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市

消失的自然河流

消失的自然河流

摘要: 
前瞻計畫中的水環境改善計畫,在2017年第一批核可名單中,溪流整治項目,全國各縣市有三十多條河川、圳排,進入整治。如果再加入水保局、水利會等單位推動的河川治理,台灣的河川水域,將進入一個大變動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忠峰 陳慶鍾
剪輯 張光宗

台中綠川的整治,塑造魅力景觀,吸引大批遊客,許多縣市跟隨著推動河川掀蓋、景觀改造等工程,但是大量的河川工程,將對台灣河川造成什麼影響?

新竹竹東四寮溪,有著豐富生態,沿溪而行的河岸小徑,更是知名的自然步道。但是今年三月,水利會沿著小徑開挖,建設一條長約一百多公尺的輸水道,小小工程施作在脆弱的生態環境,引發巨大災害。原來溪岸小徑的坡面上,生長許多植物,吸引許多昆蟲,但是工程後,土石裸露,植物消失,生態也跟著不見。

工程單位為了施工方便,將原有河岸填土,河道堵塞一半。開挖輸水道,破壞山坡水土保持,現場已經有幾個地方,坡面土石崩落,開始堵塞輸水道。在四寮溪上游,另外一項築路工程,為了方便居民進出農地,在河道上建築水泥橋,不當的人工魚道,阻礙魚類洄游,同時破壞溪中原有的河床生態。

新竹縣關西鎮東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詹碧玉表示,在地生態組織花費十年光陰,維護溪流生態,促進地方生態觀光,卻在不當工程下,一夕毀壞保育心血。

新竹關西許多居民,來到桃園市政府,抗議位在牛欄河上游,桃園所管轄的工廠,312日立運特化工發生工廠大火,讓污水流入河道,造成下游新竹關西河段的魚類大量死亡。抗議民眾表示,牛欄河污染情形已經多年,這次是忍無可忍,才來抗議。桃園市環保局表示,將會加強工廠稽查。

牛欄河貫穿新竹關西,生態相當珍貴,當地生態協會十多年前發起護溪運動,守護關西的母親河。新竹縣生態休閒發展協會總幹事劉創盛指出,牛欄河在鳳山溪流域支流裡面,生態地位最重要,因為他們所調查的生態物種,在其他的支流,有些是沒有看過,甚至沒有發現過的。

但是從過去,牛欄河就受到不同破壞事件的傷害,早期為了興建親水公園,工程疏失造成一場河流生態浩劫。完成親水河道與公園,卻無法管制上游污染,再美麗的地景,也是無助河流生態。

彰化鹿港溪,長期水質污染,縣政府推動打造鹿港國家歷史風景區計畫,其中以35億進行鹿港溪再現工程,規畫把景觀與水質,一起做改善。但是工程一開始,就發生必須砍除或移植大量溪岸樹木的情形。

河流整治常常太過注重觀光效益,卻忽略保留歷史樣貌,連結在地情感。在地居民關心鹿港溪整治,希望能在維護原有生態下,思考整治方向。東海大學林惠真教授表示,穿越城市的河圳或城市附近的溪流,其實都具有生態綠洲的功能。現在許多地區進行整治,思考方向不是恢復生態,而是美化河岸,提升沿岸地價,反映著整治思維已經本末倒置。所謂的整理或改善環境,其實我們都忽略了第一步,原貌就是它的生態。

貓羅溪全長47公里,流經南投、台中、彰化,在南投沿岸長有茂密草木,陸域與水域生態相當豐富。在貓羅溪沿岸,南投縣政府爭取前瞻經費三億五千萬,推動城鎮之心計畫,進行生活廊道、環狀自行車道和河岸綠美化等工程。

生態觀察家李璟泓指出,前瞻水環境計畫中,列入第二期工程,一開始是希望全域都有進行設計,目前因為碰到石虎議題,做了修正,不過實際上他們還是很希望,這些高灘地該留給野生動物的,還是要留給野生動物。李璟泓表示,河岸開發其實是國土規劃,不當利用土地的問題。

環保人士林笈克認為,河川整治幾乎沒有環評,目前只有生態檢核,應該擴大公民參與討論。東海大學林惠真教授表示,前瞻計畫花了2500億治水,已經占了四分之一,但是要怎麼使用?親水這兩個字掛上去以後,所有的都適用嗎?這是非常危險的方式。

當一條條河流、圳道,開始進行整治,以美觀、親水為目的工程施工,創造水岸景觀,吸引遊客,提升地價。但是河流原有的污染問題,和重要的生態問題,可能都在歡樂氣氛中,被人忽視遺忘。

公視 我們的島【消失的自然河流
06/04 () 2200首播
06/0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新竹市
  • 彰化縣
  • 南投縣
  • 台中市
關鍵字: 
河川整治, 水泥工程, 生態工法, 城市河川, 生態破壞, 廢水汙染, 景觀河段, 四寮溪, 牛欄河, 鹿港溪, 貓羅溪

前瞻計畫中的水環境改善計畫,在2017年第一批核可名單中,溪流整治項目,全國各縣市有三十多條河川、圳排,進入整治。如果再加入水保局、水利會等單位推動的河川治理,台灣的河川水域,將進入一個大變動期。

一級木失竊記~塔曼溪直擊

一級木失竊記~塔曼溪直擊

摘要: 
林務局將台灣原生的肖楠、紅檜、扁柏、台灣杉、香杉,稱為台灣針葉樹五木,肖楠是其中的一級材。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剪輯 陳忠峰

