敵,半個世紀之後,他們該往何處去?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劉志益,剪輯 陳忠峰

廬山劫


廬山劫

摘要
幕起,吊橋串起廬山的百年溫泉夢,大自然帶來繁華,卻也能隨時將它帶走。當水文、地文與人文無法取得平衡,縱然繁華難捨,也不得不落幕…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柯金源 陳忠峰 陳添寶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陳忠峰

610日起,連續幾天的梅雨,在中部山區降下了接近1000多毫米的雨量,當日雨量到達250mm的警戒值,仁愛鄉公所強制撤離居民。居民陸續撤出,廬山變成空城,大雨持續落下,塔羅灣溪水掙脫岸堤束縛,漫流100公尺寬。


這不是廬山第一次遭遇惡水。強降雨、沖刷、洪水漫流、是台灣山林的例行循環,當聚落位於其中,自然運行捲入人間糾葛,故事就全然不同。

高達攝氏90度的溫泉水,源源不斷湧出,帶來豐富的療癒能量,也帶來商機。民國75年,縣府劃設廬山溫泉風景特定區之後,越來越多業者前來投資,飯店越蓋越多,也越蓋越靠近塔羅灣溪,不符合都市計畫的土地使用分區,違反建築法規,40多家溫泉業者,只有4家完全合法,在政府默許下營業,拼出一年5億的商機。


與河爭地打造觀光榮景,環境承載力直逼極限,終於,颱風發出警語。1994 道格颱風,2004敏督利颱風,2008辛樂克颱風,2009莫拉克颱風,一次一次衝擊廬山。

原本蓄水量有一億四千六百萬立方米的萬大水庫,淤積到只剩四成容量,並且一路往上游的塔羅灣溪回堵,清淤速度趕不上堆積,在廬山溫泉區的溪段已經淤積了一百萬立方米的土方,河道被填了將近三層樓高,因而通洪斷面不足,大雨來襲,溪水必定狂暴奔流,臨溪業者只好放棄被土石淹沒的一樓,從二樓以上繼續營業。

辛樂克風災時,有兩棟建築物倒塌在溪水中,原因除了塔羅灣溪水掏空地基之外,背後還有母安山的地滑。根據中央地質調查所的資料,地滑面積有34公頃,滑動面深度100公尺,預估有2600萬立方米的土方,約為小林村崩山量體的六分之一。一旦滑落,會將整個溫泉區埋沒。


2006年六九豪雨,累積雨量820mm,地表出現50公分的位移,2008年辛樂克颱風,累積雨量1140mm,地表發生40多公分的位移。母安山的地滑現象已經有數十年。6月中旬這場連續降雨,研究人員觀察到明顯的滑動現象。中央地質調查所環境與工程地質組科長紀宗吉表示,目前監測到,已經有6公分的位移量。

除了雨量,地震也是誘發地滑發生的因子,使得母安山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塔羅灣溪與母安山兩方夾擊,地質風險成為廬山難逃的劫數。20118月,廬山風景特定區二次通盤檢討公告,將原有的商業區住宅區等,全都劃為保護區。


配合二次通盤檢討的結果,縣府公開展覽將在南投縣溫泉區管理計畫中,刪除廬山溫泉區,並且在615日舉辦說明會,一連串的動作,宣示政府鼓勵遷建的決心。會中,不願遷建的人,希望縣府整治母安山,等待遷建的業者,則是提出廬山還能不能做?可以做到什麼時候的疑問?

南投縣政府觀光處副處長王源鐘表示,這項刪除動作,意味政府不會繼續投入公共設施,但是現有的建築法規、觀光法規等,會繼續依法進行管理,不會因為修正變得無法可管,對業者最主要的影響,其實是消費者的信心度。

廬山溫泉觀光協會理事長楊士德表示,「跟辛樂克之前的業績相比,平日至少差了五成以上,假日以前會客滿,現在最多只有七八成。如果拿得到救濟金,而且有完善配套措施,其實業者是希望能離開。」

在廬山溫泉上方,車程不到半小時的廬山部落,以種植茶葉與蔬菜維生的原住民,對於溫泉遷建有自己的看法。茶農林金明說,「通常遊客會上來玩玩,順便買我們的茶葉或蔬菜水果,所以不希望業者遷離。」


廬山部落位在母安山上方,地質上沒有廬山溫泉區所面臨的土石崩落風險,眼前並沒有遷村的迫切性,但部落有許多人在溫泉區工作,一旦溫泉業者遷離,就要面臨失業問題。精英村長林玉森表示,廬山部落裡有將近50人在溫泉區工作,代表50個家庭,未來若要跟著產業移到埔里,原住民到外面生活可能待不住。

縱然有人希望廬山溫泉留下來,在埔里福興農場附近的居民,對於溫泉產業即將進駐,則是相當期待。規劃中的福興農場,位於台糖土地上,佔地56公頃,縣府將投入15億開發經費,希望打造台灣溫泉產業的示範區。埔里基地將開挖溫泉深井,並且建立11.5公里的管線,將泉水引到福興農場。不過這些規劃尚未與業者溝通,因為開發計畫還有層層關卡。南投縣政府建設處代理處長曾仁隆說:「還要辦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環保署的環評、農委會水保計畫審核,全部拼過才能進行開發。」

