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鄉

蝴蝶到我家


蝴蝶到我家

摘要: 
沒有年輕人、沒有學者專家、沒有特色資源,是否就喪失追求生活環境的權力?「蝴蝶到我家─頂塗溝」要講的就是一個老化農村,蛻變成蝴蝶村的故事。

採訪 曾思龍

我的朋友阿坤,住在嘉義縣水上鄉塗溝村的頂塗溝聚落,一個大多數人都陌生的地方,那是個典型的台灣農村,在工商社會的衝擊下,頂塗溝的活力似乎早隨著青壯人口的外移一起消失。然而,頂塗溝卻在老弱婦孺的手中,羽化成為浪漫迷人的蝴蝶村。

運用民間信仰以及輸人不輸陣的競爭心理,頂塗溝讓居民自動美化環境,當臭水溝清理乾淨以後,頂塗溝動員民眾去野外,尋找水蠟燭回來移植,種水蠟燭的原因,是因為它是早期農村常見的水生植物,也是讓居民和水溝博感情的好基礎,有了友好的關係,水溝的清白才能繼續維持。

然而,沒想到綠化後,竟然吸引樺斑蝶進駐社區,這群不速之客讓居民開始思考,以蝴蝶作為地方特色的可能性。在頂塗溝,柑橘不是給人吃的,是玉帶鳳蝶的植物,唐棉不是拿來插花的,是樺斑蝶的私房菜,蝴蝶到我家系列活動,打響了蝴蝶村的名氣,更重要的是,頂塗溝以民間基層的撇步,創造出另一種社區改造的模式。

拈花惹草是頂塗溝男人的全民運動,頂塗溝的環境改造,說穿了不過就是掃地、種花,但是要在種了一輩子田的農夫面前倡導自然生態,要突破台灣農村根深蒂固的傳統禁忌,號召老人家出來參與公眾的事務,是很不容易的。美化後的土地雖然沒漲價,但是舒適的生活環境卻讓居民的心情一路長紅,連捐地蓋公園都不落人後。誰說社區美化,少了年輕人就做不了?看到村子裡最年長的阿嬤,八十高齡了還蹲在地上除草,我們覺得,那真是頂塗溝的福氣。沒有年輕人,沒有學者專家,沒有特色資源,我們還是可以擁有一個令人滿意的生活環境。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嘉義縣
  • 水上鄉
關鍵字: 
生態保育, 蝴蝶復育, 環境教育, 社區營造, 頂塗溝

沒有年輕人、沒有學者專家沒有特色資源,是否就喪失追求生活環境的權力?「蝴蝶到我家─頂塗溝」要講的就是一個老化農村,蛻變成蝴蝶村的故事。

 

國外: 

桶裝廢液到我家


桶裝廢液到我家

摘要: 
鐵桶內裝有液態、膠狀、泥狀的物質,味道刺鼻,還可能爆炸,違法集團以租用倉庫之名,行丟廢棄物之實,地主無辜受害,卻可能要承擔清除責任。政府列管的桶裝廢液,為什麼流竄到老百姓的倉庫?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陳忠峰 陳慶鐘
剪輯 陳忠峰

彰化埤頭這間倉庫裡,一千多個的鐵桶,層層堆疊,濃濃化學味瀰漫在空氣中。屋主吳女士,當初出租倉庫想賺點租金,想不到卻被棄置桶裝廢液。經過彰化縣環保局化驗,燃點低於60度,屬於有害事業廢棄物。堆置這些桶裝廢液的行為人謝傳中,以人頭租用倉庫,違法堆置廢棄物,目前正被通緝中。吳女士說,謝傳中當時說要當倉庫,而且說人會住在這裡,她想,既然人住在這裡,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吳女士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她之前,謝傳中已經在雲林斗六犯案。屋主陳先生表示,謝傳中租屋時說要做合法生意,堆積一些貨物做買賣,想不到才短短三天,就被堆了70個大桶和40幾個鐵桶。後來因為鄰居抗議味道難聞,他不想再出租,要求謝傳中把東西搬走,從此就聯絡不到人。

無獨有偶,在嘉義大林和水上,也發現同樣手法犯案的集團,兩千多個鐵桶擠滿整個倉庫,當初承租人說要做有機肥料,屋主新蓋的倉庫第一次出租,想不到才一天就變成這樣。屋主兒子張先生表示,他們出租房子沒想那麼多,哪知有這種惡劣的人,要賺這種黑心錢。這個集團在嘉義三個地方,堆了4200多桶廢溶劑,幸好嘉義地檢署結合環保與警察單位,偵破此案,將不法之徒繩之以法。