「木頭砍了,什麼都沒有了,土石流就開始發生,整個水源都沒有了, 整個後代子孫的生存能力都沒有了。」保七總隊第五大隊新竹分隊小隊長甘志明這樣說。大樹原本守護著山坡水土,被切塊帶離森林後,環境代價難以估計。

整裝,背起行囊,新竹林管處的巡山員與森林警察一起出發。目的地是2018328日,與山老鼠正面相遇的塔曼溪。

當時巡山員何啟文發現,嫌犯騎著機車從溪畔而來,他與森林警察在路口埋伏,看到嫌犯的機車踏板上,放了幾塊肖楠。當森警把嫌犯暫時安置在旁,不久來了一部小牛搬運車,森警盤查時嫌犯突然往山谷跳下去,他們連忙跳下追捕,嫌犯頭破血流,巡山員與森警也掛彩。

一個多月後,原班人馬再次走入塔曼溪。背著重裝,踩著高高低低的石頭,深怕滑倒,神經緊繃,沿著溪谷行進,比走山路還累。遇到瀑布必須從兩側高繞,負重爬陡坡。林管處巡山員何啟文表示,這裡沒有登山路線,只有獵人跟盜伐的人才會來,這裡盜伐行為嚴重,是因為有許多肖楠。

走入溪谷不到一小時,一塊大石頭旁,發現三個盜伐者的背架,以一公斤兩千元的價格估算,這批木材價值二十多萬,山老鼠可能看見巡視人員而匆忙棄置,表示他們就在不遠處。隨行的森警分散搜尋,沒看到人,現場只找到鏈鋸。

繼續前行,在另一處溪畔發現舊案新切的被害點。這是何啟文在2016年剛到新竹林管處時發現的盜伐案,當年釘上的查緝牌,有了時間的痕跡。古老肖楠在若干年前被伐倒,只剩樹頭。樹根材被山老鼠取去販賣。何啟文說「這是無本生意,一本萬利。」

肖楠是台灣特有種,分布在海拔一千公尺左右的山區,大多生長在溪畔陡峭山坡上,材質堅硬,紋理細密,香氣溫厚,在台灣林木中,市價最高,常被做成佛珠,或磨粉做成檀香。

沿著溪畔稜線上切,陡峭山壁完全沒有路,泥土濕滑,只能攀著樹,小心翼翼前進。不久發現新的被害點。現場也留有盜伐者的鏈鋸。巡山員與森警分工合作,回報座標、拍照記錄、測量尺寸、噴上紅漆。

一位巡山員要負責的區域有1500公頃,面對發生在深山郊野的不法情事,難免鞭長莫及,在大溪工作站四稜分站轄區中,塔曼溪是肖楠盜伐的重災區。山老鼠大部分取樹頭材,也有拿樹瘤與樹幹。順著溪旁一片山坡踏查,每處被害點,樹根都被挖出來,再大肆裁切。

另一處巨大的肖楠樹根,有二十多道切面,連底部原本是樹根的地方,都被挖成中空。新鮮木屑顯示犯案時間應該在一個月內。還有殘材,盜伐者就會一來再來,森林中也發現他們的過夜據點。

守護珍貴林木的巡山員,全台灣只有一千多人,巡視通常是兩到三人一組。如果線索足夠,會邀請森警一同入山,然而全台灣的森警只有一百多人。保七總隊第五大隊新竹分隊小隊長甘志明表示,查緝盜伐案需要刑事偵辦能力,但目前森警屬於一般行政警察,體制上是有問題的。

上游盜伐、下游收贓,偷竊貴重木的事件持續發生,調查卻困難重重。一趟巡查發現十個肖楠被害點,經驗豐富的森警與巡山員明白,在不為人知的角落,還有更嚴重的。市場需求殷切,山村經濟低迷,當部落居民與失聯移工難以謀生, 就會不斷有人鋌而走險。

守護森林的重任,把手無寸鐵的巡山員排在第一線,追蹤一個個盜伐點,這些在山裡工作的人明白,現行制度下,巡查沒有終點。

公視 我們的島【一級木失竊記~塔曼溪直擊
06/04 () 2200首播
06/0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山林
縣市: 
  • 新竹市
關鍵字: 
樹根材, 樹瘤, 盜伐, 盜採, 山老鼠, 巡山員, 森林警察, 扁柏, 紅檜, 肖楠, 台灣杉, 香杉

林務局將台灣原生的肖楠、紅檜、扁柏、台灣杉、香杉,稱為台灣針葉樹五木,肖楠是其中的一級材。

向除草劑說再見

向除草劑說再見

摘要: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的許天麟和志工,長期在新竹橫山大山背地區,護送青蛙過馬路,2014年起進行路殺調查,才驚覺這裡的生態危機,不只路殺,主管單位為了省時、省事,噴灑除草劑,讓昆蟲生活的自然綠意消失,連帶影響生態鏈,不只如此,除草劑透過雨水沖刷,還會滲透到土壤,最後再透過水,回到人體。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賴冠丞 許中熹 葉鎮中 陳忠峰
剪輯 許中熹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的許天麟和志工,長期在新竹橫山大山背地區,護送青蛙過馬路,2014年起進行路殺調查,才驚覺這裡的生態危機,不只路殺,主管單位為了省時、省事,噴灑除草劑,讓昆蟲生活的自然綠意消失,連帶影響生態鏈,不只如此,除草劑透過雨水沖刷,還會滲透到土壤,最後再透過水,回到人體。

