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股區

聖䴉之亂

之亂

摘要: 
微彎的嘴喙,像是死神的鐮刀,黝黑的頭部、潔白的身軀、修長的雙腳,在古埃及文化中,牠們是象徵智慧的神祇。因為美麗,成為觀賞鳥商品,被買進台灣。後來順利在野外活了下來,卻掀起一場生態暗湧。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張光宗 葉鎮中
剪輯 陳忠峰

中華鳥會、彰化鳥會與清華大學的志工,來到彰化漢寶一處私人土地。忍耐著難聞氣味,以山刀開路,帶著棧板,準備隨時造橋鋪路。他們打算進行埃及聖䴉的繁殖干擾測試,到巢區把還沒孵化的蛋拿走,看牠們會有什麼反應。


埃及聖䴉來自非洲,被一處私人動物園引進台灣,作為觀賞鳥展示,後來不慎逸出,1984年首次在關渡發現六隻,目前全台灣河口溼地都能見到。牠們有集合營巢的特性,漢寶是全台最大的巢區,2015年,中華鳥會紀錄到178個巢。

2016年,彰化環盟理事蔡嘉陽以空拍照片目測,大約有三百巢。2018年,估計有八百巢。後來漢寶這塊地的地主,在原本鳥的巢區填了廢土,埃及聖䴉因而退縮到一側,一巢接一巢,從空中看,密度很高。

蔡嘉陽表示,這片本來有鯽魚膽和灌草叢,因為原繁殖地被破壞,埃及聖䴉就在旁邊另闢一個新的,牠們改變環境的能力非常強。


中華鳥會連續幾年接受林務局委託,在漢寶進行移除,但成效不理想。與中華鳥會合作的清大團隊,2018年持續收集鳥蛋,並架設紅外線自動照相機,觀察鳥蛋取走後,親鳥的反應。清大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黃貞祥表示,把蛋拿走,牠就不會在原巢下蛋,會把巢拆掉,帶著巢材到另一個地方再築巢。

帶回來的鳥蛋,透過基因染色的方式,希望找出影響埃及聖䴉外型的基因。黃貞祥說,「基因跟鳥的適應非常密切相關,相較於鷺鷥、黃頭鷺、夜鷺之類,埃及聖䴉的喙更長,而且更彎曲,可以吃到更深、或是水位更高的水域食物,相較其他水鳥來說,就有非常大的優勢。」

每個新發現都是線索,除了漢寶巢區,關渡巢區近幾年也有穩定繁殖。不同以往,鄰近的五股溼地,今年發現兩個埃及聖䴉巢區。其中一個構築在廢棄田埂上的巢區,延伸進入充滿布袋蓮的埤塘,空中目測大約有三十多巢。


林務局人員與荒野保護協會志工,穿上青蛙裝,涉水前進,進行實地觀察。志工把埃及聖䴉在五股溼地的巢區,分為AB兩區,這天進行測量的是B區,四月的統計,兩區加起來大約有兩百顆鳥蛋。

專家們擔心,埃及聖䴉可能衝擊鷺科鳥類生存,五股溼地已經看得出端倪。荒野保護協會台北分會棲地主任莊育偉擔憂,「鷺科以前非常多,因為牠們生活領域重疊,互相排擠,大小白鷺就會到別的地方去,現在牠們又在這邊繁殖,以後大小白鷺在這邊,可能就會變成回憶。」

知己知彼,每個現象都是線索。當下最重要的是控制數量,避免產生更嚴重的問題。彰化環盟理事蔡嘉陽說,「讓蛋的繁殖成功率下降的策略,看起來成果沒有太好,應該取得大家的共識,採取強有力的措施。」


沒控制好埃及聖䴉的數量,影響的不只是台灣的生態,推動E-bird網路平台的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長林瑞興,提出一個從前沒被注意到的問題。「如果不處理,台灣會變成埃及聖䴉的亞洲擴散中心。」

