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類動物

路殺大調查

路殺大調查

摘要: 
道路、車輛,帶來了行動上的便利,有時候,卻也帶來死亡。有群生命需要過馬路,卻看不懂號誌。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以2017年進行的兩次試辦系統性調查結果去推估,全台灣平均一年可能有超過五百萬隻以上的野生動物被路殺。明白問題在哪,才能著手改善,想要答案,方法不難,只要一台手機和一顆溫暖的心。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陳民紋
剪輯 賴冠丞

虔誠上香祈求平安,帶上簡單行囊,利用畢業前最長的假期,兩位靜宜大學的學生,自願在徒步環島計畫中,為動物而走。如果遇上動物屍體,他們會拍照紀錄,上傳到路殺社。(2011年成立的社團,專門收集民眾上傳的路死動物資料,推廣公民科學研究。)

根據路殺社的資料,2012年到2017年,記錄到98700起、550種野生動物路殺死亡,其中有8200起是保育類動物。當年發起路殺社的特生中心副研究員林德恩,曾在2017年舉辦過兩次系統化調查測試。20181月,嚴謹的系統化路殺動物大調查正式啟動。

依路殺社累積的資料,大部分路殺熱點都集中在淺山,因此系統化大調查也以淺山地區為主。以五公里乘五公里的方格,把台灣劃成1140個方格,依照生態氣候分區、道路密度跟道路型態這三種因子,來做篩選,第一階段開放252個方格供認養,希望有興趣的民眾,在1月、4月、7月、10月各選一天,針對省道、縣道、鄉道與其他道路,每年進行四次調查。

不同路段,適合不同的調查方式,走路能發現路死動物的機率最高,但最費力耗時,相對的,開車比較輕鬆,卻可能錯過一些動物屍體。特生中心研究助理林毅倫表示,路殺狀況最多是縣道跟鄉道,因為道路穿越的環境,生物相比較豐富、又有一定程度的車流量。

另外,調查時間不一定要在白天,兩位就讀文化大學的志工,特地選在入夜後、凌晨清潔人員打掃前進行調查,收集夜行性動物被路殺的狀況。其實只要願意,不管幾歲都可以來調查。台中市和平區和平國小就有一群小朋友,在陳岳峰老師的帶領下,成為小小公民科學家。

這次也搭配進行遊蕩犬貓目擊記錄,希望志工在調查野生動物同時,遇到遊蕩犬貓也做數量統計,這份資料整合後,將會是檢視零安樂政策的監測資料之一,輔助找出人犬衝突的熱點。

之前路殺社曾以隨機調查資料,幫助綠島的奧氏後相手蟹安全過馬路。更具科學性地系統化大調查,能精準估算死亡數量,篩出確切熱點,作為改善依據。

最近因為寒冷,動物的活動性比較低,路殺量也比較少,但隨著氣候越來越溫暖,

路殺將進入高峰期,需要更多志工加入,目前第一階段,有190個方格被認養,還有62個方格需要幫忙。

這股由下而上的力量,力量有多大,就代表有多少人在乎。這場調查計畫,不用具備專業背景你我都可以一起參與。

 

公視 我們的島【路殺大調查
02/26() 2200首播
03/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 台中市
關鍵字: 
路殺, 保育類動物, 路殺社, 林德恩, 生物多樣性

道路、車輛,帶來了行動上的便利,有時候,卻也帶來死亡。有群生命需要過馬路,卻看不懂號誌。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以2017年進行的兩次試辦系統性調查結果去推估,全台灣平均一年可能有超過五百萬隻以上的野生動物被路殺。明白問題在哪,才能著手改善,想要答案,方法不難,只要一台手機和一顆溫暖的心。

石虎之光

石虎之光

摘要: 
當人們進入夢鄉,牠們的靈魂,正在深夜閃閃發亮。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原本是全台普遍分布的物種,短短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卻瀕臨滅絕的窘境。留下棲地是保住牠們的關鍵,越來越少的石虎,遇上越來越多的開發,漆黑中,需要光。(畫面提供 野聲環境生態顧問有限公司)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黃澄澄的景象,瀰漫稻香,來自台北的遊客,正彎著腰收割,一把一把將稻穗放進打穀機,腳踩轆轤,旋轉稻穗,金黃色的穀粒串連著石虎的希望與社區的未來。林務局技正余建勳表示,2014年開始在苗栗縣楓樹社區幫助農民推動友善耕作,提供淺山生物安全的棲地,也幫助在地農民提升收入。

為何選在苗栗楓樹窩推動石虎保育?目前只在苗栗、南投、台中、彰化等地有石虎的蹤跡,其中苗栗山區,農田、草生地與森林交錯,正是石虎喜歡的環境。

石虎田進入了第四個年頭,面積從0.5公頃增加到2.5公頃,慢慢擴大,不只為石虎留下棲地,其他野生動物也常常來訪。堅持不用藥的良田,也成為深度旅遊的好地方。大安社大教師吳惠敏表示,不只石虎來到這裡是舒服的,人也一樣。

石虎田不但留住環境,也規劃了一筆基金,用來化解石虎與農戶間,因為石虎偷雞而衍生的恩怨。

苗栗鄉村的農戶,大都有養雞習慣,白天放養,晚上再把雞趕回雞舍。因為雞常被偷吃,老一輩的居民其實不太喜歡石虎。為了改變居民觀感,投入保育的農民,不只種田,接獲居民反映有雞被偷吃的時候,只要確認是石虎,就會視情況以石虎救命金補貼居民損失,並且幫忙加強雞舍硬體。

