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泥

礦山下的未來

礦山下的未來

摘要: 
今年11月23日,花蓮新城山亞泥新礦權正式生效,可以再繼續開採二十年。12月,行政院通過礦業法修正草案,修法能否解決礦區長久的爭議?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張光宗 賴冠丞
剪輯 陳添寶

20176月,導演齊柏林過世,讓亞泥議題引發社會廣泛重視,掀起一波呼求環保與礦業改革的聲浪。環保團體與自救會向政府提出訴願,要求撤銷亞泥展限,但行政院認為,展限沒有違法,將訴願駁回。

另一方面,監察委員孫大川與林雅鋒,也對亞泥展限案著手調查,10月中,監察院對經濟部和花蓮縣政府提出糾正,認為「經濟部忽視土石流潛勢溪流的潛在災害,有違失之處;花蓮縣政府態度前後反覆,未依法行政,如同坐在權利上睡覺」。兩個月過去,被糾正的部門沒有做出回應。1123日,亞泥新礦權生效,當地原住民與環保團體決定自力救濟,封閉通往亞泥礦區的道路,表達抗議。

亞泥礦區與水泥廠的周圍,包括了上富世、中富世、可樂、秀林等部落,因為位置和處境不同,訴求也有些不同。中富世部落就在礦場下方,感受到的威脅最大,居民主張亞泥應該立即停止開採。距離稍微遠一點的可樂、秀林,除了安全之外,也希望檢討租金補償與回饋機制。

封路行動持續了8天。127日,行政院通過礦業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送交立法院審查。草案刪除了霸王條款,有進步之處。在補辦環評的部分,全台灣66座從未進行過環評的舊礦場,必須補辦環評或環境影響調查分析,如果經過環評審查,認定礦區對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或對保育類珍貴稀有動植物棲息、環境品質有重大影響,而且沒有替代方案的情況下,最後會送到經濟部,決定是否撤銷礦業用地。環保團體認為,最後的決定權回到經濟部,大幅限縮了環評的權限,替業者留後路。

草案也規定,未來新礦區開發或舊礦展限,必須落實原基法21條,保障原住民知情同意權,但正在申請或已經通過展限的礦區,並不適用新法,也就是已經通過展限的亞泥,和正在申請中的五十個礦場,都不需要踐行原基法21條規定。原住民團體與當地自救會認為,重大爭議案如亞泥都不適用原基法21條的話,修法又有何意義?修正案預計在年底前會進入審查,法條的每一個字句,都將是各方角力的戰場,亞泥案是否適用,各方也都在關注。

從原住民轉型正義的角度來看,四十多年前的威權時代,原住民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被迫放棄土地,「還我土地」運動歷經二十多年,第一代地主大多已經過世,第二代、第三代抗爭仍然持續。礦場對山林造成有形的傷口,而被壓迫的記憶,卻深埋在原住民意識中,形成另一個無形的傷口。

從環境正義的角度來看,水泥業是高耗能、高污染產業,轉型也是當務之急。推動水泥產業轉型一方面要削減出口量,另外也必須走向循環經濟。先進國家包括日本、歐洲等,水泥生產使用替代原料的比例已經高達三到四成,台灣卻不到一成,如果比照日本等國,其實可以大幅減少原礦開挖,減少對山林的破壞。

長久以來,水泥被當成是基礎產業,是不可或缺的戰略物資,因此在制度上受到保障。目前全台水泥產量,台泥約占四成、亞泥約占三成,水泥市場由少數財團壟斷。為了保護國內水泥產業,政府不敢輕易撤銷業者礦權,對於水泥進口也設下關卡,課以重稅,然而這究竟是考量大局,維護戰略物資,還是變相保護財團?

不論是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還是水泥產業本身的轉型,亞泥案都是重要的指標,挑戰著決策者的高度與決心


公視 我們的島【礦山下的未來
12/25() 2200首播
12/3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亞泥, 礦權, 礦業法, 環評, 環境影響調查, 原基法, 原住民轉型正義, 產業轉型, 高污染產業, 原礦開挖, 循環經濟, 水泥產業

今年1123日,花蓮新城山亞泥新礦權正式生效,可以再繼續開採二十年。12月,行政院通過礦業法修正草案,修法能否解決礦區長久的爭議?

