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坑鄉

把田讓給樹

把田讓給樹

摘要: 
在人們開墾之前,山坡地是屬於森林的。一位農民,二十多年前,決定把田讓給樹,為環境存住幸福。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賴冠丞

剪輯 陳忠峰

迷彩帽下,一張沈靜的臉龐,在雲林縣古坑鄉土生土長的張萊恩,從小就跟著父親務農。熟練地在田裡穿梭,犀利的目光總能精準的挑出成熟的果實。在古坑鄉種植有機作物的農民不多,早在二十年前,他就揮別農藥化肥,伴隨這份決定的辛苦,來幫忙的農民最清楚。產量少,收入就少,撐過最苦的歲月,現在,果實是甜美的,內心是踏實的。

二十年前,他的另一項決定,也帶來了幸福。為了自己身體與環境的傷害,拒絕農藥化肥,他把檳榔園、柳丁園循序漸進地讓給了樹,親手種下了肖楠、香桂、香椿、桃花心木等兼具經濟與環境功能的樹種。

種下樹苗到大樹成材,至少需要幾十年的時間,把田讓給樹,代表長期沒有收入,為了貼補家用,他白天上班,利用清晨與黃昏照顧小樹苗。

二十年,為樹木灌注了溫柔,現在,樹木也溫柔的照顧著他們。陽光從樹梢穿透,把整片肖楠林映成黃金森林,在他眼中,這些樹比黃金還要有價值。

種下的樹日漸壯大,他開始嘗試複合式發展,肖楠樹下種咖啡,咖啡樹之下,是自然長出的過貓蕨。

台灣的海島型氣候,擁有種咖啡的優勢。日治時期,日本人就在古坑的荷苞山種植咖啡樹,1954年,國民政府大力推廣種植,張萊恩的父親也跟著種,在當時,咖啡是高消費的奢侈品,台灣人還是喝茶居多,咖啡有一段時間是沒落的,直到最近一二十年才流行起來。這些位在林下,以MOA自然農法種植的台灣咖啡,成為張萊恩的經濟來源之一,支撐他種樹的夢想。

挑戰有機作物、種樹,都是希望家鄉更美,每天開著車在不同田地穿梭的他,花了十多年的時間,在田裡導入園藝樹種,建構了一道活生生的綠籬。家族的三合院,他也下足了功夫,想辦法維護著。在他眼中,鄉村有一份由傳統元素建構的獨特美,盼望政府為鄉村做好前瞻的規劃。

憑著一己之力種樹、種作物,二十年的歲月,澆灌青春與金錢,土地健康了,環境變美了,人也幸福了。

 

公視 我們的島【把田讓給樹】

07/16 (一) 22:00首播

07/21 (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山林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關鍵字: 
種樹, MOA自然農法種植, 友善農業

在人們開墾之前,山坡地是屬於森林的。一位農民,二十多年前,決定把田讓給樹,為環境存住幸福。

花果山無疆界

花果山無疆界

摘要: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採訪 陳慶鍾 柯金源 彭璿
撰稿 陳慶鍾
攝影 柯金源 陳慶鍾 陳添寶
剪輯 陳慶鍾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雲林縣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此時,山谷間也開始迴響此起彼落的鞭炮聲。

柳石松餵完狗,拿著剪刀、水桶,望著果實零落的柳丁樹,不知道還要不要收成。「我這片可以長好幾萬斤,橘子不算只有柳丁喔!」柳石松說:「你看我在樹上吊著紅色衣服,牠也不怕,還是照來,沒辦法,全部被猴子吃光了,所以好幾年都不照顧,今天才想來剪一些帶回家吃,也是被吃光光,就是這樣我才放棄不種了,不然做這個會氣死人。」

雲林縣斗六市梅林里同樣種柳丁的林先生,今年也打算放棄,不施肥不噴藥,只放兩隻狗在園子隨興趕猴,不打算收成了。「猴子柳丁」發起人蔡錫雯,是湖山水庫的生態顧問,她希望包下林先生的柳丁園,藉著在網路上小量行銷,希望嘗試為人猴衝突尋求平衡點。


  
 但是林先生心裡猶豫,不全然因為價格,而是擔心再幾個禮拜柳丁成熟了,也已經被猴子吃光,沒得收成。 

 古坑鄉在農委會補助下成立趕猴大隊,一年三個時段幫柑橘、甜柿和竹筍農友趕猴。


「過去幾十公頃只有一個人趕猴,從今年開始用人海戰術,全班七個人一起出門,每個人距離一百公尺,從山腳下開始趕,把猴子趕出竹林外」趕猴大隊的向景政拿著將近一人高的竹筒,塞進大型沖天炮雷震子,朝山上的竹林射擊,「520公頃的竹園,差不多只有200公頃的範圍有人看守,其他往外地發展沒人照顧的竹園,就給猴子去收成,希望與牠和平相處」

推動趕猴活動的古坑鄉獸醫蔡志廷表示,隨著人類開發,台灣獼猴的棲地一直減少,生活空間受到壓迫,我們也要改變對環境的態度,應該彼此包容。

除了趕猴,農委會在古坑鄉草嶺村推動電網隔離獼猴進入果園,花蓮縣秀林鄉的水蜜桃果農,也在台東農改場協助下,嘗試以防猴網減輕損失,「猴子是很聰明的,至少現在還會留下一些,要不然可能是全軍覆沒」,果農周美華說,她把防猴網外圍的果樹,全部讓給猴子吃,自家有機生產的水蜜桃就取名為「猴采桃」。猴子有得吃,她也有得維生,是人猴共存最好的相處之道。

 


公視 我們的島【花果山無疆界
11/13() 2200首播
11/1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雲林縣
  • 斗六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台灣獼猴, 野保法, 保育類動物, 生態保育

清晨六點天剛亮,果農柳石松還沒到他的柳丁園,已經遠遠聽到他園子裡,狗狂放的叫吠聲。拿起鐮刀用力敲打工寮的鐵皮屋頂,刺耳噪音響徹古坑鄉棋盤村的山谷,柳丁園超過廿隻的猴群,邊吼叫邊往山上逃,果園草皮上,掉滿地的果皮碎屑和未完全成熟的綠皮柳丁

沒水 怎麼活?


沒水 怎麼活?

