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芳區

能源轉型的深澳路口

能源轉型的深澳路口

摘要: 
高度爭議的深澳燃煤電廠更新擴建計畫環境差異分析,歷經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在3月14日的環評大會中通過。但新北市強調,絕對不會核發生煤許可,給台電使用。一座通過開發的電廠,卻將面臨無煤可燒的窘境,這是為何拉鋸?它的通過,又將掀起什麼波瀾?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陳添寶

深澳電廠通過審查前一天,潛水教練王銘祥帶著我們出海。這片番子澳灣西側海域,是基隆市目前碩果僅存的天然海灣,和臨側位於新北市瑞芳區的深澳灣,共同孕育海底的珊瑚礁資源。早年這片海灣,曾因為一旁的山坡被當成垃圾掩埋場而奄奄一息。

這座垃圾掩埋場後來改設為潮境公園,目前由基隆市政府與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協同復育,希望結合現有眾多遊客參訪的海科館,轉型成為集觀光、保育為主的基地。

以海洋意象為建築概念設計的海科館,將「海洋永續發展」當作使命。不過很少人知道,海科館場區前身,其實是北部火力發電廠。這座電廠源自於台灣總督府為了執行大日本帝國南進政策而興建,當時是亞洲最新式的火力發電廠,也是唯一填海造陸的火力發電廠。

 

北部火力發電廠從1939年開始發電,一共有四萬瓩的裝置容量,是台灣以農養工的重要推手。隨著經濟發展需求越來越高,台電在1960年,又在深澳興建了深澳電廠。不僅如此,為了減緩深澳、協和、林口電廠接收油料的壅塞情況,中油於1974年,在深澳灣興建油港。這兩座灣澳,形同北部能源的重要支撐基地。但海洋生態因此巨變,當地居民也深受煤灰污染。

1983年,北除役;1987年,提供深澳電廠燃料的建基煤礦收坑。居民正等待深澳電廠除役,迎來藍天。台電卻在2006年,以北部供電能力不足為由,提出深澳電廠擴建更新案。不僅如此,還要在北火所在的番子澳灣西側海域,新建卸煤碼頭。王銘祥潛水發現,這片海灣水下有豐富珊瑚礁生態,他近年和潛水志工在這邊置放細竹,打造軟絲產房。目前已經復育超過百萬尾軟絲。海科館站在保育立場,也反對深澳電廠興建。

居民與基隆市府對地方轉型的想像,讓台電停止深澳電廠的工程。也使這座人口外流的小鎮,開始吸引新移民入住。

台大歷史系教授衣若蘭,從小在台北市信義區和南港邊界長大。但她兒時,住家不是繁華商業中心,而是後有四獸山、前有水田的景致。童年經驗形塑她的價值觀,更培養她日後跟丈夫移居到深澳的動力。

為了給孩子有大自然的童年,衣若蘭舉家搬遷。儘管必須通勤一小時多上班,她也甘之如飴。豈料2017年,台電以核一、二廠即將除役、北部供電不足的理由,再度提出深澳電廠更新擴建案。這次,台電把原本要蓋在番子澳灣西側的卸煤碼頭,移到深澳灣內,也把電廠裝置容量,從160萬瓩,降低至120萬瓩,希望以此通過環差。

環保署審查深澳電廠更新擴建環差案時,環保團體和當地居民,到環保署前呼籲行政部門停止開發。審查場內,另一派居民,輪番上陣表達支持。

土生土長的深澳里長曾素貞說,居民當然知道燃煤電廠會帶來污染,但他們不是盲目支持,而是看見台電的努力。「本來我們也是都反對,後來台電一直溝通,說在林口已經用最新機組,完全看不到污染,里民就到林口去參觀,結果確實跟早期電廠完全不一樣。」自從深澳電廠除役、建基煤礦關閉,深澳的空氣變好,但人口也逐漸流失。曾素貞認為,既然電廠承諾新建後會改善污染,說不定能帶動地方繁榮。

這富麗漁村的夢想,是不是真的能夠實現?

縱然不是假日,深澳漁港依然有著絡繹不絕的遊客,他們的目的,都是為了一窺罕見的象鼻岩地景。此外,這裡的蕈狀岩也非常完整,連結著單面山結構與海景,有豐富的觀光潛力。長期在此進行生態調查的梁珆碩認為,未來卸煤碼頭的建設,不僅會破壞整體景觀,也將衝擊漁業資源。

蓋了防波堤後,因應大型船隻進入,漁船也會改道。改道位置會從這個緩坡的岩石海岸環境走過去。問題是船隻要通行,水深就要夠,這邊水下很多礁石,水深不足五公尺,要維持航道通行,勢必要抽砂挖深。一旦抽砂或挖深,直接衝擊珊瑚礁和季節性出現的海藻分布棲地,將對地方漁業資源影響很大。」梁珆碩說。

未來台電將在此興建兩道堤防,分別長490公尺與390公尺,其中電廠的溫排水,將從490公尺堤防下排出,也讓漁民相當擔心。

跟著王銘祥從深澳灣向西行駛,海面矗立著被腰斬成片段的堤防遺跡。環評委員認為,十年過去,自然環境已有巨大變化,擔心河海工程抵擋不了氣候變遷衝擊


隨時空變遷的不只自然環境因素。近年民眾對空污的忍受度越來越低,新北市府主張台電應選擇更乾淨的能源。環保團體也主張,除了生態與空污衝擊,深澳電廠的設立,也將影響減碳成效與能源轉型,希望環保署退回此案

空污疑慮、生態爭議,加上能源轉型目標衝突,讓環評委員在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後,做出重做環評與修正後通過兩案並陳決議,要求台電釐清爭議提送大會討論。台電強調,為了預防北部缺電風險,興建深澳電廠來提升備用容量,有其必要。但關於必要性與環境衝擊的爭議,環評委員認為台電的答覆,都不夠清楚。

多數環委都對台電回覆不滿,但閉門會議卻沒有共識。最後以主席詹順貴投下贊成票,獲得修正後通過結論。詹順貴強調:「這不是一個新的開發案,它只是一個環境影響差異分析,那就是比較前後差異,後面變更有沒有更好,有才能接受。投票前我已經說明,比較前案跟後案,環差變更確實有比較好一點。所以我們也做了上位政策建議,要求要把能源配比路徑盤點出來。」

然而,環差案通過將近一個月,能源配比路徑依然相當模糊。爭議沒有因此冷卻,反而延燒成政治風暴。當這場爭議,又遇上核二二號機重啟,能源轉型,是否可以安然過關?

公視 我們的島【能源轉型的深澳路口】

04/30 (一) 22:00首播

05/05 (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 桃園市
  • 觀音區
  • 基隆市
  • 中正區
關鍵字: 
能源轉型, 電廠, 深澳電廠

高度爭議的深澳燃煤電廠更新擴建計畫環境差異分析,歷經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在3月14日的環評大會中通過。但新北市強調,絕對不會核發生煤許可,給台電使用。一座通過開發的電廠,卻將面臨無煤可燒的窘境,這是為何拉鋸?它的通過,又將掀起什麼波瀾?

