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

機場捷運的噪音惡夢

摘要
機場捷運列車從台北車站出發,經地下隧道穿過淡水河之後,開始爬升進入新北市三重區,採高架方式沿環河南路轉入二重疏洪道,形成一個近乎直角的大轉彎。不論南下或北上,每當機捷列車經過這個轉彎路段,都會製造出很大的噪音。

從2015年開始動態測試以來,住在這個區域的三重居民,每天都會受到機捷噪音干擾。今年正式通車以後,情況越來越嚴峻,從清晨四點多發出第一班巡軌列車之後,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二點,平均每個整點各有8個班次從南北對開,現在不到5分鐘就有一列列車呼嘯而過,沿線居民苦不堪言。

新北市三重區居民張小姐抱怨,列車半夜12點多還在跑,隔天早上不到5點又開始發車,真正能睡覺的時間只有3、4個小時,誰受得了。楊先生說家裡年紀比較大的長輩,都要吃安眠藥才能睡著,年輕人更慘,白天要上班,晚上不能好好休息,很多住戶都搬走了。三重區成功里里長陳世宗表示,附近都是大樓建築,受機捷噪音影響的將近1千戶,大家沒有享受到先受其害。

從現場行車情況來看,列車一進入隔音牆內噪音立即明顯放大,居民認為隔音板數量太少,整座隧道幾乎都是透明的遮光板,才沒有發揮消音功能,懷疑施工設計大有問題。在正式通車之前,三重居民多次跟相關單位陳情,但一直沒有獲得改善,得到的回覆都是經檢測合乎噪音管制標準,讓大家氣憤不已。

交通部高鐵局副總工程司饒國政表示,這個區域是住宅區屬於第二類噪音管制區,經新北市政府環保局量測,每小時的平均音量大概在70分貝左右,並沒有超過管制標準。

投入改善噪音公害多年的張豐年醫師來到現場測量,幾乎每次列車經過的瞬間都會超過80分貝,最高瞬間曾測到85分貝,但依每小時平均下來並不會超過。張豐年醫師強調,一般人無法忍受80分貝噪音的來回干擾,目前每小時平均音量的上限高達80分貝,實在太寬鬆。

張豐年醫師說,噪音每小時平均音量的上限值,跟日本約有10分貝的落差,事實上真正音壓的差距是10比1,他建議環保署應加嚴管制標準,才能合乎百姓的要求。

在三重區居民的抗爭下,高鐵局向居民道歉並提出改善方案。高鐵局副總工程司饒國政表示,經過實測認為噪音來源是鋼輪磨鋼軌,首先將把外側靠近淡水河的隔音牆拆除,靠三重這一側的隔音牆因為還是在曲線段,將延長50公尺。另外也協調桃園捷運公司,讓一大早的巡軌車和晚上十一點以後的班次,在通過這一段大轉彎區域時以低速來通過。

現行噪音管制法除了管理一般全頻式噪音,從2005年開始也逐步修法,針對營業、娛樂場所和營建工程的低頻噪音進行管制,但是在交通的低頻噪音部分,一直還沒有修法。

依據環保署委託進行的路外實測報告,捷運低頻噪音測值分布在51.6至69.8分貝,各種鐵路交通是58.2到70分貝,都高於現行低頻噪音的管制標準,特別是在隧道口附近的測點,都有明顯的低頻噪音及超低頻噪音。

由於低頻噪音的聲波長,一般建築物沒有辦法有效阻隔或反射,這也是三重區居民的房子,即使已經距離機捷軌道超過兩百公尺遠,仍深受噪音之苦的原因。

張豐年醫師表示,三重區機捷的噪音大部分是低頻噪音,傳遞的範圍廣,但是在噪音監測裡被忽視,這也是監測值沒有辦法反映居民感受的原因之一,有重新檢視修正的必要。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關鍵字
噪音

機場捷運列車從台北車站出發,經地下隧道穿過淡水河之後,開始爬升進入新北市三重區,採高架方式沿環河南路轉入二重疏洪道,形成一個近乎直角的大轉彎。不論南下或北上,每當機捷列車經過這個轉彎路段,都會製造出很大的噪音。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胡慕情 陳慶鍾,撰稿 陳慶鍾
攝影 柯金源 陳慶鍾 劉啟稜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燃氣新時代

燃氣新時代

摘要
政府預計在2025年,50%的電力來自天然氣,當前的兩個挑戰,一個是增加天然氣輸儲設備,一個是增加天然氣發電機組。地狹人稠,98%都仰賴進口能源的台灣,將如何邁入燃氣新時代?

現代人,生活離不開電,為了追求潔淨、穩定的電力,台灣正進入重要的能源轉型期,目前占35.7%的燃煤,將遞減至30%,並逐年汰舊換新,身為北台灣基載電力的林口電廠,已經更新完成兩部80萬千瓦的超超臨界機組,成為目前全台效率最高、污染最少的燃煤電廠。林口電廠廠長朱記民表示,新機組的效率可以提升到44.93%,碳排放量降低了20%,每一度電所使用的煤,也少用了16%。

不過,根據長期關心空污的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莊秉潔研究,即使效率最好的燃煤電廠,對空氣品質的影響,還是遠高於燃氣電廠。肩負減輕空污與遞補核電的雙重任務,天然氣發電將逐年提升到50%。

2016年到2025年,台電將增加十二部天然氣機組,當中有四部機,位在大潭電廠,這個擴建計畫早在2014年通過環評。大潭電廠位在桃園海濱,是台電系統中規模最大的天然氣廠,目前有六部機組,裝置容量438.42萬千瓦,供應全台十分之一的電力。

2017年,擔憂夏季供電危機,台電規劃大潭7號機先緊急興建單循環機組。1月4日,專案小組初審,由於單循環機組無法加裝環保設備,氮氧化物的排放量為複循環機組的三倍,建議本案應重做環評。

1月18日環評決議,大潭電廠擴建案將先興建兩部單循環機組,裝置容量60萬千瓦,在2017年7月至2019年12月底運轉,並承諾大潭電廠現有的1到6號機,加裝低氮氧化物燃燒器與選擇性觸媒轉化系統,預計2021年,硫氧化物可以削減4477公噸,排放減量49.5%。雖然通過環差,卻因決議急轉彎引起軒然大波。

