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芝颱風

梳子壩旁的祈禱

摘要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花蓮溪最上游的支流嘉濃濃溪,阿美族語稱為「嘎啷啷」,意思是「像野火一樣猛烈燃燒」的河流,然而自從二○○一年七月桃芝颱風之後,花蓮縣光復鄉大富村民才驚覺這條河的改變。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大富村、大興村民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桃芝颱風帶來的豪雨,使得嘉濃濃溪堤防三處潰堤,大富村兩名員警死亡,村莊內水淹及腰,與大富村僅僅一溪之隔的大興村,其清水溪洪水夾帶大量土石而下,十餘戶村民遭埋沒。一年過去了,令人擔心的颱風季節又到來,村民開始禱告,希望去年慘痛的經驗不要再降臨。

雖然第九河川局已經完成下游的疏濬,然而嘉濃濃溪上游林務局管轄的範圍卻因為河床坡度陡峻,無法進行疏濬。根據林務局保守估計,至少還有七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堆積在嘉濃濃溪上游的河床,正蠢蠢欲動,但是嘉濃濃溪下游的河道卻只有兩百萬立方公尺的土石容量。為了阻擋土石下移,林務局祭出了新型的防禦工事──在被沖毀的攔砂壩上方繼續興建「梳子壩」的工程。

村民對於梳子壩的工程感到不安,長期在花東地區研究地質的學者李思根也認為梳子壩的工程只是治標,無法治本。巨大的梳子壩矗立在險峻的河床上,在下一個颱風來臨之前,工人們正日夜加緊趕工中。河川局的官員對於防颱準備顯示出無比的信心,然而梳子壩或許擋得了一時,卻擋不了永遠。 

當下游的河道被迫縮減,遷村的承諾遙遙無期,村民也只好祈禱上游的土石能夠再撐一下,幫忙撐過這一個夏天。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關鍵字
颱風, 水患, 大興社區, 第九河川局, 整治工程, 梳子壩, 李思根

對於絕大部分的人來說“桃芝颱風”早已成為過去式,但是對於花蓮大富村 大興村的人來說“桃芝颱風”卻仍然是一個進行式,想忘也忘不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攝影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無路可走

無路可走

摘要
2001年桃芝颱風過後,南投縣陳有蘭溪一片土石橫掃的景象,還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一場豪雨不但會帶來大量土石,也可能會沖毀道路橋樑。一眨眼又到了下一個颱風季,一年的時間,新橋已完工通車,橋下的緊急疏濬工程,還不眠不休地趕工中,在雨季之前,陳有蘭溪主流搶著疏濬,聚落附近的野溪整治也沒有停歇。

180天的疏濬工期,花了90天的時間造橋開路,這條運輸便道一路走來可不輕鬆。然而,疏濬公司擔心的不只是這些持續增加的土石,他們更擔心當挖起的土石準備被運出的時候,卻發現無路可走。

這些以桃芝災害為名的緊急優先工程,不論是損毀的護岸、攔砂壩或是新生的坍地,都為了不可預期的暴雨,披上了全副武裝,遠在最上游的和社溪也進入戒備狀態。

和社橋段上下一公里的疏濬工程流標了七次後,六萬五千立方米的砂石,以每立方米一塊錢的價格賣給砂石業者,而補貼疏濬公司的相關費用,超過四百五十萬元,溪床的疏濬工程來不及動工,逼得橫越該溪的橋樑工程只能向上提升,不能往下紮根。

同樣排在緊急疏濬工程之列、位在清水溪最上游的全仔社橋段附近,除了補修過後的橋樑之外,其餘的仍然保留著一年前的樣貌,政府以320萬的價格發包這批土石,流標了八次,至今仍乏人問津,問題還是出在有沒有路好走。

兩、三個月下來,人與溪水之間的攻防戰時而休兵、時而開戰,不論這年誰勝誰敗,可以打包票的是,只要雷雨的號角響起,攻防戰仍舊會準時開打,而故步自封的政策,隨時都可能讓疏濬工程更加走投無路。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關鍵字
野溪整治, 陳有蘭溪, 颱風, 疏濬, 砂石, 開採

2001年桃芝颱風過後,南投縣陳有蘭溪一片土石橫掃的景象,還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一場豪雨不但會帶來大量土石,也可能會沖毀道路橋樑。一眨眼又到了下一個颱風季,一年的時間,新橋已完工通車,橋下的緊急疏濬工程,還不眠不休地趕工中,在雨季之前,陳有蘭溪主流搶著疏濬,聚落附近的野溪整治也沒有停歇。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佳穎
攝影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土石流急診室

