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埤鄉

廢水變肥水

廢水變肥水

摘要: 
全台灣有550萬頭豬、14萬頭牛,這些動物的排泄物,如果沒妥善處理,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大災難。以屏東這個畜牧大縣為例,人口不到90萬,可是豬牛加起來,超過127萬。為了解決畜牧業造成的污染,屏東新埤的社區團隊,不再坐以待斃,他們站出來與政府合作,創造廢水新價值。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葉鎮中 賴冠丞
剪輯 葉鎮中

近二十年來,屏東縣畜牧業的污染越來越嚴重,尤其是一些不肖業者,甚至把沒有處理過的排泄物,直接排進河川或水圳。為了保護家鄉,一群屏東居民自封「聞屎達人」,他們組成「除臭大聯盟」,主動巡查縣內畜牧廢水的排放,也因此多次揭發縣內繞流、偷排亂象,引起一陣新聞熱潮。

20174月初,屏東市大湖里的社區大排,全都是畜牧廢水。排水溝兩旁,有十幾家養豬場和養牛場,業者一看到媒體採訪,馬上打開水閘門,要把污水沖走,可是拍攝期間正是乾季高峰,部分排水溝嚴重阻塞,水面上厚厚一層屎渣,場面怵目驚心、臭氣薰天,被當地人稱為「屎流成河」。

其實屏東平原的水質,原本清澈無比,屏東縣還曾有「地下水庫」的稱號,尤其一到夏天雨季,湧泉從地底下冒出,長期供應屏東人的生活與農業用水。

從荷蘭時期開始,屏東就是台灣最大的畜牧區,民國89年,高屏溪上游離牧後,畜牧場紛紛轉往中下游和東港溪,開啟了屏東畜牧業污染的高峰,原本乾淨的河水、圳水和湧泉,幾乎逃不過豬屎、牛屎侵襲。

屏東新埤鄉建功村的村長鍾展雄說「水都是黑色的,雖然場方有處理,但是超量飼養,再怎麼處理都還不夠標準。這裡是沙崙河上游,有兩條支流在這匯流,兩邊都有養豬場,一邊有五場,另一邊是一場。」不過,污染程度跟場家數不一定直接相關,鍾村長說,如果沒有按照規定處理廢水,就算只有一家,一樣會對環境造成巨大衝擊。

在社區涵管口上游三、四百公尺處,可以看到污水來自一條明渠,這條社區大排,已經成為業者的專用化糞池。排水溝全是正在發酵的排泄物,空氣中陣陣臭味、揮之不去。

看到環境越來越糟,新埤鄉的村長和社區理事長們,再也無法忍受,他們跟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合作,在經濟部水利署南區水資源局和屏東縣環保局的協助下,透過社區營造平台,組織台灣第一個畜牧業遊說團,推動「沼液沼渣回歸農地使用政策」。

畜牧戶在處理動物排泄物時,一定要經過三段式廢水處理系統,第一階段是固液分離,第二、三階段分別是厭氧和曝氣,所謂的「沼液沼渣回歸農地使用政策」,就是把第二階段厭氧槽處理後的廢水,提供農民施肥。

2017717719日,新埤鄉畜牧業遊說團馬不停蹄,連三天共拜訪鄉內16家畜牧業者。他們一方面檢查業者的三段式廢水處理系統是否合格,也同時說服業者參與環保署計畫。

如果業者的廢水處理系統有任何異常,會馬上被要求限期改善並簽切結書。如果業者有意願參加肥分利用計畫,村長或社區理事長,一定會找農民提供農地,讓可能造成水污染的廢水,變成不落外人田的肥水。

從民國77開始養豬,鄧鴻超一直走在業界最前面,他的每頭豬,都擁有產銷履歷,他的兩家豬場,也都參加肥分利用計畫。

根據農試所試驗結果顯示,現在全台550萬頭豬、14萬頭牛的排泄物,在經過三段式廢水處理後,排放到地面水體的廢水,一天有15萬噸,一年合計約5500萬噸,折算為澆灌農田的肥水,是500萬包的化學肥料。

目前,鄧鴻超的畜牧場已經實施三個多月的肥水澆灌,場內的沼液,完全沒有排入任何水道。鄧鴻超強調,污水量減少,大幅降低水污費,省了三段式廢水處理的曝氣階段,也不需要再大量用電。最重要的是,畜牧業一直是高環境成本的產業,做好減廢才能安心賺錢。

不過,在澆灌肥水過程中,水量的控制和土壤、地下水的監測,需要特別注意,更不能把農田當作所有廢水的最終處理場所,否則一過量,生菌、鹽分和重金屬累積,都會造成另一個問題。

正育畜牧場,是遊說團拜訪的最後一家養豬場,正當官方、民間在大門口與業者溝通時,負責檢查設備的顧問公司,竟然在豬場後方,發現厭氣槽的污泥,已堆積到滿出來的程度,只要一場大雨,就可能讓屎渣溢出場外。正育場長表示,他們去年簽約承租豬場二十年,這些設備問題,是前任業者遺留下來的,為了產業發展正常化,他們會盡速改善設備。

這就是目前畜牧業的現況,正當低價的外國豬肉,隨時會叩關進口台灣市場之際,如何降低環境成本、提升產業競爭力,才是源頭減廢的目的。

 

屏東新埤的社區力量,搭配肥分利用計畫,在稽查、檢舉外,闢出一條拯救環境的方法,也開展出地方產業升級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這群村長和社區理事長們,心裡都有數,要推動社區營造,不可能無視畜牧業帶來的污染。

 

