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潭

以拓寬之名

以拓寬之名

摘要: 
水聲潺潺,空氣中飄著一股清香,阿媽蹲在水圳旁,清洗剛摘好的香菜,另一頭,老農夫正採摘過貓嫩葉。沿著小路走,兩邊是綿密的防風林,繼續往前,出現幾戶低矮房舍,路口掛著「小心貓,請減速」的標示。這是花蓮193縣道旁日常的景象,不過這樣的景象,未來很可能改變…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賴冠丞 溫嘉楷 
剪輯 賴冠丞

花蓮縣政府計畫拓寬193縣道,從新城到七星潭路段,雖然名為拓寬,實際上超過七成是新闢道路,興建必要性在地方引起爭議。

花蓮著名的景點七星潭旁,有條蜿蜒的道路-縣道193。早在1999年,政府就規劃拓寬193三棧到光華路段,作為砂石車專用道,2010年,配合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193被定位為景觀道路。到了2015年,縣府又變更說法,以紓解蘇花改通車後車流為由,重新啟動拓寬計畫。


193縣道拓寬案,1999年就已經通過環評,但是超過三年沒有開發,依法要辦理「環境現況差異分析與對策檢討報告」。為了審查拓寬案對環境的衝擊,從2015年底至今,花蓮縣環評委員前後總共開了十次會議,補件再補件,其中爭議最大的部分,是拓寬案對保安林的影響。

為了讓爭議較小的南段先行開發,縣政府將拓寬計畫分成北中南三段,20169月環評大會決議,193縣道南段有條件通過,北、中段暫不開發。但是鄉長與地方代表對北段拓寬始終不死心,他們相信這是促進地方發展的解藥。關心193拓寬案的民間團體,則對於拓寬的必要性感到疑惑。他們指出,從二十年前至今,政府的拓寬目的一直在改變,縣府似乎是先射箭再畫靶,為拓寬而拓寬。

保安林不能被移除,是歷次環評審查中,環評委員的共識。為了讓拓寬案能繼續進行,開發單位在最後一次的專案小組審查時,做了重大修正,6.5公里路段中,有5公里往西遷移,超過七成是新闢路線。


2018416,花蓮縣政府召開環評大會,對193北段拓寬案做出定奪。場外民間團體紛紛表達疑慮,地方代表與贊成民眾則高舉開發布條,形成對峙場面。

在地居民真的都贊成開發嗎?他們對道路拓寬是什麼看法?我們實際走訪193,路線附近的老農民對拓寬案不太清楚。原本的道路往西移約三十公尺,再開一條路經過加灣社區旁,這邊的住戶很多是外省老兵後代,住在這裡四、五十年,都沒有土地所有權,他們聽聞道路要經過房屋旁,但不確知實際路線,也不清楚後續土地徵收的問題。


幸福193聯盟總召譚凱聰認為,新闢道路跟舊路銜接,形成三叉路口,可能會增加行車的危險。道路旁定置漁場的老闆黃先生則認為,193縣道目前最迫切需要改善的是治安和照明,道路寬度是其次的問題。黃先生也擔心,舊路旁邊又要加開新路,實際上根本沒這麼多需求,未來在維護與使用上,可能會造成更多問題。

繼續往南,來到車流量最大的七星潭,部分大客車駕駛表示,假日七星潭這段路確實比較擁擠,目前大客車不能行駛193縣道,都是從民有街再轉進七星潭。但這段車流量最大的路段,另一側是機場範圍,目前不在預計拓寬路段內。


幸福193聯盟認為,與其花費七億拓寬道路,何不把經費放在公共運輸改善上。

193縣道分成北中南三段,分段環評、分段審查,環保團體認為,有切割環評的疑慮。其中南段通過的是環境現況差異分析與對策檢討報告,北段卻只有提較為簡略的環境差異分析,恐有適法性爭議。

興建道路是否一定等同於發展?道路拓寬外,有沒有更好的選擇?193縣道未來的發展,能不能達成縣府所說的開發目的?值得更長久的檢視。

公視 我們的島【以拓寬之名
05/14 () 2200首播
05/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193縣道, 七星潭, 交通, 加灣社區

