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歡山

雪鄉‧合歡

雪鄉‧合歡

摘要: 
合歡山---台灣的雪鄉,在一片柔白的雪花世界中,贏得許多遊客的讚賞。但是合歡山不僅只有白雪的美景,更藏著許多綠意昂然的生態景觀,在孤冷的高海拔山區裡,堅毅地生存著。

採訪/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車行過蜿蜒的山路,隨著海拔的高升,青翠的山林變換為霧濛濛的雪景,這裡就是台灣的雪鄉──合歡山,不僅是山頭上有著迷人的白雪,更因為一條台十四甲線貫穿山區,成為遊客便利到達的地方,因此每到寒冬落雪季節,總是吸引大批遊客上山。

但是來到合歡山的人,並不一定都是為了賞雪。為了更加瞭解台灣高海拔的生態,農委會在四年前興建了高海拔實驗站,提供研究者一個舒適便利的環境,克服以往高海拔生態研究的困境,實驗站裡駐守著一群雪鄉生態的保衛者,為了進行觀測研究,工作人員幾乎與外界隔絕,在這個小天地裡,專心為台灣高海拔生態貢獻心力。

合歡山高海拔生態研究的展開,讓外界開始注意,合歡山除了白雪之外,還有許多脆弱而珍貴的生態景觀。在寒冷的合歡山上,用著不同的方式,來抵禦寒冬求取生存,造就出多樣而壯麗的生態景觀,例如冬季時,許多動物遷居山下,但是像松鼠、褐頭花翼等動物,依然在高山上過冬,讓這裡顯得生機勃勃。高海拔的生態研究,不僅增強台灣的學術地位,同時也為合歡山的生態旅遊,增加更多的內容。

不過,隨著遊客人數的增加,也為生態環境帶來壓力,讓生態與旅遊之間,存在不安的平衡;另一方面,遊客隨意的破壞舉動,都可能讓百年時光的生態,輕易地毀於一旦。更令人擔心的是,就是三十年前台十四線公路的開闢,像把巨刀劃過山頭,許多生態至今難以恢復,在未來,台十四線計劃拓寬,更是引起生態研究者的擔憂。

時光流逝,任憑遊客來來去去,守候著雪鄉合歡山的,除了白雪的奇萊山頭,還有這一群高海拔生態的研究者,面對著群山、雲海的浩瀚,是否更讓人學會面對自然的謙卑,努力保護這塊美麗的雪鄉。

學科: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南投縣
關鍵字: 
高海拔試驗站, 生態調查, 合歡山, 生態旅遊, 台14線

合歡山---台灣的雪鄉,在一片柔白的雪花世界中,贏得許多遊客的讚賞。但是合歡山不僅只有白雪的美景,更藏著許多綠意昂然的生態景觀,在孤冷的高海拔山區裡,堅毅地生存著。

國外: 

清境奇蹟


清境奇蹟

摘要: 
曾經,這裡是蒼鬱森林,現在,卻宛如異鄉。最集中、最華麗的農舍群,高密度的超限利用,共構清境地區的另類奇蹟…

 

採訪 陳佳利 王俐文
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冬季,冰晶將它化為銀白世界,夏季,諸神透過繁花,把它妝點的繽紛多彩,季節變化譜出無與倫比的美麗,這塊大自然的畫布,位在中部的合歡山區。

隨著中橫開闢,合歡山成為台灣人最容易親近的高山,冬季賞雪、夏季避暑,讓它成為數一數二的觀光明星,而位在合歡山必經之路的清境地區,也因此成為火紅的旅遊熱點,年度旅遊人次高達一百多萬。


原本這裡是原住民族的獵場,山坡上長滿高聳入雲的大樹,1960年代,政府將榮民與從滇緬戰區撤台的軍隊,安置在這裡,開啟了清境農場的開發,由於年均溫只有攝氏16度左右,適合種植溫帶作物。讓當時屬於高經濟價值的溫帶水果,養活了榮民與滇緬義胞。在清境地區出生、成長的楊天福,還記得父執輩開山的過往,現有的良田都是長輩一鋤一鋤,胼手胝足開墾出來的。五十年過去了,當初的移民,已經落地生根,異鄉變成故鄉。