採 山

採 山

摘要: 
2017年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採訪/撰稿 張岱屏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劉啟稜 許中熹 陳慶鍾
剪輯 賴冠丞 許中熹

1957年,亞泥取得太魯閣新城山礦權,到了1970年代,原本住在山坡上的太魯閣族原住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遷到新城山礦場下方,展開四十多年與礦場為鄰的生活。


脆弱的地質情況,讓居民很擔心,他們指出,礦區範圍內的邊坡,2016年才發生過崩塌。根據水土保持局的資料,亞泥礦區範圍內,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其中兩條經過礦場南北兩側,正好包圍下方的中富世部落,南邊的野溪布滿灰色泥漿,很明顯是從礦區流下來的。中富世居民田明正表示,亞泥礦區開挖之後,大雨時溪水暴漲,水曾經流向住家,不得已只好把家門口加高圍起來。

亞泥是舊礦,當年並沒有經過環評,繼續開採二十年,地質狀況如何?會造成多大的環境衝擊?只能靠業者和礦務局自己把關。

至於目前礦區內開採完畢的邊坡,已經做好植生綠化,正在開採的區域,則是深達十幾公尺的大坑洞。


亞泥礦區組長表示,未來礦區高度將持續下降到海拔120公尺。然而礦區正下方就是中富世部落,居民認為跟部落太近,安全性應該重新評估。

業者申請採礦要經過什麼程序?首先要取得礦業權,接著是礦業用地核定、土地取得,最後申報開工,礦業權每次展限最長是二十年。但是根據目前的礦業法和環評法規,舊礦展限如果沒有擴大用地範圍,不須做用地核定,也不必經過環評。

東部有許多礦區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原住民基本法規定,在原住民部落範圍內進行土地開發,應取得原住民參與或同意,但是201611月,行政院進行跨部會協商卻做出結論,礦業權展限,只要不新增礦業用地,不適用原基法21條,不需當地原住民知情同意。另外根據礦業法第31條,礦業權的展限核准為原則,否准為例外,假如行政部門否決業者礦業權的展限,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造成相關部會難以駁回。


亞泥和當地原住民之間,還有糾葛四十多年的土地爭議。亞泥礦區大部分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早年有辦理過耕作權設定,經過多年訴訟,有兩位地主已經取得土地所有權,限於法規卻無權使用。

2017320多位立委提出礦業法修正案,計畫修改礦業法中不合理的條文,並要求在礦業法修法前半年內暫停審查礦業權展限案,但是經濟部卻在2017314日火速核准亞泥展限,沒有環評,也沒有獲得原住民地主同意。在619日的記者會上,經濟部常務次長楊偉甫強調,亞泥展限案符合現有規定,礦務局局長朱明昭說明,展延是權力的延續,沒有牽涉到土地使用的情形。但環保團體認為行政院的結論,明顯違反原基法第21條。

目前亞泥正式員工有311位,協力廠商員工700位,其中原住民占44%、當地富世村民占8.3%。長久以來,居民的環境權與員工的工作權,常常被形塑對立,部落內部容易因此分化和撕裂。

礦權不該是霸權,現行的礦業法導致問題叢生,想要從制度面改革,必須著手修法。蠻野心足生態協秘書長謝孟羽提出,礦業法第31條、47條都需修正,另外應資訊公開和加入民眾參與機制,增加關礦計畫,明定復育方式,顧及地區經濟。

2016年為止,全台總共有234個礦區、188個開工礦場,卻只有25個做過環評。行政院長林全指示,礦業法修法完成前,申請中的42件採礦申請案全都擱置,修法後,未來沒有進行環評的礦場,包括亞泥,都要補辦環評。

飽受質疑的亞泥主動縮減礦區,從原本核准的400公頃,縮減為245公頃。

礦業個案的問題,突顯出整體規劃上的欠缺。經過近一年民間團體的呼籲,行政院同意推動水泥與礦業政策環評,依據國內水泥的實際需求,提高再生原料的循環使用,規劃出大理石開採總量,並且依據區位特性,排出優先順序,建立礦區退場機制。

近年,循環經濟觀念抬頭,水泥產業是其中的重要環節。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趙家緯提出,循環經濟的關鍵,是要削減經濟體對原物料的需求量,透過延伸建物的使用年限、建築廢棄物後端的再利用、建築配置效率的強化等等,這些都有辦法削減水泥的需求量。


另外,目前國內生產的水泥有三成出口,經濟部次長楊偉甫表示,未來以降至15%為目標,盡量利用替代原料,天然石材能少挖就少挖。

亞泥礦區展限引發的爭議,突顯了礦業法許多的不合理。如今反彈力道強大,是該從頭檢討,讓礦業政策有個可以理性辯論的空間,在更好的規範與制度下,引導產業提升、轉型,也讓原住民的權利,得到該有的尊重。



 

