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峰鄉

小米回家了


小米回家了

摘要: 
小米,在原住民部落,不只是糧食,更是文化。但是歷史變遷、文化影響,小米種植在部落漸漸式微,甚至遺失小米種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郭志榮 葉鎮中
剪輯 葉鎮中

一場機遇下,一批離開台灣三十年的小米,度過海洋回到台灣,學者期待,這批原種小米,不只是傳統農作物,更要種出部落生態。

一聲槍響,高雄市茂林區多納部落的黑米祭,正式展開。部落的黑色品種小米,是台灣特有的小米品種,部落也以保有、種植黑米為榮。台大郭華仁教授指出,在南島語系的住民中,只有台灣原住民擁有小米文化。

祭典中,部落婦女在黑米收割後,用杵搗的方式,把黑米製成食品。收成的黑米,也成為部落的贈禮。

初春時刻,台東金峰鄉歷坵部落,種下有機耕作的小米,部落在面臨八八風災後,思考復耕小米,重新尋找部落價值。但是部落小米種植,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種源的消失,原本擁有許多小米品種,隨著時代變遷,不只品種消失,就連留下來的品種,也是高度混種。

根據調查,台灣的小米品種,在極盛時期,合計約有百餘種,至今可能剩不到十多種,很多還是部落間相互引種。

為了尋找台灣原種小米,台大教授郭華仁和博士研究生巴清雄,在檢索國際學術研究中,發現三十年前,曾經有美國研究者,到台灣東埔、阿禮、霧鹿、漁人等十多個部落,進行小米採集研究,並將小米品種,帶回存放在美國種子庫。

台大郭華仁教授透過溝通,取回當時在十多個部落,採集到的九十多個小米品種,計劃歸還小米原生的部落。郭華仁教授以一位農學家的角度,說明原種小米回部落種植的重要性。

簡單的小米回家記者會,標示著一個歷史時刻,失落三十年的小米回家了!代表接受小米的部落長老,說出心中的感激。

將小米送回部落,成為研究生巴清雄的工作,他不僅要聯絡安排種植的人選,更重要的是,這批離開冷藏庫,進入生長機制的小米,必須及時種到土裡,才能順利成長。趕時間是一項挑戰。而更大的挑戰是環境變遷,三十年前的部落種植環境,在三十年,很多地方已經人事已非。

送回的原生小米中,有十多種取自阿禮部落,但是八八水災重創部落,部落居民下山居住在組合屋,根本無法回山種植,只能將小米轉交霧台部落,幫忙種植。

身為魯凱子民的巴清雄,訴說小米在部落的價值,不只是傳統農作,更是一種救荒食物。能在災難時,種在崩塌處,收成作為應急食物。

這批原種小米中,最遠是蘭嶼的漁人部落,郭華仁和巴清雄認為,蘭嶼農作文化相當特殊,一起將小米送回。

蘭嶼也有種植小米,一月是小米播種季節,居民陸續種下小米。但是長期以來,居民認為小米製作食物困難,於是多數改種芋田,減少種植小米。

為了讓蘭嶼,重新種植原生小米,郭華仁教授將小米送交牧師,請他細心照顧這批珍貴種子。希望今年先大量繁殖,明年再分享更多部落居民種植。

小米回鄉了!一批來自美國的古老種子,不只帶著過去的土地記憶,更包含著對未來的無盡期許。

學科: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茂林區
  • 台東縣
  • 金峰鄉
  • 台東縣
  • 蘭嶼鄉
關鍵字: 
小米, 黑米, 雜糧作物, 八八風災, 巴清雄, 保種, 魯凱, 原住民, 部落

