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更新

一木換一墓

一木換一墓

摘要
清明將至,又是追思懷念先人的時節。你是否想過,當生命走到終點,希望至親好友,用什麼樣的方式,送你最後一程?生和死的空間界線,如何在林蔭之下,找到新的平衡點?

誦經聲中,將親人的骨灰,輕輕擺入大樹下預先挖好的洞穴。肉身終將化成春泥,成為讓大樹滋長的養分。

從避談死亡,到找回如何處理身後事的主動權,社會風氣轉變,樹葬、海葬等環保多元葬法,不立碑、回歸自然,大幅簡化傳統習俗,逐漸成為民眾的新選擇。

內政部早在2002年就修改殯葬管理條例,開始推廣環保自然葬法,在各地陸續規劃29處專區,過去卻因為社會對死亡的禁忌,成為一個只能默默做,不能大聲說的政策。

不少地方政府透過減免費用等方式來推廣,也鼓勵民眾預先向相關單位登記表達,身後採用環保葬的意願。2006年,環保自然葬僅有0.18%,2016年已經成長到3.9%,累積超過三萬人。民眾對新園區的需求漸漸增加,各地方政府開始加速著手改造、更新舊公墓。

長年推廣種植台灣原生樹種的鄉土詩人吳晟,近年來也開始將種樹這項工作,著眼各地的公墓。在樹葬逐漸成為風潮的此刻,他提出不同看法。

吳晟從自家樹園,捐出上百株烏心石樹苗,2013年種下至今,在管理人員悉心照料下,已經茁壯成小小樹林。彰化縣溪州鄉的第三公墓,就是吳晟推動公墓森林化願景的起點。

吳晟所推動的公墓森林化,和台灣過去實施過的公墓公園化,概念有所不同,他觀察,台灣地方上的觀念,一旦講到公園化就開始施作很多水泥建設,反而忽略了要認真種樹。但樹葬的先決條件,仍然是必須先有樹,才有樹葬。

他更擔心的問題在於,全台目前有超過9500公頃公墓用地,逐漸完成遷葬後,將釋出大片土地,如果不是樹先進來,很可能就會是水泥先進來,成為地方政府、鄉鎮公所的開發標的。

位在新北市新店的第一公墓,這裡有著最早可追溯到清代乾隆年間的古墓群,新北市政府計畫將這片墓區整建為產業園區,不少古墓已經在第一期整建工程中遭到破壞。一群文史工作者和地方青年,發起搶救古墓行動,也呼籲市府把這片土地保留作為公園綠地,不要開發成工業區。

古墓的文資審查程序仍在進行,2018年2月28日,怪手已經進駐開挖。對於古墓保存,政府和民間仍然沒有共識。民間團體認為,只要適度規劃,古墓有機會轉化成為認識新店在地歷史的基地,翻轉民眾對墓園的印象。

該如何掌握,一鄉鎮一公墓,轉化為一鄉鎮一森林的契機?生者的一個決定,決定了我們將留給後人,水泥叢林,或是千畝綠蔭。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生活
縣市
  • 台中市
  • 神岡區
  • 新北市
  • 新店區
  • 台中市
  • 北屯區
  • 台中市
  • 大雅區
關鍵字
樹葬, 古墓, 往生, 身後, 環保葬, 吳晟

清明將至,又是追思懷念先人的時節。你是否想過,當生命走到終點,希望至親好友,用什麼樣的方式,送你最後一程?生和死的空間界線,如何在林蔭之下,找到新的平衡點?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賴冠丞,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搶救張家古厝竹塹林

摘要
屏東恆春,張家古厝圍繞的竹塹林,勾勒起台灣傳統民居的防衛體系。保護古厝竹塹林,形成一場文資守護運動,但是面對開發壓力,還有多數後代子孫的反對,竹塹林的留存,更顯艱辛。

屏東縣恆春鎮的南門城樓,建於1875年,是台灣最南的古城樓,目前保留最長的古城牆,是重要文化資產。古城守護城內安全,城外家戶,就必須依賴自我,保護家園安全。恆春北門城外的張家竹塹古厝,就保留了當時的防衛樣貌。

藉由厚植的竹林,構成茂密保護網,讓外人難以進入。張家竹塹古厝約有140年歷史,磚造結構,低矮屋身,隱身在茂密竹林,竹林內布置生活所需的菜園、豬舍、水井,達成自給自足的生活功能,形成一座民間的竹塹堡壘。

2015年張家竹塹古厝一度面臨拆除,經過搶救,2016年古厝建築獲得指定為歷史建築。古厝被保護下來,但是周圍廣大竹塹林未受保護,古厝前方的部分竹林,已經劃入都更,面臨拆除。