為了瞭解更多除草劑的使用狀況,許天麟進行新竹鄉間道路調查,發現在山壁上、小路旁,甚至就在稻田邊,都能看到噴灑除草劑的痕跡。

除草劑不只出現在鄉間,市區也能看到。為什麼非農業使用地會使用除草劑?主要還是來自民眾需求。民眾希望擁有乾淨整齊的環境,部分單位為了節省經費和人力,除草劑是最快速的選擇,面對這個問題,宜蘭縣府從法規上著手。


雨霧瀰漫的宜蘭縣冬山河,白鷺鷥漫步在整齊的草地上,宜蘭縣在2001年,針對雜草管理,制定宜蘭景觀維護自治條例,限制雜草不能高過60公分,這項政策連帶影響非農業區使用除草劑的情形。一群社區媽媽呼籲,要把除草劑趕出家園,2015年縣政府公告除草劑使用管理自治條例,從公家單位和學校開始要求,非農業區要使用人工割草的方式,台北市也在2016年制定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

許天麟希望比照宜蘭縣和台北市,在新竹縣市推動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並和民間團體一起到縣議會和市議會請願,要求制定地方法規。不只在新竹,高雄市議員張豐藤也在提案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之前,召開公聽會,聽取各界意見,有的地方政府像是新竹縣政府,認為現行的農藥管理法,已經對農藥使用範圍加以規範,且有罰則,只要加強管理即可,不需單獨立法。


宜蘭縣政府看待農藥管理法,則認為仍有不足之處,像是城市中的零星菜園,或靠近民宅的休耕地,按照現行的農藥管理法,只要是農耕行為都可以使用,立專法能更有效管理。實際執行下來,有了地方自治條例,稽查案件從2016年的14件到2017年的3件,的確降低違規使用情形。但也還有需要克服的地方,像是大多只能事後稽查,還要採樣送驗才能確定開罰,到底該罰噴藥的人,還是地主等等?宜蘭縣府正計畫修法,讓權責更為明確。

中央政府也注意到除草劑泛濫問題,2017年農委會公布十年農藥減半政策,其中一項目標,就是加強非農業區禁用除草劑的管理。在農委會統計數據中,全台使用量最多的農藥就是除草劑-嘉磷塞,一年使用量超過一千公噸。

環保團體希望中央明確定出除草劑的禁用範圍,才不會威脅到民眾健康,立委蔡培慧呼籲農委會研議公共場所周邊兩百公尺,除草劑的禁用和管制限制。


2017年底,一群關心家鄉環境的新竹民眾,自發性組成台三線除草大隊,要用行動表達不用除草劑的決心。

從官方到民間,越來越多人理解除草劑所帶來的危害,如何在民眾觀感、生態價值跟公共衛生三者之間,找到最佳出路,或許先要從讓人們習慣雜草的存在開始。

公視 我們的島【向除草劑說再見
03/12() 2200首播
03/1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農業
縣市: 
  • 台北市
  • 新竹市
  • 宜蘭縣
關鍵字: 
除草劑, 人工割草, 農藥, 嘉磷塞

一張張的枯黃照片,呈現的都是噴灑過除草劑的死寂

新竹媽媽救水源

新竹媽媽救水源

摘要: 
打開水龍頭,你有沒有想過,水從哪裡來?是否受了什麼污染?一群新竹媽媽展開調查行動,發現新竹飲用水的問題,開始四處奔走,希望搶救水源,讓家戶都能喝到好水。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鄭嘉明 陳忠峰
剪輯 陳忠峰

新竹媽媽陳翠琴、陳錦玲等人,關心飲用水質,組成水源調查小組,探訪新竹的飲用水源,發現新竹市與竹北市的水源,來自頭前溪,設有湳雅取水口與龍恩堰取水口,二個取水位置。但是頭前溪上游有很多污染源,於是她們舉辦勘查,帶著市民前往上游,瞭解污染現況。

竹東山上,二十多年前就設有一座垃圾掩埋場,曾經一度停用,後來重新啟用。滿山垃圾,已經看不到邊界圍牆,垃圾污水從山坡流到下方。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陳翠琴指出,掩埋場的污水,沒有任何污水處理廠處理,就這樣沿著自然的水流,流到沙坑溪,就到頭前溪。

當地居民指出,垃圾場下方的溪溝,已經飽受污染,發出惡臭,這個問題長期存在,政府卻未能解決。對此,新竹縣環保局長黃士漢表示,竹東掩埋場的問題,已經展開清理整治計畫。

新竹鹿寮坑溪沿岸的五華工業區,許多工業廢水排入溪中,最後流入頭前溪。當地居民蔡淑玲指出,五華工業區在60年代設立,7080年代開始有廠商進駐,原先預期是所謂的食品加工業者進駐,後來進來的工廠,卻是屬於低階,有點帶污染的,比如說砂石開採、瀝青廠,再來就是電子封裝廠,污染超乎預期。

在探查行程中,發現一處排水口正在排水,流出白色泡沫,帶有惡臭,探查的媽媽表示,可能是沿岸的電子工廠所排放。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陳翠琴表示,看到泡沫水的時候嚇了一跳,它最令人失去戒心的是,泡沫水是透明的,所以根本不知道飲用水裡面,居然有工業廢水。