根據中華鳥會的評估,目前埃及聖䴉數量大約是22003000隻,比起兩年前幾乎翻倍,專家也觀察到,牠們不只在沿海出現,也順著河流往內陸蔓延。

入侵台灣的外來鳥種,只有中國藍鵲順利完成移除,泰國八哥、灰椋鳥、白腰鵲鴝,都錯過最佳防治時機,無力挽回。如何兼顧現有人力、物力與民情,順利告別聖䴉,讓河口生態維持原樣,將是一場長期抗戰。

公視 我們的島【聖䴉之亂
05/14 () 2200首播
05/19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彰化縣
  • 芳苑鄉
  • 新北市
  • 五股區
關鍵字: 
埃及聖䴉, 外來入侵種, 移除, 漢寶濕地

微彎的嘴喙,像是死神的鐮刀,黝黑的頭部、潔白的身軀、修長的雙腳,在古埃及文化中,牠們是象徵智慧的神祇。因為美麗,成為觀賞鳥商品,被買進台灣。後來順利在野外活了下來,卻掀起一場生態暗湧。

浪犬夢


浪犬夢

摘要: 
一如往常,愛媽王太太,帶著食物來到台南市鹽水溪的堤防上,這個習慣,已經維持了二十多年。搖著尾巴,和氣親人,牠們大部分是被主人載來這裡棄養的家犬。餵完一群換一群,王媽媽的下午就這麼度過了...

採訪 陳佳利 郭志榮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簡正傑 陳志昌
剪輯 陳忠峰

流落街頭或被捕收容,浪犬有著相同的夢,牠們需要愛與尊重,台灣社會能不能為牠們圓夢。

一如往常,愛媽王太太,帶著食物來到台南市鹽水溪的堤防上,這個習慣,已經維持了二十多年。搖著尾巴,和氣親人,牠們大部分是被主人載來這裡棄養的家犬。餵完一群換一群,王媽媽的下午就這麼度過了,仔細看,狗狗的耳朵上,有著TNR的記號,這群狗大部分都完成了絕育,王媽媽希望牠們能在河濱,度過餘生。

傍晚時分,許多人來到河濱運動,對於讓流浪犬住在這裡,不是所有人都認同。

TNR原地放養,有人身安全的疑慮,官方並不鼓勵,主要以捕捉收容來處理,但是收容所通常進去容易出來難。

動保團體指出,民國90年到100年,共有123萬隻流浪狗進了收容所,當中104萬隻,再也沒機會看見高牆外的世界。用收容制度來處理流浪動物,以台南市為例,一年得消耗上億經費,為了解決問題,台南市動保處正積極的為流浪犬找頭路。

爆米花和多多都是被主人遺棄的狗,經過訓練,牠們變得討喜又耀眼。投入犬隻行為訓練十多年的蔡慶榮,在善化動物之家的委託下,來協助收容所的狗狗。


台南市有許多漁塭與畜牧場,正好提供適合的職場,去年有三千多隻流浪犬找到了工作機會。從門口到豬舍,二十隻流浪犬轉型的工作犬,日夜守護著羅小姐的養豬場與別墅。

目前全台三十五家收容所中,台北市動物之家認養率最高,穩定的志工群協助照顧貓狗與拍照上網推廣,是一股重要的力量。

每個籠舍都有狗卡,清楚標示每隻狗的狀況,狗狗進來之後也都會施打疫苗,降低染上傳染病的機率,而且只要在開放時間,民眾可以隨時進入台北動物之家,挑選想認養的犬貓。

但這樣積極提高認養率的收容所卻是少數,大部分的收容所,從照養到認養,都無法提供友善環境。以新北市鶯歌收容所為例,農業局的業務卻委由清潔隊處理,動物之家就設在清潔隊旁,志工雖然在官網公告的參觀時間抵達,卻仍然被擋在門外。