來自台南的林太太,三十多年前上山務農,住下來就捨不得離開,也把清境當家鄉。她說,這裡有一台合歡牌的冷氣機不用電費,環境好,沒有污染沒有工廠。現在到平地,已經住不習慣了。多年來,她歷經清境的變化,也順勢轉型開起民宿。

生意好,越來越多業者到清境投資,高山農場逐漸變成旅遊重鎮。隨著觀光發展起飛,清境地區消耗的資源也跟著增多,最基本的水源就是個問題。這裡沒有自來水供應,居民得往山上找水。目前清境的水源,是從合歡東峰或翠峰等水源地接管引水,路旁雜亂的管線背後是水權的紛爭,黑色水管中流動著複雜的利益糾葛,蓬勃發展的背後,不只水源供應是問題,污水排放也讓人頭疼。


來到清境二十多年的花農賴秋琳,農地就緊鄰著民宿,土地的變化,讓他很擔心。他說,污水排放和吵雜,把自然的東西都破壞掉了。從他的農場看出去,山坡上興建中的建築物還有好幾棟。清境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天福說,現在清境歐式建築林立,短短四公里之內,就有一百多家大小型民宿,在台灣來講,是相當奇蹟的地方。

遊客多,污水量也跟著增多。清境地區沒有污水處理系統,目前都是直接排放進濁水溪,同時為了容納更多遊客,建築物越蓋越多,學者擔心,山坡地的透水率因而降低。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不透水層面積擴大,增加很多野溪、地表的沖刷,導致底下的萬大水庫淤積越來越嚴重,另外,根據水土保持技術規範,山坡地開發要做好滯洪池、沉砂設施,但是清境地區通通沒有做。

一批一批築夢人打造清境奇蹟,夢想卻構築在危機與違法上。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指出,山坡地坡度30%以上不能蓋房子,清境一帶很多卻都蓋在50-60%的坡度上,所以這裡的建築物,其實九成以上都是不能蓋的。


清境的特色民宿,真實身分大都是「農舍」,依規定總樓板面積,不能超過150坪,高度不能超過三層樓。但是放眼望去,符合規定的,寥寥無幾。根據南投縣政府統計,清境地區列管民宿共有134家,有合法建築物使用執照的有112家,但領照之後再增建的違規情況相當多,不合規定的比例高達九成。除了建物違規,擴大經營也違反規定,依民宿經營規定,房間數須在五間以下,特色民宿則可以有十五間客房,但清境地區許多民宿的規模,都遠高於規定。

清境觀光協會理事長吳財福說,因為清境地區沒有都市計畫,只能申請農舍,兩分半地可以申請到150坪的建地,絕對不夠,所以到最後大家都加建,清境地區每個民宿業者都曉得,自己是違建。

十多年來,縣府任由業者自由發揮,違法情形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當中不乏佔用國有地的情況,今年六月,南投地檢署介入,希望違法情形能獲得解決。初步清查,佔用國有地的民宿有20家,將優先偵辦,自行拆除佔用的業者可以獲得緩起訴。而違規營業或違法擴建的執法權責,在縣政府。南投縣長李朝卿表示,針對違章民宿,縣府都會罰款警告,屢勸不聽就會移送檢調單位,據統計,民國95年至今年6月,被罰款的民宿有94家次,總金額956萬元。但是違建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


清境還有另一個棘手的問題。外圍地區,許多農耕行為超限利用,枉顧坡地安全。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山坡地查定公告是宜林地就不能耕作 只有宜農牧地才能種果樹蔬菜,但是清境地區95%以上都是超限利用。

其實清境地區不單指清境農場,還包括周圍的國有林班地和私有地,共分為幼獅、春陽、松崗三個地段,目前被縣府列管的超限利用案件共有298筆,依法要求農民限期改善。南投縣政府農業處處長陳朝旺說,早期政府沒有山坡地利用限度的設置,這些違規行為是存在的,但是農民有部分值得被同情,關於超限利用應該輔導他們慢慢改正,給農民一些時間。