水聲潺潺,空氣中飄著一股清香,阿媽蹲在水圳旁,清洗剛摘好的香菜,另一頭,老農夫正採摘過貓嫩葉。沿著小路走,兩邊是綿密的防風林,繼續往前,出現幾戶低矮房舍,路口掛著「小心貓,請減速」的標示。這是花蓮193縣道旁日常的景象,不過這樣的景象,未來很可能改變…

193的幸福樣貌

 193的幸福樣貌

摘要: 
這條路,有著花蓮人才懂的默契,當你厭倦台九線的筆直無趣,轉個彎就有隱藏版風景。這條路乘載著花蓮人共同的感情,當拓寬號角聲響起,他們站上街頭,用各種方式表達守護決心…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如果說台九線是花東縱谷前門大道,屬於觀光客跟過路的人,193縣道就像花蓮後院小徑,是在地人生活的場域。花蓮193縣道北起三棧、南抵玉里,長達110公里,北段順著海岸穿過樹林,來到七星潭,南段則是沿著海岸山脈一路蜿蜒。對許多花蓮人來說,193是台九線外的另一種選擇,代表了悠閒、安靜、美好。

然而,道路拓寬壓力始終存在。早在1999年,台灣省政府為紓解花蓮港貨運量,計畫拓寬193三棧到光華路段,作為大貨車通行道路,最後因為經費無著而暫緩。2015年,花蓮縣政府為了因應蘇花改通車可能增加的車流量,重提193拓寬計畫。

193的三棧到七星潭路段,目前是6-8米的小路,未來計畫拓寬成16-20米的道路,將移除部分防風林,引起極大爭議。因為這裡之所以迷人,正因為兩側綿延交錯的林相。這片保安林從日治時期開始,矗立花蓮海岸超過八十年,擔負著保衛花蓮人生命財產安全的重責大任。

這十幾年來因為天災人禍,海岸防風林正快速消失。從林務局航照圖可以看出,2003年,193縣道兩側都還是非常茂密的森林,民國到了2015年,西側樹林被大幅剷除,東側防風林也因颱風受損嚴重。

十年來,林務局投入1700萬,進行保安林補植、造林與撫育,但因沙岸地質條件不佳、颱風頻繁,林相仍無法回復。193拓寬工程可能再危及保安林,因為要截彎取直,計畫移除保安林總計1.6公頃,其中以佳灣村截彎取直路段影響最大。


根據水土保持學報對花蓮沿海保安林的研究報告,海岸防風林必須有140公尺厚度,才能減輕90%的風害與鹽害,現有保安林的厚度遠遠不足。假如再拓寬道路 產生風洞效應,整體保安林的功能都會下降。

衛星影像也顯示,光是2015年,193北段海岸林的內陸林面積,就從21公頃縮減為11公頃,減少47%;整體海岸林從51公頃縮減為33公頃,一年內就少了三分之一。之所以會有如此驚人的減少幅度,是因為道路西側的內陸林帶屬於私人土地,當地主得知土地可能被徵收,去年底紛紛將雜木林砍除,改種高經濟價值樹苗。在道路拓寬預期效應下,原本私有地上社區的涼亭跟大樹也都被移平。

道路東側僅存的防風林,還保有花蓮特殊的海濱生態,這裡是黑翅鳶分布的北界,一級保育類鳥類遊隼常在這休憩覓食。如果保安林被破壞,這裡的生態多樣性也將瓦解。

地方民眾與學生開始集結,透過連署、單車聚會、音樂會等各種活動,呼籲縣政府重新評估193拓寬計畫,擴大公眾參與,激發更多花蓮人去思考:究竟193該怎麼走,拓寬是否是唯一選項?

