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發條例

水泥蝕田

水泥蝕田

摘要
短短一年,宜蘭縣換了三任縣長,農舍政策是否鬆綁,再度引發論戰。宜蘭的農地政策,下一步會往哪裡走?不斷流失的良田,如何阻擋被水泥吞噬的命運?

冬日宜蘭,陰雨綿綿,在冬山鄉青年茶農游正福的帶領下,走進他返鄉經營多年的有機茶園,一路上生機盎然,仔細觀察,隨處都能發現野生動物的足跡。

游正福的家族,從曾祖父時代就開始種茶,他們所居住的中山村,更是台灣最早成立的休閒農業區,傳承到第四代,游正福決定轉型,自創品牌,發展生態茶園,但周遭環境的變化,卻和他努力的方向,很不一樣。

以農業為基礎,發展觀光來達到加值,原本是為了增加農民收入,但這幾年下來,游正福觀察,失衡情形越來越嚴重。

家門口的水田,就矗立著一間俗稱狗籠農舍的資材室,時機一到,可能就會動工擴建成豪宅;苦心經營的有機茶園,山腳下更有一片今年才開始動工開挖的大型度假飯店,農地流失的速度,讓游正福很憂心。

根據統計,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法,開放農地自由買賣,2014年間,宜蘭縣就出現了超過七千棟農舍,未做為農業經營使用的違規比例,更高達七成。2015年4月,相關法規加嚴後,農地炒作的失速列車,暫時慢了下來。但就在2017年11月,宜蘭縣迎來新任代理縣長陳金德,儘管沒有民選基礎,他立刻宣布,要重新檢討農舍興建規範

不僅打算鬆綁農舍必須臨路臨側興建的規定,公然抨擊這項已經由農委會函示各地方政府,必須堅守的準則。陳金德隨後更被爆出,他不但曾經持有農舍,做為民宿使用,並非農用,而且違規填土、設置擋土牆,已經違反區域計畫法。陳金德為此開了一張六萬元罰單給自己。代理縣長帶頭違法,讓長期不滿農地炒作的在地公民團體和小農,十分不滿。

12月9日這天,行政院長賴清德到宜蘭參訪中興文創園區,小農們拉著農地農用的旗幟,高喊撤換陳金德的口號,手中陳情書,最後還是無法交到賴清德手上。

地方政府長年管制失靈,蓋在田中央的農舍,漸漸讓水田一塊一塊被水泥侵蝕。

先申請興建資材室,再違規擴建成大農舍,或者先在房子前做一條75公分小路,這是建築法中最小通路的寬度,通過縣府人員檢查,拿到使用執照後,再開始違規填土、擴建、興建擋土牆,是諸多豪華農舍能順利闖關,不能說的秘密。

為了遏止農舍蓋在田中央,毀去整塊良田,宜蘭縣環保局前局長陳登欽和當時的縣政團隊觀察,老農興建的農舍,其實會選擇蓋在緊臨馬路旁的位置,後方田區才能繼續耕種,於是提出了限制農舍應該臨路臨側興建的規範,希望確保剩餘的90%農地,維持完整。

當農舍不再豪華,立刻失去商品價值,透過實價登錄網站,可以清楚看出農地價格和交易量在2015年4月,縣府新規範實施之後,雙雙應聲滑落。投資客一度前往縣府抗議,前宜蘭縣長林聰賢堅持實施管制,但只要縣長換了,選舉近了,要求放寬農舍管制的呼聲,就會再度浮上檯面。

宜蘭小農吳紹文認為,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在於如何落實農民資格的審查。有務農事實的新農,因為無力購買農地,無法取得農民資格,投資客卻只要遞交生產計畫書,就能申請農舍,農民資格認證流程的簡化,造成現今農村的扭曲現象。

根據農委會今年九月剛公布的全國農地盤點,全台灣可供糧食生產的土地僅剩68萬公頃,非農用農地則高達六萬七千公頃,但如果要維持國內糧食安全,根據統計,必須要維持74到81萬公頃的可耕地才足夠,缺口之大,保住僅存的農地,已經刻不容緩。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開發
縣市
  • 宜蘭縣
關鍵字
農地政策, 農舍, 農地流失, 農發條例, 農地農用, 糧食安全

