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

翻轉熱屋頂

翻轉熱屋頂

摘要: 
今年六月,台北市高溫飆破38.7度,創下有紀錄以來六月的最高溫,而全球氣溫也連續十三個月破歷史紀錄。台灣因為熱島效應影響,都會區溫度上升趨勢是其他地方的兩倍,該如何解救熱島?改變,就從屋頂開始!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早上八點不到,城市裡的農夫紛紛出動,爬上屋頂,經營自己的秘密菜園。這是台北市內湖湖興區民活動中心,一年多前還是一片荒蕪的屋頂,如今已是生意盎然的農場。

台北市從去年開始推動田園城市計畫,以各個行政區的公有屋頂做示範,推廣屋頂農場。湖興空中農場場長黃谷忠,是屋頂農場能成功維續的推手,他自己家的屋頂也有小小菜園,不但生產蔬菜,還幫忙節電。

屋頂是城市的另一張臉。從空中俯瞰,台灣都會區的屋頂幾乎都被鐵皮覆蓋。從紅外線熱影像儀可以發現,夏季屋頂溫度都高達五六十度以上。為了替建築降溫,包括西雅圖、芝加哥、東京等都市,十多年前就開始積極推動綠屋頂,在屋頂上種植草皮或花園、菜園等等。

在夏季,綠化後的屋頂溫度,比起水泥或鐵皮屋頂,溫度下降達二十度以上,頂層室內溫度可以降低三到五度,周邊溫度也會跟著下降。近幾年台灣許多學校陸續建置綠屋頂,作為校園節能減碳策略。高雄前金國中的屋頂農園,結合太陽光電、魚菜共生等設施,原本閒置的屋頂,現在成了有多重功能的空中教室。


然而,並非所有屋頂都適合做綠屋頂。今年五月,香港城市大學發生屋頂坍塌意外,正因為綠屋頂設置前,沒做好安全評估。除了屋頂耐重必須詳細評估,綠屋頂推動最困難的部分是在維護管理。在植物挑選上,必須能適應屋頂的惡劣環境。

水源,是綠屋頂的另一個問題,如果屋頂綠化要消耗大量自來水,反而會造成浪費。薄層綠屋頂的設計,最下層是蓄排水板,上面有過濾層,輕質土壤,然後是植栽,這樣的設計,除了排水,也能蓄水。


海洋大學教授廖朝軒是研究雨水回收的專家,河海工程系這棟建築本身就是巨大的雨水蒐集體,可以貯存一百噸以上的雨水。廖朝軒在樓頂設計了一塊面積十平方公尺的薄層綠屋頂,種植假儉草,雨水經過綠屋頂蒐集。流到初級雨水貯存桶,經過過濾再抽回第二個貯水桶,透過滴灌系統進行自動澆灌,如果供水不足再由自來水做補充。設計幾乎完全不需人力維護,可以用雨水替代大部分的自來水。

目前中央政府對屋頂綠化或隔熱,並沒有強制規範。在地方政府方面,新北市跟高雄市是最早開始推動綠屋頂的縣市。2011年,新北市規定新建案超過五千平方公尺,就必須做屋頂綠化或設置太陽光電。高雄市政府2011年也通過綠建築自治條例,規定五十公尺以上的新建築綠屋頂,面積必須達到二分之一以上,同時為了鼓勵舊有建築改成綠屋頂,提供最高八十萬元的補助經費。

除了綠屋頂,立體綠化也有節能效應。台灣建築法規規定,陽台僅能兩米深,但高雄市政府突破中央法規限制,新建案可以設計三米深的景觀陽台,不計入地坪與容積。景觀陽台每層都必須種植樹木花草,希望將建築物營造成一座垂直森林。建商設計公共的滴灌系統,以公共用水統一澆灌,減輕住戶維管的壓力。


相較於新北市與高雄市,台北市則是在今年五月通過新建築綠化實施規則,從六月起,新建築屋頂必須有二分之一以上的面積進行綠化,才能取得執照。

一棟建築物的生命長達四五十年以上,如果政府不去管控,並減輕建築物對環境的影響,對於能源消耗、都市環境的惡化,將產生長久效應。不管是綠屋頂或立體綠化,甚至是對建築物做耗能評估,都是改變城市的第一步。

聯合國的研究報告指出,當城市中綠屋頂普及率達到七成,熱島效應將完全解除。在極端氣候下,城市將面臨一波波熱浪襲擊、暴雨考驗,從屋頂開始改造耗能又不健康的建築,不僅為了悠閒、美觀,更是城市求生必要策略,地方政府已經著手進行,下一步就看中央政府能否提出更積極的策略,讓城市從熱島中解脫。