目前清境地區從事農耕的有2000多人,從事觀光產業的有1000多人,雖然被許多熱門風景區包圍,清境卻不屬於其中的任何一個。南投縣長李朝卿表示,目前暫時限制開發,正積極研擬清境的都市計畫,來做合法開發。清境觀光協會理事長吳財福則希望,南投縣政府能將這次的違建延到都市計畫上路以後再處理,到時絕對配合政策,該拆的一定拆。

都市計畫到能不能遏止過度開發,還是為違法解套?都市計畫中將會有商業區的規劃,位在當中的業者就能擺脫民宿的限制,申請旅館執照,到時候,位在商業區之外的民宿,又該如何處理?

違規增建、超限利用,為了生計向山林需索無度,導致山坡地失去森林的保護,面對暴雨集中的極端氣候,清境就像走在鋼索上,危機重重,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何時山崩地滑猜不到,目前該做的,是降低清境地區的環境風險,不該佔用的,就該還給自然。

「清新空氣任君取,境地優雅是仙居」這是當年蔣經國先生為清境下的注解,現在的清境,早已不復當年。

奇蹟似的發展歷程,反映政府的管理問題,執法不力,長期縱容,當問題嚴重才要極力整頓,恐怕事倍功半,欲振乏力。如何盡快將不當開發拉回正軌,讓蒙上違法陰霾的清境地區再現曙光,是公權力能否落實的超級難題。


側記

清境的風景很異國,但是當中的違法問題很台灣!業者自由發揮的開發行為和台灣許多其他熱門風景區非常類似,尤其隨著時間累積成為歷史共業之後,當問題嚴重到不能不解決,政府才要來積極處理。鄰近清境的廬山就是一個案例,為了搶錢業者向河川搶地,最終還是要還地於河,走向遷村一途。廬山的命運能不能震醒各地被金錢矇蔽的顢頇?清境能不能懸崖勒馬,回復山坡地的安全係數,找到人與自然的和諧未來?答案一時之間,不會浮現。

 

 

學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清境, 合歡山, 山坡地, 水庫, 滯洪池, 水土保持, 農舍, 民宿, 開發, 國有地, 超限利用, 都市計畫, 土石流, 觀光

曾經,這裡是蒼鬱森林,現在,卻宛如異鄉。最集中、最華麗的農舍群,高密度的超限利用,共構清境地區的另類奇蹟…

大壩上的思考


大壩上的思考

摘要: 
水,切穿山谷,從合歡山開始匯聚塔羅灣溪、萬大溪、丹大溪、清水溪;溪水慢慢從清澈,轉為混濁,成為我們認識的,台灣第一長河...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靄靄白雪,鋪滿山頭。樹木用枝枒承接上天的恩賜,在陽光照耀下,慢慢融化成珍貴的水源。

水,切穿山谷,從合歡山開始匯聚塔羅灣溪、萬大溪、丹大溪、清水溪;溪水慢慢從清澈,轉為混濁,成為我們認識的,台灣第一長河,濁水溪。

日據時期,台灣被當成前進南洋的工業基地。要工業,就要有電力。世界各國多半從不需燃料的水力發電開始,日本人挑選水力最豐沛的濁水溪,在上游及其支流建設水庫、用來發電。

台電萬大電廠廠長陳俊杰說明,日本人大約在民國八年,就將整個濁水溪的水利資源全都探勘完畢,一共規劃設立武界壩、頭社、水社壩、日月潭水庫和霧社水庫。

民國23年,首先在南投縣仁愛鄉武界部落附近,完成武界壩,攔截濁水溪主流,和支流萬大溪的水;同時,也興建頭社壩、水社壩,完成日月潭水庫,將武界壩攔截的水量,送到日月潭儲蓄,再經由大觀發電廠發電。民國26年,台電又利用大觀電廠的尾水,送到鉅工電廠發電;最後在民國32年,於南投奧萬大,興建霧社水庫,準備容納萬大跟霧社溪的水系,送到萬大電廠發電。