小米,在原住民部落,不只是糧食,更是文化。但是歷史變遷、文化影響,小米種植在部落漸漸式微,甚至遺失小米種原…

歷坵小農復耕


歷坵小農復耕

摘要: 
種下微小的種子,期待很大的心願,歷坵開始復耕了!一群部落老人與一位青年,開啟東海岸新願景,他們說,一切都要從土地上種出來!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八八水患,重創台東許多部落,但是位於金峰鄉的歷坵部落,除了道路受損,部落並沒有太大傷害,水患一年之後,居民安住家園,部落裡嬉鬧的小朋友,依舊找逃家的樂園。

小朋友頑皮的想逃家,但是部落裡的謝聖華,卻在五年前回到故鄉,一個他情感上無法逃離的家。回到部落,面臨了同樣的問題,美麗的風景下,部落依舊找不到未來方向,村景一年比一年蕭條。

八八水患沒有重創部落,卻是加深部落的困境,更多人口外流,田地廢耕。謝聖華想改變,尋找外界協助的力量,剛好台灣農村陣線也希望進入部落,陪伴部落成長,互相有著共同心願。

歷坵小農復耕計畫,推動一年以來,收成自然無毒農法種植的黃豆、洛神花等作物,2011年想要以傳統方式復種小米。小米種植前夕,農陣成員前來幫忙,餐桌上的討論,成為最好的溝通時機,農陣蔡培慧不斷為部落加油打氣。

溫熱的營火、香醇的小米酒,讓遠山裡的小部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動力,一些改變正在發生。不變的是,愛爬樹的小孩,當大人在找尋未來,他們只想爬樹較量。

一早,杜爸爸將要種的小米準備好,和上燒過的木灰、沙石,這些都是傳統的小米種法。歷坵小農復耕計畫,希望部落找回自己已經快失傳,原本就是友善土地的傳統農法,農陣則是扮演一個資源協助者的角色。

在歷坵的復耕計畫,有趣的是,打破一般刻版印象,覺得新事物總是年輕人推動,在這裡卻是老人家帶頭示範,年輕的謝聖華謙虛說,他只負責找人。

為了分出行列種植小米,以便日後管理,杜爸爸自己訂製一個劃線機具,以人力在田地上拉動,大家再依線種下小米。對謝聖華來說,推動復種計畫,不只是種出有機的作物,也是種回部落失落的感情。

謝聖華的父親是歷坵村長,看著兒子回故鄉協助部落發展,也思考如何推廣復耕計畫。大人世界的態度,孩子們感受在心,當田裡換工互助,孩子也學會相互幫助。

工作疲憊的時刻,謝聖華總是到山上,獨享這片他稱為阿凡達的綠意森林,讓身心舒暢。他在家族土地上,慢慢種回樹木,希望未來這裡成為部落的另一個空間,讓人體會部落原名「魯拉克斯」的真意。

在山路的盡頭,小小谷地裡,歷坵部落推動復耕計畫,居民找尋未來,農陣也在找尋實踐之道。

八八之後,歷坵復耕,當一切計畫按步進行,追求的只是大人們不再憂慮,孩子們歡喜生活,讓小小部落能夠永續地,美好在幽靜山谷裡。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小米, 原住民, 部落, 自然農法, 農村陣線, 歷坵部落, 復耕

種下微小的種子,期待很大的心願,歷坵開始復耕了!一群部落老人與一位青年,開啟東海岸新願景,他們說,一切都要從土地上種出來!

漂流的愛


漂流的愛

摘要: 
收音機的音樂聲和忙碌的縫紉機聲音,在小小空間裡回盪著,一群部落媽媽利用工廠捐助的廢布,縫出各種實用的布製品,慢慢車出人生的另一條路;另一方,木頭敲打聲響亮,一群部落爸爸利用漂流木原有的形體,打造出一張張獨一無二的桌椅,為了讓木頭,能夠自在呼吸… 原住民創作的手工藝品,總有種獨特的素樸美感,讓人感到溫馨有趣,像是這些順著樹木紋理作成的漂流木家具,這裡有一個斜出去的大腳,或是在那裡扭了一個彎,如同原住民自由奔放的個性。去年莫拉克風災後帶來的這些漂流木,部落居民不肯絕望,也試圖從中找尋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收音機裡傳來的音樂聲和忙碌的縫紉機聲音,在小小的空間裡回盪著,這裡是台東縣金峰鄉北里村的原愛布工坊,一群部落媽媽們利用工廠捐助的廢布,縫出各種實用的布製品,也慢慢車出人生的另一條路。