公視 我們的島【翻轉熱屋頂】
08/01() 2200首播
08/0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熱島效應, 高溫, 屋頂菜園, 魚菜共生, 綠屋頂, 建築節能

今年六月,台北市高溫飆破38.7度,創下有紀錄以來六月的最高溫,而全球氣溫也連續十三個月破歷史紀錄。台灣因為熱島效應影響,都會區溫度上升趨勢是其他地方的兩倍,該如何解救熱島?改變,就從屋頂開始!

20160706原民抗議杉原棕櫚度假村開發


【島在現場】原民抗議杉原棕櫚度假村開發

摘要: 
「杉原棕櫚濱海度假村開發案」在29號環評大會以10票同意票通過開發案(出席委員有17位),不過要在7/7之前補足資料,環保署才會正式公告。趕在正式公告的前一天,加路蘭、刺桐、都蘭三個部落居民和環保團體,上午來到行政院前,呼籲政府應落實原基法第21條「原民知情同意權」,要求相關單位出面負責。林全辦公室主任施克和出面接下陳情書,表示未獲部落同意將不會給予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杉原棕櫚濱海度假村開發案」在29號環評大會以10票同意票通過開發案(出席委員有17),不過要在7/7之前補足資料,環保署才會正式公告。趕在正式公告的前一天,加路蘭、刺桐、都蘭三個部落居民和環保團體,上午來到行政院前,呼籲政府應落實原基法第21條「原民知情同意權」,要求相關單位出面負責。林全辦公室主任施克和出面接下陳情書,表示未獲部落同意將不會給予開發。

天龍國的單車路


天龍國的單車路

摘要: 
塞車、塞車還是塞車…近年來大台北地區的汽車數量持續成長。據統計,台北市的汽車密度,每平方公里高達2938輛,遠高於新加坡與香港。市政府計畫在主要幹道上劃設自行車道,究竟自行車該怎麼走?城市交通又該如何找解藥?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Anson是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去年底他決定自己創業,靠的是兩條腿跟一輛單車。Anson的構想很快吸引熱愛騎單車的年輕人加入。這個由年輕騎士組成的快遞軍團,採用專件配送,標榜比傳統快遞更迅速,一小時內取件,兩小時內送達,希望藉由單車物流,滾動出城市的另一種風景。

十年前,電影練習曲引發一波單車熱潮,單車環島成為許多年輕人的成年禮,或中年人挑戰自我的一種方式,這幾年串連全島的自行車道逐漸完成,包括環島一號線及許多通往觀光景點的支線。城市也開始建置公共單車租賃系統,單車不只是一種運動工具,也是城市公共運輸系統的一部分。

台北市從2012年正式啟用YouBike至今,已經有225個站點、7200多輛車,每輛YouBike每天週轉率最高達十次,許多市民的生活習慣,也因而改變。

單車也是探索城市的一種工具,台北社大環境課程講師陳建志,在台北中正、北投區等社區大學開了一門課,就是用單車來認識環境。他帶著學員穿梭大街小巷,重新發現在日常生活中,被我們忽略或視而不見的風景。

單車走讀這堂課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替城市自行車環境做體檢。開車或騎摩托車的人其實很難體會,城市道路對單車族有多少隱藏的危險跟障礙。路面的高低落差、大小坑洞、水溝蓋,還有標示不清等問題,透過單車偵探的勘查,向政府提出具體改善建議。

台北市政府計畫在2018年底,將YouBike站擴展到四百個,是現在的兩倍。為了鼓勵更多人騎單車上路,市政府選擇在四十米以上的主要道路,優先設置自行車道,但是為什麼要設在大馬路上?台北市交通局長鍾慧諭表示,這幾條主要道路也是重點的捷運路線,希望以YouBike站銜接捷運站,做為捷運接駁的一環。

三橫三縱自行車道中,包括南京東路、仁愛路、信義路是在既有人行道上劃標線,不影響原本汽機車用路,另外復興南北路、新生南路、松江路等,有的取消路邊停車格,有的則是單向或雙向縮減一個車道。今年一月台北市區嚴重塞車,雖然市府分析塞車原因是天候不佳,又遇到過年採買導致車流量增加30%,但正在施工中的自行車道讓塞車程度惡化,引發民怨。該不該在主要道路上設置自行車道,也引發爭議。

部分汽車駕駛對自行車道不以為然,那麼單車族又怎麼看三橫三縱?226日傍晚,一群以單車做為通勤工具的市民,發起單車臨界量運動。將近一百人不畏濕冷天氣集體上路,想體驗剛完工的單車道,究竟好不好走?