目前,石虎田留住友善空間,然而一旦跨出楓樹窩,棲息在苗栗的石虎與野生動物,是危機四伏的。路殺、毒殺、獸鋏,一再奪去牠們的生命,棲地消失是當前最大的危機。

2010年,後龍福祿壽殯葬園區在爭議中通過環評,2017年底取得使用執照獲准營業,代價是17公頃的森林。

2014年,台13線三義外環道,8公里、52億,通過大面積石虎棲地,引起強烈抨擊。2016年,公路總局提出原路拓寬的方案,不擾動石虎棲地,希望交通與生態雙贏,三義鄉這一端和平落幕,另一端局勢未明。

2014年,裕隆三義廠的二期擴廠計畫進行環評,原本規劃使用78公頃的面積,興建廠房、宿舍、驗證道等設施,預定地是生物熱點,確定有石虎棲息,引發關注。2016年,裕隆公司主動將面積調降為35公頃,然而從空中看,預定地原本的森林,已經不在了。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質疑,裕隆公司聲稱為了石虎把二期規模減小,假設案子通過,二期剩下的三十幾公頃打算怎麼辦?會不會過幾年又說要再開發?(記者約訪裕隆公司,裕隆表示本案暫無進展,婉拒受訪。)

另一個大面積的開發計畫,位在苑裡與通霄交界,福智團體將興建月稱光明寺,打造根本道場,供僧團靜修。早在2005年就買下這片依山傍海的基地。第一期14公頃,預計容納500人,已經通過環評,20179月動工。第二期大約34.5公頃,預計容納3500人。

201712月,第二期開發計畫進行環評。要將一片廢耕山坡地,改造為容納數千人的寺院,供水、排水、交通、噪音、坡地安全等面向,將對環境產生巨大擾動。會議上,環評委員質疑生態調查不夠確實,每年都會通過基地上方的灰面鵟鷹,在環說書中並沒有提及、調查石虎的相機點位分布不均,只在基地外圍西南側,東側、南側等有森林綠地的地方都沒有紀錄。最後決議,本案進入二階環評。

民眾王先生建議福智團體,把地捐贈信託出來,讓做保育的人,好好去經營這塊地,保護野生動物,另尋都市用地來興建道場,讓農地農用。月稱光明寺發言人王碧宏表示,法師需要很清淨的學習、很安靜的學習環境,希望本案能達成彼此互相共存,因為建寺而能幫助到這些動物,讓牠們能有更好的生存環境,不要因為有了這些動物,這邊就完全不能去運作。

長期在苗栗進行石虎調查的陳美汀博士,曾在緊鄰本案基地西南側的一處稜線上,紀錄到石虎的身影。基地範圍內有農田也有次生林,是很適合野生動物的環境。陳美汀表示,弘法這件事情大家都贊同,假設是立基於傷害其他野生動物,傷害其他生命來做弘法,相信只要本著善意的人,都知道這樣的開發案是不對的。

月稱光明寺發言人王碧宏說,會多聆聽各方專家的指導,在更深入完整理解前, 不會貿然推動。

苗栗是石虎最重要的棲息熱點,近十年來卻是開發不斷,豪華農舍、道路、園區開發,點、線、面,野生動物棲地連續性縮減。為了減少開發對石虎的影響,林務局曾在2014年,提出劃設三萬公頃的保護區,但90%都位在私有地上,因阻力強大調整為推動石虎的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目前仍在努力,另一方面則是積極與農友合作。

陳美汀表示,如果只想靠保護區把石虎保護下來,其他地方任憑開發,石虎絕對沒有活路。站出來捍衛,不只想幫牠們保留一個棲地,事實上,背後真正想要保護的,是台灣的土地。

石虎,百年前常見,現今罕見,未來,希望牠們不要不見。

公視 我們的島【石虎之光
01/15() 2200首播
01/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苗栗縣
關鍵字: 
石虎棲地, 石虎, 保育類動物, 友善耕種, 土地開發

當人們進入夢鄉,牠們的靈魂,正在深夜閃閃發亮。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原本是全台普遍分布的物種,短短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卻瀕臨滅絕的窘境。留下棲地是保住牠們的關鍵,越來越少的石虎,遇上越來越多的開發,漆黑中,需要光。

誰捕蜂 誰捉蛇

誰捕蜂 誰捉蛇

摘要: 
蜂、蛇,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卻名列人與動物衝突的榜首。蜂蛇問題,長期由消防單位處理,人員安全、動物福利都難以顧及。2017年1月,行政院定調,蜂蛇處理回歸農政體系,這項數量龐大、專業需求度高的任務,將如何回歸?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穿上捕蜂衣,層層防護,接縫處再用膠帶加強,不能有一絲空隙。白天勘查過地形,入夜後趁蜂群回巢,加上牠們在夜間視力不佳,威脅性減低,台北市消防局的人員才正式動手。

蜂蛇屬於野生動物,應由主管野保法的機關處理,但農政單位無力面對龐大的通報案件,長期委由消防單位執行。消防員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楊適瑋表示,「農業局用行政程序法裡面的行政協助,請求出勤,久而久之,公親變事主。消防員只能做到最粗淺的,也不管牠死活,這對物種保育,有比較大的疑慮。」

消防人員沒有經過訓練,被迫上場,所使用的蛇夾,容易造成蛇類重傷。台中市政府自2010年起,將消防隊捕獲的蛇類,委託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處理後續,志工定期到消防隊收蛇,目睹蛇夾所造成的傷害。

消防勤務項目繁雜,從20072016年,勤務量成長了1.6倍,人力卻沒有增加,全台一年的消防勤務量,高達110萬趟,當中蜂蛇就有十萬多起,占消防勤務的13.2%,由於缺乏系統性專業訓練,2007年至今,3名人員因此殉職,22名受傷。另外處理蜂蛇,也壓縮了消防人員的救災救護訓練時間和休假。