短短一年,宜蘭縣換了三任縣長,農舍政策是否鬆綁,再度引發論戰。宜蘭的農地政策,下一步會往哪裡走?不斷流失的良田,如何阻擋被水泥吞噬的命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許中熹,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活著的力氣

 

活著的力氣

摘要
三十多年來,農村的年輕人一波一波地,離開家鄉到都市打拼,許多田地上,只剩下老農夫孤單的身影,放眼望去,部分農村真的是了無生氣。可是漸漸地,現在有人選擇回鄉,找回失根的土地,也有人始終守著農地,繼續耕種。於是田裡長出了作物、人的心裡冒出了信心,這群農民用他們的青春和夢想,在農村裡,幸福的生活著,接下來這個單元,我們要告訴您,農村不絕望,因為只要活著,就會有力氣。

台灣的休耕政策,形成了廣大的休耕農地。不種稻米之後,農地上的顏色開始出現變化,有些地方,種出了色彩繽紛的波斯菊花,有些則變成了荒地,甚至旱地。這片紫色花海,是旱地特有的美麗風景,越缺水的土壤,紫花藿香薊長得越好。在台中石岡農民謝美麗的芭樂園裡,也是雜草叢生、紫花遍布。但是,這些花草,並非敵人,而是謝美麗的好朋友。

謝美麗,是台灣早期推動有機農業的少數農民之一。民國八十年,她還是一個完全不懂農業的門外漢,經過八年的摸索,她才真正採收到她的第一批水晶芭樂。最近,謝美麗正忙著幫芭樂穿衣服,也就是一般農民所說的套袋,她解釋,套袋可以預防果實蠅和棉介殼蟲,也能抵擋輕微的寒害。

同時跟著謝美麗一起工作的,還有兩位年輕的女生。她們一個是靜宜大學的研究生,一個是來自香港的遊客。香港來的謝詩琪,在香港從事民意調查的相關工作,為了接近大自然、更深入了解人類與環境的關係,她選擇來到台灣向謝美麗學習農務工作。靜宜大學生態所的陳睿琳,則是研究有機農民與自然環境的關連性和互動。

跟著謝美麗進行研究,陳睿琳已經在芭樂園待了一年多。她發現,謝美麗跟果園,其實是有默契的,因為農民懂得,唯有生活在健康的土壤裡,芭樂才可以長得精神奕奕,所以陳睿琳認為,農民不只生產食物,也扮演生態環境的守護者,於此同時,消費者接近的大自然,幾乎都是農民的生產基地。

在高雄,也有一群跟謝美麗一樣友善土地的農民,正默默地從事農業工作。四年前,柯文賢還是美商公司的主管,月薪超過六位數,但是緊湊的工作節奏和巨大的壓力,讓他不得不重新調整人生的腳步。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遇到了有機農業。

在高雄甲仙種植有機蔬菜和香草,賺的錢雖然不多,但是柯文賢找回了健康的身體,也學到跟不同生命和諧相處的方法,甚至在過程中,越活越年輕。一年前,柯文賢加入高雄甲仙蔓花生家族,這個家族,是農民交換耕種經驗、討論銷售方式的地方,柯文賢也在這裡認識農友林明賢。

隱身在梅樹下的山蘇葉,躲在長草間的香蕉樹,爬在檳榔樹上的愛玉,和生長旺盛、高低錯落的各種野草,面積四公頃的梅園裡,植物系統豐富多元。雖然林明賢都是一個人工作,但是這種混合種植的作法,幫他降低很多病蟲害。只要走在山坡上,林明賢就心情舒暢、一派輕鬆。他認為,山裡的一切,都是大自然給予的能量,唯有謙虛和了解,人才不會任意破壞環境。

林明賢的牽手-應悅幗,十年前跟著先生上山,過去從沒下田的她,現在已經是種菜的老手。生活在山野之中,林明賢、應悅幗這對中年夫妻,看到了為人和務農的價值。他們都認為,只要愛護土地,種出健康安全的農產品,並且獲得相等的回報可以養家活口,身為這樣一個農民,當然是光榮的事。

當農村的年輕人,紛紛離開家鄉,離農、離土的時候,卻有像柯文賢、林明賢和應悅幗這樣的人,走進農村快樂的生活。在他們身上,農業擁有無限希望,透過他們也能發現,農村的土壤裡,正充滿活著的力氣。