台灣的五大都會區,因為地狹人稠,棄養寵物的問題比鄉間嚴重,像在新北市就有十三家收容所,但是除了板橋與中和收容所外,其餘的收容所都地處偏遠、人力短缺。


等了將近半小時,志工才得以在市府獸醫的陪同下,進入鶯歌動物之家,鐵門一拉開,屎尿的惡臭,撲鼻而來。除了籠子裡來不及清理的糞便,籠舍後方的排水溝,也積滿了穢物。甚至,有的狗籠直接擺在外頭,連遮風避雨的設施都沒有。

55號,近百名愛心人士前往新北市動檢處抗議,質疑五股收容所疏於照顧,導致犬隻死亡。動保團體也質疑,籠舍內犬隻死亡卻未即時清理,導致屍體遭到同伴啃咬,擔憂照顧不當會引發犬瘟。

諸多爭議尚未消弭,目前五股收容所暫時不收容新進犬隻。根據農委會的統計,全台平均安樂死率高達七成,認養率不到兩成,而行政資源投注在末端處理的比重多於源頭管理,最重要的源頭減量卻難以落實。

五月初,趕在中央政府組織再造前夕,動保團體再一次呼籲成立專責動保司。因為在現行制度中,動保業務的最高中央主管機關,歸屬在農委會畜牧處,而在行政院版本的農業部組織條例中,動保將與畜產合併為「畜產及動物保護司」,擔憂畜產凌駕動保,動保團體透過衝破立牌的行動劇,表達訴求。

催生動保司的訴求,地方政府的行政人員也樂觀其成,但更關注資源分配的問題。

然而期待行政體制調整的同時,每天都有無辜生命在產生,家犬與流浪犬雙管齊下,落實絕育是當務之急。

黃昏,王媽媽再次來到提防,除了熟悉的老面孔,最近還有新的狗要顧,區域內的絕育如果沒有達到百分之百,TNR的理想很難實現。

見了人就搖尾巴,經過千年的馴化,牠們生來就是同伴動物,台灣卻沒有合宜的制度,來確保牠們獲得應有的保護與照顧,長期以來,為流浪動物請命的行動,從來沒有間斷…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南市
  • 善化區
  • 新北市
  • 五股區
關鍵字: 
流浪動物, 犬, 貓, 狗, 結紮, TNR, 動保法, 轉型, 動物之家, 認養, 收容, 晶片

一如往常,愛媽太太,帶著食物來到台南市鹽水溪的堤防上,這個習慣,已經維持了二十多年。搖著尾巴,和氣親人,牠們大部分是被主人載來這裡棄養的家犬。餵完一群換一群,王媽媽的下午就這麼度過了...

河流巡禮


河流巡禮

摘要: 
我們的島走遍全台,用鏡頭紀錄下許多河流的悲喜與哀愁,從尋找河川的源頭,水庫集水區的保育,到進入人類生存的環境,不斷有各種污水流進河川,然而,水中生態因水質惡化、水利工程而奄奄一息。從全台河川的處境,和各界如何努力搶救河流的過程,讓我們重新反省該如何看待一條河流。

採訪 陳佳珣 張岱屏 李慧宜 陳佳利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慶鍾 陳忠峰 葉鎮中 陳添寶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陳慶鍾

台灣─美麗的寶島,是養育我們的母親,而大地之母生命力的來源就是河流,從高山峻嶺往下連接起伏的丘陵,再延伸到肥沃的平原,每一寸土地都靠河流的供養而豐富。台灣有129條河川,依照流域以及經濟發展狀況,分為24條主要河川、29條次要河川、79條普通河川,這些河譜出一篇篇悲喜交錯的樂章。

第一篇:生命之水

淡水河是條敏感的政治之河,這條流過政經中心,居住了640幾萬人的大河,卻輪番上演淹水、缺水的災情,水利單位為此繃緊神經。為了消除基隆河水患,政府花了將近60億做員山子分洪,為了解決台北、桃園的缺水問題,政府斥資250億在石門水庫進行緊急供水工程及水庫更新改善、供水設施改善,以及上游集水區保育治理,尤其是集水區的管理更是治本之道。但實地到現場,卻看到許多大而不當的工程,在寶裡苦溪,為了避免水流侵蝕道路的坡角,水保局在這裡建造固床工,但民間團體認為,這裡岩層裸露,不會有刷深的問題,工程必要性與否,值得討論,而且既有植被更因工程崩塌。

在集水區內,梳子壩、攔砂壩、潛壩、固床工,各式各樣的工程把野溪整治的失去生機,這些動輒千萬的工程有必要施作嗎?淤滿砂石的攔砂壩又能阻檔砂石多久呢?