土石流急診室

摘要
只要大雨一來,台灣山區或多或少會有土石流滑落,有人住的地方就造成災害,沒人住的地方也會阻斷交通,到底土石流是怎麼產生的?本單元製作小組跟著國科會坡地災害研究小組到災區看一看,由陳天健博士帶領我們一步步了解土石流的成因與預防的方法。

只要大雨一來,台灣山區或多或少都會有土石流發生,不僅會造成災害,也會阻斷交通。檢討桃芝颱風造成的土石流災害,眾說紛紜,有人說是檳榔惹的禍,也有人說是九二一地震,讓土石鬆動的關係;還有人說暴雨集中才是處處潰堤的主因。為了求證眾家說法,8月16日,我們跟著國科會坡地研究小組來到竹山鎮田子里,由博士陳天健帶領我們一步一步了解土石流的成因與預防的方法。

博士陳天健說,種植檳榔之前,必須先把所有的植被砍掉,必要時可能還要整地,整個改變水文狀況,這個情況是說,降雨逕流匯集的時間 可能因此就變得比較短。而桃芝颱風帶來的豪雨,六小時內雨量高達513.5公釐,三個小時的集中暴雨量,累積了三十公分的高度,才會造成下游洪水氾濫成災。看到土石流災害,更突顯坡地災害研究小組的使命,沈重的腳步往源頭,探尋土石流發生的原因。

行政院九二一重建委員會副執行長郭清江說,土石流發生的原因有水、土、石頭及坡度四項,不要讓土石流發生,坡度很難改變,所以得看能否減少水、土、石頭這些要素。一次的災難給我們一個反省的機會,但台灣很可惜,每次的反省都是五分鐘的反省,我們希望的是真的反省之後,做出一套計劃出來,嚴格執行計劃,並且希望我們有辦法堅強抵抗政治因素和遊說壓力。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竹山鎮
關鍵字
土石流, 陳天健, 郭清江, 豪雨, 水土保持

只要大雨一來,台灣山區或多或少會有土石流滑落,有人住的地方就造成災害,沒人住的地方也會阻斷交通,到底土石流是怎麼產生的?本單元製作小組跟著國科會坡地災害研究小組到災區看一看,由陳天健博士帶領我們一步步了解土石流的成因與預防的方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蕭靜美
攝影 葉鎮中 朱孝權 張國樑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尋覓新天堂

尋覓新天堂

摘要
桃芝風災過後,「遷村」的呼聲甚囂塵上,一時之間,行政部門與輿論似乎皆以「遷村」為逃避災難的唯一選項。許多學者與官員又將長期以來「遷村」政策無法落實的責任,歸咎於民眾「安土重遷」,不願意離開危險區域。

跟許多東部的聚落一樣,大興村也是一個族群混居的部落,有阿美族、有閩南人,也有外省老兵,當災難的震盪漸漸平復,村民們靜下來,開始思考未來的時候,那條原本隱隱然存在著的族群界線,似乎又清晰了起來,對於該不該遷村?遷到哪裡?都有不同的想法,唯一相同的,便是對於安居的盼望。

相較之下,見晴村受災的十二戶居民,在三次土石流的洗禮下,談起遷村,要整合大家的想法就較為容易。其實,早在土石流第二次造訪見晴村的時候,村民就曾主動向政府提出搬遷的構想,希望能早早離開這個危險地區,然而搬遷的計劃,卻因為政府經費問題,一直沒有下文。

見晴村的災民在歷經三次土石流,以及徒勞的河川整治之後,最後等到了遷村。遷村,只是逃避災難的反射性動作,還是它也真的意味著,我們面對環境的態度已經有所轉變,就像政府官員大聲呼籲的「人定敬天」?但是,當我們走到緊鄰大興村的另一個災區,大富村的時候,卻發現「整治」河川的思維仍然一點沒變。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 花蓮縣
  • 萬榮鄉
關鍵字
遷村, 土石流, 原住民, 河川整治, 野溪整治

桃芝風災過後,「遷村」的呼聲甚囂塵上,一時之間,行政部門與輿論似乎皆以「遷村」為逃避災難的唯一選項。許多學者與官員又將長期以來「遷村」政策無法落實的責任,歸咎於民眾「安土重遷」,不願意離開危險區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攝影 朱孝權 比佑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大雨來了

大雨來了

摘要
今年三月春雨來臨前,我們做了一種預測與關注,中部災區修修補補的道路,是否能撐過雨季摧折,而921地震後的重建工作,又是否能安然地度過雨季的考驗。結果,大地工程幸運地撐過春雨,卻沒能躲過桃芝帶來的命運,因為大雨真的來了。

