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縣

2017 03/20
傍晚時分,草鴞即將開始活動前,跟著高雄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林世忠,走在草鴞曾用來繁殖的草生地邊緣,從種種的蛛絲馬跡,來研判是否仍有草鴞利用棲息。高雄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林世忠說,台南、高雄偏遠丘陵地山區,因為地廣人稀,對草鴞的干擾比較少,是最適合草鴞棲息的環境。
2017 01/23
木質的溫潤,總是讓人愛不釋手,木材的生成,從一顆種子到直立參天的大樹,至少需要數十年,拿起鏈鋸,將它砍下,卻只是一瞬間。
2016 04/22
聖州公司計畫在屏東內埔蓋工廠生產汽車踏墊等汽車配件,地點選在龍泉社區14公頃農地上引發工業搶地爭議之外,地方民眾也擔心廢水會污染當地好水質,排放的空污會危害居住環境,組成自救會反對設廠,質疑業者為何不到工業區設廠。 今天上午業者召開環評前說明會,好幾百名居民高舉布條和海報前來,激烈向業者表達抗議。
2015 03/02
我們要去尋找一種樹,祂們巨大、高聳入天,彷彿可以跟月亮打招呼,魯凱族人稱祂為「撞到月亮的樹」,在那裡還流傳著一段魯凱族人與森林的動人故事…
2015 02/09
一簍簍裝滿、黃撲撲的小鵝,過去劉坤宏的雛鵝,是市場上的搶手貨,一隻小鵝叫價七十五元,現在卻連降價也找不到買主,孵化箱內還有不少鵝蛋等待孵化,做了三十多年,第一次遇到這種慘況,他很無奈…
2013 12/16
學界調查,全台的黑鳶數量,大約在300到500隻間,被列為第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但是黑鳶在世界各國,族群數量卻眾多且穩定。屏科大三年來投入黑鳶族群生活的調查,希望找出黑鳶在台灣生存受限的原因…
2011 05/09
回鄉路遠、重建更難,一群不同部落的居民,在回鄉之後,選擇友善環境的重建方式。他們希望發展出新的山居型態,讓部落成為美好的自然空間…
2008 12/15
正值枯水期的高屏溪,水量比夏天少了一半以上,可是站在河流出海的地方,還是可以感受到河水裡,隱藏著一種沉靜的力量,放眼望去,河面寬闊、漁船錯落、水鳥飛翔…不過大河的危機,卻也正悄悄發生著,高屏溪在西岸地層累積的地下水,被林園工業區的油污侵占,在東岸海邊堆積的沙灘,受到不明原因大面積侵蝕,高屏溪在走向終點之際,正誠實地向人類提出警示。
2008 12/15
該怎麼樣,才能把一條河流的故事說完?而在長流故事裡,我們人類又正在扮演什麼角色?南台灣的高屏溪,是全島年逕流量最大、流域最廣的河流,千萬年來,她一點一滴地堆積出南方的沖積平原,建立起農業發展的基礎環境,而在奔向大海的同時,她更為河口、海濱的人們,帶來無限的資源與夢想。可是,現在的高屏溪,過得好嗎?水岸上的人們,生活是否依然快樂?我們想去海口看一看!
2007 12/21
來到武洛溪,這裡是屏東地區養豬廢水污染最嚴重的地方,也因此,縣政府正推動一項整治計畫,然而,在計畫還沒達成前,立法院卻三讀通過了水污染防治法修正案,大幅放寬畜牧業者違法排放的罰款額度…河川面貌尚未恢復,公權力權限卻又降低,南台灣的河川還能承受多少…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