針對溪流水質,居民覺得不安心,甚至擔心政府把關是否落實,會不會讓工業廢水進到家庭飲用水。新竹縣環保局長黃士漢表示,2017年監測河川水質,評等其實不差。他表示,充分掌握這些企業,會依照水污法相關規定,要求他們必須達到放流水標準。

最後來到竹東環保公園,這裡設有濕地,引入一部分竹東鎮的家庭廢水,希望透過濕地的淨化功能,改善水質,但是功能不彰,污水呈現深黑色,帶有強烈臭味,隨著水流流進頭前溪。新竹縣環保局長黃士漢表示,會加強污水下水道工程,讓污水能完全收納到污水處理廠。

水質合於工業廢水放流標準,但未必符合家庭飲用水標準。陳翠琴根據政府提供的數據,發現頭前溪上游水質較佳,但是到下游水質變差,新竹市與竹北市在下游飲用水取水口的水質,已經是乙級水體,甚至重金屬含量增高。

面對新竹飲用水問題,媽媽們進行街頭宣講活動,發起「我們要喝好水」連署,希望讓更多市民關心飲用水源的安全。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彭桂枝指出,希望讓更多民眾知道飲用水的問題。她以一位媽媽的立場,告訴大家,其實你喝的水,沒有想像中乾淨。

新竹人喝什麼水?當打開水龍頭,透明的水流出,該想想山上的掩埋場,溪旁的工業區、公園的污水濕地,種種污染源,現今都在水源上游,新竹人喝好水的用水權益,政府是否應該更加重視。

公視 我們的島【新竹媽媽救水源
02/26() 2200首播
03/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水資源
縣市: 
  • 新竹市
關鍵字: 
水源調查, 飲用水安全, 飲用水, 污水處理, 水污染, 工業廢水, 放流水標準, 水污法

打開水龍頭,你有沒有想過,水從哪裡來?是否受了什麼污染?一群新竹媽媽展開調查行動,發現新竹飲用水的問題,開始四處奔走,希望搶救水源,讓家戶都能喝到好水。

濕地.出口

濕地.出口

摘要: 
海岸濕地是大河的出口,也是都市居民找尋片刻悠閒的一方天地。它承載萬物新生的喜悅,也默默包容各種人為活動的衝擊。海岸地形的變遷,潮間帶生物的演替,這些來自濕地的訊息,人們聽見了多少?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漫步木棧道上,北風強勁,仍然不減遊客興致。位在大甲溪口的高美濕地,是中部的熱門景點,近年來,連外國遊客也為它的魅力著迷。彈塗魚、招潮蟹、水鳥,每種生物動態,都吸引遊客目光。這裡還是稀有植物雲林莞草的重要分布地區。

雲林莞草造就了高美濕地豐富的生態。2004年,農委會就將高美濕地公告為野生動物保護區。然而在沒有木棧道的年代,遊客們往往越過堤防,直接進到泥灘地戲水,大量踩踏,嚴重傷害這裡的生態。

2011年,台中市政府開始嚴格執法,派駐巡守隊,對不遵守規範的遊客進行勸導,擅闖保護區的遊客可罰款五到二十五萬,2014年進一步設置木棧道,遊客不得進到核心區的泥灘地,穿過長六百米的棧道後,進到永續利用區,則不受限制,可以到灘地親水。

不過,木棧道只不過解決了一小部分的問題。木棧道以外的區域,仍有遊客擅自闖入,管制鞭長莫及。2015年,台中市政府拋出了打算研擬總量管制的政策方向,但遊客上限該如何評估?又該如何引導遊客更深度認識生態?都是未知數。

高美濕地的生態系,不只侷限於堤防外的保護區,而是和堤內的農地、水系整體相連,海堤、水泥溝渠,都阻斷了陸蟹遷徙之路。根據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團隊的調查,2016年、2017年,在番仔寮海堤,陸蟹死亡率高達一半,路殺是一大主因。去年10月,一塊陸蟹重要棲地的農地,疑似為了開發,違規填土,至今仍沒有恢復原狀。

另一個隱憂,是台中港北堤完工後,大甲溪口的出沙,堆積在高美濕地南側,地形持續陸化,有一天也許會讓雲林莞草消失。

海岸工程造成環境大幅變動,這種現象不只發生在高美濕地。岸邊釣客一字排開,河面上幾艘傳統舢舨船緩緩駛過,淡水河在出海口南岸,形成一個大彎,挖子尾因而得名。這裡曾是河岸居民仰賴的天然漁港,也是每年候鳥南飛度冬,抵達台灣的第一個休息站。

大河不斷帶來淤沙,改變了這裡的地形,台北港的北堤完工後,加速讓沙灘往外擴大。每年47月,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們都會來到挖子尾,在沙灘上展開地毯式搜索,仔細尋找東方環頸鴴的巢位,進行紀錄。他們發現,巢位數量,一年比一年還要多,2014年調查到58巢,2017年已經成長到209巢。

當台灣西海岸的鳥類棲地持續消失,面積逐漸增加的挖子尾沙灘,成為東方環頸鴴、小環頸鴴、小雲雀等鳥類繁衍後代的庇護所。隨著八里左岸自行車道,十三行博物館等景點陸續完工,遊客開始進到這個原本偏遠的小漁村,對潮間帶環境的干擾也變多了。

