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鄉

以拓寬之名

以拓寬之名

摘要: 
水聲潺潺,空氣中飄著一股清香,阿媽蹲在水圳旁,清洗剛摘好的香菜,另一頭,老農夫正採摘過貓嫩葉。沿著小路走,兩邊是綿密的防風林,繼續往前,出現幾戶低矮房舍,路口掛著「小心貓,請減速」的標示。這是花蓮193縣道旁日常的景象,不過這樣的景象,未來很可能改變…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賴冠丞 溫嘉楷 
剪輯 賴冠丞

花蓮縣政府計畫拓寬193縣道,從新城到七星潭路段,雖然名為拓寬,實際上超過七成是新闢道路,興建必要性在地方引起爭議。

花蓮著名的景點七星潭旁,有條蜿蜒的道路-縣道193。早在1999年,政府就規劃拓寬193三棧到光華路段,作為砂石車專用道,2010年,配合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193被定位為景觀道路。到了2015年,縣府又變更說法,以紓解蘇花改通車後車流為由,重新啟動拓寬計畫。


193縣道拓寬案,1999年就已經通過環評,但是超過三年沒有開發,依法要辦理「環境現況差異分析與對策檢討報告」。為了審查拓寬案對環境的衝擊,從2015年底至今,花蓮縣環評委員前後總共開了十次會議,補件再補件,其中爭議最大的部分,是拓寬案對保安林的影響。

為了讓爭議較小的南段先行開發,縣政府將拓寬計畫分成北中南三段,20169月環評大會決議,193縣道南段有條件通過,北、中段暫不開發。但是鄉長與地方代表對北段拓寬始終不死心,他們相信這是促進地方發展的解藥。關心193拓寬案的民間團體,則對於拓寬的必要性感到疑惑。他們指出,從二十年前至今,政府的拓寬目的一直在改變,縣府似乎是先射箭再畫靶,為拓寬而拓寬。

保安林不能被移除,是歷次環評審查中,環評委員的共識。為了讓拓寬案能繼續進行,開發單位在最後一次的專案小組審查時,做了重大修正,6.5公里路段中,有5公里往西遷移,超過七成是新闢路線。


2018416,花蓮縣政府召開環評大會,對193北段拓寬案做出定奪。場外民間團體紛紛表達疑慮,地方代表與贊成民眾則高舉開發布條,形成對峙場面。

在地居民真的都贊成開發嗎?他們對道路拓寬是什麼看法?我們實際走訪193,路線附近的老農民對拓寬案不太清楚。原本的道路往西移約三十公尺,再開一條路經過加灣社區旁,這邊的住戶很多是外省老兵後代,住在這裡四、五十年,都沒有土地所有權,他們聽聞道路要經過房屋旁,但不確知實際路線,也不清楚後續土地徵收的問題。


幸福193聯盟總召譚凱聰認為,新闢道路跟舊路銜接,形成三叉路口,可能會增加行車的危險。道路旁定置漁場的老闆黃先生則認為,193縣道目前最迫切需要改善的是治安和照明,道路寬度是其次的問題。黃先生也擔心,舊路旁邊又要加開新路,實際上根本沒這麼多需求,未來在維護與使用上,可能會造成更多問題。

繼續往南,來到車流量最大的七星潭,部分大客車駕駛表示,假日七星潭這段路確實比較擁擠,目前大客車不能行駛193縣道,都是從民有街再轉進七星潭。但這段車流量最大的路段,另一側是機場範圍,目前不在預計拓寬路段內。


幸福193聯盟認為,與其花費七億拓寬道路,何不把經費放在公共運輸改善上。

193縣道分成北中南三段,分段環評、分段審查,環保團體認為,有切割環評的疑慮。其中南段通過的是環境現況差異分析與對策檢討報告,北段卻只有提較為簡略的環境差異分析,恐有適法性爭議。

興建道路是否一定等同於發展?道路拓寬外,有沒有更好的選擇?193縣道未來的發展,能不能達成縣府所說的開發目的?值得更長久的檢視。

公視 我們的島【以拓寬之名
05/14 () 2200首播
05/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193縣道, 七星潭, 交通, 加灣社區

水聲潺潺,空氣中飄著一股清香,阿媽蹲在水圳旁,清洗剛摘好的香菜,另一頭,老農夫正採摘過貓嫩葉。沿著小路走,兩邊是綿密的防風林,繼續往前,出現幾戶低矮房舍,路口掛著「小心貓,請減速」的標示。這是花蓮193縣道旁日常的景象,不過這樣的景象,未來很可能改變…

採 山

採 山

摘要: 
2017年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採訪/撰稿 張岱屏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劉啟稜 許中熹 陳慶鍾
剪輯 賴冠丞 許中熹

1957年,亞泥取得太魯閣新城山礦權,到了1970年代,原本住在山坡上的太魯閣族原住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遷到新城山礦場下方,展開四十多年與礦場為鄰的生活。


脆弱的地質情況,讓居民很擔心,他們指出,礦區範圍內的邊坡,2016年才發生過崩塌。根據水土保持局的資料,亞泥礦區範圍內,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其中兩條經過礦場南北兩側,正好包圍下方的中富世部落,南邊的野溪布滿灰色泥漿,很明顯是從礦區流下來的。中富世居民田明正表示,亞泥礦區開挖之後,大雨時溪水暴漲,水曾經流向住家,不得已只好把家門口加高圍起來。

亞泥是舊礦,當年並沒有經過環評,繼續開採二十年,地質狀況如何?會造成多大的環境衝擊?只能靠業者和礦務局自己把關。

至於目前礦區內開採完畢的邊坡,已經做好植生綠化,正在開採的區域,則是深達十幾公尺的大坑洞。


亞泥礦區組長表示,未來礦區高度將持續下降到海拔120公尺。然而礦區正下方就是中富世部落,居民認為跟部落太近,安全性應該重新評估。

業者申請採礦要經過什麼程序?首先要取得礦業權,接著是礦業用地核定、土地取得,最後申報開工,礦業權每次展限最長是二十年。但是根據目前的礦業法和環評法規,舊礦展限如果沒有擴大用地範圍,不須做用地核定,也不必經過環評。