消防人力嚴重不足,直到20151月,新屋一場大火,帶走六位消防員生命,暴露消防員高壓、高風險的困境,桃園市府因而下定決心,將非消防勤務回歸專業。從2015 10月起,每年編列約2500萬元的經費,將日間捕蜂捉蛇業務,移轉給義消協助。

全台二十二縣市,目前只有桃園市委外處理蜂蛇,其他縣市的消防人員依然苦撐,消防人員多次發聲,希望蜂蛇業務能回歸專業。

201710月底,行政院提出三項原則,六點回應,承諾強化訓練與裝備,提供津貼與撫卹,夜間十點以後和緊急勤務,由消防人員處理,其他保育類動物及不具威脅的蜂蛇,由農政單位負責。

2017121日,帶著七千份連署書,消防人員第三次來到行政院前,表達拒絕以獎勵金交換消防員繼續處理蜂蛇的立場,並希望政府每年編足4.2億預算,落實業務回歸農政單位。

每年十多萬起的蜂蛇案件量,農政單位能不能承擔?台灣動物社會研究社曾進行調查,發現各縣市政府人力嚴重不足。二十二個縣市的專職只有十六位,加上約聘人員,具有專業背景的人只有二十一人。

人力不足,委外成為選項。20182020年,行政院每年編列1.3億預算,補助地方政府,處理業務移轉。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表示,有十四個縣市會移轉到農政單位。

捕蜂與捉蛇,需要不同的專業,那麼,達人在哪裡?

細心檢查巢片,觀察蜂群健康狀況,從事養蜂三十多年的洪秋芬,與養蜂協會的夥伴,三年前開始協助台中市政府,處理毒性強的虎頭蜂。雨衣雨鞋、雙層手套、安全帽、頭罩,是他處理虎頭蜂的基本配備。他說,養蜂人去收會比較溫和, 不會直接把蜂窩燒掉,會把它收掉再搬到別的地方。

處理蜂類,資深蜂農是現成達人,面對蛇類,情況就比較複雜。台灣有五十多種蛇類,承接蛇類業務的廠商,必須對蛇的習性有基本瞭解,懂得使用友善的工具。

屏科大生物科技系的蔡添順老師,是台灣少數的蛇類專家之一,他接受高雄市農業局委託,處理消防隊收來的保育蛇類,至今進入第六年,平均每年處理將近五百隻。

這是台灣唯一通過國際認證的動物房,每條蛇都有獨立的飼養箱,提供躲避處與飲水,按照不同蛇類的需求,飼養箱的鋪料也不同。健康的個體,會盡快帶到原棲地附近野放,無法野放的,(例如外來種)則是長期收容。

從安置空間到人員訓練,處理上格外謹慎,對於即將上路的蜂蛇業務委外,蔡添順老師認為,應該把握機會,建立系統與規範,讓以往缺乏的人員安全與動物福利,能因為業務移轉而得到落實。被捕捉的蛇,最後帶到哪裡野放,也急需建立評估機制。

該藉機建立的,還有長期缺乏的基礎資料。目前全台灣蛇類通報地點的分布概況,沒有完整資料,屏科大蔡添順老師也僅有高雄市的保育蛇類紀錄,而台中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藉由七年來的紀錄,才明白台中市通報蛇類的概況。

屏科大野保所助理教授陳添喜表示,主管機關要把資料建立起來,哪些地方是熱點?要去瞭解為什麼?如果是我們自己營造出對蛇有利的條件,反而要去控制那個條件,而不是不斷地移蛇。

因為消防員的過勞問題,蜂蛇成為焦點,關於機制建立,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建議,應該將視野拉大。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專案研究員林岱瑾表示,行政院的層級,不應該只看到捕蜂捉蛇,應該看到整個野生動物處理的系統要怎麼建置。

將蜂蛇回歸農政體系的地方政府中,新北市準備建立動物救傷體系,201710月,動物救援從消防單位回歸動保處,位在板橋的醫療中心,有專業手術室,還有野生動物病房,明年起,這裡也會處理蜂蛇問題。新北市動保處處長陳淵泉表示,「編列了1252萬的預算,將由外面的廠商與動保處的管制動保員混編,24小時擔任救援工作。」未來包含蜂蛇動物救援,新北市從通報到後端野放,統一由動保處受理。

建立救援體制之外,處理蜂蛇還有個關鍵:教育。

蜂蛇是自然生態系統的一環,具備毒性是牠們的求生之道,扭轉人們的恐懼與偏見,體認牠們原本就在這裡生活,或許能讓牠們免去被捕捉再野放的折騰。林文隆說。如果可以用教育去影響一萬個人、一萬個家庭,也許會減少五千件的通報。

僅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倉促上路,解決一時的緊迫,會不會衍生出更多問題?

執行規範在哪裡?業務能否順利移轉,讓消防員喘一口氣?蜂蛇能否得到妥善對待?過程中,又會有多少生命無辜犧牲?

公視 我們的島【誰捕蜂 誰捉蛇
12/18() 2200首播
12/2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消防單位, 農政單位, 捕蜂, 抓蛇, 保育類動物, 野生動物

蜂、蛇,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卻名列人與動物衝突的榜首。蜂蛇問題,長期由消防單位處理,人員安全、動物福利都難以顧及。20171月,行政院定調,蜂蛇處理回歸農政體系,這項數量龐大、專業需求度高的任務,將如何回歸?