能源轉型的允諾與失落

能源轉型的允諾與失落

摘要: 
四月,台灣西部已經艷陽高照,柏油路瀰漫熱氣,民眾換上輕便服裝,但台電人員心情並不輕鬆,因為夏季還沒來臨,用電量已經突破三千萬瓩。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用電高峰,台電提出讓停擺六百多天的核二二號機再轉請求,獲得行政院支持,卻引發爭議。即將屆齡除役的核二二號機,是不是真的有重啟必要?當核二重啟,遇上深澳電廠通過後的政治敏感尖銳衝突,台灣社會究竟該如何面對?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添寶

2014年起,核一二號機、核二二號機,陸續在大修後發生事故。立法院杯葛這兩部機組重啟運轉;加上部分老舊電廠除役,2016年的備用容量率,不但低於10%,用電量還同時創下歷史新高,比前一年增加2.16%。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7年8月15日,大潭電廠因為中油承包商誤關氣閥,導致天然氣輸氣中斷,台灣十七個縣市,突然遭遇措手不及的大停電。這起事件,讓中油董事長因此下台。

供電穩定,涉及高度政治敏感。行政院在815大停電後,結合非核家園方向,提出政策方針。行政院長賴清德要求,必須在2025年達到非核家園目標,同時提供穩定供電基礎。2019,要求台電把備用容量率維持在15%、備轉容量率維持在10%,同時還要減煤以達到空污改善目標。


 

為了達成政策目標,台電規劃讓核一、二如期除役。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計算,扣除核一、二廠的發電,台灣將少掉9%的備用容量,「但台電會加入新的機組,包括林口三部機,還有大潭、協和、深澳等新機組,都會陸續加入供電行列,彌補供電的不足。」

新機組中的深澳電廠,是台電規劃中唯一一座燃煤電廠,由於民眾對空污的接受度越來越低,爭議很大。但經濟部長沈榮津強調,2025年全國的備用容量率,預定為16.3%,如果少了深澳電廠就會影響備用容量率,不足法定標準。

314,深澳電廠環境差異分析在環評大會闖關成功,但爭議沒有停止。

 

環保團體在深澳電廠闖關後,來到行政院抗議,他們引用台大風險中心,針對用電需求高低情境的分析指出,沒有深澳電廠的缺電風險,只有在2025年,用電需求情境維持最高的情況下,備用容量率才會不足。

經濟部針對環保團體的說法,提出回應,深澳電廠的作用,不僅是維持法定備用容量率,同時還肩負區域供電穩定的任務。「北部電力使用量跟它的供應量有缺口,大概差5%,占全台用電39%點多,現在只能供應34%。」經濟部次長龔明鑫指出,隨著核一、核二如期除役,北部其他電廠,如果核四不運轉,這個缺口會更擴大,「所以北部一定要思考有新的電源過來。」


「北部會新增加的電廠,不是只有深澳而已。」台大風險政策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趙家緯指出,根據台電資料,未來北部還會新增國光燃氣電廠和在地的再生能源設置等,就算扣除深澳電廠,北部接下來增加的發電容量,都可以充分抵消掉核一二除役後,減少的發電量。

缺電問題,似乎不是癥結所在。台電為何要在爭議風頭,力推深澳電廠?台電發言人徐造華強調,供電穩定,是台電的天職。根據行政院規劃,2025年時,燃氣的占比要提高到50%,這讓經濟部規劃以大潭電廠做為提升燃氣比例的主力。但目前大潭電廠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評,還卡在藻礁保育爭議,無法過關,加上815大停電的前車之鑑,讓台電希望能盡可能確保更多備用容量率。


 

然而供電壓力,是不是只能交由台電單方面來解決?在能源轉型的過渡期,地方政府其實也有可以著力之處。

汐止一家做設備檢測的業者,長年受到雨滴打在鐵皮屋頂的噪音干擾,對廠房出租的業主,提出設置太陽能板的建議。由於新北市過去推動太陽能板設置,常常遇到公寓所有權人難以整合的問題,陽光工廠的概念,讓新北市的創能,有了新方向。目前這座陽光工廠,一共設置1412坪的太陽能板,一年可發206.7萬度電,是目前北北基宜最大的陽光工廠。新北市府認為,推動小型分散的再生能源,並鼓勵自發自用,才是未來能源轉型該走的路。

根據台電預估,未來十年,台灣平均每年用電量仍會成長1.5%,其中住宅與工業用電,是近兩年成長最多的部門。趙家緯認為,在轉型的過渡期間,比起電源開發,政府應該著重的是節能與產業轉型。

除了創能,新北市也為能源轉型,大力投入節電運動、強化抑制尖峰用電。市府大樓利用台電晚上供電量充足時儲冰,在白天融冰釋放冷能給空調使用,有效轉移尖峰時刻的空調用電量,節省了不少電費。

今年度新北市更希望透過汰換耗電產品等手段,在夏天達到節電2%3%的目標。新北市府表示,目前中央政府在20152017年,大概投入了10億元的經費做節電,再加上20182020年,預估台灣會投入到60億到70億經費在節電上。相對深澳電廠的投資經費,只不到10%,希望中央政府能評估,拿出一千億來做節能減碳的效益後,再考慮說是不是真的有必要興建電廠。

節電、創能,可以是深澳電廠的替代方案。這讓環保團體與在地居民,在深澳電廠通過後,依舊不斷反對電廠興建。反深澳燃煤自救會還發動里長連署,一個月收集了四百多份反對名單,打算扣連年底選戰,要求政治人物表態。

同時,核二二號機的重啓爭議也開始蔓延。

環保團體呼籲政府停止重啟不斷出包的核二,不過315,台電還是把核二重啟報告,送入立法院審查。在不斷攻防下,最後當天晚上,通過再轉決議。但24小時後,核二二號機因為安全問題,再度跳機,觸發政治風暴。環保團體感嘆,主事者如果不改變思維,將會陷入爭議輪迴,讓能源轉型空轉。

目前核二二號機仍在維修,何時再啟?經濟部不敢把話說死。無法加入供電的核二二號機,將一下子短少約3%的電力。台電預估未來兩個月,將在電力吃緊與供電警戒的狀態中徘徊。提心吊膽看燈號的日子,能不能不要再來?端看政府願不願意在能源轉型十字路口,讓心態、思維與行動,一起堅定轉向。

公視 我們的島【能源轉型的允諾與失落】

04/30 () 2200首播

05/05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深澳電廠, 燃煤電廠, 核二, 能源

四月,台灣西部已經艷陽高照,柏油路瀰漫熱氣,民眾換上輕便服裝,但台電人員心情並不輕鬆,因為夏季還沒來臨,用電量已經突破三千萬瓩。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用電高峰,台電提出讓停擺六百多天的核二二號機再轉請求,獲得行政院支持,卻引發爭議。

即將屆齡除役的核二二號機,是不是真的有重啟必要?當核二重啟,遇上深澳電廠通過後的政治敏感尖銳衝突,台灣社會究竟該如何面對?