回到彰化,現場鐵桶有的凸起,一副快被撐破的樣子,環保署南區督察大隊長賴健榮表示,這種鐵桶很危險,裡頭的氣體已經沖出來,很容易裂開,桶子裡的廢棄物有廢溶劑和油泥。他說明,使用有機溶劑的產業很廣,電子業的產出量就相當大,它不只燃點低,揮發出來的氣體也會危害人體,輕者可能頭昏嘔吐,嚴重的會影響呼吸、神經系統等等,毒性很高。

而廢油泥許多則來自金屬表面處理業,裡頭含大量重金屬。現場還發現儲存廢酸液、廢鹼液的大型黑色塑膠儲槽。賴健榮表示,廢酸液或廢鹼液通常以槽車運送,業者收來之後,就灌進大型儲存桶,犯罪模式有兩種,一種可能埋管線直接排入水體,另一種就是用小貨車分裝,再運出去外面倒。

廢溶劑危害案例,最知名的就是發生在20007月的旗山溪事件,當時昇利化工接了長興化工的廢溶劑,到處亂倒,一部分倒進了旗山溪,影響兩百萬人的飲用水,大高雄地區因此停水六天。去年,台南市也破獲了違法偷埋有機溶劑的惡劣行徑,怪手把五百多桶廢溶劑埋到土裡,幸好被環保機關逮到,避免了一場土壤與地下水的污染浩劫。

嘉義偵破的案子裡,犯罪集團坦承,已經把部分廢溶劑和廢酸鹼,傾倒在環境中。環保署南區督察大隊長賴健榮表示,不管是租用廠房或放在農地,通常是暫時放置,再運到外面偷倒。


廢溶劑處理的利益龐大,引人覬覦,一般廢溶劑的處理費用,每噸要兩千到四千,有害的則要上萬元。有些廢溶劑有再利用價值,經過蒸餾設施,可以分離出甲醇、異丙酮、丙酮、丁酮,但最後還是會產生泥狀廢棄物,污泥處理費每噸要五千到一萬多元。

在彰化、雲林和嘉義,就發現不少廢溶劑污泥沒有依法處理。環保署督察總隊長陳咸亨表示,污泥如果熱值很高,可以拿到焚化廠燒,如果沒有燃燒價值,就必須送到最終處置場處理。廢油則可以透過蒸餾設施,油水分離,分離出有價值的樹脂、溶劑與重油,但之後產生的廢油泥,則會含有大量重金屬。

政府到底怎麼管廢棄物,第一個途徑,是走環保署主管的處理業者這條路,企業產出廢棄物後,必須交由業者清運,送到處理機構,再到最終處置機構,四者都必須上網申報,而且載運車輛要加裝GPS衛星定位系統,還要有三聯單,確保廢棄物有妥善處理,這套系統管了有良心的業者,但就是有人會鑽漏洞,大賺黑心錢。


嘉義地檢署破獲的違法集團,處理業者也在名單之中。環保署督察總隊長陳咸亨認為,問題在於申報不實、以多報少,一部分拿去丟棄以節省龐大的處理費用。陳咸亨建議,申報不實的部分必須加強勾稽。另外處理過程中,是不是要全程錄影,也建議廢管處做管制面的修訂。

此外,廢溶劑在環保署管理下,是廢棄物,但如果依照廢清法,走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的管道,就變成產品,管轄權在經濟部,但同樣必須遵守環保署的申報機制。嘉義地檢署偵破的案件中,再利用機構也上榜,兩家都位在彰化縣。彰化縣環保局主秘江培根表示,當廢溶劑申請再利用變成了產品,運輸車輛就不會裝GPS,這部分比較令人擔心,因為不用受申報和運送管理的監督,很難確認他是否有處理,還是違法棄置。 

再利用機構的稽查管理,是一大漏洞,雖然環保署清楚問題所在,卻也難以著力,因為它的主管機關是經濟部。環保署廢管處長吳天基表示,業者根據經濟部再利用管理辦法,進行再利用,後端產生問題,該誰去查?在一般社會大眾的認知裡,這都是環保單位的事情。其實環保單位對源頭的經濟單位,沒辦法做要求。