道路拓寬能確保安全嗎?七星潭旁的民有街,從2014年拓寬至今,發生兩起死亡車禍。當地居民指出,七星潭附近因為遊覽車太多、停車位不足,導致交通壅塞,靠拓寬道路難以解決交通問題。

193
縣道拓寬計畫在1999年已經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相隔十七年,縣政府想重啟拓寬計畫,必須提出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報告。環評審查會上,到場居民對拓寬案大都表示疑慮,民代與地方官則是大力支持。


環保團體認為,當初的環評報告,距今已有十七年,不論是時空背景、相關法令規範,都有相當大的變化,同時蘇花改通車可能產生的交通衝擊是全面性的,應該先就整體的交通措施,做政策影響評估。環保團體也質疑,政府2010年訂定的創造花蓮永續發展願景報告中,將193縣道定位為慢速賞景道路,拓寬工程跟上位計畫的設定相違背。

2016415日環評委員決議,花蓮縣政府必須對保安林、生態景觀、交通等問題再做釐清,補件再審。縣政府快馬加鞭,523日再度召開環評審查,這次是先做「南濱到光華」爭議較小的路段,至於三棧到北濱路段因為涉及保安林問題,縣政府決定暫緩,未來再提替代方案。但一條道路分段審查,形同切割環評,在審查委員充滿疑問下,結論仍是補件再審。  



其實193沿線從美崙到光華的居民,很多都不知道馬路將被拓寬成30米。193縣道21公里的拓寬經費,總共要22億,屬於交通部地方生活圈道路系統建設補助的計畫。交通部公路總局表示,如果193拓寬案的環評與地方爭議,短時間內若無法解決,經費將不會核准。

地方政府與民意代表大概很難想像,一條小小的道路拓寬工程,竟然會捲動一波又一波,難以平息的聲浪與情感。其實193縣道不只是一條路,它也是一個符號,代表著居民對生活、對花蓮發展路徑的另一種企盼。或許路真的不必越大越筆直,才是最好。曲折蜿蜒、蓋滿綠蔭的小徑,反而有著幸福的模樣。

 

公視 我們的島【193的幸福樣貌】

06/13() 2200首播
06/1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道路拓寬, 193縣道, 防風林, 七星潭, 生活圈道路

這條路,有著花蓮人才懂的默契,當你厭倦台九線的筆直無趣,轉個彎就有隱藏版風景。這條路乘載著花蓮人共同的感情,當拓寬號角聲響起,他們站上街頭,用各種方式表達守護決心

193縣道的思考


193
縣道的思考

摘要: 
沿著台九線來到花蓮新城,轉個彎來到一條隱身在防風林間,綠意盎然的濱海公路。這裡是海岸小漁村居民們,平常悠閒散步的地方,也是單車客們口耳相傳的秘境。如今,開發的腳步,正悄悄走向它…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為了迎接蘇花改在2018年通車後,帶來的大量車潮,花蓮縣政府正著手進行縣內的交通改善工程。這條濱海公路193縣道的拓寬計畫,也是其中之一。

811這天,花蓮縣政府在新城鄉舉辦193縣道北段拓寬工程公聽會,近百位民眾和多位議員,都到場參與。


目前193縣道北段06公里路段,禁止行駛大型遊覽車。因此花蓮縣政府預計耗資七億,將193縣道北段08公里路段,從原本的兩線道,拓寬成16米到20米寬,讓未來的觀光車流可以從台9線直接轉進193縣道,一路往南到達七星潭風景區,沿途預計徵收八公頃私有土地。

現在的193縣道上,人車密度最高的是熱門景點七星潭。每到下午,遊覽車載著遊客來到這裡,看海、戲水,也有不少人聚集在空軍基地旁,欣賞戰機起降。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蔡中岳指出,由於停車空間不足,遊客往往直接把小客車違規停在路邊。加上車輛一進到七星潭風景區,為了找停車位或欣賞沿途風景,車速就會減慢,造成塞車。未來如果路變寬了,進到七星潭的遊覽車和小客車更多,整體停車空間卻沒有增加,只會讓壅塞問題更加嚴重,無法如縣府預期,達到紓解交通的目標。

此外,193縣道在經過七星潭路段,距離海岸非常近,又緊鄰空軍基地,只能往海岸方向拓寬,可能有安全上的隱憂。就在蘇迪勒颱風剛過境這天,草地上還佈滿被海浪捲上來的大石頭。

