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區

大學生的菜計畫

大學生的菜計畫

摘要: 
清晨五點,天才微微亮,台南將軍的蘆筍農,已經來到溫室中,鑽進茂密的蘆筍叢中,開始今天的採收工作。將軍是台灣最先成功以溫室栽種蘆筍的地區,過去農民採取露天栽培,一年大約只能採收四個月,改用溫室栽種後,採收期可以拉長到九個月。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採收後的蘆筍,必須馬上分級、包裝。原本有長有短的蘆筍,為了符合市場需求的規格標準,多餘的部分都得切除丟棄,成為下腳料。每批蘆筍平均最後會有三分之一,成為下腳料。光是楊鄰穎家,一年就會產生三噸下腳料。整個將軍區累積起來,至少上看一百噸。


將軍農會近年來不斷鼓勵青年農民投入蘆筍產業,種植面積越來越大,產生的下腳料也越來越多。農會一直希望能把這些下腳料,開發成商品,卻沒有成功。幾位台南應用科大的學生,利用暑假走入農家,拍照紀錄、進行訪談,想找出減少食物浪費的方法。


學生們把蘆筍乾燥,磨成粉末,用來作餅乾原料。在農會的烹飪教室裡,花了幾個禮拜試做、研發,總算找出蘆筍餅乾的最佳比例。蘆筍纖維加入白膠,打成紙漿後,仔細鋪在網子上,用太陽曬乾,還可以做成手工紙,用蘆筍紙做成的文件夾、燈籠等工藝品,也十分有特色。

在盛產花椰菜的彰化埔鹽永樂社區,也有一群文化大學和成功大學的學生,來到這裡蹲點,要幫菜農做行銷。清晨五點,天還沒完全亮。他們騎著腳踏車,準備和農民一起下田。


觀察菜農生活一段時間,他們發現,高溫原本就不利花椰菜生產,今年天氣又特別炎熱,影響農民收成,長得不好看的花椰菜也變多了。蔬菜的外觀,決定了最後價格。夏天生產的花椰菜,表面常常凹凸不平,沒辦法長成一個漂亮的球面,雖然吃起來都一樣,在拍賣市場上,價格就差了一截。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農民的辛苦,加強消費者和生產者的連結,他們腦力激盪,製作懶人包,介紹花椰菜的生產過程,更在七夕情人節和父親節前夕,推出花椰菜花束,請農民來當廣告主角,在社群網站上引發熱烈討論。


原本不那麼渾圓飽滿的花椰菜,在紫色和白色小花點綴下,再包上粉色包裝紙,散發出質樸美感。第一次嘗試就賣出了一百五十束,讓過去只能把淘汰花椰菜,曬成花椰菜乾的村民們,見識到大學生的創意和網路行銷的威力,未來社區也多了一項特色商品。

大學生走入農村,不但為農村注入活力,他們的無限創意,也讓原本要被淘汰的農作物,找到了新生命。


公視 我們的島【大學生的菜計畫】
09/12() 2200首播
09/1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南市
  • 將軍區
  • 彰化縣
  • 埔鹽鄉
關鍵字: 
社區營造, 氣候變遷, 農業廢棄物, 再利用

清晨五點,天才微微亮,台南將軍的蘆筍農,已經來到溫室中,鑽進茂密的蘆筍叢中,開始今天的採收工作。將軍是台灣最先成功以溫室栽種蘆筍的地區,過去農民採取露天栽培,一年大約只能採收四個月,改用溫室栽種後,採收期可以拉長到九個月。

七股濕地風雲

七股濕地風雲

摘要: 
蚵田,水鳥,廣大的鹽田,是許多人對七股的第一印象。二十年前,七股這片全台最大的潟湖,一度要被填海造陸,開發成濱南工業區。當地居民走上街頭長期抗爭,才留下這片自然美景。當初曾捍衛鄉土的漁民,現在卻再度走上街頭,反對劃設國家重要濕地,他們為何如此憤怒?