縣府預計,明年底開始買賣土地,施做公共設施,但這項計畫已經讓福興農場外圍,原本種植甘蔗、筊白筍、稻米的私人農田,出現消失危機。福興里里長何阿潭說,「外地人會來買農地蓋別墅,以前一坪五六千的,現在兩萬人家都立刻買走。」

產業易地重建困難重重,最關鍵的是經費來源,2010年,中央將廬山劃入莫拉克颱風災區特定區,當時縣府希望爭取重建經費來支應,但中央認為業者違法在先,發救濟金有違公平正義原則,不予補助。

估計需要20億的遷建經費沒有著落,具體的搬遷期程也不明朗,喊了三年的易地重建,進展相當有限。往昔的觀光勝地,難敵環境變遷,過度開發的遺毒、無法改變的危險地質,走或留,答案其實很清楚,難的是如何讓廬山溫泉的百年開發史,安然落幕。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 南投縣
  • 埔里鎮
關鍵字
廬山溫泉, 都市計畫, 超限利用, 颱風, 地滑, 溫泉示範區, 保護區, 土地開發, 611梅雨

幕起,吊橋串起廬山的百年溫泉夢,大自然帶來繁華,卻也能隨時將它帶走。當水文、地文與人文無法取得平衡,縱然繁華難捨,也不得不落幕…

影片網址

家在山坡上


家在山坡上

摘要
1997年林肯大郡倒塌、2009年小林村滅村、2010年北二高山崩…「我家後面有山坡」從美夢變成了惡夢!山坡地社區的居民,該如何遠離災難、遠離夢魘?在台北縣新店的一處山坡上,社區居民決定靠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台北縣九份,日本人票選台灣最吸引他們的觀光勝地。每到假日,這個小小的山城,總是擠滿了來自各地的觀光客。這幾年九份的民宿與住家也越蓋越多,在繁華與商機之外,卻潛藏著地質隱憂。

九份當地的里長石智能,三不五時就要巡視環境,看看馬路有沒有裂隙,擋土牆有沒有傾斜,這些龜裂與傾斜,都是地層長期滑動的結果。台北縣政府從民國86年開始對九份進行監測,發現地滑面積廣達15公頃,每年以平均23公分的速度,持續下滑,在地面與圍牆造成118條裂縫。為了防止雨水隨著裂縫下滲,縣政府從去年開始進行裂縫填補,但仍然有部分地區的圍牆,繼續傾斜。

九份為什麼會發生地滑?水是最重要的誘發因素。由於過去許多排水溝都被填平興建房舍,造成區域排水不良,地表水沿著裂隙滲入地下,日積月累岩層就開始鬆動。為了解決地滑危機,台北縣政府在九份,打鑿了兩座25公尺深的集水井,藉由集水管引出地下水,再由排水管將地下水排出。台北縣政府今年將再鑿三座集水井,降低地下水位,從根本解決九份地滑的問題。

集水井能夠完全確保九份的安全嗎?雖然九份處於地滑危險區,但居民似乎並沒有感受到危機,平時也沒有進行過疏散避難的演練。

像九份一樣面臨地滑甚至崩塌危機的社區,究竟有多少?放眼台北縣市週遭的山坡地,早已被密集的高樓和別墅佔領,數十萬人居住在這些山坡地上,卻不知道自己的家,是不是真的安全。在新店有一處社區,他們決定靠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

新店觀天下社區,位於台北縣新店安坑的山坡上,居民共有376戶、2000多人。1997年林肯大郡倒塌事件,帶給社會相當大的震撼,也衝擊著許多山坡地社區。但環境的危機也是轉機,促使社區居民共同合作,關心自己的環境。

為了瞭解自己的家究竟安不安全,從1998年開始,社區居民共同出資,委託工程顧問公司,進行山坡地調查,開始了長達12年的監測。監測最主要的項目包括地下水的變化,以及地層是否有傾斜、滑動的現象。

就像人要定期做健康檢查一樣,居住環境也需要定期的做健康檢查,尤其山坡地屬於風險較高的地區。土木技師每一季都會來到觀天下社區檢查,就像是幫社區聽診、量血壓一樣。

水是導致山坡地滑動最重要的因素。土木技師在社區後方的擋土牆,設置了許多水壓計,一旦發生豪雨,居民可以自行觀察擋土牆後方水壓的狀況,立即了解擋土牆的安全性。另外,社區環境裡出現的各種裂隙,也是重點觀察的項目之一。土木技師發現毛病,也提出治病的方案。擋土牆上這些洩水孔,就是由社區居民共同出資來解決問題。

