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

黃瘋蟻入侵

黃瘋蟻入侵

摘要
小小螞蟻雄兵,每天辛勤儲存糧食,團結合作,讓族群一天天壯大,牠們是寓言故事熱愛描述的對象。當牠們離開原本生長的土地,漂洋過海,入侵異地,這股力量,如何成為野生動物和人類的夢魘?

山腳下冒出的湧泉,一年四季源源不絕,滋養這片國境之南的土地。農民用泉水灌溉瓜果、蔬菜,也是陸蟹喜愛的棲地。一大清早,來自彰化師範大學的研究團隊來到這裡,他們的目標不是陸蟹,而是這群身體呈現黃褐色,腳細細長長的外來種長腳捷蟻。

蟻巢一受驚擾,螞蟻就會發瘋似的滿地狂奔,人們因此俗稱牠們黃瘋蟻。研究人員為了採集螞蟻,帶回學校做進一步分析,不過短短幾秒鐘,全身就爬滿螞蟻。

雖然黃瘋蟻不太會叮咬人,不像入侵紅火蟻惡名遠播,一般人也幾乎不會注意到,牠卻名列世界百大外來入侵種之一。原產於非洲,適應不同環境的能力非常強,數百年來,隨著人類遷移、貿易,足跡遍布世界。遠在澳洲的聖誕島,就有遭到黃瘋蟻入侵的慘痛經驗。

隨機翻開地上的朽木,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黃瘋蟻。瞎了眼的螃蟹,行動能力下降,很快就會餓死,成為黃瘋蟻的大餐。聖誕島國家公園預估,黃瘋蟻可能已經殺死了島上一半的紅地蟹。沒想到,這幾年,墾丁國家公園的陸蟹棲地,也開始出現同樣景象。

屏東墾丁香蕉灣地區有將近三十種陸蟹分布,不同種類的陸蟹,受到黃瘋蟻影響程度不一,根據陸蟹研究者劉烘昌的調查,陸蟹數量在2015年間,出現大幅減少的現象,其中奧氏後相手蟹受到的影響,最為嚴重,剩下數量可能連百分之一都不到。

螞蟻專家彰化師範大學生物學系副教授林宗岐,長期監測則顯示,黃瘋蟻早在日治時期,就已經被當時的學者紀錄,入侵台灣,如今更是早已分布全台各地。牠們獵食的對象不只有陸蟹,節肢動物、兩棲類、爬蟲類,都可能成為牠們的獵物。

2017年,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委託林宗岐的團隊,先選定陸蟹幾個重要棲地,進行黃瘋蟻的監測與防治試驗。在船帆石、香蕉灣、砂島,以及靠內陸的湧泉區農地,每隔五十到一百公尺,放置一個糖水誘餌。經過一小時,再觀察哪些監測點的黃瘋蟻密度較高。

利用黃瘋蟻強勢搶食的特性,研究人員接下來會在這些熱點,擺放含有硼砂的餌劑,來進行防治,也不會波及其他生物。調查結果顯示,後灣地區密度最低,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取樣點有黃瘋蟻分布,但到了香蕉灣和砂島地區,接近一半的採樣點,都有黃瘋蟻。

在湧泉區的農地,可以看到黃瘋蟻的採樣點,甚至超過一半,密度最高。只要在人類活動越頻繁的地方,牠們就更加茁壯。馬路、水管,各種水泥設施,也都增加黃瘋蟻擴散的速度。自然棲地較完整的地區,台灣的原生種螞蟻,就有機會維持穩定族群,和黃瘋蟻互相制衡。

目前除了陸蟹,已經有研究資料佐證受到黃瘋蟻危害,這種螞蟻對整個生態系,究竟產生多大影響,仍然需要更長期、更廣泛的調查。

墾丁黃瘋蟻害消息傳開後,陸續有民眾指認,原來在他們在校園、家中,甚至養蜂場,正在遭受的蟻害,就是黃瘋蟻惹的禍。台南市就有好幾間學校,都發現黃瘋蟻的蹤跡。

如果要讓黃瘋蟻完全消失在校園和自然環境中,需要非常長的時間。林宗岐指出,一般人往往會希望一噴殺蟲劑就見效,但是施以餌劑,借用螞蟻自身的力量,慢慢將藥物傳遞到族群中,才能有效根治。他也提醒,雖然許多螞蟻入侵台灣的時間都已經超過百年,不代表民眾可以放心繼續走私這些品種入境。

近幾年接連發生黃瘋蟻攻擊陸蟹,和南投的疣胸琉璃蟻害,就不排除是新引入族群造成的,因為新族群的習性,有可能更加兇猛,對生態的衝擊更大。

一隻螞蟻力量雖小,當牠們被人類挾帶到異鄉,再依附人類的開發行為,漸漸集結成千萬大軍,打亂原本的生態平衡,陸蟹首先發出警訊,下一個會是誰?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屏東縣
  • 台南市
關鍵字
黃瘋蟻, 螞蟻, 外來種, 入侵, 防治, 生態衝擊, 生態保育, 陸蟹