採訪/撰稿 陳    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來自國外的遊客,悠閒吹著海風,用手中相機捕捉眼前景象,讓人很難想像,1990年代,這片布滿蚵架的內海,曾經成為東帝士和燁隆集團的開發標的,要興建石化煉油廠。

曾經參與反濱南抗爭的黃炎坤,是七股潟湖第一批經營觀光漁筏的業者。當年,濱南工業區要落腳七股潟湖消息傳出,許多關心開發案的民眾來到潟湖,想了解當地的生態環境,黃炎坤便開始用克難的小竹筏,載人參觀他們口中的「台江內海」。


2009年,台江國家公園成立,曾經面臨開發威脅的七股潟湖和沙洲,都納入國家公園範圍,宣告像濱南工業區這樣的大型開發案,再也無法起死回生。網仔寮沙洲上,每逢假日,一天至少會有五六百名遊客到訪。國家公園管理處搭設步道,限制遊客的行走路線,希望保護潮間帶生物。

國家公園的進駐,為遊客建立起保育觀念,對於在沙洲上搭設攤位,販售飲料、海產的行為,也加以限制,引發業者的不滿。

同樣對台江國家公園產生反彈的,還有曾文溪口東魚塭一帶的漁民。曾文溪口,是全國唯二的國際級重要濕地。東魚塭位在曾文溪口東側,和黑面琵鷺野生動物保護區位置重疊。目前土地屬於台南市政府所有,有數十戶漁民向市府租地經營魚塭。魚塭收成後,池底的下雜魚,是黑面琵鷺的食物來源之一。


退潮時分,東魚塭周邊露出廣大泥灘地,沿海居民常會來這裡耙赤嘴蛤,撿散蚵,有些遊客也會來這裡碰碰運氣。在國家公園進駐管理後,目前只有在每年五月到九月初,非候鳥度冬期間,開法居民登記、領證,才能進行捕撈,還要秤重、過篩,太小顆的蛤蠣就不能帶上岸。

不過,讓漁民最感到不便的,是一旦魚塭堤防因為天災受到損害,要請重機具進駐搶修,或要搭建工寮,都要向國家公園申請,流程非常繁瑣。


依照目前營建署公告的濕地範圍,曾文溪口濕地和七股鹽田濕地,總計約6700公頃,和台江國家公園有所重疊。雖然功能和管制強度有所不同,相較於國家公園的嚴格限制,濕地更強調保育與明智利用並重。

但對居民來說,一塊土地上,同時有多個單位在管理,加上過去和國家公園間有不少摩擦,使得他們在聽聞劃設濕地訊息後,將過去對台江國家公園和雲嘉南濱海風景區管理處這兩個單位,累積已久的不滿全部爆發。


早在 2006年,營建署就開始評選國家重要濕地,陸續公告82處濕地。2013年,民間推動多年的濕地保育法,終於三讀通過,將過去公告的42處國際級和國家級濕地,直接定義為受法律規範與保護的濕地。

這項作法引發私有地主的不滿,認為過去從評選濕地、認定範圍到立法公告,整個過程沒有妥善通知或辦理說明會,程序上有瑕疵。為此,營建署趕在
2015年濕地法生效前,重新確認濕地範圍,將私有地排除在範圍外,不過仍然無法平息漁民的憤怒和疑慮。


今年712,營建署預定要審查曾文溪口濕地的保育利用計畫。來自七股、將軍地區的五百位漁民,北上抗議。現行的濕地範圍,多為公有地,長期以來卻有許多漁民在這些土地上從事養殖漁業、捕撈等經濟活動。他們擔心未來無法再繼續討海維生。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往回追溯這段海岸的歷史,在七股鹽田濕地範圍中,除了七股潟湖外,大部分是廢棄鹽田。這裡的海岸經過數百年來的淤積,形成廣大的海埔新生地,沿海居民向海爭地,開墾蚵田、魚塭維生。由於過去沒有完善的產權登記制度,漁民雖有使用事實,卻沒有土地所有權。


日治時期開始發展製鹽產業,日本人向漁民徵地開闢鹽田,戰後,台灣製鹽總廠接收鹽業,又在將軍區的青鯤鯓開闢新的扇形鹽田。漁民只能被迫離開,放棄養蚵、養殖漁業。這個陰影一直深埋在他們心中。

在濕地法架構下,保育和利用是並行的,學者也呼籲,現在正值營建署制定「保育利用計畫」的過程,民眾可以表達各種使用需求,權益並不會受到損害。 

一連串因為濕地劃設作業而引發的風波,讓公部門意識到,政策實施前,與民眾的溝通應該更細緻。要重建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並不容易,但唯有雙方都不放棄溝通,靜下心彼此傾聽,人和濕地萬物共生的和諧景象,才有實現可能。

 

公視 我們的島【七股濕地風雲】
08/29() 2200首播
09/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濕地
縣市: 
  • 台南市
  • 七股區
  • 台南市
  • 將軍區
關鍵字: 
國家溼地, 保護區, 黑面琵鷺, 國家公園, 溼地法

蚵田,水鳥,廣大的鹽田,是許多人對七股的第一印象。二十年前,七股這片全台最大的潟湖,一度要被填海造陸,開發成濱南工業區。當地居民走上街頭長期抗爭,才留下這片自然美景。當初曾捍衛鄉土的漁民,現在卻再度走上街頭,反對劃設國家重要濕地,他們為何如此憤怒?