大潭發電廠廠長郭天合表示,單循環機組是天然氣發電的第一階段,興建時程較短,才能趕上今年夏天上線,未來過度期滿之後,能加裝為複循環系統。即使飽受質疑,大潭電廠7號機先建單循環機組維持決議,不再重做環評。

按照台電規劃的期程,2025年,大潭電廠將完成7到10號複循環燃氣機組擴建。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莊秉潔教授表示,到時大潭電廠可發電8GW,排放2000噸氮氧化物,而台中電廠發電5.5GW,排放量卻高達25000噸,是大潭電廠的十倍。建議這兩年稍微忍耐,未來會比現狀少掉1237公噸的氮氧化物,而且燃氣電廠的氮氧化物與粒狀物的排放都很少,長遠來講會更乾淨。

台電的天然氣廠,大多位在海邊人口稀少地區,但一個規劃中的高原電廠計畫,卻緊鄰農地。這個計畫將利用高原變電所現有空地,興建120萬千瓦的天然氣複循環機組。台電專業總工程師林德福表示,選在這,第一個優勢是土地,這塊地是台電的,第二個優勢,可以使用高原變電所既有的設施,無須再建鐵塔或拉線。

但是當地居民不想跟天然氣廠當鄰居。里民活動中心裡,志工正書寫抗議布條。世居在這的徐玉琴表示,高原里許多居民種茶,當地已經有新桃火力電廠,再增加一個電廠,對農作物是傷害的。 

桃園市龍潭區高原里,因為丘陵起伏,經常雲霧繚繞,加上這裡的紅土排水性好,種植茶葉已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同時,這裡屬於石門水庫上游的水質水量保護區、也是山坡地保育區,因為環境好,青年農民吳貴盛回鄉多年,發展有機種植。

他的農場周圍,有一連串高壓電塔,每當他冒著雨在田裡工作,耳邊總會傳來陣陣讓他提心吊膽的聲音,因為電塔上的礙子,只要周圍濕氣高,就會發出噼噼的聲音。吳貴盛說,這邊是農業區,住宅區也很近,不能說污染比較小就不是污染。

高原天然氣廠預定地,旁邊距離數百公尺,有一座民營的新桃火力電廠,也採用天然氣發電,裝置容量600MW,運轉已經十多年。從父親手中接手農場的廖德興,已經與新桃電廠當了七年多鄰居,拿起分貝計,紀錄噪音值,已經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這個聲音每週一到六,從早上八點持續到晚上十點,維持在六十分倍左右,在新桃電廠夜間關機時,他曾測到九十多分貝。

廖先生的土地,就位在新桃電廠與高原天然氣電廠預定地間,他覺得自己種的菜,因為電廠周圍溫度高,比起附近農民的生長狀況糟了些。

他的鄰居,種植有機茶的尹國光,有著相同困擾。他的茶園距離高原電廠預定地不到五百公尺,擔憂建廠後的溫度將與現在不同,影響這片經營了十二年的有機茶園。尹先生表示,這個電廠如果建下去,北風吹,就是影響新埔、關西一帶的茶園,南風吹,會影響到楊梅、平鎮、龍潭、大溪。

高原天然氣電廠的規模,將是新桃電廠的兩倍以上,高原里的居民,在路口顯眼之處,掛上白布條,布條隨風擺盪,呼應著電廠計畫為居民帶來的不安。

天然氣產電技術穩定、污染較少、即發即用,然而輸儲設施、機組擴建過程帶來的衝擊,98%向國外購買天然氣的風險,能源轉型的路,每一步都必須謹慎踏出。

學科
能源
縣市
  • 桃園市
  • 龍潭區
關鍵字
天然氣, 大潭電廠, 莊秉潔, 噪音, 能源轉型, 興建電廠

政府預計在2025年,50%的電力來自天然氣,當前的兩個挑戰,一個是增加天然氣輸儲設備,一個是增加天然氣發電機組,地狹人稠。98%都仰賴進口能源的台灣,將如何邁入燃氣新時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陳佳利,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陳添寶 陳民紋,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風能神話

風能神話

摘要
當台灣99%能源仰賴進口,核能充滿安全疑慮,發展再生能源,無疑是未來方向。十多年來,政府努力推動再生能源,2012年更提出千架海陸風機的計畫,當中的陸域風機,希望能從目前的330座提升到450座,但近期陸域大型風機的設置卻不再受歡迎,究竟該如何做,才能創造屬於台灣的風能神話…

來到苗栗後龍的好望角,這個看海的好地方,立起21座風機之後,也成為看風機的景點,即使天候不佳,還是有遊客特地前來,一睹化風為電的神奇。遊客多了,住在附近的農民,也常帶著自家農產品前來販售。

風力發電是乾淨的能源,但是和風機當鄰居,卻可能是苦日子的開始。就在離好望角不遠,有一個名叫灣瓦的小村落,設了風機之後,許多居民因而難以入眠。「好大聲,晚上更大聲,晚上風停之後,會呼呼呼呼…」苗栗縣後龍鎮灣瓦村居民無奈的說著。

根據一份工研院的研究報告,當風速達到每秒10公尺,距離風機1000公尺以外,一般噪音才會小於41分貝,低頻噪音才會降至33分貝,灣瓦村的居民被風機包圍,噪音就成了揮不去的夢魘。風機的低頻噪音,可能導致頭痛、失眠等生理失調,它不單對人有影響,隨著風機增加,生態影響也越來越明顯。

在彰化海岸研究候鳥多年的西海岸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說:「成排的風力發電機間隔300公尺,對鳥來講就是柵欄效應,一群鳥無法穿過去,對鳥來講,飛不過去就是一個切割,減少了棲地的選擇,另外還有碰撞死亡、被葉片打到, 對鳥類生態有很大的衝擊。」

除了鳥類,風機還會造成蝙蝠傷亡。研究蝙蝠的周政翰從2004年開始觀察,陸續撿到不少蝙蝠屍體,對此相當憂心。他說,在台灣,蝙蝠受到風機影響,現在已知的至少有16個種類,發現個體被風機擊落的現象,原因還不明,未來希望架設風機之前,應該要對現在已經架設的風機進行全面了解。」