在這群媽媽們的巧手下,廢棄布料有著各種姿態,除了有排灣族別具含意的圖騰,還結合了現在受歡迎的款式,新舊交融產生新的趣味。而這些不管是創作發想到接洽訂單,都由部落媽媽們一手包辦。 

而在金峰鄉的另一處,則是傳出木頭敲打聲,部落爸爸們利用漂流木原有的形體,打造出一張張獨一無二的桌椅,為了讓木頭能夠自在呼吸,這裡的木作家具不上漆,保留自然原色。

這兩處工坊都是由台東縣原愛工坊協會在2007年所成立的,主要希望藉著提供當地居民就業機會以及謀生技能,讓一些在外討生活的居民能夠返鄉。

原愛工坊的成功,讓許多部落開始思考,是否能夠依循同樣的模式,來讓社區發展。尤其在八八風災受創嚴重的嘉蘭村。台東林管處估算,八八風災過後,在台東地區清理出21萬噸左右的漂流木,其中有5千噸是紅檜、牛樟等貴重木材,其餘都是等待標售的次級木。

嘉蘭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歐美惠認為,利用漂流木和廢布料等成本較低的材料,只要再加工,就能夠創造出各種手工藝品,也能讓部落居民都能擁有謀生技能,不需要光靠津貼過日子,於是嘉蘭村在民間團體的協助下,成立芭伊工坊,開設了陶珠、木工、環保布包等課程,找來原愛工坊的木工和縫紉師傅上課,展現了部落之間的互助合作,加深部落彼此的情感,未來也計畫推動部落遊學,把各工班的特色作為導覽活動,但為了避免客源重複,也在產品定位上有所區別,歐美惠發現透過培訓課程,居民不但找回信心,也在敲敲打打和車布料的聲音中撫平心情,對未來的前途感到安心。

九十九年八月十三日,陽光正烈,在這一棟利用當地的漂流木和石片堆疊而成的石板屋內洋溢著喜悅,今天芭伊工坊的成果展,就要在這裡進行。

部落居民熱心的為我們一一介紹作品,這些原本漂流在各處的廢棄資源,在各方的愛心下,來到了原住民部落。藉由部落居民一雙雙的巧手,變身當地的文化商品,也撫平了一顆顆不安穩的心。

在這一群嘉蘭媽媽們的美妙歌聲中,我們彷彿聽見嘉蘭部落正在甦醒的聲音。

側記

跟許多的偏遠鄉鎮一樣,原民部落也面臨部落青年外出工作,子女交由長輩照顧而產生隔代教養的情形,長期在部落的鄭漢文校長,看到這樣的困境,認為如果能製造在地就業機會和訓練謀生技能,就能解決不少問題,也能串連起各部落之間的互助情感,於是在他的推波助瀾之下,許多部落工班,也像是雨後春筍般冒出…

 

學科: 
災難
縣市: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風災, 漂流木, 嘉蘭媽媽, 原住民, 部落, 原木加工, 災後重建

收音機的音樂聲和忙碌的縫紉機聲音,在小小空間裡回盪著,一群部落媽媽利用工廠捐助的廢布,縫出各種實用的布製品,慢慢車出人生的另一條路;另一方,木頭敲打聲響亮,一群部落爸爸利用漂流木原有的形體,打造出一張張獨一無二的桌椅,為了讓木頭,能夠自在呼吸…
原住民創作的手工藝品,總有種獨特的素樸美感,讓人感到溫馨有趣,像是這些順著樹木紋理作成的漂流木家具,這裡有一個斜出去的大腳,或是在那裡扭了一個彎,如同原住民自由奔放的個性。去年莫拉克風災後帶來的這些漂流木,部落居民不肯絕望,也試圖從中找尋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危險的河彎之處


