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河鄉

邊坡上的度假村

邊坡上的度假村

摘要: 
海天一色,少污染的台東,是嚮往自然的旅客的必訪之地。從台東東河鄉的都蘭鼻,一直到台東卑南鄉的富山村,統稱為都蘭地區。這一帶,風景秀麗,生活步調緩慢,吸引許多外國遊客前來朝聖。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添寶 陳君明

剪輯 陳添寶

來自新加坡的宛儀是第三次到台灣玩。每次都選擇住民宿。對住宿的要求,只需要乾淨、簡單。對她來說,旅遊最主要的目的,是欣賞沒有受到破壞的美景。為了完整的風景,宛儀願意徒步許久,來到海岸。但也有旅客,希望住宿地點,就是海景第一排。這樣的市場取向,加上早期東部發展政策的規劃,讓都蘭一帶,成為旅館建設的一級戰區。

截至2015年統計,都蘭地區一共有八個大型觀光旅館開發案。它們的開發場址,若不是緊貼海岸,就是佇立在山坡第一線。霸占山、霸占海,為的就是圈住最美的風景,但也因此,引發爭議。比如美麗灣度假村,從2003年,由台東縣政府BOT給美麗灣公司開發。美麗灣公司先以小於一公頃的面積申請開發,實際動工後,卻把將近六公頃大的飯店都幾乎興建完成,引發規避環評爭議。此外,飯店位置直接座落在沙灘,無論開發建設或排水,都對海中的珊瑚礁造成干擾,引發激烈社會衝突。環保團體針對美麗灣度假村規避環評案提出訴訟,纏訟九年,高雄最高行政法院,在2016年撤銷美麗灣的環評結論,全案定讞。目前美麗灣飯店對台東縣府提起解約仲裁。

引發爭議的,不止美麗灣。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指出,在東部的觀光飯店,因為早期對於環境面沒有謹慎考量,隨著民眾環境意識高漲,使得近年開發案陸續遇到很多問題。

東部居民共識期待地方的發展與永續,都必須建立在對海岸環境的明確瞭解之上海岸法在2015年1月三讀通過,要將海岸分為近岸海域、潮間帶、海岸保護區、海岸防護區、重要海岸景觀區、最接近海岸第一條濱海道路向海之陸域地區,以及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地區等七大特定區位,針對環境敏感地帶,進行相對嚴謹的管理,不料,引發臺東縣的民代強烈反對。

地方勢力擔心,海岸法特定區位一旦公布,會影響業者投資意願和開發進度。在高度反彈下,營建署,迄今只公布了近岸海域與潮間帶的保護範圍。這也讓都蘭地區居民,繼續深受開發案的干擾。

前幾年,都蘭部落合力擋下都蘭鼻開發案,也阻止了美麗灣度假村的興建,沒料到,現在又傳出ATT公司,要來這裡興建都蘭休閒度假村的消息。

根據業者規劃,未來要在都蘭部落上方山坡,開發七公頃的飯店,會有將近三百間房間。按照原住民基本法規定,開發範圍與當地部落傳統領域重疊,理應諮詢部落意見。但2017年,原民會公布「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在辦法中將「私有地」排除在傳統領域之外,這讓開發單位,只要將預備開發的土地全部收購完成,就可以不必諮詢部落意見。

五線部落居民吳明修,就是這個制度,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吳明修早年在西部工作,近年回鄉,和太太兩人務農維生。主要種植有機洛神。選擇不耗水的作物,因為水源取之不易。都蘭休閒度假村每日要耗用945立方米的水,搶水問題,成為隱憂。

業者選擇在五線部落開發度假村,是因為部落下方,就是知名景點水往上流與加母子灣,可望有連動效應。業者預估,開發後度假村可引進上千名旅客住宿。但居民質疑,目前水往上流每天遊客量多達七十台遊覽車,未來飯店開發,將製造交通衝擊之外,部落居民也擔心下方的加母子灣海域受到污染。