桃芝颱風沖毀了鹿谷鄉瑞田村的聯外橋樑,村民用老方法搭起流籠,暫時輸送民生必需品。因為九二一地震時,已經使得山坡土層鬆動,住在山上的居民聯外道路幾乎癱瘓,竹山鎮鎮公所考量不要浪費太多社會資源,空投物資,於是依據災害防救法規定,強制住在大鞍里的居民撤離,這是全國第一樁動用強制撤離令的案子。

在一紙命令下,46位大鞍里村民,在覺得太過突然及不被尊重的狀況下,莫名其妙地搭上直升機下山,暫時地離開家園,只是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再回家?村民原以為這是政府為了考量他們的安全,不過,當看到媒體報導才知道,原來政府視他們為浪費國家資源的米蟲。

921地震之後,政府投資在大鞍里道路的修復經費超過四億,近百條的農路,將農業護送上山,現在又想在一夕之間,脅迫農業下山,這場強制撤離的戲碼,錯不在番仔田的居民,而在政策的荒謬。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鹿谷鄉

今年三月春雨來臨前,我們做了一種預測與關注,中部災區修修補補的道路是否能撐過雨季摧折,而921地震後的重建工作,又是否能安然地度過雨季的考驗。結果,大地工程幸運地撐過春雨,卻沒能躲過桃芝帶來的命運因為大雨真的來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蕭靜美
攝影 葉鎮中 朱孝權 張國樑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漂流的訊息

漂流的訊息

摘要
桃芝颱風過後,台灣山林的傷痕還沒有恢復,海洋惡夢又隨潮浪襲捲而來,各地陸續傳出海上垃圾與漂流木攻佔海岸的災情,我們沿著北部海岸,試圖從海上載浮載沈的漂流物身上,找出它們這趟漂流之旅所要傳達的訊息。

我們利用退潮的空檔來到蘭陽溪口,觀察垃圾和漂流木的情形,各式各樣的漂流物幾乎佔滿海灘,其中還不乏巨大的中高海拔山區樹種。曾聽老人家說,以前每當颱風或大雨過後,許多人就會來到海邊撿拾漂流木,作為柴火之用。但是如果漂流木漂錯地方,卻很可能成為另一場災難,像桃芝颱風過後,就有好幾座商港及漁港,因為湧入大量的浮木與垃圾,而損失慘重。

根據基隆港務局估計,光是這些垃圾焚化費用就高達40萬元以上,好不容易把港區內的垃圾,推到岸邊清理完以後,海上的漂流物還是會持續漂進來,而部分漂流物也可能隨著潮浪風向,漂離台灣。

海洋默默承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雖然無法控訴人類的罪行,但是港口被迫關閉、漁民停止漁撈,似乎是海洋環境惡化的一項警訊。當山林樹木、河邊垃圾成為海上的漂流物之後,流向不同國度,也流傳著大自然伺機反撲的訊息。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宜蘭縣
  • 基隆市
關鍵字
颱風, 漂流木, 海洋污染, 洋流, 海洋垃圾

桃芝颱風過後,台灣山林的傷痕還沒有恢復,海洋惡夢又隨潮浪襲捲而來,各地陸續傳出海上垃圾與漂流木攻佔海岸的災情,我們沿著北部海岸,試圖從海上載浮載沈的漂流物身上,找出它們這趟漂流之旅所要傳達的訊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來自桃芝的消息

為了完整紀錄桃芝颱風的災情,我們特別租用直升機,從台北一路到花蓮,然後翻越中央山脈,順著陳有蘭溪往下走,到東埔、水里,一直到溪頭木屐寮,沿線紀錄和呈現桃芝颱風所造成的破壞和災情狀況。

當我們搭乘直升機進入到新中橫公路的上空,從飛機上往下看,多處村落被土石流沖毀、掩埋,河水漫流,淹沒良田,不僅橋斷,路也毀了,許多人都說,這是他們所知道的大自然,第一次展現如此恐怖的力量。

大興部落全面遭土石掩埋的慘重例子,給了人們充分的理由,將土石流和檳榔聯想在一起,執政當局更是以罕見的堅定態度,打算大肆整頓國內檳榔種植的問題,但是造成土石流的原因真的只有檳榔嗎?

