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能會

吃進輻射?

吃進輻射?

摘要
台灣禁止進口福島、群馬、櫟木、茨城、千葉五縣的所有食品,2015年3月,因為產地標示不實,300多項產品流入市面,消費者驚覺,可能已經吃了有輻射汙染疑慮的食物,台灣的進口食品中,日本食品佔了大宗,政府如何把關食品輻射污染?是否能阻絕人工核種被吃下肚呢?

福島核災釋放出大量的輻射物質,除了隨著氫爆,往大氣中擴散,人工核種也不斷地釋放到地下水層與海洋。根據日本方面的資料顯示,福島核電廠的核燃料,早已經貫穿反應爐,導致嚴重的地下水污染。

根據東京電力提供的訊息,2013年8月,福島冷卻水儲存槽洩漏了300噸輻射污水,主要污染核種是鍶90。2014年2月,更有100噸高輻射污水外洩,其中鍶90的濃度,高達法定標準的400萬倍,鍶90的污染,也成為日本人關注的問題。

銫137、碘131都屬於γ核種,但鍶90卻是β核種,目前衛福部每天都會抽檢日本進口的食品,送到輻射偵檢中心與核研所做檢測,但是這些儀器只能測量γ核種,測不出β核種。如果要測量β核種,檢驗時間則長達兩個星期到一個月,實際執行上有困難。

原能會輻射檢測中心人員指出,過去根據車諾比的經驗,雖然測不出β核種,但γ核種可以當作污染指標。旅日作家劉黎兒質疑,福島流出的高輻射污水中,大部分核種都是鍶90,污染性質跟車諾比根本不一樣。

我國的食品輻射安全容許量標準,是在1986年車諾比事件之後制定,至今沒有修改過,其中碘131的上限,是每公斤300貝克、銫是每公斤370貝克,然而對於其他的人工核種,像是鍶90等等,都沒有訂出標準。2012年6月,衛福部計畫修改食品輻射安全容許標準,增列鍶90、鈽238、239等人工核種,同時將原本銫的上限,放寬到每公斤600貝克,引起環保團體的反對,修正計畫也跟著不了了之。

日本政府在福島核災之後,一度放寬食品的輻射容許量,銫137到每公斤500貝克,但自2012年4月起,又將容許量下修到100貝克。我國的容許量卻仍維持在370貝克,比起日本、韓國都要寬鬆。雖然環保團體不斷呼籲調降容許量,然而衛福部表示,日本進口食品都是比照日本國內標準,目前沒有計畫調降。

經過環保團體爭取,衛福部每天都會將日本進口食品的輻射污染檢測結果,公佈在網站上,從福島核災至今驗出有銫137污染的產品項目,以茶葉的檢出率最高,但是都在法規標準之下。主婦聯盟認為,衛福部應該比照香港,只要有輻射污染就公布廠商名稱。但衛福部堅持,食品輻射値在標準之下,只能公布品項,不公布廠商名稱。

這次爆發核災地產品闖關台灣事件,引發各界關注,但其實早在一年前,主婦聯盟就已經注意到在市面上和網購,都還是可以買到這些地方的酒、一葉干等產品,另外日本輻射污染範圍其實遠超過這五個縣市,跟鄰近國家相比,中國禁止日本10個縣所有食品進口、韓國禁止16個縣所有的水產品、美國禁止14個縣特定品項,台灣相對來說更寬鬆。

在檢測數量上,目前原能會輻射偵檢中心的檢驗室內,只有12台γ核種的檢測儀,能夠檢驗的數量有限。主婦聯盟秘書長賴曉芬認為,政府應該要求進口商,提出更清楚的產地證明以及食品無輻射污染的檢驗証明,而不是耗費本國的人力、物力,來做檢測。

另外,我國秋刀魚等遠洋漁業的漁場,也在日本外海,這些遠洋漁獲又該如何把關?漁業署表示,所有送檢的漁產,輻射污染都合乎標準,但是目前福島污水所排放的β核種鍶90,台灣既沒有標準,也無法即時監測,萬一這些魚類受到鍶90污染,能否檢出將是一大問題。

2014年1月,監察院針對日本食品輻射污染疑慮,提出調查報告,建議衛福部應該援引鄰近國家的管制措施,從嚴認定輻射限量,並擴增全面禁止水產品進口縣份,但衛福部至今沒有做出回應。

核災產生的人工核種會因為空氣、洋流以及農漁產品,漂洋過海進到我們的環境、進入我們的食物鏈中,影響我們的時間,長達30年以上。然而食品的輻射檢測資訊,掌握在政府手中,不是任何一個民間團體能力所能及,政府對於食品輻射污染的把關,必須有更積極的作為,才能確保環境與民眾的健康。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核災, 311, 福島, 輻射, 核污染, 食安, 產銷履歷, 原能會, 主婦聯盟合作社

台灣禁止進口福島、群馬、櫟木、茨城、千葉五縣的所有食品,2015年3月,因為產地標示不實,300多項產品流入市面,消費者驚覺,可能已經吃了有輻射汙染疑慮的食物,台灣的進口食品中,日本食品佔了大宗,政府如何把關食品輻射污染?是否能阻絕人工核種被吃下肚呢?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于立平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 陳慶鍾
剪輯 陳忠峰 陳慶鍾

核燃料的進退兩難

摘要
已經35年的核一廠,反應爐的燃料池,早已飽和,這些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移出,到明年底,核一廠1號機將無法運轉發電。因此台電在核一廠區內,乾華溪岸邊,興建了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場,1560束用過燃料棒,即將存放在這裡,長達四十年,引發居民與反核團體的擔憂…

35年前,石門海岸邊,矗立起巨大廠房,當年北海岸居民懷抱著期待,期望核電廠會讓小漁村,有不一樣的發展。

30多年過去,北海岸的小漁村,從繁榮走向沉寂,村子裡都是60歲以上的老人和幼兒。住在核電廠附近,居民心裡有很多疑慮。石門區老梅里的阿媽,指著自己種的菜說,這幾年菜都種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受核電廠的影響。

