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飼養

吃一顆好蛋


吃一顆好蛋

摘要: 
雞蛋,是最方便、也是最好的蛋白質來源之一。但是,為我們產下雞蛋的雞,有99%,是被關在小小的A4籠子裡,一生都踩不到地,像機器一樣,吃進食物、產下雞蛋...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雞蛋,是最方便、也是最好的蛋白質來源之一。但是,為我們產下雞蛋的雞,有99%,是被關在小小的A4籠子裡,一生都踩不到地,像機器一樣,吃進食物、產下雞蛋。動保團體主張,這樣的飼養環境,不但違反動物福利,更可能讓我們吃不到好的雞蛋。歐盟在今年開始禁止傳統的籠飼方式,台灣也有蛋農跟進,希望養好雞,吃好蛋。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如何,吃到一顆好蛋。

雞蛋,平均一斤30多塊錢,是最便宜、方便的蛋白質來源之一。台灣每人每年,可以吃掉290顆雞蛋。這些雞蛋,都來自蛋農飼養的蛋雞場。但大部分的蛋雞場,都充滿著有氣無力、痛苦呻吟的雞叫聲。

小小的A4籠子裡,關著三隻以上的雞,牠們無法展開翅膀,必須在這裡住一輩子。這些雞,終其一生踩不到地。為了爭取空間,會互相踩踏、攻擊。雞糞便,也會沾到同伴身上。身上的羽毛,經常被鐵籠磨得光禿禿。牠們唯一的活動,就是吃飼料,以及產下一顆顆,沒有溫度的蛋。

台灣一共有2000多家蛋雞場,飼養將近3700萬隻的蛋雞。99%的雞,都住在格子籠。只有10多家蛋農,讓蛋雞,可以順著雞性,快樂產蛋。位於南投中寮鄉的新畜蛋雞場,就是其中之一。

響亮的雞叫聲,在南投中寮鄉蛋農李新強的農場裡不絕於耳。這裡的雞,可以自由自在覓食,每隻雞的羽毛,都豐滿亮麗。雞隻可以在乾淨的米糠裡洗沙浴、飛到棲架上休息,居高臨下的眼神和傳統格子籠蛋雞的眼神,相當不同。這座雞舍,一共有一萬隻蛋雞。雞舍裡沒有惡臭也不潮濕,反而飄著淡淡的米糠味。這全靠70歲的李新強,每天一早摸黑進入雞舍打理而來。

李新強的雞舍地上,鋪滿粗糠,讓蛋雞洗沙浴、休息。蛋雞的排泄物,也會落在粗糠裡。蛋雞,最怕感染球蟲,一旦感染,就可能死亡。而雞糞就是球蟲的感染途徑。雖然球蟲可以透過投藥來管理,但因為李新強堅持不用藥品,只好每天更換乾淨的粗糠。

李新強曾經賣過雞飼料,養放山雞,七年前轉養蛋雞,便自然而然採取放牧的方式飼養。為了讓雞隻更健康,他還讓雞吃新鮮草料、培養抵抗力。李新強強調,草料的飼養方式,和他歷經五次大劫不死有關,多年前,他像神農嘗百草一樣治好自己的病,對草藥有了深刻的認識,拿來試養蛋雞,發現對雞也很有用,七年來,蛋雞不必打疫苗、抗生素,從未生病。


李新強一天必須撿拾兩次雞蛋,上午第一波的工作告一段落,他會走到放牧區的荔枝樹下休息。這時候所有的蛋雞,都會跟著走出雞舍,圍繞在他身邊。李新強說,放牧雞最怕狗咬,這批雞剛開始養的時候,被狗咬死40幾隻,「那時候蛋雞都不生蛋,賠很多錢,我只好每天來陪雞。」

像是陪久了、有了感情,蛋雞開始恢復產蛋,也養成李新強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的習慣。「你看,像我也沒拿吃的。牠們就要圍著我。」李新強有點得意,但語氣裡更多的是對雞的感謝。