環保署寄望未來環境資源部成立後,能將廢棄物管理的事權統一。目前也已經邀集經濟部補強管理缺漏。然而徒法不足以自省,唯有嚴逞不法之徒,追究其不法所得,才能起嚇阻作用。

嘉義大林和水上的棄置案件,已經追查到禍首,應該可以圓滿解決,但彰化和雲林的地主,還在等待檢調與環保單位幫他們伸張正義。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埤頭鄉
  • 嘉義縣
  • 大林鎮
  • 嘉義縣
  • 水上鄉
  • 高雄市
  • 旗山區
關鍵字: 
廢溶液, 有害廢棄物, 事業廢棄物, 有機溶劑, 致癌, 環境風險, 陳咸亨

鐵桶內裝有液態、膠狀、泥狀的物質,味道刺鼻,還可能爆炸,違法集團以租用倉庫之名,行丟廢棄物之實,地主無辜受害,卻可能要承擔清除責任。政府列管的桶裝廢液,為什麼流竄到老百姓的倉庫?

桶裝廢液該誰清


桶裝廢液該誰清

摘要: 
自從2011年12月,住在彰化埤頭的吳女士把倉庫出租,卻被棄置桶裝廢液後,她飽受身心煎熬。吳女士哭著說,當初出租是想賺點養老金,遇到這樣實在很難過。「報案,他叫我要自己處理,當初我問人,別人說報案也沒用,環保單位一定叫你處理。」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陳忠峰 陳慶鐘 張元昱
剪輯 陳忠峰

自從201112月,住在彰化埤頭的吳女士把倉庫出租,卻被棄置桶裝廢液後,她飽受身心煎熬。吳女士哭著說,當初出租是想賺點養老金,遇到這樣實在很難過。「報案,他叫我要自己處理,當初我問人,別人也說報案也沒用,環保單位一定叫你處理。」

違法棄置廢棄物的主嫌謝傳中,被通緝還沒落網,但這堆桶裝廢液,燃點低於60度,讓吳女士膽顫心驚。她覺得,一直堆著也不是辦法,於是想先行清理。也擔心如果不處理,價錢會越來越貴,最後經過業者估價,一公斤處理費要40元,全部可能要一千多萬,讓她很想哭,她對業者說:「我土地全部送給你們還不夠,還要拿錢給你們。」


多家清運業者開始搶這門生意,最後由晨貿環保公司奪標,簽約價一公斤18元。清除廢棄物,依法必須提出廢棄物清運計畫書,送環保局審核,但遲遲沒有通過。而且環保局希望她能跟車,確認這批廢液真的有處理掉。吳女士問環保局人員,「車子不是都有GPS定位嗎?為什麼一定要跟去」,環保局同仁告訴她,「會有漏洞」,她問有什麼漏洞?環保局的人說,「GPS到廠房就不能再跟蹤了,有可能再換另一台車出去」,「我們要去搭帳棚嗎?」。只收六萬八的租金,卻要付出好幾百萬的代價,吳女士心有不甘,決定走法律途徑,自力救濟。

7月下旬,媒體大篇幅報導,嘉義地檢署兵分20路,前往六個縣市,搜索4家處理業者,1家清除業者,以及13家產出廢棄物的公司,因為在嘉義大林和水上,也發現倉庫出租卻被棄置桶裝廢液。不法集團中,赫然發現和吳女士簽約的晨貿公司、世全塗料也在其中,吳女士一家人懷疑,他們倉庫裡的桶裝廢液,可能是同一個集團所為。


吳女士的女兒陳小姐回憶,晨貿當初送合約,看到他外面的紙袋,上面寫晨貿,下面寫世全,倉庫裡的桶子也有世全塗料的,現在卻是晨貿要來處理這些廢液!