煤電復辟深澳灣

煤電復辟深澳灣

摘要: 
高度爭議的深澳燃煤電廠環境差異分析,歷經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在3月14日的環評大會中,獲得通過。但爭議沒有到此落幕,反而衍生更多問題…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
剪輯 陳添寶

位於新北市瑞芳區的深澳電廠,1960年開始營運、2001年退役。2006年,台電提出新建電廠計畫,通過環評後,2010年動工。但動工後,卻遭遇極大阻礙。

2018年3月13日,暱稱活塞的潛水教練王銘祥,帶我們來到基隆市的番仔澳灣。十年前,台電公司將深澳燃煤電廠的卸煤碼頭預定地,規劃在此。「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但我有天下去潛水,發現這裡有塊很漂亮的珊瑚礁區,面積大概有兩三個足球場大,覺得如果碼頭蓋在這裡,將會影響整個灣內生態,所以開始和大家一起反對。」

卸煤碼頭在居民全力搶救下,獲得喘息。沒有開發擾動,讓海洋生態環境更加豐富。但2017年,台電以北部區域供電能力不足為由,再度提出環境差異分析審查。為了通過環差審查,台電避開番仔澳灣,把卸煤設施集中在原開發範圍的深澳灣內。這個規劃,雖然減少了對番仔澳灣的衝擊,依然帶來許多問題。

「灣澳的出口會,蓋490公尺的堤防向外延伸。這裡是國內外觀光客來看象鼻岩、看海灣的景點,這麼多遊客的地方,蓋個這麼巨大的防波堤跟卸煤港之後,後面看到的灣澳景致,就完全不見了。」長期在深澳灣進行調查的生態研究者梁珆碩指出,北台灣的海岸景致,不能視為單一獨立各點,尤其是深澳灣這一帶的單面山地質,與蕈狀岩、海岸景觀是連成一體的,一旦遭受破壞,不僅是景觀受創,「堤防興建後,因應船隻經過,必須浚深,屆時破壞水下礁岩,連帶也會對生態造成衝擊。」


不僅如此 ,堤防下將埋設溫排水管,高溫與海流變化,也讓王銘祥擔憂,會讓珊瑚白化。「一定會影響到!因為一蓋出去海流就會影響到,到時候溫排水不是只流在深澳灣,一定也會往番仔澳灣來。」

除了海洋生態,新建燃煤電廠,對十年都沒電廠的深澳里居民,也帶來空污疑慮。儘管如此,在台電公司長期溝通下,仍有部分居民支持燃煤電廠。使得地方上開始產生撕裂與拉鋸。

空污疑慮、生態爭議,讓這個案子在環保署環差會議的專案小組很頭痛。環評委員在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後,做出重做環評與修正後通過兩案併陳決議,要求台電釐清爭議,提送大會討論。

會中,台電董事長楊偉甫不斷強調,台灣燃煤電廠現行技術下的排放物,跟燃氣電廠排出來的,已經非常接近,希望鄉親放心。而新北市環保局副局長王美文反駁,台電公司的說法模糊不清。就以燃煤的林口電廠與燃氣的大潭電廠來比較,光是硫氧化物的排放量,兩者差距就高達183.33倍。

此外,燃煤電廠與供電穩定的關係,也受到挑戰。台電宣稱,如果沒有深澳電廠,會有備用容量不足的問題。但反對團體指出,深澳電廠通過興建後,要在2025年才啟用,屆時台灣備用容量已超過15%,並不缺電;若以穩定供電的角度切入,在民眾對空污風險認知提升的情況下,未來燃煤電廠的限制,一定會增加,這將使燃煤電廠在穩定電力供應調度上,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台灣目前處在能源轉型交叉口,當再生能源提升到20%,未來的挑戰並不是備用容量占比不足的問題,而是再生能源間接起伏的調整,以及如何達到碳排放的承諾。考量未來並不缺電、且強化穩定供電的前提,應該將預算投資在儲能與能源效率提升的面向。

針對民眾與地方政府的疑慮,台電在會中並未做出讓他們可以接受的答覆。就連委員在前三次會議所提出的質疑,台電也都多有缺漏。有委員直指,部分評估資料幾乎完全空白,「像新北市提了14個意見,今天都沒有回覆。我覺得這個態度,我完全不支持,建議要重新做環評。」

儘管多數環委都對台電回覆不滿,閉門會議卻沒有共識。最後投票表決結果八比八,會議主席、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投下關鍵一票,讓此案修正後通過,引發政治效應。

除了桃園市、基隆市長紛紛要環保署給交代,新北市更堅定表示,要抵制闖關的深澳電廠,決不核發生煤許可。

就在深澳電廠闖關隔天,備受爭議的核二二號機,在原能會、台電赴立法院報告後,又獲得重啟許可。2025年的廢核減煤承諾,會不會跳票?能源轉型究竟做不做?人民還在等待行政院,給出答案。

公視 我們的島【煤電復辟深澳灣】
03/19(一) 22:00首播
03/24(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番仔澳, 燃煤, 能源轉型, 環評

高度爭議的深澳燃煤電廠環境差異分析,歷經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在3月14日的環評大會中,獲得通過。但爭議沒有到此落幕,反而衍生更多問題…

快樂山上不快樂

快樂山上不快樂

摘要: 
台灣許多東部部落居民,半世紀以來,因為經濟發展,紛紛來到都市工作,成為基礎勞動力。但是因為所得低廉,許多人深陷生活困境,只能占地蓋屋,形成城市裡的原住民部落。但是近年來,國家的土地清理政策,計畫回收國有土地,陸續拆除占居國有地的房舍,讓許多城市部落深陷喪失家園的苦痛…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鄭嘉明 郭志榮 陳忠峰
剪輯 陳忠峰

一群快樂山部落居民,來到新北市政府前,發出怒吼,希望政府重視城市部落迫遷問題。反迫遷人士指出,快樂山部落存在已久,不懂政府此時為何要趕他們走。

新北市瑞芳區海濱里的快樂山部落,住著許多來自東部的原住民,他們從五十年前就陸續北上,一些人到基隆當漁工捕魚,微薄薪水租不起房子,只能過著四處占居,四處被趕的日子。許多人房子被拆,家人被趕四、五次,在基隆不斷搬遷流離。四十多年前,有族人輾轉來到快樂山,從最早的墾地種菜,後來居民開始搭建簡易房舍,居住下來。

快樂山部落族人,每位都有悲傷過去,有人工資微薄,有人被積欠工資,只能到快樂山找個安居處所。部落裡目前有五十多戶,一百多人居住,他們來自東部豐濱、興昌、東河等部落,從事工作有漁工、礦工、板模工等,像是個部落聯合國。

但是快樂山土地屬於國有財產署所有,在居住四十多年後,2014年快樂山部落被檢舉竊占國土,居民陸續遭到司法偵辦。快樂山部落協會理事長徐錦熙表示,目前快樂山部落旁的山坡土地,已經被財團購買,計畫開發園區,但是園區出入必須經過部落,於是擔心部落因為園區開發,將面臨迫遷。面對司法追訴,迫遷來臨,部落居民走上街頭,進行陳情,希望社會知道部落的處境。