核一廠的用過核燃料,至今都放在水池裡,用過燃料池密度早已超出原始設計,幾經擴充加密仍然不夠存放。其中一號機燃料池的容量,已經接近飽和,到明年11月,用過核燃料如果無法取出,核一廠就得提前退休。

為了讓核一廠繼續運轉,台電在廠內興建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設施。台電表示,乾式貯存有層層的屏蔽設計。首先用過核燃料外會有密封鋼桶保護,鋼桶外還有混凝土護箱,護箱上設計空氣的進出口,利用空氣對流降溫。目前核一乾式貯存場,總共可放置30桶、1680束用過核燃料,到民國107年核一廠除役,核燃料全部在場內以乾式貯存,估計總共將有130桶的核燃料,總量相當於18座原子爐用過燃料。

在找不到最終處置場之前,中期的乾式貯存,似乎是不得已的選擇。但是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是否真的安全,在吊掛封裝過程會不會發生意外,讓反核團體與學者感到擔憂。核工專家賀立維表示,過去在美國,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槽封裝的時候,曾因為水分沒有完全抽乾,發生過幾次氫爆事件,善後經費都是上億元。台電則一再表示,乾式貯存作業,絕不會有氫爆疑慮。

乾式貯存的材料也讓反核團體擔憂。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指出,去年11月,美國核管會曾經發布通告指出,核一廠乾式貯存所使用的304L不鏽鋼材質,在鹽分侵蝕下,容易產生裂縫,美國許多核電廠都有前例。台電表示,這個材質取得國際執照,經過測試沒有安全疑慮。而原能會核物料管理局長邱賜聰則表示,會重視美國核管會這份通告,將來台電申請乾式貯存使用執照時,會要求台電提出乾式貯存監測維護計畫,以監測材料狀況。 

核一廠乾式貯存,採室外存放,一放四十年,乾華溪上游還是農委會公告的土石流潛勢溪流,萬一發生災害,又要如何因應?對此台電則表示,乾式貯存場位於下游坡度平緩,未來萬一發生土石流等天然災害,在78天之內,燃料護套還是低於570度的允許溫度,台電有足夠時間可以清除進出口的堵塞物,讓溫度下降。

台大職衛所教授詹長權則指出,311之後,世界各國體認,核電沒有絕對的安全,只有風險程度的高低。現在核電廠與用過燃料乾式貯存場都集中在北海岸,對居民造成的風險,應該重新評估。

地方居民擔憂,所謂用過核燃料的中期貯存,最後很可能是終極棄置場。原能會核物料管理局長邱賜聰表示,依照目前用過核燃料最終處置計畫,台電必須在2028年,決定用過燃料候選場址,在2055年完成最終處置場的興建,萬一在2028年無法決定場址,則啟動替代方案,另尋集中式的乾式貯存場址,預定在2044年,完成集中式貯存設施。反核團體則質疑,政府對蘭嶼低階核廢料搬遷的承諾都一再跳票,一張四十年後的支票,要如何兌現。

原能會已經在九月底,核准台電進行核一廠乾式貯存的熱測試,但是熱測試進行之前,還要通過新北市政府水土保持計畫審核,才能將用過燃料取出,實際進行測試。

核一、核二營運三十多年,對台灣電力供給,有一定的貢獻。但是當電廠逐漸老舊、燃料池逼近飽和,核廢料的處置、電廠除役等等,這些漫長而棘手的課題,才正要開始,而這些問題,都將留給我們下一代去承擔。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石門區
關鍵字
核廢料, 核電, 核一, 台電, 貯存場, 乾式貯存, 311, 詹長權, 徐光蓉, 反核, 原能會, 最終處置場

已經35年的核一廠,反應爐的燃料池,早已飽和,這些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移出,到明年底,核一廠1號機將無法運轉發電。因此台電在核一廠區內,乾華溪岸邊,興建了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場,1560束用過燃料棒,即將存放在這裡,長達四十年,引發居民與反核團體的擔憂…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輻射屋20年

輻射屋20年

摘要
民國81年,台灣第一棟輻射屋被發現。20年來,300多棟、1661戶輻射屋…絕大部分沒有被拆除,而是隱藏在城市各個角落,受輻射暴露影響的人數,估計超過一萬人。近年陸續有居民傳出罹患白血病、甲狀腺癌、乳癌等疾病,究竟這些居民,面臨怎樣的健康危機?而輻射屋遲遲未能拆除的原因又是什麼?

民國81年,媒體披露民生別墅的鋼筋,遭受鈷60輻射污染,王玉麟家中測到每小時120微西弗的輻射劑量,是背景值的1000多倍。

王玉麟一家住在這間輻射屋長達八年,相當於照了580張的胸部X光,這在民生別墅中還不算是很高的。推算起來,民生別墅輻射屋居民,當年的暴露量大約在80毫西弗到1230毫西弗之間,是ICRP對一般民眾每年限制劑量的80到1230倍。

其實在民國74年,原能會官員就已經知道民生別墅輻射異常,卻將資料隱藏七年之久。直到民國81年才因為媒體報導而曝光,一棟又一棟的輻射屋也跟著浮出檯面。20年來,台灣陸續發現了189處、300多棟、1661戶輻射屋,包括幼稚園、國中、國小、辦公大樓、國宅住家等,根據官方統計,曾經設籍在輻射屋的居民約有13300人,現在還住在裡面的居民有3600人,黃碧禪就是其中之一。

