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油污染

黑油‧綠島

黑油‧綠島

摘要
3月9日,綠島北岸的珊瑚碎屑海灘和礁岩潮間帶,被大量油污沾染,就連海底都沉積著厚重油塊,潛水教授俞明宏潛入海底觀察,發現油泥呈長條狀,像蟒蛇一樣盤踞海底,一些底棲類、移動速度較慢的海洋生物,受到的影響最大,有些螺貝類身上有油污的痕跡,甚至有海蛞蝓、海參,受困油堆之中。

綠島見油污的消息,在臉書曝光,環保署展開調查,這些油從哪裡來?環保署推測,可能是行經綠島附近海域的船舶排放重油,這些油隨著海流漂散,污染了綠島的海洋。

從綠島燈塔到睡美人岩將近八公里,等於是綠島三分之一的海岸線,許多區域陸續出現塊狀油污染,環保單位緊急動員,投入六十多名人力,以區域分工的方式,進行油污清理。

在珊瑚礁岩區,先是用湯匙、刮除厚重油泥,再用高壓水柱沖洗遭到廢油污染的礁石,只希望能讓海洋生物重要的棲息地,免除油污覆蓋,其實油污一旦上了岸,清理費工費時,沙灘上還有不斷隨著潮浪而來的焦油塊。

在綠島著名的星砂海岸,有孔蟲、貝殼、珊瑚碎屑構成的美麗沙灘中,也有零星污油塊夾雜其中,海巡署的弟兄沿著海岸搜尋,逐一挑揀出來。

為了加速讓綠島的海灘恢復原貌,環保單位聘請當地婦女加入清理行列,拿出以往在潮間帶採集螺貝類的好身手,阿姨兵團一字排開,眼尖手快地在珊瑚碎屑中,挑出一團團的污油塊。

然而只要海洋裡的油污沒有清除,污染還是會繼續發生,生態危機就不會解除。擔心綠島的珊瑚礁生態持續受到油污染,綠島多位潛水教練與海洋志工,等不及政府行動,自發性的開始清除海底油污。

受到海流流向影響,大量油塊幾乎都集中沉積在中寮漁港內,由於從來沒有水下除油的經驗,大家都是第一次嘗試,只能想方設法,一切土法煉鋼。

民間靠著自己的力量,短短三天,就將海底大塊的油塊清除乾淨,不過還有許多零星的小油塊,漂浮或沉積在海洋裡難以處理,一旦慢慢分解,被海洋生物誤食吸收,可能對海洋生物及食物鏈,造成深遠影響,俞明宏教練就觀察到,有些珊瑚礁魚類行動變得相當遲緩。

油污發生的第五天,天候轉壞風浪轉大,在燕子洞附近的潮間帶,仍然可以發現新的油污持續被潮浪拍打上岸。其實綠島油污染事件,不是第一次了,許多綠島居民都知道,只要東北季風到來,綠島就有可能出現黑海岸,顯示船舶偷排廢油的情況,早已行之多年。

而這次讓綠島變黑油島的兇手到底是誰?海洋大學通訊與導航工程學系的張淑淨教授,根據AIS船舶自動識別系統,追蹤到3月9日有五十艘以上的船舶,經過綠島附近,再交叉比對污染時間及海流流向,鎖定一艘四萬噸的散裝貨輪,不過這艘貨輪在當天下午五點以前,已經離開台灣領海。目前環保署只能透過外交部送達公文給該船公司,若對方不釐清相關事實,不排除依照證據判讀,提出跨國索賠。

台灣位在國際航運頻繁地帶,每個月至少有一千艘以上的船舶,經過台灣附近海域,一旦船舶偷排廢油,政府沒能立即反應,逃逸之後恐怕很難追咎責任。

2005年7月,蘭嶼西南方一公里的海岸線,同樣遭到不明油污染,至今找不到肇事禍首,學者建議應該建立更完整的監測系統,才能確實掌握台灣周遭船舶的動態。另外,依照現行的《海洋污染防治法》,污染者罰款是30萬到150萬元,罰則過輕,若不修法,可能無法有效遏止違法事件。

當油污入海,要面對漫長的復原過程,這次綠島油污事件,從發現油污到海洋志工自行清理海底油塊,民間行動跑在政府前頭,如果政府不能加強執法與監測能力,在第一時間立即緝凶,未來類似的污染事件可能再度上演,從源頭防堵,才能讓台灣的海洋 ,不要淪為國際船舶的垃圾場。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公害
縣市
  • 台東縣
  • 綠島鄉
關鍵字
海洋污染, 海洋監測