摘要: 
中南部的黃花風鈴木,因為乾旱而盛開,雖然是植物的自然機制,景色也十分賞心悅目,但學者提醒,極端氣候一旦持續發生,對植物生長並不利。在人們沒注意到的角落,許多動植物也正因為這場大旱,遭遇生存危機...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當人們面臨限水帶來的種種不便,許多動植物,也正遭遇生存危機

三月的高雄茂林,山區看不到春天的氣息,草木一片枯黃。在茂林山區調查紫斑蝶生態超過十年的保育志工,很少見到山區如此乾旱,他們感到十分憂心。因為蝴蝶必須在植物的嫩芽上產卵,缺水讓草木不發芽,蝴蝶難以繁衍後代,可能會造成紫斑蝶數量下降。

保育志工們更大的隱憂是,山區的大片造林地,近年來陸續遭到砍伐,不但破壞紫斑蝶的棲地,也讓山林涵養水源的功能喪失。他們希望,有關單位能調整造林補助方式,讓森林能夠繼續存在,紫斑蝶也能年年來茂林度冬。


當南部淺山地區,因為等不到春雨,缺乏生機,中南部的黃花風鈴木、苦楝、九重葛等景觀樹木,卻格外盛開。

旱季帶來花朵盛開的壯麗景觀,雖然是植物的自然機制,但專家認為,儘管適度的逆境,有利於樹木開花,如果極端氣候持續發生,卻不利樹木生長。

受到缺水影響的,還有保育類物種諸羅樹蛙。盛產竹筍的雲林古坑,一片又一片的竹林,是他們最愛的棲地。每年三月,春雨來臨,青蛙爭鳴,代表繁殖季的開始。今年,竹林卻顯得特別寂靜。


竹林中的積水,是卵泡發育成蝌蚪的必備條件。水還會加速竹葉的腐爛,形成腐植質,提供蝌蚪長大所需的養分。只要環境太過乾旱,雌蛙找不到可以產卵的泥地,蛙類的繁殖行為,就會停擺。

近年來,農地面積縮小、零碎化,諸羅樹蛙的棲地不斷遭到破壞,保育工作原本就已經很艱難,保育團體憂心,乾旱會讓牠們的數量更加下滑,連帶影響整個食物網。

往水的源頭走,在雲林古坑山區的野溪-嵙角溪,溪床也幾乎完全乾涸。只有幾處淺淺的積水,成了生物的避難所,各種台灣原生種的魚、蝦、蟹,紛紛在這裡聚集。

在乾旱的環境中,任何一滴水,生物們都不放過,努力抓住機會,延續生命。透過動植物們傳來的訊息,人們也應該重新思考,該如何珍惜、保護水資源。


公視 我們的島【沒水 怎麼活?】
04/06() 2200首播
04/1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http://ourisland.pts.org.tw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http://www.youtube.com/user/ourislandTAIWAN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TSourisland 

學科: 
動物, 植物, 水資源
縣市: 
  • 高雄市
  • 茂林區
  • 雲林縣
  • 古坑鄉
關鍵字: 
紫斑蝶, 諸羅樹蛙, 遷徙, 嵙角溪, 黃花風鈴木, 乾旱, 保育類, 原生種

中南部的黃花風鈴木,因為乾旱而盛開,雖然是植物的自然機制,景色也十分賞心悅目,但學者提醒,極端氣候一旦持續發生,對植物生長並不利。在人們沒注意到的角落,許多動植物也正因為這場大旱,遭遇生存危機...

走訪地質公園

 

走訪地質公園

摘要: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卑南溪下游河段平坦的河床中,矗立起幾顆大石頭,乍看不怎麼起眼,卻是台灣最具世界級分量的地景,就像台東利吉過去沒沒無聞,卻是地理界必定朝聖的寶地。台灣有六個地質公園,實地走訪,每個故事都精采豐富…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台東利吉地質公園

「利吉之寶就在這個小山頭」台大地理系教授林俊全指著卑南溪河畔的黑色大石頭,撿起一塊石頭輕輕摩擦,岩石的觸感非常細緻光滑,屬於蛇紋岩系,原本深藏在海洋地殼中,因為菲律賓海板塊撞上歐亞大陸板塊而被擠壓到陸地上,利吉有地球板塊運動的證據,讓我們很容易就能觀察到海底地質的秘密。

利吉以惡地地形聞名,海底泥沙中夾雜石塊,泥岩因為地質鬆軟,邊坡容易受雨水沖刷,植物難以生長,由於泥岩顆粒小、透水性差,雨水只能沿著地表侵蝕,形成了「月世界」這樣的地景。


高雄燕巢地質公園

燕巢地質公園和利吉地質公園,都以惡地地形為主,但東部與西部的惡地同中有異。仔細觀察,地表紋路的確不同,燕巢的泥岩中沒有石塊,因此沖蝕溝常常是從上方延伸到底下,但利吉因為石塊阻擋水的流向,形成像樹枝狀的沖蝕溝。

台灣西南部丘陵有許多泥岩地質,若是地底條件配合得當,有地下水、沼氣和斷層的破碎面,就可能有泥漿噴發,烏山頂泥火山自然保留區,有新生成的小孔洞,也有噴泥洞、噴泥盾和噴泥錐等地景。


雲林草嶺地質公園

台灣因板塊擠壓而隆起,多山、多斷層、地震也相當頻繁,九二一地震導致草嶺大走山,清水溪被堵住形成了堰塞湖,稱為草嶺潭。幾年後因為泥沙淤積、潭水流失,草嶺潭成為歷史。山崩是草嶺地質公園的特色,再加上險峻的山勢與斷崖,地景觀光長期是草嶺的經濟支柱。

板塊運動加上地震、山崩,形塑了草嶺險峻堅毅的性格,但水讓它多了分柔美,遇到斷崖,它成為蓬萊瀑布,來到山谷,它叫作清水溪,遇到萬年峽谷的岩盤,水就化身成靈巧的雕刻師,切割出峽谷,展現出岩石的美麗紋路,而在石壁仙谷,水還創造出許多壺穴,這些地景都豐富了草嶺地質公園的內涵。

北部海岸地質公園

對照山景,海景給人截然不同的感覺。北部海岸地質公園有各種海蝕地景,還有受到風砂侵蝕的風稜石,最富盛名的莫過於野柳的女王頭,它名揚海內外,是大陸遊客旅遊的熱門景點。蕈狀岩是野柳地質公園的特色,如果你懂得岩石物語,蕈狀岩已經告訴我們它的前世今生。