陳俊杰表示,民國23年,日月潭大觀發電廠發電量有11萬千瓦,之後全台水力系統發電量一共有123千瓦;「那時候整個火力系統,才23(千瓦),所以說,因為加了日月潭的11萬千瓦,就提升了人民的生活;也奠定了煉鋁廠、煉鋼廠那些重工業的基礎。」

除了濁水溪,日本人也陸續在北部和南部,興建灌溉及給水用的水庫;戰後,每兩到三年,就有一座水庫竣工。但濁水溪從1960年霧社水庫竣工後,一直沒有新的水庫。原因在於,台灣的環境特性,不適合興建水庫;中部的限制,尤其多。

「我們如果要蓄水庫的話,原則上在工程技術考量,應該有一個好的地形、一個峽谷地形、地質堅硬,另外大概就是,要有比較大的庫容空間。」水利署中水局長謝世傑說明,台灣雖然有少數適合興建水庫的地質,但山高陡急,要找大庫容地形不容易。以台灣最大的曾文水庫為例,庫容有六億立方公尺,但美國大陸型的平原,動輒有百億以上的蓄水空間。

最麻煩的是,「我們坡度大,集水區沖刷會嚴重、有泥沙沈積、影響水庫壽命,這是台灣面臨的問題。」水利專家、工程會主委李鴻源更直接點明中部的情況:「它沒有一個可以蓋水壩的地方。一定要有不錯的山谷、有堅固的岩壁,水才有辦法支撐。中台灣沒有啊!濁水溪有,但含沙量太高,不適合蓋。」

李鴻源表示,濁水溪上游,有極大的崩塌地,加上匯入濁水溪的萬大溪集水區,流經的地質是頁岩,容易崩落、破碎。這些環境因素,造成濁水溪的濁度,高過黃河。「一旦在濁水溪蓋水庫,就會像中國大陸蓋的三門峽水庫一樣,一蓋完,90%都立刻淤積掉!」

因此,即使水利署在早期,重新調查台灣可建水庫的壩址之後,在濁水溪上游支流清水溪,選定草嶺水庫為壩址,「但我們評估,因為九二一、草嶺崩山,所以草嶺水庫也就不再做考慮。」

但這三十年的空白,卻因為台塑六輕的投資,有了改變… 

學科: 
山林, 水資源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 彰化縣
  • 二林鎮
  • 南投縣
  • 竹山鎮
  • 雲林縣
  • 林內鄉
關鍵字: 
合歡山, 濁水溪, 水壩, 頭社, 日月潭, 水庫, 水利署, 電廠, 李鴻源, 集水區, 草嶺, 921地震, 缺水, 水力發電

水,切穿山谷,從合歡山開始匯聚塔羅灣溪、萬大溪、丹大溪、清水溪;溪水慢慢從清澈,轉為混濁,成為我們認識的,台灣第一長河...

守望合歡


守望合歡

摘要: 
當你千里迢迢,來到高山,想看見的,是翠綠山巒還是垃圾草坡?遊客與登山客為高山帶來了難解的垃圾問題,雖然有熱情志工持續淨山,但是清理的速度總是跟不上丟棄的速度。七月,是高山百合與許多野花開放的季節,這裡是山神的花園,也是能讓人們沈澱心靈的幽靜國度。我們期待它永遠都能是自然淨土,而決定的關鍵,在於遊客是否願意對環境做出友善的選擇。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葉鎮中 陳慶鍾
剪輯 葉鎮中

冰封雪飄的銀白山巒,是高山冬季的容顏,白雪靄靄的景致,深深吸引生活在亞熱帶的台灣人,其中,合歡山是民眾最容易到達的賞雪勝地,開車順著公路直上,就進入了白色國度。

然而,合歡群山讓人們進入它的懷抱 ,人們回報給它的,卻是滿地垃圾。


沈積在山谷中的垃圾,是清潔隊員無法處理的死角,退伍傘兵林尚賢決定號召曾經接受山訓的傘兵同袍, 運用當初在軍中所學到的技能,來從事淨山活動。針對遊客最多的武嶺邊坡,持續地進行了許多次的深度淨山,今年已經是第五年了。