零安樂前夕

零安樂前夕

摘要: 
喧鬧的台北市,曾有一分鐘的靜默,屬於47隻無辜的流浪犬。幾個星期後,一位年輕獸醫,以安樂犬隻專用藥物,結束自己生命。公立收容所零安樂政策上路前夕,暗夜深沉…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張光宗

嘉義民雄收容所運送浪犬到莉丰慧館(民間狗場)途中,小小的卡車空間,塞了七十隻犬貓,一個多小時的路途,葬送四十七條生命。現在牠們的骨灰,靜靜放在丰慧館的角落,哀思綿長。

位在台南將軍的莉丰慧館,2014年成立,希望搶救各地收容所安樂名單上的狗,這裡建置了一個送養平台,長期與各地收容所合作,民雄收容所就是其中之一。

1200大的空間,將近三千萬硬體經費,打造出收容六百多隻狗狗的園區。 健康且結紮的狗,能在前院大廣場自由跑動,不關籠。到了週末,志工來為狗洗香香,想認養的民眾,也可以自在與狗狗互動,目前已經有460多隻狗,透過這個平台,找到新家。

不過這個搶救死刑犬的平台,因為動保法的修法,起了轉變

2015年初,立院通過動保法修法,刪除原本第十二條,經公告十二天無人認領養的犬隻得以宰殺的條文,但罹患重病或法定傳染病的犬隻,仍能以人道處理。預計2017年全面實施。

為了做到零安樂,台南市動保處從2015年起,將部分傷病犬送到莉丰慧館。從此,除了安置原本從各地收容所救援的狗,還要增加符合傷病犬需求的空間。莉丰慧館園長徐雯慧表示,為了因應2017年零安樂,新蓋了兩個醫療中心,有一位專業獸醫駐場。

動保法自1998年公布施行,同時期也建立公立收容所,安置被棄養或通報捕捉的犬隻,二十多年來,平均每年有十萬隻狗進入收容所,入所十二天無人認領而安樂死的數量,超過百萬隻。嘉義民雄收容所的悲劇,炸開了零安樂首要面對的爆量問題。

根據農委會資料,民雄收容所在2015 年,有65.42%的認養率,公立收容所的平均認養率,也從2008年的13.77%,提升到2015 70.28%,曲線漂亮,真相也如此美麗嗎?
 

長期關心流浪動物的中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陳光輝觀察到,事實上,狗很少直接進到家庭,大部分由私人狗場帶走,就像這次民雄收容所發生的事件。到底有多少狗去了民間狗場?政府沒有數據,也沒有法令規範,移到民間狗場後,狗的命運,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來到民雄收容所,進入垃圾掩埋場大門,順著彎彎曲曲的道路前行,才能抵達位在最裡面的收容所。早期,捕捉流浪犬的工作,是由各地清潔隊執行,因此流浪犬也就安置在垃圾場旁邊。

這裡的設計容量是一百隻,卻常常收容兩百隻以上,每年進出數量在四千隻左右,原本只有一位獸醫與一位清潔人員,沒有醫療室,辦公室就是一個貨櫃屋。意外過後,地檢署介入調查,相關人員降職處分,嘉義縣動物疾病防治所則換上了新所長,同時增派人力,犬舍進行改善。

2015年,民雄收容所的所內死亡率28.71%,是當年全台最高,簡陋硬體急需改善。目前民雄收容所正規劃原地改建,預估經費4800萬,擴充容量到兩百隻,但能否得到民雄鄉親同意,還在努力中。而建造一個收容所,至少需要三年,但20172月,零安樂政策就要上路。

目前各地收容所進來的犬隻數量,高於送出數量,隨時都要面臨爆量壓力,狗太多,無法適度分籠。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就看到,收容所中的狗遇到疾病,會大規模病死,因為醫療資源很有限 ,或是互咬而死,甚至瘦的狗因為搶不到食物,活活餓死。

位在新屋海濱的桃園市動物保護教育園區,也是長期爆量。今年五月,簡稚澄園長以安樂犬隻的藥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生命沒有不同」的遺言。