李新強透露,籠飼蛋可以大量生產、蛋價便宜。不少蛋農為了賺錢,強調雞吃了添加胡蘿蔔素的飼料,所產出的紅心蛋,比一般雞蛋更健康。但兩千多家蛋雞場,大概只有5家添加天然色素,其他蛋雞場添加的,都是化學色素。

「所以,以前的人美白會用蛋清,現在很少人在用了,因為會過敏。我後來才發現,原來這些人不是對雞蛋過敏,而是對用在雞身上的藥過敏。這些都是會過敏的人吃了我的蛋以後才知道的。」


堅持不投藥、不靠化學色素賺錢,這種人道飼養方式,必須比籠飼蛋雞更花時間。李新強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還要想辦法推銷。為了堅持理念,老婆差點和他離婚。

李新強的飼養方式,其實是台灣早期通用的畜牧模式。如今多數蛋雞場轉用格子籠,主要是為了方便管理。

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秘書長廖震元指出,野外放牧,雞會接觸土壤,然而球蟲會在土壤存活好幾年,雞容易一直接觸病原、生病。相對來說,格子籠的飼養空間,可能有空調,而且不容易沾到糞便。

這正是格子籠在1930年代,從美國開始發展的原因。當時美國大量混養動物,發現雞隻容易感染球蟲,於是設計了格子籠,讓雞隻不容易接觸雞糞,雞蛋也會直接掉在集蛋槽。傳入台灣後,台灣的蛋農發現,格子籠的設計,還可以讓蛋農以同樣的面積,圈養更多雞隻,產製更多便宜蛋品。但蛋雞如同集中營的生活環境,也產生了動物福利的爭議。


台灣動物社會福利研究會主任陳玉敏指出,格子籠雞不但連張開翅膀清羽毛的自由都沒有,還會為了搶奪空間互相踩踏。

過去歐盟為了提高動物福利,曾經立法規定,每隻格子籠雞至少要有72英吋的生活空間。但1990年,歐盟還是決定廢止格子籠,主要原因在於這種飼養方式,衍伸出健康的疑慮。

「歐美科學家認為這樣的雞蛋,母雞不快樂,會生病,所以要用各式各樣的抗生素。」陳玉敏表示,抗生素透過食物殘留在人體的問題愈來愈嚴重,為了人類健康、減少抗生素的使用,歐盟在20121月開始,禁止農民飼養格子雞。

目前歐盟的蛋雞飼養方式,包括完全放牧、還有有機、室內平飼三種飼養方式。有別於格子籠,這些飼養方式,都有雞喜歡的棲架、產蛋箱。完全放牧和有機蛋雞,都可以自由在室內外活動,有機蛋雞還可以吃有機飼料;室內平飼則在室內活動。

這些生產方式的重點,在於透過降低飼養密度,達到健康蛋品和保障動物福利的目的。根據慕尼黑工業大學研究指出,格子籠雞雖然在疾病控制相對容易,但雞隻容易產生抗藥性;相反的,低密度的人道飼養方式,就算雞隻跟球蟲接觸,也會自己產生免疫系統,加上適當管理,根本不必用藥。

動保團體希望政府效仿歐盟立法禁用格子籠,促進人道飼養,但農委會動保科技正周文玲表示,雖然先進國家廢止格子籠,朝向放牧、平飼的方式進行,但一旦立法禁止,會涉及很大的產業狀態改變,還需要審慎研議。