東部有許多礦區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原住民基本法規定,在原住民部落範圍內進行土地開發,應取得原住民參與或同意,但是201611月,行政院進行跨部會協商卻做出結論,礦業權展限,只要不新增礦業用地,不適用原基法21條,不需當地原住民知情同意。另外根據礦業法第31條,礦業權的展限核准為原則,否准為例外,假如行政部門否決業者礦業權的展限,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造成相關部會難以駁回。


亞泥和當地原住民之間,還有糾葛四十多年的土地爭議。亞泥礦區大部分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早年有辦理過耕作權設定,經過多年訴訟,有兩位地主已經取得土地所有權,限於法規卻無權使用。

2017320多位立委提出礦業法修正案,計畫修改礦業法中不合理的條文,並要求在礦業法修法前半年內暫停審查礦業權展限案,但是經濟部卻在2017314日火速核准亞泥展限,沒有環評,也沒有獲得原住民地主同意。在619日的記者會上,經濟部常務次長楊偉甫強調,亞泥展限案符合現有規定,礦務局局長朱明昭說明,展延是權力的延續,沒有牽涉到土地使用的情形。但環保團體認為行政院的結論,明顯違反原基法第21條。

目前亞泥正式員工有311位,協力廠商員工700位,其中原住民占44%、當地富世村民占8.3%。長久以來,居民的環境權與員工的工作權,常常被形塑對立,部落內部容易因此分化和撕裂。

礦權不該是霸權,現行的礦業法導致問題叢生,想要從制度面改革,必須著手修法。蠻野心足生態協秘書長謝孟羽提出,礦業法第31條、47條都需修正,另外應資訊公開和加入民眾參與機制,增加關礦計畫,明定復育方式,顧及地區經濟。

2016年為止,全台總共有234個礦區、188個開工礦場,卻只有25個做過環評。行政院長林全指示,礦業法修法完成前,申請中的42件採礦申請案全都擱置,修法後,未來沒有進行環評的礦場,包括亞泥,都要補辦環評。

飽受質疑的亞泥主動縮減礦區,從原本核准的400公頃,縮減為245公頃。

礦業個案的問題,突顯出整體規劃上的欠缺。經過近一年民間團體的呼籲,行政院同意推動水泥與礦業政策環評,依據國內水泥的實際需求,提高再生原料的循環使用,規劃出大理石開採總量,並且依據區位特性,排出優先順序,建立礦區退場機制。

近年,循環經濟觀念抬頭,水泥產業是其中的重要環節。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趙家緯提出,循環經濟的關鍵,是要削減經濟體對原物料的需求量,透過延伸建物的使用年限、建築廢棄物後端的再利用、建築配置效率的強化等等,這些都有辦法削減水泥的需求量。


另外,目前國內生產的水泥有三成出口,經濟部次長楊偉甫表示,未來以降至15%為目標,盡量利用替代原料,天然石材能少挖就少挖。

亞泥礦區展限引發的爭議,突顯了礦業法許多的不合理。如今反彈力道強大,是該從頭檢討,讓礦業政策有個可以理性辯論的空間,在更好的規範與制度下,引導產業提升、轉型,也讓原住民的權利,得到該有的尊重。



 

公視我們的島【採 山
06/26() 2200首播
07/0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採礦, 水泥產業, 礦業法, 水土保持, 土石流, 亞泥, 政策環評

2017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太魯閣之怒

太魯閣之怒

摘要: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許中熹 劉啟稜
剪輯 許中熹

1957年,亞泥取得花蓮新城山礦權,到了1970年代,原本住在山坡上的太魯閣族原住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遷到新城山礦場下方,展開四十多年與礦場為鄰的生活。 

脆弱的地質情況,讓居民很擔心,他們指出,礦區範圍內的邊坡,2016年才發生過崩塌。根據水土保持局的資料,亞泥礦區範圍內,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其中兩條經過礦場南北兩側,正好包圍下方的中富世部落,南邊的野溪布滿灰色泥漿,很明顯是從礦區流下來的。中富世居民田明正表示,亞泥礦區開挖之後,大雨時溪水暴漲,水曾經流向住家,不得已只好把家門口加高圍起來。

亞泥是舊礦,當年並沒有經過環評,繼續開採二十年,地質狀況如何?會造成多大的環境衝擊?只能靠業者和礦務局自己把關。

至於目前礦區內開採完畢的邊坡,已經做好植生綠化,正在開採的區域,則是深達十幾公尺的大坑洞。

 

亞泥礦區組長表示,未來礦區高度將持續下降到海拔120公尺。然而礦區正下方就是中富世部落,居民認為跟部落太近,安全性應該重新評估。

業者申請採礦要經過什麼程序?首先要取得礦業權,接著是礦業用地核定、土地取得,最後申報開工,礦業權每次展限最長是二十年。但是根據目前的礦業法和環評法規,舊礦展限如果沒有擴大用地範圍,不須做用地核定,也不必經過環評。因此亞泥展限二十年,依法是不必做環評。

東部有許多礦區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原住民基本法規定,在原住民部落範圍內進行土地開發,應取得原住民參與或同意,但是201611月,行政院進行跨部會協商卻做出結論,礦業權展限,只要不新增礦業用地,不適用原基法21條,不需當地原住民知情同意。另外根據礦業法第31條,礦業權的展限核准為原則,否准為例外,假如行政部門否決業者礦業權的展限,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造成相關部會難以駁回。

亞泥和當地原住民之間,還有糾葛四十多年的土地爭議。亞泥礦區大部分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早年有辦理過耕作權設定,經過多年訴訟,有兩位地主已經取得土地所有權,限於法規卻無權使用。