3月9日,綠島北岸的珊瑚碎屑海灘和礁岩潮間帶,被大量油污沾染,就連海底都沉積著厚重油塊,潛水教授俞明宏潛入海底觀察,發現油泥呈長條狀,像蟒蛇一樣盤踞海底,一些底棲類、移動速度較慢的海洋生物,受到的影響最大,有些螺貝類身上有油污的痕跡,甚至有海蛞蝓、海參,受困油堆之中。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 賴冠丞 柯金源 陳慶鍾,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金門黑潮

金門黑潮

摘要
颱風走了,金門海岸的災難還在。擱淺的大船,讓金黃的沙灘,壯麗的礁石,染上刺鼻的黏稠黑油。這場環境危機,該如何化解?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915日凌晨,莫蘭蒂颱風為金門帶來破紀錄的17級陣風,一夜的狂風暴雨,掃斷了許多樹木,國軍和民眾紛紛忙著清除倒樹,整理家園。古崗村的居民,一早醒來卻赫然發現一艘十層樓高的巨大貨輪,擱淺在岸邊。

透過空拍機觀測,居民的擔心果然發生了,916日下午,他們發現船隻左舷出現黑油,立刻向金門縣環保局通報。看到故鄉的海岸變色,在地居民心痛又心急。917日,環保局開始啟動緊急應變機制,但油污已經擴散。


這艘四萬兩千噸的中國籍貨輪「港泰台州」,原本停泊在廈門港,遭到莫蘭蒂帶來的強風吹襲,才意外漂出港口,擱淺在金門西南角的古崗海岸,露出的油污隨著海流往料羅灣的方向擴散。

充氣式攔油索難以阻擋風浪,920日,發生漏油的第五天,昨天才放置的攔油索,經過一晚,再度斷裂。潛水人員試圖靠近船隻,找出破洞的確切位置,由於海水濁度高,能見度低,填補破洞的作業,遲遲無法進行。船身破洞補起來之後,才能進行抽油作業。在這之前,殘油不斷隨著潮水漲退,持續被掏洗出船艙外。

就在我們紀錄清潔人員作業情形的同時,又目擊一波油污,漂入海面。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裡,海面跟沙灘上,滿是斑駁的塊狀油泥。油污持續洩漏,讓頂著烈日奮力清理礁岩的清潔人員,也感到有些無奈。


為了避免受到油污的毒性影響,十幾位清潔人員全身穿著防護衣,戴上雙層手套,先用湯匙刮掉厚厚的一層油,再用吸油棉賣力擦拭。沙灘上的油水,和沾到油污的沙子,則必須用人力一匙一匙的撈除。卡在岩縫深處的油污,則是幾乎無法清除。

不只人受不了油污的刺鼻味,古崗潮間帶的各種生物,也難逃威脅。根據金門高中退休教師莊西進在今年六月所進行的調查,這裡有海羊齒、紫海膽、海綿、軟珊瑚等數十種生物。

沾滿油污的沙蟹,在岩縫中竄逃。逃不走的海羊齒、海葵等附著性生物,泡在油水中,奄奄一息,失去了活力和原本美麗的色彩。


同樣逃不走的,還有住在沙裡的花蛤,和附著在礁岩上的珠螺、蚵岩螺等螺貝類,這些都是金門民眾常常會採集食用的海產。

為了了解油污對水質的影響,環保局每天進行海水採樣檢測,金門水試所的研究人員也到潮間帶採集生物,做進一步化驗。化驗報告必須兩到三週之後,才會出爐,但油污持續洩漏,民間團體擔心民眾誤食受污染的螺貝,持續透過社群網站發出警訊。

海洋生態受到影響程度的狀況不明,油污也還沒有完全清除乾淨,民眾持續暴露在未知的風險,金門縣政府處理油污慢半拍,916日更透過金門日報發布新聞指稱船隻已經拖回廈門,引發民間團體不滿。


922日,兩艘來自廈門海事局的作業船開始進行抽油作業。由於擁有這艘貨輪的船東已經倒閉,航港局表示,已經聯繫到債權人,請對方提出清運計畫,預計10月初大潮期間,就可以將船拖離。

當交通部,環保署和金門縣政府動員救災時,貨輪擱淺的古崗海岸,雖然位在金門國家公園的特別景觀區,金管處卻認為只有高潮線以上的陸域範圍才受其管轄,而在這次的救援行動中缺席了。

政府機關有權責之分,海洋污染卻沒有國境之別。和中國為鄰的金門,長期承受來自對岸的無妄之災,莫蘭蒂不只吹來擱淺的貨輪和油污危機,還帶來了大量海漂垃圾,靜靜躺在沙灘上,無人聞問。

從小金門上最接近廈門的雙口海岸,往西邊看,可以看到海峽中線的檳榔嶼週邊,延伸出一條白色的線,透過空拍畫面,更可以看到一整片的保麗龍浮球。這些都是海岸上廢棄保麗龍的來源之一。

缺乏清除人力,兩岸協商也沒有明顯進度的狀況下,這些被颱風從中國帶來的海漂垃圾,仍然是無解的難題。

莫蘭蒂走了,救災工作還在進行中,下一個颱風梅姬,又朝著台灣來勢洶洶,如何從這次的油污危機中,記取經驗,預防下一次的災變,和中國為鄰的金門,得有更多的準備和智慧。


公視 我們的島【金門黑潮】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海洋
縣市
  • 金門縣
  • 金城鎮
關鍵字
颱風, 漏油, 海洋污染, 離島, 莫蘭蒂

颱風走了,金門海岸的災難還在。擱淺的大船,讓金黃的沙灘,壯麗的礁石,染上刺鼻的黏稠黑油。這場環境危機,該如何化解?