¢儘管政府態度保守,台灣已經有蛋農自立自強,轉型成功。


蔡桂輝是彰化埔鹽鄉的蛋農,本來是珠寶商,八年前回鄉接手父親的格子籠養雞場。發現人道飼養蛋雞的好處,近年努力轉型。蔡桂輝指出,集約式的方式,比較容易讓雞隻成為流感宿主,「就是如果生病,只要一隻感染就很容易交叉感染。但如果放養,雞生病會躲到角落,我們看到就可以把雞撲殺掉,所以病原、牠的宿主就會不見了。」除此之外,蔡桂輝比較放養雞和籠飼雞,發現以同樣的飼料餵食,「養在外面的雞生的蛋,口感會比籠飼的好。」這讓蔡桂輝,加深轉型的決心。由於蔡桂輝的父親還在世,加上轉型需要時間、經費,他沒有全部廢除格子籠的飼養方式。但他降低每個鐵籠的雞隻數量,將格子籠蛋雞場的雞拿來育種。

「基本上我們不投藥,如果雞生病,都會讓牠死掉,剩下來的雞,才拿來育種,因為我的雞是自己育種來的,找健康雞來作育種,這種小雞就有抗體。」蔡桂輝把這些健康雞,放在自己打造的生態牧場放養。生態牧場裡有雨水淨化系統,在生態池裡種滿植物,讓雞可以覓食,吃到各種天然青草。此外,他也利用微生物分解糞便的方式,解決球蟲問題。


自己育種、減少飼養數量,對蛋農而言,相對提高生產成本,也是政府擔憂推動人道飼養會面臨的產業衝擊。但蔡桂輝相信,台灣有足夠的市場,「每種食物有不同的消費群,我回來15年,放牧養8年,現在一斤170還是不夠賣。」

蔡桂輝表示,籠飼雞蛋勢必比較便宜、口感比較差,目前日本都把籠飼蛋作成加工蛋,如果是一般早餐要吃的蛋品,一定都吃放牧蛋。一顆蛋,可以來自痛苦的蛋雞,被大量產製在冰冷、骯髒的鐵架上。一顆蛋,也可以來自快樂的蛋雞,被產在乾淨的米糠上,帶著蛋雞的溫度,被送到消費者手中。目前人道飼養的業者,不超過15家,蛋價普遍較高,要吃得起好蛋,需要消費者和政策的支持。

廖震元表示,如果消費者普遍支持放牧產品,相對就會有更多生產者投入,到時候蛋品就會變得便宜。蔡桂輝建議,政府能夠推動法案,規定大量使用蛋品的公司,比如麥當勞,率先採用人道蛋品,將能更快提升業者的投入。

選擇不同的生產方式,不但決定了蛋雞的幸福,也決定著我們的健康。法令在改進、業者在努力,走進賣場選購雞蛋的消費者,也別忘了,加把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南投縣
  • 中寮鄉
  • 彰化縣
  • 埔鹽鄉
關鍵字: 
動物福利, 動保, 蛋雞, 畜牧, 動物疾病, 自然放牧, 格子籠, 人道飼養, 圈養, 台灣動物社會福利研究會, 藥物殘留, 食品安全

雞蛋,是最方便、也是最好的蛋白質來源之一。但是,為我們產下雞蛋的雞,有99%,是被關在小小的A4籠子裡,一生都踩不到地,像機器一樣,吃進食物、產下雞蛋...

有雞園地


有雞園地

摘要: 
當禽流感的陰影籠罩,大部分雞農都戰戰兢兢,擔心雞肉滯銷、雞價下跌,成本將無法回收的時刻,花蓮新城鄉的一家養雞場卻異軍突起,標榜無毒生產的牧草雞透過網路行銷,在網站上成為當紅炸子雞,土雞肉一斤賣到160元仍然供不應求。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錦彪

養牧草雞出名的張孝男,早年從事建築業。前幾年建築業不景氣,中年失業的他在六年前回到故鄉花蓮,把老家的檳榔園開墾成為養雞場。

憑藉著從小養牛的經驗,張孝男回想起小時候割草餵牛也同時要餵雞,當時這些吃草雞的雞肉又鮮美又嫩,於是有了用牧草來養雞的點子。在廣達三公頃的土地上,張孝男放牧了七千隻土雞,平均一隻雞有四平方公尺的活動範圍,寬廣的空間令一般養雞場望塵莫及。張孝男夫婦每天清晨四點就起來,趁著牧草上的露水還沒有乾就趕著割草,這時牧草水分充足又鮮嫩,是雞的最愛。

