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杉

留住未來木
台灣杉人工林的故事

摘要
悠揚樂音,像是音符在跳舞,主角是全世界唯一以台灣杉製作的小提琴。6月1號這天,農委會林試所在台北植物園舉辦一場「仁者樂杉」活動,介紹從日本引進的「中層疏伐」技術,也展示六龜研究中心用這個方式取材的台灣杉製品。

台灣杉展示活動 七彩國產材亮相

一整面展示牆,毫不保留地表現出台灣杉的特色,尤其是豐富的木材紋理、多變的花紋色澤,讓第一次接觸台灣杉的民眾,大開眼界。

展示現場非常熱鬧,有各種大型家具或藝術品,也有小件的文創商品,吸引不少木工愛好者、文創、製材業者和各地林業合作社前來參觀。不過這場活動的緣由,卻是來自台灣森林的危機。

人工林需撫育 適時進行中後期疏伐

眼前狹窄的無名林道,位於六龜研究中心的試驗林。右邊是疏伐後的台灣杉林,陽光灑進樹林,地被植物生長良好,左邊是沒有疏伐的柳杉林,鬱閉率高,地被植物明顯虛弱很多。

這一小片柳杉林只是冰山一角,根據第四次全國森林資源調查結果顯示,目前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工林,因為欠缺適當經營管理,出現生長過密、地表植物虛弱、生物多樣性貧乏等的問題。

所謂的經營管理,包含除草、除蔓、修枝和疏伐等撫育手段。其中疏伐,是中後期的重點工作,目的在調整森林密度,並適度取出疏伐木提供市場需求。

人工林退化 國產材量少 林試所引進中層疏伐

阿信是木工愛好者,只要有空,他會整天待在工作室敲敲打打。可是他心裡始終有個遺憾,那就是他只能拿到進口材的原料。跟阿信一樣想用國貨的人很多,但是要拿到國產材真不容易。這是因為台灣的木材自給率連1%都不到,2018年只有0.44%。

學者認為,森林面積占台灣陸域面積的六成,對國土發展影響甚大,可是政府欠缺永續政策方向,也沒有持續穩定經營人工林。前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楊國禎,也是台灣生態學會現任理事長,強調台灣的林業政策,缺乏永續整體目標,哪些山域要以維護環境,進行國土保安為主,哪些地區適合森林經營,推動產業發展,都欠缺具體規劃。

而台灣大學森林系副教授邱祈榮則直指:「台灣國有生產性的人工林有27萬公頃,如果每年一公頃生長5立方米,一年就有135萬立方米的木材產量,說實在的現在國產材產量過低,是我們自己怠惰、卸責。」

為了同時解決人工林有樹無材、生態多樣性貧乏問題,林試所從2017年年中起,引進日本「中層疏伐」撫育技術。六龜研究中心是擁有最多林班地的官方研究單位,試驗林將近9000公頃,其中1600公頃是經濟林,經濟林裡有840公頃是台灣杉,所以選擇台灣杉,以中層疏伐重新啟動人工林的健康管理。

林試所六龜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龔冠寧表示,這次的疏伐地點位在六龜試驗林的第12、13林班,面積共計0.2公頃,疏伐後合計九十棵砍伐樹木,材積大概是65立方米。

針對中層疏伐,該中心副研究員林文智進一步解釋,過去疏伐主要是伐不良木,所以進入市場的國產材數量不穩定、品質很差,只能做板模。不過中層疏伐很不同,第一要確認樹勢良好者做為「未來木」,再砍伐會影響未來木生長的干擾木,其次以砍一行留三行的方式,闢出集材線,避免取出疏伐木時傷害到留存木,第三點最關鍵,只要選木得宜、集材線發揮作用,地表生態就能穩定發展。

完成中層疏伐後,試驗沒有結束。林試所持續進行台灣杉的製材和乾燥,接著與四位藝術家和大學老師合作,製作各式傢俱或創作,試圖描繪出國產材的產業鏈。

七彩台灣杉 顏色絢爛 「節」從缺點變優點

一拿到台灣杉,屏東科技大學的黃俊傑老師如獲至寶,他帶著得意門生,共同以台灣杉進行創作。可是他沒想到,剖開木材那一刻,卻讓他很傻眼,這長期沒有修枝的台灣杉,節多的不得了!