公視我們的島【採 山
06/26() 2200首播
07/0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採礦, 水泥產業, 礦業法, 水土保持, 土石流, 亞泥, 政策環評

2017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太魯閣之怒

太魯閣之怒

摘要: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許中熹 劉啟稜
剪輯 許中熹

1957年,亞泥取得花蓮新城山礦權,到了1970年代,原本住在山坡上的太魯閣族原住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遷到新城山礦場下方,展開四十多年與礦場為鄰的生活。 

脆弱的地質情況,讓居民很擔心,他們指出,礦區範圍內的邊坡,2016年才發生過崩塌。根據水土保持局的資料,亞泥礦區範圍內,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其中兩條經過礦場南北兩側,正好包圍下方的中富世部落,南邊的野溪布滿灰色泥漿,很明顯是從礦區流下來的。中富世居民田明正表示,亞泥礦區開挖之後,大雨時溪水暴漲,水曾經流向住家,不得已只好把家門口加高圍起來。

亞泥是舊礦,當年並沒有經過環評,繼續開採二十年,地質狀況如何?會造成多大的環境衝擊?只能靠業者和礦務局自己把關。

至於目前礦區內開採完畢的邊坡,已經做好植生綠化,正在開採的區域,則是深達十幾公尺的大坑洞。

 

亞泥礦區組長表示,未來礦區高度將持續下降到海拔120公尺。然而礦區正下方就是中富世部落,居民認為跟部落太近,安全性應該重新評估。

業者申請採礦要經過什麼程序?首先要取得礦業權,接著是礦業用地核定、土地取得,最後申報開工,礦業權每次展限最長是二十年。但是根據目前的礦業法和環評法規,舊礦展限如果沒有擴大用地範圍,不須做用地核定,也不必經過環評。因此亞泥展限二十年,依法是不必做環評。

東部有許多礦區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原住民基本法規定,在原住民部落範圍內進行土地開發,應取得原住民參與或同意,但是201611月,行政院進行跨部會協商卻做出結論,礦業權展限,只要不新增礦業用地,不適用原基法21條,不需當地原住民知情同意。另外根據礦業法第31條,礦業權的展限核准為原則,否准為例外,假如行政部門否決業者礦業權的展限,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造成相關部會難以駁回。

亞泥和當地原住民之間,還有糾葛四十多年的土地爭議。亞泥礦區大部分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早年有辦理過耕作權設定,經過多年訴訟,有兩位地主已經取得土地所有權,限於法規卻無權使用。

今年320日,多位立委提出礦業法修正案,計畫修改礦業法中不合理的條文,並要求在礦業法修法前半年內,暫停審查礦業權展限案,沒想到原本11月才到期的亞泥礦權,早已輕騎過關。得知政府核准亞泥展限二十年,原住民地主決定不再沉默,他們想要爭的,是最基本的財產權與生存權。

46,經濟部長李世光與六位立委前往亞泥花蓮廠與礦區現勘,廠內外立場對峙,一邊是要爭取環境權的當地居民,一邊是要捍衛工作權的員工。目前亞泥正式員工有311位,協力廠商員工700位,其中原住民占44%、當地富世村民占8.3%。長久以來,居民的環境權與員工的工作權,常常被形塑對立,部落內部容易因此分化和撕裂。

 

礦業個案的問題,突顯出整體規劃上的欠缺。經過近一年民間團體的呼籲,行政院同意推動水泥與礦業政策環評,依據國內水泥的實際需求,提高再生原料的循環使用,規劃出大理石開採總量,並且依據區位特性,排出優先順序,建立礦區退場機制。

亞泥礦區展限引發的爭議,突顯了礦業法許多的不合理。當民間團體與立委正要展開修法,政府卻快速讓亞泥展限過關,令人有太多可以揣想的空間,也漠視礦業改革的聲浪。如今反彈力道強大,是該從頭檢討,讓礦業政策有個可以理性辯論的空間,在更好的規範與制度下,引導產業提升、轉型,也讓原住民的權利,得到該有的尊重。 

公視 我們的島【太魯閣之怒】

04/10() 2200首播
04/1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採礦, 水泥產業, 礦業法, 水土保持, 土石流, 亞泥, 政策環評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捍山


捍 山

摘要: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許中熹
剪輯 張光宗

12月中旬,上萬人湧進太魯閣,和往常不同,今年,活動名稱冠上了贊助商亞泥遠東,引發太魯閣族人的不滿。

憤怒,燃燒了四十多年。紅色旗海搖曳,抗議亞泥占用了太魯閣族人的祖居地。「禁採礦,保山林,太魯閣加油!反亞泥,還土地,馬拉松加油!」槍聲一響,上萬名跑者,邁開步伐,在中橫公路,拉出了一條動感彩帶。賽道旁,年輕的太魯閣族人,用自己的聲音,為跑者加油。