其實從花蓮市區到七星潭,已經規劃了完整的自行車道系統,再結合193縣道,具有發展低碳單車旅遊的潛力。

縣道193的拓寬工程,反映出花東交通發展規劃,仍然以汽車、遊覽車等私人運輸工具為主。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戴興盛建議,面對觀光景點的塞車問題,還是必須透過發展完善的公共運輸系統來解決。


花蓮火車站前,火車載來大批旅客,大多數遊客選擇直接搭計程車,或租機車、汽車,只有極少數選擇搭公車。前往七星潭的公車,一天也只有四班。 

公共運輸服務的範圍與班次有限,遊客使用意願低,使得相關單位不願意投資,形成惡性循環。許多國外背包客,也只能選擇包計程車旅遊。在金針花正盛開的赤柯山,遊客也都是開車前來,由於山路狹小、又缺乏停車空間,每逢假日交通就會打結。

同樣的塞車問題,每個觀光景點上演。戴興盛指出,一般民眾會認為,台灣人還是習慣開自己的車,花東發展規劃也因此免不了以私人交通工具為主,不過從國外經驗來看,透過公共政策的引導,還是可以改變民眾的習慣,發展良善的公共運輸網絡。

面對未來蘇花改帶來的人潮車潮,193縣道或許是個契機,讓社會大眾重新討論、思考,拓寬以外的選項。


公視 我們的島【193縣道的思考】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七星潭, 觀光, 蔡中岳, 賴興盛, 土地徵收, 蘇花改, 道路拓寬

沿著台九線來到花蓮新城,轉個彎來到一條隱身在防風林間,綠意盎然的濱海公路。這裡是海岸小漁村居民們,平常悠閒散步的地方,也是單車客們口耳相傳的秘境。如今,開發的腳步,正悄悄走向它

陷落的海岸線


陷落的海岸線

摘要: 
台灣的東海岸屬於侵蝕海岸,每年以四公尺的速度向後退縮,為了抵擋海浪侵蝕,政府構築了一道道水泥防禦工事,年復一年投入大量消波塊。這些水泥工程與消波塊,是否真能替我們守住最後的海岸線?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張光宗

台灣的東海岸屬於侵蝕海岸,每年以四公尺的速度向後退縮,為了抵擋海浪侵蝕,政府構築了一道道水泥防禦工事,年復一年投入大量消波塊。這些水泥工程與消波塊,是否真能替我們守住最後的海岸線?


七星潭海岸是遊客到花蓮必定會造訪的景點,近年來為了發展觀光,週遭已經被高架道路以及各種民宿包圍,環保團體對海岸的過度開發深感憂心。

今年八月許多遊客都發現,海岸的景觀不一樣了,大石頭堆砌成的海堤下方,沙灘被怪手挖開,大型吊車整齊地將消波塊埋放沙中,這些消波塊之所以放在這裡,是為了保護後方的海堤,又被稱為海岸保護工。


水利署第九河川局表示,每次有颱風來,海岸保護工上的大石塊往往被海浪拉走,九河局每年都得花費數十萬元補充這些拋石,而保護工底部的基腳由箱籠組成,經年累月下來早已經腐蝕。九河局於是決定在基腳前方埋放兩排10噸的消波塊,以穩定邊坡,延長護岸的壽命。

水利署第九河川局表示,消波塊是埋在沙裡,完工之後會再把沙子覆蓋回去,不會影響景觀。但是在七星潭北方不遠處的新城海岸,海堤前方同樣堆置了許多消波塊,跟七星潭屬於同一個工程,總計耗費900萬。類似像這樣的工程在花東海岸不斷出現。

根據水利署的統計,花東海岸每年侵蝕速率平均為四公尺,光是花蓮豐濱一帶,2011年因為海岸侵蝕流失的土地就有17公頃。許多地方居民認為要保護土地就必須要放消波塊,於是政府年復一年在花東海岸投擲消波塊。據得標廠商透露,花東海岸每年的養護經費高達兩億,只為了對抗海岸侵蝕的宿命。