要鼓勵民眾騎單車,除了自行車道,還需要更多配套措施。在國外,有些城市為了鼓勵單車通勤,政府會提供獎勵或各種誘因。比如地方政府或公司提供單車通勤津貼,設計安全的停車空間或提供淋浴更衣設施等。

推廣自行車不只是蓋硬體設施,也需要尊重行人與自行車的用路權。陳建志認為,自行車文化的教育,可以從國中小就開始著手。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執行長周聖心指出,自行車道是大眾運輸的一環。台北市耗資7500億建立捷運系統,每年補貼大客車也高達三十億,下個階段可能要思考,如何提升軟體,讓自行車與行人得到尊重。希望未來不僅台北市能成為單車友善城市,新北市也能逐步推進,讓單車在雙北的綠色運輸系統中,扮演更重要角色。

二月底,台北市舉行世界自行車大會,一場單車嘉年華活動,上千民眾騎著單車在高架道路上乘風而行。平常只有汽車能行駛的新生高架橋,突然成了一條超大型自行車道,連三四歲的小孩,也一口氣從市政府騎到圓山。

曾有人做過比較,一輛汽車在馬路上占據的面積,相當於機車的
7.5倍、自行車的12.5倍。從長遠來看,發展綠色交通,讓單車成為大眾運輸的一環,是條必走的道路。然而改變並不是一蹴可及,逐步改善硬體、營造互相尊重的環境,才能讓單車在城市裡更方便、更安全。

公視 我們的島【天龍國的單車路】
04/04() 2200首播
04/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單車運動, 自行車, 綠色交通, 減碳運輸, 臨界量, 三橫三縱

塞車、塞車還是塞車近年來大台北地區的汽車數量持續成長。據統計,台北市的汽車密度,每平方公里高達2938輛,遠高於新加坡與香港。市政府計畫在主要幹道上劃設自行車道,究竟自行車該怎麼走?城市交通又該如何找解藥?

20151031不給好空氣就搗蛋


【目擊現場】不給好空氣就搗蛋

摘要: 
中南部、北部的天空有著隱形殺手,PM2.5(細懸浮微粒)藏在空氣裡作祟,讓不少呼吸道敏感的朋友,鼻水直流、噴嚏猛打。這些空氣污染物除了從境外飄來之外,其實有很多是我們可以改善的,像是減少高污染量的產業發展,選擇更友善環境的發電方式、機動車輛的更換等等。今天上午在總統府前,一群大小朋友戴上面具,高舉訴求標語,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萬聖節活動,他們不要糖果,只希望政府給一口乾淨空氣!

縣市: 
  • 台北市

中南部、北部的天空有著隱形殺手,PM2.5(細懸浮微粒)藏在空氣裡作祟,讓不少呼吸道敏感的朋友,鼻水直流、噴嚏猛打。這些空氣污染物除了從境外飄來之外,其實有很多是我們可以改善的,像是減少高污染量的產業發展,選擇更友善環境的發電方式、機動車輛的更換等等。今天上午在總統府前,一群大小朋友戴上面具,高舉訴求標語,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萬聖節活動,他們不要糖果,只希望政府給一口乾淨空氣!

濁水啟示


濁水啟示

摘要: 
每個颱風,都讓人出乎意料,中颱蘇迪勒,為大台北帶來震撼。水濁、路斷、屋毀,距離市區不到一小時車程的烏來,首次成為孤島。這次,大自然想說些什麼?

採訪 陳佳利 柯金源 劉啟稜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柯金源 張光宗 邱福財 陳添寶 陳忠峰
剪輯 張光宗

中颱蘇迪勒,讓台灣人度過了一個風雨交加的父親節。也讓大台北居民,首次遇上沒有乾淨自來水的意外。黃水不敢用,賣場湧現買水人潮,連續兩天供不應求。

豪雨導致溪水濁度標高到三萬九千多度,但淨水廠處理極限只有六千度。大台北地區的民生用水來自新店溪,而新店溪上游是翡翠水庫所在的北勢溪,與流經烏來的南勢溪,這回南勢溪的濁度遠高於北勢溪,究竟上游怎麼了?


