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竹鄉

請豬來發電

請豬來發電

摘要: 
大豬小豬,每天除了吃跟睡,也要上廁所。全台灣超過五百萬頭豬,牠們的大小便怎麼處理,是豬農最大的煩惱,也是環境的負擔。大多數人都不愛的豬糞、豬尿,在有些人眼中,卻是可以再利用的資源,還可以發電賺綠金…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張光宗

換上防護衣,腳上的雨鞋先踩過消毒水,這是進養豬場前的標準防疫動作。走進陳永雄位在雲林林內鄉的養豬場,還沒聽見豬叫聲,耳邊先傳來陣陣古典樂。這群聽音樂長大的快樂豬,在豬舍裡調皮玩耍著,小豬要能健康成長,除了吃飽,更重要的,還要住得暖。

燃燒沼氣產生熱能,來取代傳統的保溫燈泡,一個冬天就可省下數十萬電費。牧場裡,擺了好幾部像這樣接上沼氣管的熱水器,一點火就可以燒水。源源不絕的沼氣,主要成分其實和家用天然氣一樣都是甲烷,是養豬廢水處理過程中的產品。

沼氣不只可以用來燒熱水,2015年,雲林縣政府補助買入這台沼氣發電機,一天可以發出四到五百度電,供養豬場使用,產生熱能也不浪費,還可再加以利用。

在各種再生能源中,大型風機可能產生低頻噪音和干擾鳥類生態,太陽光電板則會在製程中產生有毒廢棄物。相較之下,沼氣發電是透過分解廢棄物,來產生能源,反而能減輕環境負擔,在歐洲和中國都已經非常普及。而且,畜牧業產生的甲烷,一向被認為是造成溫室效應、地球暖化的一大元兇,收集沼氣再利用,還能達到減碳效果。

早在二十年前,農委會就曾補助養豬戶購買沼氣發電機,但發電效益低,沒有專業廠商願意投入,沼氣脫硫技術也不成熟,發電機很快酸蝕耗損,政策無疾而終,台灣也錯失發展沼氣發電的契機。

要提高沼氣發電效率,必須改變養豬業者慣用的污水處理模式。政府要重新推動沼氣綠能,得先創造誘因,吸引更多業者投入研發。2017年,經濟部能源局已經調整沼氣發電的躉購電價,從每度3.9元調高為5.0087元。

嘉義一處位於義竹鄉的養豬場旁,這套由再生能源業者投資設置的發電機組,是台灣第一套由歐洲引進的系統。能源業者已經和台電簽訂二十年售電合約,目前仍在測試階段,預計2017年農曆年前就能正式運轉,利用這一萬兩千頭豬的排泄物來發電,每年收入可以超過三百萬。

傳統的三段式污水處理系統,在冬天低溫時,細菌分解速度慢,處理污水的效能就會變差,對豬農來說是一大困擾。透過恆溫控制,這個發酵槽一年四季都可以維持一定的分解速度。豬農不必擔心污水處理受氣候影響,業者也可以得到穩定的沼氣來源。

沼氣,經過脫硫,就可以進到發電機,燃燒發電。發酵後剩下的物體,再經過脫水,成為幾乎沒有臭味的沼渣,2016年,環保署已經修法放寬,可以直接把它放進農田當堆肥。

行政院預計在2017年底,要讓一百萬頭豬加入綠能行列,台灣養豬規模最大的台糖公司也已經開始行動。位在屏東的四林畜殖場,從2012年就陸續設置了三部不同型號的發電機。

 

靠著這三部沼氣發電機組,四林畜殖場的電力自給率,已經達到三到四成。台糖也投入經費,準備興建新型的沼氣發電系統,預計2018年就會完工。

各界攜手投入,整合不同領域專才,台灣的沼氣發電產業,正在萌芽。台大動物科學技術學系副教授蘇忠楨認為,除了引進國外的發電機組,台灣也應該盡快培育本土技術人才,讓沼氣運用更符合在地需求。尤其台灣氣候炎熱,應該積極研發用沼氣製冷的技術,運用在家畜散熱。

養豬業結合沼氣發電,只是第一步,未來牛糞、雞糞甚至廚餘等廢棄物,都是可以發電的好材料。


公視 我們的島【請豬來發電】
01/16(
) 2200首播
01/2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能源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 嘉義縣
  • 義竹鄉
  • 屏東縣
  • 潮州鎮
關鍵字: 
沼氣發電, 畜牧廢水, 溫室效應, 甲烷, 電力自給率

大豬小豬,每天除了吃跟睡,也要上廁所。全台灣超過五百萬頭豬,牠們的大小便怎麼處理,是豬農最大的煩惱,也是環境的負擔。大多數人都不愛的豬糞、豬尿,在有些人眼中,卻是可以再利用的資源,還可以發電賺綠金