危險的河彎之處

摘要: 
當暴洪沿著河谷奔流而下,自然的巨力,摧毀一切人工設施,帶來重大災情。人們在悲傷之餘,無盡哀怨,但是一切怨恨,無法改變水流運動的自然邏輯,它有一定的規律,預示著將至的危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慶鍾

莫拉克颱風為台東帶來災情,台東以南的知本溪、太麻里溪等多條溪河,暴洪造成沿岸地區的災害,許多房舍倒入滾滾洪水之中。在南迴公路多處中斷下,救援行動從太麻里溪以北,逐漸克服地形障礙向南挺進,災區的受損情況,才能開始漸漸清晰。

一棟巨大旅館在國人眼前倒入水中,莫拉克颱風的災情,開始讓人驚恐,東部的災情,成為國人關注的地區。進入知本地區,新知本大橋後的連結道路,遭到沖刷坍方中斷,人員必須在搶通工程中,步行進入。

在新溫泉旅館區,因為堤防遭到沖毀,緊鄰河岸的旅館、房舍,因為土地掏空掉入水中,或是半懸在河面之上,當地溫泉村村長回想颱風當日,所幸即時通知居民、遊客撤離,避免了人員死傷。

回到新溫泉區災害現場,當地居民指責堤防工程失當,堤防遭到沖毀,才會釀成巨災。台東縣府水利課則指出,曾經進行搶修加固工程,但依舊阻擋不了巨大的洪水。這塊新旅館區所處的高灘地,位於河彎之處,在過去就有災情發生。在大水淘空後的地基上,露出一棟埋在地下的建築,當地居民表示,以前曾經河水氾濫,埋掉河岸上的房子,後來就在這些房子上重新建設。

查探知本地區受災區域的位置,正是位於知本溪河道轉彎的沖積處,原本就是危險區域,但是政府都市重劃准予開發,無異是讓民眾在危險區域營生,面對暴洪的危機。

向南前往太麻里,進入大水漸退的洪氾河床,巨木亂石遍布,讓人看不出這裡原本是青翠的農業區。大水沖毀公路及鐵路,懸在空中的斷裂鐵軌,讓人觸目驚心。當地搜救人員及居民,持續尋找二位為了撤離居民而失蹤的警員。改道的溪水依然洶湧,在道路搶通前,救援隊臨時搭起繩索,運輸救援物質。

太麻里溪原本是從鐵路橋下的河道通過,但是莫拉克颱風帶來的巨量洪水,一下子就沖破堤防,滾滾大水帶著土石,在農業區內肆虐。受到重創的農業區,也是位於河道的轉彎處,甚至一度曾是太麻里溪的出海口,氾濫河水創造平原,此刻再度侵襲,大水衝毀堤防,再次改變河道出口。

面對河道彎處的危機,明知危險存在,還是嘗試以人工堤防阻擋,但是縣管河川二十五年防洪頻率、五十年不潰堤的能量過低,面對大水襲擊,完全失去效用。面對太麻里溪出海口大改道的現實,主管河川水利的水利局,也只能表示人力無法勝天,必須尊重河水的流域。

前往太麻里溪上游嘉蘭部落,部落高台沿溪的房舍,在這次風災中,五十餘戶住家受到危害。同樣的,這個受災的高台位置,也是位於河彎之處,受水流沖積的力量最強,在2005年海棠颱風侵襲時,就有民房受到危害。受災居民開始收拾僅剩的家當,準備下山到收容所避難。面對洪災,她們無奈,指責政府花錢修景觀步道,卻不願加強堤防保護的工程。

面對災民的忿怒,地方主管防洪工程的單位,以價值來詮釋防洪能量的應變等級,一方面說出自然事實,另一方面也說出人間現實。都會區價值高,防洪工程可以耗費巨資,鄉村地區價值低,防洪工程相對降低,反映目前抗洪設計的思維,但是土地有其價值,生命不應有尊貴之分,人人都是等值。

