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公園

東沙二十(下)

東沙二十 (下)

摘要
冬日的清晨,東沙島還籠罩著黑幕,陽光捨不得從厚厚的雲層中露臉,只微微地放出一點點光芒,天空漸漸被染成淡紅色,美麗的雲彩是甦醒的前菜,然而這座島嶼一天真正的開始,是從大王廟。

 

早上七點,島上唯一的廟宇大王廟,準時敲鐘打鼓。

長期駐守島上的海巡署官兵,各自進入自己的崗位,為了維護島嶼主權和海域安全,肩負守護海洋資源的任務,值哨人員得隨時注意有沒有其他國家的船隻,進入附近海域。

長期軍事管制之下,東沙總蒙上一層面紗,直到1994年,政府提出南向政策,農委會召集各領域的研究人員,浩浩蕩蕩五十多人,首次前往南中國海的東沙和南沙進行資源調查,東沙生態的獨特性才開始受到注意。  

那一趟行程,台大戴昌鳳教授擔任領隊,他回想當時軍事氣氛濃厚,國際局勢相當緊張,島上仍是海軍陸戰隊駐守,周圍可以見到許多中國漁民越界捕魚,為了驅離中國漁民,海軍陸戰隊的官兵不得不真槍實彈,對空掃射。

當時研究人員為了登島,派出先遣小艇,一度被誤認為是越界的漁船,「子彈從頭上咻咻地飛過,還好大副下船時帶著一面國旗,我們合力撐起來,海軍陸戰隊才停止掃射。」戴昌鳳教授說起那一段驚險的回憶,也說出東沙的過去。

由於東沙海域漁業資源相當豐富,吸引鄰近各國的漁民前來淘金。早期台灣南部的漁民,也會到東沙捕魚,由於東沙距離中國廣東比較近,仍以中國漁船為最大宗,廣東漁民還流傳著一句諺語「你要發財就去東沙」,可見這裡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很好的漁場。

長期以來,部分漁民以毒魚、炸魚等掠奪式的漁法,讓東沙的生態很受傷,1998年,東沙環礁又遭到致命一擊,全球發生聖嬰現象,海水溫度升高,東沙環礁內的海水溫度,有一兩個月的時間,高達30˚C以上,導致珊瑚大規模白化死亡,2000年海洋研究人員再訪東沙,發現海裡就像一大片火燒過的森林,滿是珊瑚的殘骸枯骨,只剩死寂。

不忍美麗的海洋天堂從此變調,一群海洋學者大聲疾呼,希望透過國際保育的對話與合作,將東沙環礁劃設為海洋保護區,幫它找出一條活路。

2007年,東沙環礁劃設為台灣第一座海洋國家公園,未來發展有了初步定位,但是漁業行為仍無法全面杜絕,復原是一條漫漫長路。2012年東沙國際海洋研究站正式設立,有了小型研究船等最基礎的調查設備,國內外的研究人員才終於有機會更全面性探索東沙環礁。

在環礁內外各種研究陸續進行,從空中俯瞰,散落在環礁潟湖內的數千個塊礁,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搭配深藍、淺藍海洋,成為一幅美麗的風景畫。縮小尺度來看,由微孔珊瑚為主體的塊礁上,還長著其他珊瑚,構築成一個一個生態小世界,這些塊礁到底怎麼形成的,研究人員想要解密。

東沙耀眼的光芒,吸引國際學術界的目光,五年來有二十個國家不同領域的科學家,來過東沙進行研究,其中最受關注的議題,是關於全球暖化對海洋的影響,以及這裡有全世界最大的內波。

簡單來說,內波就是發生在海底下的波浪,南海內波的振幅可高達150公尺以上,相當於50層樓的高度,內波會影響潛水艇航行,也會將深海的營養鹽帶到表層。台大戴昌鳳教授推測南海內波,提供了軟珊瑚適合生長的條件,在外環礁有將近120種軟珊瑚,有些地方覆蓋率高達七成以上,密集程度全世界少見,而且這裡珊瑚礁生態幾乎沒有受到1998年聖嬰現象的影響。

東沙還有太多的未知,等待挖掘,在東沙環礁兩千萬年的時間光譜,二十年是相當短暫,我們對它的研究與了解非常有限。

除了生態,東沙的水下考古與歷史,也具有國際研究的潛力。

在清代,東沙島是漁民捕魚重要的休息站,日本人也曾經占領過東沙島,開發島上資源。長期研究陶瓷的陳信雄,更採集到元宋時期的陶瓷片,不過這些都並非碗盤等生活器物,反而比較像是外銷貨品,再加上並沒有在島上居住的跡象,推測當時人們可能是發生船難或觸礁,才遺留這些物品。

東沙環礁可是觸礁風險極高的危險海域,現今航海輔助儀器進步,還不時發生船舶擱淺,更何況早年科技較不發達的年代,海洋大學的邱文彥教授蒐集國外文獻資料,彙整後發現在東沙海域有考古價值的沈船,至少有28艘。

從軍事占領到漁業利用,從生態研究到水下考古,東沙在轉變,東沙的未來到底該怎麼走,台灣海洋生態學者,想把東沙打造為國際級的研究中心,除了有柔性宣示主權的意義,也才能真正確保東沙環礁逐步恢復生機。

海面下的珊瑚,還烙印著深深的傷痕,海面上的沙灘,漸漸解除了軍事禁錮,每個時代的人們對待東沙的方式,都不盡相同,人們的期待有可能決定它的命運,東沙的下一個二十年將是什麼模樣呢?

 

學科
海洋
縣市
  • 高雄市
  • 旗津區
關鍵字
東沙環礁, 國家公園, 南海屏障

冬日清晨,東沙島還籠罩著黑幕,陽光捨不得從厚厚雲層中露臉,只微微地放出一點點光芒,天空漸漸被染成淡紅色,美麗的雲彩是甦醒的前菜,然而這座島嶼一天真正的開始,是從大王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 柯金源 郭道仁 陳添寶,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東沙二十(上)

東沙二十 (上)

摘要
2000年,公視記者第一次搭乘海洋研究船,登上東沙島,之後每隔幾年就會造訪。17年來,從漁船、研究船、海巡署艦艇、軍機到民航機,幾乎每種交通工具都坐過,只為了替這個獨特的地方,留下見證。

遠在南中國海的東沙環礁,不論從空中、陸地、海洋看它,都相當迷人。茂密的海草床,成為各種海洋生物的育嬰房,偶爾還能見到魟魚、鯊魚悠游而來,環礁內的珊瑚生態豐富精彩,環礁外還有古沉船的遺跡。

長期來圍繞在南中國海的各國,都想利用它,從開採鳥糞、軍事占領、毒電炸海洋資源到嘗試觀光,東沙一直有危機,也有轉機。


 