2018年5月28日,ATT公司要進行都蘭休閒度假村的第一次環評審查,但部落居民,完全沒有被告知。在從環保團體那裡得知消息後,決定集體動員,要求參與。而在審查過程中,部落居民除了對搶水、海域污染提出質疑外,也對飯店開發場址的地質安全感到疑慮。

除了環境衝擊,環保團體指出,環評法規定,一般旅館由地方政府審查,觀光旅館才送到中央審查。但要將開發案定位為一般旅館或觀光旅館,卻由業者自行決定。

歷經美麗灣飯店爭議風波過後,環保署針對環評法施行細則第十二條,在2018年4月11日進行修正,規範只要位於國家風景區內,不論一般旅館或觀光旅館,都要提送中央環保署審查。7月11日,是環保署給予地方政府的三個月盤點開發轉移期的最後一天,環保團體質疑,ATT公司在這個時候送審,是刻意鑽環評法修法的空窗期。

質疑聲浪,持續不斷,就連環評委員,也砲火隆隆。認為開發單位對水土資源還有未釐清項目,決定退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重新評估。而這項審查結論,是台東縣類似開發案的首例。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詹壹紋表示,一個一個開發案一直冒出來,使社會大眾疲於奔命。她援引東海岸國家風景管理處,針對都蘭地區永續發展所做的一份評估案指出,當時東管處認為,目前都蘭地區的開發案房間總量,已經超量,認為觀光局必須負起責任,對整體開發需求進行總量評估。台東大學南島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蔡政良進一步補充,觀光政策除了要考量環境資源承載量,於東部而言,更要納入在地文化與知識,而非強推由上到下的觀光上位政策。

都蘭休閒度假村,能不能成為東部海岸開發衝突的句點?有賴原民會與營建署,針對目前的衝突矛盾,給出明確的討論依據與平台,建立東部海岸,真正健全的發展基礎。

公視 我們的島【邊坡上的度假村

07/09 (一) 22:00首播

07/14 (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東縣
  • 東河鄉
關鍵字: 
東海岸開發, BOT, 度假村

海天一色,少污染的台東,是嚮往自然的旅客的必訪之地。從台東東河鄉的都蘭鼻,一直到台東卑南鄉的富山村,統稱為都蘭地區。這一帶,風景秀麗,生活步調緩慢,吸引許多外國遊客前來朝聖。

馬武窟溪大危機


馬武窟溪大危機

摘要: 
風光秀麗的馬武窟溪,是東部一條重要的生態保護溪流,也是重要的物種基因庫。然而,下游河口和上游源頭的開發案來襲,打亂這條溪流長期的自然寧靜,馬武窟溪面臨生態危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行經台東縣東河鄉的馬武窟溪,總會被碧綠的河流,潔白的漱石所吸引。這條風光明媚的溪流,發源自海岸山脈,生態豐富,魚類就有約130多種。

但是,在美麗的河口區域,東河鄉公所突然發包築堤,打算攔阻河口,提高水位,形成湖泊,發展划船、遊憩等水上活動。這項築堤計畫,在尚未充分和村民商量說明之前,就發包動工,還一度遭到颱風破壞,鄉公所不願放棄建設,繼續發包動工。當地村民指著河口破碎的水泥堤坊表示,這根本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蔡文川老師,長期研究馬武窟溪的生態,面對河口區域的開發,擔心洄游性魚類的生存將受到威脅。當地居民也氣憤的表示,馬武窟溪一帶的部落,早期依賴河口捕魚維生,現今也是傳統祭場,一旦改變地貌,破壞生態,對部落文化將是重大影響。

在東河海岸線上,有台灣最佳的衝浪地點,縣府年年舉辦衝浪賽,一旦河口築堤,除了可能影響衝浪者的安全,同時也造成海床淘深下刷,改變海浪樣貌,破壞原本優良的衝浪環境。

馬武窟溪河口築堤,引發高度爭議,荒野保護協會發出警告,並且行文縣政府,獲得台東縣政府勒令鄉公所停工的決議。河口築堤的危機暫時平息,但是馬武窟溪的危機,還沒結束。

馬武窟溪的上游支流,分有南溪和北溪,早期都是生態豐富的地區,當地居民以過河會踩到魚,來形容魚類的繁茂。這裡一度因為山林大量砍伐,改為耕地,造成馬武窟溪生態衰減,後來在多數坡地棄耕之後,生態有恢復的跡象。然而這樣的自然寧靜,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大型開發案,在上游區域開始進行。