今年320日,多位立委提出礦業法修正案,計畫修改礦業法中不合理的條文,並要求在礦業法修法前半年內,暫停審查礦業權展限案,沒想到原本11月才到期的亞泥礦權,早已輕騎過關。得知政府核准亞泥展限二十年,原住民地主決定不再沉默,他們想要爭的,是最基本的財產權與生存權。

46,經濟部長李世光與六位立委前往亞泥花蓮廠與礦區現勘,廠內外立場對峙,一邊是要爭取環境權的當地居民,一邊是要捍衛工作權的員工。目前亞泥正式員工有311位,協力廠商員工700位,其中原住民占44%、當地富世村民占8.3%。長久以來,居民的環境權與員工的工作權,常常被形塑對立,部落內部容易因此分化和撕裂。

 

礦業個案的問題,突顯出整體規劃上的欠缺。經過近一年民間團體的呼籲,行政院同意推動水泥與礦業政策環評,依據國內水泥的實際需求,提高再生原料的循環使用,規劃出大理石開採總量,並且依據區位特性,排出優先順序,建立礦區退場機制。

亞泥礦區展限引發的爭議,突顯了礦業法許多的不合理。當民間團體與立委正要展開修法,政府卻快速讓亞泥展限過關,令人有太多可以揣想的空間,也漠視礦業改革的聲浪。如今反彈力道強大,是該從頭檢討,讓礦業政策有個可以理性辯論的空間,在更好的規範與制度下,引導產業提升、轉型,也讓原住民的權利,得到該有的尊重。 

公視 我們的島【太魯閣之怒】

04/10() 2200首播
04/1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採礦, 水泥產業, 礦業法, 水土保持, 土石流, 亞泥, 政策環評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193縣道的思考


193
縣道的思考

摘要: 
沿著台九線來到花蓮新城,轉個彎來到一條隱身在防風林間,綠意盎然的濱海公路。這裡是海岸小漁村居民們,平常悠閒散步的地方,也是單車客們口耳相傳的秘境。如今,開發的腳步,正悄悄走向它…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為了迎接蘇花改在2018年通車後,帶來的大量車潮,花蓮縣政府正著手進行縣內的交通改善工程。這條濱海公路193縣道的拓寬計畫,也是其中之一。

811這天,花蓮縣政府在新城鄉舉辦193縣道北段拓寬工程公聽會,近百位民眾和多位議員,都到場參與。


目前193縣道北段06公里路段,禁止行駛大型遊覽車。因此花蓮縣政府預計耗資七億,將193縣道北段08公里路段,從原本的兩線道,拓寬成16米到20米寬,讓未來的觀光車流可以從台9線直接轉進193縣道,一路往南到達七星潭風景區,沿途預計徵收八公頃私有土地。

現在的193縣道上,人車密度最高的是熱門景點七星潭。每到下午,遊覽車載著遊客來到這裡,看海、戲水,也有不少人聚集在空軍基地旁,欣賞戰機起降。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蔡中岳指出,由於停車空間不足,遊客往往直接把小客車違規停在路邊。加上車輛一進到七星潭風景區,為了找停車位或欣賞沿途風景,車速就會減慢,造成塞車。未來如果路變寬了,進到七星潭的遊覽車和小客車更多,整體停車空間卻沒有增加,只會讓壅塞問題更加嚴重,無法如縣府預期,達到紓解交通的目標。

此外,193縣道在經過七星潭路段,距離海岸非常近,又緊鄰空軍基地,只能往海岸方向拓寬,可能有安全上的隱憂。就在蘇迪勒颱風剛過境這天,草地上還佈滿被海浪捲上來的大石頭。

其實從花蓮市區到七星潭,已經規劃了完整的自行車道系統,再結合193縣道,具有發展低碳單車旅遊的潛力。

縣道193的拓寬工程,反映出花東交通發展規劃,仍然以汽車、遊覽車等私人運輸工具為主。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戴興盛建議,面對觀光景點的塞車問題,還是必須透過發展完善的公共運輸系統來解決。


花蓮火車站前,火車載來大批旅客,大多數遊客選擇直接搭計程車,或租機車、汽車,只有極少數選擇搭公車。前往七星潭的公車,一天也只有四班。 

公共運輸服務的範圍與班次有限,遊客使用意願低,使得相關單位不願意投資,形成惡性循環。許多國外背包客,也只能選擇包計程車旅遊。在金針花正盛開的赤柯山,遊客也都是開車前來,由於山路狹小、又缺乏停車空間,每逢假日交通就會打結。

同樣的塞車問題,每個觀光景點上演。戴興盛指出,一般民眾會認為,台灣人還是習慣開自己的車,花東發展規劃也因此免不了以私人交通工具為主,不過從國外經驗來看,透過公共政策的引導,還是可以改變民眾的習慣,發展良善的公共運輸網絡。

面對未來蘇花改帶來的人潮車潮,193縣道或許是個契機,讓社會大眾重新討論、思考,拓寬以外的選項。


公視 我們的島【193縣道的思考】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七星潭, 觀光, 蔡中岳, 賴興盛, 土地徵收, 蘇花改, 道路拓寬

沿著台九線來到花蓮新城,轉個彎來到一條隱身在防風林間,綠意盎然的濱海公路。這裡是海岸小漁村居民們,平常悠閒散步的地方,也是單車客們口耳相傳的秘境。如今,開發的腳步,正悄悄走向它

捍山


捍 山

摘要: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許中熹
剪輯 張光宗

12月中旬,上萬人湧進太魯閣,和往常不同,今年,活動名稱冠上了贊助商亞泥遠東,引發太魯閣族人的不滿。

憤怒,燃燒了四十多年。紅色旗海搖曳,抗議亞泥占用了太魯閣族人的祖居地。「禁採礦,保山林,太魯閣加油!反亞泥,還土地,馬拉松加油!」槍聲一響,上萬名跑者,邁開步伐,在中橫公路,拉出了一條動感彩帶。賽道旁,年輕的太魯閣族人,用自己的聲音,為跑者加油。