究竟消波塊對海岸的防護有沒有效果?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地理系助理教授林宗儀指出,用消波塊來防止沙灘的流失是完全無效的工法。至於在保護海堤的部分,消波塊的確可以延長海堤一些些壽命,但是萬一遇到颱風強浪,消波塊有時反而是海堤的殺手。

長久以來,政府部門用硬體的人工設施—海堤、消波塊對抗海浪侵襲,在海邊建起一道一道的水泥城牆,每年消耗大筆預算,卻不見得是安全保障。幾年前,花蓮環保聯盟會長鍾寶珠與學生在花蓮最常淹水的化仁海岸調查發現,海岸保安林對於防止海岸侵蝕、海水倒灌有顯著的效果。鍾寶珠表示,花蓮從立霧溪以南到花蓮溪口都是日治時期規劃的海岸保安林,但是這些保安林卻因為開發等因素消失。 


花東海岸侵蝕是不可逆的現象,但是許多業者仍然不畏風險。台11線從鹽寮到豐濱這段侵蝕最嚴重的海岸,有許多民宿正在動工興建,搶佔離海最近的視野。台11線這段海岸線,被當地居民戲稱為”黃金”海岸,公部門為了保護海邊的房舍與路基,每年要投入上千萬元的消波塊,但是這些投資真的值得嗎?

林宗儀表示,要根本去面對海岸侵蝕的危機,還是要從最上位的國土規劃開始,劃設海岸的緩衝帶或後退帶,這些區域都不應該做過度的開發。


台灣是海島國家,卻沒有一套法律對海岸做合理的規範,國土三法中的海岸法草案擬定至今二十多年,在立法院五進五出,始終沒有進展。根據營建署的資料,台灣本島的自然海岸只佔總海岸的44%2002年前政務委員林豐正曾經承諾,要恢復台灣自然海岸總長度,但是幾年下來自然海岸回復完全沒有進展,假如政府繼續放任海岸的各種開發,自然海岸的回復恐怕遙遙無期。

學科: 
海洋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 花蓮縣
  • 花蓮市
關鍵字: 
七星潭, 海岸變遷, 消波塊, 侵蝕

台灣的東海岸屬於侵蝕海岸,每年以四公尺的速度向後退縮,為了抵擋海浪侵蝕,政府構築了一道道水泥防禦工事,年復一年投入大量消波塊。這些水泥工程與消波塊,是否真能替我們守住最後的海岸線?

 

我愛七星潭


我愛七星潭

摘要: 
才剛跨進2010年,大多數人都還沉浸在跨年的喜悅裡,有一群人身穿紅衣,聚集在花蓮七星潭,反對大型度假村的進駐,他們擔心,一旦興建度假村之後,這個美麗的月牙灣,從此就變了樣…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佩雅
剪輯 陳忠峰

七星潭雖然有個潭字,卻是沒有邊際的海洋,許多人喜歡來這裡追逐浪花,或騎著單車,享受海風徐徐吹拂,也可以什麼事都不做。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大山大水,每年七星潭都吸引了上百萬名的遊客造訪,也是花蓮縣唯一的縣級風景區。

但帶給人悠閒心情的七星潭,最近卻很不平靜,在網路上的討論熱鬧滾滾、村莊內掛起抗議布條,因為花蓮縣政府核定了大型度假村的籌設許可,但許多的疑點,都尚未釐清,而引發討論。

由派帝娜公司投資的度假村,預定興建的位置在賞星廣場和七星潭社區中間,占地大約四點五公頃,業者預計花費20億元,設置120個房間,內部規劃有商店街、游泳池、戲水池等遊憩設施,以招攬國際旅客為主要客層。

業者認為度假村進駐後,能夠幫助地方發展,不過七星潭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游煌明則認為,度假村在選址上,就有很大的問題,度假村的基地距離海岸不到一百米,在颱風季節容易受到暴浪侵襲、再加上美崙活動斷層經過,種種條件都不適宜興建度假村,派帝娜公司則表示,一切條件都經過評估,並且也會做好因應措施。