蘇迪勒帶來的豪雨,讓溫婉的南勢溪,瞬間瘋狂奔流,沖斷了橋梁,毀壞了道路,前往烏來變得困難重重。被大雨沖下的砂石,緊急往路邊堆置,滿地泥濘,道路上漫流著土黃濁水,車輛只能勉強通行。

再往前走,烏來地區唯一的聯外道路新烏路,沿線多處崩塌,最嚴重的崩塌,位在10.2公里處,將近兩百公尺的路基崩壞,平時交通方便的烏來成為孤島,一千多人受困山區。

前進到南勢溪與桶后溪交會處,昔日熱鬧的溫泉區已經走樣。洪水漫上路面,溪畔溫泉飯店無一倖免。在烏來長大的林先生,手機錄著永生難忘的畫面。大水退去了,他原本每天生活的地方,不知何時才能復原。地下一樓幾乎被漂流木填滿,地下二樓則是完全不同的景象。泥沙堆積超過一公尺高,連澡堂的門都打不開。

溫泉區遭受重創,南勢溪畔,位在下龜山橋附近的民宅,88號清晨則是完全滅頂。十多戶民宅當中,地勢高一點的房屋沒事,但家當被洪水一掃而空。靠近溪畔的房屋,屋頂全被掀走,大水還帶走了一條人命。泥砂將聚落塗上了沉重的灰色,溫馨家園只剩斷垣殘壁。


烏來地區最深山的部落福山,颱風過境一個星期,聯外道路依然多處中斷,我們跟著空勤總隊,終於能深入瞭解災後情況。目前留在部落的居民不到一百人。直升機載運部分物資與汽油,有些物品還是得仰賴部落青年,繞過北107鄉道8.5K的大崩塌,才能取得山下運來的物資。

傍晚,部落婦女開始準備食材,部落共食,共體時艱。電信公司人員也趕上來架設臨時設備,一度與外界失聯的部落,終於恢復通訊。物資、通訊暫時沒問題,但一處養鱒場有五千隻蟳龍魚因為水濁與停電暴斃,散發惡臭,讓居民很擔憂。

山明水秀,因溫泉、瀑布而聞名的烏來,也因為水,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創,蘇迪勒颱風兩天內在烏來山區降下一千三百公釐雨量,流竄進山體的雨水,導致土石崩塌,溪水因而濁度飆高,影響了大台北的飲水。

再往上游,南勢溪流經的是林務局管理的烏來事業區,面積有三萬多公頃,林相完整,三十年沒有砍伐,只在東札孔溪旁,有個十多公頃的崩塌地。這座崩塌地被外界質疑是導致南勢溪濁度飆高的元兇。但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表示,這兩年執行自然復育,目前崩塌地表是母岩,表面的風化土,也都已在非汛期處理乾淨。

究竟實況如何,水利署的工程人員深入山區,希望能釐清原因。來到南勢溪上游的兩條支流,大羅蘭溪與東札孔溪交會處,大羅蘭溪水非常清澈,但東札孔溪卻非常混濁。水利署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工程員林齊堯表示,這次南勢溪水濁是烏來老街上游到東札孔溪這一段的自然崩塌所造成。


根據林務局的資料,這次烏來地區的崩塌總面積有56.89公頃,新增的崩塌地都不在國有林範圍內,面積超過1.5公頃的新增崩塌地有五處,總計有10.38公頃。從空中檢視,新崩塌地大都出現在道路與聚落。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主任陳宏宇表示,烏來地區山高坡陡,岩層不連續面發達,開發是惡化它的基本條件。

蘇迪勒颱風造成84失蹤437傷,全台四百萬戶大停電,寫下了屬於它的記錄,它在大台北投下了飲用水的震撼彈,透過溪水的黃濁,揭開上游集水區的開發夢魘。再一次提醒我們,依山傍水,美景無限,但越美麗,越兇險。

公視 我們的島【濁水啟示】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災難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烏來區
關鍵字: 
蘇迪勒, 颱風, 北勢溪, 南勢溪, 翡翠水庫, 土石流, 溫泉, 福山部落, 崩塌

每個颱風,都讓人出乎意料,中颱蘇迪勒,為大台北帶來震撼。水濁、路斷、屋毀,距離市區不到一小時車程的烏來,首次成為孤島。這次,大自然想說些什麼?

