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區

老屋再生之後

老屋再生之後

摘要: 
有人說,整修一棟老屋,耗費的心力與資源,比蓋一棟新房子還難。台灣各地仍然有許多人,用充滿熱情的雙手,讓老屋的生命得以延續。老房子重獲新生之後,接下來有什麼樣的難題,等著他們?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高雄市愛河旁的河川街上,一棟日式木造建物隱身社區。2012年,一群文史愛好者,成立打狗文史再興會社,除了調查與搶救高雄地區的文化資產,他們也推動木工課程,在老匠師帶領下,嘗試透過手作,傳承修復老屋的工藝。

這棟河川街上的老屋,前身是自來水公司宿舍,經國有財產局標售之後,打狗文史再興會社在屋主同意下,2016年開始協助進行修復,也讓木工課學員有了大展身手的實作基地。耗費一年時間,仔細調查房子的背景資料,動手整修,打狗文史再興會社成員後來租下老屋,決定不要將所有空間都做為商業用途。


大片榻榻米地板,讓參觀民眾能在這歇腳,感受空間魅力。牆面上,陳列了許多修復過程中蒐集到的古老物件,還有整修前房子的原貌。希望來這裡的民眾不只是消費,更能深入認識老屋修復經驗,還有背後蘊含的歷史。透過舉辦社區市集、販售書籍刊物來支持營運。但理想最後仍敵不過租金上漲壓力,20171月,他們悄悄發出熄燈號。

近年的老屋再利用熱潮中,許多沒有文資身分的老房子,因為被認為具有商業價值,躲過被拆除的危機。但伴隨而來的炒作、過度商業化等負面效應,卻排擠了想藉由老屋進一步創造公共價值的經營者。

座落在台南開隆宮旁小巷內,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是老屋再生風潮的推手之一。2008年,他們發起老屋欣力運動,初衷是希望透過老屋活化,從生活中保存歷史環境。回顧十年歷程,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顏世樺觀察到,老屋過度炒作,租用空間的經營者,充滿對未來的不確定性,讓經營模式趨於單一,也形成一種老房子都在賣咖啡的刻板印象。


高雄河川街老屋的熄燈,不是特例,苗栗南庄這個山間小城,也有著類似故事。人聲鼎沸的桂花巷,商家們熱情介紹試吃品,招攬遊客。這裡是遊客們來到南庄的必訪景點,但很少人知道,南庄其實不產桂花。

返鄉蹲點十年,社造工作者邱星崴希望透過發掘在地農產,傳承真正屬於南庄的客家文化。他的這條返鄉路,走得有些孤單。直到2015年,南庄十三間老街上,有苗栗在地青年前來整修、進駐這棟日式老屋,運用在地農產創作出特色調酒。但20177月,酒吧也因為租金上漲問題,已經停業,大門深鎖。

邱星崴認為,公部門應該更積極介入,形成制度性保障,減少租屋者和所有權人間的衝突。但現實狀況是,台灣各地投入老屋經營的創業者,等不及公部門介入,時時刻刻在商業炒作洪流中掙扎。


2017年耶誕節這個周末,台南正興街正舉辦一場熱鬧派對,遊客爭相和高人氣的正興貓合照,很難想像這條位在台南西市場旁,被喻為全台南最好玩的一條街,曾是沒落已久的商圈。

2010年,高耀威結束台北的上班族生活,和妻子來到台南,在正興街落腳,改造這間五十年歷史的老街屋,經營起服飾店,漸漸吸引一群人來這創業,一個非正式的「正興幫」慢慢成形。在這裡,他們玩出各種創意發想,沒落已久的街道,逐漸成為觀光客口中「全台南最好玩的一條街」。不過對於這樣的盛況,高耀威卻有些憂心,人潮湧入造成交通、垃圾問題,也帶動房價炒作。


為解決觀光化帶來的負面效應,2015年街區商家組成自治小組,主動向市府提案,周末下午封街成為徒步區,解決車輛違停問題,讓行人能自在逛街,但房價問題仍難解,從實價登錄資料粗估,正興街房屋交易價格,五年來漲了至少兩倍。

街區商家進一步成立協會,以正式組織形式,希望用集體力量和房東協商,高耀威笑稱,協會成立四個月以來的戰績,是三戰兩敗。他也開始推動一些實驗性的做法,包括設立免費商店,挑戰現有商業模式。

一棟老屋再生,加上經營者的無窮創意,有機會翻轉沉寂已久的社區。隨之而來,快速湧入的人潮、錢潮,也可能讓一切變質。搶救老屋的階段性工作完成後,重獲新生的老房子,如何長遠經營出新價值,仍然是難解課題。

公視 我們的島【老屋再生之後】

04/09 () 2200首播

04/14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縣市: 
  • 高雄市
  • 鼓山區
  • 苗栗縣
  • 南庄鄉
  • 台南市
  • 中西區
關鍵字: 
古蹟保存, 古蹟文創, 古蹟活化

有人說,整修一棟老屋,耗費的心力與資源,比蓋一棟新房子還難。台灣各地仍然有許多人,用充滿熱情的雙手,讓老屋的生命得以延續。老房子重獲新生之後,接下來有什麼樣的難題,等著他們?