除了委託專業技師定期檢測之外,觀天下社區居民也組成防災應變小組。他們知道社區的安全,不能只仰賴外人,對自身居住環境有深刻的認識,才是遠離災害的第一步。社區居民林美麗常常巡視社區的水路,甚至對於社區地下水的流向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在林美麗熱心的號召下,觀天下社區組織巡守隊,定期巡視社區環境。透過巡檢,居民不但更了解自己的環境,彼此的感情也更加深厚。去年他們為了要修築登山步道,發現了好幾條早年建商興建的排水溝,這些排水溝被掩埋在泥土與草叢間,因為淤積嚴重,導致山坡地排水不良,居民同心協力將水溝清理乾淨,也緩解了原本山坡地坍滑的問題。

另一方面,新科技也幫忙社區防災更有效率。從2006年開始,內政部建築研究所與台灣建築中心選定了包含觀天下在內的多個山坡地社區,以RFID無線射頻系統協助社區,進行自主防災。居民只要在巡檢時拿著手提電腦,接觸各個監測點的所設的感應器,電腦就會自動顯示出民眾應觀察的各種事項,並且會透過連線,將資料傳遞到建築中心。

但觀天下社區的居民仍然有自己的擔憂,因為就在觀天下社區的頭頂與下方,同樣的坡地上,還有規模更龐大的社區,但這些社區卻沒有積極防災避災的行動。觀天下社區的居民希望透過公部門的協助,未來鄰近的社區也能加入社區聯防,才能真正保障社區的安全。另外,政府部門在核發山坡地建照前應該確實要求建商做好地質調查與水土保持,訂定出山坡地開發管制的上限,而不是讓建商在山坡地敏感區,任意地攻城掠地。

根據內政部的資料,全台灣有480處的山坡地社區有安全疑慮,其中18處被列為必須「限期改善」,這些社區的居民是否有足夠的能力與自覺,替自己的家趨吉避凶?觀天下社區自主防災的經驗,或許可以提供給更多社區參考,結合政府、專業技師與社區居民三方面的力量,讓山坡地社區居民,擁有免於恐懼的家園。


 

學科
災害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 新北市
  • 新店區
關鍵字
山坡地開發, 地滑, 水土保持, 土石流, 排水系統, 居家安全, 防災

1997年林肯大郡倒塌、2009年小林村滅村、2010年北二高山崩…「我家後面有山坡」從美夢變成了惡夢!山坡地社區的居民,該如何遠離災難、遠離夢魘?在台北縣新店的一處山坡上,社區居民決定靠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

影片網址

廬山夢


廬山夢

摘要
水帶財,也帶災。廬山因為溫泉水而商機無限,也因為塔羅灣溪的洪水而危機難料。辛樂克颱風重創廬山,屋倒橋毀,暴露與河爭地的危險。另一端,溫泉北坡的母安山岩體持續滑動,潛藏巨大危機。大自然不斷釋出警訊,政府急著研擬廬山溫泉區遷建,要如何遷? 遷到哪裡?才能延續廬山曾有的榮景,圓一個新的廬山夢?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慶鍾

蒼翠群山擁抱的廬山溫泉,早在日治時期就已經開發,當時稱為『富士溫泉』。優良的泉質,吸引無數遊客,是南投縣重要的觀光資源。不過現在的廬山,已經失去當年的秀麗。塔羅灣溪畔,怪手與卡車正在加緊趕工,要把淤在溪裡的砂石趕緊挖出來,維持河川的通洪能力,清出來的砂石材質差,沒有人願意買,河川局招標已經流標許多次,目前只能先堆在河岸灘地上。

加高的堤防、堆積的太空包,蓋住了塔羅灣溪的自然容顏,放眼望去,兩岸毀壞的屋舍,還透漏著幾許風災後的荒涼。2008年辛樂克颱風夾帶大雨,滾滾洪水從高山奔流而來,塔羅灣溪水沖倒綺麗飯店與公主小妹,大水蔓延成原來的三倍寬,許多旅館泡在灰色汪洋中,繁華瞬間成泡影。


一年後,莫拉克颱風雖然沒有造成嚴重災情,但是溪水仍然淹了一層樓高。有些業者索性放棄一樓,改從二樓以上繼續營業,業者表示,客源減少了將近一半,溫泉區慘澹經營,元氣大傷。

塔羅灣溪上游地勢陡峻,進入廬山之後坡度變緩,土砂容易沈積,加上兩岸土地過度開發利用,通洪斷面已經不足,而下游的霧社水庫嚴重淤積,也導致廬山地區的塔羅灣溪河床隨之淤高,目前的河道,已經無法容納颱風豪雨所造成的洪水。水利署第四河川局副局長呂學修說,目前只有兩年重現期洪峰洪水通洪能力,雖然兩岸以箱籠築高,但是大洪水來的時候,還是會淹! 