為了更積極保護這片棲地,荒野保護協會開始遊說新北市政府,希望推動季節性保護措施,在每年東方環頸鴴的繁殖期間,禁止開車進入沙灘,也暫停淨灘活動。

海岸濕地的變遷,有些生物看似因而得利,卻有更多生物失去了牠們的家。午後,新竹海山漁港旁,聚集大批消費者,等著搶購剛從定置漁場載回來的新鮮漁獲。

濕地中的螃蟹,繁殖過程釋放出大量幼蟲,成為海洋生物重要的食物來源,孕育了豐富漁產,人們興建漁港希望進一步發展漁業,卻阻擋了沿岸漂沙的移動,長年下來,改變了香山濕地的面貌。南側堆積出高達數公尺的沙丘,海山漁港北側的灘地,土質則變得越來越黏。

劉烘昌觀察,棲地的改變,也讓分布在這裡的螃蟹種類出現消長。雖然螃蟹種類的數量沒有減少,但只有萬歲大眼蟹棲地增加,其他螃蟹的棲地卻大幅減少,整體的生物多樣性仍是下降的。要維持棲地多樣性,關鍵在於,不要有太多不必要的海岸工程。

近年來,新竹市政府投入大量經費,積極營造海岸景觀,仿效高美濕地,打造賞蟹步道,今年將完工啟用。繼新竹後,彰化縣政府也有意在芳苑濕地興建步道,地方政府為了打造景點,跟風施作性質類似的設施,擾動了濕地生態,遊客透過步道能認識到的物種,卻可能很有限。


人和濕地互動的方式,一再牽動著土地的命運,還有依附它們而生的廣大生物。當人們來到河海交會處,希望找到遠離塵囂的出口,海岸濕地的出口,又在哪裡?

公視 我們的島【濕地.出口
01/29() 2200首播
02/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濕地
縣市: 
  • 台中市
  • 雲林縣
  • 新北市
  • 新竹市
關鍵字: 
東方環頸鴴, 螃蟹, 高美溼地, 濕地, 海岸景觀, 棲地, 雲林莞草, 遊憩

海岸濕地是大河的出口,也是都市居民找尋片刻悠閒的一方天地。它承載萬物新生的喜悅,也默默包容各種人為活動的衝擊。海岸地形的變遷,潮間帶生物的演替,這些來自濕地的訊息,人們聽見了多少?

聲景錄台灣

聲景錄台灣

摘要: 
聽覺,是人們一天之中最早甦醒的感官。聲音,能將人從沉睡中喚醒,也能成為與自然的連結,透過長期紀錄的累積,聲音能告訴我們很多。聆聽、理解,跟著專家,一起留住台灣的聲音。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鳥類,是許多人欣賞野生動物的入門,牠們靈巧活潑、無比美麗,悅耳婉轉的聲音,更是讓人著迷,想要留住牠們的聲音,需要工具,也需要練習。收錄特定物種的聲音,是許多人踏入錄音領域的第一步,現在還有個不同概念的錄音方式,正在台灣各地進行。

聲景,指的是聲音的風景,如同地景,聲音也是一種景觀。帶著簡單的錄音工具,中研院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林子皓,與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的夥伴,前往苗栗淺山,架設自動錄音機,收集農田附近的聲音。林子皓說,錄音機的好處是有兩個頻道,同時在這邊收錄360度、沒有死角的聲音。能紀錄到影像之外的環境細節。

林子皓正在進行一項台灣聲景監測計畫,像這樣的錄音點,目前設了十七處,針對淺山與濕地生態系,透過聲音來紀錄生物多樣性。目前收到的錄音,都放在亞洲聲景平台的公開網站上,提供有興趣的人自由聆聽。

而這些樣點的大量聲音資料,則是透過軟體來進行分析。相似的聲音以同樣的顏色呈現,把聲音圖像化,轉為不同的色塊。以新竹自然谷為例,一整年的資料裡,不但聽見動物的聲音,還聽見了日夜、季節與氣候。

大自然的聲音,是科學研究的素材,也讓人與自然產生連結。從事廣播製作的范欽慧,長期將大自然的聲音,透過節目,帶給聽眾。二十年,用聲音描繪台灣,有美好悅耳的,也有怒吼與控訴。

用聲音承載歷史,當時間尺度拉長,不但能聽出變化,也會意識到該有所行動。2015年,她創立了台灣聲景協會,打算進行一場寂靜革命,希望大家從聆聽起步,進而對環境保護。「重要的是要去做聲音的教育,不光是打開耳朵,而且要學會去認識這些聲音跟這片土地的關係。」她說。

太平山,是范欽慧實踐理想的地方之一,在她眼中,這是極少人為噪音影響的聖域。在這裡,范欽慧點起了寂靜山徑運動的第一把火焰。她與羅東自然教育中心的老師來到翠峰湖環湖步道,一起規劃活動,討論如何引導人們成為一位聆聽者。范欽慧表示,「寂靜山徑的概念,希望大家用一顆寂靜的心去貼近自然,透過一條路徑去改變現代人的都會快速節奏,透過聆聽,尋求寂靜的力量,寂靜不是無聲,而是一個更豐富、更充滿、更能完整的、去跟自己與環境做連結的力量。」