民國84年,南港台肥國宅,被發現一二樓,總共23戶是輻射屋,卻沒有達到年劑量5毫西弗的補助標準,居民只好向台北市政府求助。南港台肥國宅由台北市政府興建,輻射污染爆發後,市府曾提供四四南村的國宅做為輻射屋居民暫時搬遷的住所,但是黃碧禪為了經營雜貨店維持生計,只好選擇繼續住在輻射屋。這幾年,南港台肥國宅陸續有居民罹患癌症死亡,其中最年輕的只有16歲。

輻射屋發現至今已經20年,但絕大多數就如同南港國宅、民生別墅一樣依然矗立在街頭,多年來居民盼望輻射屋早日拆除,卻遲遲等不到拆除那天。

當初原能會對於輻射屋的處理,是以「戶」為單位,年劑量在15毫西弗以上的房屋,由政府收購,5到15毫西弗的住戶可領到20萬的救濟金、房屋税減免等,5毫西弗以下的則是沒有任何補償。這樣的做法讓同一棟房屋的住民,從此有了截然不同的命運,導致住戶整合困難,同時造成日後拆除的困難。

其實原能會也有獎勵輻射屋拆除的措施,也就是一棟建築物要有20%以上的戶數是5毫西弗以上的輻射屋,才會被認定為適合拆除重建。給予最多30%的容積率獎勵,但是這麼多年來,原能會通過適合拆除重建的輻射屋只有15棟,其中真正重建的案例只有四棟,新莊瓊林路的輻射屋就是其中一個。

根據原能會的資料,1661棟輻射屋中,已經拆除的只有112戶,佔6.7%,加裝鉛板或是抽換鋼筋進行改善的有245戶,佔14.7%,剩下大約八成都是被動等待輻射自然衰減。雖然已經過了20多年,輻射劑量已經降低到發現當時的7%,但仍有902戶可以測得輻射劑量。其中67戶,在每年1毫西弗、9戶在5毫西弗以上。十多年來,同棟大樓裡,這些住家、辦公室仍舊與輻射鋼筋作鄰居,也有買賣的案例。

時間讓牆壁裡鈷60的輻射強度慢慢衰減,時間也讓潛伏在身體裡的傷害伺機浮現。基隆信二路國宅被發現為輻射屋之後,五樓已經拆除重建,這幾年許多鄰居都罹患癌症,居民不禁懷疑跟輻射有關。

20多年前,林慧瑛曾在復興北路一棟高劑量的輻射屋工作,十年後在那裡上班的七八個同事中,有三個罹患乳癌。經過化療與乳房切除手術,林惠瑛克服了癌症,接著卻又發現她的血液有血小板異常增生的問題。

輻射對兒童與青少年可能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民國84年,永春國小低年級與幼稚園教室被發現為輻射屋,隔年輻射教室被拆除,曾在輻射教室就讀的2000多名學童,也在仁愛醫院進行長期的健康追蹤。現年24歲的W小姐曾在永春國小幼稚園就讀,去年發現罹患卵巢癌。

根據張武修(北醫公衛學院副院長)等人在2006年的流行病學調查,年齡在30歲以下、累積輻射劑量超過50毫西弗的輻射屋受曝者,癌症發生率是一般人的5.5倍、固態腫瘤發生率為9倍、乳癌發生率是16倍;而輻射劑量在1-50毫西弗的受曝者,癌症發生率是一般人的3.9倍,固態腫瘤發生率也是9倍。去年上半年,輻射安全促進會就接到三位輻射屋學童罹患癌症的病例。除了癌症風險外,王玉麟指出,民生別墅也有嬰兒心臟缺損的案例。

對於即將邁入婚嫁年齡的年輕人,輻射是心中很難抹去的陰影。慈濟大學謝婉華等人研究發現,居民受孕能力因為輻射暴露而明顯降低。

另外輻射是否會對眼睛產生傷害?臺大醫院對曾在輻射屋居住的70多位孩童,進行長達15年的追蹤,發現這些孩童在長大後,眼睛的水晶體較未暴露族群更為混濁,顯示輻射的確會對眼睛造成影響。水晶體混濁代表日後發生白內障的機會將增加。

許世雄曾在輻射辦公室上班十多年,眼睛與甲狀腺都出了狀況。許世雄從來沒有想過要替自己申請職業傷害,直到前年一起在輻射屋工作的老同事突然因為腦瘤病逝,他才決定向公司申請職災賠償,卻面臨舉證上的難題。許世雄的公司最後以精神撫慰金的名義,賠償他的身體損傷。但是其他的輻射屋居民,卻沒有如此幸運。

原能會對於年劑量5毫西弗以上的輻射屋居民,提供每年一次的健康檢查,以及一次門診補助,最近卻把門診補助取消。許多輻射屋居民感覺,健檢的項目逐年減少,現在只剩下最基本的尿液、血液與甲狀腺檢查。

政府早在民國93年就比照國際標準,將一般民眾承受的輻射上限,從每年5毫西弗下修為1毫西弗,但是原能會只有對5毫西弗以上輻射屋居民提供健檢,台北市則另定自治條例,針對1-5毫西弗的居民進行體檢,形成一國兩治的狀況。

除了已經發現的1600多戶,是否還有沒發現的輻射屋藏在各地?原能會去年公告共352戶「有放射性污染之虞的建築」,這些房子分布在台北、桃園、基隆地區,屬於輻射高風險,卻始終沒完成量測。

雖然原能會表示,近年已經沒有發現嚴重輻射污染的建物,但購屋民眾還是很難放心。部分仲介業者與輻射偵檢公司合作,自行偵查中古屋的輻射狀況,意外發現了當年沒查出的漏網之魚。曾獨力追查輻射鋼筋來龍去脈的王玉麟認為,目前查到的輻射鋼筋數量遠低於賣出量,顯示仍有許多輻射鋼筋流向不明。

當年因為政府的刻意隱瞞,造成上萬民眾「身在輻中不知輻」。20年過去,隱匿資訊的官員獲判無罪,申請國賠的時效也已經過期,民眾就算是罹患癌症甚至死亡,也無法得到救濟或賠償,甚至害怕被貼上標籤而不願承認。