花果山無疆界

花果山無疆界

摘要: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採訪 陳慶鍾 柯金源 彭璿
撰稿 陳慶鍾
攝影 柯金源 陳慶鍾 陳添寶
剪輯 陳慶鍾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雲林縣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此時,山谷間也開始迴響此起彼落的鞭炮聲。

柳石松餵完狗,拿著剪刀、水桶,望著果實零落的柳丁樹,不知道還要不要收成。「我這片可以長好幾萬斤,橘子不算只有柳丁喔!」柳石松說:「你看我在樹上吊著紅色衣服,牠也不怕,還是照來,沒辦法,全部被猴子吃光了,所以好幾年都不照顧,今天才想來剪一些帶回家吃,也是被吃光光,就是這樣我才放棄不種了,不然做這個會氣死人。」

雲林縣斗六市梅林里同樣種柳丁的林先生,今年也打算放棄,不施肥不噴藥,只放兩隻狗在園子隨興趕猴,不打算收成了。「猴子柳丁」發起人蔡錫雯,是湖山水庫的生態顧問,她希望包下林先生的柳丁園,藉著在網路上小量行銷,希望嘗試為人猴衝突尋求平衡點。


  
 但是林先生心裡猶豫,不全然因為價格,而是擔心再幾個禮拜柳丁成熟了,也已經被猴子吃光,沒得收成。 

 古坑鄉在農委會補助下成立趕猴大隊,一年三個時段幫柑橘、甜柿和竹筍農友趕猴。


「過去幾十公頃只有一個人趕猴,從今年開始用人海戰術,全班七個人一起出門,每個人距離一百公尺,從山腳下開始趕,把猴子趕出竹林外」趕猴大隊的向景政拿著將近一人高的竹筒,塞進大型沖天炮雷震子,朝山上的竹林射擊,「520公頃的竹園,差不多只有200公頃的範圍有人看守,其他往外地發展沒人照顧的竹園,就給猴子去收成,希望與牠和平相處」

推動趕猴活動的古坑鄉獸醫蔡志廷表示,隨著人類開發,台灣獼猴的棲地一直減少,生活空間受到壓迫,我們也要改變對環境的態度,應該彼此包容。

除了趕猴,農委會在古坑鄉草嶺村推動電網隔離獼猴進入果園,花蓮縣秀林鄉的水蜜桃果農,也在台東農改場協助下,嘗試以防猴網減輕損失,「猴子是很聰明的,至少現在還會留下一些,要不然可能是全軍覆沒」,果農周美華說,她把防猴網外圍的果樹,全部讓給猴子吃,自家有機生產的水蜜桃就取名為「猴采桃」。猴子有得吃,她也有得維生,是人猴共存最好的相處之道。

 


公視 我們的島【花果山無疆界
11/13() 2200首播
11/1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雲林縣
  • 斗六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台灣獼猴, 野保法, 保育類動物, 生態保育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跟著溫度搬家~山椒魚記事(2017新版)


跟著溫度搬家

山椒魚記事

摘要: 
阿椒:「我來自北方,遠從冰河期走來,你們叫我山椒魚,不過,我不是魚 ,是有尾巴的兩棲類,蛙類才是我的近親。」「經過多年的隔離演化,才成為台灣的特有種,但是數量稀少,名列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如果全球持續暖化,我們會越來越歹命。」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剪輯 陳添寶

背起沉重的登山裝備,來自師大的研究人員邁開腳步,踏向玉山群峰。隨著高度攀升,景致從亞熱帶變成溫帶,氣溫逐漸降低。

萬年前的冰河時期,台灣數度與亞洲大陸相連,許多古老生物遷徙來台定居,冰河退去後,牠們向高海拔山區遷移,歷經隔離演化,成為台灣的特有生物,山椒魚就是其中之一。山椒魚分布在西伯利亞、日本、中國東北等溫帶地區,台灣是牠們分布的最南界,棲息地局限在年均溫攝氏20度以下的山區。

當暖化問題延燒全球,怕熱的山椒魚,勢必首當其衝。溫度變化對生物的影響需要長時間觀察,在台灣高山型的國家公園中,玉山國家公園最早意識到氣候變遷對高海拔生物的影響,於是邀請師大生科系的呂光洋教授,展開長期的監測計畫。

日據時期之後,台灣山椒魚學術研究曾經出現一段空白,民國68年呂光洋老師在阿里山發現人生中的第一隻山椒魚,從此結下30年的不解之緣,他和研究人員踏遍群山,在一塊塊石頭間,尋找來自冰河期的祕密。玉山群峰之間的這片山坡地,高度將近3700公尺,是目前已知海拔最高的一處山椒魚樂園。

夜行性的山椒魚,晚上才會出來覓食,白天喜歡躲在小溪附近的石塊或木頭底下,要想一睹牠的風采,研究人員得要翻遍石頭,才有機會。

好不容易找到山椒魚,必須用GPS定位記下座標,測量牠躲藏的石頭大小、拍照紀錄周圍環境,搜索完整個樣區之後,還要麻醉牠們,標記、測量每一隻找到的山椒魚。日正當中,氣溫急速攀升,每個人都汗如雨下,大家忙著幫山椒魚降溫,忘了自己早就被晒的紅通通。完成工作後,研究人員還要把山椒魚一一送回家。

山椒魚住在高山上,林立的山頭卻也成為生態孤島,讓不同族群的山椒魚,沒辦法到處串門子,長期隔離之後,小小的台灣孕育出五種外型不同的山椒魚。生活在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中央山脈南段的是阿里山山椒魚,另外還有分布在中央山脈中段的台灣山椒魚、楚南氏山椒魚、南湖山區的南湖山椒魚、以及分布在雪山山脈的觀霧山椒魚。


牠們看起來柔弱,卻有一套自己的防禦本事,才能在嚴苛的環境中存活至今。師大生科系教授呂光洋說,牠們的黏液有毒,有禦敵的功能,而且遇到襲擊的時候,牠們會把尾巴舉起來,轉移敵人注意。山椒魚的天敵是蛇類、地棲性的鳥類、小型哺乳動物,同時牠也是鼠婦、蚯蚓等節肢動物的天敵。吃與被吃,是大自然設計好的循環,在人跡罕至的山林裡運行,不過牠們現階段遇上了一些麻煩,恐怕不是天賦的本領能夠應付的。