問島上駐守的官兵,上島前知道東沙在哪嗎?幾乎人人的回答都是大大的問號,這座屬於台灣,卻少人認識的國土,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說。

東沙到底在哪裡?它位在南中國海的北邊,距離高雄450公里,坐飛機一小時,搭船要一天才可到達,從衛星影像圖清楚看出圓形的東沙環礁,就像一頂藍色皇冠。整個環礁面積約有500平方公里,接近兩個台北市的大小,其中面積僅有1.74平方公里,形狀有點像螃蟹大螯的東沙島,是唯一突出水面的島嶼。估計要形成這樣完整的環礁地形,需要兩千萬年以上的時間。

台大戴昌鳳教授研究珊瑚生態近四十年,當他第一次潛入東沙海域,彷彿進入一座珊瑚森林,軸孔珊瑚長到兩三公尺高,這在台灣不曾見過的景象。

東沙不僅擁有世界級的珊瑚生態,更是海洋生物很重要的中繼站,從地理位置來看,東沙像是孤懸在南中國海北方的一座綠洲,與周圍陸地的最近的距離,也要260公里。想像一下,海洋生物在茫茫大海中洄游,尋尋覓覓終於找到一個可以棲身或休息的地方,於是東沙環礁成為海洋生物聚集之地。

而露出海面的東沙島,成為遷徙候鳥飛累了,歇歇腳喘口氣的補給站。高雄鳥會在東沙島調查到大約295種的鳥類,就連保育類的黑面琵鷺都來造訪,但十年來他們只紀錄過一種留鳥-白腹秧雞,在島上繁殖,其餘的全是過境或度冬的候鳥。東沙島就像是一間鳥旅館,有些住一天就走,有些要吃飽喝足才上路。

沙灘上,東沙島的常客翻石鷸,正忙著在海草堆裡翻找食物,這裡面藏著什麼?

中山大學宋克義教授拿起鏟子往沙子一挖,一條條潮蚯蚓現身,可以在鹽分環境中存活的潮蚯蚓,是鳥兒們最愛的食物之一,台灣部分海岸也能發現潮蚯蚓的蹤影,不過東沙的數量特別多,主要原因跟海草有關。

潛入海底,濃密海草床,彷彿是一片綠地毯鋪在珊瑚沙上,東沙島周邊海域幾乎都被海草環繞,估計海草床分布面積,是台灣其他地區所有海草床加起來的二十倍。

在海草叢中,許多海洋生物會在裡面捉迷藏,生活在這裡躲避敵害,又有穩定的食物可吃,因此成為魚蝦蟹貝的孵育場,也是幼兒園,常常見到三歲以下的檸檬鯊小朋友出沒,牠們會在東沙長大,再出去闖天下。

除了檸檬鯊之外,魟魚更讓人驚艷。

每到漲潮時刻,成群魟魚就會靠近東沙島覓食,中山大學宋克義教授的研究團隊突發奇想,從陸海空分別出動,先運用空拍機,觀察魟魚的動靜,只要一發現魟魚,潛水人員立刻從水下接近,希望有機會近距離拍攝魟魚。目前他們已經紀錄到三種魟魚,魟魚數量之豐富讓人驚豔,曾經空拍機一升空,就立刻發覺有23隻魟魚在眼前。

在東沙的海域,有六百多種魚類 近四百種珊瑚,各式海洋生物,把東沙海洋妝點的多彩多姿,每次一下水都有驚喜,不知將與誰相遇,很難想像這是經歷過大崩壞,大病初癒的東沙...

 

學科
海洋
縣市
  • 高雄市
  • 旗津區
關鍵字
軍事據點, 東沙環礁, 國家公園, 珊瑚白化

2000年,公視記者第一次搭乘海洋研究船,登上東沙島,之後每隔幾年就會造訪。十七年來,從漁船、研究船、海巡署艦艇、軍機到民航機,幾乎每種交通工具都坐過,只為了替這個獨特的地方,留下見證。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 柯金源 郭道仁 陳添寶,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七股濕地風雲

七股濕地風雲

摘要
蚵田,水鳥,廣大的鹽田,是許多人對七股的第一印象。二十年前,七股這片全台最大的潟湖,一度要被填海造陸,開發成濱南工業區。當地居民走上街頭長期抗爭,才留下這片自然美景。當初曾捍衛鄉土的漁民,現在卻再度走上街頭,反對劃設國家重要濕地,他們為何如此憤怒?

來自國外的遊客,悠閒吹著海風,用手中相機捕捉眼前景象,讓人很難想像,1990年代,這片布滿蚵架的內海,曾經成為東帝士和燁隆集團的開發標的,要興建石化煉油廠。

曾經參與反濱南抗爭的黃炎坤,是七股潟湖第一批經營觀光漁筏的業者。當年,濱南工業區要落腳七股潟湖消息傳出,許多關心開發案的民眾來到潟湖,想了解當地的生態環境,黃炎坤便開始用克難的小竹筏,載人參觀他們口中的「台江內海」。

2009年,台江國家公園成立,曾經面臨開發威脅的七股潟湖和沙洲,都納入國家公園範圍,宣告像濱南工業區這樣的大型開發案,再也無法起死回生。網仔寮沙洲上,每逢假日,一天至少會有五六百名遊客到訪。國家公園管理處搭設步道,限制遊客的行走路線,希望保護潮間帶生物。

國家公園的進駐,為遊客建立起保育觀念,對於在沙洲上搭設攤位,販售飲料、海產的行為,也加以限制,引發業者的不滿。

同樣對台江國家公園產生反彈的,還有曾文溪口東魚塭一帶的漁民。曾文溪口,是全國唯二的國際級重要濕地。東魚塭位在曾文溪口東側,和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位置重疊。目前土地屬於台南市政府所有,有數十戶漁民向市府租地經營魚塭。魚塭收成後,池底的下雜魚,是黑面琵鷺的食物來源之一。

退潮時分,東魚塭周邊露出廣大泥灘地,沿海居民常會來這裡耙赤嘴蛤,撿散蚵,有些遊客也會來這裡碰碰運氣。在國家公園進駐管理後,目前只有在每年五月到九月初,非候鳥度冬期間,開法居民登記、領證,才能進行捕撈,還要秤重、過篩,太小顆的蛤蠣就不能帶上岸。

不過,讓漁民最感到不便的,是一旦魚塭堤防因為天災受到損害,要請重機具進駐搶修,或要搭建工寮,都要向國家公園申請,流程非常繁瑣。

依照目前營建署公告的濕地範圍,曾文溪口濕地和七股鹽田濕地,總計約6700公頃,和台江國家公園有所重疊。雖然功能和管制強度有所不同,相較於國家公園的嚴格限制,濕地更強調保育與明智利用並重。