小小螞蟻雄兵,每天辛勤儲存糧食,團結合作,讓族群一天天壯大,牠們是寓言故事熱愛描述的對象。當牠們離開原本生長的土地,漂洋過海,入侵異地,這股力量,如何成為野生動物和人類的夢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寧 陳佳利,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賴冠丞,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獵殺紅火蟻

獵殺紅火蟻

摘要
有一種螞蟻,牠是國際間的通緝要犯,各國政府都嚴防牠偷渡入境,很不幸的,牠已經在台灣攻城掠地、擴張版圖。這位惡名昭彰的人物,就是來自南美洲的「入侵紅火蟻」。

螞蟻有那麼可怕嗎?美國政府過去也這麼說,現在一年造成五十億美金的損失。入侵紅火蟻攻擊力強,被牠叮咬的部位會紅腫、疼痛,嚴重的還會造成暈眩,甚至是過敏性的休克。嘉義、桃園地區的農民,在三、四年前就發現這種「咬人會很痛的螞蟻」,現在下田耕作都要全副武裝,不敢赤腳踩在泥土上。

紅火蟻非常兇猛,牠是雜食性動物,會獵捕田裡的任何生物,農民說,現在田裡面安安靜靜的,都聽不到青蛙、蟋蟀的叫聲,牠們都被螞蟻吃光了,在田間都會看到動物的骨頭或是空殼,對當地生態已經造成嚴重的衝擊。

去年十月,農委會正式確定紅火蟻入侵台灣,桃園縣的災情最為嚴重,其次是台北縣與嘉義縣。但是防疫的層級只是在農委會與縣政府,雖然防疫工作有在進行,卻看不到成效,既沒有錢、又沒人,也沒有建立防疫體系,每天都在田裡耕種的農民都認為沒有用,螞蟻越來越多,政府單位顯然是低估了紅火蟻的威力。直到紅火蟻入侵首都,媒體大幅度的報導,才震驚高層。

行政院長宣佈三年內要消滅紅火蟻,一時之間,紅火蟻成了政府各級單位的頭號公敵,農委會舉辦了大規模的講習,環保署舉辦居家火蟻防治誓師大會,台北市政府成立火蟻防治小組,十一月一日,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成立,紅火蟻防治工作終於提升到跨部會的層級。

自從台北市傳出紅火蟻入侵的消息,桃園的園藝產業進入了寒冬,花農也是紅火蟻的受害者,現在更是難以維生。訂單取消三成,價錢也跌了不少,出貨後,貨款還會被扣押,一段時間之後,確定沒有紅火蟻入侵,才給足費用。花卉產銷班趙班長說,為了預防紅火蟻擴散,現在政府把矛頭指向園藝業者,沙、土都可能攜帶紅火蟻,園藝業者很願意配合政府,但是,要有標準的作業程序來指導花農。

種植韓國草的趙班長跟我們說,他努力的做防治,但是旁邊的廢耕地都是紅火蟻,有些地沒有人在管,即使他們再努力做防治,紅火蟻還是滅不掉。對於政府打算在三年內投入一億多元的經費來消滅桃園縣的紅火蟻,趙班長認為不大可能,因為很多配套措施都沒有出來。

要消滅紅火蟻,防止往外擴散是第一要務,目前農委會目前並沒有限制有紅火蟻的植栽業者不能販賣植栽,因為一旦這麼做,就要補償花農的損失,因此現在是透過管理的方式,要求花農在花卉在販售前,必須確定沒有紅火蟻,否則會被罰款,不過執行這項業務的桃園縣政府並沒有足夠的人力,在業者每次出貨前做稽查。而土方移動管制方面,農委會表示,營建署方面認為目前沒有問題。看了政府目前擬定的防治體系,實際上有許多的漏洞,不禁令人憂心...

現在只能期望,倉促成軍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能夠發揮功能,它是一個跨部會的組織,扮演諮詢、監督與統整的角色。這個不在政府體制中,類似學術單位角色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是否能發揮功能還需要後續的觀察,至少現在已經擬定了紅火蟻防治的標準作業程序。

紅火蟻防治的模範生澳洲,他們用了六年的時間,花了四十多億的台幣,成功的消滅了99%的紅火蟻,台灣打算三年內,用一兩億元的費用來滅蟻,這是一個高難度的挑戰。冬天是紅火蟻潛藏的時期,防疫工作卻不能也跟著進入冬眠期,游院長三年滅蟻的承諾是否能兌現,明年就可見分曉... 