當人們的腳步靠近,山椒魚的生活難免失去安寧。插天山自然保留區在地理上是雪山山脈的北段,是山椒魚緯度最北,海拔最低的棲地,住在這裡的是數量非常稀少的觀霧山椒魚。但是保留區內的北插天山是有名的登山路線,遊客常在水源地洗滌餐具,影響水質,也影響山椒魚的居住品質。

因為地形限制,台灣的山椒魚呈現小族群不連續性的分布,近親繁殖已經對族群繁衍相當不利,開發導致的棲地喪失更是一個大問題。師大生科系助理教授賴俊祥說,開路或野溪整治的工程,很容易就破壞了山椒魚的棲地,一個棲地消失,更代表一個族群的消失,山椒魚原本就數量稀少,禁不起這樣的打擊。


尋找、捕捉、麻醉、上標、拍照、放回,重複的動作在不同的樣區持續上演,只為了建立基礎的資料庫,釐清氣候變化與族群消長的關聯。師大生科系教授呂光洋說,目前缺少的就是以前的生物資料,我們要趕快建立資料庫,有了以後,未來十年、二十年就有資料可以比對。

山椒魚留下了台灣的冰河記憶,用生命感應暖化的威力,牠們就像礦坑裡的金絲雀,成為氣候變遷的指標,雖然平常離我們有些遙遠,但牠們的命運,正映照著我們的未來。

公視 我們的島【跟著溫度搬家~山椒魚記事】
07/03(一) 22:00首播
07/08(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三峽區
  • 新北市
  • 烏來區
  • 桃園市
  • 復興區
關鍵字: 
山椒魚, 保育類動物, 高山, 兩棲類, 台灣特有種, 自然保留區, 棲地復育, 棲地消失

阿椒:「我來自北方,遠從冰河期走來,你們叫我山椒魚,不過,我不是魚 ,是有尾巴的兩棲類,蛙類才是我的近親。」「經過多年的隔離演化,才成為台灣的特有種,但是數量稀少,名列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如果全球持續暖化,我們會越來越歹命。」

道路殺場


道路殺場

摘要: 
每一條道路的開發,都是為了讓人們,能更快速方便的前往目的地,不過您知道,每一次的道路開發,會造成當地生態環境什麼樣的影響嗎?

採訪/撰稿 葉明蘭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
剪輯 葉鎮中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200810月在新竹橫山大山背產業道路,發現大批梭德氏赤蛙的屍體,進而展開連續七年的護蛙過馬路行動。

從護蛙行動開始,志工人員們也才發現,除了道路開發,水泥化山溝也可能對在地生態產生威脅。想要為青蛙找到條安全的結婚之路,除了在十月梭德氏赤蛙繁殖季時,大小牽小手,在夜晚找尋想過馬路的青蛙,協助牠們安全到溪流產卵,生態廊道可不可行呢?


從護蛙過馬路為開端,志工們也在橫山豐鄉瀑布溪流裡,連續三年,紀錄調查梭德氏赤蛙的產卵狀態。您知道數千隻小蝌蚪,能夠順利長大為青蛙的機率有多高嗎?新竹大山背的護蛙過馬路,連續七年下來,又保護了多少隻梭德氏赤蛙,安全抵達想去的地方呢?遺憾的是,雖然在相關路段,已經設立警示牌,也在入夜時後,由志工們提醒駕駛人注意,但還是有上千隻青蛙,慘死車輪下。


動物路殺問題,不只梭德氏赤蛙需要關注,保育類動物石虎的路殺事件,這幾年也讓人相當憂慮。尤其今年九月及十月,短短兩個月,苗栗就出現三起石虎路殺意外,我們跟著發現石虎屍體的民眾前往路殺現場,當地位於鯉魚潭附近,擁有相當好的自然環境,在地民眾更說,從小就對石虎不陌生。


對於如何避免石虎路殺事件再發生,苗栗縣政府表示,目前立即能做的,就是在曾出現路殺的路段,設立警示牌,提醒用路人小心,不過設立警示牌,提醒駕駛人注意,效果如何?動作敏捷的石虎,為什麼會頻頻發生路殺事件?除了道路開發,還可能面臨哪些生存危機?


公視 我們的島【道路殺場】
11/23() 2200首播
11/2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竹縣
  • 橫山鄉
  • 苗栗縣
  • 三義鄉
關鍵字: 
路殺, 護蛙, 石虎, 保育類動物, 梭德氏赤蛙, 水泥化

每一條道路的開發,都是為了讓人們,能更快速方便的前往目的地,不過您知道,每一次的道路開發,會造成當地生態環境什麼樣的影響嗎?