溪裡的砂石從上游來,根據四河局的資料,塔羅灣溪集水區的崩塌地面積逐年增加,2004年大約為82公頃,到了2008年,已經是231公頃,暴增了將近三倍。

崩塌地增加,除了颱風豪雨與地震的因素,與河道淤積也有關係。南投林管處治山課課長劉忠憲說,河床淤高之後,水流會衝擊到原先位置較高的邊坡,造成邊坡容易崩塌,開發利用造成河道束縮,導致溪流輸砂能力降低,因此土砂淤積再引發兩岸邊坡崩塌,形成惡性循環。


當中面積最大的兩處崩塌地:屯原和雲海,位在國有林班地中,周圍沒有人為開發。針對崩塌,南投林管處採用打樁編柵的方法,希望能改善土砂下移。但是河川疏運砂石下移是自然現象,上游可以努力調節,不過中下游的輸砂能力還是要維持。

另外,這裡還藏著更大的危險。沿著台14線繞上溫泉區北方的母安山,沿途可見岩體下滑,邊坡損毀,擠壓變形的痕跡。中央地調所調查發現,母安山南側岩體,數十年來持續滑動,光是辛樂克與薔蜜颱風期間,就位移了大約30公分。由於岩體結構破碎,容易蓄積地下水,屬於高活動性的岩體滑動區,每年有5-50公分的位移量。

今年四月底,震驚全台的國道三號七堵段大崩山,崩下大約20萬立方米的土方,而廬山地區母安山的這片滑動岩體,高度達到400公尺,面積34公頃,預估下滑量體2600萬立方米,重達7020萬噸,是國道三號崩山量體的130倍。地調所估計,最大可能滑動距離將達到100公尺,深度80公尺,幾乎整個溫泉區都會被掩埋。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陳文山表示,第一,它體積太大,第二,滑動面多深,現在都不是很清楚,這樣的地滑危機,人力無法克服。


廬山地區原本山明水秀,如今山移水惡,逢雨必淹,部分溫泉業者驚覺,不得不放棄這天下第一泉。行政院在今年427日,正式核定廬山溫泉區為「莫拉克颱風災區特定區」,南投縣政府計畫協調業者搬遷,易地重建,希望在「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施行的3年內,完成遷建。南投縣副縣長陳志清說,希望誘導業者到春陽進行產業重建。

春陽部落,距離廬山大約三公里,居民大約有1200多人,大多數人務農,其中有四分之一,在廬山和清境工作。縣府打算透過擴大廬山風景特定區都市計畫,區段徵收春陽台地27公頃土地,當中有19公頃左右,是原住民保留地。

這片春陽台地有59位地主,有些地主因為土地徵收價格未明而遲疑,也有在這裡耕種了一輩子的老人家,覺得土地是根,不願意賣。春陽村長張哲夫說,現在部落都表達反對立場,最主要是縣府沒有明確的徵收價格。

春陽台地在地質上相對安全,但是區段徵收原住民保留地,來讓廬山業者遷建,也引發剝奪了原住民權益,有違環境正義的另一個問題。非原住民身分不能購買原住民保留地,加上當地居民的反對立場,讓想遷建的廬山溫泉業者有疑慮,廬山溫泉遷建自救會會長蔡松田說,福興農場不曾有天災,而且台糖土地,將來可以購買,因此提出遷到埔里福興農場的構想。

想遷建的業者,因為溫泉水源、地點與土地取得問題傷透腦筋,而易地重建還需要再投入高額資本,也有業者不願意血本無歸,想留在廬山。

目前廬山有高達九成業者違法,有些是建物違法,有些是土地使用違法,也有兩者都違法的情形。廬山的遷建也許是改善這個亂象的契機。不過如果想安全的臨河而居,首先要還地於河。目前水利署已經核定塔羅灣溪的治理計畫,將要劃定新的河川治理線。第四河川局副局長呂學修說,以一百年的洪峰流量來做規劃,廬山吊橋上游不小於六十公尺,下游不小於八十公尺,這是還土於河,原來的河,就應該這麼寬。

將來新的河川治理線公布,受到影響的業者會有三十多家,未來河道的拓寬如何與廬山溫泉產業重建互相搭配,考驗公部門的規劃力與執行力。

近年來氣候異常,颱風的威力已經不同以往,廬山能否再次承受水患考驗?而北坡母安山彷彿巨石壓頂,大自然透露的訊息,人們都感受到了嗎?要繼續險地求生或是居危思安、趨吉避凶,全在人們的一念之間。

廬山是與河爭地的典型案例,業者與政府都付出代價,如今遷建費用還要全民買單。期待政府部門謹慎完成遷建,打造圓滿的廬山夢,不要另造一個溫泉噩夢。

側記

廬山遷建是還地於河、向自然低頭的機會,也讓業者有機會從非法轉為合法,這個計畫涉及溫泉商機,牽涉層面複雜,推動起來還有許多難關,政府部門能不能透過合理合法的手段完成遷建,一方面解開與河搶地、超限利用的難題,一方面透過產業重建,揮別廬山擁擠雜亂的舊貌,重塑溫泉產業的新面貌,供其他溫泉產業區借鏡,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學科
山林,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廬山, 溫泉區, 土石流, 水土保持, 山坡地開發, 風災, 清淤, 地滑, 莫拉克颱風, 遷建, 區段徵收, 原住民保留地, 還地於河

水帶財,也帶災。廬山因為溫泉水而商機無限,也因為塔羅灣溪的洪水而危機難料。辛樂克颱風重創廬山,屋倒橋毀,暴露與河爭地的危險。另一端,溫泉北坡的母安山岩體持續滑動,潛藏巨大危機。大自然不斷釋出警訊,政府急著研擬廬山溫泉區遷建,要如何遷? 遷到哪裡?才能延續廬山曾有的榮景,圓一個新的廬山夢?