影片網址

浩劫後的墾丁海岸

摘要
在國軍的動員下,用盡各種方式,龍坑的珊瑚礁岩油污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但黏附在珊瑚礁上的油垢,又該怎麼辦?從整個處理的過程來看,這項重大油污事件出了什麼問題?浩劫後的墾丁海岸該如何生存呢?

發生於2001年1月的阿瑪斯號貨輪油污事件,嚴重污染了位於台灣墾丁國家公園境內的龍坑生態保護區。事件發生後第26天,陸軍第八軍團派遣8000多人次的兵力投入岸邊的油污清除工作,6天來清理了68個潮池、326噸的油污,然而,第二階段的清理工作以及漫長的生態復育,才剛要開始。

清理工作先是用高壓水柱清除,之後以吸油棉方式再稀釋一遍,因為潮水漲退的關係,很難用生物處理的方法,生物分解必須在一段時間、穩定的環境中慢慢分解,而龍坑地區浪大,灑下的菌種容易被沖走,因此必須隨時添加。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邱文彥認為,比較好的方式是大自然經過人工協助去除油污之後,自然地淨化,慢慢回復至新的平衡。

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陳邦富說明,所謂重大油污染事件並不是以洩油量多寡來論,而是以污染的地區以及處理過程的困難度來看,因此這次污染事件被界定為重大的污染事件。

先進國家對於解決油污染問題,設有海洋污染防治基金會、國家級研究中心作為應對規劃,然而台灣尚無。

陳邦富呼籲,這個事件所造成的問題不僅是事務性的對應,也必須受到專業性的處理,如果僅是透過政治性的議題去包裝,將使處理程序模糊了焦點,除污的工作變得更為困難且複雜,「油污染處理是高度困難的工作,這次事件可以當作台灣潛在大洩油事件的預警。」無論是稱作天災或人禍,每個人都是輸家,真正重要的是,從中學得預防未來的經驗。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阿瑪斯號, 海洋污染, 海洋生態, 漏油, 邱文彥, 龍坑, 保護區, 潮間帶

在國軍的動員下,用盡各種方式,龍坑的珊瑚礁岩油污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但黏附在珊瑚礁上的油垢,又該怎麼辦?從整個處理的過程來看,這項重大油污事件出了什麼問題?浩劫後的墾丁海岸該如何生存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于立平
攝影/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油海風暴

油海風暴

摘要
一場南台灣海域平凡的船難,在台灣政經動盪的低氣壓中,醞釀一起令人錯愕的油海風暴,從事件爆發到污染珍貴的珊瑚礁地形,政府忽略了什麼,而我們又看到什麼,該如何清除,該如何賠償,該如何避免,從始至末記錄墾丁龍坑的這一場生態浩劫。

2001年1月14日,希臘籍貨輪阿瑪斯號在距離墾丁龍坑生態保護區不到一公里處擱淺,海巡隊前往救援。當所有的媒體和政治人物尚沉溺在核四風暴的旋渦時,這一場南台灣海域平凡的船難,就在台灣政經動盪的低氣壓中,醞釀成一起令人錯愕的油海風暴。如果這是一場生化戰爭,那麼內部不安與過份輕敵,將是導致台灣的國土與生態雙重淪陷的致命傷。

根據陸軍油污處理前進指揮所匯整各方所得的最新資料,阿瑪斯號原本應有1560噸的燃油,在航行中由於燃燒或漏油蒸發掉約560噸,擱淺後有800噸燃油擴散至海裡,不過這800噸中有200噸燃油先由救護船吸走,餘下600噸則漂向龍坑生態保護區,其中岸上撈起的僅有100噸,200噸黏附於礁岩上,300噸流入了潮池中。

或許國軍嚴謹的紀律可以快速地處理掉這500噸油污,但是傷害早已造成,而且台灣的油污染也不僅於此。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館長方力行提出,台灣的漏油事件絕對不是從阿瑪斯號開始的,只是這起船難剛好傷害了台灣最重要的海洋生態區,即珊瑚礁區,並且是受到重視的觀光生態區,也顯示了以前就存在的許多問題都是被疏忽的,再者這些漏油就是從海難而來的嗎?