位處濱海的生態敏感地區,任何開發都要審慎進行,否則對環境、對業者都會造成兩敗俱傷。以七星潭海域來說,缺少詳盡的環境調查,誰也不知道開發之後會帶來什麼影響?而且在海邊設置大型的度假村,大量遊客所產生的生活污水,又該怎樣排放,才不會影響海域環境?在花蓮教書的李光中老師認為,必須要透過環評,許多的疑慮才能獲得解決。

除了擔心興建度假村對環境的影響,也有人感到不滿,原本是全民共享的海景,卻變成讓特定財團使用,度假村興建的位置,剛好是整個七星潭最佳的區位,未來民眾在視野上也會受到限制。

七星潭社區是一個傳統漁村聚落,依傍著太平洋,黑潮帶來豐富的漁獲,讓這裡的定置漁網非常發達。每天早晚,漁民出海的情景,都能吸引遊客前來圍觀。漁民剛剛捕撈上岸的新鮮魚貨,直接就地喊價、販售。海洋,對當地漁民來說,是提供生計的來源。



對遊客來說,七星潭是遊憩的場所;對當地漁民來說,七星潭卻是生活的場域,以往的觀光模式,已經對居民生活產生少許衝擊,未來,大型度假村的進駐,擔心影響會更大。

我們走進七星潭社區,發現這幾年社區的房舍,被粉飾成藍頂白牆,顯得有點突兀。顯示上位者在規劃時,缺少納入當地文化的內涵,就只會變成是自己的美好想像,無法在社區生根。這幾年下來,七星潭社區的居民也在思考,到底什麼樣的觀光模式,才適合社區的發展。

不過七星潭所遭遇的問題不只於此,從十幾年前,花蓮縣政府就想要開發七星潭沿海風景區,民國八十六年環境影響說明書的審查結論,限制了七星潭的開發,於是縣政府在去年七月提案廢止環說書的審議公告,由於度假村開發面積不到十公頃,就不需做環評。

現在度假村,在等待地目變更為遊憩用地後才能夠興建,在辦理期間,又涉及縣級風景區的開發到底要不要做環評的認定,諸多的疑點都還沒釐清,更大的危機又來臨。

民國九十八年四月,花蓮縣政府檢送『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到營建署審核,在計畫書中開發的陸地面積,將近二千公頃,未來還能變更為旅館專用地和住宅區等等,長期關注花蓮環境的鍾寶珠,認為這個開發案,等於把七星潭陸地面積一半以上都做了開發,將會嚴重衝擊七星潭的海域環境。

潮來潮去,白浪依舊拍打在礫石沙灘上。有人希望,七星潭能繼續保有自然景觀,有人則想藉著七星潭,創造更高的觀光產值,每個人對七星潭都有不同的期待,這個美麗的月牙海灣在眾人的關注下,會變成什麼樣子?同時也讓我們思索,我們跟海洋之間該是什麼樣的關係?

側記

炒得沸沸揚揚的七星潭議題,其中包含了三個案子,讓很多人容易搞混,用個簡單的時間序來說明,原本花蓮縣政府在民國八十六年提出的『七星潭沿海風景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在審查結論中做出的規範,等於替七星潭的開發行為設下關卡,花蓮縣政府還曾經因為未依規範而被開罰。

多年之後,這個開發計畫一直都沒有被執行,民國九十八年四月,花蓮縣政府檢送『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到營建署去做審核,並於同年七月提案廢止前案環說書的審議公告,讓停滯已久的度假村開發案不需要做環評,而引發是否會衝擊海洋環境的爭議。目前『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還在進行政策環評中,正需要大家的關心,一起來關注七星潭的後續發展。

學科: 
土地開發, 海洋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七星潭, 觀光化, 度假村, 風景特定區, 海岸變遷, 社區發展, 觀光旅館

才剛跨進2010年,大多數人都還沉浸在跨年的喜悅裡,有一群人身穿紅衣,聚集在花蓮七星潭,反對大型度假村的進駐,他們擔心,一旦興建度假村之後,這個美麗的月牙灣,從此就變了樣…