她想推動的寂靜山徑,希望從森林走到都會,再從都會走進每個人心裡。站在城市規劃的高度,聲景是不能忽略的項目,它與視覺都左右著環境品質。

人的視覺只能看到前方,耳朵能聽到四面八方、360度的聲音。有些變化,眼睛看不出來,卻能從聲音中聽見。台灣正在改變,它需要一股修復的力量,透過傾聽,找出方向,才能留住屬於台灣的聲音。

公視 我們的島【聲景錄台灣
11/27() 2200首播
12/0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灣
  • 苗栗縣
  • 新竹市
關鍵字: 
聲景, 自然錄音, 生物多樣性

聽覺,是人們一天之中最早甦醒的感官。聲音,能將人從沉睡中喚醒,也能成為與自然的連結,透過長期紀錄的累積,聲音能告訴我們很多。聆聽、理解,跟著專家,一起留住台灣的聲音。

無聲毒海岸

無聲毒海岸

摘要: 
上千噸有害事業廢棄物,長年棄置在海岸旁,經由海浪沖刷,毒物一點一滴進到環境中,相關單位為何視而不見?又是誰該負清運責任?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防風林、消波塊,幾位在岸邊捕魚的漁民,這是位在新竹縣新豐鄉和竹北市交界處,緊鄰新豐垃圾掩埋場的一段海岸線。看起來平凡的景象,腳底下踩的泥沙,卻含有讓人意想不到的有毒物質。 

2014年,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在調查藻礁的過程中,意外發現新豐鄉這段海域的重金屬含量偏高,岸邊又堆滿大量爐碴,範圍綿延兩三公里,因此找來台南社大團隊協助進一步鑑定。 

透過XRF快篩儀器,短短幾分鐘,就可以測出一連串重金屬超標數值。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黃煥彰表示,這些很明顯是煉鋼廠的集塵灰,未經過妥善處理,就載來傾倒。

電弧爐煉鋼業者,將廢鐵、廢鋼放進爐裡,高溫熔化後,排放出的廢氣,裡面會還有大量粉塵與懸浮微粒,利用集塵袋收集後得到的,就是集塵灰。廢鋼鐵來源複雜,裡面經常夾帶塑膠、烤漆等物質,燃燒後產生戴奧辛,也會進到集塵灰中,是帶有高毒性的有害事業廢棄物。

從這些未經破碎處理的大顆爐石,可以推測,非法棄置時間,至少在二十年前。裝滿集塵灰的太空包,經過日曬雨淋,早已破損,廢棄物全都裸露在外,不僅海岸生態受到影響,鄰近還有水產養殖區和漁港,在地居民也常會到這裡捕魚,讓民間團體擔憂戴奧辛、重金屬可能已經透過食物鏈,危害人體健康。

20176月,檢驗報告出爐後,民間團體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呼籲環保單位應該盡速清除這批有害廢棄物。為什麼上千噸含有劇毒的有害事業廢棄物,長年棄置在海岸,在民間團體批露之前,遲遲沒有單位願意進行清運?

其實,2010年,新竹縣環保局曾經向環保署爭取一筆經費,在該場址進行污染現況調查,以規劃進一步的清運計畫,也在2016年爭取到第一階段移除經費,卻沒有廠商願意承包執行。

透過航照圖可以看出,民國81年到84年時,海岸還是乾淨狀態,民國85年時,開始運進大批太空包和廢爐碴。這片保安林地,在民國7792年間,是由新竹縣政府代為管理,92年之後才交還給林務局新竹區林管處。

雖然污染行為是發生在新竹縣政府代管期間,環保署也有權限可以先動用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代為整治,新竹縣農業處和林務局新竹區林管處雙方,至今仍為了誰該負擔最終清運責任與費用,持續協調中。

更讓民間團體不滿的是,2010年環保署的調查項目,只驗了重金屬,卻沒有檢驗毒性更強的戴奧辛,對污染嚴重性的誤判,會不會也阻礙了清運速度?

大批爐碴和集塵灰遭到非法棄置的案例,新豐海岸不是第一起。2011年在彰化縣大肚溪口,台南社大團隊就曾發現集塵灰,露天堆置在高架橋下。 2009年,高雄市小港區的駱駝山,同樣發現有爐碴和集塵灰,遭到非法棄置,至今還沒清運完畢。 

為了解決集塵灰無處可去的窘境,經濟部工業局早在1996年就輔導國內電弧爐煉鋼業者,共同投資在彰濱工業區成立台灣鋼聯公司,每年可以處理7萬噸集塵灰。

雖然這批集塵灰遭到非法棄置的時間,比台灣鋼聯成立的時間還早,如今也很難查出真正的污染行為人,民間團體仍呼籲,台灣鋼聯應該主動出面處理,善盡企業社會責任。

污染擴散的速度,不會因為清運工程不斷流標,或遲遲協調不出是哪個單位該負責清運,就停下腳步。這片無聲的海岸,還在等待毒瘤移除,回復原本面貌的那天。

 

公視 我們的島無聲毒海岸
07/31() 2200首播
08/0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新竹市
  • 新竹縣
  • 彰化縣
關鍵字: 
事業廢棄物

上千噸有害事業廢棄物,長年棄置在海岸旁,經由海浪沖刷,毒物一點一滴進到環境中,相關單位為何視而不見?又是誰該負清運責任?