張家子孫張洧齊,原本計畫出國生活,為了協助撰寫祖譜,回到故鄉,卻碰上古厝拆除風波,為了保護家族古厝的完整性,他協同家族長輩,將竹塹林申請為文化景觀,進行文資保護行動。在文資現勘現場,來自台灣各地的社運團體、專家學者,聚集到這個台灣南方小鎮,為了守護深具歷史意義的竹塹林。

文化學者蕭文杰表示,張家古厝的竹塹林,不只具有歷史意義,同時在講求降溫節能的時代,完整的竹塹古厝,更保有過去綠建築智慧。他指出在文資保護上,常常保護了古建築,卻忽略建築周遭環境,希望透過張家古厝周圍竹塹林的文化景觀申請,建構起過去居住環境的樣貌。

但是守護竹塹林,讓已經購地,計畫進行都更的建商,面臨無法開發的問題,因此來到現場抗議,表達不該文資指定。同時,百年歷史的張家古厝,所有權持分相當繁複,張家後代不全然贊成,拒絕進行文資審查,現場發生衝突。

屏東縣政府表示,面對兩方爭議,縣府依法受理文資審查,並邀請審查委員,進行初勘工作。面對家族成員的不諒解,張洧齊依舊進行導覽工作,希望能保護張家文化資產。

在台灣,早期依賴竹林構成家園防衛體系,所以有竹塹、竹圍之稱,來到平埔族所在的北頭洋聚落,部落文化研究者羊子喬說明當時村落地景。隨著時代演進,當時竹林圍家園的景況不再,在新建的部落文化村中,說明竹塹的歷史意義,實景卻已成為記憶。

張富宇是張家後代,他和張洧齊共同保護家園,希望保留下來的文化資產,家族可以共同經營,讓各方都獲利。面對張家許多成員,憂心指定文資侵犯財產權,損及利益,屏東縣政府表示,政府設有補償措施,但必須由家族成員來提出。

張家古厝竹塹林提報為文化景觀的審議,最後未獲通過,張洧齊的守護行動受挫,但對於保護家園的態度,依舊堅持。

張家竹塹古厝反映在文資保存下,開發與保留的衝突,當一樣樣代表台灣歷史文化資產的事物,消逝在歷史洪流中。讓人思考因應開發潮,現代的文資保護,該有何種新作法,才能保護更多歷史資產。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竹塹林, 南門, 古厝, 歷史建築, 文化景觀, 文資審議

屏東恆春,張家古厝圍繞的竹塹林,勾勒起台灣傳統民居的防衛體系。保護古厝竹塹林,形成一場文資守護運動,但是面對開發壓力,還有多數後代子孫的反對,竹塹林的留存,更顯艱辛。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記憶溫羅汀

記憶溫羅汀

摘要
在台北市,深藏於巷弄之間,一棟並不醒目的日式宿舍,最近因為都更面臨可能被拆除的命運。白先勇、林懷民等數十位重量級的文化界人士與學者,共同參與連署要求保留。這棟建築承載著怎樣不平凡的歷史?老房子的去與留,又凸顯出多少文資保存的問題?

在溫州街靜謐的巷子裡,一棟被綠意環繞的老屋,柚子樹、香蕉、芒果樹、波羅蜜,各種果樹吸引著城市中的鳥族棲息,目前居住在這的是前農林廳長也是前台大農學院教授許文富的夫人,這些樹木都是許教授生前從各地蒐集而來,一棵棵親手栽種的。

庭院植物茂盛,日式房舍本身維護良好,不論是木造門窗、雨淋板,經過近九十年的歲月,依然保有原初的風貌。

大約三四個月前,台大校方突然通知許夫人,這塊用地要進行都更,老屋即將拆除。因為十月以前必須搬離,許家人連日來忙著打包,但對於老房子的眷戀還是很難放下。

其實這棟日式宿舍大有來歷,它興建於1930年代,第一任的屋主是台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部長世良壽男。日治時期,溫州街、青田街一帶稱為東門町,是台北帝大的教職員宿舍區,又被稱為大學宅地。台灣人文、科學、農業各領域的先驅,包括蓬萊米之父磯永吉,人類學家移川子之藏等等,都居住在此。國民政府來台後,這一帶的日式宿舍就交由台灣大學管理,作為教授們的宿舍,展開了另一個階段的生命史。

1950年台大校長傅斯年過世,夫人俞大綵搬進世良壽男曾住過的這棟房舍。1954年俞大綵的哥哥時任國防部長的俞大維搬來同住,在此居住達20多年。

1950年代兩岸情勢緊張,1958年金門爆發八二三炮戰,俞大維擬定戰略,在金門坐鎮指輝,自己也因砲擊而受傷。現在大部分的台灣人可能已經遺忘,甚至不知道俞大維是誰,但學者認為保存這棟房舍,對了解當年冷戰時期的歷史,還是具有相當的意義。