少數鐵桶上,還留著產品標示和業者名稱,但大部分已經被噴漆滅證,吳女士一家人扮演起偵探,在桶子間爬上爬下追查線索,提供給環保局,由環保局邀集這些廠商來現勘。多數廠商表示,桶子內不是他們的產品,有的是96年賣出去的,可能是被拿去做其他用途。會勘之後,案情還是陷入膠著,因為他們大部分是原料製造商。彰化縣環保局主秘江培根表示,目前沒有證據判定廠商參與了棄置行為,也無法認定,他們是否直接產生這批廢棄物。 

巨額清除費用該由誰扛,2008年,發生在高雄的鋁碴事件,地主的倉庫也被以同樣的手法棄置鋁碴,阿摩尼亞惡臭隨風逸散,附近民眾抗議不斷,但主謀張家翔、張德輝兩兄弟,早就不見人影。當時的高雄縣環保局以廢清法71條,認為簡先生有「容許或重大過失」,要求他自行清除,否則就由環保局代為處理,費用可能要三千多萬,未來將向他求償,簡先生身心俱疲,一度想不開。


後來高雄地檢署著手偵辦後,終於抓到犯罪集團。只是鋁碴還是繼續堆著,產出鋁碴的22家業者不斷上訴,司法程序冗長。高雄市環保局只好考慮,先進行清除,再向業者和張氏兄弟求償。

高雄市環保局最後共清了9400多噸,花了2937萬,法院裁定,22家業者須負擔1740多萬,張氏兄弟和仲介租屋的人,負擔1195萬,但他們名下根本沒有資產,只能從他們在監獄勞動的微薄收入,每個月扣個幾百塊。

簡先生的倉庫現在已經閒置,很難看出當年的模樣,因為清除需要,側面牆壁被拆掉,門戶洞開,中間的倉庫已經不見,只剩下基座,土地中央一個大水池,是泥土被挖走賣掉後埋進鋁碴,清除之後遺留下來的。簡先生的倉庫幾乎全毀,但至少全身而退。主謀張家翔與張德輝,幾年的牢獄之苦,換來海撈千萬,但他們欠市政府的1100多萬,還要得到嗎?


彰化埤頭的桶裝廢液,該怎麼處理?基於安全顧慮,縣議員李俊諭建議由環保局代為清除,因為閃火點低,萬一發生火災,附近又有工廠,將造成重大財產損失。但環保局認為,安全上沒有問題,而且就算環保局代清除,源頭的兇手沒抓到,地主可能還是要負起責任。地主吳女士表示,政府對環保廢棄物監督不周,遇到事情怪地主,雖然他們出租也有責任,但他們也不願意出租給別人堆放廢棄物,誰會那麼笨呢?

廢清法中,針對廢棄物隨意棄置,包括產出企業、清運處理業者和土地所有權人或管理人、使用人,必須負起清除責任,但廢棄物的主管機關-環保署和環保局,以及工業事業廢棄物再利用主管機關-經濟部,難道都沒有責任?


台南社大發展學會理事長黃煥彰認為,地方環保局和環保署,應該承擔部分責任,因為他們在稽查或追蹤的過程,其實沒有盡到責任。廢管處長吳天基則表示,環保單位某種程度是受害者,面對這些污染問題,他們不但疲於奔命,有時還得動用警察和司法單位。彰化和雲林的案子,若遲遲無法破案,誰該負責清除?是無辜的地主嗎?而政府又該負多少責任?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埤頭鄉
  • 嘉義縣
  • 水上鄉
關鍵字: 
非法棄置, 廢溶液, 事業廢棄物, 有害廢棄物, 廢清法, 台南社大, 黃煥彰

一千多桶廢液,堆了快兩年,承租倉庫卻惡意堆置廢棄物的人,棄保潛逃被通緝,那這些桶裝廢液,該由誰來清?

發現道將圳


發現道將圳

摘要: 
機緣巧合發現道將圳,是一個環保界的朋友介紹,他說嘉義有位朋友努力做水圳保存工作,也想辦水圳研討會,讓各地水圳的文史地方團體做經驗交流。聯絡楊清樑先生,從他的言談中,就能了解他對水圳有很多想法,別人眼中平淡無奇的水圳,他卻視為珍寶,他眼中的道將圳是怎樣的面貌。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道將圳在台灣水利史上名不見經傳,但它卻是台灣第二古老的水圳,開鑿時間可以追溯到清康熙26年,西元1687年。

因為了解才懂得去珍惜,因為有本才有根。道將圳以前是居民飲用、戲水、洗衣,生活與水圳脫不了關係,但現在不同了,水質污染、水泥化,家長不敢讓孩子到水圳戲水,鐵欄杆、水泥護欄層層阻隔保護,水圳成為危險的地方,水圳就像是只有排水溝的功能,家家戶戶把廢水排進去,人離水圳越來越遠。