認識簡園長多年的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常務理事劉盈如表示,根據農委會的收容所設置組織準則,一位獸醫負責一百隻狗,新屋收容所的設計容量是三百隻,編列三位獸醫。實際狀況是,新屋已經擠進快六百隻,動物緊迫,每天都在互咬,動物受傷,末端醫療工作就會增加非常多。

扭曲的制度,源源不絕的數量,壓垮第一線獸醫。弔詭的是,即使已經爆量,面對民眾的強烈壓力,園方無法拒收。劉盈如表示,民眾遺棄的犬隻,占了園區入所動物的五成,今年一到三月,動保處接到的民眾陳情件數,已經有1765通,數量與來源,必須好好探討。

1998年,全台有十二萬隻狗進了收容所,2015年,下降至將近八萬隻。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分析,每年還是有十六萬隻幼犬,進入寵物市場。以桃園為例,一個工作人員負責稽查幾百間繁殖場,每間大概三到四年才會被稽查到一次,寵物業的管理極需加強。她也希望提高買賣狗的門檻,不要讓民眾輕易得到一隻狗,喜新厭舊又輕易丟棄。

根據農委會統計,2015年的家犬有172隻,但寵物登記的普及率與正確率很低。基礎資料不確實,後續家犬絕育就更難落實。

源頭失控,又想做到零安樂,為了減少流浪動物進入收容所,除了精確捕捉,也有少數都市嘗試進行TNVR。在鹽水溪畔,海媽就得到台南市動保處默許,一個人照顧著兩百多隻流浪犬。沿著堤防,一路放置飼料,老人的愛心與公共衛生、公共安全的疑慮,交錯著。

海媽與志工努力結紮,結紮的狗也都有剪耳記號,但狗的數量卻沒有減少,不停有新的棄犬被丟過來。她看著拼命搖尾巴的狗,心疼又充滿無奈。

想藉由TNVR來達到流浪動物減量,前提是空間封閉,不再有新的沒結紮個體加入,還有在地居民的同意。以台灣的現況,想達成這兩項前提,很難。同時,流浪動物與野生動物的衝突,疫病的流通,也是要面對的課題。

幾個月後,零安樂政策就要上路,源頭控管,硬體整備,相關配套都沒到位。零安樂政策對動物來說,也許只是換個地方、換個方式,走向死亡。

絕育,從源頭減量,才能減少悲劇。教育,從民眾心裡扎根,這些被馴化的犬隻,擁有忠誠善良的靈魂,牠們最好的歸宿,不是街頭,不是收容所,是家庭。

公視 我們的島【零安樂前夕】
06/06() 2200首播
06/1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嘉義縣
  • 民雄鄉
  • 台南市
  • 將軍區
  • 桃園市
  • 新屋區
關鍵字: 
流浪狗, 浪犬, 街頭動物, 零安樂, 安樂死, 收容所

喧鬧的台北市,曾有一分鐘的靜默,屬於47隻無辜的流浪犬。幾個星期後,一位年輕獸醫,以安樂犬隻專用藥物,結束自己生命。公立收容所零安樂政策上路前夕,暗夜深沉

爐碴風暴(上)


爐碴風暴
()

摘要: 
民國40年代,台灣開始發展鋼鐵工業,但鋼鐵廠的廢棄物,爐碴與集塵灰,卻到處流竄。民國90年,廢清法通過,終結了這個亂象。民國91年,經濟部工業局公告爐碴再利用的相關辦法,爐碴合法的進入農地魚塭,這場爐碴風暴席捲全台…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如果在路邊、魚塭、農地,發現一顆顆的黑灰色小球,大多數人會以為,那是石頭,但它可能是含有高濃度重金屬和戴奧辛的集塵灰。鋼鐵業的廢棄物─爐碴與集塵灰,如果現身在我們周遭,一般民眾難以分辨,這幾年爐碴、集塵灰污染事件開始登上媒體版面,才掀起這隱藏許久的爐碴風暴…


爐碴全島流竄

台灣鋼鐵業從民國40年代開始發展,過去因為環保意識低落、法規缺漏,鋼鐵業的廢棄物─爐碴與集塵灰到處流竄。民國63年,廢棄物清理法通過,廢棄物的管理,才逐漸步上軌道。

作為石門水庫在颱風期間備用水源的中庄調整池,在施工前,水利署發現大量爐碴,桃園縣政府拿出航照圖說明,這是在民國70幾年到80年初,業者盜挖砂石回填爐碴所致,為維護民眾的飲用水安全,水利署會把爐碴全數清除,費用預估13億元,這筆錢全民買單。