但對居民來說,一塊土地上,同時有多個單位在管理,加上過去和國家公園間有不少摩擦,使得他們在聽聞劃設濕地訊息後,將過去對台江國家公園和雲嘉南濱海風景區管理處這兩個單位,累積已久的不滿全部爆發。

早在 2006年,營建署就開始評選國家重要濕地,陸續公告82處濕地。2013年,民間推動多年的濕地保育法,終於三讀通過,將過去公告的42處國際級和國家級濕地,直接定義為受法律規範與保護的濕地。

這項作法引發私有地主的不滿,認為過去從評選濕地、認定範圍到立法公告,整個過程沒有妥善通知或辦理說明會,程序上有瑕疵。為此,營建署趕在2015年濕地法生效前,重新確認濕地範圍,將私有地排除在範圍外,不過仍然無法平息漁民的憤怒和疑慮。

今年7月12日,營建署預定要審查曾文溪口濕地的保育利用計畫。來自七股、將軍地區的五百位漁民,北上抗議。現行的濕地範圍,多為公有地,長期以來卻有許多漁民在這些土地上從事養殖漁業、捕撈等經濟活動。他們擔心未來無法再繼續討海維生。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往回追溯這段海岸的歷史,在七股鹽田濕地範圍中,除了七股潟湖外,大部分是廢棄鹽田。這裡的海岸經過數百年來的淤積,形成廣大的海埔新生地,沿海居民向海爭地,開墾蚵田、魚塭維生。由於過去沒有完善的產權登記制度,漁民雖有使用事實,卻沒有土地所有權。

日治時期開始發展製鹽產業,日本人向漁民徵地開闢鹽田,戰後,台灣製鹽總廠接收鹽業,又在將軍區的青鯤鯓開闢新的扇形鹽田。漁民只能被迫離開,放棄養蚵、養殖漁業。這個陰影一直深埋在他們心中。

在濕地法架構下,保育和利用是並行的,學者也呼籲,現在正值營建署制定「保育利用計畫」的過程,民眾可以表達各種使用需求,權益並不會受到損害。 

一連串因為濕地劃設作業而引發的風波,讓公部門意識到,政策實施前,與民眾的溝通應該更細緻。要重建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並不容易,但唯有雙方都不放棄溝通,靜下心彼此傾聽,人和濕地萬物共生的和諧景象,才有實現可能。

學科
濕地
縣市
  • 台南市
  • 七股區
  • 台南市
  • 將軍區
關鍵字
國家溼地, 保護區, 黑面琵鷺, 國家公園, 溼地法

蚵田,水鳥,廣大的鹽田,是許多人對七股的第一印象。二十年前,七股這片全台最大的潟湖,一度要被填海造陸,開發成濱南工業區。當地居民走上街頭長期抗爭,才留下這片自然美景。當初曾捍衛鄉土的漁民,現在卻再度走上街頭,反對劃設國家重要濕地,他們為何如此憤怒?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    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轉角遇到鹿

轉角遇到鹿

摘要
梅花鹿慧黠靈動的雙眼,一身美麗的外表,搭配卡通造型,廣受大小朋友的喜愛。不過這隻動物明星,最近卻在南台灣引發了一連串生態破壞,成了遭人嫌棄的害獸…

粒粒渾圓飽滿,鮮紅碩大的火龍果,垂掛在狹長的仙人掌葉上。十一月的屏東,正值火龍果產季,農戶除了煩惱鳥害,在果實套上黑網袋,還得防範附近梅花鹿來啃食。

「每天我都要站衛兵」神出鬼沒的梅花鹿,讓古佐竹半夜無法好好睡覺,必須神經緊繃盯著果園,保護市價不斐的火龍果,甚至想出在早晚燃放鞭炮,驅趕鹿群的招數。「這都是墾丁國家公園野放出來,想做保育的」古佐竹無奈地說。

瀏覽台灣地圖,鹿場、鹿港、鹿谷、鹿草…,台灣有許多鄉鎮以鹿為名,說明這裡過去曾是鹿之島、鹿的天堂,卻在荷治時期開始,因梅花鹿毛色鮮豔,茸肉營養而遭大量捕殺,導致1969年後逐漸在野外消失。因應國際保育潮流,台灣在1984年進行梅花鹿復育,以台北動物園的鹿群為種源,在墾丁設置復育區,之後陸續野放了兩百頭。

自從雲豹消失後,梅花鹿已經沒有天敵,在野外經過二十年的繁衍,墾管處推估鹿群數量已有兩千隻,族群蹤跡從當初的墾丁復育站,擴散到整個恆春半島。然而,梅花鹿雖然可愛,卻是不折不扣的草食動物,鹿群一增加,受影響的就是植被的演替與消長。 

金黃色的下翅,外緣還有三角狀的黑色斑紋,保育類的「黃裳鳳蝶」幼蟲偏愛以「異葉馬兜鈴」為食草。這種馬兜鈴已經被農委會列為野外瀕絕物種,不料梅花鹿數量劇增,啃食踐踏墾丁國家公園內的野生馬兜鈴,造成稀有的蝴蝶食草一再減少,可想而知,黃裳鳳蝶的數量勢必也受到影響。 

墾丁國家公園內還有一處「高位珊瑚礁」生態保護區,經過數萬年板塊擠壓,珊瑚礁從海裡抬升,熱帶雨林、季風林植群、毛柿母樹林等珍貴植群,就生長在礁石上頭。為了保存這些礁石奇木,墾管處特別劃設保護區,禁止閒人靠近,沒想到梅花鹿卻趁機而入。在礁林底下,常可發現梅花鹿的排遺,鹿群為了休憩 「開疆闢土」破壞植被,啃食、磨擦珍貴樹種的樹皮。 

林試所恆春研究中心主任王相華指出,當森林底下的小樹、小苗被鹿群吃光,森林底層遭淨空,將導致森林的更新停滯,嚴重的話還會衍生強勢外來種(像是銀合歡)入侵,珍貴的高位珊瑚礁森林有可能不保。 

梅花鹿在墾丁山林繁衍二十年,牧草農作受鹿群干擾層出不窮。當地居民心存鹿群是墾管處放出來的想法,抗議與求償不斷,主管機關只好免費協助農民架圍籬。 

「幫農民架圍籬,完全是在敦親睦鄰」墾管處保育課技佐胡景程指出,台灣並沒有野生動物造成損壞,須由政府賠償的法律規定。當居民覺得梅花鹿復育過多,相較於其他台灣瀕臨絕種動物,「兩千頭梅花鹿甚至比櫻花鉤吻鮭還少,可能只比台灣黑熊多一點而已」。 