這些風機對生物的影響,還沒有計畫性的基礎調查,將帶來怎樣的衝擊,也無人知曉,設置風機的腳步卻沒有停過,目前台灣加上離島,已經有330座風機,台灣沿海平均每2.6公里就有一座,既有強風又遠離聚落的地點,已經越來越少,風機與居民的衝突,也逐漸浮上台面。

「通威公司滾出苑裡,我們不要回饋,我們要一片安靜的環境。」今年,一群來自苗栗縣苑裡鎮的居民,也因為反對大型風機設置,集結北上,到能源局抗議。

英華威集團的通威公司,在民國95年提出計畫,100年有條件通過環評,計畫在苗栗縣竹南、通霄、苑裡,設置31座大型風機。在苑裡鎮將設置八座,其中六座依法取得施工許可,其餘二座也已取得籌設許可。

在苑裡開發計畫中,50號風機離五北里聚落174公尺, 40號機離苑港里聚落192公尺,53號機離西平里出水聚落215公尺。按照規定,召開說明會必須通知,離風機250公尺範圍內的居民,大多數人卻不知情。苑裡反風車自救會副會長鄭百松,「我們七千多居民的權益,竟然只叫里長請18個人去餐廳,只說風力發電是最好的,就這樣開說明會,說大家都同意,這樣蓄意欺騙。」

居民憤愾的表示,走環評程序時,他們完全被蒙在鼓裡,去年9月下旬廠商舉行了施工前說明會,就依法走完程序,並且在11月30日動工施做四座基礎。

走上抗議這條路,居民也是滿腹無奈,帶上厚重棉被,多位老人家在陌生的台北街頭,伴著寒流來襲的冰冷與嘈雜的車流聲,試圖入眠。他們知道這會是長期抗戰,而這只是第一場苦戰。苦等兩天,頭髮花白的老人家,情急之下在能源局門口下跪,老淚縱橫。

能源局電力組組長李君禮表示,本案經過環保署環評審查通過,會要求業者要跟民眾做好溝通,創造雙贏。

不過居民的怒火其來有自,雖然風能是綠色能源,居民的感受,在開發過程中卻不能不顧及。住在苑裡的陳先生,當時也帶著一家老小到能源局,參加長達六天的抗議行動。抗議雖然沒有得到明確答覆,但他認為,這場訴求凝聚了地方,讓更多人一同來面對問題。他說,「連續好幾天,包括下跪陳情,當下很多人掉眼淚,也激發更多人的共識參與感,我們只想保有原來的這塊土地。」 

苑裡案例,在當地居民過半不同意的情況下,廠商仍然依法走完程序並且動工,讓人不禁要問,現行的法規與行政程序是否合理?權衡地理條件與環境衝擊,台灣是否適合再急速擴展大型風機?      

西海岸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說,「因為我們有地震颱風,在英國北海歐洲他們是沒有颱風的,在國外可以的,不見得適合台灣。我們最缺電的是夏天,但是西南季風弱,夏天發電效率最差,無法利用風機補充夏天用電缺口;冬天東北季風很強,是用電量最低的時候。現在的大型風機,都是財團開發,政府補助,發電賣給台電,台電再賣給我們,在傳輸過程、運作中,已經沒有它的效益了。」

即使如此,為了提升再生能源的比例,政府還是對風能寄予厚望,千架海陸風機計畫中,期待在2030年時,完成450架陸域風機、600架海上風機的設置,總裝置容量將達到420萬千瓦,產生的電力優先使用,歸類為基載電力。能源局能源技術組組長蘇金勝表示,「風力發電我們就用,在性質上是基載,千架風機完成後,能量供應將佔2%,風力是很好的資源,如果能好好利用,設置好就可以永續利用。」

想運用風能,大型風機其實不是唯一的選擇。西海岸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說,「現在政府都在補助財團,為何不補助給一般家戶?自己樓上屋頂用太陽能板、用小型風力發電機,這樣可以降低整個台灣的用電負載。」

在台中市大肚區,注重環保的立全社區,就嘗試使用風力發電,來供應公共區域的照明。台中市大肚區立全環保志工隊隊長陳達成說,「大肚山的風非常強,可以做綠色能源,風車發電也是社區特色。」

三台小型風車,彷彿點亮了社區未來,結合其他的省電措施,一年為社區下十多萬的電費,但是小風車發電量小,應用上還沒有與居民生活完全貼合。陳達成說,「目前發出來的電是24伏特,不能跟社區一般的電相結合,我們社區在風車發電技術上、經濟效益上、維護上還有很大的問題。」

根據能源局的資料,裝置風機來取代傳統發電方式,每發一度電可以替代0.636公斤的二氧化碳,台灣擁有世界級的好風場,好工具能否放對地方,陸域、海域、中小型風機如何因地制宜,靈活運用,考驗還在前方。

註:針對苑裡案例曾邀訪英華威發言人,但目前被婉拒。

學科
開發, 能源
縣市
  • 苗栗縣
  • 苑裡鎮
  • 台中市
  • 大肚區
關鍵字
核電, 核能, 風機, 再生能源, 噪音, 候鳥, 蔡嘉陽, 蝙蝠, 通威, 英華威, 自救會, 環評, 黑箱作業, 立全社區, 風力發電, 綠色能源

當台灣99%能源仰賴進口,核能充滿安全疑慮,發展再生能源,無疑是未來方向。十多年來,政府努力推動再生能源,2012年更提出千架海陸風機的計畫,當中的陸域風機,希望能從目前的330座提升到450座,但近期陸域大型風機的設置卻不再受歡迎,究竟該如何做,才能創造屬於台灣的風能神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搖擺北纜

搖擺北纜

摘要
溫泉、古蹟、綠色圖書館,北投從早期的風化區蛻變為風華小鎮,台北市府希望推動纜車讓觀光榮景躍升。「經過地熱谷的纜車,非常浪漫,但是當鏽蝕發生的時候,這根本就是驚悚劇!」台北市八投里仁協會理事長戴秀芬擔憂的說。在居民眼裡,北纜恐怕不會為北投加分。北纜沿線地質特殊,一個沒有穩固基礎的纜車,會是北投的希望嗎?

