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安全

核廢料的Happy Ending?

摘要
民國六十九年,核廢料儲存場降臨蘭嶼,從此以後,伴隨著達悟的小朋友長大的,有飛魚、迷你豬,還有核廢料桶,經過多年的「驅逐惡靈」,政府曾經先後承諾。在民國八十五年、九十一年,要將蘭嶼的核廢料場遷走,無奈的是,核廢料遷來容易,想送走卻難如登天。

民國69年,核廢料儲存場降臨蘭嶼,從此以後,伴隨著達悟小朋友長大的,有飛魚、迷你豬,還有核廢料桶。經過多年的反核運動,民國85年、91年,政府曾經先後承諾要將蘭嶼的核廢料場遷離,無奈的是核廢料遷來容易,想送走卻難如登天。

二十多年來,在蘭嶼露天的儲存槽裡,有數千桶核廢料因為海風與鹽分的侵蝕,而產生鏽蝕,另外有六百多桶有破損的情況,然而由於台電與達悟人長期以來僵持不下,不論是核廢料桶或是要換裝的空桶運到電光碼頭後,只能原船返回,也因此廢料桶檢整的作業始終難以進行。

核能發電所產生的廢料,包括高放射性的用過核燃料棒,以及放射性較低的輻射污染物質,如今在處理與運送上成為國際間一件尷尬的難題。根據1989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訂定的巴塞爾公約,對國際間有害廢棄物的跨國境移動有著非常嚴格的規範,想要把自家不要的核廢料送到其他國家,挑起的將是世界性的反彈。

對於許多人來說,地方居民反核廢料的行動不過是「不要在我家後院」(Not In My Back Yard)的心理反射。誠如綠盟賴偉傑所言:「鄰避效應(NIMBY)在台灣已經被污名化為「還不就是想要多點回饋金」的代名詞,這樣的想法,使非鄰避者有了逃避「環境種族歧視」的藉口」(賴偉傑,感同身受與鄰避效應)。在這樣的解讀下,諸如「核廢料」這樣的「公共惡」被視為一種為公共利益而必然產生的結果,剩下的問題僅僅是究竟在誰家後院,價碼(補償金)多少。 

然而,蘭嶼、台北縣金山、石門等地十多年來反核廢料的運動,終極儲存場地點難覓等等問題,卻突顯出一個事實:再多的補償金,再也無法收買民眾對於環境權的自覺。遷場時間遙遙無期、對於輻射的疑慮、對健康影響的恐懼,長期以來由於資訊的不透明與匱乏,居民缺乏參與的管道,在地方居民與台電/官方缺乏互信基礎的情況下,雙方永遠只能各說各話。

陽明大學醫學院教授張武修,長期以來投注於輻射傷害的醫療工作,在民國八十八年、八十九年間曾三度至蘭嶼,採集當地的土壤以及作物進行檢測,檢測結果在蘭嶼北方朗島附近的土壤與芋頭田中發現有人工核種銫-137的存在,他表示「像銫-137、鈷-60這些人工核種,這些絕對沒辦法排除說跟核電廠沒有關係。台電跟原委會必須進一步去了解,到底核電廠在這樣的運作之下,是不是有太多不應該的排放進入附近的社區。」 

在蘭嶼反核廢料的運動暫告一段落之後,政府部門必須理解:「回饋金」絕對不是解決與面對核廢料處置困境的好方式,不論是輻射監測網的建立、資訊管道的建置與透明化、居民健康的調查研究、社區的重建,讓地方的居民能夠真正進入監測與決策的過程,才是面對核廢與核能風險的第一步。當這些經濟與社會成本被仔細估算之後,核能發電是不是一個值得發展的,就有待全民的選擇。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公害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關鍵字
核廢料, 達悟, 原住民, 回饋金, 輻射汙染, 最終處置, 反核

民國六十九年,核廢料儲存場降臨蘭嶼,從此以後,伴隨著達悟的小朋友長大的,有飛魚、迷你豬,還有核廢料桶,經過多年的「驅逐惡靈」,政府曾經先後承諾。在民國八十五年、九十一年,要將蘭嶼的核廢料場遷走,無奈的是,核廢料遷來容易,想送走卻難如登天。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攝影 鍾文源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反核生活家群相(下)