從去年開始,輻射屋受害者協會與輻射安全促進會開始推動修法,要求政府對輻射屋居民,提出更完善的健康照護,對生病罹癌的居民給予合理補償。

當社會大眾已經逐漸淡忘這事件,輻射屋並沒有消失,輻射居民的傷痛仍隱隱存在,需要更周全的照護和更公平的對待。

附註:

原能會表示,今年已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再進行輻射屋居民健康檢查與流行病學調查研究,預計於年底會有新的研究結果公佈。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北市
  • 南港區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輻射屋, 電磁波, 致癌, 鋼筋, 鈷60, 污染, 民生別墅, 原能會, 拆除重建, 永春國小, 張武修

民國81年,台灣第一棟輻射屋被發現。20年來,300多棟、1661戶輻射屋…絕大部分沒有被拆除,而是隱藏在城市各個角落,受輻射暴露影響的人數,估計超過一萬人。近年陸續有居民傳出罹患白血病、甲狀腺癌、乳癌等疾病,究竟這些居民,面臨怎樣的健康危機?而輻射屋遲遲未能拆除的原因又是什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于立平
攝影 葉鎮中 陳志昌 陳添寶 陳忠峰 陳慶鍾 張光宗 簡正傑,剪輯 葉鎮中 陳慶鍾 劉啟稜

栓不住的真相

栓不住的真相

摘要
他曾經是參與核一、核二建廠運轉的資深技術人員,如今,他站上反核運動最前線。當核二廠發生全世界首件錨定螺栓斷裂事故,台電的安全保證,為什麼說服不了曾在裡面工作的員工?

今年3月,核二廠一號機在停機大修期間,發現固定反應爐的120根錨定螺栓中,有4根裂損、3根斷裂,這是全世界核能電廠原子爐,第一次發生錨定螺栓斷裂事故。4月初消息曝光後,引發環保團體的擔憂。

反應爐螺栓的裂縫看起來似乎不起眼,卻攸關數百萬人的生命安全。曾經參與核一、核二建廠的台電退休技術人員李桂林指出,萬一斷裂造成反應爐位移、冷卻水管路斷裂,就有可能發生最嚴重的核子災變。

核二廠運轉至今31年,距離除役年限還有9年,原本被設計成「與爐同壽」,根本不可能壞掉的螺栓,卻提早老化斷裂,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經過一個多月的調查,台電指出螺栓斷裂的主要原因有三:第一是螺栓的材質有瑕疵、第二是當初施工不良、第三是建廠初期,反應爐有7個月暴露在腐蝕環境中,形成初始裂紋,才會在運轉30多年後,因為金屬疲勞而斷裂。

台電的肇因分析,無法解釋為何有裂紋或斷裂的螺栓只有7根,而且分布在南北兩側。環保團體認為,台電始終沒有交代清楚,將螺栓震斷的那個力量是什麼?就在今年3月16日,核二廠一號機停機的過程中,反應爐基座地附近的地震儀,就曾經顯示有0.29G的巨大震動,相當於六級地震的強度,但是當天核二廠附近並沒有任何地震。

李桂林指出,原子爐停機時的劇烈震動,30年來一直存在,民國70年左右,核二廠剛開始運轉,他也曾經在現場感受到原子爐急停時劇烈震動的威力。因為原子爐停機或跳機會產生水槌作用,在原子爐內產生劇烈撞擊。但台電表示,這種震動強度不大,之所以會有0.29G的訊號,是因為儀器故障。

除了螺栓斷裂的原因,究竟有多少根螺栓裂損也備受質疑。工程師王偉民發現,台電提出的兩次超音波檢測報告顯著度不同,第二次刻意將顯著度調低到原本的二分之一以下,有隱匿真相之嫌。

王偉民與台大應力所特聘教授吳政忠重新研究台電的報告,判定有裂紋的螺栓可能不只7根,而是36根。台電的說法跟王偉民正好相反,台電副總經理陳布燦指出,第二次的報告比第一次更精準。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則替台電背書,就算120根螺栓都有2.5mm裂紋,還是可以安全運轉。

核二廠1號機大修期限原本到4月底,現在因為調查螺栓事故遲遲無法重啟,台電大呼虧損。相較於台電的損失,環保團體更擔心,如果在沒有對反應爐結構,進行全面檢測調查之前,就貿然重啟,可能讓大台北地區六百萬人,面臨巨大風險。

雖然原能會主委蔡春鴻以官位擔保,核二廠繼續運轉18個月絕對安全,但是18個月後呢?退休核工李桂林直指,台電對於核電廠問題遮掩的態度,是讓人難以信任的關鍵,他也因為在核電廠工作二十多年,付出了巨大的健康代價。

去年八月,輻射安全促進會針對核一、核二廠周遭居民,進行了一項調查指出,核電廠附近居民有85%認為核電廠對健康有影響。有六成認為應該限期停用核電,北台灣也有六成民眾希望限期停用核電。螺栓問題爆發後,反核團體在網路上發起反對核二重啟的連署,超過一萬五千人響應,藝文界人士也在總統府前,以人形排出「我是人、我反核」表達反對訴求。

國際期刊指出,全世界三座最危險的核電廠,台灣的核一、核二就佔了兩座,如今核二廠重啟在即,誰來替北台灣600萬人的生命安全掛保證?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金山區
關鍵字
核電, 核能, 電廠, 台電, 核災, 李桂林, 王偉民, 蔡春鴻, 原能會, 輻射, 反核

他曾經是參與核一、核二建廠運轉的資深技術人員,如今,他站上反核運動最前線。當核二廠發生全世界首件錨定螺栓斷裂事故,台電的安全保證,為什麼說服不了曾在裡面工作的員工?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林靜梅,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陳忠峰 陳志昌 陳慶鍾,剪輯 葉鎮中

輻射屋20年

輻射屋20年

摘要
民國81年,台灣第一棟輻射屋被發現。20年來,300多棟、1661戶輻射屋…絕大部分沒有被拆除,而是隱藏在城市各個角落,受輻射暴露影響的人數,估計超過一萬人。近年陸續有居民傳出罹患白血病、甲狀腺癌、乳癌等疾病,究竟這些居民,面臨怎樣的健康危機?而輻射屋遲遲未能拆除的原因又是什麼?