影片網址

高山投機農業

高山投機農業

摘要
一顆高山高麗菜、一杯高山茶、一粒高山蘋果,它的真實成本是多少?當高麗菜田與茶園不斷在高海拔地區擴張,國土復育淪為空洞的口號,誰將為高山投機式的農業付出代價?

民國四十年代,政府為了安置上山開闢橫貫公路的榮民,在海拔1500公尺以上的高山設置了三座農場,輔導榮民種植溫帶水果,讓榮民得以溫飽。半個世紀過去,老榮民逐漸凋零,高山農場也在國土復育的聲浪下,紛紛尋思轉型之道。包括武陵農場、福壽山農場等等,都開始回收農業用地進行造林。

走入福壽山農場,一邊是農場回收的造林地,另一邊卻是在陡坡上大肆開墾的菜田。尤其是福壽山農場附近的華岡地區,放眼望去,一座又一座的山頭,盡是高冷蔬菜的天下。不論是平緩的坡地,或七八十度的陡坡,都被農民地盡其力的種滿了高麗菜與青蒜。

眼前一望無際的菜園,對於國土復育的號召,實在是一大諷刺。福壽山農場場長澄清,這些土地都是早已經放領的私有地。福壽山農場附近的菜田,是早年放領給榮民的土地,如今這些土地絕大部分都出租給平地人。看好高山農業的利潤,蒜農也不辭辛勞,從宜蘭來到這裡租地耕種。

除了青蒜以外,高麗菜是高山地區獲利最好的作物。颱風過後菜價飆漲,也正是菜農開始搶收高麗菜的時節。種植高冷蔬菜是一個與老天賭博的行業,當風調雨順時,一簍菜價可能只有三四百;遇到颱風,一簍菜價可以飆漲到一千四百多元,一翻就是三四倍。

這幾年幾乎年年都有颱風暴雨,高冷蔬菜的利潤跟著上揚,當地的田租也跟著水漲船高。以福壽山地區的農地為例,一甲地一年的租金少則七八十萬,最高可以喊到一百三十萬,跟果園相比,菜地的租金,是果園的三倍以上!在利益的競逐下,許多地主決定砍掉果樹將土地轉租給菜農。

這幾年水梨價格下滑,高山茶葉與高麗菜價格上漲,砍果樹改種茶樹與高麗菜,成了一股新趨勢。我們看到有些農民為了在茶樹長成之前仍保有一些收入,保留部分果樹,形成果樹與茶樹、高麗菜混合共生的情況。

不論是茶園或是高麗菜地,水土保持的能力與果園相比都更差。很多在陡坡開墾的茶園,只是用簡陋的鐵板做擋土牆,更有許多菜園盤據在山頂,從源頭造成侵蝕,像一顆不定時炸彈,在梨山地區引爆土石流的新危機。像佳陽部落附近這片位於山頂的高麗菜園,就因為水土流失,導致下方的居民這些年,飽受土石流威脅。

隨著極端氣候出現的頻率增加,在高海拔討生活也面臨更嚴厲的挑戰。民國九十三年敏督利颱風來襲,大甲溪河水暴漲,整個梨山地區處處土石崩塌,至今仍然可以見到山林重創的痕跡。由於大甲溪的不斷下切與掏刷,兩岸土石崩塌與地滑是常見的現象。事實上整個梨山的地質環境處於相當不穩定的狀態,地理學者曾把大梨山地區稱為邊際土地,正說明了這裡地形條件的嚴苛。

大梨山地區所屬的松茂部落,是地滑最嚴重的區域之一,很多剛蓋好的工寮不到幾年就變形倒塌。新佳陽部落是另一個地滑嚴重的區域,沿線中橫道路路基明顯下滑,自從敏督利颱風之後開始計畫遷村,五年過去遷村案還在規劃。如今,部落上方的菜地與茶園仍繼續擴張,讓人不禁替下方的住戶捏一把冷汗。居民擔心,萬一1000多公厘的雨量下在這裡,這很可能就是另一個小林村!

當高山農場開始退耕還林,為山林的復育邁出第一步時,在週邊的農場放領地、原住民保留地或林班地,更掠奪式、投機式的高山農業,卻仍繼續發燒著。這些明顯違反山坡地水土保持的農耕方式能夠繼續存在,正突顯出公權力不彰,與相關單位執法上的大問題!