在石門水庫集水區內,崩塌地的造成有22%都是起因於道路,佔總崩塌面積的48%,以從桃園復興鄉通往新竹尖石的道路為例,這條路位於順向坡上、地質條件不良加上選線錯誤,卻又不斷拓寬,導致道路沿線處處坍方。道路延伸出另一個問題,就是排水溝設計不良以及水溝內淤積雜物沒有清除,都為下一次災難埋下伏筆。

目前與石門水庫集水區有關的權責單位,包括水利署、農委會、原民會、交通部以及地方政府,各單位有其本位。或許,重新檢討事權分散的管理機制,改變工程至上的思維,才是整治集水區的根本之道。

第二篇:變色的河流

河流提供它清淨的水源,但得到的回報卻是污染的廢水。在台南市嘉南大排旁邊的合順工業區,排出來的廢水常常是五顏六色,工業區內並沒有設置污水處理廠,台南市環保局到現在還無法解決,任由污水不斷流進河川。

而對五股觀音坑溪沿岸的居民來說,工業廢水是健康殺手,這一、二十年來,在上游的致和皮革廠所排放的廢水,有如屍體腐臭的味道從水中逸散而出。於是,五股鄉公所和台北縣環保局合作,祭出24小時全天候監控的手段。但地方民眾認為,唯有工廠遷廠才能治本。

畜牧廢水也是污染河川的大戶。為了保護高高屏地區的水源,政府推動高屏溪上游離農離牧的政策,屏東地區的養豬業者於是下移到里港、九如、鹽埔一帶在高屏溪支流-武洛溪,四十八公里的河段卻聚集了四十幾萬頭豬,一隻豬每天排放的廢污水是一個人的四到五倍,等於是兩百萬人所產生的廢水,雖然豬農也投資了大筆經費建置污水處理設施,但因為專業知識不足沒有妥善操作或是處理規模不足,很難把廢水處理到符合法規標準。

全台灣豬隻總共700萬頭,屏東縣就擁有172萬頭,佔總數的24%,加上牛、雞和鴨,畜牧業一年的產值超過190億,是屏東最重要的產業,卻也是環境最沉重的負荷。

除了工業污水和畜牧廢水,我們每天生活產生的廢水也是污染河川的主因,現在全台灣的污水接管率是16%,有八成以上的生活污水未經處理就排進河川。由於污水下水道系統建置速度緩慢而且成本高昂,加上這個政績不容易被看見,許多縣市政府的態度並不積極,環保署於是大力推動人工濕地應急,在大漢溪的高灘地上這片水綠世界就是知名的新海橋人工濕地,面積八公頃的土地上,每天可以處理兩千噸的廢水,相當於一萬人產生的污水量,台北縣政府每個月只花兩萬多元的電費,就可以藉由植物以及細菌的自然作用,大幅削減水中的污染物。

但原本立意良善的人工濕地,卻因為設計不良或是沒有妥善操作而引發爭議,在台南市的竹溪人工濕地就成為蚊子的繁殖場,連當時的環保署長看了,也大皺眉頭。造價五百萬的竹溪人工濕地最後是以拆除收場,人工濕地的運用有它的侷限,建置污水下水道系統才是回復河流清淨面貌的正途。

第三篇:生態悲劇

河川有深潭、有淺瀨、有湍急的水流、也有岸邊緩流,多樣的水域環境造就了豐富的生態。

一灣小小的深潭裡、隨著水流擺盪的水草中,有一群台灣白魚居住在這裡。中部的大甲溪、大肚溪、濁水溪流域,只有四個地點發現牠們的身影,台灣白魚是台灣特有種,族群數量少到瀕臨滅絕的危機。在食水嵙溪,還有大約一千五百隻台灣白魚,算是族群數量最多的溪流,台中縣政府不斷的在這裡進行河川整治工程,台灣白魚的家一一消失。