這棟房舍還有另一段有趣的歷史。原來俞大維的弟弟俞大綱是文化大學戲劇系的創立者,是台灣現代戲劇的先驅,也是蔣勳、郭小莊、林懷民等人的老師,當時就常常在俞大維的溫州街住所聚會。因為這一段因緣,當老屋面臨拆毀,建築師陳勤忠決定發起搶救連署時,藝文界人士可說是一呼百應,包括白先勇、蔣勳、林懷民等都加入連署。

早在2004年台大城鄉所曾經完成一份“台大管有之殖民時期建物及宿舍調查報告”,當時曾建議俞大維故居應該保存。然而2006年台北市文化局針對台大日式宿舍做文資審議時,卻認為這棟房舍不具保存價值。陳勤忠指出,當年文資審議認為此屋改建過多、屋況不佳,這些理由並不符合事實。

在溫州街到青田街這一帶,有許多被指定為歷史建物的名人故居。包括馬廷英故居、梁實秋故居、殷海光故居等等,這些名人故居大多由學校委外經營。以雲和街的梁實秋故居為例,當年老屋已經非常殘破,但師大斥資整修後,重現原本風貌並委由業者經營維護。

梁實秋故居是日治時期日人建的私宅,屬於和洋混合式建築,門口碩大的麵包樹是梁實秋夫人所種,曾經多次出現在梁實秋的詩句中。吳姿瑩接手經營梁實秋故居,思考著該如何讓老屋活化。她沒有把這裡營造成餐廳或咖啡廳,而是舉辦許多文化教育講座,讓梁實秋的精神在這裡傳續。

老屋保留下來活化再生,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樣貌。溫州街巷弄裡的殷海光故居是另一種模式。這裡由台大委託殷海光學術基金會經營,除了展示殷海光的書信、手稿,每到假日也會舉辦導覽活動,從殷海光故居出發一路到俞大維故居、梁實秋故居、紀州庵文學驛站,走訪舊日的溫羅汀。在文史工作者的導覽下,一棟棟老房子再度被看見,彷彿是藉由導覽者的口,滔滔不絕訴說著自己悠遠而精采的身世。

導覽活動吸引許多對地方歷史有興趣的居民參加,很多參與者都說,直到今天才知道原來周遭有這麼多的故事,就隱藏在我們居住的周圍。

學者希望,未來溫州街一帶的日式建築,可以朝向歷史聚落的方向來保存,一棟一棟串連起來構成一系列的博物館群,人們散步其間除了綠意,也可以感受歷史的韻味。

近年來隨著都市的開發、更新,溫州街一代的老房子逐漸消失,目前保存良好的日式房舍所剩無幾,許多老房子還沒有機會訴說故事,就已經被夷平。文史工作者認為,當年台大不費力氣就接管了日治時期大量的資產,這些財產是國有的,也是全民共有的文化資產,但都更之後卻變成少數人的住宅。中研院研究助理黃智慧則認為,台大對轄下這些日治時期的房舍資產似乎沒有一套的評估系統,對於這些歷史建物的調查規劃也缺乏歷史學者的參與。

2016年文資法修法將紀念建築納入文化資產的定義中,今年八月文史團體再次向市府提報,要求文化局重新審查,希望俞大維故居可以列為紀念建築。

台北市文化局副局長田瑋表示,這塊地區的都更程序已進入最後階段,建商已經取得相關的執照與拆照,俞大維故居如果翻案通過,市府將會面臨包括建商以及所有權利關係人的求償。

目前除了俞大維故居之外,已經進入都更程序再被提報進入文資審議的案子,在台北市還有中山北路的山海樓、彰化銀行北門分行舊址等等。市府文化局認為,文資法相關的配套措施,包括後續的補償機制必須更完整。

九月初台北市文資委員到俞大維故居現勘,預計十月就會排入文資審議,決定這棟日式房舍的去與留。以台北市文資審議委員的結構來看,其中五位委員是市府首長,文資審議大會需有二分之一委員出席,出席委員中三分之二同意才能做成決議,老建物想要取得文資認定其實很不容易。

俞大維故居像一位深藏不露的老人,默默地守著溫羅汀、守著台北的一段歷史。這棟老房子還有沒有機會,繼續在城市的一角,慢慢訴說她悠長的故事呢?或許值得每個經過她身邊的人,停駐思考。

 

熱門事件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俞大維, 故居, 日式宿舍, 文化資產, 文資審議, 文資法, 老屋保存, 都市更新

在台北市,深藏於巷弄之間,一棟並不醒目的日式宿舍,最近因為都更面臨可能被拆除的命運。白先勇、林懷民等數十位重量級的文化界人士與學者,共同參與連署要求保留。這棟建築承載著怎樣不平凡的歷史?老房子的去與留,又凸顯出多少文資保存的問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城市變形記


城市變形記

摘要
在都會區,近幾年陸續蓋起了很多的高樓大廈,於是湧入了大量的人潮,但是周邊的環境、公共空間卻沒有整體的規劃,導致空間擁擠、雜亂,到底在我們所居住的都市當中,整體的規劃與發展,出現了哪些問題?