新中橫全線通車以後,往往是山區人口遽增的重要原因,不只影響山林環境,也影響整個國家的產業結構,必須非常謹慎。一旦政府若沒有魄力統合事權,在開發與保護間求得平衡,那麼一條道路的開闢,不但無法為人民謀求福祉,還會製造出難以醫治的環境毒瘤。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南投縣
  • 花蓮縣
關鍵字
颱風, 土石流, 豪雨, 檳榔, 陳有蘭溪, 中橫

桃芝颱風就像一個性急使者,口沬橫飛地向人們傳達屬於大地的真實消息,新中橫公路正式通車於民國80年,雖然只有169.7公里,卻是台灣山區地質環境的縮影,而桃芝颱風所披露的種種台灣山林問題,更是可以在這條不算長的公路上,一覽無遺。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林玲遠
攝影 陳志昌 柯金源 蘇志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困在水中央

困在水中央

摘要
2001年7月30日,桃芝颱風橫掃中台灣,南投縣竹山鎮木屐寮五人死亡四人失蹤。其中一戶陳姓人家,在風雨中等待救援等了八個鐘頭,陳奕廷看著父親被洪水沖走,用繩子綁在背上的五歲孩子,也被隨著洪水而來的巨木撞擊而昏倒,長時間的等待,抱在手中的孩子也因為失溫而沒了生命跡象。為什麼木屐寮會產生這麼嚴重的災情,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因為雨水量超過河堤所能容納範圍,因此造成潰堤;也有人說因為分隔前庄與後庄的中二高排水設計不良,將洪水堵住,流不出去,以致造成這麼大的災害。不只在木屐寮,順著東埔蚋溪轉往北勢溪的方向,還有更多沒有人注意的角落,住在山邊隔水而居的鹿谷鄉秀林巷兩位阿婆,形同住在孤島,洪水退去後,秀林巷居民扶老攜幼紛紛離開家園,到底要住在哪裡才安全?這些住在山邊水崖邊的居民,又該何去何從?

記憶中,花蓮光復鄉大興村、大富村,是行經花東縱谷最美麗的一段風景,然而今年7月30日,桃芝颱風橫掃中台灣,短短五個小時內,光復鄉就降下四百多公厘的雨量,嘉農農溪再次潰堤,使得大富村整個村落被洪水與泥漿所淹沒。

然而慶幸的是,大富村雖然受到洪水與土石流的重創,但並沒有任何村民傷亡,然相對於大富村的幸運,隔著一座山丘的大興村,卻被埋沒在山的嗚咽裡,原本鄉公所規劃的「富麗農村」,成為層層土石重擊之下的殘磚破瓦。

大興村曾經是繁榮的果樹之鄉,最早都是原始林,後來因為開發種植檳榔,原始林不見了,水土保持方面變極差,所以只要下大雨,土石流就容易發生,若雨量又集中和多量的話,那麼災害就會非常嚴重。

大興村的悲慘遭遇,大富村的村民看在眼裡,不禁要膽顫心驚。因為他們很清楚,大富村之所以沒有遭到埋村,僅僅是好運而已,若不是檳榔林和魚池形成天然的滯留池阻擋及分散土石和洪水,大富跟大興今天可能是同一個命運。

雖然大富居民都認為,堤防設計錯誤是淹水的主要原因,但是負責整治的水利處第九河川局卻不這麼認為,認為是山上的土石流大量傾洩,阻塞花東鐵路橋所造成的。在下一次颱風來臨之前,還有多少個大富村,能夠扭轉走向大興水患的命運?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關鍵字
土石流, 豪雨, 颱風, 大富社區, 水土保持, 遷村, 檳榔

2001年7月30日,桃芝颱風橫掃中台灣,南投縣竹山鎮木屐寮五人死亡四人失蹤。其中一戶陳姓人家,在風雨中等待救援等了八個鐘頭,陳奕廷看著父親被洪水沖走,用繩子綁在背上的五歲孩子,也被隨著洪水而來的巨木撞擊而昏倒,長時間的等待,抱在手中的孩子也因為失溫而沒了生命跡象。為什麼木屐寮會產生這麼嚴重的災情,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因為雨水量超過河堤所能容納範圍,因此造成潰堤;也有人說因為分隔前庄與後庄的中二高排水設計不良,將洪水堵住,流不出去,以致造成這麼大的災害。不只在木屐寮,順著東埔蚋溪轉往北勢溪的方向,還有更多沒有人注意的角落,住在山邊隔水而居的鹿谷鄉秀林巷兩位阿婆,形同住在孤島,洪水退去後,秀林巷居民扶老攜幼紛紛離開家園,到底要住在哪裡才安全?這些住在山邊水崖邊的居民又該何去何從?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蕭靜美 張岱屏
攝影 朱孝權 葉鎮中 陳志昌 張國樑 陳信隆 林國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桃芝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