魚市場的運河味

魚市場的運河味

摘要: 
台南一座歷史魚市場,承載許多城市記憶,但是在都市更新建設中,面臨消失命運。一群互不相識的台南青年,在網路串連下,挺身而出,守護老建築,想要找回古老的運河味…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鄭嘉明 郭志榮
剪輯 劉啟稜

台南中正路末端,中國城大樓已經拆除,準備都更建設廣場,旁邊一棟古老的魚市場,傳出拆屋危機。工人們在屋架上,拆除鋼構屋頂,不知是否會繼續拆除屋身,讓關心的文化人士很緊張,於是透過網路發出訊息,讓大家知道魚市場的拆除危機,發起搶救行動。


台南魚市場建於1930年代,緊鄰運河,成為台南第一座專門魚貨拍賣市場。列柱式的屋身,讓空氣流通,保持市場清潔。附近居民表示,過去一早就會有船入港,卸下魚貨拍賣。魚市場帶動附近經濟,許多商家製作魚貨加工,倉庫進行轉運,如今岸邊還留有幾間古老倉庫改建成的住家。

後來運河填埋,蓋起大樓,魚市場不再賣魚,成為漁會出租空間。雖然沒落,但是在運河旁,還有一棟日本時代建造的原台南運河海關,已經指定為古蹟,負責當時船隻出入檢查。於是海關、運河、魚市場,三個文化元素,構成區域的歷史地景。不過魚市場並未指定古蹟,在中國城都更案中,原本要拆除作為商業用地。

在台南青年和文化人士極力奔走下,台南市府同意保留並召開座談會,討論保留方案。市政府列出四個方案,除了第一案原地保留外,第二、三、四案,都計畫將魚市場搬遷到不同地方,採取異地保留方式。無法原地保留,是因為都更配地,魚市場土地已經分配給不同地主,現在魚市場如果要原地保留,牽涉到地主權益。

參與會議的台南居民提出,應該指定歷史建築,思考讓建物保留與地主利益,能共榮共生。市政府則希望,在指定古蹟、原地保存外,能有不同的思考,讓魚市場未來更具多元可能。


但是地方青年表示,市府不該只考慮經濟利益,忽視原地保留的場址精神,反而讓遷移引發更多問題。魚市場搶救團體希望以區域整體,來考慮魚市場與周遭環境的歷史紋理,如何重生再現,而不只是單一建築保存。面對爭議,會議並未做出結論,台南市府希望再度舉行討論,決定保留方案。

這天,台南市政府舉辦魚市場現勘,說明不同保留方案。雖然下著大雨,仍有許多居民到場,大家都很關心魚市場的未來。市府官員在現場四處移動,一一解說魚市場在不同保留方案下,可能保留的位置,以及不同的發展性。四個保留方案如何做出最佳決定?台南市政府表示,會規劃一個公平、公開的選擇方式。


在高雄鹽埕區,一場小小的公民投票在進行,利用參與式預算方式,讓社區居民決定地方公共事務的進行。公共事務透過公民提案和充分溝通說明,再讓地方居民投票選擇,打破以往從上而下的決定程序,還權於民。

台南魚市場的保留爭議,文化人士不希望,最後又是專家、市府決定,如果能比照參與式預算精神,還權於市民,在充分溝通後,讓市民投票做出選擇,或許是更好方式。

魚市場的古老歷史建築,在搶救後已獲得保留,但是如何留?成為另一項挑戰,文化人士希望,留下魚市場,不只是保留老建築,更能再現古老運河味,讓後世知道魚市場曾有的繁華。


公視 我們的島【魚市場的運河味】
11/21() 2200首播
11/2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文化
縣市: 
  • 台南市
  • 中西區
  • 高雄市
  • 鹽埕區
關鍵字: 
文化資產, 城市風貌, 參與式預算, 哈瑪星, 魚市場

台南一座歷史魚市場,承載許多城市記憶,但是在都市更新建設中,面臨消失命運。一群互不相識的台南青年,在網路串連下,挺身而出,守護老建築,想要找回古老的運河味

搶救西門商場

搶救西門商場

摘要: 
歷史古蹟台南西市場,旁邊的西門商場,也是時光久遠的歷史建築。當修復西市場要局部拆除西門商場,引發抗爭。他們希望修復西市場,同時保護西門商場,讓兩座深具歷史意義的空間,都能永遠留存,見證台南的發展…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鄭嘉明 郭志榮
剪輯 鄭嘉明