另一方面,受益於梅花鹿群,過去靠山吃山的墾丁社頂聚落,順勢發展生態旅遊行程,帶客賞鹿。胡景程也指出,梅花鹿在恆春半島所帶來的影響,不是只有農損而已,其實鹿群也為地方創造了許多觀光財。 

梅花鹿,原是人見人愛的動物明星,現在成了遭人嫌棄的害獸。復育是人類獵捕濫殺,後而保育野放,再加上法律介入獵捕文化的複雜議題。眼見鹿群危害珍貴森林及蝴蝶幼蟲棲地,控制管理勢在必行,但究竟是要捕捉結紮?異地復育?或仿效歐美開放狩獵?梅花鹿的未來為何,主管機關可得動腦筋想策略。

學科
動物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棲地復育, 生態保育, 梅花鹿, 黃裳鳳蝶, 馬兜鈴, 國家公園, 墾管處, 瀕危物種, 保育類, 野保法, 保護區

梅花鹿慧黠靈動的雙眼,一身美麗外表,搭配卡通造型,廣受大小朋友喜愛。不過這隻動物明星,最近卻在南台灣引發一連串生態破壞,成了遭人嫌棄的害獸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鋪一條路回家

鋪一條路回家

摘要
十月初,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一群來自城市的志工,齊聚太魯閣,準備上山展開三天的工作假期。他們將付出腿力、勞力、心力,與太魯閣族人一起用雙手,鋪一條回家的路…

隱身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後方的這條步道,沿著流籠而上,陡直的曲線,像極了太魯閣先民堅毅的性格。一路陡坡,冒雨前行,每一步都考驗著志工們的意志。走到大禮部落,要兩三個小時,繼續走到大同還要兩個小時,這卻是居民回家唯一的路。

部落婦女走在步道上,眼光迅速掃描路邊的各種菜色,邊走邊採,晚餐有了著落。

大同大禮,是極少數沒有道路到達,沒有電網連接,沒自來水的部落,至今仍然有七八戶居民,在山上定居耕種。陡峭的山路,拉開了同禮與平地的距離,也拉出了現代文明與原鄉生活的兩個世界。部落老人家即使行動不便,還是堅持上山,對他們來說,這裡才是靈魂安居的所在。最近十年來,越來越多部落的中壯年人回到山上,重新整理自己的家。 

太魯閣族稱大同部落為「斯卡檔」(砂卡噹),日治時期因為被劃為蔬菜生產區,是少數沒有被日本人遷到平地的部落,也因此保留著太魯閣族傳統的生活與文化。如今舊部落已經淹沒在荒煙漫草中,居民一直有個願望,希望重新整理這條通往舊部落的路,讓年輕族人能認識祖先居住的地方。

在清水山、千里眼山、立霧山的圍繞下,大同部落被輕輕喚醒。志工們展開手作步道的一天,對在都市長大的志工們來說,鋤頭、鏟子,都是陌生的玩意。在平地從事房仲業務的林先生,被分配到碎石區,藉由重度使用身體,找到疏壓管道。

千里步道協會之所以推動手作步道,是希望用環境友善,對生態影響最小的方式,取代現在水泥化的山區步道;也因此步道的寬度、排水問題、與景觀的協調性等等,都必須注意。

為了準備工作假期,部落媽媽們全員到齊,分工合作,有的負責煮菜,有的負責搬木頭、做步道。有些部落媽媽長年在山上討生活,這條路本來就是他們採箭筍、種玉米的必經之路,看到這麼多平地人上山幫忙修路,心裡是滿滿的感謝。部落年輕人也難得回到山上,用另一種方式,認識自己的家。

奮力工作了一天,將落葉撒在完成的步道上,每位志工臉上都掛著滿足的笑容。平地人的熱情,讓部落族人對自己的家園,自身所擁有的環境,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1986年,太魯閣國家公園成立,同禮部落被劃入國家公園範圍內,受到國家公園的各種限制,不能興建道路、不能牽水電、不能做大面積開發。這些限制曾經被看作不利發展的層層束縛,如今從另一個角度看來,卻也讓同禮部落,能保有原始的山林與傳統的生活方式,成為一個吸引平地人不斷探訪的桃花源。

千里步道協會過去曾經在猴硐、阿塱壹等地,與當地社區合作舉辦手作步道工作假期。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表示,手作步道是凝聚社區的一個媒介,其實背後都有一個關心的議題。

同禮部落花了三年的時間,凝聚共識,一步步朝向生態村的方向邁進。他們計畫以部落共同經營的方式,一方面讓居民有基本收入,另一方面也保有部落的自然環境。以電力供應來說,部落居民都使用發電機,因為汽油必須從平地揹到山上,既昂貴又不環保。為了尋找更便宜的能源,有些居民開始使用再生能源,步道上出現一盞盞太陽能燈。

如果說,家的意義是一個能讓人感到自在,去除文明的矯飾,重新找回自己與土地連結的地方,那麼同禮部落,不但是太魯閣族的家,也是許多都市人內心嚮往的家園。

三天的工作假期,志工們身體疲累,心裡卻有一種滿足。雖然下山的路還是跟太魯閣族的個性一樣,很硬、很難走,卻沒有人抱怨。同禮部落要邁向生態村,或許還有一段路要走,在熱心志工、民間組織共同出力下,回家的路,正一步一步地,用雙手鋪陳出來。

學科
山林, 文化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手作步道, 工作假期, 千里步道, 原住民, 部落, 太魯閣, 水泥化, 開發限制, 國家公園, 生態村, 生態旅遊, 徐銘謙,砂卡噹

十月初,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一群來自城市的志工,齊聚太魯閣,準備上山展開三天的工作假期。他們將付出腿力、勞力、心力,與太魯閣族人一起用雙手,鋪一條回家的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張光宗,剪輯 葉鎮中

搶救拉庫拉庫溪

摘要
美麗的河流,自群山而來,一路孕育無數的生命,引發人們的讚嘆。但是一件水力發電廠開發案,攔阻了河水,影響了生活,讓美麗的河開啟悲傷。於是,愛河的人齊力搶救,那條名為拉庫拉庫溪的美麗之河…

清澄美麗的拉庫拉庫溪,發源自中央山脈,一路交纏著瓦拉米步道,注入秀姑巒溪,它是台灣東部山區的重要水系,孕育無數的物種生命。詩人余光中曾為拉庫拉庫溪寫詩,以「深山的秘密只有流水知道」,形容這條美麗的溪流,許多生態研究者,也驚豔拉庫拉庫溪的豐富生態。