楊清樑在道將圳踏查了五年,發現這條水圳經過的聚落、沿途的人文歷史資產豐富,而讓他長期投入水圳守護的工作,也希望這條水圳隨著時代變遷,而有新時代的意義,改變我們對水圳的漠視,重新找回人與水圳的和諧關係。

側記

保護水圳、也尊重居民的權益,楊清樑對水圳的想法,不是只從水圳出發,他覺得生活在這裡的人,他們的想法是該被尊重,也納入整體規劃。在過程中,接觸到一些居民,他與居民討論閒談,在我觀察是很自然的互動,有時候我是被擺在一邊,他的注意力就是在居民身上,民眾與他閒談並沒有什麼戒心,人與人的距離感覺很近。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嘉義縣
  • 水上鄉
關鍵字: 
道將圳, 水圳, 灌溉系統, 八掌溪, 遺址, 文化資產, 聚落文化

機緣巧合發現道將圳,是一個環保界的朋友介紹,他說嘉義有位朋友努力做水圳保存工作,也想辦水圳研討會,讓各地水圳的文史地方團體做經驗交流。聯絡楊清樑先生,從他的言談中,就能了解他對水圳有很多想法,別人眼中平淡無奇的水圳,他卻視為珍寶,他眼中的道將圳是怎樣的面貌。

獵殺紅火蟻


獵殺紅火蟻

摘要: 
有一種螞蟻,牠是國際間的通緝要犯,各國政府都嚴防牠偷渡入境,很不幸的,牠已經在台灣攻城掠地、擴張版圖。這位惡名昭彰的人物,就是來自南美洲的「入侵紅火蟻」。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錦彪

螞蟻有那麼可怕嗎?美國政府過去也這麼說,現在一年造成五十億美金的損失。入侵紅火蟻攻擊力強,被牠叮咬的部位會紅腫、疼痛,嚴重的還會造成暈眩,甚至是過敏性的休克。嘉義、桃園地區的農民,在三、四年前就發現這種「咬人會很痛的螞蟻」,現在下田耕作都要全副武裝,不敢赤腳踩在泥土上。

紅火蟻非常兇猛,牠是雜食性動物,會獵捕田裡的任何生物,農民說,現在田裡面安安靜靜的,都聽不到青蛙、蟋蟀的叫聲,牠們都被螞蟻吃光了,在田間都會看到動物的骨頭或是空殼,對當地生態已經造成嚴重的衝擊。

去年十月,農委會正式確定紅火蟻入侵台灣,桃園縣的災情最為嚴重,其次是台北縣與嘉義縣。但是防疫的層級只是在農委會與縣政府,雖然防疫工作有在進行,卻看不到成效,既沒有錢、又沒人,也沒有建立防疫體系,每天都在田裡耕種的農民都認為沒有用,螞蟻越來越多,政府單位顯然是低估了紅火蟻的威力。直到紅火蟻入侵首都,媒體大幅度的報導,才震驚高層。

行政院長宣佈三年內要消滅紅火蟻,一時之間,紅火蟻成了政府各級單位的頭號公敵,農委會舉辦了大規模的講習,環保署舉辦居家火蟻防治誓師大會,台北市政府成立火蟻防治小組,十一月一日,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成立,紅火蟻防治工作終於提升到跨部會的層級。

自從台北市傳出紅火蟻入侵的消息,桃園的園藝產業進入了寒冬,花農也是紅火蟻的受害者,現在更是難以維生。訂單取消三成,價錢也跌了不少,出貨後,貨款還會被扣押,一段時間之後,確定沒有紅火蟻入侵,才給足費用。花卉產銷班趙班長說,為了預防紅火蟻擴散,現在政府把矛頭指向園藝業者,沙、土都可能攜帶紅火蟻,園藝業者很願意配合政府,但是,要有標準的作業程序來指導花農。

種植韓國草的趙班長跟我們說,他努力的做防治,但是旁邊的廢耕地都是紅火蟻,有些地沒有人在管,即使他們再努力做防治,紅火蟻還是滅不掉。對於政府打算在三年內投入一億多元的經費來消滅桃園縣的紅火蟻,趙班長認為不大可能,因為很多配套措施都沒有出來。

要消滅紅火蟻,防止往外擴散是第一要務,目前農委會目前並沒有限制有紅火蟻的植栽業者不能販賣植栽,因為一旦這麼做,就要補償花農的損失,因此現在是透過管理的方式,要求花農在花卉在販售前,必須確定沒有紅火蟻,否則會被罰款,不過執行這項業務的桃園縣政府並沒有足夠的人力,在業者每次出貨前做稽查。而土方移動管制方面,農委會表示,營建署方面認為目前沒有問題。看了政府目前擬定的防治體系,實際上有許多的漏洞,不禁令人憂心...