年輕一輩站出來,太魯閣自救會長田春綢,欣慰寫在臉上。二十年來,「還我土地」運動,她始終是前線戰將,如今,身體老去,後輩接力抗戰。在原住民土地與財團的爭議案中,有人說,亞泥案是資料最齊全的案例,因為田春綢與他的丈夫數十年來,不停收集與整理,努力拼湊當年。

50年代,政府為了管理原住民土地,依台灣省山胞保留地管理辦法,要求原住民到鄉公所登記,設定他項權利,擁有耕作權,連續使用滿十年,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太魯閣族人在民國58年開始登記,依當時法律,民國68年才能取得土地所有權,但是民國62年,亞泥進駐,使得大多數人,失去取得所有權的機會。

60年代,亞洲水泥配合產業東移的國家政策,第六期的四年經建計畫,落腳花蓮新城,除了接手原本台陽公司的礦業用地,也計畫使用100多公頃的保留地。亞洲水泥副總經理周維崑表示,亞泥申請採礦與礦業用地,都有台灣省政府的建設廳、民政廳、花蓮縣政府、花蓮工業策進會、秀林鄉公所參與,亞泥的角色是根據協調會的結果,給付補償費用。


如今,亞洲水泥是國內第二大水泥生產者,占地約400多公頃的新城山礦場,每年生產450萬噸,品質穩定,在亞泥的企業版圖中,有著重要位置。開採後的山壁,栽植原生植物,每年花費上千萬元經費,讓山坡維持穩定。管理嚴謹,使得亞泥獲得國際注目,成為礦業中的模範生,但廠區使用原住民保留地,到目前仍有爭議。

民國63年,花蓮縣政府與鄉公所將土地出租給亞泥公司,依法,設有耕作權的保留地不可出租,但在這些土地中,有212筆在民國65年至80年間,才陸續塗銷耕作權,申請拋棄的文件疑似由同一人簽名。另外還有62筆耕作權沒有塗銷,就租給亞泥使用。


疑點重重,抗議政府帶頭違法,讓田春綢決定成立自救會,發出還我土地的怒吼,他們曾經闖進亞泥廠區,象徵性的種下作物,爭取權利。數十年來,戰場從礦區延燒到法院,直到今年1210日,62筆未塗銷耕作權的土地中,兩位地主在蠻野心足協會多年協助下,證實在民國58年至63年間有耕作事實,才取得土地所有權。(台灣省山胞保留地管理辦法規定需使用滿十年,但本法廢止,民國79年後,原住民保留地管理辦法規定,使用滿五年即可取得所有權。)

然而,兩位地主雖然取回土地所有權,卻無法回到土地生活。依礦業法第47條規定,無論地主意願如何,亞泥只要提存土地租金,就可以合法採礦。蠻野心足協會呼籲政府修改礦業法第47條的規定,還給原住民族一個公道。

關於環境正義,亞泥還面對另一項問題。礦區有25公頃土地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特別景觀區,雖然實際開採面積只有10公頃,占整個國家公園面積的九千分之一,並且依國家公園法第20條規定,合法使用,環保團體還是質疑採礦的正當性。亞泥花蓮製造廠副主任游象麟表示,經中央協調,採礦範圍逐年退出,在民國105年,礦區就可以跟國家公園切離。


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辦公室主任蔡中岳表示,採礦後的山是無法回復的,依礦業法,礦業卻可以在花連長期生存,對環境與觀光都是很大的傷害。花蓮縣長傅崑萁曾提出「八不政策」,希望保護花蓮的環境生態,包括禁止山坡地開發、不開發新礦區、不同意舊礦區申請延期等,亞泥礦權將在民國106年到期,到時縣府會不會實現承諾?原住民保留地的爭議,縣府將如何解決?花蓮縣府以縣長公務繁忙為由,婉拒受訪。


四十多年來,當事人陸續凋零,面對偽造文書的爭議,還原事實,越來越困難。亞泥廠區內,還有將近60筆土地,因為第一代耕作權人往生,面臨耕作權繼承的問題。這是一個牽涉礦業政策、區域發展的案例,也是一個關於家園、爭取文化傳承的故事。它一時難解,在經濟、環境、文化之間,繼續拉扯。

公視 我們的島【捍山】
12/29() 2200首播
01/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亞泥, 還我土地, 太魯閣, 路跑, 原住民, 部落, 原住民保留地, 採礦, 田春綢, 蠻野心足

民國62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制度」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太魯閣族人卻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來,「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值得深思

陷落的海岸線


陷落的海岸線

摘要: 
台灣的東海岸屬於侵蝕海岸,每年以四公尺的速度向後退縮,為了抵擋海浪侵蝕,政府構築了一道道水泥防禦工事,年復一年投入大量消波塊。這些水泥工程與消波塊,是否真能替我們守住最後的海岸線?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張光宗

台灣的東海岸屬於侵蝕海岸,每年以四公尺的速度向後退縮,為了抵擋海浪侵蝕,政府構築了一道道水泥防禦工事,年復一年投入大量消波塊。這些水泥工程與消波塊,是否真能替我們守住最後的海岸線?


七星潭海岸是遊客到花蓮必定會造訪的景點,近年來為了發展觀光,週遭已經被高架道路以及各種民宿包圍,環保團體對海岸的過度開發深感憂心。

今年八月許多遊客都發現,海岸的景觀不一樣了,大石頭堆砌成的海堤下方,沙灘被怪手挖開,大型吊車整齊地將消波塊埋放沙中,這些消波塊之所以放在這裡,是為了保護後方的海堤,又被稱為海岸保護工。


水利署第九河川局表示,每次有颱風來,海岸保護工上的大石塊往往被海浪拉走,九河局每年都得花費數十萬元補充這些拋石,而保護工底部的基腳由箱籠組成,經年累月下來早已經腐蝕。九河局於是決定在基腳前方埋放兩排10噸的消波塊,以穩定邊坡,延長護岸的壽命。

水利署第九河川局表示,消波塊是埋在沙裡,完工之後會再把沙子覆蓋回去,不會影響景觀。但是在七星潭北方不遠處的新城海岸,海堤前方同樣堆置了許多消波塊,跟七星潭屬於同一個工程,總計耗費900萬。類似像這樣的工程在花東海岸不斷出現。