但是,美麗的溪流面臨浩劫,因為台電將在拉庫拉庫溪,建造鹿鳴水力發電廠。

鹿鳴水力發電廠設置的位置,位於玉山國家公園南安遊客中心附近,關心開發的環保人士,走入河床上的設置壩址,實際瞭解發電廠的開發計畫。鹿鳴水力發電廠規劃每小時2288千瓦的發電量,在河床上設置六公尺高堰堤攔水,再以管線引到下游發電廠發電。台電宣稱,這是符合再生能源的川流式發電,但是築壩攔河的方式,不同於定義上設置於圳路,利用自然水流落差的川流式發電,鹿鳴水力發電廠的設計,依舊對生態形成重大危害。

鹿鳴水力發電廠的開發,讓各地關心東部自然生態的人士齊聚一起。台大生態演化所博士生林宗以,早期曾到拉庫拉庫溪進行生態調查,他表示,拉庫拉庫溪上游多處崩塌,河流輸砂量巨大,在這裡建壩攔河發電,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參與會議的環保人士,討論如何擋下開發案,避免河川生態面臨浩劫。

鹿鳴水力發電廠危害河流生態,同時也對農業用水造成影響,位於水力發電廠下游的卓溪鄉卓清村,成為首先受到衝擊的部落。更讓部落居民生氣的是,這座建於村落旁邊的發電廠,台電在2009年開始進行地質調查,並且逐步推動開發案,卻完全沒有和部落溝通說明。

位於秀姑巒溪上的奇美部落,擔心一旦築壩發電,傳統文化會受到影響。部落居民也擔心,鹿鳴水力發電廠,將會開啟秀姑巒流域大大小小的水壩建設。

面對反對聲浪,環保署提出水力發電必須進行環評,台電則不願對是否持續開發鹿鳴水力發電廠,明確表達態度。面對台電可能持續開發鹿鳴水力發電廠,環保團體和地方居民,寄望玉山國家公園的通盤檢討案,希望藉由擴大國家公園範圍,來阻擋鹿鳴水力發電廠開發案。

玉山國家公園正在研議擴大園區範圍,將拉庫拉庫溪到鹿鳴吊橋位置,納入國家公園管理範圍,一旦範圍擴大,鹿鳴發電廠就劃入國家公園之內,開發行為必須由國家公園開會審議。在一場國家公園審議委員會的現勘行程中,參與會議的環保團體與地方居民,都支持納入國家公園範圍,來阻擋鹿鳴水力發電廠開發案。

參與會議的國家公園審議委員,支持表達理解環保團體與在地居民的憂慮,但是更期待,一旦擴大國家公園範圍,能更進一步發展出國家公園與原住民部落共同經營的機制。

鹿鳴水力發電廠開發案,引發生態風暴,也讓下游部落居民憂心忡忡,借助國家公園擴大範圍,來阻擋水力發電廠開發,也許能共創生態美好的自然空間,或者又是埋下未來部落與國家公園衝突的不安因子。搶救拉庫拉庫溪,當開發的思維永不停止,再美的河川,也是危機重重… 

學科
水文, 能源
縣市
  • 花蓮縣
  • 卓溪鄉
  • 花蓮縣
  • 瑞穗鄉
關鍵字
拉庫拉庫, 瓦拉米, 國家公園, 電廠, 再生能源, 川流式發電, 台電, 部落, 秀姑巒, 水壩, 水力發電, 水利署, 花東發展, 河川

美麗的河流,自群山而來,一路孕育無數的生命,引發人們的讚嘆。但是一件水力發電廠開發案,攔阻了河水,影響了生活,讓美麗的河開啟悲傷。於是,愛河的人齊力搶救,那條名為拉庫拉庫溪的美麗之河…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山林開發新世紀

摘要
觀光倍增、陸客來台種種政策,讓台灣在高度追求觀光發展之時,許多地區陷入開發風潮。當忽略土地的生態與安全問題,在自然山林之中,打造一座座人工樂園,這種拋根式的開發,會讓台灣走向什麼樣的新世紀。

當直航的中國觀光客來台,成為促進觀光經濟的未來希望,象徵著台灣旅遊年代,即將邁入一個新的高峰。中國遊客喜歡的阿里山,成為台灣觀光的重點地區,一批批遊客不斷上山,也成為政府規劃開發的重點地區。阿里山的三合一BOT,在林務局主導下,全力推動。居民擔心未來在山上沼平車站前,蓋起的大飯店,將會破壞原有的森林生態。

在阿里山成長的李建成,不願看見故鄉被破壞,決心結合居民挺身抗爭,希望留住阿里山的美好。世居在阿里山的邱先生,從父親開始就在林場工作,居住在林務局的宿舍中,因為阿里山國家風景區的劃定,被迫搬離,夫妻倆不知何去何從。夫婦回憶以前工作的艱辛,一生奉獻林場,年老卻面臨迫遷。為了發展觀光,卻是讓生態遭到破壞,以及影響居民生計。

在一場立法院的公聽會上,立法委員嚴詞抨擊阿里山BOT案。承接BOT案的企業代表,指出阿里山的設施老舊,必須進行開發,促進觀光發展。環保署出面說明山坡地開發的管制,一切依法行政。但是在環評未過的狀況之下,林務局在六月十九日,先行將阿里山鐵路交由業者經營,阿里山居民抗議程序失當,並且以行動劇,表達對業者經營阿里山鐵道的危機。

為了推動觀光,許多BOT開發案被列管推動,許多程序正義也被忽略。在阿里山BOT案,成為全國關注議題之時,其實在台灣其它地區,已經邁入觀光開發的狂潮。在信義鄉的山區內,在九二一之後的山區災害後,重建工程不斷進行,許多條長距大橋興建完成,成為深山中的紅色巨龍,當地居民稱為信義鄉的高速公路。這些大橋建造的目的,除了改善當地交通,更重要是完成由阿里山連結新中橫公路,直達日月潭,省去遊覽車下山繞遠路的耗費時間。阿里山直通日月潭,成為重要旅遊道路,但是犧牲掉的是山區生態,以及被遺忘的土石流危機。

進入日月潭,高度的開發更是讓人心驚,環潭聳立許多巨大旅館建築,並且許多BOT開發案正在進行,日月潭已經進入開發泛濫的危機。在潭邊一處空地,整片林地被砍伐,倒下的林木觸目驚心,工作的人員阻止拍攝,追問下才說明是要興建屋污水處理廠。大量的休憩設施,製造大量的污水,最後又必須砍伐森林,建造污水處理廠,而且建造的位置,又是當地原住民的土地,形成新的問題。高度開發的惡性循環,讓日月潭景觀遭到破壞,在日月潭周遭,幾乎沒有完整的山頭,到處都是有如城市景觀的巨大建築。