民國81年,媒體披露民生別墅的鋼筋,遭受鈷60輻射污染,王玉麟家中測到每小時120微西弗的輻射劑量,是背景值的1000多倍。

王玉麟一家住在這間輻射屋長達八年,相當於照了580張的胸部X光,這在民生別墅中還不算是很高的。推算起來,民生別墅輻射屋居民,當年的暴露量大約在80毫西弗到1230毫西弗之間,是ICRP對一般民眾每年限制劑量的80到1230倍。

其實在民國74年,原能會官員就已經知道民生別墅輻射異常,卻將資料隱藏七年之久。直到民國81年才因為媒體報導而曝光,一棟又一棟的輻射屋也跟著浮出檯面。20年來,台灣陸續發現了189處、300多棟、1661戶輻射屋,包括幼稚園、國中、國小、辦公大樓、國宅住家等,根據官方統計,曾經設籍在輻射屋的居民約有13300人,現在還住在裡面的居民有3600人,黃碧禪就是其中之一。

民國84年,南港台肥國宅,被發現一二樓,總共23戶是輻射屋,卻沒有達到年劑量5毫西弗的補助標準,居民只好向台北市政府求助。南港台肥國宅由台北市政府興建,輻射污染爆發後,市府曾提供四四南村的國宅做為輻射屋居民暫時搬遷的住所,但是黃碧禪為了經營雜貨店維持生計,只好選擇繼續住在輻射屋。這幾年,南港台肥國宅陸續有居民罹患癌症死亡,其中最年輕的只有16歲。

輻射屋發現至今已經20年,但絕大多數就如同南港國宅、民生別墅一樣依然矗立在街頭,多年來居民盼望輻射屋早日拆除,卻遲遲等不到拆除那天。

當初原能會對於輻射屋的處理,是以「戶」為單位,年劑量在15毫西弗以上的房屋,由政府收購,5到15毫西弗的住戶可領到20萬的救濟金、房屋税減免等,5毫西弗以下的則是沒有任何補償。這樣的做法讓同一棟房屋的住民,從此有了截然不同的命運,導致住戶整合困難,同時造成日後拆除的困難。

其實原能會也有獎勵輻射屋拆除的措施,也就是一棟建築物要有20%以上的戶數是5毫西弗以上的輻射屋,才會被認定為適合拆除重建。給予最多30%的容積率獎勵,但是這麼多年來,原能會通過適合拆除重建的輻射屋只有15棟,其中真正重建的案例只有四棟,新莊瓊林路的輻射屋就是其中一個。

根據原能會的資料,1661棟輻射屋中,已經拆除的只有112戶,佔6.7%,加裝鉛板或是抽換鋼筋進行改善的有245戶,佔14.7%,剩下大約八成都是被動等待輻射自然衰減。雖然已經過了20多年,輻射劑量已經降低到發現當時的7%,但仍有902戶可以測得輻射劑量。其中67戶,在每年1毫西弗、9戶在5毫西弗以上。十多年來,同棟大樓裡,這些住家、辦公室仍舊與輻射鋼筋作鄰居,也有買賣的案例。

時間讓牆壁裡鈷60的輻射強度慢慢衰減,時間也讓潛伏在身體裡的傷害伺機浮現。基隆信二路國宅被發現為輻射屋之後,五樓已經拆除重建,這幾年許多鄰居都罹患癌症,居民不禁懷疑跟輻射有關。

20多年前,林慧瑛曾在復興北路一棟高劑量的輻射屋工作,十年後在那裡上班的七八個同事中,有三個罹患乳癌。經過化療與乳房切除手術,林惠瑛克服了癌症,接著卻又發現她的血液有血小板異常增生的問題。

輻射對兒童與青少年可能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民國84年,永春國小低年級與幼稚園教室被發現為輻射屋,隔年輻射教室被拆除,曾在輻射教室就讀的2000多名學童,也在仁愛醫院進行長期的健康追蹤。現年24歲的W小姐曾在永春國小幼稚園就讀,去年發現罹患卵巢癌。

根據張武修(北醫公衛學院副院長)等人在2006年的流行病學調查,年齡在30歲以下、累積輻射劑量超過50毫西弗的輻射屋受曝者,癌症發生率是一般人的5.5倍、固態腫瘤發生率為9倍、乳癌發生率是16倍;而輻射劑量在1-50毫西弗的受曝者,癌症發生率是一般人的3.9倍,固態腫瘤發生率也是9倍。去年上半年,輻射安全促進會就接到三位輻射屋學童罹患癌症的病例。除了癌症風險外,王玉麟指出,民生別墅也有嬰兒心臟缺損的案例。

對於即將邁入婚嫁年齡的年輕人,輻射是心中很難抹去的陰影。慈濟大學謝婉華等人研究發現,居民受孕能力因為輻射暴露而明顯降低。

另外輻射是否會對眼睛產生傷害?臺大醫院對曾在輻射屋居住的70多位孩童,進行長達15年的追蹤,發現這些孩童在長大後,眼睛的水晶體較未暴露族群更為混濁,顯示輻射的確會對眼睛造成影響。水晶體混濁代表日後發生白內障的機會將增加。

許世雄曾在輻射辦公室上班十多年,眼睛與甲狀腺都出了狀況。許世雄從來沒有想過要替自己申請職業傷害,直到前年一起在輻射屋工作的老同事突然因為腦瘤病逝,他才決定向公司申請職災賠償,卻面臨舉證上的難題。許世雄的公司最後以精神撫慰金的名義,賠償他的身體損傷。但是其他的輻射屋居民,卻沒有如此幸運。