青菜裡的秘密


青菜裡的秘密

摘要: 
蔬菜,有人體不可或缺的維生素、礦物質,但是,看不見的農藥與硝酸鹽,卻也讓人擔憂。究竟硝酸鹽對人體有什麼影響?為了吃一口安心蔬菜,一場「減硝酸鹽運動」正默默地在農地裡進行…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大家都知道,蔬菜中殘留農藥有害健康,但是硝酸鹽的問題卻很少人注意。硝酸鹽不但會間接增加腸胃道癌症的風險,進入人體後代謝成亞硝酸,還會和血紅素結合,造成全身缺氧,讓皮膚變成藍紫色。早年歐洲因為畜牧業使用硝酸鹽污染地下水,曾經導致許多嬰兒罹患藍嬰症,因此歐洲很早就開始關注硝酸鹽問題。

而人體攝取的硝酸鹽,有80%來自蔬菜,於是歐盟在2001年,對菠菜、萵苣等訂定了硝酸鹽的限量標準。

為了了解市售蔬菜硝酸鹽含量,我們分別在傳統市場與超市購買了菠菜、青江菜、高麗菜、小白菜、蘿蔔等八種蔬菜,前往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檢驗。

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是台灣唯一對硝酸鹽訂定限量標準的民間團體。抽檢結果發現,傳統市場的四件蔬菜中,有兩件葉菜超過主婦聯盟3000PPM的標準,而超市的四件蔬菜中,也有一件不合格。工作人員表示,市售蔬菜常測到硝酸鹽,高達5000甚至10000PPM以上。

蔬菜為何會有硝酸鹽?走一趟田裡,土壤布滿的白色顆粒(氮肥)說明了答案。

主婦聯盟從13年前開始與農友合作,鼓勵農民生產減硝酸鹽蔬菜,剛開始遭遇很多阻力與反彈。

翁錦煌是最早參與減硝酸鹽的農民之一。他從1995年開始轉作有機栽培,1998年加入主婦聯盟。在主婦聯盟的鼓勵下,嘗試減硝酸鹽,由於蔬菜中硝酸鹽的含量,會受到土壤、肥料、日照量、採收時間,甚至是排水等各種因素的影響,一開始真的困難重重。

由於蔬菜中硝酸鹽含量與日照量有直接關係。溫室的日照量只有露天的60%左右,要控制非常不容易,因此翁錦煌將溫室全部改為網室栽培,可以讓日照量提高到80%,除非天氣反常,近年來已經少有硝酸鹽超標退菜的記錄。減硝酸鹽也有助於降低生產成本,翁錦煌逐漸降低肥料的使用,如今肥料用量只有以往的三分之一。

跟翁錦煌一樣,在桃園山區種植蔬菜的農民陳碧郎,也是致力於減硝酸鹽運動十多年的農友,他說肥料是影響蔬菜品質最重要的因素。要怎麼知道肥料的用量是否正確?陳碧郎在自己的高麗菜園做實驗。

陳碧郎發現,肥料使用過多的蔬菜外表虛胖卻不健康,抗旱、抗寒、抗病的能力都會降低,很容易受到病蟲害侵襲。專家指出,大量施用氮肥的蔬菜生長快速,硝酸鹽含量高,營養價值卻偏低。

摸索多年之後,陳碧郎拿起一棵菜,光從外表就可以判斷它生長的時間與營養狀況。健康的蔬菜吃起來滋味也大不相同,菜葉不但甜而且有嚼勁。

油桐樹下,陳碧郎開著推土機來回攪拌,用剩餘的菜葉、木屑自己製作推肥。一朵朵花隨風灑落、化作春泥,彷彿訴說著十多年來用意志力守候這方菜園的心情。

一開始,減硝酸鹽運動是為了要吃的健康,然而最根本的目的,是要減少土壤、河流與地下水中硝酸鹽的污染,改善土壤嚴重酸化的問題。

在市售蔬菜沒有硝酸鹽把關的情況下,一般消費者要怎樣才能減少蔬菜中硝酸鹽的殘留?專家指出,青菜放越久,裡面的硝酸鹽越容易被細菌轉化為亞硝酸,所以應該盡量少吃剩菜。家裡如果有嬰幼兒或體質虛弱的病人,可以將蔬菜的根泡在水裡,用光照的方式來處理蔬菜。

在政府還沒有對硝酸鹽進行規範的情況下,仍然有許多農民默默地在自己的農地裡,努力實踐這場減硝酸鹽運動。主婦聯盟最終希望能夠集合消費者的力量,要求政府比照歐盟等國,訂定蔬菜中硝酸鹽的限量標準,讓民眾吃得更安心、土地也更健康。



 

學科: 
農業
縣市: 
  • 嘉義縣
  • 義竹鄉
  • 桃園市
  • 復興區
關鍵字: 
硝酸鹽, 污染, 農藥, 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 市場, 食品安全, 有機農業, 土壤酸化, 農地, 林杰樑

蔬菜,有人體不可或缺的維生素、礦物質,但是,看不見的農藥與硝酸鹽,卻也讓人擔憂。究竟硝酸鹽對人體有什麼影響?為了吃一口安心蔬菜,一場「減硝酸鹽運動」正默默地在農地裡進行…

綠色原油


綠色原油

摘要: 
目前歐美許多國家都以發展生質柴油作為替代石化燃料、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新選擇。德國是全球生產生質柴油的龍頭,每年生產生質柴油超過100萬公噸,目前的德國境內有1900座生質柴油的加油站,供應公車、卡車、計程車等車輛使用。美國自2005年起立法規定,全美的柴油車必須添加2%的生質柴油,預估未來十年美國生質柴油產量將成長33倍。因為生質柴油的生產,可以創造出五萬個工作機會。那麼,在台灣,生質柴油的遠景呢?