其實許多海港、船一直都在港內漏油,工廠的重油也一樣排入暗渠或河川,流向大海,一年內林林總總加起來可能遠超過阿瑪斯號的漏油量!油輪觸礁是一種急性的污染,然而此類漏油事件造成的油汙染僅占了全世界的5%而已,95%仍是來自於慢性長期的洩漏──港口、下水道等。

中研院動物所所長邵廣昭說明,薄薄的一層油污,造成海洋生物的高死亡率,有鰾的魚類進行孵化,來到水面呼吸第一口空氣時,油膜卻將牠的空氣完全阻絕了。油汙染之後所發生的影響非常深遠,割了一刀,不是只有傷痕重要,以後的感染才是會讓生物致命的!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公害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阿瑪斯號, 墾丁, 漏油, 船難, 海洋保育, 方力行, 油污污染, 龍坑, 保護區

一場南台灣海域平凡的船難,在台灣政經動盪的低氣壓中,醞釀一起令人錯愕的油海風暴,從事件爆發到污染珍貴的珊瑚礁地形,政府忽略了什麼,而我們又看到什麼,該如何清除,該如何賠償,該如何避免,從始至末記錄墾丁龍坑的這一場生態浩劫。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陳佳珣 丁曉菁 柯金源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邱福財,撰稿 蘇志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致命的海洋

致命的海洋

摘要
1977年2月7日,科威特籍油輪布拉格號,在強勁的東北季風中,擱淺在基隆嶼外海,三萬噸的原油,隨著東北季風漂浮在台灣北部海域,造成台灣光復以來,最嚴重的原油污染事件。

1977年,科威特籍油輪布拉格號擱淺在基隆嶼外海,三萬噸的原油隨著東北季風漂浮在臺灣北部海岸,造成了臺灣光復以來最嚴重的原油汙染事件,好幾百艘漁船卡在厚厚的油汙間動彈不得,而海洋生物更是急速地大量死亡。

隨著時間漸遠,臺灣海洋的惡夢卻沒有消失。二十年來以開發為思考的政策,讓島民對大海不斷地傾倒廢水,來自陸地的廢水,開啟了另一場海洋生態的浩劫。

桃園縣觀音工業區成立以前,原是一片綿延十多公里的沙灘和茂盛的防風林,居民每年一到冬天便徹夜等候鰻魚苗的到來,但是工業區開發後,他們發現魚群消失了。高屏溪出海口的汕尾港原是鰻魚產量十分豐富的港口,但是長期承受來自工業區的漏油,如今汕尾港的鰻苗快成為歷史了。

根據臺灣大學海洋所教授洪楚璋的統計,臺灣近三十年來一共發生八次重大汙染事件:1969年西南沿海的魚貝類因水中耗氧物質偏高而大量死亡、1977年布拉格號原油汙染事件、1986年屏東發生西施舌中毒事件,三人因此死亡、1986年台南茄萣的養殖牡蠣受二仁溪廢五金中的銅汙染而產生綠牡蠣,同年南灣附近的珊瑚因核三廠出水的熱排放汙染大量白化、而另一座電廠,臺電核二廠附近出水口則因水溫特高產生畸形魚類,人稱秘雕魚。1998年2月,馬祖附近海域因耗氧性物質偏多,出現強烈紅潮,同時新竹香山工業區附近的蚵岩螺因重金屬汙染而產生性變異,失去生殖力而有了滅絕的危機。

長期研究海洋重金屬汙染的臺北醫學院公衛系主任韓伯檉說明:「這些有機的化學物質與重金屬,功能類似生物體的荷爾蒙,人類長期暴露在這些化學物質之下,使得荷爾蒙接收的訊號混亂,分泌錯亂,研究發現,人類男性精子的數量是過去四十年前的一半。」

生機愈來愈微弱的海洋,在搶救海洋的行動上,我們還做得太少。聯合國將1998年訂為世界海洋年,也希望臺灣能夠早日訂立海洋汙染防治法,因為所有的汙染物質都是陸源的,我們以為海洋的遼闊可以吞嚥我們的無知,但事實上海洋已經提出了抗議。

熱門事件
學科
海洋,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 觀音區
  • 新北市
  • 金山區
  • 基隆市
關鍵字
科威特, 油污, 觀音工業區, 防風林, 海洋生態, 洪楚璋, 布拉格號, 綠牡蠣, 秘雕魚, 重金屬, 海洋污染防治法, 香山工業區, 環境荷爾蒙, 韓伯檉

1977年2月7日,科威特籍油輪布拉格號,在強勁的東北季風中,擱淺在基隆嶼外海,三萬噸的原油,隨著東北季風漂浮在台灣北部海域,造成台灣光復以來,最嚴重的原油污染事件。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劉楷南
攝影/柯金源,剪輯/吳翠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漏油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