武嶺觀景台右側的邊坡,坡度將近七十度,垂降清理垃圾看起來驚險萬分。連年過半百的士官長,也親自上陣。邊坡組陸續清出一袋又一袋的垃圾,不過,武嶺停車場旁的山谷,才是垃圾最多的地方。從垃圾種類可以很明顯地看出,這些垃圾來自攤販與上山的遊客,但是體積龐大的汽油桶到底來自何方,就是個令人百思不解的問題了。谷底的垃圾透過拖吊系統,陸續離開了山谷。汽油桶、鐵皮、輪胎、車門、甚至還出現了浴缸。

在山壁後方的邊坡,則有另一群志工,只戴著麻布手套,徒手清理。翻開表層的土壤,成片堆積的垃圾,多到可以用鏟子,一一鏟起來裝袋。

垃圾隨手一丟,遊客享受了一時的方便,卻為高山上的植物,帶來了難以言喻的苦楚。

為了能夠深入土壤,箭竹的根部必須彎曲生長,繞過垃圾,才能往下紮根。


垃圾影響了植物,也影響了在高山生活的動物,在武嶺停車場,很容易就可以看見金翼白眉在地上跳來跳去,找食物吃。鳥兒改變了食性,仰賴鳥類傳播種子的植物,將等不到牠的到來;受牠制衡的昆蟲,則是少了天敵的威脅。整個高山生態系會慢慢失去平衡,而我們將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則是難以想像。

別以為遠在高山上的垃圾,跟你沒有關係,合歡山區是中部河川的集水區, 這些垃圾影響著中部地區的水源,其中,造成最嚴重影響的是─電池。

丟垃圾簡單,撿垃圾難,尤其當垃圾被丟錯了地方,往往必須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才能好好處理。這次的淨山活動估計清出了八噸左右的垃圾,但是山谷裡還是有垃圾沒有撿完。淨山活動還需要持續下去。

減量是處理垃圾問題的第一步,除了做好分類以便資源回收;為了讓武嶺地區的垃圾減量,太魯閣國家公園將攤販輔導到昆陽停車場,尋求三贏的局面。遷移到昆陽營業的攤販業者,有太管處幫忙將垃圾載運下山,而他們也會負責周邊環境的清潔。


合歡山區的垃圾,每兩天會有清潔人員上來收,垃圾必須送到山下才能處理 ,也就是說,山區的垃圾必須耗費比較高的處理成本。

在管理單位以及眾多淨山志工的努力下,合歡山區的垃圾問題,有了紓解的開始,然而,要解決高山垃圾,最根本之處,在於遊客的態度。如果,上山的每一個人,都願意將自己的垃圾帶下山,那麼回復合歡山的清靜容顏,才指日可待。


側記

登山客揮灑汗水,是為了探訪高山之美,而這群志工所留下的汗水,卻是希望讓土地回復原來的美。在烈陽下,這群穿起當年軍服的傘兵志工,重溫著那時當兵的青春,雖然汗如雨下,卻是滿臉笑容。

學科: 
山林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合歡山, 高山垃圾, 淨山, 武嶺, 生態平衡, 集水區, 無痕山林

當你千里迢迢,來到高山,想看見的,是翠綠山巒還是垃圾草坡?遊客與登山客為高山帶來了難解的垃圾問題,雖然有熱情志工持續淨山,但是清理的速度總是跟不上丟棄的速度。七月,是高山百合與許多野花開放的季節,這裡是山神的花園,也是能讓人們沈澱心靈的幽靜國度。我們期待它永遠都能是自然淨土,而決定的關鍵,在於遊客是否願意對環境做出友善的選擇。

花農之夢


花農之夢 

摘要: 
當花卉王國喊的響徹雲霄,我們開始納悶為何花農們時時叫苦,於是以一年時間,採訪台灣各地的花農的心情,記錄花卉推展活動,瞭解這些傳統花農的夢想,也觀察台灣花卉產業面臨的瓶頸。