解說員林永龍說明,野柳原本在海底,因板塊擠壓推升到陸地,蕈狀岩的上層如蜂窩狀,是海地貝類文蛤棲息的環境,薄薄一層殼破掉後,成了一個個凹洞。岩石離開海水後,接受陽光、雨水、強風和溫度洗禮,下層砂岩硬度較低,在同樣的風化條件下,產生差異侵蝕,形成了蕈狀岩。

199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為了保護地球遺產,推動世界地質公園,它以地質地景的保育為宗旨,也納入了社區參與、觀光遊憩、環境教育等多元價值。

台灣在2011年,由林務局推動成立了六個地質公園,除了台東利吉、高雄燕巢、雲林草嶺、北部海岸之外,還有澎湖和馬祖。一年一度的台灣地質公園網絡會議,每個地質公園成員都來共襄盛舉,借由網絡方式推動地質公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構想,除了一個國家內的地質公園網絡,還有區域型的網絡,希望透過分享觀摩,互相學習成長。


全球地質公園有將近一百個,台灣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想把台灣的地質公園申請為全球地質公園,因兩岸局勢而顯得困難,但我們也參與了亞太地質公園網絡,可以和全世界的地質公園交朋友。比較可惜的是,這把地質之火缺少了統合機制,台大地質系教授林俊全指出,大部分的國家都是以委員會的方式來推動,集合各個領域,包含地形、地質、人文、生態,與公部門和社區夥伴組成委員會,共同努力。

地質公園是個招牌,是個行銷管道,其實也讓我們更加認識自己的土地,並且與它共存共榮。


公視 我們的島【走訪地質公園】
11/10(
) 2200首播
11/15(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 高雄市
  • 燕巢區
  • 雲林縣
  • 古坑鄉
  • 新北市
  • 宜蘭縣
關鍵字: 
地質公園, 惡地, 板塊運動, 斷層, 世界遺產, 地景保育, 野柳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卑南溪下游河段平坦的河床中,矗立起幾顆大石頭,乍看不怎麼起眼,卻是台灣最具世界級分量的地景,就像台東利吉過去沒沒無聞,卻是地理界必定朝聖的寶地。台灣有六個地質公園,實地走訪,每個故事都精采豐富

竹藏碳


竹藏碳

摘要: 
迎著風,輕輕搖擺,清新感撲面而來,從前,竹子是常用的建材,後來卻被鋼筋水泥取代,漸漸的,竹子被遺忘了,但也有人始終記得它的好。現在,它可是抗暖化的無名英雄…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能源劇烈消耗,地球在發燒,一項被許多人遺忘的素材:竹子,現在可是抗暖化的無名英雄

細心照顧著即將開花的水蜜桃,鎮西堡部落耆老尤敏,身手矯健地爬上爬下,因為腳下有堅韌的竹架子,他才敢放膽移動。他說竹子最耐用,在交通不方便、沒有鋼筋水泥的時候,竹子就是最好的資材。


迎著風,輕輕搖擺,清新感撲面而來,從前,竹子是常用的建材,卻被鋼筋水泥取代,漸漸的,竹子被遺忘了,卻也有人始終記得它的好。

在雲林農業博覽會的一個場館,負責設計的建築師甘銘源,希望人們重新看待竹子。他說,雲林縣缺乏一般的樹木森林,竹林卻很多,所以利用來做展館設施。 參訪遊客覺得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竹子卻呈現從沒看過的組合,用創新思考, 讓竹子的功效達到最大化。

這座場館叫做碳匯林場,碳匯,是指從空氣中清除二氧化碳的機制,負責規劃的慈心基金會,長期推動種樹與有機農業來幫地球降溫,而場館本身就是減碳示範。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表示,木材要成材,至少要三、四十年,竹子只要三到六年就可以使用,短時間內把很多二氧化碳匯集成材。每公頃孟宗竹,每年可以吸存3550公噸的二氧化碳,而且彈性好,強度高。


建築師甘銘源表示,就地取材、全用竹子蓋的房子,碳排只有鋼構造的2%左右,因為省下了煉鋼與長途運送的成本,加上竹子再生性非常快,只要透過構件抽換,就可以延長使用年限。

農業博覽會使用的竹材,都來自不遠的古坑鄉,這裡有位竹農郭守發,從小就與竹子為伍,因為住在山上,童年沒有玩具,都用竹子自己做,現在年過六旬,只要有空,還是喜歡拿竹子來創作。


他的竹藝,精巧實用,除了手上把玩的,他還有更大型的作品。一個偶然機會,身為石壁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他,開始以竹子來營造社區意象,竹子從玩伴變成低碳建築的好夥伴。郭守發說:「孟宗竹是所有竹材最好的建築竹,這邊竹子長很多,省工、省本、多利,我就做成了五元二角亭。」


好幾座幾何型的竹亭,依偎著蜿蜒的農路,三角的、四角的、五角的、圓形的,五元二角是加起來的總和,旁邊的拱橋,也完全用竹子打造,走起來平穩不搖晃,前陣子才翻新。郭守發表示,一支竹子都有一萬公斤以上的拉力,而換下來的竹材,回歸土地當作有機肥料,筍子會長出來,可以循環利用。

在郭先生眼裡,竹子,食衣住行都能用到,一身是寶。長得高大漂亮的可以蓋房子、剛長出來的竹筍可以吃,其他的還能拿來燒成竹炭。

彰化的大有社區,也造窯燒竹炭,他們的用法卻出人意料。

這一帶原本是長滿刺竹的荒地,舊名「竹頭角」,近幾年,居民發現竹子的新用法,不同溫度燒製的竹炭,有不同功能,他們收集廢棄竹子或木頭,低溫悶燒,把植物體內的二氧化碳轉化為生物碳。「它是大自然的廢棄物,我們把它變成寶貝。」大有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吳素秋拿著燒好的竹炭,很開心的說。


他們的炭窯就位在稻田旁邊,因為燒出來的竹炭,要壓碎撒進田裡。吳素秋表示「弄碎了翻到田裡,可以保護土壤八十年,把碳都藏在裡面,因為碳有吸附能力,只要燒的時候不超過450度,它可以讓生物寄生,能改變土壤,讓微生物回來。」