學科
山林, 農業,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高山農業, 國土保育, 山坡地開發, 土石流, 遷村, 福壽山農場, 地滑, 水土保持

一顆高山高麗菜、一杯高山茶、一粒高山蘋果,它的真實成本是多少?當高麗菜田與茶園不斷在高海拔地區擴張,國土復育淪為空洞的口號,誰將為高山投機式的農業付出代價?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山滑地動柴山危機

摘要
高雄市區內最大的綠地-柴山,一向是登山客的最愛,也是遊客欣賞夕陽的最佳去處,可是柴山的環境現況,卻很少受到社會關注。上個月十號,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公告讓售柴山土地,引起各界討論,柴山地層問題與土地爭議。在八八水災剛屆滿一個月的此時此刻,讓我們一同透過柴山來檢視,都市周邊山林的保育課題。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柴山,海拔356公尺,位於高雄市西側,南北長5公里,東西寬2.5公里,面積一千二百公頃。這座高雄的母親之山,不僅是都市的天然屏障,更是都會區的重要綠帶。不過,一向寧靜的柴山,最近卻暗潮洶湧。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在八月十日提出公告,計畫將讓售柴山上三筆土地。這看似還地於民的美意,卻因為柴山先天的地層危機,以及人為開發勢力的入侵,而大打折扣。

對高雄人來說,保護山林就是要從自己最親近的柴山做起。在八八水災屆滿一個月前,二十多位高雄市民和資深生態導覽員,透過高雄市柴山會舉辦的踏查活動,體檢柴山。他們的第一站,是鼓山國小柴山分校的舊校區,因為這裡,有三處高雄市政府設置的觀測井。

高雄市政府經濟發展局表示,柴山西側舊部落區域的地層,時常會有位移現象,平均每年十公分左右,所以在這樣地質敏感的地帶,要透過長期的監測,來觀察地層的變化,以確保居民安全。

柴山西側地層的不穩定,主要原因在於地質特性,因為柴山的下層是泥岩,上層是石灰岩。泥岩質地細緻、不含水,一旦遇到大雨,就容易產生位移現象,這種情況,在濱海地區特別明顯。像柴山舊部落靠海一帶,海天一色、風光明媚,是商家聚集開店的主要區域,可是,在咖啡廳觀海平台的下方,卻潛藏著可怕的危機。水泥構造往海邊移動,造成地板嚴重裂開,業者每年都必須重灌水泥,另外,地層陷落使得樑柱與地面分離,尚未補強的,呈現柱子懸空的窘境,已經補強的鐵架,卻也不見得牢靠。

這樣的危險,在當地居民眼中,卻沒什麼大不了。嫁來柴山六十多年的王老太太笑說,沒什麼好怕的,因為住在外面有危險,留在柴山不安全,現在台灣環境這麼糟,沒有什麼差別了。在王老太太家,地面龜裂的情況,每年程度不一,老太太腳下的裂痕,是近三年日積月累形成的,而他們家門前的矮牆上,也出現一道地層下陷後的水泥痕跡。

然而在這種地質環境下,政府卻缺乏應有的警覺,就在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的第三天,國有財產局竟然公告,讓售柴山西側土地。國有財產局提出說明,表示地號69號、74號、74-2號,是柴山舊部落集中的主要區域,開放這三筆土地,是希望透過讓售手段,把土地還給世居柴山的住民。

柴山住民的祖先,是在明末清初時期,從中國東南地區遷徙到台灣,然後落腳到柴山的。在海邊可以捕魚、到山上可以務農,柴山的自然資源,哺育了將近十代的柴山人,目前三百多戶的舊部落住戶,有一半以上,已經在柴山生活了三百多年。

柴山東臨高雄西側面海,具有重要戰略位置,從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時期,柴山都被列為軍事管制區,而住在柴山的居民,也因此長期無法擁有私人土地。所以,要如何兼顧還地於民、山林保育,避免柴山土地開放後,成為財團投資開發的觀光區,成了政府的艱難課題。

高雄市柴山會前理事長藍培榮表示,柴山的地層不穩定,如果政府真的有誠意解決問題,應該是財政部國有財產局、農委會林務局、高雄市政府、軍方等單位坐下來,好好跟當地居民溝通會商,不能無視地層的危險性,要賣地就賣地,這樣一來,如果真的發生災難,誰要負責?到時候政府還地於民的美意,反而是陷人民於不義。

柴山山海宮管理委員會委員王國璋則認為,還地給柴山人,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可是要有配套措施,不能讓財團有機會跑來柴山炒地皮、大肆開發。

根據高雄市政府統計,平均一天有一萬名遊客或登山客進入柴山,因此,透過立法確立柴山定位,維護柴山自然生態,是目前刻不容緩的任務。高雄市政府經濟發展局副局長林英斌對此說明,目前高雄市政府已經訂定「高雄市壽山自然管理公園自治條例」,透過這個條例,要將柴山變更為都市計畫的公園,未來關於柴山的種種開發行為,就可以有更嚴格的管理方式。