撰稿:郭志榮
攝影:陳添寶

台灣花卉產業有其先天的優勢,但是也有外敵環伺的困境,當國家以舉國之力推進花卉產業時,也許該注意的不僅是產值的增加,更該關心產值背後,這群花農的存在與心情。

合歡山清境地區的花農魯文印,在大雨來臨之前,趕緊種下百合種球,以免雨水一來,土地成了泥巴地,種球無法種,擔誤種植時間,但是又擔心萬一雨太大,種下的種球全被沖走,心血和金錢全部白費。

花卉種植在台灣,已經有相當時日。台灣各地的花農,都有一套高強的種植技術,但是相較於前進的花卉大國如荷蘭、以色列等國,仰賴更高的科學技術及機械設施,台灣的花農還算是落後,甚至憑著技術與上天搶飯吃。

其實上天沒有虧待台灣,在地理位置上,台灣有獨天得厚的地理優勢,位處亞熱帶與熱帶的交界,加上高山地區近似溫帶氣候,台灣幾乎可以不用太多的溫室或冷房,選擇不同的地區,種遍世界各地的花卉。高海拔的清境地區,在台灣花卉產業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不僅能夠種植溫帶植物,彌補平地因為夏季太熱無法種植溫帶植物的產期空缺,對於仰賴低溫的種苗育成,也是一個天然的良好環境。

台灣的地理環境,的確曾為台灣花卉產業打開一片市場,從早期花卉百分之七十外銷日本,為國家賺入大量外匯,百合在當時成為炙手可熱的農產品,但是台灣並沒有把握機會,轉型成為花卉種源研發的大國,依舊落在花種進口、加工成長的花卉代工國。

十年前,魯文印進入花卉產業種植百合,但是那已是日本市場萎縮的時刻,在適宜氣候下用良好技術所種出的百合,走不出國際,只能躋身在國內市場,面對國內花農的相互競爭,以及擔憂東南亞、中國蠢蠢欲動的花卉大軍入境。

掌握種源技術,在花卉產業中是相當關鍵而重要的技術,因為它成為主導市場的流向,避免在成長代工的體系中,陷入與東南亞、中國等土地便宜、人工廉價的國家,打一場以低價搶訂單的代工戰爭。

台東素有蝴蝶蘭故鄉的稱號,在卑南鄉開設蘭園的朱榮昌,展示出台灣原生種的蝴蝶蘭台灣阿嬤(amabilis—大武),這是被認為在野地消失多年,現今又重新出現的珍貴花種。

在台灣,蝴蝶蘭在盆花市場上,一直排居銷售冠軍,佔所有盆花銷售的四成,從三十多年前,台灣花卉界即引入國外蝴蝶蘭花種,透過雜交、組織培養等技術,開發出許多新的品系,種植後銷到國外及國內市場,但是由於對新的種苗未加管制,常常是一人研發、眾人使用,甚至被直接帶到國外種植、然後回銷台灣。

以往台灣素有蝴蝶蘭王國之稱,也是依賴這些蘭花農,耗費數年研發新品系,搶下國際市場,但是在現今講求精密的生物科技下,這些已經雜交好幾代的原種蝴蝶蘭,讓台灣蘭農在有限的培育技術下,越來越無法確認存在何種基因遺傳?會遇出何種的花形?甚至是否具有市場價值?在這種品系分雜、無法掌握的情形下,一旦面對荷蘭等花卉大國,挾著種源研發的科技強勢,在取得種源大加開發後,台灣很容易就喪失蝴蝶蘭王國的桂冠。

台灣原生蝴蝶蘭有生長於蘭嶼的姬蝴蝶蘭以及在恆春、大武山區的台灣阿嬤蝴蝶蘭二種,台灣阿嬤的出現,意謂著台灣掌握到獨有的原生種蝴蝶蘭,除了進行原生種的復育外,也可能在精確的研究後,開始培育出具有高市場價值的後代。

台糖及許多企業在今年也紛紛投入育種的研發工作,配合上原有的農改場體系,種源的研發與掌握,可以為台灣花卉產業帶來新的契機。但是大企業的投入,帶動高度能量,卻也讓許多如朱榮昌般傳統的花農,面臨生存空間邊緣化的危機。因為採取集團作戰的台糖等企業,所能照顧的是部分下游的契作農戶,對於未在體系中的花農,一旦原本規劃外銷的花卉回銷台灣,無異讓這些傳統花農失去生存空間。