台南西門路旁的西市場,最初建於1905年,曾在1920年改建,台南人俗稱大菜市,裡面販售各樣食品,更是許多小吃老店所在。現在西市場計畫整修,店家陸續搬離,等待修復後,搬回來繼續經營。


L型建築的西市場,內部區域興建西門商場。商場店家葉素汝深知商場歷史,她表示,商場同樣興建於日本時代,採取二樓建築設計,建設跨街天頂,並相互連接,成為四方圍樓的空間設計。長達七十年光陰,西門商場陸續增建,在二樓舊結構上,增添新建築,形成一個外部是高樓,進入商場卻是古老空間的文化樣貌。

在沒有百貨公司的時代,台南西門商場是最早販售流行商品的地方,成為台南老人家的共同記憶。後來轉型布市,成為南部重要的布料集散地,許多台南知名商人,家族都是從西門商場發跡。成衣出現後,布料生意滑落,許多商家改賣成衣,接續成衣市場變動,許多商家又回到布料老本行,再度成為集中布市。

西門商場起起伏伏,記錄了台南經濟發展歷史,卻因為古蹟修復,面臨拆除危機。陳香畇是西市場老住戶,來到商場後門,指著西門商場緊鄰西市場,當初為了修復西市場古蹟,要建立保護天棚,商場居民已經拆屋,退縮二公尺。退縮後的建物,已是商場原始建築,居民修繕成生活空間,未料又要拆出一條道路,破壞建築結構。

一拆再拆,讓居民十分憤怒,在一場市府舉辦的說明會上,齊聚來抗議,現場貼出店家的所有權狀和地籍資料,說明當時的建築狀態。台南市府強調,這是修復古蹟西市場的重要工程,希望能有工程施作空間,同時清理複雜的土地占用問題。

但是修復西市場,卻破壞西門商場,遭到批評是挖西牆、補東牆,遺忘西門商場對台南歷史的重要性。許多商場居民發言表達不希望商場被毀,希望市場與商場能共存共榮,如果市府一意孤行,會強力抗爭。台南市文化局長葉澤山表示,現今有規劃,但是還未定案,拆除西門商場會和居民再溝通。


會後,葉澤山前往現場查探,碰上居民陳情。強力邀請局長走入商場,看看建築內部空間,希望局長瞭解,一旦拆除就會破壞結構,讓西門商場陷於倒塌危機。

葉素汝一路奔波,保護西門商場,覺得西門商場就是活的文化資產,店家世代傳承守護,不該因為不當拆除而毀於一旦。她開始透過網路,從事布料手作教學,希望在歷經布市、成衣之後,為西門市場開創布料文創的新商機。

兩座市場,各自風華,歷經七十年歲月,已成台南人的集體記憶。當老市場要修復,老商場也期待能有明日風華,一如當初「市場買吃、商場買布」的口號,共同見證台南的繁華歲月。


10/03(
) 2200首播
10/08(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南市
  • 中西區
關鍵字: 
西市場, 文化資產, 文資法, 大菜市

歷史古蹟台南西市場,旁邊的西門商場,也是時光久遠的歷史建築。當修復西市場要局部拆除西門商場,引發抗爭。他們希望修復西市場,同時保護西門商場,讓兩座深具歷史意義的空間,都能永遠留存,見證台南的發展

城市裡的樹木哀歌


城市裡的樹木哀歌

摘要: 
這是否是你常常見到的景象?有一天你走出家門,發現路旁的樹木全部被斷手斷腳,失去了原本茂密的枝葉,猶如一根根沒有葉子的電線桿。或許你也常見到另一種景象,一批批的樹木成為都市的新移民,卻總是撐不了幾個月,就又被另一些樹取代。如果城市裡的樹會歌唱,它是歡唱?還是哀嚎?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葉鎮中

台中市太平區立德公園,公園裡種了幾十棵20多年的榕樹、小葉欖仁,平常是附近老人家休息乘涼、小朋友打球玩遊戲的重要場所。今年2月,居民來到這裡休息時卻發現,十幾棵枝葉茂盛的大樹,從分枝處全部被砍頭,只剩下光溜溜的主幹。

像立德公園這樣十幾年大樹被砍頭的例子,其實屢見不鮮。今年年初台中市府以防颱為由,修剪市區忠明南路分隔島上的印度紫檀,結果一條林蔭大道被修到只剩下一排光禿的主幹,讓台中的環保團體為之氣結。

