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重劃

拉瓦克的城市家園

摘要
怪手剷倒一棟棟民宅,高雄拉瓦克部落因為占用國有地,面臨政府強拆。拉瓦克族人來到高雄六十多年,一路艱辛,最早為了賺錢謀生,現今希望原地安居,建立一個城市部落。 畫面提供 陳庭旭。

高雄市中華五路上,鄰近五號船渠大排附近,住著一群原住民,外界稱為建隆部落,族人早期住在運河旁,用族語取名拉瓦克,自稱是住在河邊的部落。王美金是第二代,從小就跟著雙親,移居拉瓦克。

1950年代,部落族人大都在復興木業工作,後來南亞塑膠成立,附近成為石化工業區,部落被包圍在工廠中。將近四十年光陰,工廠污染造成環境問題,也讓部落深陷惡化的生活環境。 

1997年運河填平,興建中華五路,拉瓦克從住河邊,變成住路邊。因為占居國有地,政府要求拆屋還地,在多次陳情協調下,部落獲得門牌,居民從此有了戶籍,但是土地問題未能解決。

高雄市前鎮區原本的傳統石化工業,在陸續關廠後,遺留大片土地,市政府推動亞洲新灣區計畫,建造濱海新城區。許多土地進行重劃開發,開發價值都是百億利益,拉瓦克部落就位在95期市地重劃區邊緣。

在重劃區開發的環評說明會中,拉瓦克居民與聲援人士表示,園區將建立台塑企業紀念公園,為何不能同時保留一樣來到高雄打拼的部落家園,希望政府出面協商,聆聽部落訴求。

高雄市原民會面對拉瓦克的迫遷問題,過去曾幫助十多戶搬遷,進行安置,強調未來將持續推動。高雄市原民會副主委陳幸雄表示,有為拉瓦克在小港三民國宅,買了十四戶國宅,設置娜麓灣社區,接受安置的族人就在那邊,最長有安置到八年之久。

拉瓦克族人陳英雄接受安置,分配到台電宿舍居住,但是到了宿舍,不習慣公寓的孤單生活,還是懷念群體相處,於是將宿舍當倉庫,自己還是回部落住。而且族人也擔心宿舍只是提供暫時居住,最後還是會流離失所。

面對拉瓦克的迫遷爭議,高雄市政府以監察院指責未妥善處理,導致占用情形日益嚴重為理由,計畫加速處理。部落居民與反迫遷團體來到監察院,舉行記者會,對外界說明,並向監委陳情。台灣人權促進會林彥彤表示,希望社會了解拉瓦克部落的困境,居住的不只有部落族人,還有五戶平地人,他們成為城市發展的基層勞力,卻在年老時,面臨失去家園。

4月2日,高雄市政府以清理簽署搬遷同意戶為名,派出怪手來到拉瓦克,總計有五戶平地人房舍和七戶原住民房舍,遭到拆除,剩下十三戶未拆除。拆除後的平地居民,無處可去,就在舊家前的人行道,搭塑膠棚居住。

面對都市原住民占用國有地的迫遷問題,新北市溪洲部落也曾遭遇,但是經過抗爭與協商後,以333方案,由族人負擔部分重建經費,部落原地安置。溪洲部落族人指出,政府有很多政策工具,能積極處理,解決都市原住民占地居住的問題。像新北市就以變更地目方式,劃出河岸的安全土地,提供族人安居。

拉瓦克族人希望高雄市政府,能參照其它縣市的處理方式,讓高雄唯一的城市部落,能有安居的家園。4月強拆後,引發社會關注,市政府承諾提供協商平台,討論解決拉瓦克的問題。

部落族人陳英雄因為已經簽署搬遷同意書,搬進宿舍,拉瓦克的房舍,在4月2日拆除。但是他希望退還宿舍,住回部落,於是每天晚上帶著寢具,開車回部落,睡在車上,不想和部落分離。

六十年前,拉瓦克族人來到高雄,希望謀求更好生活,但是歷盡艱辛,付出勞力,最後家園被拆除,未來何去何從,成為族人傷心迷惘的困境。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新北市
關鍵字
拉瓦克部落, 迫遷, 安置, 居住正義, 土地重劃, 土地開發

怪手剷倒一棟棟民宅,高雄拉瓦克部落因為占用國有地,面臨政府強拆。拉瓦克族人來到高雄六十多年,一路艱辛,最早為了賺錢謀生,現今希望原地安居,建立一個城市部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鐵路地下化風暴-鳳鐵反重劃

摘要
當城市重新建設,美麗的成果,常常是建立在老居民的辛酸上。高雄鳳山車站旁的居民,歷經曹公圳整治,鐵道地下化工程,生活周遭環境越變越好,沒想到重劃迫遷來臨,從此人生進入黑暗期。