樹倒


樹 倒

摘要: 
蘇迪勒颱風過境,挾帶強風豪雨,城市裡的樹木們,毫無招架之力,成了最大的受災戶。從北到南,全台超過三萬株樹木嚴重受損,折枝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風雨過後,殘缺的枝葉,訴說著百般無奈…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 陳志昌 孟昭權
剪輯 陳忠峰

當大樹倒下,最怕的是危及人命、損傷車輛和房屋,這次颱風造成嚴重的樹災,除了風勢太強,還會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有人認為棲地環境不良,也有人認為跟修剪很有關係。

以首善之都台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來說,受限於修剪經費,每年最多只能修三萬棵左右,全台北市有九萬棵行道樹,等於每三年才能輪一次。然而這些居住在城市裡的樹木想要生長得更好,樹木專家劉東啟認為只要做枯病死枝的整理就好。過去公部門的修剪,經常會引發愛樹人士的抗爭,主要是因為斷頭式的修剪方式。

修剪的位置是門學問,從標本來看,正常生長的側枝就像是三角錐,穩固插在樹幹中,結構扎實,不容易崩落,但錯誤修剪方式所長出來的側枝,從表皮層長出,難以抵抗強風吹襲,這次風災就有不少樹呈現撕裂傷,甚至攔腰折斷。

如果正確修剪就能降低傷害,為了改善修剪爭議,之前台中市政府就推出專人監看修剪,台北市政府則是在去年修訂行道樹修剪作業規範,明定禁止齊頭式修剪。

樹要生長得好,除了修剪的問題,如何種樹也是關鍵。養根是種樹的根本,便宜行事的結果,就是各地都能看見,樹根纏繞塑膠繩或網袋的畫面,顯示這樣的處理方式並非個案。

這次樹災慘重的台北市公燈處,現行的種樹規範已經不容許業者,連同包覆材種植下去。但樹木管理沒有統一規範,大多時候,只能靠主管機關看待樹木的態度,樹木得自求多福。


桃園大溪市區這排路樹,風災過後已經扶正,長期關心樹木問題的林長茂認為,棲地不改善,危機還會再現。這裡也能看到因為擔心樹木站不穩,安裝支架的方式,支架綑綁處直接傷及樹皮,一次又一次的摩擦,導致樹皮剝落,影響樹木生長。長時間依賴支架,樹木發展不出屬於自己的力學結構,就成了殘障樹。


情況好一點的樹來到公園,棲地周邊被開闢步道,或鋪設兒童遊樂設施,影響根系發展,不然就是增加多餘的花台設計,不利於樹的生長。有時候鋪路單位只考慮鋪設的方便,直接灌上柏油,種種行為都顯示出,人們欠缺對樹的尊重與考量。

錯誤的棲地環境,讓大樹不得不險地求生,卻成了大家口中,惡名昭彰的淺根性樹木,但這真是樹的錯嗎?我們有多重視樹,從主政單位就能窺見一二,有著花園城市稱號的新加坡,重視綠化,自然讓大樹擁有最佳的生活條件。

樹災慘重的台北市,在這次經驗有了初步想法,風災過後,基層人員忙著恢復市容,滿身汗水、馬不停蹄地,把有機會存活的樹木,重新種回去。公部門人力有限,一方面有著恢復市容的時間壓力,一方面不斷跟逐漸衰竭的樹木搶時間。但太多的樹木等待救援,於是有民間團體自發性找來志工,加入搶救樹木行列。公私部門都在努力救樹,希望把樹留下,讓城市多一些溫柔。


雨過天晴之後,正是重新體檢樹木管理的良機,我們能否善用這次教訓,重新與樹和解,找回那份和諧與美好。

公視 我們的島【樹倒】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植物, 災難
縣市: 
  • 台北市
  • 桃園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行道樹修剪, 公燈處, 劉東啟, 樹木倒塌, 蘇迪勒颱風, 林長茂, 黑板樹, 綠化, 護樹行動

蘇迪勒颱風過境,挾帶強風豪雨,城市裡的樹木們,毫無招架之力,成了最大的受災戶。從北到南,全台超過三萬株樹木嚴重受損,折枝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風雨過後,殘缺的枝葉,訴說著百般無奈

當野保遇上動保


當野保遇上動保

摘要: 
當流浪動物闖進了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一連串的意外,透露什麼訊息?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驅車來到陽明山竹子湖,今天不是來採海芋、吃野菜,台大的朱有田教授在這一帶,研究一種神秘的動物。