長年研究台灣白魚的李德旺發現,白魚的處境令人擔心,因為食水嵙溪已經有三分之二的河岸被整治成水泥護岸。白魚喜歡水質清澈、流速緩慢的水潭,食水嵙溪原本許多這樣的地形,現在只剩下番社嶺橋附近還維持原始的樣貌,這個最後的避風港也將在三年內消失,因為河川兩岸的果園,在颱風期間曾經傳出淹水災情,當地居民於是向縣府陳情希望做工程。

地方保育團體展開搶救行動,幫白魚找個中途之家,也希望藉此喚醒在地居民的保育意識。他們有個心願,就是在工程完工後,把被破壞的溪流環境營造回來,讓白魚可以回到牠原來的家。

在水中的魚蝦,牠們遷徙的生態廊道則被數不盡的攔砂壩阻斷,許多人致力於河川生態保育工作,但再怎麼努力封溪、護漁、甚至做復育,一次工程的浩劫就前功盡棄,民眾只關心會不會淹水,土地會不會被沖刷,於是,自然的河流逐漸變成水泥排水溝。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懂得收斂人類的慾望,開始尊重每個物種生存的空間,也去欣賞河流的生態之美,讓每條河流再度充滿生命的禮讚!

側記

我走過好多的河流,每條河面臨的問題,大同小異,只是程度有所不同,但反應在河川的現象與結果,背後卻都有各自複雜的社會經濟背景,更有台灣人如何對待環境的哲學觀。讓河流再現生機,回到許多人兒時記憶的樣貌並不容易,但河流生病了,土地、海洋也會跟著出狀況,珍惜我們的生命之河,我們才能擁有健康的生活環境。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桃園市
  • 復興區
  • 新北市
  • 五股區
  • 高雄市
  • 桃源區
  • 高雄市
  • 美濃區
  • 台南市
  • 台中市
  • 新社區
關鍵字: 
集水區, 水汙染, 廢水排放, 淡水河, 淹水, 颱風, 野溪整治, 放流水標準, 畜牧, 溼地, 濕地, 白魚, 特有種, 生態保育, 棲地破壞

我們的島走遍全台,用鏡頭紀錄下許多河流的悲喜與哀愁,從尋找河川的源頭,水庫集水區的保育,到進入人類生存的環境,不斷有各種污水流進河川,然而,水中生態因水質惡化、水利工程而奄奄一息。從全台河川的處境,和各界如何努力搶救河流的過程,讓我們重新反省該如何看待一條河流。

廢水監測全紀錄


廢水監測全紀錄

摘要: 
在報紙上,看到五股鄉打算對一家工廠進行24小時的廢水監控,就知道一定是情節嚴重,才會採用這種手段。一般民眾對河川生態保育是冷漠的,溪裡頭魚蝦不見了也不在意,除非他感受到臭味已經影響到生活,才會找里長或民意代表來解決。我們到處看到小溪流被三面舖上水泥,喪失生機;工廠埋暗管躲避稽查,惡意排放廢水;黑心唯利是圖,而環境污染卻由全民承擔。雖然台灣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定的規模,但環境意識卻仍舊相當薄弱。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環境污染對民眾生活的影響能嚴重到怎樣的程度?不是住在當地,無法了解這份痛!台北縣五股鄉觀音坑溪下游的居民,忍受惡臭長達一、二十年,終於,台北縣政府與五股鄉公所決定,要24小時定點守候,釜底抽薪,解決工廠違法排放廢水的問題。

坐落在淡水河南岸的觀音山,是台北盆地的地標,從山上可以俯瞰整個台北盆地,觀音山風景區已經成立多年,是民眾運動休閒的好去處。觀音坑溪就發源於蒼翠的觀音山,它位在台北縣五股鄉,全長只有6.2公里。同樣是住在觀音坑溪旁邊,上游與下游的居住環境卻有著天壤之別。