在無毒農業政策的輔導下,張孝男的牧草雞場經過土壤與水質監測,而雞肉也通過抗生素等用藥的檢測,成為花蓮無毒農業第一批的示範戶。每個包裝上都有貼有食品履歷與無毒農業的認證標章,透過網路宅配直接送到消費者手上,減少了中間的剝削。目前一個月可以賣出兩千隻以上的土雞,生意扶搖直上。

牧草雞成功地打出市場,也吸引更多雞農申請加入無毒農業的行列。這種方式所生產的肉品成本雖高,無形之中卻鼓勵了對環境、對動物都比較友善的畜牧方式。

根據國際有機運動聯盟的定義,對環境友善的畜牧方式,必須要能夠保護植物和野生動植物的棲息地﹔並且根據家禽畜的先天習性,提供其生活條件﹔讓從事有機生產和加工的每一個人都能享受優質生活。這樣的生產方式保障環境,也同時保障了人的健康。當歐盟等國家開始轉型,減少工業化集約式的畜牧生產,轉向對環境友善的放牧生產。在台灣,友善畜牧仍然是一個新的觀念,但是許多農民以傳統的經驗,用比較自然的方式飼養,無意間落實了友善畜牧的理念,花蓮牧草雞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側記

在長期重西輕東的產業發展下,花蓮反而幸運地保有無污染的土地。兩年前,花蓮縣政府開始推動農業的轉型,推出「無毒農業」計畫,希望能落實土地永續發展,又符合生產著與消費者的需要。這項由地方政府推動的計畫仍然是一個初步的嘗試,也是邁向健康生產的起步。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無毒農業, 牧草雞, 認證標章, 人道飼養, 集約式, 放養

當禽流感的陰影籠罩,大部分雞農都戰戰兢兢,擔心雞肉滯銷、雞價下跌,成本將無法回收的時刻,花蓮新城鄉的一家養雞場卻異軍突起,標榜無毒生產的牧草雞透過網路行銷,在網站上成為當紅炸子雞,土雞肉一斤賣到160元仍然供不應求。

雞肉大不同


雞肉大不同

摘要: 
買衣服的時候, 我們除了考慮美觀舒適以外, 還希望買件名牌滿足一下虛榮心; 即使是吃路邊攤, 我們還會找一找網路上介紹的那家老字號滷味在哪裡?但是, 到市場買雞肉的時候, 你知道你買的是哪一牌的雞肉嗎? 雞肉幾乎是每個家庭都會購買的食材, 直接影響到我們的健康, 為什麼雞肉沒有品牌可以選擇?

採訪撰稿  黃康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英國人在超市挑選雞肉時, 他們可以選擇最便宜的一般雞肉、注重動物福利的「自由食物」(Freedom Food)、或是標榜有機的雞肉; 法國人買雞肉時, 選擇就更多了, 他們有一般的白肉雞、等級高一點的認證雞、講究品質的紅標雞、有機飼養的有機雞、以及強調地區性不同的特產雞, 每種等級的雞還有數十種不同的品牌可供選擇。那台灣呢? 嗯…除了CAS優良肉品以外, 大概就是一般肉雞和土雞兩種吧。

當雞肉不分等級、不分品牌的時候, 價錢很容易就變成消費者和業者對於雞肉的唯一衡量標準了。削價競爭對於有心想要生產健康、安全、高品質的雞農來說, 非常不公平。不多施用抗生素的雞很容易生病, 一隻雞生病了, 很可能整個養雞場裡的雞都會被感染, 業者必須承擔極大的風險; 另外, 肉質好的雞必須有足夠的飼養天數, 但是飼養時間一久, 不但飼料吃得多, 而且一年能賣出去的數量減少, 誰有能力負擔這些多出來的成本?