因為復育原生蝴蝶蘭--台灣阿嬤,今年獲得神農獎的朱榮昌,面對台糖的企業化競爭,他不知道傳統花農的生存空間還有多少,對於這樣的市場巨變,他以「國營事業與民爭利!」來形容這樣的景況。

在企業化的經營與傳統花農的生存,面臨嚴重的衝突,問題的根源在於市場的有限,如果國際市場遲遲無法擴張,在許多企業紛紛投入搶食市場下,問題不僅出現在蘭花產業,未來各種花卉種植的傳統花農,勢必面臨花卉產業中最寒冷的冬天。

在近年,政府為了打開花卉市場,在國內不斷舉辦花展吸引人氣,在國際也不斷行銷台灣花卉,甚至在2008年計劃舉辦國際級的花卉博覽會,種種措施有助市場開拓。但是如何擺出屬於台灣自己的花種,而不是代工花卉展示,以及嘉惠散佈各處的台灣花農,而不是為企業鋪路,可能是台灣花農們最衷心盼望的夢想。

採訪花卉,對於二個不常接觸花的男人,經常是一大考驗,總是要在花農的驚異眼神中,提起勇氣問著:「請問這是什麼花?」,幾個地方跑下來,算是上過一場花卉教育,現在談起花,可不是只會看花種,還能說怎麼種、家世來由,可算是收穫不少。更重要的是,在色澤鮮豔、充滿浪漫的花田中,看見花農的辛勞,讓人暗暗心想,買花就好,當花農可真辛勞。

學科: 
農業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 台東縣
  • 卑南鄉
關鍵字: 
合歡山, 清境, 花卉, 溫帶植物, 原生種, 蝴蝶蘭, 外銷, 台糖, 花農, 契作

當花卉王國喊的響徹雲霄,我們開始納悶為何花農們時時叫苦,於是以一年時間,採訪台灣各地的花農的心情,記錄花卉推展活動,瞭解這些傳統花農的夢想,也觀察台灣花卉產業面臨的瓶頸。

國外: 

合歡。花世界


合歡。花世界

摘要: 
當冬雪染白了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合歡山頭,酷寒的氣候中,生命的演替不斷循環,各種高山植物,在冰層下、石縫中、岩壁旁以不同的生物策略,度過生命中的嚴冬,等待初夏的甦醒,為遼闊的高山地區綻放繽紛的色彩。

記者/郭志榮

如果冬季合歡是白色雪花的世界,那麼夏日合歡就該是彩色野花的舞台,它們用最堅毅的姿態散發生命的光采,等待愛花人細心的青睞。

在台灣,海拔超過三千公尺的高山多達百座,這些高山地區對植物構成不同的棲地環境,最大的特質就是寒冷,再加上碎岩的地質以及土壤貧瘠的薄土層,讓高山植物形成不同於平地的種類,它們用不同的生物策略,躲避強風、爭奪陽光、度過寒冬,在高山上舞動出生命的交響樂章。

合歡山因台十四甲公路所賜,成為唯一一座公路直上三千公尺的高山,讓許多遊客免於登山的艱苦,可以輕鬆的欣賞高山的美麗風光。但冬季賞雪成為合歡山的熱門活動,人們錯過了高山上各種美麗高山植物,讓合歡印象只是白茫茫的雪花飄落。

其實合歡山是彩色的,對於特生中心高海拔研究站賴國祥主任而言,合歡山的夏日,像眾神在山頂弄翻了水彩,讓原本雪白的山頭,這裡紅了一片,那裡點點藍彩,甚至在碎石坡旁突然蹦出一地碎花黃,五顏六色的高山植物,將合歡山頭妝點得像座雲頂上的諸神花園。