而在高雄市駱駝山,從以前就被丟棄了大量的集塵灰,在駱駝山山腳下的排水溝,清理時挖起的底泥堆在路旁,台南市社區大學講師晁瑞光用機器檢測,鋅的含量3800PPM,超過土壤管制標準近兩倍,晁瑞光很擔心駱駝山的污染,已經向外擴散。這個廠址高雄市環保局已經列管,但現場沒有任何防護阻絕措施,這些過去的陳年舊帳,處理起來成本高昂。

雖然廢棄物清理法在民國63年就通過了,鋼鐵廠產生的廢棄物應該進入掩埋場,但過去環保意識低落、稽查管理難落實,許多不肖業者伺機偷倒、偷埋,這些找不到兇手的不明污染場址,政府還是要面對。


61線 爐碴大本營

走在台61線台南七股段,爐碴數量之多,蔚為奇觀,全長13公里的路段,路基、邊坡都被偷埋爐碴和集塵灰,儼然成為爐碴掩埋場。民國88年到93年,台61線道路工程施作,包商偷埋爐碴與集塵灰,甚至連還沒發包的交流道,路基都已經用爐碴填好了。

七股是沿海養殖重鎮,放眼過去都是魚塭,靠著連通的渠道,提供魚塭的養殖用水,在台61線沿線以及溝渠的堤岸也滿佈爐碴。當年道路完工後,就發生養在溝渠的牡蠣暴斃事件。由於爐碴屬於鹼性,又含有各種重金屬,甚至是戴奧辛,污染水域、土壤的風險很高,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表示,政府官員認為爐碴不會溶出造成污染,但是如果長期泡在水環境,仍有可能溶出來,造成當地重金屬的背景值上升,更嚴重的是,這些渠道是魚塭的養殖用水來源,也連通七股潟湖,當重金屬進入水體累積在環境中,經由食物鏈累積在水產品中,後果不堪設想。

民國994月,台南市社區大學理事長黃煥彰披露台61線遭到爐碴入侵,當時的台南縣環保局卻表示:「爐碴是可以被用來做道路的級配,是合法的。」在民國1001月的一場爐碴記者會中,公路總局對台61線的回應,也說爐碴可以再利用。黃煥彰質疑公路局說謊,因為承包台61線工程的業者,沒有向公路單位申請許可,即是違法。

民國90年,廢清法第七次修正通過,依照廢清法第39條,事業廢棄物的再利用,要回歸到「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以鋼鐵業而言,屬於經濟部工業局管轄。民國91年,工業局公布了「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管理辦法」,爐碴屬於可以再利用的項目。

61線台南段施工時間,橫跨再利用法規通過之前跟之後,介入調查此案的台南地檢署認定,這些爐碴屬於廢棄物,不屬於再利用的範疇,業者的行為是違法的。台南地檢署檢察官林仲斌表示,台61線的爐石,很明顯沒有經過破碎、磁選、篩分的動作,依照經濟部工業局標準,沒經過這三個動作,就不是再利用過後的產品,屬於廢棄物,所以適用廢清法。而且當時還發現集塵灰,屬於有害事業廢棄物,也適用廢清法。

廢棄物違法掩埋,依法就是要全部清除,但要解決如此龐大的爐碴和集塵灰,是何等浩大的工程,費用也將是天文數字!事情爆發至今,環保機關只緊急處理了幾個地點,但處理方式仍不足以避免爐碴污染環境,甚至連集塵灰也沒清乾淨,台61線台南七股段的污染,還持續中,這場災難該如何收拾,環保單位的做法,受到嚴格的檢驗。


爐碴來源 追追追

住在台17旁鹽埕聚落的李銀治伯伯,他平常用來固定衣架的石頭就是爐碴,這些爐碴甚至還參雜了集塵灰,當年他曾經到台61線工地做臨時工,業者利用晚上十一、二點,載來很黑的爐碴,即使他穿上兩層襪子和厚重的工作鞋,還燒透過去,鞋子都在冒煙。黃煥彰跟他說明後,他才知道,傾倒在家園的,是有毒的集塵灰和爐碴。李銀治氣憤的表示,應該填土方怎麼變成爐碴,不過公路總局回答他,事先不知情,而工程監工也說,並沒有准許業者傾倒,李伯伯就質疑「那為什麼爐碴會到這裡?」。