魚之道


魚之道

摘要: 
遇到艱難險阻時,任何人都想要一條康莊大道,魚兒也是。全台灣有數不清的攔砂壩與攔河堰,這些工程阻斷了水中生物洄游的途徑,幸好,有一些關心水族的人們,努力為魚兒守護回家的路…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這裡是新竹頭前溪,和許多河流一樣,被工程切成一段一段,這個河段為了重建被洪水沖壞的中正橋,在河床上覆蓋了厚厚的水泥,打造固床工。因為水泥結構物,出現了兩層樓以上的落差,再厲害的魚也跳不過,可惜目前並沒有設置魚梯,幫助水族突破這個大障礙。

根據調查,頭前溪有將近三十種魚類和好幾種淡水蝦蟹生活著,在清大生命科學系任教的曾晴賢教授,不但是淡水魚類專家,也一直努力從魚的角度思考,希望打造好魚梯。


在中正橋下游,為了取水而設的隆恩壩,就有曾教授的心血結晶。隆恩壩有主壩與副壩,副壩左右兩側,是他與日本專家合作設計的魚梯,從出口到入口、坡度與寬度,都經過縝密計算。因為連日大雨,水量湍急,魚梯中看不見魚,但這座六年前完工的魚梯,已經成功幫助許多魚類與蟹類。

台灣最早的魚梯,出現在1908年日本人在新店溪開發水利時,為香魚而設置。近年來,隨著保育意識抬頭,許多水壩也附設魚梯,不過因為設計不良或大水沖毀,成功的魚梯不到十分之一。曾晴賢教授說,台灣現在大概有三百多座魚梯,相較之下,國土面積比我們大上十倍的日本,魚梯數量超過一萬座,算起來台灣的魚梯是很少的。

宜蘭縣龍潭湖有座成功的魚道,幫助了只分布在北部的淡水河與宜蘭地區的圓吻鯝魚。民國七十九年時,這種魚曾經被認定絕種,後來學者在龍潭湖發現,引起居民重視。


住在湖底的圓吻鯝魚,有一項特殊行為,每年清明節到端午節之間,會上溯湖畔野溪去產卵。居民觀察到,圓吻鯝魚會利用湖畔的四條野溪,但其中只有一條終年有水,其餘三條有時會因天候而缺水。終年有水的這條,又因為大雨沖刷而發生崩塌,於是居民自己設計動工,量身打造圓吻鯝魚需要的魚道。

魚道與魚梯功能雷同,只是沒有明顯的階梯狀,魚道坡度平緩,寬度順應原本的野溪。另外就像高速公路需要休息站,魚道也設計了幾個水池,讓魚能稍作休息。

魚道完成後,五月中旬,第一批圓吻鯝魚來使用了,一米寬的河道擠滿了魚。龍潭村長李志文表示,一次來產卵的數量在五到十萬條左右,如果巔峰期會高達幾十萬條,一次溯溪時間大概是兩到三天 ,三天之後孵化。 

圓吻鯝魚是雌雄同體的生物,產卵前夕,會在湖畔聚集,依據族群狀況發展公母比例,當時機成熟,就往岸上衝。


龍潭湖是宜蘭地區最大的天然湖泊,水來自地底湧泉,周圍沒有污染,魚類資源豐富,不但是重要的灌溉水源,也是居民的魚田。近幾年因為環湖道路的完成,成為有名的觀光景點,平均每天有兩千人來訪,假日甚至有上萬人最近每天都有人來關心鯝魚根據村長的經驗,每一梯次相隔大約十天,五月下旬,魚該上來的日子,卻遇上連日大雨,只能苦等。

鋒面過後,太陽終於露臉,居民比魚還急,一大早就守在魚道旁。七十多歲的勇伯,是當地最了解鯝魚的長輩,最資深的解說員。「等在湖畔的吳郭魚就是要來吃卵,小魚三天孵化後,也會被吳郭魚吃, 一百尾剩不到一尾,所以這種鯝魚很珍貴。」

龍潭湖擁有穩定的圓吻鯝魚族群,在居民守護下,幫助水族傳宗接代的魚道,也成為連結人與自然的通道。

台灣是一座海島,有超過一半的生物來自海洋,有洄游習性,當大部分的河流飽受污染與工程之苦,如何有效的幫助水族,不但是政府的責任,在地居民也可以是最好的幫手。


公視 我們的島【魚之道】
06/01() 2200首播
06/0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竹市
  • 宜蘭縣
  • 礁溪鄉
關鍵字: 
魚梯, 魚道, 頭前溪, 淡水生態系, 曾晴賢, 隆恩壩, 淡水魚, 生態復育, 圓吻鯝魚

遇到艱難險阻時,任何人都想要一條康莊大道,魚兒也是。全台灣有數不清的攔砂壩與攔河堰,這些工程阻斷了水中生物洄游的途徑,幸好,有一些關心水族的人們,努力為魚兒守護回家的路

20140907寡婦樓遭民眾自拆


【現場目擊】20140907新竹民眾自拆寡婦樓

摘要: 
當城市發展,眷村一一被拆除,前身是日本海軍燃料廠的新竹忠貞新村(含寡婦樓)也不例外。寡婦樓當年由一批是丈夫不在身邊的眷戶組成,因此俗稱「寡婦樓」。 當都更狂潮來襲,老住戶要拆除,政府為了留下部份眷舍包括作為眷村文化園區,寡婦樓也將作局部保留,但部份老住戶不滿,屢次打算自行拆屋,兩天前,我們一到現場就發現住戶找了怪手正在拆屋,國防部和文化局急忙介入,文化保存與經濟發展的衝突又再度浮現。