大有社區是目前台灣唯一把生物碳放進稻田裡的先鋒,居民四年來,將一塊塊的田地當作實驗室,持續對比使用生物與不使用的成果。吳素秋說,去年有使用生物的田地,水稻完全沒有稻熱病,另一塊沒使用的田,卻因為稻熱病,收成只剩三分之一。

生物改善土壤,增加有機質,土壤的活性增強了,長出來的作物,自然強壯健康,有助於轉做有機農業。這片無毒自然田長出的稻米,居民稱「金碳稻」,並且將收益回饋社區,每天中午,社區老人家會齊聚一堂,一起用餐。吳素秋說:「我們的金碳稻就叫做『真賺到』,賺到大家的健康,我們想用這些理念,讓年輕人覺得鄉下有生機,願意回來。」

用生物種田,希望吸引年輕人回流,活化的不只土壤,還有整個社區。社區賺到的不只健康,把碳藏回田裡,也幫了地球的忙,因為大自然的碳,原本就固存在海洋、森林、岩石與土壤當中。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表示:「現在天然災害非常多,這都是暖化的問題,有機農業本身就是很好的匯碳行動,協助地球降溫。」

在地球升溫危機中,竹子有了全新定位。這種台灣山區常見的植物,是低碳建築的好選擇,同時也成為「匯碳功臣」。

我們的島【竹藏碳】
04/07(
) 2200首播
04/12(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山林, 綠生活
縣市: 
  • 新竹縣
  • 尖石鄉
  • 雲林縣
  • 古坑鄉
  • 雲林縣
  • 虎尾鎮
  • 彰化縣
  • 埔鹽鄉
關鍵字: 
竹業, 甘銘源, 農博, 再生建材, 碳排放, 慈心, 在地里程, 綠建材

迎著風,輕輕搖擺,清新感撲面而來,從前,竹子是常用的建材,後來卻被鋼筋水泥取代,漸漸的,竹子被遺忘了,但也有人始終記得它的好。現在,它可是抗暖化的無名英雄

守護嵙角溪


守護嵙角溪

摘要: 
在拍攝嵙角溪的過程,讓我想起一個故事:「有天某人送了A一束花,為了搭配這束花,A開始整理桌子,慢慢地覺得四周環境不適合,也跟著打掃環境,越改越多,最後整個住家,甚至是社區都全盤改善了。」在我的感覺,嵙角溪的復育也是如此。雲林古坑鄉華山村的居民們,透過嵙角溪的原始風光,重新領會自然的美好,也反省華山以往商業模式操作下對環境的傷害,他們透過共識,推動生態旅遊,讓華山走出咖啡以外的另種風貌。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雲林縣古坑鄉華山村有兩條溪流,一條源自大尖山,叫華山溪。921地震後,山上土石鬆動,一場豪雨讓土石流沿著華山溪而下,沖毀了房舍,於是水土保持局在華山溪設置三道梳子壩,層層把關,避免災難再次發生。

另外一條源自二尖山的嵙角溪,上下游都被整治了,只剩下華山村這一段還保有自然景觀。當時,當地居民也認為,要做整治工程才會有保障。但在還沒有施工之前,有一天,華山村民蔡耀仁經過嵙角溪時,意外發現原來還有一段這麼原始的溪流,野溪的美好讓蔡耀仁讚嘆不已,用相機記錄下畫面。

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看到蔡耀仁拍的相片,覺得嵙角溪正好可以做為環境教育很好的起點,決定展開搶救行動。但是要如何扭轉當地居民的印象?陳清圳從教案著手,讓社區的孩子對家鄉居民進行簡報,蔡耀仁的兒子蔡仁軒,當時正在唸華南國小五年級,負責這項工作,他說出了自己對嵙角溪的觀察。

在場聆聽小朋友簡報的吳登立,是華山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也是水土保持局志工,當初也認為水泥工程才是保障身家安全的做法,但是在一次的溪流體驗課程中,他的想法有了改變。他看到自己念國小一年級的兒子,在嵙角溪玩水玩得很開心,吳登立說:『我突然覺得保有一個淨土,讓孩子可以體驗我們,捉魚捉蝦玩耍的那個年代,也很好很不錯』。

一個心念轉變,讓吳登立加入搶救行列,他並且說服其他擁有河床土地的地主不要做整治工程,終於擋下開發的腳步,讓這一段的嵙角溪保有自然原始的樣子。

其實921地震後,雲林縣古坑鄉積極推動台灣咖啡,重振地方產業,華山村連續幾年都舉辦台灣咖啡節活動,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順利打響台灣咖啡的名號。華山成名之後,種種建設不斷湧入華山,但是越演越烈的觀光人潮,卻也讓華山的環境壓力日趨增加,當地居民生活品質變差。在環球技術學院環境資源管理系教書的陳泰安,看到華山村發展觀光下的隱憂,認為長久以後對華山會是個傷害。

在理念契合下,陳清圳、吳登立和陳泰安,這一群人就從嵙角溪開始,結合學校、社區和當地資源,設計一套屬於華山的生態旅遊。嵙角溪豐水期可以溯溪、枯水期也能認識溪底的自然生態,像是溪底的化石、魚類、螃蟹等等。

當夜晚來臨,華山不再只是強調能看到幾縣市的夜景而已,遊客透過導覽,多了不同的選擇,可以認識華山的夜間自然生態,往往不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能看到七八種蛙類來報到。

未來除了帶大家去認識華山的自然生態外,他們也希望結合古坑的咖啡歷史,把屬於古坑的咖啡文化傳承下去。這一路推廣下來,對他們來說,好不容易讓社區居民凝聚共識,今年四月更正式成立河川巡守隊,為守護溪流而奮鬥。

但八月份的莫拉克颱風來襲,大尖山又爆發土石流了。幸好,經歷過921,華山村民對土石流早有警覺,災害來臨時自有一套應變機制,能夠在短時間內就撤退全部的村民。

為了華山的未來,華山村民總是不斷地在調整自己的方向,學習和大自然共存。災後重建的華山,從不同的困境中努力找出路,而這一群人跟華山的故事,也還會繼續發展下去…

側記

莫拉克風災過後,華山社區自己召開了會議,評估如果同樣的雨量下在華山該怎麼辦?他們判斷後決定修改現行的撤退標準,而原有的撤退中心也要移到更高的地方,就是因為這樣的危機意識,才能讓華山村減少災害的發生!我們往往很容易因為蓋了堤防或是做了擋土牆、梳子壩等人工設施而放鬆警覺,以為人定勝天,但實際上往往未必真是如此。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關鍵字: 
生態旅遊, 環境教育, 社區營造, 河川整治, 生態保育, 河川巡守, 遊憩壓力

