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保留地

2015 04/13
莫拉克颱風重創東台灣,造成巨大損失,災難過後,許多地區進行重建規劃,不少部落卻憂心,政府會假災難之名,行開發之實,帶來二度傷害。台東縣延平鄉的紅葉部落,就面臨了風景特定區的開發計畫,威脅部落生存。族人更恐懼,災後開發會讓他們一無所有…
2014 12/29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2013 07/01
為了因應天秤颱風災後重建工程,政府打算讓混凝土預拌廠,設在蘭嶼東清七號地,台東縣政府與蘭嶼鄉公所認為,這裡是國有地;東清部落的耆老卻認為,這裡是祖先和這一代人的耕作地,究竟誰有權力決定東清七號地的未來...
2012 08/20
眼看著故鄉的好山好水,近年來不斷被開發吞噬,原本在城市工作的泰雅族人吳志德,回鄉放手一博,走上有機之路,他聚集族人共同耕作,互助合作的溫暖圍繞著整座農場,轉眼間,度過了六個年頭,如今,守土護鄉的種子已經茁壯。
2012 07/23
順著台七甲線上山,當環山部落映入眼簾,梨山就不遠了。梨山,著名的溫帶作物產地,在海拔二千多公尺的高度,開創年產值數十億的奇蹟。但它同時也是讓人憂心之地,森林消失,隨處是超限利用的痕跡。很少人知道,大梨山的地質和小林村相似,有著深層崩塌的地滑危機…
2012 02/13
一個天衣無縫的計畫,一場無情的殺戮,凌遲你我的原始森林,將特稀有植物蓄意毒殺,只為刨除原始林,改種檳榔…
2011 05/23
「搶救水田部落、守護山林、保護生態、顧台灣」水田部落居民站在被濫墾的土地上,喊出心聲。2010年11月,他們抗議業者違法開墾,如今他們再次踏上戰線。一戰再戰,何時能為家鄉,打出一場漂亮的勝戰?
2011 01/03
「他們為了賺錢,枉顧部落生命,如果來七八百毫米的雨量,我們會跟小林村一樣」站在新開闢的薑田之前,老鄰長邱子茂心情沉重的說。故事發生在新竹縣尖石鄉的水田部落,由於人口老化,就業機會稀少,部分居民把地出租給外地人,來賺取微薄的租金。不少外地人前來種植生薑,開墾區就位在部落正上方,造成水田部落的環境危機。
2010 07/26
水帶財,也帶災。廬山因為溫泉水而商機無限,也因為塔羅灣溪的洪水而危機難料。辛樂克颱風重創廬山,屋倒橋毀,暴露與河爭地的危險。另一端,溫泉北坡的母安山岩體持續滑動,潛藏巨大危機。大自然不斷釋出警訊,政府急著研擬廬山溫泉區遷建,要如何遷? 遷到哪裡?才能延續廬山曾有的榮景,圓一個新的廬山夢?
2008 03/03
民國九十三年的桃園大停水,逼得政府不得不正視石門水庫的問題,而在九十五年通過石門水庫整治條例,撥出250億特別預算來進行整治。集水區的保育也在整治的重點目標之一。長年來,政府總是認為是超限利用造成崩塌,而崩塌又讓水庫淤積,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是否都能夠用特別預算來解決難題?而政府對於集水區內的土地規劃又是如何打算的呢?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