「冷氣一年壞掉一台!」、「連呼吸都不能呼吸,臭到醒過來,有時還要戴口罩睡覺!」、「我們這邊的人,幾乎每個人呼吸系統都有問題,空氣是酸的。」、「那味道很臭,像屍體的味道!」這是在五股鄉公所所辦的「致和皮革廠廢水監控說明會」中,民眾陳述的切身之痛。

被指為污染元兇的致和皮革廠位在觀音坑溪上游的觀音村,在它下游的集閒村首當其衝,陳文賓做了十幾年的集閒村長,早在民國86年,村裡面就已經在村民大會中討論過這個問題,甚至連署向縣政府陳情,拉白布條、圍廠抗議、找媒體報導也都沒有結果,工廠違法排放廢水的問題始終沒改善,民眾不得不懷疑,是否是內神通外鬼,否則,為什麼長期以來打電話到台北縣環保局檢舉,工廠就馬上不排廢水了。

在說明會中,鄉長宣布將從111日起,對致和皮革廠進行24小時的廢水監控,動用第二預備金,由清潔隊分三班輪值,一但發現水質有異樣,馬上採樣,把握第一時間點。台北縣幅員遼闊,稽查人員人力有限,加上從縣政府到五股,少說要半個小時的車程,容易錯失工廠違法排放污水的時間點,加上工廠都趁著黑夜或假日公部門人力較少時偷排,鄉公所清潔隊的定點駐守,填補了這個漏洞。台北縣水保局朱科長表示,只要依照標準的採樣程序採水,並且照證存證,清潔隊所採的水樣,環保局一律承認。

促成這次24小時監控行動的機緣,是新上任的環保局長到五股勘查時,鄉長與村長帶著環保局長到觀音坑溪,查看困擾民眾已久的致和皮革廠廢水排放口。現場看到工廠排放出黑褐色的污水,環保局長指示同仁在現場採水,剛下河底,還沒到排放水口,水的顏色就慢慢變淡,後來才發現,致和皮革廠在工廠後方裝設兩支監視器,一發現有異樣,就不再違法排放廢水,連環保局長想進入工廠內部稽查,也不得其門而入。致和皮革廠違法情形嚴重,縣政府與鄉公所於是達成共識,必須24小時監控才能解決這問題。

 

目前環保局內部已經把致和皮革廠以專案的方式列管,除了加強例行的稽查工作,晚間更有稽查人員進駐。環保局和鄉公所的大動作,對廠商營運產生極大的壓力,從111日開始全天候的監控,致和皮革廠被檢測出六次的違法事件,罰款70幾萬,加上準備開罰的總金額約150萬。

24小時監控的做法,讓民眾感受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水保科長強調,工廠只要妥善操作,不會找他們麻煩,但如果沒有好好操作,絕對不會寬待!

動用大筆資金、人力全天來守候,能夠維持多久,村民期盼能一股作氣讓致和皮革廠遷廠,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政府讓工廠合法設立,廠方當然也要遵循法律的規範,把廢水處理到符合放流水的標準。過去,行政體系效率不彰,讓居民活在痛苦的深淵,環境承受更多的污染。這次24小時的駐點監控,公部門的投入確實值得肯定,至於效果如何,還有待時間的考驗。

側記: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對於工廠惡意偷排廢水,公部門的執行效率與民眾期待,往往有很大的落差。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如果這個陳年問題一、二十年都無法解決,民眾生命財產飽受威脅,公部門的任何解釋,通常無法說服居民。在依法執法的權責下,公部門是否用心為民服務,是否有其他力量介入,導致公部門無法或是不願意有所作為。歷年來的檢舉都沒有用,觀音坑溪沿岸居民不得不懷疑,台北縣政府與致和皮革廠是內神通外鬼,如果執法的環保局想要洗刷這樣的指控,就真的必須做出成績,真正解決工廠違法排放廢水的問題。