馬武窟溪上游的尚德村,一個廣達9公頃的山坡地開發案正在進行,民間開發業者以購地方式,計畫興建一個修行禪林。開發單位首度舉辦說明會,但是簡單的簡介資料,一張紙的說明,引發旁聽民眾的不滿。

由於開發區域,多數位於森林區內。居民擔心,在陡峭的山坡進行開發,將引發水土保持的問題。開發業者表示,將會運用休耕農地,保護保安林,一切依法辦理。另外,整個開發案分為兩期進行,第一期興建禪舍,第二期將會興建大禪堂,業者表示,土地都是低密度開發,將會保持原貌。

面對開發業者的保證,當地居民不滿,指責在開發案前,就已經在山林建造違建禪舍,現今再談保證,已經無法取信於人。尚德社區村發展協會理事長陳人鼎,原本在西部工作,兩年前知道故鄉面臨開發,就回到東部,進行抗爭。他來到已經建立在山林中的禪舍,一棟棟房屋,連化糞池都沒設置,污水就往坡地流。

對於開發業者表示:「在森林內以低度開發,不破壞地表」,陳人鼎指著開發區域的樹林說著,不破壞地表,如何施工。更嚴重的問題是,開發區域幾乎就是馬武窟溪上游支流南溪的集水區,許多湧泉供養河流生態,以及居民的生活、耕種。陳人鼎表示,整個開發區就是水源保護區範圍,一旦開發,水源中斷、污水下流,將是一場生態浩劫。

寧靜自然的馬武窟溪,下游面臨河口築堤,上游面臨坡地開發,整個流域面臨巨大變動,也許在讚嘆河流美景之時,我們也該聽見,美麗馬武窟溪的哀傷心情… 

學科: 
山林, 水資源
縣市: 
  • 台東縣
  • 東河鄉
關鍵字: 
生態保育, 馬武窟溪, 觀光, 開發, 地方說明會, 水土保持, 山坡地, 河川生態, 水泥化, 部落, 原住民, 汙染, 湧泉

風光秀麗的馬武窟溪,是東部一條重要的生態保護溪流,也是重要的物種基因庫。然而,下游河口和上游源頭的開發案來襲,打亂這條溪流長期的自然寧靜,馬武窟溪面臨生態危機…

守護都蘭鼻


守護都蘭鼻

摘要: 
都蘭鼻,都蘭阿美的文化之根,當開發力量進入,部落群起反抗。他們要保衛的,不只是傳統土地,更是一種生活態度,關於東部發展的美麗願景…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都蘭鼻位於台東東河鄉都蘭部落海邊,在地理上是一塊突出的海岬,在都蘭部落心中,這裡是一塊有著深厚歷史的聖地。

 

蔡政良博士是阿美族人,從事原住民人類學研究,他表示,都蘭鼻是學術地理名稱,在部落其實有著自己的稱呼與故事。日治之後,都蘭鼻土地大部分被收歸國有,都蘭部落不斷爭取歸還部落傳統領域。蔡政良認為,歸還土地不只是人民的財產問題,也是土地的認同問題。

 

20111月,觀光局東部風景管理處規劃開發都蘭鼻,計畫劃設30公頃土地,進行觀光園區開發,並且以BOT方式興建觀光旅館委外經營。

東管處的開發計畫,引發部落的高度不滿,也掀起都蘭部落一段傷心往事。開發都蘭鼻,政府已經不是第一次嘗試,但是遭到的抵抗,卻是強烈而悲壯。


2003年,政府首度提出都蘭鼻開發案,一位熱愛都蘭部落的劇作家陳明才,為了抗議開發案,在都蘭鼻投海。都蘭部落藝術家希巨蘇飛,回憶起這段往事,相當不捨。在都蘭鼻海岸上,聳立了一根漂流木柱,那是紀念劇作家陳明才,在2003年以投海死諫,抗議都蘭鼻開發的紀念木柱。阿才的死諫,擋下開發案,也讓部落有了新的思考。