部落婦女們到海濱採集食物,避過拍岸的浪濤,尋找礁岩上的螺貝類,在依海靠山的地方,回歸部落傳統生活。對族人來說,快樂山部落像一個避難所,讓他們在這裡自給自足生活。

也有一些族人,經濟能力尚可,但是年老懷念故鄉,希望回歸部落,和族人共同生活,於是搬到快樂山居住。目前快樂山部落內,大多是年老居民,像是個部落安養中心,族人相守,相互照顧,有著安養照顧的社福功能。

在財政部召開的國土清理政策公聽會,立委尤美女呼籲,重視都市弱勢的居住權問題,思考他們前來都市的歷史背景。在部落四處陳情後,國有財產署希望新北市府出示居住安全證明,可以討論租用政策,新北市府表示,將由社福角度來處理快樂山議題。但是面對竊占國土的司法起訴,居民還是很擔心。

瑞芳山上,有個快樂山部落,族人離鄉拼生活,為城市貢獻勞力,安居在偏遠山區,回歸部落生活,他們希望能租地續住,讓快樂山永遠快樂。


公視 我們的島【快樂山上不快樂】
01/02 () 2200首播
01/07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快樂山, 國產署, 迫遷, 居住正義, 國土清理活化政策

台灣許多東部部落居民,半世紀以來,因為經濟發展,紛紛來到都市工作,成為基礎勞動力。但是因為所得低廉,許多人深陷生活困境,只能占地蓋屋,形成城市裡的原住民部落。但是近年來,國家的土地清理政策,計畫回收國有土地,陸續拆除占居國有地的房舍,讓許多城市部落深陷喪失家園的苦痛

惜蝠

惜 蝠

摘要: 
每次仰望,天空總是帶給人力量,抓對時間,就能看見奇蹟。快速飛掠的身影,大部分的人都感到陌生,台灣陸地上的哺乳類,大約有80種,蝙蝠就占了35種,牠們吃蟲、傳授花粉,是人們不可或缺的動物夥伴…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傍晚,瑞芳海濱,熱鬧鼓聲,炒熱氣氛,擠滿想一睹奇觀的人。當太陽完全落下,天空還有些許光亮,東亞摺翅蝠動身飛出洞穴,剛開始零零星星、三三兩兩,天色更暗,數不清的小小黑點,綴滿整片天空。

瑞芳擁有天然洞穴,周圍保存良好森林,數百年來都是東亞摺翅蝠的重要棲地,牠們會像候鳥一樣,每年春天從中部飛回這裡,傳宗接代,秋天再帶著學會飛行的新生兒南返。



據說在濱海公路開通前,蝙蝠飛出洞口的景象,彷彿湧動的濃密烏雲。如今盛況不再,從號稱百萬隻降到二十萬隻,最大困境就是車流量,車輛經過時產生的氣旋,會影響蝙蝠飛行,車輛引起振動,也會導致蝙蝠洞內坍塌。

這是全台最大的東亞摺翅蝠育嬰房,如果能在繁殖季節,規定民眾降低車速,減少氣旋與振動對蝙蝠的影響,新生蝙蝠寶寶才能順利練飛,將心比心,關鍵的育幼期,需要多一些保護。

在嘉義海濱,四股社區居民,正想辦法保護一群高頭蝠。

蝙蝠不一定都住在洞穴裡,四股社區的高頭蝠,就躲在一棵四層樓高的椰子樹。高頭蝠是分布廣泛的蝙蝠,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台灣都有,牠們在四五月來到台灣,七八月育幼,到了九月就陸續離開,還不清楚是到哪裡度冬。

四股社區緊鄰著鰲鼓濕地,是個半農半漁的小聚落,冬天因為候鳥造訪鰲鼓濕地而熱鬧,夏天,由高頭蝠來當主角。四股社區發展協會執行秘書蔡淑麗,從五年前開始就經常守在樹下。傍晚時數蝙蝠,在蝙蝠保育學會引導下,已經駕輕就熟。


一棵樹,住著一千多隻蝙蝠,奇妙景象,讓來自虎尾科技大學的學生們著迷,他們因為參加水保局的大專生洄游農村競賽,來到四股社區。高頭蝠寶寶滿月時,這群學生和社區一起慶祝,也幫忙數蝙蝠、蓋蝙蝠屋,整個夏天圍繞著高頭蝠。

其實,蝙蝠離人們很近,就連熱鬧的台北市也有。廢棄礦坑成了蝙蝠的家,除了洞穴與樹木,有些蝙蝠會住在建築物縫隙,但是高樓大廈逐漸取代了傳統老房子,縫隙變少,加上公園修樹時,常把蝙蝠可以住的地方修剪掉,看著牠們能住的地方變少,蝙蝠學會想辦法讓牠們有家。

纖泥板、木條、釘子、白膠,簡單的工具,就能打造蝙蝠的住家。在台北市,會住在蝙蝠屋有高頭蝠、東亞家蝠,還有棕蝠。

只要願意,不但能幫忙蓋房子,也可以成為落難蝙蝠的中途之家。民眾撿拾送來的蝙蝠,第一站是志工獸醫的動物醫院,先檢查個體狀態,沒有大礙的個體,就移交給蝙蝠保母。這裡每個月會收到五至六隻落難蝙蝠。

蝙蝠保育學會每年都會舉辦課程,訓練蝙蝠保母照顧還在哺乳期的新生兒,志工們將要照顧牠們到秋天,但也有身體殘缺,沒機會重回野外的個體,需要終生照顧。

蝙蝠在西方,有著吸血鬼的負面形象,我們的祖先對這能飛行的鄰居,則是保有好印象,證據,就在寺廟裡。

蝙蝠代表著福氣,不論大小寺廟,在繪畫、浮雕、金爐、甚至神明的衣物上,都有蝙蝠圖騰,有些寺廟的屋簷縫隙,還住著活生生的蝙蝠。信仰上,牠們帶來祝福。實際生活中,牠們的存在,彷彿大自然給予人們的禮物。台北市蝙蝠學會研究員徐昭龍說,人類賴以維生的生物,第一種是蜜蜂,第二種就是蝙蝠,牠們能 控制昆蟲,讓人們減少用藥,栽種植物可以豐收。

因為在暗夜活動,帶著濃濃神秘感,其實牠們一點也不可怕,千百年來,備受祖先珍惜,現在輪到我們來納蝠,接納、善待這群可愛的生物。


 

公視 我們的島【惜蝠】
09/05() 2200首播
09/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 嘉義縣
  • 東石鄉
關鍵字: 
蝙蝠, 環境教育, 生態保育, 中途之家

每次仰望,天空總是帶給人力量,抓對時間,就能看見奇蹟。快速飛掠的身影,大部分的人都感到陌生,台灣陸地上的哺乳類,大約有80種,蝙蝠就占了35種,牠們吃蟲、傳授花粉,是人們不可或缺的動物夥伴