推動公平貿易咖啡的東勢農民吳子鈺曾說,每個人每天吃的食物,不只關係到健康,也關係到生活的美感,只要是好的農產品,背後一定有一段美好的故事,而這樣的故事,必定來自好的農業過程。他說的這段話,充分說明我們拍攝的主題:「活著的力氣」。因為,不管全球貿易環境有多麼地不公平,台灣農業政策在面對開發主義時又是如何節節敗退,我們的農民,依然有不放棄的意志,也希望政府能看到,這股力氣正在聚集中。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中市
  • 石岡區
  • 高雄市
  • 甲仙區
關鍵字
休耕, 農村生活, 謝美麗, 有機農業, 介殼蟲, 換工, 工作假期, 蔓花生家族, 混合種植

三十多年來,農村的年輕人一波一波地,離開家鄉到都市打拼,許多田地上,只剩下老農夫孤單的身影,放眼望去,部分農村真的是了無生氣。可是漸漸地,現在有人選擇回鄉,找回失根的土地,也有人始終守著農地,繼續耕種。於是田裡長出了作物、人的心裡冒出了信心,這群農民用他們的青春和夢想,在農村裡,幸福的生活著,接下來這個單元,我們要告訴您,農村不絕望,因為只要活著,就會有力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再生的爭議

 

再生的爭議

摘要
西元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法,放寬認定農民身分和興建農舍的條件。西元2007年,民進黨政府提出「農村改建條例」。去年年底,剛上任的國民黨政府再提「農村再生條例」。近十年來,每次的修法和立法,大家都說要讓農村活 起來。可是,農村活過來了嗎?農業需要的,是政府花錢蓋設施?還是提升產業競爭力?農民期待的,是地價上揚?還是恢復優良生產環境?已經一讀通過的「農村再生條例」,鎖定農地整合、農村規劃兩大議題,涉及硬體景觀和文化傳 承的發展,我們的島在這一集,將帶您深入農村現場,一探【農村的生存遊戲】。

以往的台灣農村,是怎樣的景象?民國五十七年的新聞畫面,一群農民正在歡欣收割,當時的國軍投入助割行列。旁白大聲說到:「一把把稻禾紛紛倒下,鐮刀的唰唰聲,打穀機的嚕嚕聲和大家的歡笑,譜成了最動聽的田野交響曲。 」在穿插一段農村曲的音樂後,旁白又道︰「二期稻穀預計每甲的收成,最高一萬一千多公斤,打破歷年紀錄。」

然而2007年8月出版的「江湖在哪裡?」,作家吳音寧在書中,落下了沈重嘆息,「歷史,輕輕踩過農人集體彎駝的背,像踏過稻浪和水面。」現在,拿出台灣農業的相關數據一看,是「農業產值占GDP 不到2%」、「農民平均年齡53歲。」、「農家年平均收入不到20萬」、「台灣糧食整體自給率不足32%」,經過短短四十年的光陰,又才剛剛踏進嶄新的21世紀,台灣農業的發展,卻越來越陷入絕境。我們很想知道,農民為什麼不再驕傲地耕種?農村脫離貧困的機會又在哪裡?農業還有剩餘價值?還能復活再生嗎?

西元2008年10月,行政院端出「農村再生條例」,說要用十年的時間、兩千億的經費,讓農村活回來!12月18日,「農村再生條例」在立法院通過一讀。消息一出,立刻引發學界和民間社團強烈質疑。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長曾 旭正表示,政府要投入經費跟資源到農村,是件好事,可是大家要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去想,那農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絕對不要為了建設而建設。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及發展研究所博士候選人蔡培慧一再強調,今天「農村再生條例」不是 要做建設而已,它要動到農民的地,而動地的目的,是要以開發為主體,不是以農民生產、生活為主體,大家一定要想清楚。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則說:「我認為農村再生條例,充其量只不過是農村建設方案或建設計畫,但是不要掛羊頭賣狗肉,以再生農村之名把農地變成建地。」

剛出爐的草案內容,訴求的是,農村的硬體建設和土地重劃。因為事關重大,再加上大部分農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所以民間只好舉辦一連串的基層農民說明會。第一場說明會,舉辦在台中東勢,接下來,從高雄美濃、台中石岡、屏 東高樹和長治,一直到苗栗苑裡、台南後壁等,各地的農村,都加入了討論「農村再生條例」的行列。