陳家座落在高雄曹公圳旁,近百年的光陰,伴著圳水共生。十多年前,曹公圳開始整治,恢復過去的歷史樣貌,陳家樂見其成,接受徵地,配合政府施政。迫遷戶詹雅琴回憶,「我們這個房子,以前是三合院,這裡以前就是我們的大埕。民國九十五年,曹公圳開始整頓,把曹公圳拓寬,所以我們本來有間房子,就這樣犧牲來配合,已經讓他先徵收一次。」

整治完成的曹公圳,引入處理過的水源,乾淨的河道,優美的小徑,讓陳家體驗我家門前有小河的美景,成為親友羨慕的生活空間。隨著鳳山鐵路地下化工程進行,吵雜的火車即將消失,陳家前有美麗水圳,後有新興車站,有如雙喜臨門,家園環境一夕變得幸福雙倍。但是,想像的美好,現實卻是殘酷,因為鐵路地下化後,高雄市政府計畫進行85期市地重劃,重新開發車站周遭八公頃多土地。

陳家位於重劃區西側,規劃重劃區的道路用地上,房屋面臨拆除,屋主陳文華不解原本是鐵路地下化工程,為何新增市地重劃,變成要拆除他的家園。他指出,「99年行政院准鐵路地下化而已,就是說站體本身而已。鐵路改建到地底,現在出來變成很龐大的土地開發案。」

鳳山車站地下化後,空出的地面,目前正在興建車站。鳳山車站反重劃迫遷自救會指出,重劃爭議在於,車站前面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蓋馬路,為何保留空地,卻拆除民屋興建道路。鳳山車站反重劃自救會陳先生表示,「15米道路開通到這邊來,從鐵皮到這邊來,完全已經超過15米,為什麼一定要保留台鐵地,然後去拆民宅。」

在重劃區東側,有片歷史久遠的聚落,大約有一百多戶,部分居民向鐵路局購地,已經居住半世紀。迫遷戶蔡明珠說明,「日據時代就開始,我們剛開始來住的時候是承租,房子全部都是木板建造,租完之後,台鐵說他要賣,叫我們跟他買土地,所以我們就買了。」蔡劉嫦娥居住在簡易磚屋內,雖然簡陋,也是安身住所。她的女兒蔡明珠表示,當地房屋多半老舊,坪數不大,面臨重劃,很難重新配地居住,政府應該有妥善安置計畫。

關心鳳山歷史文化的建築師許志誠,更擔心重劃區已經拆除台鐵宿舍,未來再拆除老聚落,無異是將曹公圳與鳳山車站鳳山一帶,從清治到日治的歷史區域,全部拆除破壞。建築師許志誠指出,「我們知道鳳山老城,是一個230多年的老城,當初日本人為了讓日人跟漢人,能有所區隔,等於是在都市外圍,在老城外圍去做居住和行政中心,這個紋理跟護城河,跟曹公圳的水域,連結也是非常密切。」

面對反迫遷居民的抗議,高雄市政府地政局土地開發處處長吳宗明表示,陳家位於車站出口前方,規劃在道路用地,未來會以配地方式處理,「陳先生本身坐落的這個基地,他自己的私有土地,大概有四分之一左右,在原來所謂道路用地的部分,他向台糖所承租的土地,計畫就是道路用地,基本上都不能容許建築使用,經過重劃後,我們把陳先生的土地,換到面臨15米的道路。」

柯劭臻律師協助迫遷戶進行行政訴訟,指出陳家地價相當值錢,市府不以市價徵收處理,反而以重劃來規避負擔。她表示,「這個案子最不合理的地方,目前要被迫遷的東側和西側住戶,其實是要開一條馬路,所以正常來講,既然是要開路,應該是用徵收的方式,但是市政府為了要規避徵收給的地價太高,所以用重劃的方式,來跟市民換土地。」

至於重劃區東側的舊聚落,高雄市政府表示會有拆遷補助,「現在他們所拿到的是地上物的拆遷補償費,以及租金、遷移費的補貼,如果原有持有土地參加重劃之後,沒有辦法配地,還有差額地價的給付,目前大概有十四位民眾,因為他們持有的土地面積比較小,我們鼓勵他們合併配地,將來可以合併利用。」

柯劭臻律師擔心聚落內都是弱勢人民,未來將成迫遷風暴,她指出,「我相信市政府不敢面對的,就是東側的居民,一些上百的老住戶,這些住戶很多因為當初曹公圳整修,房子已經被徵收一部分,再加上他們的房子,都是住了一甲子的老房子,所以很多都是出租給一些低收入戶,或一些遊民,將來這一塊,像是高雄果菜市場一樣,很悲慘迫遷的案例。」