摘要
本集延續反核生活家群相(上集),繼續回顧反核運動的足跡,了解反核運動過程的高低起伏,經歷了許多艱難的挑戰。在早年的社會、政治時空背景,反核運動者遭受到什麼樣的暴力對待?他們的家屬歷經過什麼樣的緊張心情?但又為什麼會支持他們繼續反核?事實上,這些運動者將反核落實為生活的態度。他們不為名利,只希望帶領更多的民眾加入,瞭解核電並不是專家學者的專利,深層的反省與自主才是反核運動的真諦。

十多年來,反核運動是臺灣延續性最長、涉及層面最廣的社會運動議題。反核運動過程的高低起伏,經歷了許多艱難的挑戰。

回顧反核運動的足跡,我們看見反核運動者對於生命與環境的深刻思考,朱約信也就是歌手--豬頭皮,他在許多反核現場帶著民眾歌唱,適時振奮民眾的心靈。張琦凰學生時期因緣際會投入反核運動,終於找到生命的依歸。這些反核生活家不為名利,只希望帶領更多民眾加入,瞭解核電並不是專家學者的專利,深層的反省與自主才是反核運動的真諦。

1993年6月,在國民黨的強勢運作下,凍結多時的核四廠預算案將在立法院解凍重審。預算審查期間,反核團體史無前例地於一週內發動三次大動員,企圖展現民意阻擋核四廠預算解凍。

數千名民眾集結在立法院外,恐怕在強權的強力運作下,這麼多年反核的努力將再度遭遇巨大挫折,貢寮人紛紛切破自己的手指,在反核的旗幟上寫了血書,希望將這些血淚字句呈給在院內審查預算的立委,表達貢寮人反核的心聲。

臺灣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教授高成炎認為,反核是基於最理性的考量,義無反顧,當他看見五百位貢寮人衝入立法院,最後卻能夠和平退出,實在是不容易,深深覺得非常了不起,相較於國家、警察的制式暴力,他們的自制力令人感動。

難道除了興建沒有別的選擇、別的未來?前核四公投促進會執行秘書簡國書說明,核四公投運動強調非武力的抗爭,不管在任何遭受威脅的狀況下,面對統治者、不同意見,希望不用傷害對方的方式來表達意見,實現人民做主的真義──決定自己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朱約信, 張琦凰, 高成炎, 施信民, 反核運動, 非核家園, 核電

本集延續反核生活家群相(上集),繼續回顧反核運動的足跡,了解反核運動過程的高低起伏,經歷了許多艱難的挑戰。在早年的社會、政治時空背景,反核運動者遭受到什麼樣的暴力對待?他們的家屬歷經過什麼樣的緊張心情?但又為什麼會支持他們繼續反核?事實上,這些運動者將反核落實為生活的態度。他們不為名利,只希望帶領更多的民眾加入,瞭解核電並不是專家學者的專利,深層的反省與自主才是反核運動的真諦。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反核生活家群相(上)

摘要
十多年來,反核運動是台灣延續性最長,涉及層面最廣的社會運動議題。無庸置疑的,台灣的反核運動是由一群知識份子長期扮演著火車頭的角色,提供反核的專業知識與理論基礎,支援地方組織的發展,以及扮演國際串聯的角色。本集呈現十餘年來台灣反核運動的軌跡,以及介紹這群反核的知識份子對於生命與環境的思考是什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不畏強權、不計名利,數十年來如此堅定的走在反核之路?

原子的分裂會改變一切,除了我們的思維模式。因而我們便走向空前的大災難。──愛因斯坦

十多年前,一群年輕的大學生帶著理想,來到貢寮,貢寮成了反核學生下鄉的聖地,學生與教授們在貢寮傳遞核電資訊,舉辦營隊、開說明會、掃街、辦公投等,十年過去了,營隊一年年地辦,每年一批批新的年輕人來到貢寮,在貢寮留下青春的足跡,貢寮的海風與每年的反核遊行,深深地刻印在這群年輕人記憶裡。

其實,臺灣最早的反核聲音在二十多年前就出現了,在那個戒嚴的白色恐怖年代裡,學者僅能透過報章委婉地表達反核思想。「反核」成了這些年輕學生與教授們的共同信念,這麼多年來,他們從不間斷地將反核信念化為一波波的行動,他們的家並不住在核電廠或核廢料處置場附近,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如此堅定地走在反核之路呢?