事實上大約六年前台灣曾經推動過「台灣土雞」的認證雞要通過這個認證的雞必須是祖先三代都在台灣的品種飼養天數要達到一定標準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須通過藥物的檢驗。民國九十年參與認證的業者有七家民國九十一年三家民國九十二年只剩一家獨撐用意良好但結果淒涼。

中央畜產會家禽組林興誠組長指出問題的核心: 「消費者導向的時代, 消費者沒有要求, 我就故意做一個提高成本的做法, 沒有這樣。」其實, 每個消費者可以開始思考, 我們要吃大量但不重視健康與安全的雞肉, 還是在一樣的預算下選擇較少量, 但是高品質的雞肉? 要吃什麼樣的雞肉, 其實, 決定權在消費者自己。

側記

許多媒體或民眾對於白肉雞業者施用抗生素、快速長肉、不重視動物福利等, 有很多的責難。事實上, 這是一個包括政府貿易政策、消費者意識、與整個肉品產銷系統下的共犯結果。如果, 消費者願意多花一點錢表現出對雞肉品質的重視, 那麼, 整個肉品供應體系就有更大的空間在品質上提昇, 結果, 即使是政府老是抓農畜產業去當自由貿易的砲灰, 國內的雞農還是可以拿著品質當盾牌, 去對抗大量而廉價的進口白肉雞。

學科: 
農業
縣市: 
  • 苗栗縣
  • 後龍鎮
  • 新竹縣
  • 新豐鄉
關鍵字: 
動物福利, 動物用藥, 抗生素, 食品安全, 消費革命, 經濟動物, 人道飼養

買衣服的時候我們除了考慮美觀舒適以外還希望買件名牌滿足一下虛榮心即使是吃路邊攤我們還會找一找網路上介紹的那家老字號滷味在哪裡。但是到市場買雞肉的時候你知道你買的是哪一牌的雞肉嗎雞肉幾乎是每個家庭都會購買的食材直接影響到我們的健康為什麼雞肉沒有品牌可以選擇?

當牧場變工廠


當牧場變工廠

摘要: 
許多人應該看過一部由英國亞德曼公司出品的電影「落跑雞」, 劇情是描述一群專門生蛋的金雞母逃離牧場的故事。片中的母雞們每天必須生產一顆雞蛋, 如果連續幾天都沒有產蛋, 就要面臨被宰殺的命運。雖然這只是一部虛構的動畫電影, 但是事實上, 我們過去熟知的牧場, 其實早就演變成為一座座的工廠, 那些蛋雞、肉雞、豬、牛等農場動物, 現在早就成了一部部生產機器。

採訪撰稿  黃康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實際走訪現代化的養雞場, 不難發現過去我們印象中的牧場, 的確已經變成了動物工廠。從外觀來看, 一棟棟的雞舍跟工廠的鐵皮屋沒什麼兩樣, 一般人看不到、聽不到、也聞不到這些鐵皮屋內竟然住著數萬隻的肉雞。走進這些雞舍, 裡面盡是歐洲進口的現代化設備, 有自動控溫的水簾、自動給水、自動補充飼料, 只要一個人力, 就可以管理七萬隻的肉雞, 可以說是充分發揮了工業革命以來, 生產自動化的精神。這些白肉雞平均飼養36天後, 可達到每隻1.82公斤的重量, 不能多也不能少, 每隻就像同個模子鑄造出來的一樣, 完全符合規格化的目標。這樣注重生產效率的結果, 目前台灣島上已經有一億隻在養肉雞, 每年大約創造三百三十多億的產值。

表面上, 牧場變工廠的好處是, 我們有許多價格低廉、來源充足的肉品可供選購, 但是這麼龐大的牲口數其實就像所有的工業生產一樣, 正在不斷消耗地球的資源, 並且產生大量的廢棄物。