根據水利署的統計,花東海岸每年侵蝕速率平均為四公尺,光是花蓮豐濱一帶,2011年因為海岸侵蝕流失的土地就有17公頃。許多地方居民認為要保護土地就必須要放消波塊,於是政府年復一年在花東海岸投擲消波塊。據得標廠商透露,花東海岸每年的養護經費高達兩億,只為了對抗海岸侵蝕的宿命。


究竟消波塊對海岸的防護有沒有效果?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地理系助理教授林宗儀指出,用消波塊來防止沙灘的流失是完全無效的工法。至於在保護海堤的部分,消波塊的確可以延長海堤一些些壽命,但是萬一遇到颱風強浪,消波塊有時反而是海堤的殺手。

長久以來,政府部門用硬體的人工設施—海堤、消波塊對抗海浪侵襲,在海邊建起一道一道的水泥城牆,每年消耗大筆預算,卻不見得是安全保障。幾年前,花蓮環保聯盟會長鍾寶珠與學生在花蓮最常淹水的化仁海岸調查發現,海岸保安林對於防止海岸侵蝕、海水倒灌有顯著的效果。鍾寶珠表示,花蓮從立霧溪以南到花蓮溪口都是日治時期規劃的海岸保安林,但是這些保安林卻因為開發等因素消失。 


花東海岸侵蝕是不可逆的現象,但是許多業者仍然不畏風險。台11線從鹽寮到豐濱這段侵蝕最嚴重的海岸,有許多民宿正在動工興建,搶佔離海最近的視野。台11線這段海岸線,被當地居民戲稱為”黃金”海岸,公部門為了保護海邊的房舍與路基,每年要投入上千萬元的消波塊,但是這些投資真的值得嗎?

林宗儀表示,要根本去面對海岸侵蝕的危機,還是要從最上位的國土規劃開始,劃設海岸的緩衝帶或後退帶,這些區域都不應該做過度的開發。


台灣是海島國家,卻沒有一套法律對海岸做合理的規範,國土三法中的海岸法草案擬定至今二十多年,在立法院五進五出,始終沒有進展。根據營建署的資料,台灣本島的自然海岸只佔總海岸的44%2002年前政務委員林豐正曾經承諾,要恢復台灣自然海岸總長度,但是幾年下來自然海岸回復完全沒有進展,假如政府繼續放任海岸的各種開發,自然海岸的回復恐怕遙遙無期。

學科: 
海洋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 花蓮縣
  • 花蓮市
關鍵字: 
七星潭, 海岸變遷, 消波塊, 侵蝕

台灣的東海岸屬於侵蝕海岸,每年以四公尺的速度向後退縮,為了抵擋海浪侵蝕,政府構築了一道道水泥防禦工事,年復一年投入大量消波塊。這些水泥工程與消波塊,是否真能替我們守住最後的海岸線?

 

進擊!外來蜥蜴<眾志>


進擊!外來蜥蜴 
<眾志>

摘要: 
瞄準,橡皮筋發射。這可不是在玩遊戲,他們的獵物,是外來入侵種「沙氏變色蜥」!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陳添寶

白雲、藍天、大海、大山,隱約還看得到定置網,這裡是花蓮七星潭,遊客走在礫石沙灘上,追逐浪花,悠閒自得,卻不知背後的四八高地,早已殺戮四起。

紅色喉囊,一收一放。這是沙氏變色蜥在求偶和示威的時候,都可以看到的招牌動作。原產地在古巴、巴哈馬群島的沙氏變色蜥,由於體型小、動作快、善於躲藏,繁殖力強,被國際自然資源保育聯盟,列為百大入侵種之一。

2000年,嘉義水上鄉的苗圃,第一次發現沙氏變色蜥的蹤跡,推測可能是隨著苗木進來台灣,政府曾發起移除沙氏變色蜥的獎勵行動,但是沙氏變色蜥仍擴散到周邊鄉鎮。

2007年,有人在花蓮發現沙氏變色蜥,密度最高的地點就在七星潭的四八高地。這片椰子園正好是沙氏變色蜥喜歡的棲地,人為開墾過的半遮蔭環境,有時可以出來曬曬太陽,還沒成熟的幼蜥,也能躲在落葉堆裡,躲避天敵。

 

大舉入侵的沙氏變色蜥,對台灣本土物種的威脅不容小覷,尤其是對本土蜥蜴斯文豪氏攀蜥,也就是大家俗稱的攀木蜥蜴。牠們都喜歡吃螞蟻、金龜子等小昆蟲,當沙氏變色蜥數量一多,勢必會排擠斯文豪氏攀蜥的生存空間。

再加上沙氏變色蜥有著驚人的繁殖力,擴散速度非常快,繁殖期長,可以從春季到秋初,平均每週生一顆蛋,常常才產出一顆,另一顆蛋就已經在發育。

2010年起,花蓮林管處委託東華大學楊懿如老師的研究團隊,進行沙氏變色蜥的監測和移除,同時培訓志工加入移除行列,希望能防堵沙氏變色蜥的族群繼續壯大。

今年他們觀察到,七星潭的沙氏變色蜥有往外擴散的跡象,其中一個隱憂是,四八高地將變成石雕藝術公園,一旦整理地上物,移除殘枝枯葉到其他區域,將增加沙氏變色蜥擴大的風險。

生態保育需要全民的力量,為了讓更多人成為捍衛本土生態的幫手,楊懿如老師結合公民科學計畫,培訓志工加入移除行列,要教導的不只是技術訓練,最重要的是生命教育,在移除中,思考生命權。

楊懿如坦承,做外來入侵種移除,壓力很大,除了要面對外界質疑的眼光,也需要長期抗戰奮鬥的精神,因為如果逃避不去面對,對本土生態將造成更大的傷害。

楊懿如認為,除了移除,棲地保護也要同時進行。因為她發現,許多外來入侵種選擇開枝散葉、建立族群的地方,大多是人為開發的開墾環境,一個健康原始的自然棲地,外來種通常無法生存。

外來種一旦入侵,成功移除的機率是少之又少,大多只能做到數量控制,這些無辜的生命犧牲,是因為人類的無知。只有當每個人都建立,如何對待外來種的正確觀念,外來種的入侵悲歌,才能譜上休止符,進擊的樂章也才不會再度響起。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沙氏變色蜥, 志工, 公民科學, 科普教育, 環境教育, 楊懿如, 東華大學, 監測, 移除

瞄準,橡皮筋發射。這可不是在玩遊戲,他們的獵物,是外來入侵種「沙氏變色蜥」!