其實更深入柴山的生態環境,就可以發現,柴山擁有的,不只是山光水色、純樸人情。近幾年,專家們陸續發現,柴山上特有的生物族群,像是屬於位移區西側的濱海區域,就出現目前台灣最完整的山豬枷純林。

生命力旺盛地長在貧瘠土壤上,連山豬走進後都難以脫身,這是山豬枷名稱的由來,但在背後更重要的意義,是山豬枷可以有效減緩,珊瑚礁石灰岩崩塌的現象。柴山資深解說員黎振東表示,柴山西側的下半部,是不穩定的泥岩,上層是貧瘠的石灰岩,隨時都有崩塌的危險,山豬枷一大片一大片生長在石灰岩上,對當地的地質保護,有其重要的意義。

高雄市柴山會前理事長藍培榮補充,柴山雖然只有一千兩百公頃,但是它的自然生態非常豐富,有濱海植物,也有亞熱帶、熱帶地區的植物,在環保人士心裡,柴山是高雄生態的維生系統和基因庫。

任何人走進柴山,都可以明顯感受到,如果土地所有權的爭議、住民居家安全的疑慮、開發勢力的入侵、自然生態的維護等種種考驗,不加以謹慎處理,在在都可能引爆柴山發生山滑地動的危機。在八八水災過後,我們更應該重新以國土保育的角度,來審視周遭的生活環境與山林保育,而柴山議題,就是一個重要起步。

側記

根據許多柴山居民私下表示,國有財產局讓售土地的公告,根本沒有多少人知道,如果環保團體沒有站出來反對讓售,居民還不清楚這些資訊。這種現象讓人擔心,目前讓售柴山土地的方式,真的能解決還地於民的問題嗎?如果資訊不公開、配套措施不足,會不會反而為不肖財團大開開發之門、造成柴山未來的浩劫?


學科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鼓山區
關鍵字
保護區, 國有地標售, 都市計畫, 國家自然公園, 地滑

高雄市區內最大的綠地-柴山,一向是登山客的最愛,也是遊客欣賞夕陽的最佳去處,可是柴山的環境現況,卻很少受到社會關注。上個月十號,財政部國有財產局公告讓售柴山土地,引起各界討論,柴山地層問題與土地爭議。在八八水災剛屆滿一個月的此時此刻,讓我們一同透過柴山來檢視,都市周邊山林的保育課題。

影片網址


遷村的欲走還留

摘要
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山區,東部與南部許多原住民部落,家毀人亡,引發社會的震撼。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剪輯 陳添寶

在災情發生之初,許多民間團體紛紛進入災區,各自分工負擔災區搶救的工作。

在六龜鄉,由民間號召的車隊,自行整合起災區的運補交通,看板上註明所有搶通的道路,以及用無線電相互聯繫。另一組來自國際的志工,則是以心靈撫慰,做為協助災民的工作。

另一個重災區,甲仙鄉的小林部落,居民撤離到龍鳳宮收容,外界關心的資源不斷湧入,許多團體前來發放捐款,其他團體則以理髮、按摩等工作,以自己所長來幫助災民。

在擁擠的人群之中,身穿黑衣的蘆荻社大,透過當地社團協助,多位成員進入災區,進行記錄訪談,幫助受災民眾組織整合,希望能在未來的重建階段,有組織和政府進行協商。

搶救初期,政府動員緩慢,民間社團在安置與運補上,扮演重要角色。在外界批評搶救不力之下,後續投入大量兵力,進行災區撤離與清理工作。

但是事先缺乏良善的規劃,讓撤離出來的災民,四處由宗教慈善團體收容,造成一個村落各分西東,彼此無法連繫,災區資訊紊亂,讓部落對於重建方向的討論,難以進行。

許多災區,在連日搶修下,道路已能通行,災區的實貌完全呈現,受災最重的小林部落,村後的高山完全崩落,加上河流挾帶的土石流,整個村子埋到地下十公尺深。

家園的毀壞和安置的紊亂,政府快速提出災後重建條例,希望能夠盡速災後重建。

但是關心災後重建的團體批評,災後重建條例,沒有建立和災民充分討論的機制,強制遷村如同滅族,而規避環評的作法,更可能讓災害再現。

中期的安置工作,尚未完善規劃,現今快速啟動災後重建工作,朝向最終定居處所做選擇,讓災民在資訊不明下,一下子就被迫選擇遷村重建或重返故鄉,造成災區的驚慌。

對於遷村重建,除了部落居民對故鄉的情感,長期以來遷村的成效不彰,更是造成民眾不信任政府遷村工作的原因。

在瑪家鄉瑪家村,數十年前就發生地滑走山的現象,村後龜裂的產業道路,可以發現地質變動的嚴重性。

村民從三十年前,就有遷村意願,直到近年更選定瑪家農場作為遷村地點,但是土地取得,以及冗長的行政程序,讓遷村難有進展。

莫拉克颱風帶來的災害,並未重創瑪家村,但是村民也擔心發生排擠效應,政府只重視已經發生災害地區的遷村重建,卻忽略危險存在的部落,讓可以預期的災害,時時威脅著部落。

對於遷村議題,除了長期居住的適應,更重要是,部落的生存經濟都在山林,一旦家園毀壞被迫遷村,住到沒有土地所有權的房舍,遠離賴以維生的山林經濟。部落居民抱怨,災害讓他們成為失去家園的災民,遷村卻成為喪失生計的難民。