高度的開發,究竟為誰帶來利益?邵族是日月潭的原住民,成為代表日月潭意象的文化代表,但是在九二一之後,就困居在伊達邵的組合屋區,成為日月潭的永久災民。萬婆婆是漢人,年青嫁到邵族,她回憶早年迎接遊客,邵族出場表演的景況。日月潭的觀光旅遊,無論多麼興盛,邵族永遠是重要的文化陪襯,當日月潭邁向開發的高峰,邵族人沒有因此富裕,反而落入文化中斷的危機。萬婆婆懷念迎賓舞蹈的舊日時光,但是在文化工作者的眼中,根本不是尊重原住民的文化傳統,甚至成為一種觀光化下的表演。

去年,在官方規劃下,伊達邵組合屋區也被規劃為BOT案的開發區,居民被迫遷移,長期抗爭下,劃設邵族文化園區,協助邵族發展。來到劃設邵族傳統水域的潭邊,日月潭高空纜車的開發案正在進行,一樣是大片森林被剷除,在BOT的規劃下,居民才發現,規劃有利於BOT業者,不利邵族發展。觀光的高度開發,壓制當地居民的發展,在土地破壞殆盡之後,承受苦果的卻又是無法離去的當地居民。

一切重回發展觀光的源頭,發展觀光除了促進經濟,是否兼顧公平正義?如果觀光發展,不是為了促進當地居民,以及生態環境的永續生存,這些以BOT為名的公共建設,建造一棟棟豪華旅館,成為誰的利益?

全台陷入旅遊開發的狂潮,林務局最早BOT出去的花蓮富源森林遊樂區,原本提供二千元住宿的平價木屋,BOT開發之後,現今成為昂貴的VILLA渡假中心。至今接續墾丁、阿里山等所屬區域,都是循此模式比照辦理,將國有土地交由私人經營,建設豪華旅館。陽明山菁山休憩區BOT案,業者不斷擴大建設,在國家公園區域大動土木,最後因為不合法遭到拆除。但是營建署卻開始討論修改國家公園法,讓法令鬆綁。

當一件件開發案,以促進觀光為名,讓林務局、觀光局、營建署等等管理單位,在台灣各山區全力推動,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當中國遊客熱情來台,當台灣遊客蜂湧上山,休閒觀光的開發熱潮,成為山林中的破壞景觀,從北到南,無所不在。那麼,在拋根式的開發,擠出觀光經濟的蜜汁,那生態破壞的苦果,最後由誰來承受?

台灣拼經濟!山林開發新世紀,永續台灣的生態悲情!

學科
山林
縣市
  • 嘉義縣
  • 阿里山鄉
  • 南投縣
  • 信義鄉
  • 南投縣
  • 魚池鄉
  • 花蓮縣
  • 瑞穗鄉
關鍵字
陸客, 觀光, 旅遊, BOT, 國家風景區, 促參法, 日月潭, 原住民, 邵族, 高山纜車, 國有地, 國家公園, 部落

觀光倍增、陸客來台種種政策,讓台灣在高度追求觀光發展之時,許多地區陷入開發風潮。當忽略土地的生態與安全問題,在自然山林之中,打造一座座人工樂園,這種拋根式的開發,會讓台灣走向什麼樣的新世紀。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體檢國家步道

體檢國家步道

摘要
從民國91年開始,林務局著手規劃全國步道系統,呼應行政院的『2008觀光客倍增計畫』,要引領民眾前進森林,透過生態旅遊的模式, 讓民眾親身領受自然的美好。立意良善的全國步道系統,進入實際執行面,生態旅遊的願景能不能落實?配套措施夠不夠完善?

崇山峻嶺,步道縱橫山林間,隨著時代更迭,失去舊日功能,變成了引領民眾擁抱自然的重要管道。全國步道系統主要利用既有步道來進行整建,將具有特殊自然景觀或人文歷史的步道規劃出14個國家步道系統,並且整理鄰近都會的郊山步道,建置55個區域步道系統,但是在台東的利嘉林道,有一條大巴六九山步道的路線規劃,引發保育與開路的爭議。

利嘉林道長期以來是學術單位研究生態的重要地區,保育類的藍腹鷴與特有種的橙腹樹蛙在這裡都有穩定的族群數量。步道的路線規劃,預計從原有利嘉林道10.5K的地方,切入林地,再從13K處接回林道,並且連結到大巴六九的登山步道預定的路線,利嘉林道發展協會質疑,有一部分進入利嘉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不但違反了保育原則,也違背了以既有路線整建的方針。

不過站在促進地方產業發展的角度,也有當地居民表示贊成開路。面對居民的不同聲音,台東林管處舉辦說明會來進行溝通,為了讓與會的人能實地了解,會後接著進行現場會勘。

來到步道的預定地,原本的路線規劃將從此轉向北方,切入人跡罕至的原始次生林,這裡的植被完整,有部分路段必須重新開闢。現勘避開了穿越森林的爭議路段,與會的學者也只能從周圍的環境現況,來推測可能的影響。

生態資源調查、遊憩需求量預估、周邊配套規劃等等前期應具備的資訊,基礎資料不足,一個月後,大巴六九山步道的開發,決議暫緩施行。利嘉林道發展協會擋下的,不只是步道的開闢,還包括整個接踵而來的運作機制與環境衝擊,這些問題在其他已開發的步道上,已經浮現。

美麗的蘭陽平原,有著珍貴的好山好水,羅東林管處規劃了八條社區型的自然步道,當中遊客最多的,是位在宜蘭冬山鄉的新寮步道。這條親水型的步道,通往蘭陽八景之一的新寮瀑布,總共動用1200萬的經費,利用當地建材與自然工法,修整出維持自然風貌的步道。

新寮步道開幕後,吸引大量人潮,最高紀錄一天之內來了90輛遊覽車,總計96年度有20萬人前來,今年預估將會到達40萬人。對發展休閒農業的中山社區來說,新寮步道將人潮帶進來,對地方的產業經濟有所幫助,不過人數過多,也產生了負面的衝擊。現在每天清晨,由社區居民組成的志工隊,都要進行步道的清潔工作。

而為了能讓環境永續經營,社區也開始嘗試進行遊客的總量管制與勸導。不過總量管制的彌補措施,還是約束不了,絡繹不絕湧入的人潮,人擠人的情況,再加上停留時間過短,有時根本很難靜下心來好好感受自然。

生態旅遊的願景,必須建構在適量遊客的基礎上,一旦淪陷在遊憩壓力之下,不但沒有辦法達到自然保育的目標,還可能賠上了自然美景,成為另一場破壞的開始。對社區而言,這條步道成功的帶動了人潮與錢潮,讓社區有了不一樣的轉型,但是也突顯了國家步道設置硬體優先,相關管理及環境教育卻沒有同步進行的問題,當國家步道失去保育的原意,以拼觀光為主要訴求,即使有短暫的獲利,卻等於讓社區與山林的未來,陷入險境。