每一場說明會會場上的農民,很多都是頂著蒼蒼白髮、戴著老花眼鏡,努力地閱讀法條。每個人都很想知道,「再生」兩個字,是不是代表政府要出手救農村了?不過,情況不如大家期待,因為政府要動的,都是「硬體」和「土地」。

248農學市集負責人楊儒門跟農民解釋,「第三十一條條文很好笑,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對農村社區內,有妨礙整體景觀、衛生或土地利用之寙陋地區,可以叫你改善。寙陋這兩個字,實在是很難形容。你們知道嗎?」美濃月光山雜誌主編溫仲良問台下農民:「三合院算不算寙陋地區?」農民說︰「不算。不算。」溫仲良回應農民,「這是你講的啊,這是你們講的!如果今天政府請來的專業建築師或專家說,三合院不符合現代化的潮流,容易成為社區的死角或寙陋地區 ,那請問大家,農民該怎麼辦?」

法條提出的「寙陋」二字,讓人充滿疑惑。第一,寙陋的標準是什麼?是查無屋主、門破牆倒,還是外觀看起來雜亂無章?第二,誰來認定寙陋?是縣市政府、民間團體,還是看不慣隔壁鄰居的張三李四?在著手改善農村整體環境之前, 政府到底知不知道,農村為什麼到處都有寙陋地區?

高雄縣美濃鎮的吉洋里,是美濃平原上寙陋地區最密集的地方。當地里長曾月飛指著一間路口的廢棄房屋說,「這個房子,十幾年了,十幾年沒有人住了!以前有一對老夫妻帶著六個兒女住在這裡,可是老夫妻過世後,兒女都在外地成家 立業,有些是到台北,有些是在高雄,事業很不錯,可是他們都沒有回來老家,更沒有管理、維護,如果要他們整修,根本不可能,因為他們的工作都在外地,把房子整修好,也是沒有人住。其實,這是沒有辦法的事,誰叫我們農村不能 養活大家。」

吉洋里的破房子、空院子,是台灣農村的縮影。種田養不活人,人便往城市和工廠流動。以民國五十四年為例,台灣的總就業人口,還有45.4%是農民,可是到了九十六年,農民佔總就業人口的比例,已經降到13.3%。對於這些數字背後的現象,曾月飛很感嘆,他說明,單單一個吉洋里,就有超過二十棟這樣的房子,再加上一些已經成為垃圾區的畸零地,吉洋里的環境問題,真的讓他非常煩惱。如果說,政府要來改善,大家當然舉雙手歡迎,可是房子、土地都是私人財產,不可能說不經過所有權人同意說要改善就改善,政府不要太異想天開。農村的生活景觀和農業生產息息相關,就算有人住,使用邏輯也跟都市大大不同。牆邊堆放的木柴、舊屋舍裡的農機具,都是農民生產文化的一環。政府不了解農民習慣,沒有關係,可是長期以來,連基礎建設都沒有做好,那是真的對不起農村!

像是吉洋里外六寮有一段排水設施,設施旁的產業道路上都是坑洞,很容易造成農民或民眾交通上的危險,也曾經出現農婦騎車摔傷的案例,但是縣政府、農田水利會、第七河川局遲遲不願意處理,都推說這不是他們的業務範圍。一段三百公尺的產業道路,沒有民意代表關心、沒有主管機關負責,對於這樣的困境,曾月飛認為,排水設施護岸不做好,產業道路就不可能重新鋪好整平,他要問政府,難道農民的生命安全,真的不如都市人?

「農村再生條例」第十二條,好意地將這類公共設施放進補助範圍,可是長期以來,相關單位的失職與卸責,不能不追究!同時間,政府如果再不加強行政能力,重新檢討城鄉發展的資源分配,期待農村因此再生,實在是緣木求魚。


其實,環境改善、硬體建設,也只是「農村再生條例」的暖身,這套法律條文的核心,寫在第三章的土地活化,引發的爭議也最大。活化土地,是要保護生產環境?還是為了提高土地價格?在「農業發展條例」放寬農舍興建限制後,「農村再生條例」更加大方,把農村土地利用的方式,從區段徵收、土地重劃,到整合型農地整備,都寫得一清二楚。