遇見曼波魚

 

遇見曼波魚

摘要: 
有一種魚,在海中游動時左右擺動,好像搖曳著身軀輕舞曼波,又像喝醉了酒左搖右晃,於是人們叫牠Mola Mola「曼波魚」,或是「翻車魚」。 有一種魚,喜歡側身躺在海面之上,在白日讓陽光照耀,或在夜間發出微微光芒,於是人們也叫牠「太陽魚」或「月光魚」。 有一種魚,尾巴短小,卻有著圓圓扁扁的龐大身軀,以及大大的眼和嘟起的嘴,可愛的模樣像一個卡通人頭,於是有人又稱牠「游泳的頭」。

記者:郭志榮、陳添寶

這些來自各國的不同稱呼,指的都是學名「翻車魚」的曼波魚。因為牠隨著洋流在全球各地出現,不同地區的人們見到牠奇特的外型,對牠都有不同的稱呼,在台灣漁民口中,曼波魚有個有趣的名字叫作「魚粿」,因為每當漁民抓起牠,那圓圓柔軟的身軀,像極了一大塊攤在甲板上的紅龜粿。

對於曼波魚,世界知道牠的存在,但對牠瞭解卻不多,隨然牠不善游動,卻隨著洋流四處迴游,由於牠生存在中、深水域,只有少數時間浮出水面或靠近岸邊,人們對於牠的族群數量,生活習性並不是相當瞭解。目前學術分類上,分辨出三種不同的曼波魚,知道牠們以吸食方式進食,以浮游生物為主,特別喜食水母,因此有蜇魚的稱呼,吃完食物會側躺海面讓陽光照耀,促進腸子的消化,一次產卵三億顆,算是魚類中最會生的魚類。

國際對曼波魚陌生,但是牠卻是台灣的常客,每年五月期間,曼波魚會隨著洋流,在台灣東岸大量出現,成為定置網漁業的天賜財富。根據當地漁民的說法,曼波魚是漁民很早就知道的魚種,但是早期漁民並不喜歡牠,因為牠的出現,常常引來鯊魚,連帶嚇跑周遭的魚類,漁民就捉不到魚,再加上牠龐大的身驅,常常讓漁民扯壞網子,因此每每見到曼波魚,就是不好的兆頭。


直到發現曼波魚的腸子成為一種美味,並且在近年開始食用其它部分的肉質,曼波魚才一下子成為漁民爭相撈捕的魚種。由於曼波魚體積龐大又難以飼養,漁民捕捉後迅速宰殺,對於曼波魚很難一窺完整面貌,牠的可愛模樣一直成為照片中的傳說。

在花蓮、台東一帶有許多定置網漁場,在洋流行經的適當地方設網捕魚,漁民每天早、午各一次到定置網漁場中撈起漁獲。為了一睹曼波魚的真面目,趁著曼波魚季來到島嶼東岸,從七星潭沙灘跟隨著漁民出海捕撈曼波魚。五月這個季節,除了曼波魚出沒,也是鬼頭刀、雨傘旗魚出現的時間,漁民拉起海中的魚網,就可以看見這些大魚在網中活蹦亂跳,但是並沒有曼波魚的蹤跡。

根據漁民的經驗,曼波魚多半在天氣晴朗的時候才容易入網,因此也只能等待好天氣再次出海,由於定置網多半設在海岸邊,出海的行程並不算太漫長艱辛,到了定位漁民拉網,一會兒他們高喊「有魚粿!」,因為他們已經感覺到曼波魚龐大身軀在海中浮現。

為了捕捉曼波魚在海底的身影,當地潛水協會下海拍攝,在蔚藍的海水中與曼波魚共泳,會驚訝牠那從容美麗的舞姿,其實曼波魚是一種溫馴的生物,牠似乎仗著龐大的體形,不太畏懼人類。當曼波圓滾的身體游過眼前,大大的眼四處望著,加上嘟著嘴可愛的模樣,就可以瞭解全世界為何都喜愛牠。