【採訪側記】

其實早從七月間,就開始拍紅火蟻的專題。但因為遇到颱風,製作許多與災害有關的報導,又遇到九二一五週年,紅火蟻專題就一延再延,而沒有在最HOT的時候播出,雖然錯過播出時效,還是持續追蹤紀錄。外來種的問題在台灣已經相當嚴重,也威脅到本土物種的生存,我們的島也製作過許多外來種的專題,紅火蟻的危害自然也是我們關切的一項。 

唉......我並不想給公部門澆冷水,問過許多人的看法,包括我的觀察,都不看好政府能把紅火蟻滅掉,為什麼?本位主義作祟、要掌權、無法廣納雅言與批評。這麼寫,政府單位一定有人對我有意見,甚至認為我不了解狀況。唉......要談問題,了解狀況的人不方便接受我採訪,有的怕得罪人而避重就輕,他們並非鄉愿,只是把問題突顯出來,公部門的人會有意見,甚至可能有很多小動作,因此我尊重他們的意願,卻覺得很可悲,在台灣很難理性的討論問題、就事論事,把問題關起門來自己討論,是比較沒有壓力,卻可能錯判情勢,或是粉飾太平.....

學科
動物
縣市
  • 桃園市
  • 蘆竹區
  • 嘉義縣
  • 水上鄉
關鍵字
外來種, 紅火蟻, 入侵, 檢疫, 防治, 生態衝擊, 生態保育

有一種螞蟻,牠是國際間的通緝要犯,各國政府都嚴防牠偷渡入境,很不幸的,牠已經在台灣攻城掠地、擴張版圖。這位惡名昭彰的人物,就是來自南美洲的「入侵紅火蟻」。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錦彪

異形入侵

異形入侵

摘要
今年九月二十三日,靜宜大學教授陳玉峰前往台中縣頭汴坑溪附近,進行生態調查時赫然發現,溪畔的一棵山黃麻樹正被一種黃色的藤蔓層層纏繞,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我們重回頭汴坑溪,發現生命力旺盛的本土樹種山黃麻,已經被這種不明的藤蔓絞殺致死。

陳玉峰教授在發現這種特殊外來植物之後,向農委會發出「異形入侵緊急警報」。一方面委託研究生許彩梁進行實地訪查,調查這種「異形」分佈擴散的現象,另一方面也請植物分類專家楊國禎進行植物鑑定。楊國禎判斷這種無根無葉、生長能力快速、靠著黃色莖脈緊緊纏繞寄生在其他植物上,並且將其他植物的養分耗乾的恐怖異形,就是「日本菟絲子」。

日本菟絲子是一種不會進行光合作用的寄生性植物,藤絲的直徑可達0.4公分,最粗可長到像筷子一樣粗。當它纏上綠色寄主之後會長出吸足,鑽進被寄生的植物體內,吸取寄主的養分與水分,使寄主死亡。十月下旬,日本菟絲子陸陸續續開始長出花苞,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楊國禎擔心,日本菟絲子一旦開花結果蔓延開來,後果將不堪設想。

靜宜大學生態研究所研究生許彩梁經過一個月的調查發現,日本菟絲子分佈擴散的範圍出乎原本的預料,從南投中寮、竹山,到台中縣太平市、霧峰鄉,甚至到台中市市區崇德路上的行道樹,都可以看到日本菟絲子的危害。奇怪的是,這些菟絲子並不是成片的蔓延,而是零散的分佈在各地。究竟,這些菟絲子是怎麼擴散出去的呢?在南投清水國小附近,我們從居民口中漸漸發現答案。

在中部的民間流傳著這樣的說法--菟絲子當成是一種可以治尿酸、高血壓等的草藥。許多人相信這樣的偏方,便隨手散佈這種植物,像中寮鄉清水村這一帶的日本菟絲子,就是居民刻意引入的。 

日本菟絲子繁衍能力極強,只要將一小段莖甩上樹梢,不久就會爬滿整棵樹。清水村村長好心的摘了一大包要我們帶回去「試試看」。這種居民口中的「無根草」可以當做中草藥嗎?我們將日本菟絲子拿去草藥行給老闆鑑定。

原來,在草藥行裡所賣的「無根草」,是另外一種比較常見的「平原菟絲子」,這種菟絲子的確是一種藥材,常常寄生在草本植物與矮小的灌木上,藤莖的直徑不到日本菟絲子的一半,與日本菟絲子完全是不同的品種。一般民眾並不了解這種小型的平原菟絲子與大型的日本菟絲子之間究竟有什麼差別,以為都可以當做草藥治病,便順手甩上樹枝,無心插柳的結果,卻造成生態的災害。

學科
植物
縣市
  • 南投縣
  • 中寮鄉
  • 台中市
  • 大里區
關鍵字
外來種, 菟絲子, 寄生植物, 陳玉峰, 生態衝擊, 入侵

今年九月二十三日,靜宜大學教授陳玉峰前往台中縣頭汴坑溪附近,進行生態調查時赫然發現,溪畔的一棵山黃麻樹正被一種黃色的藤蔓層層纏繞,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我們重回頭汴坑溪,發現生命力旺盛的本土樹種山黃麻,已經被這種不明的藤蔓絞殺致死。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志昌

Subscribe to RSS - 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