「有緣沒緣大家來做伙,纜車別蓋啦!別蓋啦!」在音樂人陳明章的帶領下,反對北投纜車興建的居民,聚集在百年北投公園,唱出心聲。

1979年,政府首次提出北投纜車的構想,1989年,陽管處規劃了四條纜車路線希望改善陽明山的交通,其中串連北投的這條路線,在2005年由台北市政府以BOT的方式,與民間企業簽約興建,合約金額29億元。台北市政府新建工程處建築工程設計科科長吳再欽表示,「這條線路可以跟現有的捷運系統串連,搭配陽明山的遊園公車,是完整的交通路網,讓大家使用大眾運輸上山,減少私人運具往山上去。」

當時規劃路線全長4.8公里,設置山下站、龍鳳谷、陽明公園、以及山上站,山下站就位在歷史悠遠的北投公園內,另外打算在山上站設置一座有183間房,64間湯屋的研習住宿設施,卻因為開發面積不到十公頃而避開環評,引來強烈反彈。

2006年,北纜爆發官商勾結弊案,當時的內政部次長顏萬進和陽管處處長蔡佰祿等官員,因為收受賄落,遭到判刑,北纜計畫因而停擺,卻在近期捲土重來。

「纜車路線會經過地熱谷,考慮硫磺的侵蝕,纜車系統會採用熱浸鍍鋅跟鍍鋁的防鏽處理。」8月17日的環評會上,開發單位儷山林開發有限公司的發言人認真的簡報著,關心的北投居民擠爆了會場,把握機會發表看法。

「國家公園是保育的,一天載兩萬個人進去,還是保育嗎?」「廠商提出纜車可以結合北投文化歷史,請問北投的文化團體與社區都反對纜車 你要怎麼做結合?」從地質安全、整體交通配套到興建必要性,近20位居民提出質疑,反對聲浪高漲,最後決議,擇期再審。

雖然北纜計畫喊的早,先興建完成的卻是貓纜,它被政治人物視為政績,然而自從2007年啟用以來,一路波折不斷。

遇上落雷、強風、豪雨,以及例行維修,纜車都得停駛,這些並沒有影響乘客信心,影響貓纜的重大事件發生在2008年,颱風豪雨引發塔柱下方邊坡崩塌,其中T16塔柱,因為位在向源侵蝕的坡地,決定遷移,貓纜因而停駛將近一年半,雖然2010年3月底復駛了,不過安全疑慮加上貓空遊憩配套不足,還是讓貓纜元氣大傷,載客人數明顯下滑,復駛至今虧損了2.3億元。

大地的力量讓貓纜蒙上陰影,北纜會不會步上貓纜後塵,地質是最大的考驗,根據資料,北纜的塔柱全都位在極弱岩盤上。

另外,貓纜塔柱最大間距300公尺,北纜是500公尺,貓纜塔柱最高25公尺,而北纜最高的塔柱將近50公尺,加上路線經過龍鳳谷,谷地的側風強勁,安全性更難掌握。民間工程師王偉民提出,塔柱間距越大的地方,塔柱承受的橫向力越大,塔柱越高,側風吹起的時候,底下基礎所受的橫向力越大,北纜塔柱特別高,間距特別寬,需要承擔比貓纜大的橫向力,基礎卻是嚴重風化的地質。

台北市政府新建工程處建築工程設計科科長吳再欽則回應,定線的時候有做地質和工程技術的研判,如果在做精準設計時,發現這些自然條件工程技術要克服有困難,廠商可以提出路線變更。

然而更嚴峻的是,北纜還遇上一個貓纜所沒有的考驗,硫氣。雖然廠商強調會用熱浸鍍鋅來因應,但目前並沒有實驗證明,鍍鋅能防硫腐蝕。

另外,山下站將設置在北投公園,一旁就是有名的綠色圖書館與溫泉博物館,周圍還有十一所學校、二十多處古蹟和密集的住宅區,纜車運轉的噪音與天際線的破壞,居民擔心會讓北投獨特的文化氛圍崩解。

北纜計畫裹著促進地方發展與綠色交通運具的外衣,牽動居民生活與自然環境,卻缺乏安定的地質條件來支撐,面對一條充滿疑慮的纜車,立場不能搖擺。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北投區
關鍵字
溫泉, 古蹟, 纜車, 地質, 陳明章, BOT, 北投公園, 硫磺侵蝕, 儷山林開發, 噪音, 王偉民, 捷運, 觀光, 山坡地

溫泉、古蹟、綠色圖書館,北投從早期的風化區蛻變為風華小鎮,台北市府希望推動纜車讓觀光榮景躍升。「經過地熱谷的纜車,非常浪漫,但是當鏽蝕發生的時候,這根本就是驚悚劇!」台北市八投里仁協會理事長戴秀芬擔憂的說。在居民眼裡,北纜恐怕不會為北投加分。北纜沿線地質特殊,一個沒有穩固基礎的纜車,會是北投的希望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採訪/撰稿 陳佳利

雙綠產業爭奪戰

摘要
這裡是桃園縣新屋鄉的海岸,拿著簡單的工具挖掘,就能找到來自海洋的恩典。不遠處,防風林圍成了綠色隧道,烈日當頭,在林蔭下騎單車、吹海風,無比暢快。 當地人細心經營著綠色休閒產業,沒有太多硬體建設,快樂來自大自然。然而另一項綠色產業也想進駐,英華威風電集團計畫將在桃園與新竹海岸,增設26台風力發電機,其中有14座規劃在這段海岸。當兩大綠色產業在桃園海岸相遇,哪個能帶給土地與居民,真正永續的未來…

海風吹拂,能帶來好心情,也能帶來大家需要的電力,沿著海岸矗立的大型風機,是轉風為電的關鍵。能源局期待陸域風機能在2020年,增加到450座,並且在2030年,完成600座離岸風機,目標裝置量4200MW,目前為止,已經有302座大型風力機,站立在台灣海岸,累計裝置容量已經將近600MW,成為國內發展最快的再生能源。

目前全球,只要全年滿發時數可以達到2000小時,就可以算是好風場,台灣彰化以北的西部沿海,全年滿發時數可以達到2400小時,可說是世界級的好風場,然而地狹人稠,想再增設風機,還有合適的好位置嗎?