但是再可愛也是漁民的生計漁獲,由於曼波魚太大,漁民無法以魚鉤勾起,必須藉助船上的吊臂,在鋼索緩緩伸起後,二隻曼波魚被放上甲板,經過丈量後發現,牠們身軀直徑都超過一百五十公分左右,體重將近一百五十多公斤,一隻的市價超過一萬多元,漁民撈起後迅速向岸上回報,將曼波魚載回港口處理。由於曼波魚現今值錢,還沒上岸就有人搶購,到了岸上立即載運到魚貨處理場,在花蓮地區多半是由一位周先生操刀來處理分解曼波魚肉。


先生處理曼波魚有多年經驗,一隻龐大的魚在他俐落的刀法下,不到半小時就分出各種部分的肉質。周先生拉出曼波魚彎彎繞繞的腸子,足足有五公尺長,腸子中還留有未消化的紫色水母,周先生表示,曼波魚沒有胃,只有腸子,為了消化食物,常常浮到海面曬太陽,增進腸胃蠕動,而曼波魚身上其實充滿大量的水分,早期就是因為不會處理,一取肉就出水,才無法取肉食用,現在懂得不破壞薄膜,就能取肉食用,增加曼波魚的價值。

花蓮為了提升地方經濟發展,這兩年推廣曼波魚季,讓更多的人認識曼波魚,並且增加魚種的價值。今年的重頭戲落到花蓮水產培育所林所長的工作中,他在所內佈置一個介紹曼波魚生態的教學館,也結合業者開始研發曼波魚的各種食品,從傳統的肉類食用,進展到利用曼波魚身上的膠原蛋白,製作出冰棒、果汁、蛋糕等等食品。林所長表示,曼波魚身上含有大量的膠原蛋白,在生物科技上有更高的利用,如果結合到美容、醫療等領域,未來的價值更是驚人。


對於曼波魚的研究,台東水產實驗所的水族館何館長更是從養殖方面下手,由於曼波魚外型可愛,許多水族館都希望進行養殖展示,但全球養殖成功的經驗並不多,多半放入養殖池後,一星期內就無法生存。何館長利用所內的海水深水池,製作人工飼料以及調整海水水質,已經陸續養殖超過二十多天,但他所面臨的問題是曼波魚細菌感染問題嚴重,網子擦傷或人手摸到,都容易造成細菌感染,讓牠的皮膚潰爛進而死亡,因此何館長嘗試新的捕捉方式,希望能延長牠的存活率,甚至發展到能夠人工繁殖。


曼波魚為東部創造財富,但是保育的聲浪也是隨之而起,許多人開始擔心,過量的觀光熱,會不會加速曼波魚的捕殺,造成族群量的減少?更有人質疑,曼波魚這麼可愛,殺掉當食物會不會太殘忍?隨著曼波魚在台灣島嶼造成話題,這種魚類開始被人們所認識與喜愛,但是也看見漁民在生計與保育呼聲二種思維開始撞擊。對於漁民而言,曼波魚是種漁業資源,讓漁業資源能夠永續利用,其實也是一種保育族群的概念。

當觀光季開始,許多遊客為曼波魚在岸上徘徊,也該思考如何適度捕撈,讓曼波魚能夠年年到東岸的海中婆娑起舞。

學科: 
海洋
縣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曼波魚, 翻車魚, 漁業資源, 定置網, 七星潭, 海洋保育, 過漁

有一種魚,在海中游動時左右擺動,好像搖曳著身軀輕舞曼波,又像喝醉了酒左搖右晃,於是人們叫牠Mola Mola「曼波魚」,或是「翻車魚」。有一種魚,喜歡側身躺在海面之上,在白日讓陽光照耀,或在夜間發出微微光芒,於是人們也叫牠「太陽魚」或「月光魚」。有一種魚,尾巴短小,卻有著圓圓扁扁的龐大身軀,以及大大的眼和嘟起的嘴,可愛的模樣像一個卡通人頭,於是有人又稱牠「游泳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