縣市: 
  • 新竹市

當城市發展,眷村一一被拆除,前身是日本海軍燃料廠的新竹忠貞新村(含寡婦樓)也不例外。寡婦樓當年由一批是丈夫不在身邊的眷戶組成,因此俗稱「寡婦樓」。當都更狂潮來襲,老住戶要拆除,政府為了留下部份眷舍包括作為眷村文化園區,寡婦樓也將作局部保留,但部份老住戶不滿,屢次打算自行拆屋,兩天前,我們一到現場就發現住戶找了怪手正在拆屋,國防部和文化局急忙介入,文化保存與經濟發展的衝突又再度浮現。

農地呷毒


農地呷毒

摘要: 
4月9日,立法院辦了一場公聽會,攸關你我食的安全,主持會議的立委開宗明義說明,為了農地保護,維護國家安全與糧食,應該積極研訂灌排分離實施法。「灌排分離」是個重要課題,因為我們賴以生存的農地,正喝著各式各樣的毒水…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剪輯 陳志昌

49,立法院辦了一場公聽會,攸關你我食的安全,主持會議的立委開宗明義說明,為了農地保護,維護國家安全與糧食,應該積極研訂灌排分離實施法。「灌排分離」是個重要課題,因為我們賴以生存的農地,正喝著各式各樣的毒水


後勁溪,短短21公里,沿岸是高雄市的工業重鎮,包括台塑仁武廠、仁武工業區、大社工業區和工廠群聚的竹子門地區,工業廢水排入後勁溪,下游的農田從後勁溪引水灌溉,面對灌溉水質不佳的狀況,農民只能自求多福,因為後勁溪屬於區域排水,主管權限在高雄市政府,農田水利會沒有權力要求上游業者,將廢水處理到符合灌溉水質標準,才能排放,雖然高雄農田水利會在民國79年,規劃了灌排分離工程,卻因為經費龐大、水量豐枯等因素,始終難以達成。

彰化縣是台灣的糧倉,卻也是農地污染最嚴重的縣市。每當二期稻作開始插秧,東西三圳豐沛的水源,灌溉著彰化市和和美地區的農地,但北彰化電鍍工廠林立,過去電鍍廢水直接排到水圳,導致污染事件一再發生,彰化農田水利會於是禁止業者搭排,要求以附掛管方式,把廢水直接拉到區域排水再排放,這也是灌排分離的做法,但彰化地檢署從去年11月開始,查緝電鍍業者違法偷排廢水,第一波掃蕩中,就有四家業者長期用暗管,把電鍍原廢水直接排到水圳裡。


新竹市香山地區的污染農地面積,曾經達到33公頃,整治完畢後還是種出鎘米,經過農業試驗所用氯化鐵洗去重金屬,並調整土壤PH值後,終於讓農地活化、恢復生產。但污染隱憂並沒有消除,因為新竹農田水利會的汀甫圳八輪支線,兼具灌溉與排水功能,旁邊緊鄰香山工業,工業區內的廢水,就從排水溝流進水圳,曾經造成下游農地污染。

桃園是工業大縣,也名列污染農地排行榜的第二名。黃墘溪堤岸邊有一條水泥涵管,強勁水流奔騰而出,這是中壢工業區的工業廢水,只要符合環保署訂定的放流水標準,就是合法排放,但對黃墘溪這條小溪來說,卻是沉重的負擔。離中壢工業區污水排放口約兩、三公里,就有一個水閘門,黃墘溪水被引入灌溉農田,水還呈現淡紫色,拿來灌溉等於讓農地慢性中毒,長久累積難保不會污染超標。


環保署共計花了6億,整治這些污染農地,卻還有302公頃等待整治,如果繼續放任污染,土污基金早晚會破產。於是民國102年,環保署向桃園、彰化兩個農田水利會以潛在污染責任人,追討二分之一的整治費用,分別是300多萬與800多萬,終於迫使相關單位共同面對問題,催生了「農業灌溉水質保護方案」。

然而農業灌溉水質標準不是法規,對廠商沒有約束力,除非搭排到農田水利會所主管的水圳或渠道,才能要求業者做到符合灌溉水質標準,灌排分離的呼聲,民間團體喊了很久,始終看不到任何蹤影。一場立法院公聽會上,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呂翊齊更提出,灌排分離一定要立法,否則將可能因為經濟部等單位施壓,難以執行。

農地是跨世代台灣人民生存的依靠,糧食安全和自給率應該提升到國安層級,而擔任農業水質守門員的農田水利會,卻是個法人機構,不具有公權力,相對也不必負責任,農地污染攸關糧食生產的安全與否,進一步連結到全民的健康,該如何讓農地受到妥善保護,就看政府重不重視。

公視 我們的島【農地呷毒】
08/11() 2200首播
08/1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桃園市
  • 新竹市
  • 彰化縣
關鍵字: 
污染整治, 灌排分離, 土基會, 放流水, 廢水排放, 農地污染, 水污法

49,立法院辦了一場公聽會,攸關你我食的安全,主持會議的立委開宗明義說明,為了農地保護,維護國家安全與糧食,應該積極研訂灌排分離實施法。「灌排分離」是個重要課題,因為我們賴以生存的農地,正喝著各式各樣的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