每個屏東人都希望,流屎河走入歷史不再出現、社區溝渠恢復清澈、遠離惡臭,只要生活環境可以回到過去,社區營造就能繼續往前走。

公視 我們的島【廢水變肥水
08/07() 2200首播
08/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新埤鄉
關鍵字: 
廢水

全台灣有550萬頭豬、14萬頭牛,這些動物的排泄物,如果沒妥善處理,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大災難。以屏東這個畜牧大縣為例,人口不到90萬,可是豬牛加起來,超過127萬。為了解決畜牧業造成的污染,屏東新埤的社區團隊,不再坐以待斃,他們站出來與政府合作,創造廢水新價值。

水下毒害(水下餘悸)


水下毒害(水下餘悸)

摘要: 
屏東平原年平均降雨量為2400毫米左右,山麓地區更高達4500毫米左右,加上地質結構以砂岩、礫岩為主,造就屏東地區良好的地下水資源。八十多年前,日本工程師鳥居信平利用五年的時間,在林邊溪上游做地下水位的調查及伏流水調查,在1922年開始建造集水廊道。

記者/比恕依.西浪

取出來的水,利用渠道的方式從林邊溪上游穿過大大小小的部落和村莊,直到屏東平原,這貫穿山地和平原地下水水利渠道被稱做二峰圳。

只是受到上天恩澤的屏東地下水,卻因為人為的惡意傾倒廢棄物,剝奪了長久以來,餉潭與赤山巖地區居民使用地下水的權利。


今年年初,屏東縣委託學術單位所做的去年度地下水質報告出爐。報告顯示,潮州新開寮與新埤鄉餉潭、萬隆三個地區的監測井,檢測出微量的三氯乙烯和二氯乙烯有害人體物質,建議環保局應該特別注意當地飲用水源,盡量避免居民直接飲用地下水……

學科: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潮州鎮
  • 屏東縣
  • 新埤鄉
關鍵字: 
二峰圳, 灌溉水圳, 地下水, 廢棄物, 毒性物, 有毒化學物質, 丁澈士, 赤山巖, 重金屬

屏東平原年平均降雨量為2400毫米左右,山麓地區更高達4500毫米左右,加上地質結構以砂岩、礫岩為主,造就屏東地區良好的地下水資源。八十多年前,日本工程師鳥居信平利用五年的時間,在林邊溪上游做地下水位的調查及伏流水調查,在1922年開始建造集水廊道。

公園夢


公園夢

摘要: 
屏東縣新埤鄉建功村的年輕人,從去年中秋節,開始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他們成群結黨,在鄉境內來回巡獵,卻獲得鄉親父老一致支持,為什麼?建功村有一群社區媽媽,白天忙著果園裡的農務,晚上還要應付家裡的事,為什麼她們說起要到公園做勞動服務,卻個個興高采烈?建功森林親水公園,原本是一座荒草叢生的保安林,其中更長有會發出特殊惡臭的屍花,當時傳說有一名魔神獨居,多年後,他卻搖身變成現在公園的守護神,到底怎麼回事?


採訪 曾思龍
攝影 葉鎮中 陳志昌

200110月,屏東縣新埤鄉建功村在親水森林公園舉辦環保觀摩活動,為了迎接公園首次對外露臉的時刻,社區全體總動員,就像辦自家的喜事,一刻也不敢鬆懈。

建功親水森林公園是屏東縣第一座完全由民眾設計、施工的公共設施,建功村民全程參與,以使用者的角色主導公園的面貌。一個窮鄉僻壤的客家庄,是如何運用貧乏的資源讓大型公園的想法成真?就讓我們回到夢想的起點,回到一片雜草叢生的水源保安林談起。

建功,是個務農為主的客家聚落,因為行政命令,禁山的生態得以保存,荒蕪的面貌不免讓禁山蒙上神秘的面紗。建功和森林近在咫尺,卻隔如天涯,但是人和自然的關係,除了恐懼、破壞、征服外,還有其他可能。如果有心親近,荒野會變成豐富的寶山,如果避而遠之,荒野自然會被視為眾人止步的禁地。透過屏東在地團體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的協助,建功和禁山,涇渭分明的鴻溝開始被跨越。

深入了解地方歷史後,建功人有了一個夢,他們希望把縣政府托管的保安林,以社區參與的方式蓋成一座沒有水泥的公園。建功森林親水公園在興建的過程,每個人都可以提供意見,也都可以執行,這個公園什麼沒有,就是地方大。

開放的結果打破了統一規劃的公園美學,公園綠地似乎變成社區裡具體的公共論壇,乍看之下是百花齊放,一片紛雜,其實是鼓勵居民參與公共事務。公園在民主的機制下,容許不斷地嘗試和改變,因此整個公園的面貌是演化累積出來的,而不是依照一只專業設計就能一次定案,塑型成功。

如果,我們無法擁有一座夢想的花園,就讓我們準備種籽、鋤頭和期待,或者再加上一支掃把。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屏東縣
  • 新埤鄉
關鍵字: 
公園, 都市綠地, 東港溪保育協會, 社區營造, 保安林

屏東縣新埤鄉建功村的年輕人,從去年中秋節,開始過著晝伏夜出的生活,他們成群結黨,在鄉境內來回巡獵,卻獲得鄉親父老一致支持,為什麼?建功村有一群社區媽媽,白天忙著果園裡的農務,晚上還要應付家裡的事,為什麼她們說起要到公園做勞動服務,卻個個興高采烈?建功森林親水公園,原本是一座荒草叢生的保安林,其中更長有會發出特殊惡臭的屍花,當時傳說有一名魔神獨居,多年後,他卻搖身變成現在公園的守護神,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