穿越林間小徑,研究團隊想瞭解的對象,是行蹤隱密、動作矯健的麝香貓。牠是珍貴稀有的二級保育類動物,北部地區只剩陽明山與福山,比較容易發現蹤影。


陽明山鄰近大台北地區,是都市人的後花園,道路四通八達,動物過馬路時,常常出車禍,也包括了麝香貓。陽管處因此在路殺熱點設置涵洞,讓動物有地下道可以走,麝香貓的生存威脅少了一些,卻發生其他問題。

2013
年在竹子湖戰備道,研究團隊追蹤的一隻個體,突然死亡。朱有田老師說,獸醫解剖後發現,牠的胃有穿刺傷,有可能是自由犬隻所造成。

麝香貓不是唯一疑似被野攻擊的物種。在高雄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已經發生七起山羌被野狗攻擊事件。特生中心的野生動物急救站,也治療過被狗追捕而受傷的山羌,還有頭部被咬出大洞的白鼻心、被攻擊致死的小山羊、淌血的穿山甲,這些動物有的命喪黃泉,有的還在與死神拔河。


特生中心急救站從201320156月救治的傷患中,確定有35隻動物,是被流浪動物攻擊,當中哺乳類占了23隻,比例較高的是穿山甲與山羌。獸醫師毛祈鈞表示,哺乳動物是被流浪動物攻擊的主要物種,因為體型大,可能捱得起一定程度的攻擊,被送到特生中心時有的還能活著。

臨河的關渡自然公園,則是發生黃鼠狼被咬死的意外。關渡自然公園環境部主任葉再富表示,當時在一塊教學田埂上發現,死亡的黃鼠狼連腸子都被拖出來。

關渡自然公園是台北市僅存的濕地環境,園區內有紅樹林,也有草澤、埤塘與稻田,是國際候鳥遷徙的重要休息站,這幾年也遇上了流浪犬問題。葉再富觀察, 第一代是被丟棄的,但是第二、第三代已經是野化的動物,只要狗群超過八隻以上,就會變得很兇,不但會去抓魚、抓螃蟹、抓鳥,上一代還會教下一代打獵。

陽明山是所有國家公園中,流浪動物在野生動物棲地討生活情況最嚴重的。根據統計,大約150隻左右的流浪犬,散布在硫磺谷、龍鳳谷、陽明書屋、冷水坑、夢幻湖與陽金公路。


有流浪動物出沒,往往就有愛心人士來餵食。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何宗勳認為,動物吃飽就不會攻擊人跟其他物種,因為吃飽就會去休息。長期在野外調查的研究人員,有不同的看法。台大朱有田老師表示,有時流浪動物追逐野生動物並不是為了生存,而是潛能,想去追會動的東西。

餵食,讓流浪動物免於挨餓,但帶來的不只衛生問題。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秘書張順發表示,餵食會造成遊蕩動物群聚,族群增加。排擠棲地重疊的野生動物, 另外還會影響野生動物食性。朱有田教授就曾經觀察到松鼠、台灣藍鵲、竹雞等動物來吃狗食。 

陽明山的野犬大都沒有結紮,繁衍速度快,加上開放性空間,隨時都有新的棄犬,而國家公園想保護的野生動物,卻因為地理隔離,無法從其他地方移入,長期發展下去,將不堪設想。為了降低衝擊,20157月,依國家公園法第13條第8款,增列了禁止餵食遊蕩動物,並積極將流浪動物移出,引起動保人士反彈。

其實,流浪犬在山上討生活很不容易,陽明山冬季均溫不到攝氏10度,只能在草叢中尋找一絲溫暖。而且車流量高,也常常慘死輪下。困境,讓這些流浪犬變得聰明機警,要捕捉很難。換個角度想,也許愛爸、愛媽能成為處理問題的幫手。

這場野保與動保的衝突,關鍵在於棄養,導致流浪動物進入野生動物的棲息地。禁止餵食是末端管理,當下更棘手的是源頭如何解決?野生動物與流浪動物需要保持距離,關愛需要智慧,才能避免傷害

公視 我們的島【當野保遇上動保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流浪狗, 野生動物, 野保法, 動保法, 麝香貓, 動物福利, TNR

當流浪動物闖進了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一連串的意外,透露什麼訊息?