「反對風車…」長長人龍,拉起白色布條,不願進入說明會場的深圳村與蚵間村民,站在場外抗議,下定決心要反對到底。

會場內,英華威集團的發言人,說明著將在深圳村與蚵間村之間,設立14座大型風力發電機,各單機容量為2到3.4MW,將提供北台灣用電需求。而且預計設立的機組,距離最近的民宅,至少都有250公尺以上的距離。

英華威公司表示,距離風機200公尺左右的地方,噪音可降至45分貝以下,合乎環保署定的噪音管制標準,然而劃設風機的位置,事先沒有與居民溝通,引來強烈反對。桃園在地聯盟鄒佳蓉表示:「他要做什麼,只有單向說明會,因為流程需要,不是真正要來跟我們對話。」

依規定,風機距離民宅100公尺以內,必須取得地主同意才能設置,距離250公尺範圍內,則必須以說明會的形式告知,然而卻沒有硬性限制,風機和民宅該有的基本距離。桃園在地聯盟發言人潘忠政說,「如果以目前這種250公尺,甚至不到250公尺來管制,未來業者和民間的抗爭,會越演越烈。」

騎著單車穿越著當地人口中的綠色走廊,這道日治時期建立的綠色長城,一路保護沿海居民不受風沙之苦,近幾年還成為綠色休閒產業的基礎。桃園縣新屋鄉深圳村長徐李玉桂說,「心情不好來綠色走廊,真的會變好。這邊假日遊客多,已經是當地居民重要的收入來源。」

雖然英華威規劃的風機,要蓋在海岸上,不砍伐防風林,但風機運轉的噪音,對已經在防風林內生根的休閒產業,可能帶來負面衝擊,想像一下,當您想聽聽海風,耳裡傳來的,卻是風機運轉的規律風切聲,會是怎樣的心情?

桃園縣新屋鄉蚵間村村長許關蘇表示,「這幾年有綠色隧道,大家租腳踏車、餐廳、咖啡廳,現在很熱鬧,如果風車做下去,村民生活可能會出問題。」

英華威風力發電集團總經理特助李建和則回應,岸上風機的規劃,其實已經盡量遠離住戶,往海邊走,甚至移到了堤防外、消波塊旁。

然而遠離居民不代表就沒有衝擊,設在海岸上,對潮間帶的生物與鳥類,都將帶來影響。桃園在地聯盟鄒佳蓉質疑,「之前觀音風機破壞了防風林,造成候鳥無法回歸,新屋這邊如果設在外海,是不是要很多消坡塊?對海岸生態又是問題!」

世代居住在海濱的邱金龍,深知工程對生態的影響。拿著小桶子和一把簡單的挖掘工具,蹲在地上探索不到5分鐘,桶子已經裝了三分之一滿,裡頭是他從小挖到大的海瓜子。八年前,因為興建海堤,海瓜子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最近才逐漸恢復。他說,「蓋風車不好,生態會破壞掉,因為水泥有毒,海瓜子很敏感。」

海岸另一頭,老漁民正在蚵間溪口整理舢舨。在新屋鄉以南的新竹縣新豐鄉,已經興建了不少大型風機,其中一座距離蚵間溪口不到400公尺,大半輩子捕魚捕鰻苗的老漁民,強烈感受到大風機的威力。老人家說:「注意聽,風機運轉的時候,土地會震動,魚就不敢過來。去年新竹那邊蓋風機,那邊的人抓不到魚都跑到我們這邊來抓。」

在化石燃料終將耗竭之際,風力發電是必要的潔淨能源之一,當噪音與生態衝擊疑慮未除,桃園這段最後的自然海岸,該不該蓋大型風機?夕陽落下了,海風持續吹著,海浪輕輕拍打著,當綠能與大自然各在天秤兩端,哪邊才能帶給當地真正美好的未來?

學科
能源
縣市
  • 桃園市
  • 新屋區
關鍵字
英華威, 綠色能源, 風力發電, 風機, 地方說明會, 潘忠政, 防風林, 噪音, 候鳥, 海洋生態, 再生能源

這裡是桃園縣新屋鄉的海岸,拿著簡單的工具挖掘,就能找到來自海洋的恩典。不遠處,防風林圍成了綠色隧道,儘管烈日當頭,在林蔭下騎單車、吹海風,無比暢快。
當地人細心經營著綠色休閒產業,沒有太多硬體建設,快樂來自大自然。然而另一項綠色產業也想進駐,英華威風電集團計畫將在桃園與新竹海岸,增設26台風力發電機,其中有14座規劃在這段海岸。當兩大綠色產業在桃園海岸相遇,哪個能帶給土地與居民,真正永續的未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三芝之戰


三芝之戰

摘要
新北市三芝區,一場環境戰役開打。居民挺身捍衛家園,抗拒的對象,卻是近年來大受歡迎的風力發電機…然而他們不是反對綠能,而是抗拒選址不當、過程不公開的大型開發計畫。


採訪 陳佳利 王俐文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陳忠峰
撰稿 陳佳利
剪輯 陳添寶


把平時載馬用的卡車改裝成視聽室,掛上布條,黃文慶和幾位三芝居民來到區公所前抗議,要讓一項鮮為人知的開發計畫,攤在陽光下。

新北市的第一個風機設置計畫落腳三芝。

英華威集團的海威公司,原本預計在三芝石門一帶,設置二十三隻大型風機,經過能源局審核,只許可四支,其中13A號與14A號兩機,在兩年前因為居民反對而取消,最後許可設置的是11號機與15號機,兩座容量2300kw的大型風力發電機,完工後,產生電力將賣給台電。

海威公司在民國986月取得籌設許可,但是大多數的三芝人都不知道,連住在預定地附近的居民都一頭霧水。201157日,海威公司舉辦第一次施工前說明會,但是憤怒的居民不願意入場,在場外開起自己的說明會。三芝居民黃文慶強調,不是反對綠色能源,是無法接受大型公共工程沒有公開化、透明化。