學科: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五股區
關鍵字: 
水污染, 河川污染, 家庭污水, 工業廢水, 污水處理, 河川巡守, 皮革廠

在報紙上,看到五股鄉打算對一家工廠進行24小時的廢水監控,就知道一定是情節嚴重,才會採用這種手段。一般民眾對河川生態保育是冷漠的,溪裡頭魚蝦不見了也不在意,除非他感受到臭味已經影響到生活,才會找里長或民意代表來解決。我們到處看到小溪流被三面舖上水泥,喪失生機;工廠埋暗管躲避稽查,惡意排放廢水;黑心唯利是圖,而環境污染卻由全民承擔。雖然台灣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定的規模,但環境意識卻仍舊相當薄弱。

濕地悲喜劇

 

濕地悲喜劇

摘要: 
跟著賴榮孝老師走進濕地,濕地內植物繁密、蘆葦叢生,很難想像一年前這裡是一片人工草坪,當時怪手剛開挖,義工們準備種下小小的幼苗。短短的一年,一座近自然的人工濕地誕生了,過個馬路來到陽光運河,這條上億元打造的運河,它的前身是一片生態豐富的濕地,如今一切化為烏有,看著濕地一生一死,對這片土地有深厚感情的保育人士們,也從無奈中走出了希望。

撰稿:于立平

攝影:葉鎮中

如果這是一齣戲,它原本應是一個悲劇,不過劇中的主角決定自己轉個彎,於是劇本改寫,一齣以悲劇開場的戲,結局卻以喜劇收場。

跟著賴榮孝老師走進濕地,濕地內植物繁密、蘆葦叢生,很難想像一年前這裡是一片人工草坪,當時怪手剛開挖,義工們準備種下小小的幼苗。短短的一年,一座近自然的人工濕地誕生了,過個馬路來到陽光運河,這條上億元打造的運河,它的前身是一片生態豐富的濕地,如今一切化為烏有,看著濕地一生一死,對這片土地有深厚感情的保育人士們,也從無奈中走出了希望。

五股濕地的形成有一段滄桑的歷史,早期這裡是大台北地區的糧倉,但是因為地處低漥經常海水倒灌,民國五十三年政府炸開關渡隘口,正式開啟五股濕地的歲月,從魚米之鄉到台北地區洪水氾濫的緩衝水路,緊接著垃圾、廢土、污水進駐,曾經這裡是賞鳥人士的天堂,連黑面琵鷺都是這裡的過客,當最後的一座埤塘抵不過廢水的糾纏,生態人士就此撤守。

很難想像,如今五股濕地的起死回生,竟從另一個破壞開始。

正當被遺忘的五股濕地,鳥類慢慢的恢復當中,生態最豐富的蘆荻生態池,卻被怪手無情的摧毀,抗爭無用,一切無可挽回,賴老師以及夥伴們傷心卻不灰心,他們決定「轉個彎」。

「棲地移轉」的補償措施是不得不的選擇,他們請求縣政府提撥一塊十公頃的土地,來做人工濕地的營造,然而他們的眼光看到的不只這塊濕地,而是整片的五股濕地,「因為不了解生態的重要,才會犯下錯誤的政策,那麼我們讓你了解,你抗議政府不能這樣做,還不如告訴他們可以這樣做」,當人工濕地的成效,展現無疑之後,政府也接納了賴老師等人的想法,賴老師也逐步建議政府將一些水塘改造成適合鳥類棲息的空間,最後台北縣政府甚至將整片的五股濕地,交由保育人士認養。

冬季的海風很強,濕地裡的蘆葦隨風擺盪,有時風是阻力也是助力,端看你如何的使用,看著一手打造的濕地,賴老師形容「濕地保育不再是個理想,而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都市中的人們,不能脫離自然一樣」,而只要堅持,希望的種子依舊會隨風散播。