採訪/撰稿:張岱屏
攝影/剪輯:陳錦彪

陽光、空氣、水是人類生存的三大要素。不過,對於現代人來說,生存的要素還要再加上一個,就是石油。根據估計,全球的石油將在五十年內消耗殆盡,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石油危機,一種被稱為「綠金」的產業漸漸被重視,「綠色原油」開始燃燒......

嘉義縣義竹鄉這一大片農地,原本是荒蕪的休耕地,今年春天卻有了生機。一棵棵翠綠的豆苗鑽出泥土,原來這些大豆,都是未來要用來生產「生質柴油」的原料。那麼,什麼是生質柴油,它跟一般的柴油又有什麼不同呢?

生質柴油是以動植物的油脂為原料,經過酯化的過程後,成為可以供應柴油引擎使用的油料。它能夠有效地將太陽能經由植物的光合作用,轉換為動態能源,發揮綠色植物的威力。所以只要有土地能夠生長作物,生質柴油就不虞匱乏。它也可以提煉回收的廢食用油做為原料。目前台灣所生產的生質柴油,大部分就是來自廢食用油。

台灣新日化公司在過去回收廢食用油來生產洗衣肥皂,但近年來洗衣肥皂的用量減少,廢食用油的去處也成了問題。民國九十三年十月,工研院與新日化公司合作,成立台灣第一座生質柴油示範系統,新日化也從傳統的化工業,轉型成為新能源產業的一員。

2005年全國能源會議設定,台灣生質柴油的生產目標在2010年產量是10萬公秉,2015年產量是15萬公秉。由於目前生質柴油的價格仍高於石化柴油,所以環保署先補助全國十三個縣市的公車與垃圾車採用生質柴油,測試空氣品質改善的成效與運轉的效果。

但是生質柴油的成本高,加上引擎馬力等方面的考慮,所以目前大多數垃圾車都是添加石化柴油與生質柴油混合而成的柴油,仍然無法完全擺脫石化柴油的污染。另一方面,生質柴油雖然可以大幅降低二氧化碳等的污染排放,卻會比石化柴油排放出更多的氮氧化物。要怎麼樣克服傳統生質柴油的缺點呢?民間早已經有充滿創意的廠商,自力研發出污染性更低的「烷化生質柴油」。

原本經營化學工廠的吳老闆,在十年前開始進行生質柴油的研究,經過多年的實驗,研發出「烷化生質柴油」。這種化學柴油的原料是來自於工廠廢棄的氫氣、一氧化碳與部分的植物油,將這些原料重新加以轉化重組而製成。烷化生質柴油有傳統生質柴油的優點,卻沒有生質柴油會排放氮氧化物的缺點。原本經營化學工廠的吳老闆說,他之所以會投入研發烷化生質柴油,是因為長期生活在高雄的重工業區,對於高雄的空氣污染有強烈的感受,希望能推廣生質柴油來改善高雄的空氣品質,讓工廠不再燃燒重油,柴油車不再是烏賊車。

高雄市的柴油車與公車再經過三年的測試之後,證實烷化生質柴油的使用對於市區空氣污染的改善有很大的幫助。跟石化柴油比起來,生質柴油可以減少78%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懸浮微粒的排放也減少許多,但今年生質柴油的計畫卻因為經費沒有過關而作罷。

台灣97%的能源倚靠進口,為了提高自產能源比例,減輕環境污染,同時也為台灣的農業找尋出路,生質柴油是一個必要的選擇。而政府該做的,是創造一個讓生質柴油能生根的環境,點燃綠色原油的希望。

從今年春季開始,農委會在雲嘉南地區選定休耕農地2000公頃,推廣大豆、向日葵、油菜等能源作物,以提升台灣農業的綠色產値。第一期的作物開始試種卻因為誘因不足,農民的反應並不熱烈。在休耕制度無法調整,誘因不足的情況下,能源作物是否能在這片土地上生根茁壯,還是一個問號?

學科: 
能源, 農業
縣市: 
  • 嘉義縣
  • 義竹鄉
關鍵字: 
生質柴油, 廢油回收, 新日化, 休耕, 能源作物, 生質能

目前歐美許多國家都以發展生質柴油作為替代石化燃料、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新選擇。德國是全球生產生質柴油的龍頭,每年生產生質柴油超過100萬公噸,目前的德國境內有1900座生質柴油的加油站,供應公車、卡車、計程車等車輛使用。美國自2005年起立法規定,全美的柴油車必須添加2%的生質柴油,預估未來十年美國生質柴油產量將成長33倍。因為生質柴油的生產,可以創造出五萬個工作機會。那麼,在台灣,生質柴油的遠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