節,是樹枝跟樹幹的連接點,因為應力不均容易影響結構,視覺上又會讓人眼花撩亂,大多不被市場接受。可是黃俊傑試著為節創造新定義,像這張會議桌上有十八個節,放眼望去,就像大自然畫了一幅畫。德不孤、必有鄰。跟黃俊傑一樣,木藝師曾省三也以獨到眼光處理節,把木材裡的節,變成貓頭鷹在黑夜中的雙眼。

台灣杉最著名的特色,是各種萃取物形成的特殊紋理和色澤。參與創作的老師們一致認為,雖然疏伐量不多,但是只要持續穩定供貨,讓台灣杉走進全台三百多家的微型木工坊或教室,就有機會打造台灣的文創木業。

守護環境推動林業 健康森林很重要

林業是木業基礎,木業是林業延伸,沒有森林,林業、木業都沒有機會。林試所的鳳崗山苗圃後方,有片只有0.1公頃的人工林,保存著十棵1938年日本學者種下的台灣杉,這些樹是所有林業工作者的夢想之地。

十棵高齡八十歲的台灣杉,活樹冠率達60%,是日治時期留下「未來木」的最佳見證。這也提醒著,現階段三、四十年生人工林的撫育工作,必須邁開腳步繼續向前走。

比80歲台灣杉年紀更長的朱文通,今年86歲,一輩子在山裡工作,對森林有濃厚感情。年輕時,他曾看盡天然林被無情伐採,年老後,卻眼見人工林無人聞問。

百、千年的天然林,透過禁伐才得以保護。近百年的人工林,需要撫育、造林手段,才能創造產業與環境的雙贏。無論是保育天然林,還是經營人工林,都需要在永續概念下持續推動,把森林環境守護好,每棵樹才有機會成為留給下一代的未來木。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北市
  • 高雄市
  • 六龜區
關鍵字
撫育, 疏伐, 台灣杉, 試驗林, 木材自給率, 林業政策, 保育天然林, 森林經營, 生態多樣性, 文創木業

悠揚樂音,像是音符在跳舞,主角是全世界唯一以台灣杉製作的小提琴。61號這天,農委會林試所在台北植物園舉辦一場「仁者樂杉」活動,介紹從日本引進的「中層疏伐」技術,也展示六龜研究中心用這個方式取材的台灣杉製品。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許中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一級木失竊記~塔曼溪直擊

摘要
林務局將台灣原生的肖楠、紅檜、扁柏、台灣杉、香杉,稱為台灣針葉樹五木,肖楠是其中的一級材。

「木頭砍了,什麼都沒有了,土石流就開始發生,整個水源都沒有了, 整個後代子孫的生存能力都沒有了。」保七總隊第五大隊新竹分隊小隊長甘志明這樣說。大樹原本守護著山坡水土,被切塊帶離森林後,環境代價難以估計。

整裝,背起行囊,新竹林管處的巡山員與森林警察一起出發。目的地是2018年3月28日,與山老鼠正面相遇的塔曼溪。

當時巡山員何啟文發現,嫌犯騎著機車從溪畔而來,他與森林警察在路口埋伏,看到嫌犯的機車踏板上,放了幾塊肖楠。當森警把嫌犯暫時安置在旁,不久來了一部小牛搬運車,森警盤查時嫌犯突然往山谷跳下去,他們連忙跳下追捕,嫌犯頭破血流,巡山員與森警也掛彩。

一個多月後,原班人馬再次走入塔曼溪。背著重裝,踩著高高低低的石頭,深怕滑倒,神經緊繃,沿著溪谷行進,比走山路還累。遇到瀑布必須從兩側高繞,負重爬陡坡。林管處巡山員何啟文表示,這裡沒有登山路線,只有獵人跟盜伐的人才會來,這裡盜伐行為嚴重,是因為有許多肖楠。

走入溪谷不到一小時,一塊大石頭旁,發現三個盜伐者的背架,以一公斤兩千元的價格估算,這批木材價值二十多萬,山老鼠可能看見巡視人員而匆忙棄置,表示他們就在不遠處。隨行的森警分散搜尋,沒看到人,現場只找到鏈鋸。

繼續前行,在另一處溪畔發現舊案新切的被害點。這是何啟文在2016年剛到新竹林管處時發現的盜伐案,當年釘上的查緝牌,有了時間的痕跡。古老肖楠在若干年前被伐倒,只剩樹頭。樹根材被山老鼠取去販賣。何啟文說「這是無本生意,一本萬利。」

肖楠是台灣特有種,分布在海拔一千公尺左右的山區,大多生長在溪畔陡峭山坡上,材質堅硬,紋理細密,香氣溫厚,在台灣林木中,市價最高,常被做成佛珠,或磨粉做成檀香。

沿著溪畔稜線上切,陡峭山壁完全沒有路,泥土濕滑,只能攀著樹,小心翼翼前進。不久發現新的被害點。現場也留有盜伐者的鏈鋸。巡山員與森警分工合作,回報座標、拍照記錄、測量尺寸、噴上紅漆。

一位巡山員要負責的區域有1500公頃,面對發生在深山郊野的不法情事,難免鞭長莫及,在大溪工作站四稜分站轄區中,塔曼溪是肖楠盜伐的重災區。山老鼠大部分取樹頭材,也有拿樹瘤與樹幹。順著溪旁一片山坡踏查,每處被害點,樹根都被挖出來,再大肆裁切。

另一處巨大的肖楠樹根,有二十多道切面,連底部原本是樹根的地方,都被挖成中空。新鮮木屑顯示犯案時間應該在一個月內。還有殘材,盜伐者就會一來再來,森林中也發現他們的過夜據點。