老戲院的悲喜今生

老戲院的悲喜今生

摘要: 
台南善化的街道上,一項拆除工程正在進行,怪手猛烈拉扯,有著八十多年歷史的善化老戲院,宣告走入歷史。這裡曾經承載居民的笑聲與淚水,在荒廢多年後,全部拆除改建,過去曾有的美好歲月,只能留在記憶中…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根據統計,1970年代,台灣有八百多間戲院,幾乎各鄉鎮都有一到兩家,大都市的數量更是驚人,像在台北西門町,就聚集了三十多家。這些老戲院,有的是日本時代落成,有的是戰後時代興建,建築風格各有特色,有著不同文化資產價值。更重要的是,老戲院是地區娛樂中心,凝聚著居民的共同記憶。

嘉義大林一間六十多年歷史的萬國戲院,在關閉二十年後,重新開始經營,主要推手是江明赫。他住在大林,看著老戲院荒廢,心中不捨,就想看看有沒有機會讓它重生。江明赫是職業軍人,只能利用休假時間經營戲院,他申請到經費,整修空間,簡陋的播放電影,或是收集一些文物,介紹老戲院歷史。


近幾年,老戲院成為電視劇拍攝地點,他和劇組於是商量,留下內部搭景空間,保留古老樣貌。重修後的空間也重新配置電力,有了木造座椅和戲院的內部裝飾,有別以往的空蕩,可以正式播放電影,江明赫於是推動一系列電影播放計畫。

一天晚上,萬國戲院準備播映楊力州導演的電影「我們的那時此刻」,這部電影透過剪接多部經典電影片段與訪談,紀錄台灣電影的發展歷程。

黃昏時刻,人群開始湧入,一群遠道而來的年輕人,想感受到老戲院看電影的感覺。在戲院的一側,江明赫邀請專門收藏電影器材的吳政峰,陳列各式古董放映機器,讓人瞭解電影發展的歷程。滿室的古老器材中,許多是被人們遺忘的電影歷史,讓人驚覺,太多的事物,不能即時保存,就會面臨消失的命運。


大林萬國戲院重新經營,帶動老戲院復興運動風潮。花蓮富里的瑞舞丹戲院,是另一個戲院再生的故事。興建在1962年的瑞舞丹戲院,見證富里的農業繁華,戲院建立在米糧倉庫二樓,成為地區娛樂中心。

陳威力的家族經營戲院,他從小就在戲院中長大,看著戲院人潮爆滿,也看著戲院走向沒落。關閉二十多年後,瑞舞丹戲院歷經道路拓寬,重新整修立面,內部空間卻是讓人驚艷。這裡完整保留當時的空間樣貌,木製的長條椅,木結構的二樓座位等物件,如同凍結時光,讓陳威力思考如何讓老戲院重生。


「讓人再回到戲院」是陳威力的心願,他無法如過去般天天輪播電影,但是可以在不同時段,邀請不同影片、戲劇來演出。於是,花蓮富里的瑞舞丹戲院,不再是棄置街旁的廢墟,許多居民與遊客開始走入戲院,為老戲院開啟新的歷史故事。

在民間,多半以簡易方式讓老戲院再生,但是在台北九份,則是透過民眾與官方合作,讓老戲院修復重生。九份的昇平戲院,建造於1916年,曾經是採金山城,最熱門的娛樂中心。日治時期,昇平戲院由台灣人出資興建,提供歌仔戲與電影演出,服務當地台灣居民,除了看電影娛樂外,也成為公共議論的場所,地區重要的公共空間。民國之後,一樣維持著,白天進礦坑,晚上到戲院的生活常景。


1980年代,昇平戲院關門,歷經颱風吹垮屋頂,開始荒廢。但是當地居民,一直有重修戲院的心願,覺得九份歷史中,不該讓老戲院缺席。而修復工作也成為一種考驗,因為百年戲院,在不同時代有不同建築風貌。昇平戲院修復後,交由新北市黃金博物館經營,目前定位為在地記憶空間,希望以開放形式,播放紀錄片,並不定時邀請團體表演。

台灣的老戲院紛紛被拆除,其中建造於日本時代的老戲院,已經留存不多,現今更有保存危機。台中的天外天劇場,建於1919年,曾是台中文人相聚的藝術空間,成為中部文化發展的重要地點。日本時代建造的天外天劇場,外觀是現代折衷主義風格建築,立面的雙塔角樓,有著堡壘氣息。內部則保存早期的環型劇場,是當時先進的設計。


天外天劇場興建後,轉型為國際戲院,1980年代關閉,曾作為鴿舍、停車場。在轉手賣出後,劇場面臨拆除危機。民間團體發起搶救,提報文化資產,遭到市府以建物改變為由,不予指定,讓台中最後一間日本時代老戲院,走向消失命運。

面對老戲院消失,全台紛紛發起尋找老戲院行動。在美濃,李玄斌來到已經關閉二十年的第一戲院,內部空空蕩蕩,曾經遭受水災。美濃第一戲院建於1970年代,過去除了放電影,還是鎮上學生畢業典禮的場所,凝聚許多美濃人的記憶。

義大利電影《新天堂樂園》展開全台老戲院巡迴演出,李玄斌夫婦也報名參加,邀請到美濃老戲院播映。由於場內空間無法使用,就在場外布置簡易放映場地。戲院家族成員林玫伶校長,受邀回到老戲院。她回憶過去,家人先是到處野台放電影,最後集資建起第一戲院,這是他父親的心願,她童年就是住在戲院裡。

許多美濃青年知道老戲院要放電影,都前來幫忙,有人布置場地,有人上街幫忙宣傳。夜色裡,美濃老戲院前擠滿人群,看著講述老戲院的電影,許多人的童年記憶,漸漸被勾起,懷念過去看電影的快樂歲月。戲終了!美濃老戲院的故事還沒完結,未來如何保存,還是需要大家齊力。

老戲院難以保存,關鍵在於戲院多屬私人產業,陳威力期待政府能協助保存,更重要是社區能合力經營。江明赫推動老戲院復興運動,希望組織台灣老戲院聯盟,找出現有老戲院,再以合作方式,保留老戲院。

現今大都會影城密布,有人卻重新尋找老戲院,不只想守護屬於共同記憶的文化資產,也希望讓老戲院在各地區,重新擔任情感的凝聚空間,老戲院的復興運動,全台發起中!