舉例來說,草案第二十五條寫著,縣市主管機關擬定農村再生發展區計畫時,若要將鄉村區建築用地範圍擴大,可併同計畫報中央主管機關核定,並得以「區段徵收」、「土地重劃」、「協議價購」等方式辦理。接著,草案第二十六條明白寫著,主管機關擬定農村再生計畫時,可選定範圍實施「整合型農地整備」,經選定之範圍內私有土地所有權人超過3/5,且其所有土地面積超過土地總面積的2/3時,即可推動該區之農村再生計畫,而不同意被劃入的私有地主,只能選擇被徵收或價購。第二十七條更進一步說明,該計畫範圍內之農地整備費用、拆遷補償費用,以及公路、水路、電信等公共設施工程費用,須由範圍內之土地所有權人共同負擔。

討論到這個階段,終於得以發現,原來「農村再生條例」的任務,是讓農地變建地,原來政府救農村的方法,是提高農地價格。當其他國家積極提升農業的生產,保障農民的生活,恢復農村的生態時,我們的台灣政府,卻把土地當工具,來制訂農村的生存遊戲。

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的理事長曾旭正笑說,最近他看到很多農村再生計畫,大家都非常有創意和發想,可是他同時發覺,農民也要開始學習寫作文了,因為寫出好文章,就有機會爭取到「農村再生條例」的補助經費。「農村再生條例」 第九條清楚寫到,農村社區內之組織,應予整合並互推其中之單一團體為代表,共同擬定農村再生計畫。如此的構想很好,可惜過於浪漫。像是農會、社區發展協會、愛鄉促進會、產銷班,都屬於在地組織,如果涉及整合問題,誰能保證不會引爆資源爭奪戰。另外,這樣由下而上的設計,前提在於社區的自主能力,這個條件,農村準備好了嗎?


對此,曾旭正提出他的看法,他說,從1994年文建會開始推社區營造以來,雖然有很多社區投入社造工作,可是目前在農村裡具有充分自主能力,可以自行規劃的社區,絕對不超過一百個,所以如果按照「農村再生條例」的規定,要農村社區自行討論並提出總體計畫,結果會是全部都是六十五歲以上的人。

五十年前,農民佔全國人口的一半,五十年後的現在,近九成農民成為兼業農,兼業收入高達總收入的80%,農民越來越少、越來越老。農業養不活農民,農村要如何養活台灣?這個才是農村最大的問題!如果要再生農村,不能忽略產業發展。現在農民都在問「為什麼務農賺不到錢?」、「子弟回鄉有什麼工作可以做?」、「這些官員,都是農家子弟出身,怎麼沒有照顧農民?」還有更多更多的問題,迴盪在農村的田野水圳邊。

水泥化的野溪、荒煙蔓草的木棧道,是農委會在農村留下的建設。開闢荒原地,基成瑞穗田,是開墾的前人在土地公前刻劃的見證。老夥房裡,祖孫兩人踩在祖先的足跡上,踏出了未來的步伐。無論好的、壞的、美的、醜的,農村每一個 角落,都詳實記錄著生活的時時刻刻。這個時候,農村再生的爭議,也即將被寫進歷史。我們深刻地希望著,五十年後,台灣的農村,依然堅強的站在那裡。

最近我常常想起,中國農村作家韓少功在「山南水北」一書中寫到,「都市以外,一直存在著人類更為廣闊和恆久的生命家園,那是我們的來處,也是我們的去處。這點,需要我們記住。」最近,在追蹤「農村再生條例」的深度報導時,我常常想起這段話。尤其是拍攝過程中,看著一棟一棟荒廢的農舍,發現農舍祖廳內的全家福或結婚照,我們實在無法不感傷,那些相片中的人,都到哪裡去了?那曾經開枝散葉子孫滿堂的農村榮景,為什麼消失了?期待這則報導,可以引發更多討論與迴響。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 台中市
  • 東勢區
關鍵字
農村再生, 糧食, 自給率, 農村陣線, 蔡培慧, 廖本全, 說明會, 楊儒門, 溫仲良, 土地活化

西元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法,放寬認定農民身分和興建農舍的條件。西元2007年,民進黨政府提出「農村改建條例」。去年年底,剛上任的國民黨政府再提「農村再生條例」。近十年來,每次的修法和立法,大家都說要讓農村活 起來。可是,農村活過來了嗎?農業需要的,是政府花錢蓋設施?還是提升產業競爭力?農民期待的,是地價上揚?還是恢復優良生產環境?已經一讀通過的「農村再生條例」,鎖定農地整合、農村規劃兩大議題,涉及硬體景觀和文化傳 承的發展,我們的島在這一集,將帶您深入農村現場,一探【農村的生存遊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消失的宜蘭農地