 

希巨蘇飛以都蘭糖廠為基地,十年來用心打造糖廠藝術村,舉辦許多活動,讓都蘭部落成為東部海岸線上的一顆文化明珠。以藝術形塑都蘭之美,成為都蘭部落的獨特魅力,相對部落的開放態度,也吸引更多藝術家,前來都蘭定居,成為不斷新添的力量。謝嘉釗和李韻儀夫婦,七年前到都蘭部落,從事藝術創作,並且經營月光小棧。在長期互動下,夫婦兩人已經被部落認同,成為部落年齡階層組織的一份子,有如家人般彼此相互幫忙。

 一種來自民間的新力量,緩緩地在都蘭部落生成,但是東管處沒有放棄引進財團,在都蘭鼻開發大型觀光園區的想法,2011BOT開發案捲土重來,都蘭部落全面抵抗。

 

為了保護傳統領域,拒絕財團進入,1112都蘭部落舉辦「為土地而跳」抗議活動,都蘭部落族人群聚,許多要求歸還傳統土地的部落,也前來結盟抗爭。活動開始,都蘭部落青年跳起傳統護衛舞,以雨傘取代長矛,繞行部落領域,宣示土地主權。活動現場,高掛一張部落傳統領域地圖,標示部落早期在都蘭鼻生活的地名,部落長老敘述土地的歷史,指控政府強佔,不尊重部落存在。

面對部落的強烈反對,參與的民代與政府官員,受到嚴厲質疑,被要求簽署不開發承諾書。最後他們簽下承諾書,推動開發的觀光局,也做出暫緩開發的說明。都蘭鼻開發暫緩,抗爭行動再次擋下開發案,這場抗爭行動,讓部落年輕人齊聚,形成更多內在的力量。

 

阿美部落有傳統的年齡組織,分層領導與行動,但是面對現代化社會,許多年輕人都在外地工作、讀書。部落開始透過網路傳播、視訊會議等新科技,讓年輕人瞭解與參與,守護土地的行動。更重要的是,在都蘭鼻土地上,有著年輕族人的記憶,大家瞭解,都蘭鼻是部落祭場等文化場域,大家都願意回來守護。

 

開發案被擋下,但是都蘭的願景在那裡?謝嘉釗提出他的在地觀察,認為政府應該培植部落經營人才,以部落為主體發展,而不是讓財團來開發。在部落空間應用上,一種新的方法在部落推動,二位年青人來到都蘭部落經營背包客棧,將部落舊屋改裝成舒適的住宿空間,避免開發原始自然的區域。這種融入部落的民宿,方便旅行者走入部落和居民互動,而不是關在海邊的豪華園區裡,根本不知部落有什麼。

 

從糖廠藝術村、月光小棧藝廊到背包客民宿,都蘭部落許多力量在生成,以一種分散多元的面貌呈現,一旦資本化開發進入都蘭鼻,將摧毀文化最珍貴的部分,讓都蘭變得殘缺不全。

 

抗議聲中,都蘭鼻暫緩開發,但是政府如果無法瞭解,在許多人心中,都蘭生活代表的美好和獨特意義,那麼下一場開發不會停止,都蘭鼻的風暴,也不會有終止的時刻…


 

學科: 
土地開發, 文化
縣市: 
  • 台東縣
  • 東河鄉
關鍵字: 
都蘭, 阿美, 原住民, 花東發展, 觀光, 東發條例, 希巨蘇飛, 糖廠, 藝術, 部落