公視 我們的島【
老戲院的悲喜今生
05/30() 2200首播
06/04()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文化
縣市: 
  • 嘉義縣
  • 大林鎮
  • 台南市
  • 善化區
  • 新北市
  • 瑞芳區
  • 花蓮縣
  • 富里鄉
關鍵字: 
老戲院, 空間再生, 文化資產, 歷史建築, 文資法

台南善化的街道上,一項拆除工程正在進行,怪手猛烈拉扯,有著八十多年歷史的善化老戲院,宣告走入歷史。這裡曾經承載居民的笑聲與淚水,在荒廢多年後,全部拆除改建,過去曾有的美好歲月,只能留在記憶中

當魚不再來-失魚之海


當魚不再來-失魚之海

摘要: 
漁業資源匱乏,已經不是警語,而是實際發生,持續惡化的危機。如果再不有所驚覺、有所改變,未來將面臨失魚之海,成為世界生態大浩劫…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黎明時刻,台灣最南端的鼻頭角漁港,朱太平船長駕著漁船,緩緩開向蔚藍海洋,依照魚類的洄游季節,進行捕魚工作。長期以來,朱船長堅持傳統捕魚,以延繩釣方式,用智慧與經驗,釣取鬼頭刀、芭蕉旗魚等魚類。

放下釣鉤,漁船開始緩行,讓海裡的餌,像魚兒慢游,引誘大魚追食。朱船長練就了手操船舵,腳勾魚線。幾次失敗,大魚吃了餌,卻不上鉤。最後終於讓他釣上一尾鬼頭刀,海中追食飛魚的獵食者。朱船長用傳統捕魚方式,維繫生活,卻發現海裡的魚越來越少,他覺得是人類太會抓,讓牠們來不及休養生息,繼續繁衍。


盛大的王船祭在東港展開,讓南台灣最重要的漁業港口,成了一座不夜城。漁民透過迎送瘟王的祭典,期待避禍消災,也希望保佑豐收。

五月的東港碼頭,許多鮪釣船紛紛靠岸,一頭頭鮪魚從船艙中搬出。船長們抱怨,現在鮪魚的捕捉量越來越少。根據鮪釣公會統計,台灣在三大洋作業的鮪釣船,數量維持在500艘左右,2004年捕獲量高達12萬噸,接下來就年年下降,許多捕鮪船開始面臨低魚獲、高成本的問題。

鮪魚陳列在拍賣場上,開始競標。2013年第一尾捕獲回港的300公斤鮪魚,拍賣了一公斤5888元的高價。但是船長說,第一尾搶標喊高價,後來實際價格,其實沒那麼高。在台灣,釣鮪船等遠洋漁業的收益,佔台灣漁業產值的一半,但因為在公海作業,一些漁權糾紛,加上各國限漁政策,讓遠洋漁業深具不確定性。


當各地漁民與海洋搏鬥之時,台灣雲林卻有一群漁民,為著環境惡化、失去漁場而苦惱著,他們走上街頭,發出怒吼。在雲林縣政府會議室裡,向台塑六輕索賠。

漁民們拿出六輕在麥寮設廠前後的漁獲比較,認為台塑危害海域,讓漁民捕不到魚。但是台塑代表,拒絕了賠償的定義,認為應該用回饋的方式,而金額計算必須再討論。

海域污染造成環境惡化,還有過漁濫捕,加速了海洋生態的惡化,甚至有國外學者提出警告,再不重視海洋保育,50年後,世界會捕不到魚。但是,面對海洋資源的匱乏,政府始終提不出一套有效政策,甚至在漁船減量,劃設保護區上,依舊進行緩慢。

為了搶救海洋生態,一些民間自力展開行動,用微薄力量,進行海洋保育。阿兼伯,是澎湖七美的老漁民,開著小舟,搭載唐先柏老師,來看一塊珊瑚礁保護區。這塊位於七美海岸旁的珊瑚礁區,面積並不大,阿兼伯和幾位漁民共同保護,下海清漁網,排除砂石覆蓋,希望珊瑚能擴大,重建魚類生態。

在七美漁港的倉庫中,陳船長進行著廢電池回收工作,一袋袋廢電池,佔滿整個房間。他回收的舊電池,都是船上浮標的燈光電池,過去習慣用完就往海裡丟,現在推動各漁船帶回回收,換取新電池,不要污染海域。陳船長也是九孔養殖戶,他希望海域清潔,對生態好,也能避免污染,有利養殖。幾年的推動,相當辛苦,卻也讓八成廢電池回收回來。 


七美的小小海洋保育行動,成為偏遠離島的美麗星火,一路陪伴推動的唐先柏老師,希望結合外界資源,推銷保護環境的漁產,也給予漁民經濟支持。

海中抓不到魚,養殖漁業成為一種取代方式,雲林養殖漁民莊國顯,用純海水養殖烏魚。根據農委會統計,台灣漁業養殖戶高達四萬多戶,創造200多億產值,但是養殖漁業過度抽水,造成地層下陷,加上浮濫用藥,危害健康與污染環境,都成為新的問題。莊國顯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十年前就轉型自然生態的養殖技術。

十年下來,莊國顯的烏魚養殖,獲得認證,精製的烏魚子,更是獲獎無數,但是至今最苦惱的,依舊是地層下陷的苦果,一碰上天災豪雨,就是巨大損失。

台灣漁業面對困境,民間都在找出路,當漁業一級捕撈、二級加工,都有因應方法,三級的觀光發展,也開始嘗試新作法。在高雄蚵仔寮漁港,當地居民舉辦一場小小音樂會,希望遠方遊子回到故鄉,也讓大家來漁港聽音樂。


沒想到透過網路宣傳,一場港邊吹海風聽音樂的晚會,竟然吸引上千人參加,高雄市長陳菊也主動前來。晚會現場人群擁擠,寫下民間自辦活動的傳奇,許多遊客透過音樂會,都想來看看這個漁港村落。

海洋有難、生態破壞、魚類減少,受難的不是人類無魚可吃,而是整個生態鏈的斷裂,形成無可估計的生態浩劫。當魚不再來,民間不能坐以待斃,從海洋保育、觀念轉變開始,重新尋找海洋新生機。

學科: 
海洋
縣市: 
  • 屏東縣
  • 東港鎮
  • 澎湖縣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王船祭, 漁業資源, 黑鮪魚, 鮪, 遠洋漁業, 養殖, 水產用藥, 動物用藥, 藥物殘留

漁業資源匱乏,已經不是警語,而是實際發生,持續惡化的危機。如果再不有所驚覺、有所改變,未來將面臨失魚之海,成為世界生態大浩劫

地域限定~礦鄉猴硐

地域限定~礦鄉猴硐

摘要: 
當沒落的猴硐遇上流浪貓咪,山城變成貓村,假日人潮洶湧。面對暴增的遊客,老猴硐,有些措手不及。觀光發展能為地方帶來繁榮,卻也可能讓地方失去原本的色彩,面對突如其來的觀光浪潮,猴硐該怎麼樣保住自己,產出「地域限定」的在地特色?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陳志昌 陳添寶 紀岳君
剪輯 紀岳君

因為友善的流浪貓,現在大家提起猴硐(侯硐),第一個聯想就是貓村,其實貓明星之外,靜默山村有更豐厚的內涵,一段黑金歲月等待被記起。

 黑金就是煤礦,猴硐的煤礦開採從1920年代開始,全盛時期產量曾佔全台的七分之一,在這裡經營的瑞三礦業公司,曾經是台灣最大的煤礦公司,養活了數千名礦工。曾經在礦坑工作的猴硐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柯茂琳,難忘當年。他說,坑內的溫度很高,都是攝氏三十五度以上,工人每天要喝五公升以上的水,衣服穿很少,甚至沒穿,很辛苦。