居民林澎辰質疑:「本村沒人知道,結果廠商向能源局與新北市表示,鄉親都同意。」依據會議記錄,在民國九十八年,第一次設置說明會只有八人簽到,第二次說明會有二十人簽到,攸關居民生活的大事就作成決議。三芝居民張英達憤怒的問,「十幾個人開會可以代表我們幾萬人同意嗎?」

另外,居民懷疑,會議紀錄的簽到筆跡造假。北海岸環境自救會主委賴滿足說,會議記錄中有一位曾呆癖,是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不可能簽出這麼漂亮的筆跡,這份文件可以合理被懷疑有造假。

來到風機預定地,在蔚藍與金黃之間,當潮水退去,一片春夏季節才有的廣大綠帶出現,當地居民稱它為綠藻礁,千百萬年來,它寧靜的存在著,而且只在三芝。

七年前,紐西蘭籍的Sue和丈夫黃文慶第一次來到這裡,從此與這片海結緣。他們買下海濱的土地,準備在這裡度過退休生活。但是風機將緊鄰他們的家園。三芝居民黃文慶說,「捍衛家園,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強烈的、抗爭式的訴求,但這是很基本的要求,一定要守護家園。」Sue表示,「如果他們蓋了兩座,會再有更多,未來風機會蓋滿這個海岸,環境會完全改變。雖然它是綠能、永續的,不代表它沒有衝擊。」

這項攸關海岸環境的開發計畫,並沒有經過環評。英華威風力發電集團副總經理特助李建和表示,按九十八年申請時的環評規定,總裝置發電量25MW以上才需要環評,但這兩座風機加起來只有4.6MW,低於規定,不須環評。

綠能要發展,但是不能漠視環境,漠視居民。北海岸環境自救會主委賴滿足說,「整個海岸都是沙地,而且地震頻繁,蓋下去,什麼時候要倒不知道,危害到的是居民,況且居民根本不同意,憑什麼強行蓋風機?」

風機緊鄰民宅的噪音問題,最讓居民擔心,到底風機會有多吵呢?來到台電公司在石門鄉海濱設立的風機附近,住在離風機不到250公尺的阿土伯,飽受噪音之苦,已經好長的時間無法睡個好覺,人也跟著生病,九十多歲的他百般無奈,接下來的日子,他不知道要如何安養天年。


國內還沒有針對風力發電訂定噪音管制辦法,目前是比照工廠的噪音管理標準,但是距離風機越近,噪音音量越高。根據環保署的一份研究顯示,風機運轉的全頻噪音會達到65分貝以上,低頻噪音50分貝以上,超低頻噪音17分貝以上。關於噪音對人體的影響難以具體化,但是一份英國的研究指出,要完全屏除風機的噪音干擾,所需要的距離長達2公里。

參考國外的建議值,至少都是300公尺以上的距離,英國與德國的建議值高達1500公尺。國內對於風機與民宅的距離建議值是250公尺,但是並沒有最近距離的限制,海威公司的兩座風機,完全合乎規定。居民黃文慶質疑,它是合法的,然而它合理嗎?

馬不停蹄,密集的抗議、陳情,反對選址不當的聲浪,越來越響亮。反對大型風機的居民在四月底緊急成立北海岸環境自救會,四處宣傳家鄉危機。兩個多月了,聲援的人,越來越多。

海威公司表示,已依規定走完所有法定程序,雖然尚未開工,但是施工許可證獲得展延一年,電業籌設許可證仍然有效,保有開發權利,未來將持續與居民溝通,如果居民不同意就不會動工。

據工研院估計,台灣的風能潛力有3000MW,但是我們有那麼多設置的空間嗎?起火、倒塌、產電不穩定、噪音、光影干擾、影響候鳥飛行…問題一一浮現,台灣該如何繼續擁抱風能?風力發電的效益可以數據化,自然海岸卻是無價。

三芝要美麗,不要枉顧民意的風力,鮮紅的旗子在海風中飄盪,居民心理清楚,這場仗,還沒結束。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三芝區
  • 新北市
  • 石門區
關鍵字
再生能源, 風力發電, 英華威, 綠色能源, 風機, 噪音, 開發, 自救會, 地方說明

新北市三芝區,一場環境戰役開打。居民挺身捍衛家園,抗拒的對象,卻是近年來大受歡迎的風力發電機…然而他們不是反對綠能,而是抗拒選址不當、過程不公開的大型開發計畫。

影片網址

人鳥共和

人鳥共和 

摘要
鳴叫是鳥類的天性,在清晨聽見鳥語婉轉,悅耳舒服,如果鳥兒鳴叫的時間是在深夜,人們未必就還有欣賞的心情了。平面媒體報導雲林、嘉義、南投、台中等地區最近都出現夜鷹擾民的情況,原本屬於稀有留鳥的夜鷹,為何族群數量大幅增加,而且還往城市拓展呢?

‘注意….注意……”  嘹亮的叫聲畫破漆黑夜空,這聲音來自『台灣夜鷹』,牠是夜行性的鳥類,除了覓食,求偶鳴唱也在夜間。

來到台中市區,即使夾雜在車水馬龍的噪音中,夜鷹的叫聲依然響亮清晰,住在這裡的居民今年才開始聽到這樣的叫聲,從前沒有聽過。居民表示,夜鷹在凌晨十二點多還在叫,讓人不得安寧,日常生活受到干擾,希望政府能想想辦法。

台灣夜鷹原本大多分布在南部的屏東以及花東的河床灘地,屬於稀有留鳥。但是近幾年族群分布改變,從南部往中部遷徙,並且來到都市,成了噪音公害,在繁殖期的求偶鳴叫,音量可以高達90分貝。

台中縣野鳥救傷協會的林文隆,1995年就開始研究夜鷹的生存秘辛,近年來,他發現河岸整治工程傷害了原本棲息的鳥類,卻給了夜鷹好機會。原始河床上茂密的草生地,在河川整治工程中被整平,變成適合夜鷹棲息的環境。整治工程越來越多,夜鷹也越來越多。