鐵路地下化後,地面進行市地重劃,高雄市政府表示,開發利益都是由地主分享,但是自救會指出,重劃區七成土地是國有地,用來興建車站與建設商業區,卻把馬路、公園蓋到人民土地,未來車站商辦大樓,就有驚人利益,這是鳳山車站重劃案,最不合理的地方。

重劃案已走到協議配地,配地位置和房屋查估賠償,都是問題,一旦走完所有重劃程序,就是拆屋的開始。陳家女兒陳美姿原本只是快樂的小市民,高興城市不斷發展,但是面臨拆屋迫遷,才瞭解偉大的城市下,總是有群被犧牲的人們。

城市在發展,一個個區塊,換上新的風貌,但是土地上的老居民,看不到未來幸福,卻得為保護家園,奮戰不已。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曹公圳整治, 鐵道地下化, 土地重劃, 土地開發, 都市計畫, 反迫遷, 土地徵收

當城市重新建設,美麗的成果,常常是建立在老居民的辛酸上。高雄鳳山車站旁的居民,歷經曹公圳整治,鐵道地下化工程,生活周遭環境越變越好,沒想到重劃迫遷來臨,從此人生進入黑暗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新社不賣田

新社不賣田

摘要
花蓮豐濱新社村,有片突出於海岸的半島地形,這裡就是知名的新社水梯田,田區相當完整,成為花東海岸線上,少數沒有建物的農地。能夠維持自然完整,是因為在地居民有著共識,世代守護土地,不願變賣農田…

春耕時刻到來,葛瑪蘭族農民潘銀華開始下田插秧,這片廣大的水梯田,從山頭向海洋延伸,約有二十多甲,一年兩穫,田區保持原始,並未重劃設置道路,所以每到插秧時刻,必須依賴人力搬運,以及使用人力推動的插秧機來工作。部落耆老朱武雄回憶,新社水梯田歷史久遠,族人開墾梯田,早期種植旱稻,山上水源接通之後,開始改種水稻。

在田區種植的農民,都是村落鄰居,感情緊密,相互幫忙。潘銀華在下田時,鄰田一位主人剛剛過世,他依照傳統儀式,獻酒祭拜。插秧機在肥沃黑土上賣力前進,許多角落機械無法插秧,就靠人力補上。同村婦女一起來幫忙,在依偎著海岸的梯田上,形成動人畫面。

三月刺桐花開,葛瑪蘭族人會舉辦海祭儀式,祈求出海平安,漁獲豐富。祭典時刻,召集部落孩子學習傳統祭典。葛瑪蘭族人會準備動物內臟,以竹枝串起,再投海祭拜。對東部原住民來說,上山種田,下海抓魚,是生活常態,居民隨著四季運行,從事不同工作。

時光流逝,稻子不斷成長,潘銀華表示,因為海風強勁,讓昆蟲不敢接近田區,反而減少農藥的使用。面對生態種植趨勢,他和幾位族人在山上農地種植,並且配合花蓮農改場協助,種植田邊植物,引誘克制農作害蟲的瓢蟲、蜘蛛等天敵來棲息,達成昆蟲防治目的。他們不斷嘗試新技術,希望讓其他農民,也能加入。

來到部落,在農閒時刻,潘金英開始編織香蕉絲做成的帽子。她是葛瑪蘭族的母語老師,也是部落中少數會製作香蕉衣的傳統藝匠。潘金英說明,以香蕉樹幹抽絲,再依照絲線粗細,製作不同物件,過程相當繁瑣,工法也相當細膩。

稻子成熟時刻,準備收割,朱武雄到田區巡視稻田,檢查自製的驅逐筒,利用水力敲響鐵筒,可以趕走鳥類和最會破壞的山豬,守護金黃稻米。收割時刻,族人前來幫忙,部落的孩子也一起下田。許多家長因為孩子願意參與,更加堅定保護農地的決心。

又是一季收割完成,延續百年農耕傳承。潘銀華心裡卻對未來不安,他陪伴族人,建立不賣田的共識。但是面對越來越少的下一代和不願回鄉的青年,他憂慮最自然的田景,終究會消失。在新社水梯田,有著百年守護的心情,維護美麗的農耕環境,但是時代巨輪轉動,最美的梯田,面臨未知命運。

學科
農業,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豐濱鄉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土地重劃, 海祭, 生物防治, 部落文化, 原住民, 傳統技藝, g水梯田

花蓮豐濱新社村,有片突出於海岸的半島地形,這裡就是知名的新社水梯田,田區相當完整,成為花東海岸線上,少數沒有建物的農地。能夠維持自然完整,是因為在地居民有著共識,世代守護土地,不願變賣農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土地重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