摘要
宜蘭農地另一個危機,是因為北宜高通車,大批台北人到宜蘭置產,買農地蓋農舍,大片延伸的農地沒了,農田間矗立起一棟棟高級豪華的千萬豪宅,王得利感慨的說,老農民走了,土地給子孫,他們不種田就乾脆把土地賣了,再這樣下去,農村會完全走樣。

採訪/撰稿:陳佳珣
攝影/剪輯:陳忠峰

「沒農地、沒農業、沒農村、沒農民」在立法院前高聲吶喊的農民,憤怒的情緒下,是台灣農業的悲哀。只有實地走到農村,才知道他們為什麼特地到台北陳情。六十歲的宜蘭農民王得利,戲稱自己在農村永遠是最年輕的,「等到我們這一輩都老了,做不下去,台灣農業就沒了」。農業人口老化是台灣普遍存在的現象,耕作辛苦,種稻收入又微薄,是年輕人都不願接手的原因,但政府的休耕補助政策,卻是變相的在消滅農業。

王得利表示,休耕一公頃補助四萬五千元,這比耕作的人賺的還多,誰還願意種,政府是鼓勵農民不勞而獲,這怎麼有道理?宜蘭一期稻作休耕面積就達到兩三成,第二期更是全部都休耕,休耕農地雜草叢生,這樣的農村景象,實在不是大家記憶中的農村景觀。

宜蘭農地另一個危機,是因為北宜高通車,大批台北人到宜蘭置產,買農地蓋農舍,大片延伸的農地沒了,農田間矗立起一棟棟高級豪華的千萬豪宅,王得利感慨的說,老農民走了,土地給子孫,他們不種田就乾脆把土地賣了,再這樣下去,農村會完全走樣。

農地使用各方勢力虎視眈眈,去年就有立委提案修改農業發展條例,把農地興建農舍的限制,從兩分半地放寬到一分地,想想看,這麼下來,台灣農地間到處都有農舍,緊跟著污水排放進入農田可能引發的糧食安全問題,以及對農村地景的衝擊是多大,還好最後沒有通過。農業的困境,不是單純只是農業問題,背面是複雜的社會、經濟層面問題。台灣,有傲人的農業技術;有辛勤耕作、腳踏實地的農民;有肥沃的土地、清淨的水源。農業養活了這麼多的台灣人,而農業的困境,政府是否有心面對。

側記

2006年年底,收到一個採訪通知,農民組織到立法院陳情農業問題,其中涉及農地開放採砂、農業發展條例修改的衝擊、休耕制度問題等,我對土地使用規劃挺有興趣,於是就決定前往拍攝留存資料,再蒐集在地訊息,尋找可以製作專題的方向與人物。來自宜蘭、嘉義、屏東的農民有各自面對的問題,而大的架構是政府的農業政策,而宜蘭農地在北宜高開通與政府休耕政策兩面夾擊下,正快速消逝,如何讓觀眾了解它的嚴重性,配合電視製作的特性,在春耕時節是最適合去呈現的,農民的擔憂,農業的危機,值得我們重視。

六、七年前,第一次到宜蘭做專題,我深深愛上宜蘭,靜謐、祥和的農村景緻,能安定我的靈魂,這裡能讓我放鬆,採訪途中經過阡陌農田,尤其是員山鄉蓄水農地倒映著青山的感覺,我好喜歡,當時,宜蘭是我想養老的地方,而現在,宜蘭農田間隨處可見豪華的農舍,與農民耕作的平實景象,成了強烈的對比,千萬豪宅與難以靠農業維生的農民,是何等諷刺!再過幾年,宜蘭農地會是什麼樣子,現在的它就已經不再是我記憶中的宜蘭,唉~挺失望的....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農發條例, 休耕, 農舍, 人口流失, 污水排放

20075月,我們製作了『消逝的宜蘭農地』專題,七年過去,情況一如往昔,甚至越演越烈,這是什麼原因?後續我們將持續推出宜蘭農舍相關報導。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農發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