夜鷹不築巢,直接把蛋產在地上,每次產下兩顆蛋,育幼時間40天,一年可以繁殖三次,幼鳥長大之後,一歲就有繁殖能力。當族群數量增加,自然就會往外擴散。另外,近年來農地休耕面積增加,也讓夜鷹有豐富的食物。有良好的繁殖力、充足的食物,再加上找到幾乎沒天敵的繁殖地,夜鷹在城市定居,似乎是擋不住的趨勢,不過幼鳥的成長卻也不是一帆風順。

接到學校老師的通報,林文隆來到文華高中,檢視一隻因為練習飛行而落巢的夜鷹寶寶。夜鷹的成鳥體長大約25公分,在飛行時捕食昆蟲,從寶寶身上可以看出夜鷹有張特大的嘴。比對歷年來累積的資料,從體重、自然翼長等數值,推測出這隻寶寶的年紀,大約17到19天大。林文隆表示,能做的是把牠拿回頂樓,不拿到救傷單位,因為鳥媽媽扶養比人飼養要好很多。

每年一到七月是夜鷹的繁殖期,經常可以發現落巢的幼鳥,這幾年的記錄顯示,都市裡的夜鷹已經越來越多。不過,夜鷹都會化之後的生活,還有許多謎團,林文隆特別成立了『夜鷹小組』,帶領兩位志工仔細觀察記錄夜鷹的生活。

從今年2月起,中華國小的兩位老師,每天下課後,就到有夜鷹出沒的建築頂樓觀察。陳英俊老師也把拍回來的紀錄整理到網站上,方便小朋友來認識夜鷹。

在人口密集的西部城市,有些人受不了夜鷹的鳴叫聲,急著想要驅逐夜鷹。在台灣東部,曾經獲得總統文化獎的花蓮牛犁社區,不但歡迎夜鷹,而且從2004年起,就開始保護夜鷹。牛犁社區交流協會的總幹事楊鈞弼表示,因為發現社區裡的夜鷹經常被撞死,所以才想要保護牠們。

由於夜鷹喜歡蹲在路邊準備覓食,剛開始保護夜鷹,是希望車輛減速,避免夜鷹喪命輪下,現在呢,從內到外,都為夜鷹設想,希望農民不要再使用除草劑,以免夜鷹吃進中毒的昆蟲。

牛犁社區對待夜鷹的態度與西部城市大不相同,主要原因在於夜鷹的求偶鳴叫並不會打擾社區居民,牠們的棲地離社區有數百公尺的距離。跟隨楊鈞弼來到河床灘地,這是夜鷹原始的繁殖棲地。不過河床並不專屬於野生動物,人們也需要這塊空間。楊鈞弼表示,有人開採砂石,有人種西瓜,為了給夜鷹保留一塊棲地,需要跟公部門、農民做很多的溝通協調。未來,牛犁社區希望能讓夜鷹成為社區生態旅遊的主角,在保護夜鷹的同時,也維護住環境的自然純淨。

有人討厭夜鷹、有人研究夜鷹、也有人保護夜鷹。牠們和人們一起生活,靠得太近必然關係緊繃,盡量維持適當距離,才能和平相處。環境是眾生共有,必須互相尊重,萬一無法保持距離,我們是不是該多給一分體諒呢?畢竟人們對環境所造成的改變,才讓其他生命掀起波瀾,牠們想盡辦法求生,人們也應該寬容對待。

側記

和夜鷹小組爬上大樓頂樓,觀察蹲在地上的兩隻夜鷹寶寶,也許是害怕,牠們顫抖個不停。我把牠們捧上手心,接觸那毛茸茸的身體和有點冰涼的小腳,生命看起來好脆弱,但是牠們整個族群的變化,又提醒了我,牠們有多堅強。

學科
動物
縣市
  • 花蓮縣
  • 壽豐鄉
  • 台中市
  • 台中市
  • 霧峰區
關鍵字
夜鷹, 留鳥, 噪音, 野鳥救傷, 休耕, 路殺, 路死, 除草劑, 生態旅遊

鳴叫是鳥類的天性,在清晨聽見鳥語婉轉,悅耳舒服,如果鳥兒鳴叫的時間是在深夜,人們未必就還有欣賞的心情了。平面媒體報導雲林、嘉義、南投、台中等地區最近都出現夜鷹擾民的情況,原本屬於稀有留鳥的夜鷹,為何族群數量大幅增加,而且還往城市拓展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噪音 造音?!

噪音  造音?!

摘要
聲音頻率是熊明旺醫生的專長,這是他耳鼻喉科的專業,透過儀器做到武俠小說裡「聽聲辨位」、「聽聲辨人」的功力並不困難。

「每個人的音頻不一樣,我們耳朵的構造是這樣,外耳、中耳、內耳,正常人對20Hrz以上或20000Hrz以下頻率的聲音或噪音較敏感,在這個範圍內很容易造成聽覺不適的問題。」熊明旺說。

聲音的種類音源繁多,車聲、引擎聲、和人聲帶發出的聲音等等,不過每個人對於聲音感覺仍有差異,高雄醫學大學教授郭宏亮表示,對於卡拉ok聲音感覺因人而異,但是通常超過110分貝,人的肌肉會疲乏,肌肉抽筋就沒有感覺,所以可以開懷歌唱。

但對於承德路上的民眾來說,住家四周不只有高速公路,還有捷運列車行進,面對民眾投訴,如何釐清責任往往是個難題。 

日本音樂大學、昭和大學醫學教授福原博篤,帶來噪音量測定向儀,在日本他們透過這個儀器,偵測出新幹線的噪音源與責任歸屬,省去糾紛。

儀器上的精確檢測讓噪音防治有機可循,但更需要配套管理,台北市環保局在今年九月一日,將開始實施限制營建工程夜間施工區域及時段,開啟噪音管制新的規範。

台北市每年一千件噪音投訴案中,就有四分之一是夜間施工,但是現行的法規,能夠真正開單的,一百件不到三件。稽查取締工作從十一月一日正式實施,被舉證告發者將罰3000元到3萬元不等罰鍰。這項法令或許可以視為改善機制,與尊重人權的一大進步,實際功效有待進一步觀察,但對於多數民眾而言,離耳根清靜的日子,希望真的是不遠了。