在拍攝嵙角溪的過程,讓我想起一個故事:「有天某人送了A一束花,為了搭配這束花,A開始整理桌子,慢慢地覺得四周環境不適合,也跟著打掃環境,越改越多,最後整個住家,甚至是社區都全盤改善了。」在我的感覺,嵙角溪的復育也是如此。雲林古坑鄉華山村的居民們,透過嵙角溪的原始風光,重新領會自然的美好,也反省華山以往商業模式操作下對環境的傷害,他們透過共識,推動生態旅遊,讓華山走出咖啡以外的另種風貌。

危險觀光


危險觀光

摘要: 
峽谷,以岩為體、 因水而奇。多少人冒險犯難只為親眼目賭那瑰麗偉奇。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台灣位在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板塊的交接地帶,地層活動頻繁,當地殼隆起後,遇上河流急速而劇烈的下切侵蝕,切穿岩盤、剖開大地、峽谷誕生。全台灣有著許多不同面貌的峽谷,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太魯閣大理石峽谷,絕壁深谷訴說著水石歷年來的激盪。

相較於太魯閣峽谷歷經千萬年才形成,苗栗卓蘭的大安溪,有一個速成的峽谷,急速竄紅。在蘭勢大橋上游2公里左右的地方,921地震拉抬起主要由砂岩和泥岩構成的大安溪河床,鬆軟的地質,在豐沛的溪水切割之下,不到十年,造就出這個深達十多公尺、全長大約300公尺的特殊地景。

原本這裡是釣客的秘密天堂,平面媒體報導之後,參觀熱潮延燒至今,遊客瘋狂湧入,不但施工中的防汛道路變成了停車場,在入口處也已經有了一整排的攤販進駐。

從入口到峽谷,必須經過一個砂石車往來頻繁的路口,即使險象環生,遊客還是積極前往。尋幽攬勝原本是美事一樁,但是許多人忘了腳下踩的不是堅硬岩石,大膽靠近懸崖邊緣。

雖然導遊不時提醒遊客要注意安全,但是把遊客帶來這樣一個險象環生的環境,旅行社必須思考是否妥當。而自行前往的散客,自然也必須承擔自己的安危,但是民眾認為這個地方需要安全措施的呼聲,是否得到管理單位的回應?

大安溪峽谷由於地質鬆軟,沒有長久存在的可能,台中縣政府並不打算開發為觀光景點,但是從去年12月開始,遊客一直暴露在危險當中,直到今年的5月中旬,三河局才在峽谷的地面上鑿出一整排的方形洞口,陸續立起欄杆基座,準備把危險區域圍起來,避免民眾過度靠近。

為了在緊急時刻能盡快疏散民眾,三河局開闢出寬直的便道,並且與周圍工地溝通,在週末假日停止砂石車往來。即使如此,裂隙的變化,仍然宣告大峽谷的高度危險性。來到峽谷下游的盡頭,已經出現多處崩壞,預告了這個速成峽谷的難逃命運。

和大安溪峽谷一樣,因921地震而形成的草嶺潭,如今已經消失無蹤。草嶺潭走過的歷程,訴說著大安溪峽谷的未來,也因為它將只是個短暫的存在,民眾才會爭相到訪。

面對大地,是認識環境最直接的方式,但是人身安全更是不容忽視的課題,政府與民眾都必須有清楚的認知,畢竟沒有人願意看見意外發生。在南投的太極峽谷,就曾經發生過無法彌補的遺憾。

太極峽谷原本叫做石杭峽谷,沿著加走寮溪,大致區分為頂杭、中杭、下杭以及內杭等四段,民國七十五年,中杭段的峽谷,因為一場壓死28個人的落石意外而封閉,也讓當地的觀光產業沉寂多年。民國94年,天梯落成,『走天梯、看太極峽谷』,再度成為觀光熱點。

天梯有兩個入口,一個是從竹山走投49線,必須行走來回3.5公里的步道,遊客至少要花上2個小時。另一個入口是從玉福吊橋的停車場,步行到天梯只要15分鐘,因此有遊客喜歡從這邊進入風景區,但是這裡的聯外道路『投54線』路況危險,去年就發生過兩起載客自排車翻覆山谷的意外。

南投縣政府為了整建道路,全面封閉投54線,除了當地居民與農用車輛,一律不准進入。但是依然有業者為了營利冒險載客,而遊客渾然不知行經危險路段。

另一端,從竹山方向,行經投49線,雖然路況比較安全,可是在8K之後被交通部劃定為農路,也就是說,後面20K左右往天梯的路都是農路,萬一發生意外事故,強制險與第三責任險依法不給付。觀光發展首要的聯外道路是這樣的情況,對渴望發展的竹山風景區,無疑是一大諷刺,畢竟這捲土重來的觀光發展,禁不起再一次的打擊。

我們從投49線進入風景區,縣政府一路上設置了許多告示,提醒民眾自我評估是否能順利走完全程。其實天梯不險,險在前往天梯的路。這裡流傳了一句俚語,「一崁到肚臍,二崁到目眉」,可以看出這一帶的道路原本崎嶇難行,南投縣政府在難走的路段鋪設棧道方便遊客行走,並且設法加強沿線的安全防護。

被稱為天梯的『梯子吊橋』,因為兩岸的落差有20公尺,所以用階梯的方式克服落差,總共有208階,全長136公尺。原本是為了當地居民搭起的交通要道,沒想到意外成了觀光景點,於是配套措施一一建構。

穿越天梯,來到玉福吊橋,安全措施隔離了遊客與峽谷,橋下蜿蜒的S型曲線,是太極峽谷頂杭段的面容。遙望中杭峽谷,遊客用雙眼體會自然的神奇。目前太極峽谷只開放到頂杭,中杭由於地形非常危險,不再開放,一方面保護地質,一方面也保護遊客安全。當年的意外,讓管理單位更加重視觀光安全,並且在開發時,顧及天然地景的維護與永續,細心呵護這顆希望的種子。