年輕一輩站出來,太魯閣自救會長田春綢,欣慰寫在臉上。二十年來,「還我土地」運動,她始終是前線戰將,如今,身體老去,後輩接力抗戰。在原住民土地與財團的爭議案中,有人說,亞泥案是資料最齊全的案例,因為田春綢與他的丈夫數十年來,不停收集與整理,努力拼湊當年。

50年代,政府為了管理原住民土地,依台灣省山胞保留地管理辦法,要求原住民到鄉公所登記,設定他項權利,擁有耕作權,連續使用滿十年,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太魯閣族人在民國58年開始登記,依當時法律,民國68年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但是民國62年,亞泥進駐,使得大多數人,失去取得所有權的機會。

60年代,亞洲水泥配合產業東移的國家政策,第六期的四年經建計畫,落腳花蓮新城,除了接手原本台陽公司的礦業用地,也計畫使用100多公頃的保留地。亞洲水泥副總經理周維崑表示,亞泥申請採礦與礦業用地,都有台灣省政府的建設廳、民政廳、花蓮縣政府、花蓮工業策進會、秀林鄉公所參與,亞泥的角色是根據協調會的結果,給付補償費用。


如今,亞洲水泥是國內第二大水泥生產者,占地約400多公頃的新城山礦場,每年生產450萬噸,品質穩定,在亞泥的企業版圖中,有著重要位置。開採後的山壁,栽植原生植物,每年花費上千萬元經費,讓山坡維持穩定。管理嚴謹,使得亞泥獲得國際注目,成為礦業中的模範生,但廠區使用原住民保留地,到目前仍有爭議。

民國63年,花蓮縣政府與鄉公所將土地出租給亞泥公司,依法,設有耕作權的保留地不可出租,但在這些土地中,有212筆在民國65年至80年間,才陸續塗銷耕作權,申請拋棄的文件疑似由同一人簽名。另外還有62筆耕作權沒有塗銷,就租給亞泥使用。


疑點重重,抗議政府帶頭違法,讓田春綢決定成立自救會,發出還我土地的怒吼,他們曾經闖進亞泥廠區,象徵性的種下作物,爭取權利。數十年來,戰場從礦區延燒到法院,直到今年1210日,62筆未塗銷耕作權的土地中,兩位地主在蠻野心足協會多年協助下,證實在民國58年至63年間有耕作事實,才取得土地所有權。(台灣省山胞保留地管理辦法規定需使用滿十年,但本法廢止,民國79年後,原住民保留地管理辦法規定,使用滿五年即可取得所有權。)

然而,兩位地主雖然取回土地所有權,卻無法回到土地生活。依礦業法第47條規定,無論地主意願如何,亞泥只要提存土地租金,就可以合法採礦。蠻野心足協會呼籲政府修改礦業法第47條的規定,還給原住民族一個公道。

關於環境正義,亞泥還面對另一項問題。礦區有25公頃土地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特別景觀區,雖然實際開採面積只有10公頃,占整個國家公園面積的九千分之一,並且依國家公園法第20條規定,合法使用,環保團體還是質疑採礦的正當性。亞泥花蓮製造廠副主任游象麟表示,經中央協調,採礦範圍逐年退出,在民國105年,礦區就可以跟國家公園切離。


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辦公室主任蔡中岳表示,採礦後的山是無法回復的,依礦業法,礦業卻可以在花連長期生存,對環境與觀光都是很大的傷害。花蓮縣長傅崑萁曾提出「八不政策」,希望保護花蓮的環境生態,包括禁止山坡地開發、不開發新礦區、不同意舊礦區申請延期等,亞泥礦權將在民國106年到期,到時縣府會不會實現承諾?原住民保留地的爭議,縣府將如何解決?花蓮縣府以縣長公務繁忙為由,婉拒受訪。


四十多年來,當事人陸續凋零,面對偽造文書的爭議,還原事實,越來越困難。亞泥廠區內,還有將近60筆土地,因為第一代耕作權人往生,面臨耕作權繼承的問題。這是一個牽涉礦業政策、區域發展的案例,也是一個關於家園、爭取文化傳承的故事。它一時難解,在經濟、環境、文化之間,繼續拉扯。

公視 我們的島【捍山】
12/29() 2200首播
01/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亞泥, 還我土地, 太魯閣, 路跑, 原住民, 部落, 原住民保留地, 採礦, 田春綢, 蠻野心足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好山好水的背後