雉在官田


雉在官田

摘要: 
台南官田是菱角生產地,也是台灣水雉最重要的棲地,菱農老化、慣行用藥,讓水雉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有一群人為官田想出了新辦法…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秋天是官田最熱鬧的季節。九月到十一月,是二角菱的產季,常能見到採菱人跪在田裡。老農準備收成,其實他們辛勤工作的成果不只作物,還有水雉的生存。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在水雉身上也能看到。牠們兩端尖細,身體飽滿,尾羽優美修長,線條就像個菱角,牠們不吃菱角,但喜歡住在菱角田,修長的腳趾,即使踩上浮葉也能來去自如。五月是水雉最美的時候,公母鳥會換上漂亮的繁殖羽,當天氣轉涼,牠們會改穿樸質棕色外衣,準備過冬。


原本全台灣平原溼地都有水雉,但開發與污染使得棲地減少,一度剩下不到五十隻,1989年被農委會指定為第二級珍貴稀有的保育類,官田,成了最後堡壘。

從前菱農會撿水雉蛋來加菜,1998年政府推動菱農獎勵辦法,只要田裡的水雉寶寶順利孵化,菱農就能領到獎金。通報的巢數越來越多,從1998年的4巢,增加到2014年的414巢,發放了13238000元的獎金。

另外,因為高鐵通過水雉棲息熱點葫蘆埤,2000年以棲地補償概念,由中華鳥會、台南鳥會、溼盟、台南市府、林務局、高鐵公司聯合打造水雉復育區,將十五公頃的蔗田改造為人工溼地,吸引水雉來棲息,隨著水雉與築巢量逐年增加,2007年從復育轉型為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保育與環境教育同時進行。2015年,園區列入國家級重要溼地。


守護水雉,光靠園區是不夠的,外圍的菱角田更是關鍵。然而水雉增加了,菱農卻老了,願意接手的年輕人很少。另一個棘手的問題是用藥。官田地區菱角與水稻輪作,每年十二月,農民用直播法來播種,為了怕種子被鳥類吃掉,會在田埂上撒播浸過農藥的稻穀,20092014年,發現272隻水雉因而中毒死亡。

為了鼓勵農民不使用農藥化肥,2010年,慈心基金會推出綠保標章,致力維護健康完整的生態系統,也希望消費者藉由標章,支持參加綠保計畫的友善小農。西庄里長陳水榮已經參加了四年。

綠保計畫要為生物保留生存空間,有些防治資材就不能使用,耕作上更辛苦,後端的剝殼、碾米與包裝,也都有很嚴格的規定。這條對生物友善的路,讓農民艱苦萬分。


20156月,友善大地社會企業與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合作,提出「陪伴官田」計畫,承諾提撥15%收益,回饋農友。這筆基金,七成回饋現有友善小農,一成給新加入的生產者,兩成作為急難救助。從「吃菱角救水雉」到「陪伴官田溼地,綠色保育永續」,守護水雉往前再邁開一步。

「賺得比較少沒關係,我們是真心陪伴農民。安全健康、能與野生動物共存的農業,才是我們要的。」友善大地社會企業營運長楊從貴說。

與友善大地社企合作多年的李鎮賓,開心有這個新機制。「我們把米賣給他,就像投資這家公司一樣,還有15%的回饋。」

「陪伴官田」計畫,目前有十五位農友參與,友善耕種面積接近二十公頃,保育水雉,也保護共域的生物,能不能順利運作,需要消費者來支持。

對保育來說,最關鍵的是棲地,對農民來說,最重要的是收入,用心思考,一定能兩全其美。正確的事,需要堅持,時間會讓價值浮現,未來會更穩健。


公視 我們的島【雉在官田】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台南市
  • 官田區
關鍵字: 
水雉, 菱角鳥, 保育類動物, 菱農獎勵, 綠保標章, 棲地補償, 慈心基金會

台南官田是菱角生產地,也是台灣水雉最重要的棲地,菱農老化、慣行用藥,讓水雉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有一群人為官田想出了新辦法

黑夜裡的綠精靈


黑夜裡的綠精靈

摘要: 
耳畔傳來的蛙鳴,震耳欲聾。這是台灣特有種諸羅樹蛙。根據莊孟憲的這幾年調查,發現台南諸羅樹蛙,自然棲地遭到開發或是農耕行為的改變,數量越來越少,三崁店糖廠是少數諸羅樹蛙蛙況還不錯的地方...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綠色身體、白色肚皮、強而有力的腳趾頭,牠是諸羅樹蛙。1995年,由生物學者呂光洋在嘉義發現的台灣特有種,用了嘉義的老地名諸羅來命名。二十年來,研究人員只在雲林、嘉義、台南等地,發現過牠們的蹤跡。2008年,農委會將諸羅樹蛙列為珍貴稀有的保育類動物。


諸羅樹蛙喜歡生活在低海拔的次生林 、竹林,或人為開墾過的農地。荒廢多年的永康三崁店糖廠也是棲地之一,大自然在這裡主宰一切,造就了茂密林相,提供諸羅樹蛙繁殖、避冬取暖的最佳場所,也有著完整的生態鏈。

每年四到九月,是諸羅樹蛙的繁殖期,根據學者研究,一百隻諸羅樹蛙裡,大概不到五隻是母蛙,雌雄比例懸殊,想要看到母蛙並不容易。而就算配對成功,後面還有嚴酷挑戰。

諸羅樹蛙的繁衍之路充滿挑戰,自然棲地頻頻面臨開發、污染等壓力,完整的棲地環境正逐漸減少。蛙況不錯的永康三崁店糖廠,過去台糖也曾計畫改建成豪華住宅,在保育團體搶救下,宣告暫停,為了替諸羅樹蛙留下更多自然棲地,保育人士希望推動三崁店糖廠作為自然公園。

台南麻豆的總爺糖廠,過去也是諸羅樹蛙的自然棲地,園區內到處都能看到諸羅樹蛙的圖像。大樹、綠地、日式建築,吸引不少遊客來訪,變成知名遊憩景點,但在觀光導向下,欠缺對生物的考量,增加不少以人為主的遊憩設施,糖廠旁的這片森林成了僅存的自然棲地,也是現在莊孟憲帶領夜間觀察的地方,幾年觀察下來,他發現總爺糖廠的蛙況,持續下降。

總爺糖廠的蛙況不佳是個警訊,要如何讓諸羅樹蛙的族群更加擴散,除了保存自然棲地,也要想辦法在既有的農業環境,替諸羅樹蛙多留點空間。在農業活動頻繁的麻豆,文旦早已成了當地象徵,能否有機會讓樹蛙跟文旦共存共榮?