原能會對於年劑量5毫西弗以上的輻射屋居民,提供每年一次的健康檢查,以及一次門診補助,最近卻把門診補助取消。許多輻射屋居民感覺,健檢的項目逐年減少,現在只剩下最基本的尿液、血液與甲狀腺檢查。

政府早在民國93年就比照國際標準,將一般民眾承受的輻射上限,從每年5毫西弗下修為1毫西弗,但是原能會只有對5毫西弗以上輻射屋居民提供健檢,台北市則另定自治條例,針對1-5毫西弗的居民進行體檢,形成一國兩治的狀況。

除了已經發現的1600多戶,是否還有沒發現的輻射屋藏在各地?原能會去年公告共352戶「有放射性污染之虞的建築」,這些房子分布在台北、桃園、基隆地區,屬於輻射高風險,卻始終沒完成量測。

雖然原能會表示,近年已經沒有發現嚴重輻射污染的建物,但購屋民眾還是很難放心。部分仲介業者與輻射偵檢公司合作,自行偵查中古屋的輻射狀況,意外發現了當年沒查出的漏網之魚。曾獨力追查輻射鋼筋來龍去脈的王玉麟認為,目前查到的輻射鋼筋數量遠低於賣出量,顯示仍有許多輻射鋼筋流向不明。

當年因為政府的刻意隱瞞,造成上萬民眾「身在輻中不知輻」。20年過去,隱匿資訊的官員獲判無罪,申請國賠的時效也已經過期,民眾就算是罹患癌症甚至死亡,也無法得到救濟或賠償,甚至害怕被貼上標籤而不願承認。

從去年開始,輻射屋受害者協會與輻射安全促進會始推動修法,要求政府對輻射屋居民,提出更完善的健康照護,對生病罹癌的居民給予合理補償。

當社會大眾已經逐漸淡忘這事件,輻射屋並沒有消失,輻射居民的傷痛仍隱隱存在,需要更周全的照護和更公平的對待。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北市
  • 南港區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輻射屋, 致癌, 原能會, 民生別墅, 鈷60, 輻射, 王玉麟, 張武修, 鋼筋, 永春國小

民國81年,台灣第一棟輻射屋被發現。20年來,300多棟、1661戶輻射屋…絕大部分沒有被拆除,而是隱藏在城市各個角落,受輻射暴露影響的人數,估計超過一萬人。近年陸續有居民傳出罹患白血病、甲狀腺癌、乳癌等疾病,究竟這些居民,面臨怎樣的健康危機?而輻射屋遲遲未能拆除的原因又是什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陳志昌 陳添寶 陳忠峰 張光宗,剪輯 葉鎮中

 

輻射屋十年紀事

從民國八十一年第一棟輻射屋發現至今,已經十年了。十年來輻射屋一棟棟地浮出檯面,一直到今年為止,台灣總共發現185棟輻射建築、1620戶輻射屋,大多分佈在北縣市、基隆、桃園。這其中包括了幼稚園、學校、辦公大樓、國宅、別墅,甚至還有馬路的人孔蓋、鐵門窗。估計有將近一萬人曾經在輻射屋中居住、上班、上課,這其中除了公家單位、國宅與學校已經拆除重建外,其他大多數的輻射屋至今依然矗立街頭,許多民眾進出輻射建築而不自知。

台北市民生別墅是所有輻射屋裡名氣最大的,這棟曾被政府列為需要強制拆除大樓,如今樓下商家林立,許多住戶仍住在裡面。曾是民生別墅住戶的輻射安全促進會前會長王玉麟說,「民生別墅總共70戶,搬走了26戶,其他都照樣居住而且樓下店面是門庭若市,居住的人有的是租給人家住,到現在除了被政府收購那幾棟房屋以外,其他哪一層沒有住人?都住了人。」

矗立在新莊瓊林路口的住宅,是全台灣、可能也是全世界輻射劑量最高的屋子。發現輻射之後,原委會收購了大部分高劑量的房屋,瓊林路這棟住宅宛如廢墟一般。但是八年過去,當我們再造訪瓊林路,卻發現仍然有三戶人家居住在裡面,而一樓也多了家新開張的店面。「剛開始發現輻射的時候,我們想能不能立刻重建,可是後來才發現,那個重建的路實在太遙遠了。」曾住在瓊林路輻射屋的洪淑娟說。

究竟,眾多輻射屋難以拆除重建的原因在哪裡?原來,當初原委會在處理輻射屋時,是以『戶』為單位收購嚴重污染的住戶,然而,由於收購價格遠低於市價,

有些住戶不願意廉價出售,另外中低污染戶又不被列為收購對象,以至於在同一棟輻射大樓內,卻有著不同的命運。這些矗立在市區的輻射屋,大多並未有任何輻射的警示標誌,提醒民眾要保持距離。

健康上的問題,是輻射屋居民另外一個疑慮。在今年罹患乳癌的林小姐,十年前曾在台北市中心一棟高劑量的輻射辦公室工作。「我們同事大概十三四個,女生有七八個,現在有人有內分泌的問題、有血液的問題、有三個癌症,一個甲狀腺亢進。沒有發病的人他們更緊張,他們也都很擔心。」其實,林惠瑛與同事早在十年前就得知他們工作的辦公室是一棟高劑量的輻射屋,這些年來雖然定期做健康檢查,也查出血液異常的毛病,卻始終不以為意。這兩年老同事的健康紛紛出狀況,自己也在今年檢查出乳癌,曾在輻射屋中工作的陰影突然鮮明起來。林惠瑛與同事懷疑自己罹患癌症的原因與輻射有關,寫信陳情原委會希望能得到些許醫療補助,卻只拿到了一張慰問信,令他們感到非常失望。林惠瑛說,她們沒有能力去證明自己罹患癌症與輻射暴露有直接關係,但是同事之間得重症的比例如此高,讓他們不得不懷疑。