現在只能期望,倉促成軍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能夠發揮功能,它是一個跨部會的組織,扮演諮詢、監督與統整的角色。這個不在政府體制中,類似學術單位角色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是否能發揮功能還需要後續的觀察,至少現在已經擬定了紅火蟻防治的標準作業程序。

紅火蟻防治的模範生澳洲,他們用了六年的時間,花了四十多億的台幣,成功的消滅了99%的紅火蟻,台灣打算三年內,用一兩億元的費用來滅蟻,這是一個高難度的挑戰。冬天是紅火蟻潛藏的時期,防疫工作卻不能也跟著進入冬眠期,游院長三年滅蟻的承諾是否能兌現,明年就可見分曉... 

【採訪側記】

其實早從七月間,就開始拍紅火蟻的專題。但因為遇到颱風,製作許多與災害有關的報導,又遇到九二一五週年,紅火蟻專題就一延再延,而沒有在最HOT的時候播出,雖然錯過播出時效,還是持續追蹤紀錄。外來種的問題在台灣已經相當嚴重,也威脅到本土物種的生存,我們的島也製作過許多外來種的專題,紅火蟻的危害自然也是我們關切的一項。 

......我並不想給公部門澆冷水,問過許多人的看法,包括我的觀察,都不看好政府能把紅火蟻滅掉,為什麼?本位主義作祟、要掌權、無法廣納雅言與批評。這麼寫,政府單位一定有人對我有意見,甚至認為我不了解狀況。唉......要談問題,了解狀況的人不方便接受我採訪,有的怕得罪人而避重就輕,他們並非鄉愿,只是把問題突顯出來,公部門的人會有意見,甚至可能有很多小動作,因此我尊重他們的意願,卻覺得很可悲,在台灣很難理性的討論問題、就事論事,把問題關起門來自己討論,是比較沒有壓力,卻可能錯判情勢,或是粉飾太平.....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桃園市
  • 蘆竹區
  • 嘉義縣
  • 水上鄉
關鍵字: 
外來種, 紅火蟻, 入侵, 檢疫, 防治, 生態衝擊, 生態保育

有一種螞蟻,牠是國際間的通緝要犯,各國政府都嚴防牠偷渡入境,很不幸的,牠已經在台灣攻城掠地、擴張版圖。這位惡名昭彰的人物,就是來自南美洲的「入侵紅火蟻」。

水上協奏曲

 

水上協奏曲

摘要: 
2003年6月底,我們的島「綠手指計畫」記錄了嘉義綠手指行動團營造角落美感,把大自然帶入生活的故事。在嘉義縣水上鄉,市嘉南十三號道路沿線,在日據時期種下的芒果樹,原本長達三公里。因為道路工程砍樹拓寬,如今只剩下176棵。

記者:林佳穎

住在附近的盧家姊妹與社區媽媽,在路口的芒果樹下,佈置了一個綠手指營造點,像在告訴村人只要多花一點心思,芒果樹下的路其實可以很美麗,更是村裡的重要資產。

同樣位在市嘉南十三線上的中庄社區,也響應了綠手指計畫,在社區居民與綠手指行動團的通力合作之下,在社區入口以一個下午的時間,把一片雜草叢生的土丘,合力營造成中庄村的入口意象。

綠手指計畫搶救芒果樹第九號,跟象徵社區發展願景的中庄社區入口意象第十六號,不一定真的都能如願以償,但是他們相信人與人之間無私、互助的力量,將會是改變未來的重要關鍵。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嘉義縣
  • 水上鄉
關鍵字: 
綠手指, 盧銘世, 中庄社區, 社區發展

20036月底,我們的島「綠手指計畫」記錄了嘉義綠手指行動團營造角落美感,把大自然帶入生活的故事。在嘉義縣水上鄉,市嘉南十三號道路沿線,在日據時期種下的芒果樹,原本長達三公里。因為道路工程砍樹拓寬,如今只剩下176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