另一條急切需要總量管制的步道,位在中央山脈南段,這裡的環境條件,需要更謹慎的呵護。嘉明湖步道是非常熱門的登山路線,平均每年有一萬人上山,甚至曾經出現單日有427人上山的紀錄,這對高山來說,是沉重的數字。

因應全國步道系統,台東林管處花了2100萬來整建步道,並且建置了兩個能容納80人的大山屋,降低了登山門檻,提高了上山的人數,問題也跟著上山。

步道本身也因為登山客的踩踏,加劇了沖蝕溝的產生。另外,登山客的素質良莠不齊,不但帶來垃圾問題,本身的安全也亮起紅燈,在這條2天就能走完的高山步道,曾經發生多起山難。突顯了步道分級與加強管理的重要性。

更甚的是,嘉明湖步道穿越了關山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通向脆弱的高山生態系,但是分級制度還再研議階段,目前也沒有執行總量管制的配套。國家步道系統穿越中央山脈生態廊道、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與自然保留區,在這些區位內應該保育優先,有更強度的管理。管理單位方便民眾上山,無痕山林的觀念尚未深植人心,環境教育的配套沒有同時到位,在過渡時期,山林就得承受傷害。

鏡頭轉向新竹山區,一條承載著歷史記憶的霞喀羅步道,這是國家步道系統的第一條示範步道。從沿途的安全欄杆、樓梯與排水設施的建置,可以感覺到林務局的用心。

步道沿線還有好幾個日據時代的遺跡,不過93年之後,颱風造成的嚴重崩塌,中間路段無法通行。雖然步道可以用短程的方式再利用,不過聯外道路路況不佳,近幾年遊客逐漸流失。

雖然遊客太多會有遊憩壓力,但遊客太少也是經費上的浪費,六年來,投注在國家步道系統的12億經費中,有75%是用在硬體的建置上。除了把路況弄得更安全好走之外,全國步道系統應該帶給民眾更多內涵。

如果能調整目前的操作流程,先善用既有步道,將經費運用在設計合宜的生態旅遊機制與環境教育上,先提升民眾的環境意識與正確觀念,才能真正呼應森林保育的終極目標。

【採訪側記】

國家步道的成功,不在吸引多少人前來,而在能讓保育的理念從人們心中生根。面對森林,保育與育樂各該佔有多少的比重?如果讓育樂的目標走在前頭,為了符合民眾的期待,硬體的開發可能會越來越多,陸續帶來的破壞,都會是難以彌補的傷害。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東縣
  • 海端鄉
  • 台東縣
  • 海端鄉
  • 宜蘭縣
  • 冬山鄉
  • 新竹縣
  • 五峰鄉
關鍵字
步道, 國家公園, 觀光, 生態旅遊, 利嘉林道, 特有種, 環境教育, 生態工法, 社區發展, 總量管制, 嘉明湖, 棲地保育, 無痕山林

從民國91年開始,林務局著手規劃全國步道系統,呼應行政院的『2008觀光客倍增計畫』,要引領民眾前進森林,透過生態旅遊的模式, 讓民眾親身領受自然的美好。立意良善的全國步道系統,進入實際執行面,生態旅遊的願景能不能落實?配套措施夠不夠完善?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冒險泡湯

冒險泡湯

摘要
來自地底的熱源,讓台灣從北到南都有溫泉,有些被開發成溫泉旅館,產生大筆商機,有些在山林中深藏,未經雕琢。雖然在旅館泡湯是人生一大享受,不過也有許多人寧願長途跋涉,投向野溪溫泉的懷抱。然而,位在野溪的溫泉,絕對不如表面上溫柔。

群山環繞、流水潺潺,在天寬地闊的環境中,前進到溫泉露頭,享受免費的天然溫泉,讓許多喜愛野外的人,趨之若鶩。全台灣有一百多處的野溪溫泉,大多數都位在未經開發的地方,有些地處偏遠,需要多天的路程才能抵達,也有一些野溪溫泉雖然比較近,但是依然有許多風險,遊客在試圖接近自然的時候,一不小心就讓自己涉足險境。

這一天,氣象局預報有午後雷陣雨,但是野溪溫泉的魅力,仍然吸引遊客冒險前進,從堤防走到梵梵溫泉,必須在溪床上行走300公尺左右的距離,並且要橫渡溪流三次,才會到達。不清楚狀況的遊客,帶著小孩冒險涉溪,輕忽雨後溪水暴漲的危險性。

這溪畔植物生長的下緣,就是溪水的滿水線,當大雨來襲,那是溪水水位最高的地方,水深足以將人吞噬。

來到野溪溫泉的露頭,滾燙泉水從岩縫間流出,溫度從攝氏50度到99度,分布不均,和溪水混合之後,肉眼無法辨識,也容易讓人不小心燙傷。

另一個野溪溫泉的危險因子是落石。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文山溫泉,是國內非常著名的野溪溫泉,管理處曾經花了不少經費整修步道與溫泉池,但是2005年4月,這場造成1死10傷的落石意外,讓管理處決定從此封閉,不再開放。

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境內,也有一處具有落石風險的八煙野溪溫泉,由於地質特殊,被管理處劃定為危險區域禁止進入,依國家公園法,違者可處15000元以下的罰鍰。不過這裡的天然條件優厚,早已成為北台灣最出名的荒野密湯,即使位在禁區,民眾還是會偷偷前往。

八煙野溪溫泉位在磺溪支流與八煙溪交會處的山谷之中,有兩個入口,一個從八煙聚落出發,沿途會經過幾處爆裂口,有的爆裂口緊鄰著道路,經過時可以感覺到高溫與濃重的硫磺味。

由於裡面還有私人土地,管理處只立起了告示牌,無法將這條道路封閉,但是告示牌上標示罰款金額的地方,有些被民眾惡意塗改歸零。另一端的入口,管理處架設起大型的鋼鐵柵欄,卻有民眾硬是鋸出一個門。甚至,柵欄前的告示牌,整個被人拆解丟棄。

國家公園設置的管制擋不住民眾的渴望,難以行走的地形,也有民眾自行準備沙包,堆疊起一條通往溫泉的陡下便道。八煙溫泉附近的地質以火山熔岩為主,散佈凝灰角礫岩,民眾前往的泡湯池位在山谷底部,周圍地形陡峭,而且凝灰角礫岩結構鬆散,一旦遇上下雨或地震,非常危險。陽明山警察隊小隊長  李泮光表示溫泉區的土石都比較鬆軟,下雨的時候,非常危險。