守護珍貴林木的巡山員,全台灣只有一千多人,巡視通常是兩到三人一組。如果線索足夠,會邀請森警一同入山,然而全台灣的森警只有一百多人。保七總隊第五大隊新竹分隊小隊長甘志明表示,查緝盜伐案需要刑事偵辦能力,但目前森警屬於一般行政警察,體制上是有問題的。

上游盜伐、下游收贓,偷竊貴重木的事件持續發生,調查卻困難重重。一趟巡查發現十個肖楠被害點,經驗豐富的森警與巡山員明白,在不為人知的角落,還有更嚴重的。市場需求殷切,山村經濟低迷,當部落居民與失聯移工難以謀生, 就會不斷有人鋌而走險。

守護森林的重任,把手無寸鐵的巡山員排在第一線,追蹤一個個盜伐點,這些在山裡工作的人明白,現行制度下,巡查沒有終點。

 

熱門事件
學科
山林
縣市
  • 新竹市
關鍵字
樹根材, 樹瘤, 盜伐, 盜採, 山老鼠, 巡山員, 森林警察, 扁柏, 紅檜, 肖楠, 台灣杉, 香杉

林務局將台灣原生的肖楠、紅檜、扁柏、台灣杉、香杉,稱為台灣針葉樹五木,肖楠是其中的一級材。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那些我們曾拜訪的樹

摘要
樹,真的會走路,百萬年前冰河時期,許多植物來到台灣,在台灣落地生根,慢慢拓展天地,樹,真的各有本領,為了要活下來,必須各自練就自己的獨門絕活。這些年,我們拜訪了很多樹,有長最高的、活最老的、站上山脈最頂端的…,祂們的生命故事,各個都很精彩,這些年來,我們陸續拜訪了這些樹。

■台灣山毛櫸

山毛櫸的祖先可能早在四十萬年前,就已出現在台灣,是歷經冰河期殘存孑遺的植物,在植物演化上屬於最古老的一群,山毛櫸生活在終年雲霧繚繞的山區,會隨著四季變化換裝,秋天來看它,翠綠的葉子轉為黃褐色,然後接著葉子掉落,剩下枝幹,宛如一幅水墨畫,這是為了渡冬的準備,春天開花萌芽,夏天滿樹翠綠生意盎然,氣候變遷是它們最大的威脅,古老的族群,再度面臨存續的關鍵時刻。

■台灣杉

台灣杉是台灣最高的樹種,巨大、高聳入天,彷彿可以跟月亮打招呼,因此魯凱族人稱它為「撞到月亮的樹」,因為台灣杉又高又大,攀附在樹幹上的愛玉子,產量也特別多,所以魯凱族人會冒著生命危險,去摘「撞到月亮的愛玉子」。

台灣杉是針葉樹的帝王,居住在海拔1800到2500公尺的雲霧帶山區,它總是「樹」高一等的探出頭來,推估樹高可以達到一百公尺左右,到底為什麼它可以長這麼高呢?學術界很想知道答案。

■玉山圓柏

在三千公尺的高山,每種樹都是武林高手,但功夫最了得的,莫過於玉山圓柏。它可以擊退森林中的其它高手,站上台灣高山的最頂端,為了適應環境,抵抗強風霜雪,它會變身,從高大的喬木到低矮的灌叢,外型時而直立、時而盤虬曲張、張牙舞爪,讓你猜不透它的招式。而且玉山圓柏還是絕地武士,即使被火焚身,戰死沙場,它仍能挺立在高山絕頂三百年以上,展現睥睨天地的堅毅,它身上流著古老的基因,曾經紀錄到約五千歲的玉山圓柏,可能是台灣已知最高樹齡的樹種,存在台灣最高海拔的地區,是絕佳自然史的活見證。

■紅檜與扁柏

泰雅族人稱紅檜為母親,扁柏為父親,百年千年巨木是祖靈留下的資產,是守護山林的神靈,走到台灣紅檜與扁柏林中,猶如進入亙古神殿般令人震懾。但是,在商人眼中,檜木是頂級木材,千年巨木因此紛紛倒下,歷經近百年的掠奪砍伐,目前僅剩下深山地區,還殘存著少數千年巨木林。從百萬年前來到台灣,現在紅檜與扁柏持續在刀下尋求生機。

未來我們會拜訪更多的樹,探索森林中的每位高手。

陳玉峯:「一個動態時空交錯、編織起來的大地史詩,樂劇、歌劇,每一株都在唱歌,每一個山頭都在講著,我就是台灣。」

學科
植物, 山林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山毛櫸, 台灣杉, 玉山圓柏, 紅檜與扁柏

樹,真的會走路,百萬年前冰河時期,許多植物來到台灣,在台灣落地生根,慢慢拓展天地,樹,真的各有本領,為了要活下來,必須各自練就自己的獨門絕活。這些年,我們拜訪了很多樹,有長最高的、活最老的、站上山脈最頂端的…,祂們的生命故事,各個都很精彩,這些年來,我們陸續拜訪了這些樹。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台灣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