輻射屋居民的健康情形究竟如何?根據陽明醫學院近年來針對低劑量輻射屋居民及學童的染色體分析,在輻射屋居住或曾在輻射教室就讀的學童,染色體變異的比率的確高出一般民眾。此外,輻射屋居民在罹患白內障、甲狀腺腫瘤以及白血病等血液病變的疾病上,也有較高的風險,然而這些疾病都有一定的潛伏期,而遺傳上的問題甚至要等到生育時才會發現。也因此,輻射屋居民的健康檢查與追蹤一直在持續中。

十年走來,輻射屋事件並沒有過去,只是被淡忘。因為當初少數官員的刻意隱瞞,致使輻射屋延宕了七年的時間才曝光,我們的社會也因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除了公部門至少付出的十億經費外,還有多少人賠上了財產、健康、家庭,並且持續在付出代價?

學科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輻射, 健康風險, 民生別墅, 王玉麟, 電磁波, 原能會

在全世界有三場輻射污染造成的災難,所殃及的人數超過萬人,一是日本長崎廣島的原爆、二是蘇聯的車諾堡事件、第三個就是台灣的輻射屋污染事件。日本的原爆、蘇聯的車諾堡,似乎都已成了過去式,但是輻射屋在台灣卻仍然是個進行式。

工作人員

記者 張岱屏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苦!何苦!

 

核苦!何苦!

摘要
不論你擁核、還是反核,不論你住在蘭嶼,還是住在金山,我們都必須面對核廢料處理的議­題。我們都曾經享受核能帶來的電力,我們也必須解決核廢料帶來的痛苦。

關於核廢料,核能專家有苦水!

在清華大學核能教授的眼中,核能是最經濟,安全的能源!核廢料雖然有輻射的問題,只要做好防護措施,永久與人類的生活環境隔離,就不會對人類造成傷害!可是,為什麼最終貯存場的設置地點,總是遭到當地人的反對,大家對核廢料的恐懼,似乎遠大於對科技專業的信心,即使清大的核工專家秉持學術專業作保證,也無法取信於民!

關於核廢料,達悟人有苦說不出!

核廢料對達悟人而言,象徵的是台灣漢民族對達悟人的不尊重。台灣社會在享受核電帶來的便利後,卻把難以處理的核廢料,運送到蘭嶼!蘭嶼並沒有用到任何來自於核能的電力,卻必須承受核廢料所帶來的身心影響,怎麼想,也難以平復!更可惡的是,當初興建核廢料貯存場,竟然以工廠、碼頭的不實名義,及至達悟人不斷抗議,政府卻一再以拖延,跳票等方式,延宕核廢料的遷移!今年12月31日,台電在蘭嶼的貯存場土地租約即將到期,就算達悟人不想續租土地,台電也沒辦法把9萬7千桶的核廢料搬走,因為遷移的過程,至少需要七年,這是不是霸王硬上弓?如果台電有誠意,至少七年前,就要開始準備作業了!就像啞巴吃了黃蓮,善良單純的達悟人,當然不肯再輕信狡猾的漢人!

關於核廢料,金山人更是苦水滿腹!

雖然說核一在石門,核二在萬里,但是金山鄉卻是身處兩座核電廠間,尤其核二廠距離金山鬧區車程不到5分鐘!長期以來,當地居民承受的心理恐懼,不會比蘭嶼少!蘭嶼所放的還只是低放射性的核廢料,核二廠內自運轉以來的高放射性核廢料,可是從來沒離開核二廠的大門過!1995年達悟人以石封港,禁止台電再運送低放射性核廢料到蘭嶼,核一核二的低放射性核廢,集中送到核二廠的減容中心,全部堆放到核二的廢料倉庫,換言之,金山鄉不只是核二廠所在地,更是低、高放射性核廢的貯存場,如果最終貯存場仍無著落,金山鄉不就是變相的長期貯存場嗎!如果核四所在地有建廠基金,蘭嶼有核廢料回饋金,一年只獲得6千3百萬的運轉基金的金山鄉,能夠服氣嗎?

關於核廢料,阿扁政府苦不堪言!

一向主張反核的民進黨,在執政後,不但反核之路一再受挫,還必須義無反顧的幫核能政策擦屁股。既使經濟部長公開向達悟人道歉,行政院長和阿扁總統都親自到蘭嶼溝通,達悟人還是不相信政府解決問題的誠意!在達悟人的理解,政府的誠意,應該表現在今年年底遷出核廢料!可是在阿扁政府的理解卻是,核廢料一定會遷出蘭嶼,卻無法馬上遷,因為還需要檢整作業,做好核廢料的安全防護後,才能移走!既使不用像台電聲稱的7年,至快也要5年3個月!認知上的差距,讓達悟人質疑阿扁政府的誠意,如果阿扁沒有連任,其他擁核的政黨執政後,這項承諾會不會跳票呢?而北海岸四鄉鎮,繼蘭嶼後也開始強力要求政府處理核一核二的核廢料,但是最終貯存場遲遲找不到適合場址,政府又要如何履行搬移核廢料的承諾呢?