20150729反杉原海岸渡假村開發案


【目擊現場】20150729反杉原海岸渡假村開發案

縣市: 
  • 台北市

東部海岸的大山、大海,吸引不少遊客前來欣賞美景,眾多遊客也點燃了財團開發商機,陸續都有企業送出開發申請案。在台東杉原海岸就有業者計畫開發26公頃的大飯店,今天中午要送入環保署環評大會審議,面對傳統領域被剝奪、海洋即將變成私有財,一群東部居民北上環保署抗議,參與審查的環評委員認為開發案仍有許多疑點,尚未釐清,最後作出先暫緩審議的結論。

雙河之島


雙河之島

摘要: 
七公尺高的河堤,阻隔了視線,讓人都快忘了,台北是個有河流陪伴的城市。沿著延平北路,基隆河與淡水河在路的盡頭交會,右側是關渡,左側是五股、蘆洲。腳下,則是社子島,在大台北防洪計畫裡被列為滯洪區,全面禁建。四十多年來,從純樸走向混亂,成了大都會裡的庄腳所在。從地圖上看起來像隻水鳥頭部的社子島,一直想要起飛,但該怎麼飛?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從前,社子島是獨立的沙洲島,形狀像剖半的葫蘆,淡水河與基隆河帶來沃土,成為重要的蔬菜生產區。1974年,中山高速公路興建,蔬菜生產不敵中南部菜價而逐漸沒落。當時,修路工程填平了番仔溝,社子島從此變成半島,延平北路五六段與市區相連,因為交通便利,迅速發展,卻因為一場颱風,劇烈扭轉命運。

1963年,葛樂禮颱風造成台北盆地大淹水,漲潮、海水倒灌,加上石門水庫以每秒高達一萬立方公尺的水量洩洪,社子島在水裡泡了三天三夜,造成224人死亡,損失超過十四億。葛樂禮過後,台北盆地的水文系統因而大幅變動。

1964年起,水利單位將基隆河截彎取直,並炸開關渡的獅子頭隘口,修築以兩百年洪水頻率為保護標準的高堤。於是,高堤內住宅、商業大樓不斷建起,人口密集。高堤外與大台北的發展,一夕脫鉤。1970年,經濟部「台北地區防洪計畫檢討報告」中,明訂社子島為洪泛區。

滯洪,全面禁建,苦了居民,隨著建物老化,生活品質日趨低落。農業沒落,部分居民把農地出租,資源回收場、土石堆置場、小型工廠進入社子島,現在這裡到處都有違章建築,原本引水灌溉的溝渠也不再清澈,流動的是工廠的廢水。

禁建也導致公共建設缺乏。雖然已經有九個抽水站,排水還是有問題。台北市士林區富里里長李賜福說,降雨每小時超過七十毫米,就會造成路面淹水四十公分左右。

李賜福說社子島有三多,違建多、外配多、低收入戶多,禁建導致經濟弱勢,從教育、工作機會到市容,都難以翻身。人口大量外移,這片近三百公頃的土地原本有三個里,因為人口減少而縮減成兩個里,聚落邁向頹廢,河邊卻是生態天堂。


1987年社子島堤防加高到六米,達到二十年洪水頻率的保護標準,2005年基隆河上游的員山子分洪完工,大台北防洪系統不一樣了,社子島的命運也跟著改變。

20105月,行政院核定了台北地區防洪計畫,社子島要達到兩百年防洪標準,防範洪水入侵,需將堤防加高到9.65公尺,內水排除,必須將社子島的高程墊高到8.15公尺。這項計畫,成為台北市府與居民對話的基礎。前任台北市長郝龍斌,提出了台北曼哈頓的夢想。

201168,社子島都市計畫發布,計畫人口3200人,採區段徵收作業方式開發。預計花費七百億,填土1620萬噸,耗時十四年。20146月及9月進行二次環評審查,因填土量過高、來源不確定、運土過程交通衝擊與自然環境破壞等因素,要求北市府補充資料再審議。

2014年北市長選舉,柯文哲團隊提出運河社子島與生態社子島方案,對於郝龍斌的台北曼哈頓計畫持保留態度。不過這些方案真能扭轉社子島的窘境嗎?按照大台北防洪計畫,社子島解除禁建的前提,是達到兩百年防洪標準,那何時能解禁?如果把作為洪泛區的社子島拉高保護,原本能流進社子島的水,往哪裡去?