即使危險,還是有民眾自行打造引水道,用沙包與岩石圍起浴池,並且用塑膠布或雨衣,搭建起簡易更衣室。這些設施方便民眾泡湯,也因而吸引更多人前來,為環境帶來傷害,一旁的小溪溝中就堆了不少垃圾。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技士黃淑珺表示,民眾在河道裡擅自堆疊水池,會改變自然的水流,所以管理處每年會有幾次回復自然景觀的動作。不過這項舉動卻引起部分民眾不滿,強烈質疑國家公園。

這條受民眾質疑的管線,原本是由金山鄉重和村申請引水至村內的公共浴池,但是由於使用執照過期以及泉水使用違法,今年4月,管線的引水處已經被管理處拆除。

不過,管理處與泡湯民眾的攻防,還在持續。泡湯民眾會避開巡邏時間,與警察捉迷藏。

曾經發生意外的文山溫泉,研議將泉水引至安全區域讓民眾泡湯。八煙溫泉的泉水如何能讓民眾合理使用,或許管理處可以再思考。在那之前,管理處建議民眾使用現有的公共資源。

許多人認為野溪溫泉的自然野趣,勝過人工化的公共浴池,畢竟置身山野之間,才能體會溫泉最原始的模樣。溫泉探勘服務網林義貴表示,野溪溫泉會自己勞動自己挖池,隔壁跳進去就是溪水,要冷熱交替很方便,非常舒服,也無拘無束。

要盡情享受這份歡喜,出發前的準備不能馬虎,留意天候變化,仔細觀察周圍環境,做好詳細的計畫,是安全親近野溪溫泉的不二法門。

野溪溫泉引領人們認識地熱、了解環境,讓人舒緩疲勞,人們應該用心珍惜,別為了一時的享受,改變了上萬年來的自然資產。當做好準備之後,再去探訪野溪溫泉,用心去感受,才能真正體會大自然的美好。

 

學科
水文, 開發
縣市
  • 宜蘭縣
  • 大同鄉
  • 花蓮縣
  • 秀林鄉
  • 新北市
  • 金山區
關鍵字
溫泉, 地質敏感, 野溪, 自然景觀, 地景, 國家公園, 觀光

來自地底的熱源,讓台灣從北到南都有溫泉,有些被開發成溫泉旅館,產生大筆商機,有些在山林中深藏,未經雕琢。雖然在旅館泡湯是人生一大享受,不過也有許多人寧願長途跋涉,投向野溪溫泉的懷抱。然而,位在野溪的溫泉,絕對不如表面上溫柔。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跟著獵人走

跟著獵人走

摘要
今天,我們要前往一個名叫大同的部落,太魯閣人叫它砂卡噹,它位在立霧溪北岸海拔八百公尺的山上。遠離水泥叢林,跟著獵人進入飛鼠、山豬、山羊的世界,找尋失落的本能,回應森林深處,遙遠而響亮的野性的呼喚。

遠離水泥叢林,跟著獵人進入飛鼠、山豬、山羊的世界,找尋失落的本能,回應森林深處,遙遠而響亮的野性的呼喚。

我們要去的部落名叫大同,太魯閣人叫它砂卡噹(斯卡檔),它位在立霧溪北岸海拔八百公尺的山上。對我來說,大同一直是一個很遠又很近的地方,以直線距離來算,它距離太魯閣口並不算遠,但是往部落的山路非常陡峭,唯一的交通工具是你的雙腿。在獵人Saki與Kimbu的帶領下,我們沿著流籠的路線往上攀行,尋訪那雲霧間的家……

民國六十八年大同大禮部落廢村,居民被遷到太魯閣閣口狹小的水泥房裡,但是 對於太魯閣人來說,田地在山上,獵場在山上,山下的家不過是個水泥房,山上才是他們真正的家。一直到現在,還是有十幾戶的居民回到山上,堅守著自己的土地。雖然沒電沒自來水,但三十年來,老人家始終沒有放棄山上的生活。

民國75年,大同、大禮部落被劃入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範圍內,國家公園對於開墾與狩獵等等的限制,曾經引起大同、大禮居民強烈的抗爭。國家公園希望保育野生動物,但是對於居民來說,猴子和山豬是令人頭痛的掠食者。爲了保護自己的耕地,獵人必須在農地的附近佈下陷阱,有時為了生計,山裡也會傳來幾聲槍響。

流著獵人的血液,但是在國家公園保育的目標下,狩獵卻成了一件偷偷摸摸的事,有什麼方式可以保有獵人的技能與驕傲,又能不牴觸國家公園的規定呢?2007年開始,一項被稱為「目擊狩獵」的生態旅遊開始在大同部落試辦了。獵人們不帶刀槍,帶領遊客用雙眼與相機,捕捉野生動物的形貌。每在野外看到一次動物或痕跡,獵人們都可以得到一千到三千元不等的獎金,在獵補之外,獵人們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

SAKI從十五歲就開始跟著父親在山林間打獵、放陷阱,學習做一個好的獵人。從今年開始,SAKI的角色從獵人轉變為嚮導,帶領遊客進入山林,了解各種動物的習性,感受山林的生活,同時也幫東華大學自然資源管理所的吳海音教授進行砂卡噹溪流域的動物調查。年輕的獵人kimbu曾經在外面跑船十多年,他說,只有回到山上,才最能做自己。我們跟著獵人走下落差五百公尺的砂卡噹溪谷, 也就是神秘谷的上游,在大山大水之間人只有臣服,或許,真正好的獵人也最懂得臣服于自然。在溪邊有一個獵人的秘密基地,這個天然的大岩洞,就是我們今晚就寢的地方。

山的秘密,隱身在夜色中。獵人與遊客圍坐在火邊,在忽明忽暗的光影間,老獵人輾轉訴說著一個又一個狩獵的故事,就像砂卡噹溪的溪水,傳唱著太魯閣祖先們的夢。

返回部落的路上,SAKI與KIMBU邊走邊採野生的過貓。山上的農作物不需要化學肥料或農藥自然生長,也保留了食物最原初的滋味。夜晚SAKI夫婦示範搗玉米,兩人的合作展現了和諧的韻律。什麼是默契呢?回盪在山谷中的杵音做了最好的說明。而部落的轉型,會不會像這杵音一樣,清楚而流暢呢?

太魯閣的獵人,正一步一步的摸索,在陡峭難行的獵徑上,踏出新的方向。

學科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體驗自然, 獵人學校, 原住民, 部落, 國家公園, 目擊狩獵, 生態旅遊, 砂卡噹溪, 獵人

今天,我們要前往一個名叫大同的部落,太魯閣人叫它砂卡噹,它位在立霧溪北岸海拔八百公尺的山上。遠離水泥叢林,跟著獵人進入飛鼠、山豬、山羊的世界,找尋失落的本能,回應森林深處,遙遠而響亮的野性的呼喚。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國家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