遷村不只是蓋房子,包含經濟與文化的考量,更重要是必須以部落為整體考量,而非分散切割的安置災民,讓部落文化完全瓦解。

在台灣,部落遷村有其歷史,早期為追尋良好土地,以及部落征戰,就已在台灣土地上遷徙。但是日治之後,部落的遷徙,卻常是因為武力管制與開發經濟,脅迫安排部落前往指定地點居住。

國姓鄉的清流部落,成為部落遷村歷史中,最為特殊的個案。

清流部落的居民,來自霧社的泰雅族,在霧社事件爆發後,日本政府畏懼原住民再度集結征戰,強迫參與霧社事件的泰雅社群,集中遷徙到山下的川中島河階台地。

根據部落老人回憶,日本政府遷移部落,除了管制,也有安撫的目的,他們除了住居,也有土地可以開墾。

將近七十年的歷史,部落在這裡扎根重生,讓文化繁衍,到現今部落沒有重大災難發生,後世子孫反而感謝當時遷村之舉,部落老人也習慣這裡的生活。

在川中島清流部落,遷村展現一種部落再發展的可能,但是重要的原因在於土地的擁有,以及經濟需求的滿足,後續的文化開展、歷史追憶,都成為可能之事。

莫拉克風災帶來的創傷,再度引發遷村議題的討論,在尊重部落共識之外,應該結合國土規劃的討論,讓整個災難不只是安置重建的行動,也必須對整個國土安全問題,有所省思與行動,讓災害不再重現,悲傷不再降臨。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六龜區
  • 高雄市
  • 甲仙區
  • 屏東縣
  • 瑪家鄉
  • 南投縣
  • 國姓鄉
關鍵字
防災, 災後重建, 遷村, 地滑, 原住民部落, 安置, 小林村

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山區,東部與南部許多原住民部落,家毀人亡,引發社會的震撼...

影片網址

斷水殘流(上)

摘要
松柏村,民國四十九年中橫開通後,退輔會為了安置退除役軍官,在路的兩側從事農墾工作的第一個村莊。經過朋友引介,王金聲帶著妻子與小孩來到梨山,領了退輔會給的二甲地,開始拿起鋤頭在山坡地上種下了一株株價錢如金的蘋果樹,期待更美好的生活。

梨山地區為國有林時,水源涵養豐富,直至1960年,中橫公路通車後,為了安置退除役軍官,退輔會在公路的兩旁進行屯墾,所建立的第一個村莊為松柏村,開始改為種植果樹與蔬菜,地表變得乾淨,卻不利延緩水下移的速度,加以頻繁地翻動土壤,造成梨山地區的用水持續缺乏。

早期松柏村多為果園時,經常保持有水,漸漸改為菜地後,福壽山農場水利會技士蔡阿得說明,用水量變大,福壽山農場的固定水源無法繼續供應。梨山地區的水資源,第一個走木蘭橋,再來是從華崗合歡溪下源頭引水過來,除了這兩個水源,其他斷斷續續的小水源,像是山澗的水,各家必爭。目前各戶從華崗引水,工程花費即將近兩百萬,之後還有維修、巡視等事務,例如石頭滑落、水源被切斷,需要的成本與人力也是一大負擔。

農委會參事何偉真認為,梨山地區的水果受到進口影響,成本已不合算,而蔬菜的問題更是多於果樹,必須覺醒的是,我們與土地共存共亡,如果土地沒有了,或是水源不再足夠,如何在那裡生活?梨山地區的地滑與農業問題已經到了必須徹底檢討,而且刻不容緩進行改變的時候了。

森林是水的故鄉,但是山坡地大量的開發,原本翠綠的山林體無完膚,水失去了屏障,使水源枯竭,而土地失去了水的潤澤,大地無力的喘息,人們想到的卻是如何在最後的關頭,把握最後的獲利時機,現在松柏村居民該怎麼面對失水的土地,如何走向他們的未來?

學科
山林, 水文, 農業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梨山, 高山農業, 福壽山農場, 坡地開發, 中橫, 中部橫貫公路, 缺水, 地滑, 水土保持, 超限利用, 農業下山

松柏村,民國四十九年中橫開通後,退輔會為了安置退除役軍官,在路的兩側從事農墾工作的第一個村莊。經過朋友引介,王金聲帶著妻子與小孩來到梨山,領了退輔會給的二甲地,開始拿起鋤頭在山坡地上種下了一株株價錢如金的蘋果樹,期待更美好的生活。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地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