在多次颱風後,太麻里溪上游河域已經劇烈改變,沿岸村落面對洪災的問題,無法再以水泥工程阻擋,避水而聚的遷建成為最佳方式。但是遷村的土地取得與生計問題,又將是另一個漫長的人間磨難。

從知本、太麻里河床到嘉蘭部落,隨著災區的明朗化,漸漸看出問題所在,上游暴雨,土石崩落河道,嚴重受災地區都位於河彎之處,危機早已預示。問題是居民危機資訊不足,政府又放寬進入建設,只想以人工堤防阻洪水,當洪災一次比一次高,堤防擋不住暴洪,最美的河彎之處,終成人間煉獄。

熱門事件: 
學科: 
災難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 台東縣
  • 太麻里鄉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颱風, 防洪頻率, 還地於河, 河岸變遷, 原住民部落, 防災, 知本溫泉

當暴洪沿著河谷奔流而下,自然的巨力,摧毀一切人工設施,帶來重大災情。人們在悲傷之餘,無盡哀怨,但是一切怨恨,無法改變水流運動的自然邏輯,它有一定的規律,預示著將至的危機。

雲豹的故鄉--大武山

雲豹的故鄉--大武山

摘要: 
大武山南台灣第一高峰,是卑南、排灣、魯凱三族的聖山,也是魯凱族祖靈的居住的所在。相傳魯凱族人是在雲豹的帶領之下,越過茶埔岩山的東稜,來到屏東的霧台鄉。而大武山之中有一種神秘的動物,十多年來沒有人見過牠的蹤跡,但牠的故事卻始終存在於老人家的記憶裡----


記者:張岱屏

很久很久以前,黑熊跟雲豹是一對很好的兄弟。原本他們的身體都是白色的,有一天他們決定替彼此畫花紋。黑熊先幫雲豹畫。黑熊很勤快,把雲豹畫的很漂亮,後來換成雲豹幫黑熊畫,因為黑熊先幫雲豹畫,畫得很累,所以就睡著了。結果雲豹偷懶,把熊整個塗黑就跑掉了。但因為黑熊打瞌睡胸口沒有被塗到,所以就留下一個白色V型的花紋。從此以後,雲豹跟黑熊就成了世仇

民國七十五年,研究雲豹的美國動物研究專家羅彬慈博士訪問台灣,認為大武山地區是台灣雲豹最可能出現的地區。民國七十七年,在保育的呼聲下,農委會公告成立「大武山自然保留區」,面積廣達47,000公頃,是台灣地區面積最大的自然保留區。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含括了台東縣五大水系:大南溪、知本溪、太麻里溪、金崙溪及大竹溪等上游的原始森林,豐富的生態環境,吸引了生態研究者不畏艱苦,想要見證南台灣這片野生動物的天堂。

民國九十年,農委會委託屏東科技大學在大武山自然保護區進行雲豹調查計劃。三年來,姜博仁與他的研究團隊足跡踏遍了大小鬼湖、大武山東稜、知本溪流域與太麻里溪流域,至今雖然沒有雲豹的蹤跡,卻累積了豐富的大武山動植物資料。今年二月十四日,我們與姜博仁的團隊進入大武山自然保護區,沿著太麻里溪流域而上,進行十一天的勘查,希望能更了解雲豹的故鄉--大武山。

由於研究者沒有辦法長時間在山中紀錄動物,而且大部分動物對於人都極為敏感,因此自動照相機就成了極好用的工具,利用紅外線感應動物的體溫,替研究者拍攝動物的一舉一動。三年來拍攝到的保育動物包括台灣獼猴、麝香貓、食蟹、穿山甲、水鹿、山羌、山羊、黑熊、石虎,以及極為少見的黃喉貂等等。