台北市環保局九月一日開始進行營建工程夜間施工宣導,這項噪音管制十一月一日正式上路,製作這一專題除了繼續討論噪音公害外,我們也試圖透過聲音呈現了解與運用,希望用人體構造的面向來看噪音問題。

裝潢工人總是一面切割木材,一面調大聲量聽廣播,武俠小說裡總是有「聽聲辨位」的功力描述。現實生活中,我們的耳朵對於聲音的感受是如何?製作「噪音 造音?!」這單元時,聽噪音是免不了的,不過知道聲音原理,噪音在發聲過程的干擾後,對於有人天生「黃鶯出谷」也就更能理解。

學科
公害
關鍵字
噪音, 高頻, 低頻, 城市污染

聲音頻率是熊明旺醫生的專長,這是他耳鼻喉科的專業,透過儀器做到武俠小說裡「聽聲辨位」、「聽聲辨人」的功力並不困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楊蕙萍
攝影剪輯/陳添寶

高架道路的迷思

摘要
高架快速道路是許多開車的人最喜歡的選擇,沒有紅綠燈,可以快速穿越到達目的地,但是就在我們享受行車快速與便利的同時,背後也付出了許多環境代價,像目前正在興建中的台北縣側環河快速道路,就因為對沿岸居民生活品質以及河川景觀造成衝擊,而引發一連串的爭議。

這條環河快速道路,主要是為了連接三重與新店地區,沿著淡水河、大漢溪、新店溪河岸興建,全長約二十一公里,沿線大部分採取高架道路的結構,尤其是永和地區福和橋到中正橋的這段道路,為了一座還在規劃中的中正二橋,變更設計成高達二十七公尺,約九層樓高的雙層高架,還緊鄰住宅只有七公尺,約一個車道的距離,由於在民國八十七年所通過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中,只提到「高架道路」四個字,對於何種高架道路卻完全沒有說明,除了居民權益受損,環評的程序正義有明顯的瑕疵之外,更重要的未來淡水河流域的河川景觀,人與河流的親水關係,將被快速穿越的車流與高架道路所取代。

究竟在都市中生活,生活便利與生活品質能不能並存,而高架道路是否真的能夠解決塞車與交通的問題嗎?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永和區
關鍵字
大眾運輸, 公路運輸, 開路爭議, 高架橋, 噪音

高架快速道路是許多開車的人最喜歡的選擇,沒有紅綠燈,可以快速穿越到達目的地,但是就在我們享受行車快速與便利的同時,背後也付出了許多環境代價,像目前正在興建中的台北縣側環河快速道路,就因為對沿岸居民生活品質以及河川景觀造成衝擊,而引發一連串的爭議。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隔音牆,不隔音?

摘要
隔音牆到底能隔掉多少音量?國道新建工程局副局長邱琳濱表示,能查到的數據是3分貝到5分貝。而海洋大學造船系教授王偉輝分析,電話鈴聲和電腦鍵盤敲打聲,平均是60到65分貝,窗外小鳥的叫聲,是30到40分貝。因此,台灣隔音牆所能減低的,竟然只有小鳥叫聲十分之一的音量。

邱琳濱副局長表示,長度一公尺高度三公尺的隔音牆,平均造價是一萬元。國內公路大部分架設的隔音牆,差不多都在二米到四米間,因此一公里隔音牆,造價是一千萬,而一百公里,則高達十億元新台幣。台灣到底有多少隔音牆?沒有明確統計數據,但從普及情況而論,保守估計超過一百公里。

隔音牆的隔音效果不彰,也引起監察委員郭石吉的關切,經過半年調查,郭委員表示,雖然沒有查出弊案,但是隔音牆效果不佳,卻是不爭的事實,這是政府的疏失,因為花了經費,沒有達到應有效果。

目前國內隔音牆的相關法規,最主要是公共工程委員會所訂定的施工規範,要求隔音板的材質,不論是具有吸音功能或不具有吸音功能,其穿透損失,也就是STC值,都應有25dB以上。換句話說,能被設置在公路兩旁的隔音牆,都是通過實驗室檢測,能減音25分貝以上的防音材質。

中華工程顧問公司,王聰貴工程師表示,隔音牆在自然環境中,插入損失,也就是在公路上設置後能減少的音量,本來就比實驗室裡來得低,大約是10到15分貝。國內目前能達到這個水準的隔音牆路段,可說是鳳毛麟角,郭石吉委員甚至表示,在整個調查中,沒有發現一條公路的隔音牆,能達到應有水準。

王聰貴近一步說明,隔音牆的隔音效果,高度與長度是兩個關鍵,隔音牆只要能阻隔道路和受體的視線,至少就能減少5分貝的音量,而且每增加一公尺,能減少1.5分貝。而長度方面,不能跟受體的寬度剛剛好,必須與最近受體的垂直距離為準,向左右兩邊延伸四倍距離的長度,才能防止聲音從兩端流進受體。

目前國內隔音牆的高度,大多在2米至4米間,高度有限,能阻隔的噪音當然也有限,而位於公路兩旁的高樓層住家,更是赤裸裸暴露在交通噪音的環境下,除了自己加裝隔音窗或隔音門,隔音牆對他們,一點用處都沒有。

傳統的吸音式隔音牆,暴露在自然環境,風吹日曬雨淋,裡面的吸音棉吸水之後,會下沉影響隔音效果,這類隔音牆壽命大約在5年到10年,而一旦壽終正寢後的隔音牆又該怎麼處理或維修,目前並無一套相關的管理辦法。放眼可見的隔音牆,到底有多少壽命已告終結,卻仍矗立在公路之上,需要交通主管機關總體檢查。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噪音, 隔音牆, 居家環境, 高架橋, 高分貝

隔音牆到底能隔掉多少音量?國道新建工程局副局長邱琳濱表示,能查到的數據是3分貝到5分貝。而海洋大學造船系教授王偉輝分析,電話鈴聲和電腦鍵盤敲打聲,平均是60到65分貝,窗外小鳥的叫聲,是30到40分貝。因此,台灣隔音牆所能減低的,竟然只有小鳥叫聲十分之一的音量。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貴香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