來自基隆河的水,目前有關渡平原能滯洪,淡水河這一側,蘆洲的堤防是兩百年的保護標準,如果未來淡水河左右都拉高保護,下游又有關渡隘口,銘傳大學都市規劃與防災學系系主任吳杰穎擔心,洪水可能會淹進台北市。


居民渴望改善現況,另一個問題是,政府的開發方式,所有居民都想要嗎?按照2011年通過的都市計畫,將以區段徵收方式辦理,但社子島的土地權屬很複雜。許多有屋無地的人,一旦土地徵收就可能無家可歸。安置,是發展的第一步,也是最棘手的一步。

那麼,該怎麼找出最適合社子島的方式呢?2015615日,台北市政府在社子島設立專案小組,展開對話。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表示,社子島應該早日發展 ,盡早解除禁建,將在今年年底,透過住民自決來確定發展方案。

當築堤保護被視為前提,人與水的關係,也該重新思考。海綿城市,還地於河,與水共生的新思維,在社子島其實有實踐案例。當地最大的信仰中心坤天亭,神明住到二樓去,彷彿提醒居民與洪水相處的可行方式。

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系助理教授廖桂賢認為,只要建築形式與生活模式適應洪水來來去去,就是與水共存。社子島保留大量的田園風光,應該加強,而不是把社子島變得像台北其他地方一樣。

社子島響起邁向轉變的前奏曲,居民的聲音將寫下屬於在地的音符,半年後旋律才會清楚,或許走過暗黑,迎來的光明會更耀眼


公視 我們的島【雙河之島】
06/22() 2200首播
06/2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社子, 都市防洪, 淡水河, 郝龍斌, 柯文哲, 延平北路, 洪泛區, 廖桂賢, 區段徵收, 與河共存, 土地徵收

七公尺高的河堤,阻隔了視線,讓人都快忘了,台北是個有河流陪伴的城市。沿著延平北路,基隆河與淡水河在路的盡頭交會,右側是關渡,左側是五股、蘆洲。腳下,則是社子島,在大台北防洪計畫裡被列為滯洪區,全面禁建。四十多年來,從純樸走向混亂,成了大都會裡的庄腳所在。從地圖上看起來像隻水鳥頭部的社子島,一直想要起飛,但該怎麼飛?

公園 是誰的家


公園 是誰的家

摘要: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陳忠峰

台北市南港公園,不少釣客會前來悠閒垂釣,另一旁的抓魚高手,也是這裡的常客。還來不及看到牠捕食,身手敏捷的翠鳥,已經叼了條小魚,每年三到七月是翠鳥繁殖期,牠們喜歡在垂直土坡築巢,但是想在台北市找到沒有水泥化的邊坡,卻越來越難,南港公園是少數可以築巢的地點,但還是經常受到人們的干擾,留下一個又一個棄巢。

一直以來,我們都用人的角度去規劃公園,但這些動作,有可能讓住在城市裡的野生動物,失去覓食環境,也失去家園。

曾經,榮星花園也是螢火蟲的家,這幾年因為棲地惡化、外來種入侵,螢火蟲的數量越來越少。看到動物們的困境,荒野保護協會推動公園生態化,期盼人與動物都能在城市裡快樂生活,從榮星花園的生態池做起。他們舉辦工作假期招募志工,號召鄰近居民、學生,一起來幫螢火蟲回家。



民眾任意棄養外來種,是許多都會公園頭痛的難題,這些強勢物種繁殖力強、生長迅速,很快的霸占一切資源,讓本土種無法存活。外來種一旦進駐,想清除就是一場長期抗戰。

棲地改造縱然辛苦,更艱困的卻是人類思維的改變,一次又一次的工作假期,除了凝聚居民對榮星花園的情感,也是環境教育的最好時機。有了眾人的付出,黑夜裡的螢火蟲不用再擔心,找不到另一半。

當水泥建築不斷在城市擴張,公園綠地成為人們喘息的空間,擁有自然生態的公園,更是難能可貴。十多年前保留下來的富陽公園,以尊重自然生態為主的設計思維,讓主角不再是人,而是生活其中的動物們。在這裡,人們能夠就近觀察野生動物,也可以緩下心情,靜靜欣賞陽光走路的姿態,享受涼風習習和片刻寧靜。

台北市上千個大大小小的公園,每個都有自己的個性和目的,在自然生態豐富的地方,荒野保護協會希望依照公園特性,把公園分級分區來做管理,而不要一套公園自治條例走天下。

期待有一天,南港公園的翠鳥,不用再擔心找不到地方築巢,生活在城市裡的動物和人類,都能在公園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地,共享陽光、空氣和大樹所帶來的美好。


公視 我們的島【公園 是誰的家】
05/18() 2200首播
05/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生態復育, 翠鳥, 南港公園, 螢火蟲, 榮星花園, 富陽公園, 公園生態化, 外來種, 荒野保護協會, 陳德鴻, 林智謀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