賴國祥大學時期迷上高山植物的美麗,畢業後就專攻高山植物研究,一路下來在高山上待上十多年,高山植物研究不只是他的工作也是生活,合歡山高山工作站的建立,讓他和一群高山生態研究者,免於天寒地凍的艱苦,也減少因為補給不易的山上山下奔波,開始對台灣高山植物建立系統性的調查記錄工作,讓三百多種高山植物的生態,開始被完整的瞭解與觀察。

一般高山地區風勢強勁,造成大量碎石坡環境,坡地地形陡峭,表面土壤極少,水分保存不易,加上漫長的冬季寒冷,對高山植物而言,是一個相當難以生存的嚴苛環境。在高山地區的植物群落,從三千公尺以上的寒帶森林線外往上延伸,大致分為木本的植物群,以及草本的植物群。木本植物有喬木科的玉山箭竹、以及灌木科的玉山圓柏、高山杜鵑及高山薔薇等。它們多半緊鄰著冷杉與鐵杉所組成的高山森林線,依賴杉木遮風擋雪,再慢慢向外擴張生長。

喬木植物中的玉山箭竹,算是生存競爭中的佼佼者,它們耐寒耐風的特性,加上強力的根莖系統,在寸土寸金的高山環境,快速的掠取土地資源,建立數量龐大的族群勢力,讓山頭如同舖上綠色的地毯。面對玉山箭竹的生長強勢,灌木科的杜鵑與薔薇則以魅力建立優勢,森氏杜鵑與玉山杜鵑的粉紅花朵,以及高山薔薇的白色花朵,就一簇簇在山頭像紅白大賽般的綻放,吸引鳥類、昆蟲前來授粉,完成族群繁衍的使命。

強勢的木本植物佔盡地利,弱勢的草本植物只能發展不同策略,讓自己能夠站上碎石坡,或者學會攀岩生長的功力,為了生存它們總是嬌小一點,減少受風面積,降低水分及土壤的需求,為了生存發展出本領各異的生存策略。

阿爾卑斯山高山白色花朵成為世界名曲小白花歌頌的對象,其實在台灣也看得見,它的名稱是玉山薄雪草,雖然相隔千萬里,但是披著白色毛衣度冬的樣子,翻了千山仍然相同。薄雪草是菊科的植物,花朵像星狀般綻開,花朵白色絨毛有助保溫以及掠取雲霧中的水分,遠觀像撲上一層薄雪,薄雪草之名聲名遠播。

如果薄雪草是山上的白色小天使,那麼阿里山龍膽則是山上首席藍色小喇叭手,它深藍色喇叭狀的花朵,每年夏天來臨總是最先開著花,吹奏出夏日花宴的開幕序曲,不過它也有獨特的性格,只要氣溫一降,為了保持溫度,它會在短時間內合上花朵,等待陽光來臨再開花授粉。

如果薄土、碎石坡都被植物佔滿,那麼穗花佛甲草只得練出岩壁上攀爬的本事,只要一個岩壁的小縫,佛甲草就能牢牢的撐住,居高的繁衍它的家族。但是岩壁上風光好,比其它植物多得到些陽光,不過缺水可是大麻煩,但佛甲草不怕。它那肥厚的莖葉,可是蓄水的高手,雖然佛甲草長的斜、生的肥,但是生出的美麗小黃花可不輸人。

 

許多美麗的高山植物,在合歡山綻放,為合歡山佈置一個繽紛的花世界,如果喜歡這座易於親近的百岳高山,那麼體驗在冬日的雪花片片之外,也可以在夏日來臨之時,上山欣賞高山的美麗花朵,也許在雲霧裡山坳的盡頭,會看到高山植物守護者賴國祥,一同與到訪的旅者分享屬於高山小花的生命感動。

學科: 
山林,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合歡山, 高山植物, 特生中心, 賴國祥, 野花, 玉山薄雪草, 阿里山龍膽, 圓柏, 高山生態系, 箭竹

當冬雪染白了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合歡山頭,酷寒的氣候中,生命的演替不斷循環,各種高山植物,在冰層下、石縫中、岩壁旁以不同的生物策略,度過生命中的嚴冬,等待初夏的甦醒,為遼闊的高山地區綻放繽紛的色彩。

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