核苦!何苦!再怎麼苦!核廢料都是要設法解決的!我們不解決,難道要留給蘭嶼和金山的下一代,來傷腦筋嗎?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 新北市
  • 金山區
關鍵字
核電, 原子能, 原能會, 台電, 達悟, 原住民, 核廢, 反核, 輻射, 貯存場, 回饋金

不論你擁核、還是反核,不論你住在蘭嶼,還是住在金山,我們都必須面對核廢料處理的議­題。我們都曾經享受核能帶來的電力,我們也必須解決核廢料帶來的痛苦。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曾思龍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輻照大地

輻照大地

摘要
輻射的故事是從一百多年前科學家的偉大發現開始,這種眼睛看不見,但能穿透物質的射線,不斷帶領著人類邁向科技的新領域,至今輻射在醫學及能源的運用上,仍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然而輻射的使用就像一把兩面刃的刀子,好壞參半。

從民國81年輻射鋼筋在媒體曝光以來,我們開始警覺到四周可能充斥著危險的輻射污染源,住的可能是輻射屋,走的可能是輻射馬路,吃的可能是輻射米,喝的可能是輻射水,就連上學上班,都可能遇到輻射教室、輻射辦公室。

2001年12月23日,在台北有一場特別的耶誕聯歡晚會,許多輻射屋的居民齊聚一堂,為自己的未來尋找出路,雖然輻射鋼筋事件,早已經成為政府眼中的陳年舊案,但是居民被輻射籠罩的惡夢,以及輻射屋後續的處理問題,都還沒有結束。

輻射污染的元兇揪不出來,更加加深民眾對輻射污染的疑慮。每年會有一千多位輻射屋居民,到醫院進行定期健康檢查,進行追蹤,或是防範未然,但創傷可以治療,卻無法痊癒。不知輻射在哪裡的現象,不只直接增加民眾遭受輻射污染的可能性,也讓政府的保證沒有辦法獲得民眾的信任,傷害都已經難以挽回。 

或許正因為科學還無法證實輻射的傷害,我們才更應該小心謹慎,防堵它的風險,因為輻射科技的使用,就像一把兩面刃的刀子,好壞參半。曾經,輻射是十九世紀科學家最偉大的發現,而今,卻成為民眾心中一直憂心的恐懼,這樣輻照大地的奇蹟,究竟是科技的反撲,或是人類的疏忽。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電磁波, 輻射屋, 原能會, 健康風險, 王玉麟

輻射的故事是從一百多年前科學家的偉大發現開始,這種眼睛看不見,但能穿透物質的射線,不斷帶領著人類邁向科技的新領域,至今輻射在醫學及能源的運用上,仍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然而輻射的使用就像一把兩面刃的刀子,好壞參半。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于立平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家平安 

核家平安 

摘要
民國八十一年新聞報導民生別墅是輻射屋,對居民來講是非常大的震撼,雖然官方早在七十二年便知道有輻射鋼筋外流,七十四年就知道民生社區是棟輻射屋,卻在原子能委員會裁判兼球員的情況下,掩蓋了這件事,犧牲的卻是長期處在高輻射劑量下居民的健康。

1992年,新聞報導民生別墅是輻射屋,對居民和台灣社會造成非常大的震撼。更令人吃驚的是,官方早在1983年已知有輻射鋼筋外流的情況,1985年原能會到民生社區的啟元牙科做X光檢測,發現整棟都是輻射屋,卻在原子能委員會有意掩蓋下,犧牲了居民的健康,原能會事後追查,研判這些輻射鋼筋應該是位於桃園縣中壢市的欣榮鋼鐵公司的煉鋼爐所製造出來,但又從哪接收到的呢?懷疑與位於八德鄉的陸軍化學兵學校遺失的鈷-60射源有關。

輻射安全促進會會長王玉麟,也是民生輻射屋的受害者,拍攝受災情況,並翻洗兩百多捲寄至全世界各地核子醫學、核子研究機構,在日本引起震撼。長期暴露在高劑量的輻射值下,將會誘發型癌症跟遺傳基因突變,事件爆發後原能會安排民生社區住戶接受身體檢查,發現他們突變的比例比核能電廠工作人員高出十倍。

王玉麟隨後成立輻射教室,開辦輻射偵測訓練班,並透過電臺推動輻射防護教育,期望臺灣的核能知識普及化,他認為既然官方不可靠,何不求助於自己。1992年迄今,臺灣共發現了184幢輻射屋,遍布大臺北、桃園、新竹地區,直接受害者三千餘人,遭受波及者估計超過萬人,已證實是自蘇聯車諾堡核電廠災變後排名世界第二的輻射汙染事件,也是全世界唯一的民宅輻射公害事件。臺北市有2242人符合受檢條件,1554人接受衛生局健檢追蹤,已確定17人罹患癌症。

從輻射屋事件,更讓人擔心到底國內的核能安全防護機制是否完整?車諾堡核電廠災變造成烏克蘭地區三十公里內的十三萬居民必須疏散,陽明大學醫學系教授張武修質疑換作臺灣是否有能力承受?臺灣電力公司作秀式的核安演習,真的能讓居民確實應變嗎?

臺灣大學化學工程學系教授施信民說明,車諾堡核電廠災變的影響範圍約有臺灣四倍大,輻射塵隨著氣流飄散,最後全世界都能偵測到輻射劑量,包括臺灣。

臺灣地狹人稠、天災頻仍,施信民認為非常不適合發展核能發電,北部的核能電廠距離臺北地區三十公里以內,在一般風速之下,輻射塵約三個小時內就會飄散過來,五、六百萬人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採取緊急的應變措施,幾乎是不可能。再者,臺北地區占了臺灣四分之一人口,收容與生活安置都會是一大問題。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北市
  • 中山區
關鍵字
民生別墅, 原能會, 啟元牙科, 輻射安全促進會, 王玉麟, 輻射屋, 輻射污染, 張武修, 施信民, 核能發電, 輻射塵, 電磁波

民國八十一年新聞報導民生別墅是輻射屋,對居民來講是非常大的震撼,雖然官方早在七十二年便知道有輻射鋼筋外流,七十四年就知道民生社區是棟輻射屋,卻在原子能委員會裁判兼球員的情況下,掩蓋了這件事,犧牲的卻是長期處在高輻射劑量下居民的健康。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劉楷南 
攝影 陳添寶 朱孝權,剪輯 鐘文源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原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