深藏在雲林山間,有一個未經開發的天然峽谷,內湖溪所切割出的萬年峽谷,曲線微妙、明亮奔放,也和其他峽谷一樣,有化石線索,透露地層曾經深埋海底的身世。

不過,危險總是隱身在美麗背後,在不經意時,讓人失足。雲林縣觀光發展協會廖偉智表示,有青苔,有水的地方,就是危險地帶。而看似溫和的流水,其實深不可測。廖偉智拿起樹藤綁了石頭測量深度,看起來平靜的小壺穴居然有兩百多公分的深度。

雲林縣政府打算發展萬年峽谷的觀光潛力,廖偉智希望在規劃上能朝永續的方向思考,不要因為開發而毀滅了這個天然奇景。

親近自然是人性中難以壓抑的渴望,特殊地景更是全民重要的共同資產,期待政府能透過適當的軟硬體規劃,護持觀光產業的發展契機,讓遊客免於涉足危險觀光,懷抱珍惜的態度走入峽谷,在安全的範圍內,從峽谷,實地見證地殼變動與河川侵蝕的地景變幻。

側記

天然地景總是讓人難以抗拒,實地走訪,是認識環境最直接的方法,不過當民眾扶老攜幼前往,安全措施萬萬不可缺乏。從道路安全到景點規劃,每一個環節都考驗著政府與遊客。政府有責任為民眾打造安全的觀光場域,民眾自己須謹慎小心,以免樂極生悲。

縣市: 
  • 苗栗縣
  • 卓蘭鎮
  • 雲林縣
  • 古坑鄉
  • 南投縣
  • 竹山鎮
關鍵字: 
大安溪, 地質, 峽谷, 地震, 板塊運動, 觀光, 草嶺潭, 農路, 地景, 壺穴, 自然景觀

峽谷,以岩為體、 因水而奇。多少人冒險犯難只為親眼目賭那瑰麗偉奇。

學校存廢保衛戰


學校存廢保衛戰

摘要: 
教育部裁廢百人以下的小校,引起諸多討論與抨擊,偏遠地區學校存在的價值,怎能以經費來考量!在雲林縣古坑鄉崁腳村的興昌國小,有80幾個小朋友,雲林縣政府把它列為第三階段轉型的學校,但是,在距離學校兩百多公尺外的台糖土地上,即將興建一座大型賽車場,噪音將使學生無法繼續留在興昌國小上課,學校存廢的保衛戰提前展開。

從網路上看到遠東賽車場趕走興昌國小的新聞,第一個反應是「怎麼會這樣」!馬上打電話給雲林的環保團體了解狀況。因為在看到這條新聞之前,遠見雜誌就曾針對教育部裁併偏遠地區小學的政策做了專題報導,看了之後感慨萬千。為了遠東賽車場要廢掉興昌國小,雲林縣政府的想法是如何?我很想了解。

做這個專題時,原本約訪了興昌國小校長,隔了幾個小時,他卻打電話來,表示無法接受採訪,因為他請示教育局,局裡面不同意他接受採訪;在採訪雲林縣長蘇治芬時,她表示地方有意見就表達出來,教育局卻對興昌國小校長下封口令,縣政府是玩兩手策略?還是教育局不知道縣長對遠東賽車場的看法?還是....

做這專題也讓人質疑代議制度真的能代表人民的聲音嗎?居民說村長是站在賽車場那邊,鄉代表也是,而在臨時召開的村民大會中,平常不會參加村民大會的婆婆為了學校存廢特別參與,會議中幾百位民眾幾乎都舉手反對賽車場進駐,村長的看法與多數民意不同,在與遠東賽車場簽定合約前,雲林縣政府都是透過行政系統來了解地方居民對賽車場的看法,當然聽不到反對的聲音。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關鍵字: 
偏遠小校, 社區營造, 陳清圳, 華南國小

教育部裁廢百人以下的小校,引起諸多討論與抨擊,偏遠地區學校存在的價值,怎能以經費來考量!在雲林縣古坑鄉崁腳村的興昌國小,有80幾個小朋友,雲林縣政府把它列為第三階段轉型的學校,但是,在距離學校兩百多公尺外的台糖土地上,即將興建一座大型賽車場,噪音將使學生無法繼續留在興昌國小上課,學校存廢的保衛戰提前展開。

國外: 

台灣咖啡的前世今生

 

台灣咖啡的前世今生

摘要: 
喝過咖啡嗎?當咖啡成為台灣的新興產業,可曾想過咖啡和台灣的淵源? 這裡有一個故事,關於台灣咖啡的前世與今生,也許透過追索與探究,更能豐厚台灣咖啡裡的醇美滋味。

採訪/撰稿:郭志榮
攝影:陳添寶、陳志昌
剪輯:陳志昌

在雲林古坑鄉荷苞山上,黃賴芳萍女士在自家的生態園區內,為著一群遊客進行生態解說活動,希望創造園區的觀光價值。黃媽媽經營一座原生咖啡園,主要銷售自己生產的咖啡,希望透過生態解說活動,吸引更多消費者,直接來到產地,購買產地咖啡。

在台灣,咖啡已經走進人們生活之中,在長期飲用國外咖啡之後,近二十年開始生產本地咖啡,希望透過種植與烘焙的技術,創造台灣咖啡的地位。黃媽媽的咖啡園區,扮演咖啡供應的上游產業,希望在長期進口咖啡中,透過自己的生產機制,找出屬於台灣咖啡的真正原味,能夠在國際咖啡市場中,創造真正屬於台灣本身的利潤。在園區的周遭,黃媽媽和農民契作,種著許多咖啡樹,隨著咖啡豆的生長,成為追求未來希望的起點。

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統計,咖啡的全球產值超過一百億美元,創造巨大的市場經濟,這股浪潮隨著全球化的腳步,延燒到台灣,形成新興的咖啡產業。但是,台灣並不是一個沒有咖啡歷史的土地,當全民暢飲黑色的咖啡汁液,卻有一群人踏上台灣咖啡的尋根之旅。對他們而言,那不只是一個歷史的懷舊,也是一個未盡的夢想。


一張黑白照片,訴說台灣咖啡的前世,在六0年代裡,台灣曾經有著自己的咖啡種植農場,自己的咖啡烘焙工廠。但是時隔多年,大家已經遺忘那段歷史,也無法理解那段突然消失的咖啡歲月。一群白髮的老人,在相隔四十年後首次相聚,他們都是早期雲林經濟農場的咖啡小組成員,四十年後相聚,他們面對往事無盡懷念,相互談論那段台灣咖啡的往日歷史。