我愛七星潭


我愛七星潭

摘要: 
才剛跨進2010年,大多數人都還沉浸在跨年的喜悅裡,有一群人身穿紅衣,聚集在花蓮七星潭,反對大型度假村的進駐,他們擔心,一旦興建度假村之後,這個美麗的月牙灣,從此就變了樣…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佩雅
剪輯 陳忠峰

七星潭雖然有個潭字,卻是沒有邊際的海洋,許多人喜歡來這裡追逐浪花,或騎著單車,享受海風徐徐吹拂,也可以什麼事都不做。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大山大水,每年七星潭都吸引了上百萬名的遊客造訪,也是花蓮縣唯一的縣級風景區。

但帶給人悠閒心情的七星潭,最近卻很不平靜,在網路上的討論熱鬧滾滾、村莊內掛起抗議布條,因為花蓮縣政府核定了大型度假村的籌設許可,但許多的疑點,都尚未釐清,而引發討論。

由派帝娜公司投資的度假村,預定興建的位置在賞星廣場和七星潭社區中間,占地大約四點五公頃,業者預計花費20億元,設置120個房間,內部規劃有商店街、游泳池、戲水池等遊憩設施,以招攬國際旅客為主要客層。

業者認為度假村進駐後,能夠幫助地方發展,不過七星潭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游煌明則認為,度假村在選址上,就有很大的問題,度假村的基地距離海岸不到一百米,在颱風季節容易受到暴浪侵襲、再加上美崙活動斷層經過,種種條件都不適宜興建度假村,派帝娜公司則表示,一切條件都經過評估,並且也會做好因應措施。



位處濱海的生態敏感地區,任何開發都要審慎進行,否則對環境、對業者都會造成兩敗俱傷。以七星潭海域來說,缺少詳盡的環境調查,誰也不知道開發之後會帶來什麼影響?而且在海邊設置大型的度假村,大量遊客所產生的生活污水,又該怎樣排放,才不會影響海域環境?在花蓮教書的李光中老師認為,必須要透過環評,許多的疑慮才能獲得解決。

除了擔心興建度假村對環境的影響,也有人感到不滿,原本是全民共享的海景,卻變成讓特定財團使用,度假村興建的位置,剛好是整個七星潭最佳的區位,未來民眾在視野上也會受到限制。

七星潭社區是一個傳統漁村聚落,依傍著太平洋,黑潮帶來豐富的漁獲,讓這裡的定置漁網非常發達。每天早晚,漁民出海的情景,都能吸引遊客前來圍觀。漁民剛剛捕撈上岸的新鮮魚貨,直接就地喊價、販售。海洋,對當地漁民來說,是提供生計的來源。



對遊客來說,七星潭是遊憩的場所;對當地漁民來說,七星潭卻是生活的場域,以往的觀光模式,已經對居民生活產生少許衝擊,未來,大型度假村的進駐,擔心影響會更大。

我們走進七星潭社區,發現這幾年社區的房舍,被粉飾成藍頂白牆,顯得有點突兀。顯示上位者在規劃時,缺少納入當地文化的內涵,就只會變成是自己的美好想像,無法在社區生根。這幾年下來,七星潭社區的居民也在思考,到底什麼樣的觀光模式,才適合社區的發展。

不過七星潭所遭遇的問題不只於此,從十幾年前,花蓮縣政府就想要開發七星潭沿海風景區,民國八十六年環境影響說明書的審查結論,限制了七星潭的開發,於是縣政府在去年七月提案廢止環說書的審議公告,由於度假村開發面積不到十公頃,就不需做環評。

現在度假村,在等待地目變更為遊憩用地後才能夠興建,在辦理期間,又涉及縣級風景區的開發到底要不要做環評的認定,諸多的疑點都還沒釐清,更大的危機又來臨。

民國九十八年四月,花蓮縣政府檢送『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到營建署審核,在計畫書中開發的陸地面積,將近二千公頃,未來還能變更為旅館專用地和住宅區等等,長期關注花蓮環境的鍾寶珠,認為這個開發案,等於把七星潭陸地面積一半以上都做了開發,將會嚴重衝擊七星潭的海域環境。

潮來潮去,白浪依舊拍打在礫石沙灘上。有人希望,七星潭能繼續保有自然景觀,有人則想藉著七星潭,創造更高的觀光產值,每個人對七星潭都有不同的期待,這個美麗的月牙海灣在眾人的關注下,會變成什麼樣子?同時也讓我們思索,我們跟海洋之間該是什麼樣的關係?