種植文旦十多年的柳台生,還記得諸羅樹蛙這個久違的老朋友,雖然他的園子已經少用農藥,採安全用藥,但如果想讓諸羅樹蛙來定居,還有段距離,必須完全不施撒農藥,對農民來說可謂困難重重,因為沒有收入是最直接的考驗。

生態跟生產怎麼結合?在嘉義溪口,一個名叫三疊溪的地方,諸羅樹蛙在這有了不一樣的故事。在雲嘉地區,竹林是諸羅樹蛙的主要棲地,竹林提供茂密的落葉和充足的食物來源,很適合諸羅樹蛙生存。但隨著市場波動、竹筍價格不穩定,越來越少人投身種植。陳樹德是嘉義溪口地區,少數還種竹筍的農民。


長期在嘉義保育諸羅樹蛙的賴榮正,看著牠們面臨棲地開發、農藥污染、農作轉型的威脅,憂心不已。因此當他在陳樹德的農場,聽見諸羅樹蛙的叫聲,就思考該如何走出困境?他跟弟弟賴榮孝利用社群網路,招募小額股東,集資付給農場主人固定租金,要求不用除草劑、不噴農藥、不施化肥,打造諸羅樹蛙可以安心生活的環境,他們稱為諸羅紀農場棲地認養計畫。

有了眾人的支持,諸羅樹蛙才能無後顧之憂地繼續鳴唱,嘉義的諸羅紀農場要創造一個生態、生產到生活的三生模式,如果順利,未來希望能推展到其他保育生物上。

諸羅樹蛙,這美麗的綠色精靈。在農業上,牠的存在提醒我們可以吃得更健康,保留自然棲地,則提供更多元的效益。生態保育作到最後才領悟,原來有諸羅樹蛙可以繼續歌唱的環境,真正幫助到的,其實是我們自己。

公視 我們的島【黑夜裡的綠精靈】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台南市
  • 麻豆區
  • 台南市
  • 永康區
  • 嘉義縣
  • 溪口鄉
關鍵字: 
諸羅樹蛙, 保育類動物, 生態保育, 棲地復育, 綠色標章, 莊孟憲, 賴榮孝, 賴榮正, 棲地認養, 特有種

耳畔傳來的蛙鳴,震耳欲聾。這是台灣特有種諸羅樹蛙。根據莊孟憲的這幾年調查,發現台南諸羅樹蛙,自然棲地遭到開發或是農耕行為的改變,數量越來越少,三崁店糖廠是少數諸羅樹蛙蛙況還不錯的地方...

白海豚練習曲


白海豚練習曲

摘要: 
臺灣西海岸棲息了一群體色粉白的海豚,牠們在這片近海覓食、繁衍,和漁民長久共存。牠們是「臺灣的」中華白海豚,如今族群數量剩下不到70隻…2008年起「國光石化」開發案選址彰化濁水溪口濕地,計畫填海造陸。環保團體發起搶救行動,引起全國輿論。最後「國光石化」放棄落腳彰化,白海豚成為臺灣環保運動的新象徵。然而,成為明星物種,是否真能挽救瀕危的臺灣白海豚?讓牠們繼續在西海岸繁衍不息?這一切都只是個開始!

導演 簡毓群

2008年,國際自然保育聯盟,將臺灣的中華白海豚族群,列入保育紅皮書的「極度瀕危」等級,估計全台族群數量不到100隻。 


我出生於臺灣,在這之前,從未聽過臺灣有這種海豚。這篇報導,引發我對中華白海豚保育議題的好奇,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臺灣的白海豚面臨現今的困境?而我們又能夠做些什麼,來改變這件事?

 成長需要練習,就像學習音樂的練習曲,唯有歷經不斷的挑戰,提升演奏技術,才能獲得真正的成長。臺灣的白海豚保育運動,何嘗不是這樣開始的!



中華白海豚分布於印度洋及西南太平洋沿海一帶,主要棲息在近岸水深10公尺左右的淺層海域,是一種只能生活在近岸的海豚。體型最大可達280公分,體重約250300公斤,終其一生可生活3040歲。

牠們是中國大陸、香港及臺灣等政府,公告的瀕臨絕種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全球僅存4000多隻,而且族群數量有逐漸下滑的趨勢,是最瀕危的海豚之一。牠的未來將如何繼續呈現在我們眼前,取決於我們的一念之間。

而牠們主要的威脅,來自棲地喪失、海岸污染、食源減少,以及高速輪船的傷害。保育白海豚多半牽扯到國家經濟發展的敏感議題,因為白海豚喜好在河口附近生活,而這些地方也正是工業開發的首選之地。所以白海豚從出生開始,就面臨比其他同類物種更多的生存挑戰



我們的島【白海豚練習曲】

02/10() 2200首播
02/15() 1100重播

學科: 
動物,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國光石化, 白海豚, 瀕危物種, 保育類動物, 棲地破壞, 彰濱, 工業區, 潮間帶

臺灣西海岸棲息了一群體色粉白的海豚,牠們在這片近海覓食、繁衍,和漁民長久共存。牠們是「灣的」中華白海豚,如今族群數量剩下不到702008年起「國光石化」開發案選址彰化濁水溪口濕地,計畫填海造陸。環保團體發起搶救行動,引起全國輿論關切。最後「國光石化」放棄落腳彰化,白海豚成為灣環保運動的新象徵。然而,成為明星物種,是否真能挽救瀕危的臺灣白海豚?讓牠們繼續在西海岸繁衍不息?這一切都只是個開始!