日本戰敗,國民政府接收台灣,1959年將日本人設立的經濟農場重新整頓,成立一個咖啡工作小組,計劃咖啡生產採收後,進行烘焙加工,產製出台灣本土的咖啡。最早生產的咖啡以台灣命名,咖啡粉用鐵罐上市銷售,寫下台灣一頁咖啡歷史。黎維槍先生從日本統治期間就進入經濟農場工作,一直到國府來台升任咖啡小組組長,對於台灣咖啡的歷史發展相當清楚。林炳蒼先生是當時荷苞山工作站站長,負責咖啡產地的種植,陳守宜先生是咖啡工廠主任,擔任咖啡烘焙的工作。這幾位年過七十的老人,他們即將進行一趟咖啡尋根的行程,希望重新找回台灣那段曾有的咖啡歷史。


原生咖啡園內,黃進仲先生走上山坡,查看生長中的咖啡樹,在園區內黃先生和黃媽媽分工,黃媽媽負責解說和營運,黃先生就專心在樹種的照顧和研究。黃先生從十多年前開始試種咖啡,專心在台灣本土咖啡的研究上,但是相關研究資料極度缺乏,許多種植與烘焙技術,必須要靠長期經驗去累積。咖啡樹從樹苗種起,必須經過四到五年成長,才會開始結果,成熟的咖啡樹,每年約在三到五月間,陸續開出白色的花朵,花期約一個星期,花謝後就會結出一顆顆尚未成熟的綠色咖啡豆。在台灣最近興起的咖啡熱潮中,許多咖啡生產者看準咖啡生產市場,在二十年內已經有業者陸續種下咖啡樹,希望搶得咖啡生產的領先地位。

在林先生的帶路下,黎先生一群人來到荷苞山上找咖啡樹,他們重新回到四十年前的工作站,那裡聽說還有四十多年的老咖啡樹。位於荷苞山的工作站,就是台灣最早大面積種植咖啡樹的地區,黎先生和林先生先後擔任工作站長,相當清楚當時咖啡種植的情形。工作站目前保持相當完好,現今換上不同招牌,但是依舊無法撼動它在台灣咖啡發展進程中的歷史地位。荷苞山的咖啡樹,最早由日本人規劃種植,但是在咖啡樹成長還不到四年,仍然無法收成的時候,日本就因戰敗離開台灣,國民政府接手後,不僅擴大種植,也陸續選定許多地方,進行分區種植,雲林、嘉義,甚至遠到花蓮都有咖啡種植農場,希望增加咖啡產量賺取外匯。

在華山山腰的一處坡地,就是當時經濟農場規劃下,另一個生產咖啡的地區。這一棟工作站,現今成為農具的堆放室,大門深鎖地廢棄在茶園間,已經很少人知道這裡曾是台灣咖啡的種植園區。國民政府來台初期,因為地權不清,民間圍地搶佔情形相當嚴重,許多咖啡園區面臨遭到破壞的命運,咖啡豆無法收成,間接造成日後台灣咖啡停止生產的一項原因。

步道邊,散落幾棵咖啡樹,黎先生認出那是過去種的咖啡樹,樹上結著紅色成熟的咖啡果實,他們高興的摘下它,這遲來的收成,已經是晚了四十年。在黃先生的咖啡園裡,咖啡收成不用等四十年,在咖啡樹開花的半年後,樹上咖啡果實陸續熟透,黃媽媽陪著契作農民,進入園子裡摘採咖啡豆。


咖啡採收,國外一些咖啡生產大國,已經採用機械替代人工,但是台灣仍是以人工採收為主,讓咖啡的生產成本相當高昂。一般咖啡果實,剝開後是二瓣互生的咖啡豆,但是咖啡樹上有產量極少的變異咖啡豆,它被稱為單瓣豆或圓豆,在咖啡饕客的眼中,具有極高的價值。採收完成的咖啡豆,依舊包裹在咖啡果實內,必須經過脫皮、去肉、去殼的過程,才能獲得咖啡生豆。取得咖啡生豆後,接下來就是烘焙過程,這也是咖啡種植外,影響咖啡品質最重要的關鍵。

咖啡烘焙成為咖啡產製過程中的關鍵技術,也是世界咖啡大國視為最高機密的核心機密,早期台灣咖啡工廠曾經購入大型烘焙機,進行烘焙研究,陳先生在當時負責技術的研發。四十年前開始研究烘焙咖啡,如果能夠持續,台灣現今也能成為烘焙專業的咖啡大國,但是許多現實問題,讓當時的咖啡產業無以為繼。1959年成立的咖啡小組宣告解散,讓台灣一度可以發展咖啡產業的契機,最後成為泡影。這些成員各分西東,但是個個卻無法忘情於咖啡,四十年前陳先生離開烘焙工廠,自己購入咖啡烘焙機,當起烘焙玩家。


咖啡小組結束運作,象徵政府部門推動的咖啡栽種、烘焙計劃失敗,但是台灣的咖啡歷史,並未完全中斷,而是在民間用不同的方式,依然烘焙煮沸一杯杯香醇美味的咖啡。位於西門町的南美咖啡,做為台灣第一家自行烘焙咖啡的專業咖啡店,曾經向雲林經濟農場購買咖啡生豆進行烘焙,黎先生在四十年前一度北上協助,連接起一段咖啡情誼。

在相互聯絡後,黎先生前來台北,將要和相隔四十年未見的南美咖啡創辦人王振富先生見面,添補六○年代後,台灣咖啡發展的一頁歷史。四十年未見,兩位老人相見感傷,許多年青時的記憶湧上心頭,彼此曾經都在一個角落,為台灣咖啡的榮耀奮鬥。王先生原本經營一家蛋糕食品店,在1959年開始轉做專業咖啡烘焙,在當時人民所得不高,推廣咖啡成為一種高難度的工作。

六○年代當時,喝咖啡是一種高級享受,許多大飯店以及咖啡名店,多數提供由國外進口的即溶式沖泡咖啡,唯獨王先生堅持烘焙咖啡,再研磨煮出一杯杯香醇咖啡。南美咖啡進口國外原豆烘焙,除了提升台灣咖啡的烘焙技術外,甚至在當時成為國民外交的利器,搭起台灣與許多中南美國家的關係。南美咖啡採用國外生豆、台灣烘焙的生產模式,成為四十多年來台灣咖啡生產的主流模式,許多老字號的咖啡名家,都是以這種模式維繫台灣咖啡的市場。