1990年,因為煤源枯竭,停止採礦,聚落蕭條了,直到規劃為猴硐煤礦博物園區,被時間掩埋的回憶,得以重現。

蔡淑惠,一位礦工女兒,擔心觀光開發讓家鄉變樣,決定回鄉,為猴硐尋找適合方向。舊礦坑、選煤廠、運煤橋、礦工宿舍…透過歷史建物,蔡淑惠向遊客解說礦工的生活點滴,希望來的遊客,不要只是走馬看花,能深入瞭解猴硐。

歲月讓猴硐成為迷人的地方,目前這裡的居民只有幾百人,退休的老礦工和上了年紀的老人家,有些人對發展觀光並不期待。蔡淑惠希望居民能瞭解,此刻,觀光是擋不住的浪潮,應該正面迎接它,尋找居民的定位。

為了讓居民多多參與,蔡淑惠找來劇場藝術家陳淑慧,希望透過劇場的方式說出社區故事,讓居民凝聚共識。2009年來到猴硐的駐村藝術家陳淑慧,透過市民筆記本的深度訪談,理解居民感受,並且以此為基礎,為猴硐整理出第一個社區故事。

根據新北市統計,民國九十九年一月,猴硐的旅遊人數是五百人,十二月,暴增到五萬人,雖然猴硐有帶狀的遊憩空間,目前遊客卻都集中在車站與貓村,於是居民透過大偶踩街的活動,把遊客帶到平時較少人去的礦工宿舍。

用回收紙和二手衣做成的人偶,在一個晴朗的午後,走向昔日的礦工宿舍,在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一項新的記憶也在產生。礦工耆老第一次在遊客面前,示範採礦。居民也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演出社區故事,台詞來自居民的生活,每一句都是居民的心聲。

不到一小時的演出,呈現地方四十多年的變化,除了台上勇敢面對觀眾的素人演員,背後還有許多默默幫忙的社區居民。蔡淑惠表示,希望藉由社區劇場的形態 讓居民瞭解,發展觀光對自己本身有多重要,不要公部門主導,而是自己告訴公部門、告訴遊客,這是猴硐在地的故事。

其實猴硐不只是煤礦城,還是瑞芳一帶產金的起源,線索之一就在聚落旁的小粗坑步道上。猴硐文史工作室創辦人周章琳說,1893年在基隆河發現金礦,居民就沿著小粗坑上來,接著繼續前進到大粗坑,翻過這座山頭,就是九份金瓜石,台灣首先發現金礦的地方,就是猴硐。

隨著採金熱潮,漸漸形成聚落,但是四十年前停採之後,居民陸續搬走,只留下半倒的屋舍與回憶。古道上,採金的痕跡模糊了,原本平整排列的石階步道,變得不如以往平順好走,前來勘查的千里步道協會,希望用最自然的方式,讓古道成為安全的歷史隧道,遊客領會先民的生活。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說,猴硐有很多步道,適合作為發展步道志工的基地,長期跟生態旅遊結合,透過手作步道的方式回饋社區,對社區來說,可以帶來願意慢速深度體驗猴硐的遊客。步道、坑道、河道、鐵道、在狹長的猴硐聚落,架構人文與生態交會的空間。

不要太多的硬體建設,不要過度商業化的觀光,蔡淑惠期待社區善用現有的人文與生態資源,設計出不同形態的深度旅遊行程,讓居民與耆老有機會說出自己的故事,遊客才能看見真正的猴硐。

當微風輕輕拂過樹梢,山城的氣息和以往不同了。不要珍貴的在地特色,淹沒在千篇一律的觀光開發模式裡,一股由下而上,當地居民為主體的發展模式,正在醞釀,相信累積了許多故事的礦鄉,未來能有更多的故事傳唱。

 

 

學科: 
動物, 文化, 綠生活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貓村, 侯硐, 採礦, 瑞芳, 九份, 金瓜石, 千里步道協會, 貓

當沒落的猴硐遇上流浪貓咪,山城變成貓村,假日人潮洶湧。面對暴增的遊客,老猴硐,有些措手不及。觀光發展能為地方帶來繁榮,卻也可能讓地方失去原本的色彩,面對突如其來的觀光浪潮,猴硐該怎麼樣保住自己,產出「地域限定」的在地特色?

真假貓天堂

真假貓天堂

摘要: 
一座沒落山城、一群友善貓咪、貓炫風在侯硐刮起,有人叫這裡貓村,有人說這裡是貓天堂...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陳忠峰
剪輯 陳添寶

基隆河潺潺流過,青翠群山溫柔包圍依著山勢而建的狹長聚落,侯硐,因採礦而繁榮,二十多年前,因停止採礦而落寞。現在,它是全臺灣最容易看到、甚至摸到流浪貓的聚落。

慵懶的靠在牆腳打盹,自在的在路上漫遊,悠閒的在樹下乘涼,街頭巷尾隨處都是貓。三年前,一位愛拍貓的部落客,把在侯硐拍到的流浪貓照片與網友分享,並且號召志工來照顧貓咪,侯硐(猴硐)貓村的名氣不脛而走,成了愛貓人士眼中的天堂,連學校老師都特地帶學生來寫生。

侯硐的流浪貓不像其他地方的貓,老是和人躲貓貓,反倒像是天生的親善大使,許多人慕名而來,就為了能和貓咪近距離接觸。

因為靠山容易有老鼠,早期居民都會養貓,在侯硐土生土長的老礦工先生,經歷地方興衰,也見證貓咪的消長,這裡的貓,大多都來自棄養。 貓村暴紅後,卻也引來新一波的棄貓潮。愛貓人士共組的志工團,會定期上來為貓結紮、提供醫療照顧、環境清潔的服務。三年來,他們發覺這裡的貓咪數量,增加不少。侯硐貓友社志工先生說,志工剛來的時候,光復里大約有二三十隻流浪貓,現在已經增加到一百隻左右。

同伴動物流浪,背後是人類扭曲的思想,有些人以為把貓丟來這裡,自然有人照顧,事實上,貓咪不一定能順利討生活。侯硐貓友社志工先生表示,外來的貓要跟這邊的貓爭地盤,不見得爭的過,常常會被驅趕到外圍,比較沒有東西吃的地方,也許死在山上也沒有人知道,通常成貓來到這裡,都沒有辦法生活的很好。


貓咪多,排泄物也多,造成環境衛生問題。雖然志工會協助清理環境,居民對貓咪的態度,卻很兩極。

根據新北市觀光旅遊局統計,近兩年,侯硐遊客量增加,2010年一月份的遊客數為五百人,到了當年十二月,遊客已經增加到五萬人,足足暴增了一百倍,星期假日遊客絡繹不絕,問題也跟著浮現。侯硐的居民多數上了年紀,遊客就在家門前穿梭,實在不容易適應。 照顧流浪貓將近十年的太太也發現,遊客素質不一,她說有人會惡作劇把貓推到水裡。另外,遊客喜歡餵貓,常常把飼料撒滿地,也讓她很頭疼。