側記

炒得沸沸揚揚的七星潭議題,其中包含了三個案子,讓很多人容易搞混,用個簡單的時間序來說明,原本花蓮縣政府在民國八十六年提出的『七星潭沿海風景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在審查結論中做出的規範,等於替七星潭的開發行為設下關卡,花蓮縣政府還曾經因為未依規範而被開罰。

多年之後,這個開發計畫一直都沒有被執行,民國九十八年四月,花蓮縣政府檢送『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到營建署去做審核,並於同年七月提案廢止前案環說書的審議公告,讓停滯已久的度假村開發案不需要做環評,而引發是否會衝擊海洋環境的爭議。目前『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還在進行政策環評中,正需要大家的關心,一起來關注七星潭的後續發展。

學科: 
土地開發, 海洋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七星潭, 觀光化, 度假村, 風景特定區, 海岸變遷, 社區發展, 觀光旅館

才剛跨進2010年,大多數人都還沉浸在跨年的喜悅裡,有一群人身穿紅衣,聚集在花蓮七星潭,反對大型度假村的進駐,他們擔心,一旦興建度假村之後,這個美麗的月牙灣,從此就變了樣…

有雞園地


有雞園地

摘要: 
當禽流感的陰影籠罩,大部分雞農都戰戰兢兢,擔心雞肉滯銷、雞價下跌,成本將無法回收的時刻,花蓮新城鄉的一家養雞場卻異軍突起,標榜無毒生產的牧草雞透過網路行銷,在網站上成為當紅炸子雞,土雞肉一斤賣到160元仍然供不應求。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錦彪

養牧草雞出名的張孝男,早年從事建築業。前幾年建築業不景氣,中年失業的他在六年前回到故鄉花蓮,把老家的檳榔園開墾成為養雞場。

憑藉著從小養牛的經驗,張孝男回想起小時候割草餵牛也同時要餵雞,當時這些吃草雞的雞肉又鮮美又嫩,於是有了用牧草來養雞的點子。在廣達三公頃的土地上,張孝男放牧了七千隻土雞,平均一隻雞有四平方公尺的活動範圍,寬廣的空間令一般養雞場望塵莫及。張孝男夫婦每天清晨四點就起來,趁著牧草上的露水還沒有乾就趕著割草,這時牧草水分充足又鮮嫩,是雞的最愛。

在無毒農業政策的輔導下,張孝男的牧草雞場經過土壤與水質監測,而雞肉也通過抗生素等用藥的檢測,成為花蓮無毒農業第一批的示範戶。每個包裝上都有貼有食品履歷與無毒農業的認證標章,透過網路宅配直接送到消費者手上,減少了中間的剝削。目前一個月可以賣出兩千隻以上的土雞,生意扶搖直上。

牧草雞成功地打出市場,也吸引更多雞農申請加入無毒農業的行列。這種方式所生產的肉品成本雖高,無形之中卻鼓勵了對環境、對動物都比較友善的畜牧方式。

根據國際有機運動聯盟的定義,對環境友善的畜牧方式,必須要能夠保護植物和野生動植物的棲息地﹔並且根據家禽畜的先天習性,提供其生活條件﹔讓從事有機生產和加工的每一個人都能享受優質生活。這樣的生產方式保障環境,也同時保障了人的健康。當歐盟等國家開始轉型,減少工業化集約式的畜牧生產,轉向對環境友善的放牧生產。在台灣,友善畜牧仍然是一個新的觀念,但是許多農民以傳統的經驗,用比較自然的方式飼養,無意間落實了友善畜牧的理念,花蓮牧草雞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側記

在長期重西輕東的產業發展下,花蓮反而幸運地保有無污染的土地。兩年前,花蓮縣政府開始推動農業的轉型,推出「無毒農業」計畫,希望能落實土地永續發展,又符合生產著與消費者的需要。這項由地方政府推動的計畫仍然是一個初步的嘗試,也是邁向健康生產的起步。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無毒農業, 牧草雞, 認證標章, 人道飼養, 集約式, 放養

當禽流感的陰影籠罩,大部分雞農都戰戰兢兢,擔心雞肉滯銷、雞價下跌,成本將無法回收的時刻,花蓮新城鄉的一家養雞場卻異軍突起,標榜無毒生產的牧草雞透過網路行銷,在網站上成為當紅炸子雞,土雞肉一斤賣到160元仍然供不應求。

愛憎蘇花高


愛憎蘇花高

摘要: 
1978年,中山高速公路開通,台灣從此進入高速公路時代。1987年,北二高動工興建,西部平原橫跨著一座又一座水泥長程。2006年,北宜高速公路通車,長隧道工程取代了九彎十八拐的記憶。2007年,蘇花高速公路箭在弦上,有人愛它,有人恨它。一場公路興建與地方發展的拉力賽,在東部開跑。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慶鍾

民國七十九年,交通部開始推動「環島高速公路網」,也就是在北宜高速公路完工之後,繼續打通後山的屏障,興建蘇花高,甚至是花東高。國工局副局長曾大仁提到興建蘇花高的必要性:「目前花蓮往北只有一條蘇花公路,政府有責任提供花東居民一條更安全舒適的替代道路。」對於工程人員來說,這是繼北宜高之後,另一項令人磨刀霍霍的挑戰,「我們把它叫做第三代國道,第一代國道是注重安全的功能,第二代是注重景觀漂亮,到第三代則希望能跟環境融合。」 

不同於以往西部的高速公路,蘇花高幾乎完全是隧道與橋樑,尤其是從蘇澳到崇德這段六十公里的路程,就有四十公里是在隧道內。國工局認為,隧道工程可以減少開挖面,降低對環境的衝擊。但是花蓮屬於多地震帶,蘇花高沿線又將通過許多斷層與破碎地形,地質學者李思根表示,這些將為隧道工程增添不可預知的風險。「這裡的岩層屬於片麻岩、細質片岩,節理非常發達,再加上斷層線,雖然不是活動斷層,但如果發生地震,它的危險性還是存在。」

事實上,蘇花沿線並不是第一次進行隧道工程,當年台鐵做北迴鐵路及第二次新北回的時候,已經開挖過兩個鐵路隧道,曾大仁說,「在同一個路廊五百公尺的範圍之內已經有兩個隧道通過,所以我們有充分的第一手的地質資料。」然而當年台鐵在蘇澳南方開挖隧道時,曾經遇到比雪山隧道更大的湧水,穿越同一地層的蘇花高是否會遭遇相同的問題?地質學者劉瑩三提出質,「這些湧水到底是從哪一個地下水層湧出?開挖過程會不會導致地下水枯竭或其他地方水源不足?這些應該有更詳盡的調查。」湧水、斷層,或許可以靠工程來克服,但是另一個令人擔憂的是對海岸景觀的衝擊,「這些高架道路經過美麗的七型潭沿岸,如果為了要防範海浪侵襲道路,又再加上防波堤的話,對於整體景觀是很大的破壞。」劉瑩三說。