直到近十年,國際知名的咖啡連鎖店進入台灣,在降低售價以及製作調味咖啡後,打開台灣咖啡市場的消費人口,台灣咖啡也趁著這股熱潮,推出標榜台灣生產、台灣烘焙的道地本土咖啡。古坑地區首先以台灣咖啡原生地的名號,打出台灣咖啡的市場,隨後引爆全台經營咖啡生意的熱潮,在許多標榜本土生產、烘焙的咖啡中,其實台灣一年所生產的咖啡原豆,根本數量不夠,許多必須依賴國外進口。

在高價誘因下,許多地區農民開始大量搶種,未來幾年咖啡樹成熟結果後,又可能面臨生產過剩的問題。清楚的生產標示,以及公正的咖啡評鑑制度,也許是在以產地爭奪市場外,對於許多專心研究烘焙的業者,另一種台灣烘焙技術的肯定。

帶著遊客進入園區,黃媽媽熱情的解釋台灣咖啡的特性,她依舊堅持台灣生產、台灣烘焙的真正原味。在中央圖書館裡,黎先生沒有放棄他的追尋,他最新的追尋是希望查清楚,到底咖啡最早何時進入台灣?


歷史不能被遺忘,當台灣咖啡漂浪在外來文化之中,也該記得有一群人,不斷尋找著台灣咖啡的前世今生。對他們而言,那不是歷史的懷舊,或品味的執著,而是漂浪在台灣咖啡裡,一種永不妥協的堅持信念。

學科: 
農業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關鍵字: 
咖啡, 本土咖啡, 古坑咖啡, 在地農業

喝過咖啡嗎?當咖啡成為台灣的新興產業,可曾想過咖啡和台灣的淵源?

 

這裡有一個故事,關於台灣咖啡的前世與今生,也許透過追索與探究,更能豐厚台灣咖啡裡的醇美滋味。

再見‧草嶺潭


再見‧草嶺潭

摘要: 
草嶺潭消失了!敏督利颱風帶來的大水災除了造成中部嚴重災情,另一個大家關注的話題就是,九二一地震形成風光秀麗的草嶺潭一夕消失!對於大自然地貌的變化,渺小的人類似乎總是難窺其貌,但在草嶺這個地方,地形地貌卻常是瞬息萬變。而九二一地震過後草嶺的人過得怎麼樣?是不是已經擺脫了地震陰影?

記者/王晴玲

921大地震在雲林形成了一個堰塞湖泊─草嶺潭。但在今年的敏督利颱風大雨過後,原本面積有兩個日月潭大小的草嶺潭一夕之間消失,變成沙洲一片。草嶺潭的變化見證了滄海桑田的地質作用,而這已經是草嶺潭第五度出現、第五度消失。

1999921日,山搖地動的巨變讓住在堀巄山上的簡氏家族從雲林縣飛到嘉義縣,造成了29人死亡的不幸,也讓草嶺成為921地震中令人關心的災區。五年的時間過去了,站在堀巄山上,一眼望去因為地震形成的草嶺潭已經成為沙洲一片。對於當地人來說,草嶺潭的消失早在預期,只是沒想到時間那麼快。原本草嶺人希望藉由草嶺潭,能夠振興當地因為地震沒落的觀光業,但是草嶺潭維持不到五年的光景,就已經潭乾水無影。

長期在草嶺地區從事地貌研究的台大地理系助理教授李建堂表示,這次草嶺潭的消失和過去幾次消失的原因不同。過去幾次是因為堰塞住湖水的土石在大雨來襲時被沖垮,導致草嶺潭潰堤。但這次921地震堆積的大量土石形成的土堤沒被沖垮,反而是因為潭裡堆積太多土石導致水位高過土堤而流失。李建堂也提醒,相關單位必須正視草嶺潭中這大量堆積的土石,萬一又遇上大雨,可能形成造成下游威脅的土石流。

而對於草嶺人來說,草嶺潭的消失並不代表921造成的影響已經遠離。原本草嶺明媚的「草嶺十景」風光,是熱門的風景區。地震後卻因為心理因素影響,遊客卻步。目前草嶺的就業機會比過去減少許多,全村仍有三百多人,靠著政府的「以工代賑」領取一天一千五百元的工資生活,能夠繼續這樣下去多久?沒有人有答案。對於草嶺人來說,他們最出名的特產就是種植苦茶樹所搾出來的苦茶油,但他們卻不知何時才能像苦茶一樣苦盡甘來,擺脫921的陰影。

猶記草嶺應該是過去年輕時候救國團活動的熱門景點,旅館業者回憶,當時草嶺觀光的盛況,遊覽車可是一輛接一輛,雖然稱不上人山人海,倒也是人氣鼎盛。但這一次到草嶺,感受到的卻是冷清的氛圍。世居草嶺的賴太太,一見到我們就抱怨,「都是記者亂寫啦,害得一大堆遊客不趕上草嶺」。身為記者群一員的我,除了頻頻抱歉解釋,心裡更是一陣痛。 

 

的確,當你在採訪新聞時,要去報導災情必須要深入人心,但如果為了效果,不明就裡的捏造誇大,那可真的就是罪大惡極!記者的一篇精采報導可能會讓他贏得長官的讚賞,但聳動誇張的報導卻可能讓當地民眾蒙受許多損失。見到熱心招呼我們的阿助兄與賴太太,說真的,我感到心虛且抱歉,多希望記者同業大家都能夠秉持良心,謹記精確新聞報導的本質,不要為了自己一則精采的報導,而傷害別人的家計。

學科: 
災難
縣市: 
  • 雲林縣
  • 古坑鄉
關鍵字: 
敏督利颱風, 草嶺潭, 921地震, 地質, 李建堂, 觀光

草嶺潭消失了!敏督利颱風帶來的大水災除了造成中部嚴重災情,另一個大家關注的話題就是,九二一地震形成風光秀麗的草嶺潭一夕消失!對於大自然地貌的變化,渺小的人類似乎總是難窺其貌,但在草嶺這個地方,地形地貌卻常是瞬息萬變。而九二一地震過後草嶺的人過得怎麼樣?是不是已經擺脫了地震陰影?

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