好山好水的背後

摘要: 
後山,是好山好水的代名詞,總是吸引著無數的遊客投入她的懷抱。但是,好山好水的背後,隱藏著的是坑坑洞洞的礦區。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慶鍾 張光宗
剪輯 張光宗

轟隆隆的爆破聲、川流不息的砂石車、永遠清不乾淨的灰塵,這是花蓮三棧部落居民,早已經習慣的居住環境。

後山是淨土嗎?其實早在半世紀以前,礦石產業就已經進駐後山。東部蘊藏豐富的石礦資源,根據礦業司的資料,東部大理石礦藏高達三千億公噸以上。直到2009年年底為止,花蓮地區還有106座礦場,分布在中央山脈間,生產大理石、石灰石等礦產,但這些礦產並不是做為高價值的石材,而是送到煉鋼廠或水泥廠做低廉的原料。

1960年代開始,礦場漸漸在北花蓮擴張,從和平、和中、和仁,到太魯閣口、三棧,礦場攻佔了出海口每一個山頭,當地原住民的生活空間,也遭到嚴重的擠壓。

亞洲水泥是早期就進駐花蓮的水泥廠,雄踞太魯閣閣口三十多年。當年原住民領到少許的地上物補償費以後,被迫拋棄土地的使用權與所有權,之後亞泥只需要付給鄉公所廉價的租金,便可以持續採礦。1996年開始,當地原住民發起激烈的還我土地運動,希望政府能中止亞泥的租約。但是直到現在,當大多數礦區都已經退出國家公園,政府仍然核准亞泥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門口,繼續開山挖礦。

太魯閣國家公園南邊的三棧部落,是著名的觀光景點,大理石形成的激流與峽谷,吸引著許多年輕人來這裡溯溪。這幾年當地社區積極發展生態旅遊,卻難以擺脫礦區的煙塵與噪音。

三棧溪流域共有三個礦場,都位於三棧溪支流、三棧北溪與無名溪的上游。由於礦區大量砍伐植被、鬆動山坡的土石,讓原本就坡陡流急的三棧北溪與無名溪,在豪雨時變得更加兇猛。三棧部落正好位於三棧南溪、北溪與無名溪三條河流的交會口,每逢下雨,暴漲的河水直衝三棧國小與部落。

水土保持局調查花蓮集水區的現況發現,三棧部落是花蓮最容易發生土石流的地區,於是將三棧溪劃為土石流潛勢溪流。每當颱風或豪雨,三棧被發布為土石流紅色警戒區,三棧居民就得漏夜打包,逃離家園。

早在十多年前,立東石礦在三棧北溪炸山,導致土石崩塌形成堰塞湖,沖毀下游的住家,三棧居民就開始陳情,希望礦區退出家園。但十年來,礦區是趕走一個,又來一個。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富益石礦下方出現土石深溝,居民很擔心,一場大雨會不會讓三棧,成為下一個小林村。

礦務局人員每個月到礦區檢查一次,他們表示已經要求礦區做好水土保持。但地質學者李思根到現場勘查後指出,三棧礦區周圍的地質環境並不穩定,長期挖礦對河床淤積有一定的影響。

今年六月,距離三棧部落最近的榮豐石礦租約到期,礦權也將在今年年底到期。業者計畫繼續申請將礦權展延,並在今年八月,在部落召開說明會,以發放米與食用油為由,要求居民簽名。居民沒想到,這場會議竟然被當成居民同意續租的證據。

環保聯盟花蓮分會會長鍾寶珠指出,政府一方面要發展花蓮的觀光產業,另一方面卻又容許礦區繼續破壞花蓮的山水。地質學者李思根則認為,將花蓮珍貴的大理岩當做廉價的水泥原料,是很浪費的一件事。

為了供應水泥等產業的基礎原料,花蓮一座座山頭被剷平、挖空,但目前台灣生產的水泥有一半都是出口,等於是變賣國土去賺取外匯。如今,地方政府也表態,不歡迎礦場繼續擴張。

花蓮縣長傅崑萁宣示,任內不會通過新的採礦案,也不會允許舊礦區的展延。面對礦權即將到期的三棧礦區,花蓮人與三棧居民,正拭目以待。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石灰岩開採, 水泥產業, 亞泥, 還我土地運動, 水土保持, 採礦, 堰塞湖, 原住民, 部落

後山,是好山好水的代名詞,總是吸引著無數的遊客投入她的懷抱。但是,好山好水的背後,隱藏著的是坑坑洞洞的礦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