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鄉」相關文章

後山人的生活意見

2014-01-13

一棵不一樣的聖誕樹、一個不起眼的茅草屋,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又蘊藏著什麼樣的期待?村莊該長什麼樣?阿公阿媽有意見!

變色花蓮溪

2013-12-30

花蓮溪出海口,被人稱為大山、大川與大海的交界,是東海岸野鳥的重要棲息地,因為生態資源豐富,不但被政府核定為「國家級重要溼地」,也在此劃設「花蓮溪口自然生態保護區」。但是緊鄰保護區的中華紙漿廠,長達四十五年不斷排放污水,流經保安林地、流到花蓮溪,讓溪流與溼地,失去了原本的顏色…

找回失落的吉野驛

2011-11-21

花蓮吉安鄉的舊火車站前,有一棟80年的日式房舍,最近因為道路拓寬,面臨強制拆除的命運,當地居民發起一連串搶救活動。究竟這棟老房子的背後,有著什麼樣不平凡的故事,而它跟整個吉安鄉,甚至東部的歷史,又有什麼樣的關聯?

接管慶修院

2010-05-03

一個人縣府前誦經,不為祈禱,只為抗議。花蓮慶修院,爆發官民經營風波,當苦心經營的團隊,讓老古蹟有新生命,面對政府強制接管,文化又該何去何從?

做個綠色旅人

2008-03-31

歐美國家早已有環保旅館的觀念,國內的環保旅館和民宿才剛要起步,當法令尚未制定完善,我們是不是可以先成為綠色的旅人,讓自己每次的移動,不會成為地球喘不過氣的壓力…

愛憎蘇花高

2007-03-30

1978年,中山高速公路開通,台灣從此進入高速公路時代。1987年,北二高動工興建,西部平原橫跨著一座又一座水泥長程。2006年,北宜高速公路通車,長隧道工程取代了九彎十八拐的記憶。2007年,蘇花高速公路箭在弦上,有人愛它,有人恨它。一場公路興建與地方發展的拉力賽,在東部開跑。

和釀良酒

2007-01-05

採訪/林燕如、于立平、張岱屏撰稿/林燕如攝影/陳慶鍾、張光宗、陳錦彪剪輯/陳添寶 花蓮縣吉安鄉的南華村是一個只有不到二千人的小村落,放眼望去,都是空闊的屋舍綠地與低矮的砌石圍牆,有點像是雞犬相聞民安於居的桃花源。而從老一輩的人,口中可以熟練地切換好幾種語言,不難看出南華村歷史移民聚落的特性,一直以來這個地方融合了客家、閩南、原住民等三個族群在此相依。

和釀良酒

2007-01-05

在日據時代,南華村就以種植吉野一號(天皇米)聞名全台,據說這個米的滋味,是又香又Q,釀起來的酒順口不辣,讓人念念不忘,但是因為它需要在純天然的不能施打化學肥料的耕作環境下種植,所以就被其他的米種給取代了。在現今我們驚覺使用化肥對土地的傷害何其大的時候,南華社區發展協會計畫從天皇米的故事做為切入點,不單是創造當地文化產業,也希望可以將有機的觀念帶回南華村。

人牛對話錄

2006-02-20

你是否還記得小時候白鷺鷥與水牛交織的田園景象?而這樣的景致,又有多久不曾出現了呢?曾經在台灣走過三百多年歷史,為人們犁田、拉車、搬運重物,曾經是農家的一份子,在我們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水牛,是否在失去經濟價值之後,終將走入歷史?對於即將滅絕的野生動物,我們了解保育牠的重要﹔那麼對於勢微的經濟動物呢?於是我們走訪花蓮種畜繁殖場,尋找將消失的水牛圖像。

新十大建設?

2004-06-07

一群環保媽媽們,來到立法院前抗議,控訴「五年五千億,新十大建設」中的「蘇花高速公路」與「四大人工湖」將毒害我們的母親─台灣。沉寂四年的環境運動開始甦醒,環保團體將展開一波又一波的抗議行動……

野地裡的恩賜

2004-01-19

秋冬季節,花東縱谷並不如想像中蕭瑟寂寥,野地裡處處生機盎然。山蘇、藤心、楊桃豆、龍葵、樹豆…,放眼望去,到處是可以採摘的美味野菜。但是,只有真正的野菜專家,也就是這些在黃昏市場賣野菜的阿美族媽媽們,才能夠精準地判斷什麼菜長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它正好成熟。

稻米傳說

2003-04-21

追溯起台灣島上最早的稻作耕種遺跡,是在五千年以前。然而五千年前先民所時用的稻米,與現在的稻米在品種、風味與外貌上早已大大不同。幾千年來水田裡的稻米幾經人類的選種改良,發展出上千的種類,然而,仍然有少數的稻米,未經人類的刻意栽培,保有原始的基因,在野地裡生長,這些稻種看似雜草,過去被人們忽略、遺忘,而台灣野生稻有個特殊的名字--『鬼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