國外: 
  • 亞洲

龜鄉


龜鄉

摘要: 
最溫和的動物,正面臨最嚴重的盜獵浩劫,食蛇龜危機四伏。在滅絕邊緣,長期關注食蛇龜的學者,努力搶救。今年夏天,北台灣的森林深處,正準備劃設一個受保護的龜鄉,希望食蛇龜的未來,不再無助。而在南臺灣,一群經歷流離之苦的食蛇龜,終於重回森林,踏上歸鄉路。

採訪 陳佳利 陳淯茜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鄭嘉明
剪輯 陳忠峰


歷年食蛇龜走私查獲紀錄

年度    地點   數量   收容處

2006  金門  198   中興大學

2006  新竹  311   中興大學

2008  台北  323   新竹動物園

2008  屏東  110   中興大學

2009  高雄  231   中興大學

2009  高雄 1252  中興大學

2010  台北  530   中興大學

2012  高雄  534   中興大學

因為中國吃龜、炒龜的風氣盛行,想盡辦法從各地買龜,台灣的食蛇龜,一批批被賣往中國,2006年至今,幸運被海關攔截的只有三千多隻,歷經被捕與運送的折騰,雖然保住性命進入收容中心,但是對動物,是一輩子思鄉的痛苦,對收容中心,是人力、經費與空間的多重壓力。

歷年來查緝到的走私龜類,大都送往收容中心,當收容空間日趨飽和,龜類又是長壽的動物,長期只進不出成為嚴重問題。多年來研究團隊尋尋覓覓謹慎評估,才終於跨出了一大步,今年夏天,讓其中200隻食蛇龜,重返野地。

墾丁國家公園裡,一處柵欄圍起的小空間,是牠們歸鄉的起點,這裡可能不是牠們原本生活的地方,因為沒有人知道,牠們當年從哪裡被抓來。


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吳聲海表示,這裡大部分的個體,都是2009年從高雄來的,當時查獲一千多隻。為了準備野放,讓牠們先適應環境,已經移過來半年,整體看起來,適應的還不錯。

掀起特製的躲避處,細心移入搬運盒,在牠們離去前,得要多記下一些資料,因為這次的行動,是被收容的食蛇龜,第一次的試驗性野放計畫。中興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吳聲海表示,釋放前會測量體長體重、確認公母,並且進行標記,釋放後也會定期監測。

眼前充滿原始氣息的環境,既陌生又熟悉,這批食蛇龜,等待了一千多個日子,終於再次擁抱自由。這片國家公園的森林,將成為牠們的第二故鄉。墾管處保育研究課技佐胡景程說,這邊原本就是食蛇龜的分布地之一,加上是國家公園,管制嚴格,可以避免一些盜獵壓力。

這兩百隻先鋒重返野地的狀況,將成為後續野生動物釋放的依據,如果成功,被收容的食蛇龜,將有更多的歸鄉機會。

如果能避免盜獵,動物就不用經歷這些苦難,深深了解食蛇龜困境的陳添喜,就在翡翠水庫集水區的一處棲地努力著,每個星期他都會到這裡,進行野生動物調查。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助理教授陳添喜表示,這個區域食蛇龜很多,其他動物也很多,像是山豬、山羌、獼猴、山羊、鼬獾、穿山甲等野生動物,都曾經被記錄到,希望這裡劃定為保護區,把其他野生動物一併保護下來。

食蛇龜,是台灣唯一陸棲性的淡水龜,中國華南、日本也都有分布,全球數量稀少,目前列入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的瀕危物種,但是因為走私嚴重,很可能會改列成極危物種。

翡翠水庫範圍內,有全台灣最穩定的族群,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是當務之急。陳添喜表示,不是這邊特別多,原本台灣很多地方都有,只是別的地方變少了,因此更突顯這片森林的重要,如果不劃為保護區,恐怕會變成獵場。

規劃中的保護區,面積1259公頃,位在水庫南岸,經過十多年的調查,是食蛇龜密度最高的區塊。翡翠水庫管理局局長劉銘龍表示,這邊雖然是水源保護區,但若遇到盜獵行為,現有的人員編制也是鞭長莫及。劃為保護區之後,森林警察可以進來執法,遏阻效用會更強大。他認為,野生動物保育和水資源保育,其實是一體兩面,有健康良好的生態環境,才可能有良好水質,兩者息息相關。


翡翠水庫有機會為食蛇龜,留下一個種源庫,但是其他地方,食蛇龜等保育物種還是相當無助。陳添喜表示,龜都在低海拔,常出現在開墾地或人們容易到達的淺山地區,萬一是私有地,要禁止一般人接觸也不容易。食蛇龜跟其他野生動物不一樣,下過雨就會到處跑,要捉牠不需要獵具,執法真的很困難。所以一定要用空間,把幾個穩定的族群保護下來,這樣牠們的未來才會有機會。

食蛇龜面對嚴重的獵捕浩劫,幸運的是,還有學者努力守護著,他們一面進行野外調查,拼湊食蛇龜的生活細節,一面推動保護區的劃設,為收容中心的食蛇龜,尋找回家的機會。

學者帶頭為食蛇龜發聲,希望保下更多龜鄉,當中國市場的強大需求,造成許多野生動物的生存危機,台灣能不能保住食蛇龜,現在正是關鍵時刻。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坪林區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食蛇龜, 獵捕, 走私, 野放, 棲地保育, 吳聲海, 陳添喜, 瀕危物種, 保育類動物, 保護區

最溫和的動物,正面臨最嚴重的盜獵浩劫,食蛇龜危機四伏。在滅絕邊緣,長期關注食蛇龜的學者,努力搶救。今年夏天,北台灣的森林深處,正準備劃設一個受保護的龜鄉,希望食蛇龜的未來,不再無助。而在南臺灣,一群經歷流離之苦的食蛇龜,終於重回森林,踏上歸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