難道樹木修剪沒有一套標準流程嗎?其實是有的!以台中市行道樹修剪作業要點為例,只要民眾認為樹木遮住交通號誌、路燈、路牌,或者是擋到廣告視線,都可以向市府申請修剪。


地方政府以安全為由大肆修樹,但是這樣的修樹方式真的安全嗎?劉東啟是台灣少數拿到日本樹醫執照的樹醫師,他指出,許多人以為修剪樹木就像人剪頭髮一樣,其實是大錯特錯。樹的枝葉就是樹的器官,砍掉任何枝葉都會對樹造成傷害,除了會導致樹根衰弱,也會影響樹的結構。樹木自然生長出的枝幹被稱為結構支,猶如鉚釘一樣深深相嵌在主幹中,如果一棵樹被斷頭,為了存活會長出許多雜亂的不定枝,但這些枝條與主幹只有表面相連,未來遇到強風反而會更危險。

每棵樹之所以有獨特的姿態,都是為了適應當地的地勢與風向,不當的修剪往往讓樹多年的努力功虧一簣。有些樹幾十年來從沒出過安全問題,卻被迫修剪。

樹木修剪不當,反而是替樹製造傷口。原來樹的主幹與枝條相連的地方,有一層突出的環枝組織。如果修剪得太短,等於是在主幹上砍一刀﹔如果修剪得太長,多餘的枝幹又會枯萎,妨礙傷口的癒合。一定要在正確的位置上做修剪,樹木的傷口才會自己痊癒。

日治時代就成立的桃園大溪公園,這裡的老樹,陪伴大溪居民將近百年的歲月。但是歷年來錯誤的修剪,導致許多老樹腐朽狀況嚴重。修剪錯誤造成老樹的一次傷害,而人為手術又讓老樹承受二次傷害!


像大溪公園老樹這樣因為不當修剪受傷,又因為外科手術加速腐朽的案例,其實還有很多。台中石岡地區這棵老樟樹,曾被蔣經國先生命名為「五福臨門」神木,是台灣平原地區最大的樟樹,巨大的枝幹也因為而傷口無法癒合而中空腐爛。

除了修剪的問題,城市裡的樹也受到許多無謂的綑綁。一些不必要的鐵框、沒有拆除的塑膠繩,在在扼殺了樹的健康。在台南市孔廟前,有好幾棵小葉欖仁成為鐵框的受害者。在另一處公園,同一時期種的樹有些看起來很健康,有些卻是一副病奄奄快要死掉的樣子,仔細一看這些樹基部的樹皮都受了傷。


樹皮是樹木輸送養分的器官,它的重要性就像是人的動脈一樣,但是很多善意的人為措施卻直接傷害樹皮,阻斷樹木的生長。台南市公園國小旁的行道樹,是另一個因為不了解而傷害樹的案例。

有些行道樹則是在一開始種植就出了問題。去年年初,公路局為了拓寬通往慈湖兩蔣園區的道路,將原本兩邊的巨大老樹移走,甚至砍掉。居民指出,拓寬後新種植的楓香,因為植穴土壤排水不良,泰半已經死亡。在台七線有些樹穴甚至被當作小型垃圾坑,填進了各種廢棄物。除了種植過程粗糙,很多地方種植的樹種不適當,種樹卻等於是謀害了樹。


每年312日植樹節,政府都會舉辦中樞紀念植樹活動,地方政府也紛紛響應植樹。但是種樹容易,後續的維護管理誰來關心?真正存活下來的樹又有多少?

如果我們不了解樹、不能真正善待城市裡的樹,那麼就算每年種下再多樹木,恐怕也是浪費公帑、徒勞無功。今年植樹節前,環保團體呼籲,植樹節應該改名為護樹節,因為真正重要的不是種多少樹,而是我們能讓多少既存的樹,健康活著?

樹不會說話,但它不斷用它的身體語言,告訴我們它是否健康?這片土地是否健康?如果我們希望城市裡有樹相伴,就必須傾聽它,給樹更正確的對待才行。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中市
  • 太平區
  • 台南市
  • 中西區
  • 桃園市
  • 大溪區
關鍵字: 
移植, 樹木修剪, 樹醫生, 劉東啟, 植樹節, 行道樹, 種樹, 樹木保護

這是否是你常常見到的景象?有一天你走出家門,發現路旁的樹木全部被斷手斷腳,失去了原本茂密的枝葉,猶如一根根沒有葉子的電線桿。或許你也常見到另一種景象,一批批的樹木成為都市的新移民,卻總是撐不了幾個月,就又被另一些樹取代。如果城市裡的樹會歌唱,它是歡唱?還是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