林俊義,臺灣最早發表文章公開反核的學者之一,生態是他的信仰,加上美國環境運動的影響,使他毅然決然踏上反核之路。張國龍,台大物理學系教授,二十四年前基於對自身物理專業的反省,持續推動反核。台大化工系教授施信民,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創會會長,認知反核運動是一場長期抗戰,呼籲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陳曼麗,主婦聯盟秘書長將反核作為生活態度,吸引更多父母願意帶著孩子走上街頭,學習將自己的聲音表達出來。孫一信,智障者家長總會副秘書長,也是前反核學生工作隊召集人,在宗教環境下長大,他立志獻身給台灣的社會運動。高成炎,綠黨創黨主席,曾經受到言論壓制,十幾年無法返抵台灣國門,卻還是勇敢說出反核心聲。這些知識份子在臺灣的反核運動中長期扮演著火車頭的角色,提供反核的專業知識與理論基礎,支援地方組織的發展,以及扮演國際串聯的角色。十多年來的反核歷程,有些人進入政府體制、國會或守在艱困的民間崗位,每年也有新一代的年輕人繼續加入反核的行列,如同野火燎原越演越烈。

1991年,反核運動經歷了自1985年以來最大的挫折:經濟部通過了核四廠可行性評估,接著原子能委員會未經評估委員的同意,私自通過核四廠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擴大機組案也在一天內通過,違反程序正義的作法表明政府推動核四廠的決心。反核團體多年來的努力完全沒有影響到政府,讓我們更深切地反省到──「不要核電,不要悲劇,非核家園,免於恐懼」,反核運動仍要更穩健地往前走。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反核運動, 林俊義, 張國龍, 施信民, 陳曼麗, 孫一信, 高成炎, 非核家園, 核四

十多年來,反核運動是台灣延續性最長,涉及層面最廣的社會運動議題。無庸置疑的,台灣的反核運動是由一群知識份子長期扮演著火車頭的角色,提供反核的專業知識與理論基礎,支援地方組織的發展,以及扮演國際串聯的角色。本集呈現十餘年來台灣反核運動的軌跡,以及介紹這群反核的知識份子對於生命與環境的思考是什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不畏強權、不計名利,數十年來如此堅定的走在反核之路?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給我一座核四廠

摘要
核電問題是一個只有專家學者才能討論的問題嗎?核電的知識注定只有核工專家能了解嗎?其實,在貢寮,你會驚訝地發現,有許多貢寮人他們可以跟你侃侃而談核電知識,核電可能造成的影響,而且,那絕對不只是「不要在我家後院」的單純訴求,而是對核電全面性的思考,他們很可能只是路邊藥房的老闆、或漁民、或小學老師,但是,在歷經十年反核運動的洗禮後,他們儼然個個成為核電通,而他們的人生面貌也有了改變。

貢寮,這個平靜的東北角漁村,因為核四廠的興建,十多年來成為臺灣反核運動的精神地標。1988年,貢寮成立了第一個反核團體─鹽寮反核自救會,成立之初有一百多人連署參加,自此,反核的意識便在貢寮不斷滋長,反核運動也一波波地從此開始擴散。然而,抗爭的過程中總有人付出代價,這個代價是今日所有貢寮人的共同記憶─「1003事件」。

1991年1003反核抗爭中,反核青年林順源意外撞死保警,被判處無期徒刑,隔年三月法院宣判1003事件,江春和、吳文通、陳慶塘、廖敏雄等人被判3-10個月不等刑期,造成當地村民白色恐怖。

1993年立法院表決核四重審案,核四廠該不該興建,許多人認為這是應該由「專家學者」決定的事,但是貢寮人卻不這麼認為,貢寮不僅於1994年舉辦全鄉核四公投,投下了九成六的反核選票,也曾多次請媽祖繞境,驅逐核四廠,貢寮澳底的仁和宮媽祖就是著名的「反核媽祖」,多次被請出來與鄉民一起遊行,在臺北街頭、甚至在立法院,儼然成為地方上反核的信仰中心。