表面上,貓村是人與貓的快樂天堂,實際上,這是一個嚴肅的生命教育課題,流浪貓的產生,是人們自私造成。志工們希望全面為貓咪結紮,控制數量,做起來卻很不容易。小小的聚落裡,藏著人們的動物觀,有人自私棄養,有人無私照料。這些貓咪的伙食費,結紮費與醫藥費都是志工自掏腰包,隨著貓咪數量增加,逐漸成為沉重的負擔。


當流浪貓成為侯硐的觀光明星,公部門並沒有介入,志工與居民的能力終究有限,牠們的未來會怎樣發展,也沒有人知道。

遊客來來去去,貓咪們靜靜看著,對牠們來說,這真的是天堂嗎?即使有志工照顧,曾經身為家貓的牠們,心裡最渴望的會是什麼呢?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基隆河, 侯硐, 貓村, 流浪動物, 貓, 同伴動物, 寵物

一座沒落山城、一群友善貓咪的貓旋風在侯硐颳起,有人叫這裡貓村,有人說這裡是貓天堂...

家在山坡上


家在山坡上

摘要: 
1997年林肯大郡倒塌、2009年小林村滅村、2010年北二高山崩…「我家後面有山坡」從美夢變成了惡夢!山坡地社區的居民,該如何遠離災難、遠離夢魘?在台北縣新店的一處山坡上,社區居民決定靠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台北縣九份,日本人票選台灣最吸引他們的觀光勝地。每到假日,這個小小的山城,總是擠滿了來自各地的觀光客。這幾年九份的民宿與住家也越蓋越多,在繁華與商機之外,卻潛藏著地質隱憂。

九份當地的里長石智能,三不五時就要巡視環境,看看馬路有沒有裂隙,擋土牆有沒有傾斜,這些龜裂與傾斜,都是地層長期滑動的結果。台北縣政府從民國86年開始對九份進行監測,發現地滑面積廣達15公頃,每年以平均23公分的速度,持續下滑,在地面與圍牆造成118條裂縫。為了防止雨水隨著裂縫下滲,縣政府從去年開始進行裂縫填補,但仍然有部分地區的圍牆,繼續傾斜。

九份為什麼會發生地滑?水是最重要的誘發因素。由於過去許多排水溝都被填平興建房舍,造成區域排水不良,地表水沿著裂隙滲入地下,日積月累岩層就開始鬆動。為了解決地滑危機,台北縣政府在九份,打鑿了兩座25公尺深的集水井,藉由集水管引出地下水,再由排水管將地下水排出。台北縣政府今年將再鑿三座集水井,降低地下水位,從根本解決九份地滑的問題。

集水井能夠完全確保九份的安全嗎?雖然九份處於地滑危險區,但居民似乎並沒有感受到危機,平時也沒有進行過疏散避難的演練。

像九份一樣面臨地滑甚至崩塌危機的社區,究竟有多少?放眼台北縣市週遭的山坡地,早已被密集的高樓和別墅佔領,數十萬人居住在這些山坡地上,卻不知道自己的家,是不是真的安全。在新店有一處社區,他們決定靠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

新店觀天下社區,位於台北縣新店安坑的山坡上,居民共有376戶、2000多人。1997年林肯大郡倒塌事件,帶給社會相當大的震撼,也衝擊著許多山坡地社區。但環境的危機也是轉機,促使社區居民共同合作,關心自己的環境。

為了瞭解自己的家究竟安不安全,從1998年開始,社區居民共同出資,委託工程顧問公司,進行山坡地調查,開始了長達12年的監測。監測最主要的項目包括地下水的變化,以及地層是否有傾斜、滑動的現象。

就像人要定期做健康檢查一樣,居住環境也需要定期的做健康檢查,尤其山坡地屬於風險較高的地區。土木技師每一季都會來到觀天下社區檢查,就像是幫社區聽診、量血壓一樣。

水是導致山坡地滑動最重要的因素。土木技師在社區後方的擋土牆,設置了許多水壓計,一旦發生豪雨,居民可以自行觀察擋土牆後方水壓的狀況,立即了解擋土牆的安全性。另外,社區環境裡出現的各種裂隙,也是重點觀察的項目之一。土木技師發現毛病,也提出治病的方案。擋土牆上這些洩水孔,就是由社區居民共同出資來解決問題。

除了委託專業技師定期檢測之外,觀天下社區居民也組成防災應變小組。他們知道社區的安全,不能只仰賴外人,對自身居住環境有深刻的認識,才是遠離災害的第一步。社區居民林美麗常常巡視社區的水路,甚至對於社區地下水的流向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在林美麗熱心的號召下,觀天下社區組織巡守隊,定期巡視社區環境。透過巡檢,居民不但更了解自己的環境,彼此的感情也更加深厚。去年他們為了要修築登山步道,發現了好幾條早年建商興建的排水溝,這些排水溝被掩埋在泥土與草叢間,因為淤積嚴重,導致山坡地排水不良,居民同心協力將水溝清理乾淨,也緩解了原本山坡地坍滑的問題。

另一方面,新科技也幫忙社區防災更有效率。從2006年開始,內政部建築研究所與台灣建築中心選定了包含觀天下在內的多個山坡地社區,以RFID無線射頻系統協助社區,進行自主防災。居民只要在巡檢時拿著手提電腦,接觸各個監測點的所設的感應器,電腦就會自動顯示出民眾應觀察的各種事項,並且會透過連線,將資料傳遞到建築中心。

但觀天下社區的居民仍然有自己的擔憂,因為就在觀天下社區的頭頂與下方,同樣的坡地上,還有規模更龐大的社區,但這些社區卻沒有積極防災避災的行動。觀天下社區的居民希望透過公部門的協助,未來鄰近的社區也能加入社區聯防,才能真正保障社區的安全。另外,政府部門在核發山坡地建照前應該確實要求建商做好地質調查與水土保持,訂定出山坡地開發管制的上限,而不是讓建商在山坡地敏感區,任意地攻城掠地。

根據內政部的資料,全台灣有480處的山坡地社區有安全疑慮,其中18處被列為必須「限期改善」,這些社區的居民是否有足夠的能力與自覺,替自己的家趨吉避凶?觀天下社區自主防災的經驗,或許可以提供給更多社區參考,結合政府、專業技師與社區居民三方面的力量,讓山坡地社區居民,擁有免於恐懼的家園。

 

學科: 
災難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 新北市
  • 新店區
關鍵字: 
山坡地開發, 地滑, 水土保持, 土石流, 排水系統, 居家安全, 防災

1997年林肯大郡倒塌、2009年小林村滅村、2010年北二高山崩…「我家後面有山坡」從美夢變成了惡夢!山坡地社區的居民,該如何遠離災難、遠離夢魘?在台北縣新店的一處山坡上,社區居民決定靠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