高雄港7172號碼頭是國內重要的穀倉, 每年從這裡進口的穀物大約有將近300萬噸。如果以一輛飼料車可以裝載15噸的容量來說, 一年光是從高雄港的穀倉運出的車次就高達20萬輛。這麼大量的穀物進口意味著必須有廣大的耕地去種植飼料用的農作物。

根據研究顯示, 生產一公斤的牛肉, 要消耗16公斤的穀物。為了種植玉米、大豆等穀物供應家禽家畜們食用, 有許多森林已經被夷為耕地。但是未來全世界人口還會不斷增加, 而開發中國家對肉品的需求, 也會隨著經濟發展而呈現倍數成長。兩相加乘的結果, 未來可供開發的耕地, 將趕不上無限制消耗肉品的需求。事實上, 2006年下半年開始, 玉米的價格開始不斷飆漲; 因為玉米除了是主要的飼料作物以外, 近年來更是替代性能源生質酒精的主要原料。這個轉變更加突顯出糧食資源的可貴。廉價的肉品並不能充分反應出它們原有的價值, 結果導致不正常的過度消費與消耗資源。 

至於畜牧業所產生的廢棄物方面, 則是更加顯而易見的問題。過去只要一提到養豬廢水, 就不免讓人聯想到高屏溪, 因為高屏溪流域曾經是200萬隻毛豬的排便所。民國87年離牧政策開始拆遷補償養豬戶以後, 99%的養豬戶已經撤離高屏溪流域的水源保護區。但拆遷只是解決部分問題而已, 養豬廢水的污染並沒有從此在台灣島上消失, 只是轉移陣地而已。一直到現在, 屏東東港溪的許多支流都還在飽受豬糞尿污染之苦, 濃厚刺鼻的氣味, 加上河面上覆蓋著泥狀的豬糞, 很難想像, 幾乎每家養豬場都有廢水處理設備的今天, 豬糞尿還是照樣亂排。台灣每年由家禽家畜所產生的糞便量有250萬公噸, 相當於排放出34000公噸的溫室氣體甲烷。便宜的肉品價格, 並不能反映出昂貴的廢棄物處理成本。

工廠化、機械化的生產模式, 強調大量、快速、平民化, 因此容易讓消費者誤以為物美價廉的背後, 不需要消耗大量的資源, 或是增加環境太多的負擔。事實上, 金錢的代價, 並不是肉品唯一的代價。


側記

消耗大量的肉類食品到底是不是必要之惡? 衛生署持續進行中的國民營養調查計劃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提示。根據1993年到2002年的十年調查結果顯示, 台灣地區民眾的營養狀況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是營養過剩, 參與計劃的台大教授蕭寧馨教授表示, 調查結果告訴我們可能有熱量過剩的問題, 但是卻有保護性營養素(維生素B群、礦物質、鎂、鉀等)攝取不足的問題。儘管調查結果顯示國人對於蛋豆魚肉類的攝取, 的確有部份年齡層有攝取過量的問題, 但是營養攝取還是應該依個人飲食習慣的不同而作調整, 「少吃肉」對某些民眾是必要的, 但是並不適用於每一位國民。

學科: 
農業
縣市: 
  • 新竹縣
  • 新豐鄉
  • 高雄市
  • 小港區
  • 屏東縣
  • 內埔鄉
關鍵字: 
籠飼, 格子籠, 集約, 工業化, 溫室氣體, 廢水排放, 畜牧業, 經濟動物, 人道飼養

許多人應該看過一部由英國亞德曼公司出品的電影「落跑雞」劇情是描述一群專門生蛋的金雞母逃離牧場的故事。片中的母雞們每天必須生產一顆雞蛋如果連續幾天都沒有產蛋就要面臨被宰殺的命運。雖然這只是一部虛構的動畫電影但是事實上我們過去熟知的牧場其實早就演變成為一座座的工廠那些蛋雞、肉雞、豬、牛等農場動物現在早就成了一部部生產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