都蘭鼻,都蘭阿美的文化之根,當開發力量進入,部落群起反抗。他們要保衛的,不只是傳統土地,更是一種生活態度,關於東部發展的美麗願景…

海的子民


海的子民

摘要: 
看守燈塔35年,61歲的徐水新一如往常地走入這座,歷經115個年頭的鵝鑾鼻燈塔。古老的鐵梯越往上越窄,徐水新退休的日子也越走越近。 全台灣有資格像徐水新這樣看海等太陽的人並不多,位居台灣尾端的鵝鑾鼻燈塔,讓這位看守燈塔的老人家,看盡了台灣海峽的日落、太平洋的日出。海洋文化究竟是隨波逐流,還是力挽狂瀾?海的子民,胸襟是不是可以更開闊,眼光是不是可以更深遠,站在台灣頭的富貴角,從頭來看海洋?

撰稿/蘇志宗
攝影/柯金源 蘇志宗
剪輯/蘇志宗 吳翠芹


61
歲的徐水新,看守燈塔35年,他一如往常地走入這座歷經115個年頭的屏東鵝鑾鼻燈塔。這一天是民國88113日,距離退休的日子只剩兩天。按照經驗,今天該在傍晚的五點二十六分開燈,位居台灣尾端的鵝鑾鼻燈塔,讓這位看守燈塔的老人家看盡了台灣海峽的日落,太平洋的日出。
夕陽西下開燈,朝陽東升關燈,這是看守燈塔的基本法則。

春天,黎明時分。東海岸的磯崎灣,舉行了一場開放式的阿美族海祭,不分種族、不分國度,數百名海洋子民融入傳統的祭儀當中,整個海祭的過程,是一種相當生活化的海洋文化。

夏天,日正當中。西海岸的一對蔡姓老兄弟,正埋首在廣闊無際的嘉義布袋,日照好的時候,差不多三天就可以收成。他們負責的是工業鹽,用來醃梅子、菜頭,主要銷往農會,而食用鹽則產自通霄。政府的鹽田請鹽夫代工,曬一噸大約是1100多塊,老一代鹽夫退休之後,鹽埕就荒廢了,預計至民國99年僅剩下九十位。空蕩蕩的鹽田證明了臺灣還是有幾種公務人員,正在逐年精簡。曬鹽,這項老行業早已走入了歷史。

秋天,一個野餐的好日子,東海岸的都蘭,一群阿美族的老人家,在海邊舉行「巴格浪」,宣告他們完成了一項傳承的任務。這個月來,這群老人家為阿美族傳統編織的延續出了不少力氣。

華燈初上,西海岸的雲林麥寮,一改過去純樸的風貌,現在這裡是燈紅酒綠的新興地,傳統文化還來不及重建,就遭到次文化的狂亂扼殺。

冬天,民國88115日。徐水金守候燈塔的最後一夜,也是今年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夜。此時的蘭陽溪口,捕鰻苗的漁民依舊生氣活現。冬至期間潮流多,也是鰻苗最多的時候,最多那一年曾經重達六十噸。

早期鰻苗還是稱斤論兩的年代,一桶抓起來好幾萬尾,然後用熱開水澆上去,鰻苗萎縮後再拿去煮食。漁民感嘆最辛苦的地方,就是苦候鰻苗的時候。因為辛苦而捨不得讓後代接手。到了清晨六點四十三分,臺灣尾的鵝鑾鼻燈塔和臺灣頭的富貴角燈塔同時關燈。雲層太厚,看不到日出,不知道海上的漁人可否辨認出航行的方向。

海洋文化,究竟是隨波逐流,還是力挽狂瀾?海的子民,胸襟是不是可以更開闊,眼光是不是可以更深遠。站在臺灣頭的富貴角,從頭看海,從頭審視臺灣,我們希望可以看得更廣,想得更遠。

學科: 
文化, 海洋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 嘉義縣
  • 布袋鎮
  • 花蓮縣
  • 豐濱鄉
  • 台東縣
  • 東河鄉
  • 雲林縣
  • 麥寮鄉
關鍵字: 
鵝鑾鼻, 燈塔, 阿美族, 海祭, 鹽田, 曬鹽, 都蘭, 巴格浪, 蘭陽溪口, 鰻苗, 原住民

請輸入稿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