雖然蘇花高在地質安全、景觀衝擊上都被受質疑,但目前蘇花公路服務水準不佳,是許多用路人希望有另一條替代道路的理由,一位遊覽車駕駛說,「蘇花公路有些路段很窄小、轉彎大,對面車子過來看不到,很危險。」另一位家住花蓮的女士說,「因為我會暈車,如果有蘇花高的話,蘇花這一段會讓我比較舒服。」

落石、崩塌、道路安全性不夠,是目前蘇花公路最讓人詬病的地方。根據公路局的調查,蘇花公路沿線的危險路段分為兩類,一類是容易發生落石坍方的路段,總共有三十五處﹔另一類則是陡坡急彎容易肇事的危險路段,總共有二十二處。為了改善蘇花公路的品質,公路局在去年提出了蘇花公路危險路段近中程改善計畫,預計從民國九十五年起以八年的時間,分年分段改善蘇花沿線總計58處的危險路段。這項計畫目前仍然在行政院審查中,它所需要的經費是十五億兩千萬,是蘇花高建設經費的六十分之一。另外,公路局也研擬了蘇花公路長程改善計畫,將蘇花公路提升為五級山嶺區道路等級,以行車速率六十公里、三十公尺的半徑去拓寬道路,工程經費遠低於興建蘇花高速公路,但對沿線環境的影響仍需評估。另一方面,從今年三月開始,傾斜式列車「太魯閣號」也加入北迴鐵路的營運,從台北到花蓮不用兩個小時就可以到達。「你做了鐵路建設提供了很充足的容量後,為什麼還要急迫的做公路,讓原來的鐵路投資白費了。」運輸學者張勝雄說。

當然,和有的鐵路運輸不一樣的是,高速公路改變的不只是點與點之間的速度,更改變了既有的空間結構以及土地帶來的利益。打開蘇花高的路線圗,花蓮的房仲業者郭汝台說,蘇花沿線的土地早在幾年前就被炒作過,現在花蓮吉安一帶的農地早已是論坪在賣,外地的投資客已經開始往花蓮的南邊炒作農地。「自從高速公路要開以後,有多少人要來花蓮投資買地看房子,尤其是要蓋飯店的非常非常多。第一大家看好所謂中國大陸遊客開放,第二就是看好高速公路通了,大型遊覽車都可以來到,可是他們都不曉得,當這個餅炒熟以後,花蓮環境品質開始下降,跟西部一樣,遊客要不要來花蓮都一樣。」在太魯閣經營旅遊業的鄭明岡說。

十多年來,執政者不分藍綠都把興建蘇花高當成是拉攏花東選民的一張政治支票,許多人也相信高速公路將是人潮與錢潮的保證,如今許多花蓮人開始質疑這樣的說法,「如果以近程的目標來看,人潮一定會很多,可是我們花蓮唯一的資產就是自然環境,從長期的眼光來看,當人潮過了,自然環境的優勢漸漸消失,你拿什麼東西去跟人家競爭?。」紅葉溫泉第三代的經營者呂理福說。在安通經營溫泉的詹瑞琴則說,「溫泉不是人潮的行業,這是休閒度假的產業,我們並不需要交通流暢帶來人氣,所以我並不期待高速公路的建造。」

運輸的方式決定了花東未來將走向哪一種觀光型態,是以小客車為主,大量引進車潮人潮的周遊瀏覽,還是以大眾運輸系統為主,定點停留的深度旅遊。受到北宜高通車與連續假期的影響,今年春節期間花蓮湧進了大批車潮,塞車是大部分人對這個花東假期的回憶。當蘇花高興建後,一天最高六萬車次的車潮湧進花蓮,會不會塞爆花蓮市區原本狹窄的道路,讓花蓮每逢假日就變成一個大型的停車場?而這樣的觀光、這樣的花蓮,是我們所期盼的嗎?

「當台灣變得一切醜陋複雜之後,我想起花東的時候,有一種空間。」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說,「我們並不是不要花東發展,而是不希望花東發展成為為廬山和知本,如果它要變成一個觀光區的話,我們希望它是巴里島、夏威夷,希望它有內涵有遠景,是一個對於花東的住民有長遠的利益,對於台灣人有永遠啟發性的一個地點。」

在蘇花高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審查會的前夕,來自藝文界、觀光業界、科技產業等領域的代表集結起來,共同發表反對興建蘇花高的聲明。華碩電腦的副董事長,也是花蓮子弟的童子賢說,「在所有建設裡面,大規模的水泥建設應該在優先順序的最後,在完整的配套措施沒完成之前,用喊預算的方式,比賽看誰比較愛花蓮,愛護的方式就是做更多公路,我認為這是錯誤的方向。」

想像一下,十年後高速公路橫跨花蓮時的情景

當一座又一座水泥長城 不斷延伸

帶來無止盡地 呼嘯而過的車流

你突然懷念起 很久以前 沒有被高架橋分割的天空

你突然懷念起 在蘇花公路上 搖搖晃晃的滋味

你突然明白 這一切都無法逆轉

我們在後山 又複製了西部的一切

在那個決定性的 2007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 花蓮縣
  • 吉安鄉
  • 花蓮縣
  • 秀林鄉
  • 宜蘭縣
  • 蘇澳鎮
關鍵字: 
公路建設, 大眾運輸, 蘇花公路, 地質, 東部鐵路, 觀光, 東部發展, 湧泉, 雪隧, 開路爭議

1978年,中山高速公路開通,台灣從此進入高速公路時代。1987年,北二高動工興建,西部平原橫跨著一座又一座水泥長程。2006年,北宜高速公路通車,長隧道工程取代了九彎十八拐的記憶。2007年,蘇花高速公路箭在弦上,有人愛它,有人恨它。一場公路興建與地方發展的拉力賽,在東部開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