 

採訪 林燕如 張筱瑩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張光宗 陳忠峰 羅盛達
剪輯 陳忠峰

有一群關心城市發展的人,組成了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簡稱『OURS』,他們的成員大多來自建築、景觀、都市計畫等專業背景,成立的目的,是希望透過專業知識,來監督城市議題。

幾年觀察下來,他們發現,原本掌控城市空間發展的容積,在部分地區開始有失控的現象產生。「容積」對大多數人來說,是個陌生的字眼,但卻跟我們的生活切身相關。容積指的是一座基地裡能夠興建多少樓地板面積。更白話一點,就是一塊土地上,可以蓋多少坪的房子。

以一百坪的基地來說,建蔽率60%,就是蓋60坪,假設這個基地的容積率規定是200%的話,就能蓋三層樓半的房子,這些法令都是都市計畫法有規範的。

在都市計畫裡,政府還會按照土地,分區給予不同的容積率,有了容積的管控,就能掌握這個地區的建築物分布和人口密度,我們的生活空間才不會太擁擠。那在都市計畫法的管理之下,我們的城市空間應該整齊、舒適才對,但事實並非如此。

原來,除了法定容積之外,增加容積的方法,還有很多種。其中一種是容積移轉,最早是用在私人產權的歷史建物上,為了補償甲地不能改建的損失,而給予容積,但基本上不會改變這個地區的容積量,所以影響不是太明顯。但是幾年後,政府把公園綠地、道路用地等等的公共設施地主,也納入提供容積做為補償的條件,學者擔憂,這些公設用地,原本在都市規劃中就沒有計算容積量,現在突然多了這些容積,將會影響都市計畫的整體規劃。

20091月,立法院更進一步修法,通過都市計畫法第八十三之一條修正案增加可『折繳代金』四個字,意思就是說,未來建商可以選擇用付錢的方式,來購買容積。有了容積之後,建商就能把房子蓋得更高。

這條法案的通過,更讓人擔心,相關的計價方式都尚未清楚,怎樣的估算才是合理,還有很多討論的空間,再加上,出售之後,原本引進容積移轉的原意,是否就會遭到扭曲?反倒無法保存下歷史建物。地方政府收了這筆錢之後,又該如何確保,會用在保存歷史建物,或是公共設施保留地上?

在一座城市增加容積的方式,除了容積移轉之外,建商還可以申請容積獎勵,增加建築物的高度,像是提供開放空間或停車位給大眾使用,政府就補貼建商容積,但讓許多人質疑的是,部份建商獲得獎勵後,卻沒有開放出來,等於是白白送給建商容積,建商事後也沒有處罰,引發不少爭議。

但拿容積當作推動政策的獎品,對財政困窘的政府來說,是很誘人的工具,政府為了促進節能減碳,有意把綠建築也納入容積獎勵的一環,但綠建築的學者林憲德卻認為,這樣的做法根本與綠建築的精神背道而馳。他表示,綠建築的精神在於減少環境負擔,但容積率就等於多蓋房子,耗費很多建材和能源。

不管是容積移轉或是容積獎勵,令人擔心的是,原本受容積管控的地區,一下子湧入大量人潮,公共設施來不及興建、道路來不及拓寬,民眾的居住品質日漸低落,消防安全也堪憂。這樣的情況在台北捷運沿線更為明顯,在捷運周邊一下子興建大量的房屋,除了讓當地造成交通混亂,部分窄小的巷弄更有消防疑慮。

不可否認,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土地的取得越來越困難,大家都想湧入地段好、生活機能佳的地區,建商衡量成本划算的話,也都會想盡辦法增加容積,以創造更大的利潤。但是面對這些零碎化的更新,OURS呼籲政府要做通盤檢討,才能做好總量的容積管制。

生活在城市,我們都希望,能擁有良好的空間環境,而我們能不能先從安心的居住在這座城市作為開始呢?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 高雄市
關鍵字
容積, 都市計畫, 總量管制, 都更, 公共設施, 文化保存

在都會區,近幾年陸續蓋起了很多的高樓大廈,於是湧入了大量的人潮,但是周邊的環境、公共空間卻沒有整體的規劃,導致空間擁擠、雜亂,到底在我們所居住的都市當中,整體的規劃與發展,出現了哪些問題?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都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