61線台南段的爐碴案,台南地檢署主動調查,分成三案,其中兩案已經偵結,第一案能確定,爐碴是從威致鋼鐵公司出來,但工程的承包商與鋼鐵業者,卻都全身而退,因為已經超過十年的法律追溯權,第二個案子因為查不到爐碴來源,只能起訴承包商。台南地檢署檢察官林仲斌表示,爐石偷倒,往往很久之後,才會被發現,因此證據蒐集相當困難,尤其還牽扯到追溯權時效,這是至今無法克服的事。

負責台61線台南段工程的公路總局,最後也沒有被起訴,林仲斌檢察官說明,公路總局說這是包商的行為,他們並不知道是爐石,「除非我有更強烈的證據,證實公路總局知情,但是這是將近十年前的事情,我很難還原。」林檢察官無奈的說。

雖然法院最終判決還沒出爐,但廢清法的罰責,只有幾年的刑責或是幾百萬的罰金,包商把土方偷天換日變成爐碴和集塵灰牟取暴利,還污染土地、禍害子孫,居民如今只希望,政府能還給他們一片淨土。


集塵灰 失控?

環保團體接到檢舉,台61線彰化伸港段被偷埋集塵灰,集塵灰的特性就是鋅的含量特別高,用儀器檢測,許多重金屬都超過管制標準,依法集塵灰屬於有害事業廢棄物,不得再利用,鋼鐵業者必須送到合法掩埋場處理,卻被不肖業者夾帶在土方裡,成為工程的回填土。台南市社區大學自然與環境學程的講師晁瑞光表示,「集塵灰本來體積一點點,混到土方變成這邊的土,這也導致整個土壤受到污染,全部完蛋!」

違法偷埋集塵灰的情形,也發生在台61線的台南七股段,走進一個看似平常的魚塭,腳底下踩的竟然是集塵灰,當年台61線台南段施工時,包商承租魚塭作為預拌混凝廠。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表示,魚塭檢測到的鋅跟鉛都偏高,而在台61線也測到同樣的情形,因此推測業者可能把爐碴跟集塵灰混合,埋在台61線,「我們最擔心的是不知道業者到底埋了多少?光看這邊廢棄的集塵灰數量,就非常龐大!」。

為什麼環保署監控列管的有害事業廢棄物-集塵灰,最後會被當成回填的土方呢?

環保署廢管處簡任技正彭瑞祥表示,民國90年,環保署成立事業廢棄物管制中心,對於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追蹤管制,環保署的做法,是在清運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車輛上裝設GPS,納入追蹤系統管制,但是有些案件是在民國90年以前發生的,那是歷史的共業。

介入調查爐碴與集塵灰的監察委員錢林慧君認為,清除有害事業廢棄物的甲級清理公司,車輛有的有GPS,有的沒有GPS,業者可能報10輛,載運到某個地方後,部分集塵灰放到沒有裝GPS的車子,漏洞還是不少。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認為,集塵灰有的混在建築廢棄物,混在泥土,混在爐碴,混在水泥裡,業者招式非常多,他建議只有透過比較強的外部稽查,才可避免不法事件。

調查爐碴、集塵灰案件的監察委員和檢察官都認為,環保署目前對於集塵灰與爐碴的產量,無法有效掌握,現有的管控機制也還有漏洞,更重要的是,經濟部工業局不能置身事外。林仲斌檢察官認為,鋼鐵業者進多少原料,製程能力如何?產量多少?銷售數量多少?產生廢棄物的量是多少?都要作精密的計算,之後再去比對業者申報的數量符不符合,這才合理。經濟部有義務協助到第一線監督,計算業者產生多少廢棄物,「目前為止沒看到,所以就一直管控不是很好,流向也不清楚」

不管是過去的歷史,還是現在進行式,爐碴、集塵灰的問題都要面對。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 大溪區
  • 高雄市
  • 小港區
  • 台南市
  • 七股區
  • 台南市
  • 將軍區
  • 彰化縣
  • 伸港鄉
關鍵字: 
重金屬, 土地汙染, 戴奧辛, 爐碴, 集塵灰, 事業廢棄物, 廢清法, 整治場址, 台61線, 黃煥彰, 晁瑞光, 土壤管制標準, 食品安全

民國40年代,台灣開始發展鋼鐵工業,但鋼鐵廠的廢棄物,爐碴與集塵灰,卻到處流竄。民國90年,廢清法通過,終結了這個亂象。民國91年,經濟部工業局公告爐碴再利用的相關辦法,爐碴合法的進入農地魚塭,這場爐碴風暴席捲全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