除了架設相機之外,對於動物棲息環境的調查是研究團隊在山上另一項重要的工作。為了更精確掌握動物出沒的環境,對於每一個樣區附近的植被密度、樹種,都要做詳盡的紀錄。由於大武山自然保留區,海拔高度從兩百公尺到三千一百公尺,林相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到中海拔的亞熱帶闊葉林、到高海拔的溫帶針葉林,境內沒有公路的切割與人為的開發,植物林相保存得相當完整,也為境內的各種動物提供了適合的生存環境。

從海拔200公尺一路往上攀爬到1400公尺,林相從熱帶森林轉變為中海拔的闊葉林。在這個區域,研究團隊曾經見到極為稀少的保育類動物--黃喉貂。姜博仁表示,黃喉貂是台灣四種貂科中之一,也是其中毛色最漂亮的一種,多分布於中海拔區域,過去關於黃喉貂的生態紀錄與研究都極為缺乏。這三年來利用自動照相機得到的資料,在雙鬼湖與大武山自然保留區都還有牠的蹤影,顯示在這一帶區域黃喉貂仍然有穩定的族群數量。姜博仁希望藉由大武山雲豹調查計劃,累積更多關於黃喉貂的活動模式與棲地利用等基礎資料。

大武山雲豹的調查計劃即將在今年告一段落,雖然至今尚未發現雲豹的蹤跡,但是,姜博仁卻意外地見證了大武山自然保護區的豐富與美麗。有人說,大武山是台灣最重要的野生動物基因種原庫、是中央山脈南端野生動物遷徙繁衍的唯一廊道。其實,大武山不僅是雲豹的故鄉,也是台灣每一個人心中不斷追尋的故鄉…

學科: 
動物
縣市: 
  • 屏東縣
  • 瑪家鄉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魯凱族, 雲豹, 原住民, 部落, 大武山, 保護區, 保育類, 特有種, 姜博仁, 黃喉貂

 大武山南台灣第一高峰,是卑南、排灣、魯凱三族的聖山,也是魯凱族祖靈的居住的所在。相傳魯凱族人是在雲豹的帶領之下,越過茶埔岩山的東稜,來到屏東的霧台鄉。而大武山之中有一種神秘的動物,十多年來沒有人見過牠的蹤跡,但牠的故事卻始終存在於老人家的記憶裡----

溫泉之春

溫泉之春

摘要: 
比魯溫泉位於台東縣太麻里溪的上游,因為靠近排灣族的舊社「比魯」,所以被命名為比魯溫泉。比魯溫泉擁有壯觀的溫泉瀑布,天然的溫泉池,以及豐沛水量匯集而成的溫泉河,被公認為台灣最大的溫泉瀑布。

記者:張岱屏


『泡湯』一直是台灣人鍾愛的休閒活動。近年來,越來越多人不再只是在溫泉旅館泡湯,而是自行尋訪山林中的野溪溫泉,比魯溫泉正是野溪溫泉中的熱門之選。

十年前,一支啤酒廣告打響了比魯溫泉的知名度。從此之後,每逢假日總是吸引了一批批的吉普車隊溯溪而上、長驅直入,河床上佈滿吉普車、露營帳,這樣的行為為當地的自然環境及附近的部落,帶來了污染與干擾。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年,林務局與鄉公所體認到既然不可能禁制遊客,就必須制定遊戲規則,讓比魯溫泉在環境可以負荷的範圍內有限度的開放。由當地的居民擔任嚮導,負起解說與管理的責任,成為比魯溫泉邁向生態旅遊的第一步。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溫泉, 野溪, 生態旅遊, 部落, 觀光

比魯溫泉位於台東縣太麻里溪的上游,因為靠近排灣族的舊社「比魯」,所以被命名為比魯溫泉。比魯溫泉擁有壯觀的溫泉瀑布,天然的溫泉池,以及豐沛水量匯集而成的溫泉河,被公認為台灣最大的溫泉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