【採訪側記】

九十二年底開始紀錄二重疏洪道的濕地,當時鳥種最多的蘆荻生態池正面臨開發的危機,而另一個作為補償的人工濕地,正舉行破土典禮,當時我們曾經製作一個單元來悼念舊濕地的死亡,慶祝新濕地的誕生。如今一年多後重返現場,那座鳥類天堂早已變成了運河,連一點遺跡都沒留下,而新濕地卻是生氣蓬勃的宛如生態樂園,我們不禁感嘆人類破壞速度之快,也佩服大自然在逆境中尋求生機的爆發力。

記得一年前在拍攝五股濕地時,一群喜愛賞鳥的人士,組成了疏洪道保育聯盟,當時他們想要搶救即將破壞的蘆荻生態池,後來眼看著開發案無可挽救,他們搬出了補償條件,要重新還給濕地一個家,說真的這種有點阿Q的想法,許多人並不看好,沒想到一年後再次見到他們,凝聚力、行動力更強了。而這片濕地植物繁盛,螃蟹、老鼠、水鳥都進來了;尤其在靈魂人物賴榮孝老師的努力下,結合二個保育團體,認養了二重疏洪道全部的濕地,問賴老師遇到了那麼多的挫折,為何依舊可以如此的堅持,他回答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跟大自然學的」,看著大自然強韌的生命力,他深切的明瞭「只要永不放棄就有希望」。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新北市
  • 五股區
關鍵字: 
濕地, 溼地, 生態池, 異地復育, 棲地補償, 賴榮孝, 荒野, 二重疏洪道, 棲地破壞, 生態復育

跟著賴榮孝老師走進濕地,濕地內植物繁密、蘆葦叢生,很難想像一年前這裡是一片人工草坪,當時怪手剛開挖,義工們準備種下小小的幼苗。短短的一年,一座近自然的人工濕地誕生了,過個馬路來到陽光運河,這條上億元打造的運河,它的前身是一片生態豐富的濕地,如今一切化為烏有,看著濕地一生一死,對這片土地有深厚感情的保育人士們,也從無奈中走出了希望。

濕地進行曲第三部--濕地的生與死

濕地進行曲第三部--濕地的生與死

摘要: 
在台灣關於「濕地」這兩個字的解釋,以前和現在有很大的不同,早期人們總認為濕地是蚊蟲叢生,無用的爛泥灘,只要是開發工程,最先想到的要利用濕地,走過填海造陸、海岸大肆開發的年代,這些被蠶食之後,所遺留下的濕地,現在反倒成為稀世珍寶,是生物的樂園、是生態旅遊的景點,是商機也是生機。

記者:于立平

 

在車水馬龍、高樓林立的台北都會區,有一片可以呼吸的角落,許多愛好大自然的人,都喜歡來這裡賞鳥、欣賞荒野的美景,不過就在去年十一月,怪手開進了二重疏洪道的五股濕地,也劃破了這僅有的寧靜。

 

目前台北縣政府斥資一億三千萬元,準備在二重疏洪道打造一條國際級的划船道,於是大舉開挖釣魚池與蘆荻生態池,其中釣魚池才剛驗收完成不到半年,就打掉重建,千萬元工程化為烏有,而更令保育人士擔心的是蘆荻生態池,因為這裡是五股濕地鳥類種類最多的棲地。

 

在知道划船道的工程,已經無可挽回之後,長期關心濕地生態的保育人士,提出棲地移轉的構想,也就是營造一塊新濕地,來補償這塊舊濕地,於是濕地生與死的故事,開始上演……..

 

 

 

縣市: 
  • 新北市
  • 五股區
關鍵字: 
溼地, 棲地補償, 候鳥, 遷徙

在台灣關於「濕地」這兩個字的解釋,以前和現在有很大的不同,早期人們總認為濕地是蚊蟲叢生,無用的爛泥灘,只要是開發工程,最先想到的要利用濕地,走過填海造陸、海岸大肆開發的年代,這些被蠶食之後,所遺留下的濕地,現在反倒成為稀世珍寶,是生物的樂園、是生態旅遊的景點,是商機也是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