雖然貢寮人相信媽祖會保佑鄉民,阻擋核四廠興建,但是多年來,台電的核四廠工程仍如火如荼地進行,直至2000年7月為止,核四廠計畫總進度已達百分之三十二。

雖然核四廠工程已經在進行,但是貢寮人並未放棄任何阻擋興建的機會。近年來,貢寮的漁民曾舉辦過兩次「海上大圍堵」演習,漁民們說,萬一有一天核四廠機組要從重件碼頭上岸,他們就會進行圍堵。

隨著政局的轉變,核四廠的存廢在今日也突然有了逆轉的空間。長期以來在核四廠外就近監督工程的貢寮居民,於2000年8月17日的核能四廠安全監督委員會中也有了發言的機會。2000年9月30日,經濟部長林信義提出核四廠停建建議,然而,這一路將就此平安嗎?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萬里區
  • 新北市
  • 金山區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反核運動, 鹽寮反核自救會, 1003事件, 林順源, 江春和, 陳慶塘, 廖敏雄, 吳文通, 核四, 仁和宮, 林信義, 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 反核, 核電

核電問題是一個只有專家學者才能討論的問題嗎?核電的知識注定只有核工專家能了解嗎?其實,在貢寮,你會驚訝地發現,有許多貢寮人他們可以跟你侃侃而談核電知識,核電可能造成的影響,而且,那絕對不只是「不要在我家後院」的單純訴求,而是對核電全面性的思考,他們很可能只是路邊藥房的老闆、或漁民、或小學老師,但是,在歷經十年反核運動的洗禮後,他們儼然個個成為核電通,而他們的人生面貌也有了改變。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鄭淑麗,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朱孝權 葉鎮中 黃文,剪輯 鐘文源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處是魚家

核處是魚家

臺灣北海岸萬金石與東北角貢寮海域是臺灣的漁鄉,漁業產量豐富,清晨三點,基隆漁市已是人聲鼎沸,這裡是東北方最大的魚貨集散地,不過這些年來,經由兩岸貿易而來的魚,似乎漸漸占據了魚攤,也有魚販感嘆,金山附近的魚因為靠近核電廠,因而乏人問津。

原本每年七月,是北海岸與東北角烏魚苗迴游的時節,成群小烏魚占據了貢寮雙溪河河口,但是令人訝異的並不是數量,而是每一隻魚,都有了變形的身軀。1970年代晚期,核一廠與核二廠先後完工,當時,新北市石門、金山與萬里的民眾以歡欣鼓舞的心情,放鞭炮歡迎核能電廠的設置,以為核電廠將為地方帶來繁榮與發展。

魚鄉變成了核電之鄉。核一廠位於石門,核二廠位於萬里,核四廠預定地位於貢寮。1998年8月,核四廠重件碼頭尚未動工之前,環保人士在貢寮澳底附近海域進行海底生態觀察與攝影,東北角海域有豐富的珊瑚與魚類,海底生命力盎然。幾個月之後,核四廠重件碼頭動工了。

1999年六月,重件碼頭正在施工中,環保人士再度至澳底附近海域進行海底攝影,珊瑚因為被大量泥沙覆蓋,奄奄一息。2000年6月澳底附近海域藻類大量繁殖,魚類減少、珊瑚死亡。

核二廠每日大量引進海水冷卻機組,排放出高達四十多度的熱廢水,出水口附近的海域成了溫泉池,幼魚在長大之前不是被進水口的水捲進吞沒,就是成了祕雕魚。漁獲逐年減少,二十多年前放鞭炮歡迎核電廠設置的鄉民開始怨嘆。1999年6月30日,漁民節當天,貢寮漁民為抗議政府徵收漁民漁業權,發動三百多隻漁船出海抗爭,以行動展現護漁決心。

熱門事件
學科
漁業,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金山區
  • 新北市
  • 貢寮區
  • 新北市
  • 萬里區
關鍵字
核電, 核一廠, 核二廠, 核三廠, 核四廠, 澳底, 重件碼頭, 祕雕魚, 台電, 海水冷卻, 漁業權, 金山發電廠, 龍門發電廠, 反核

北海岸〈萬金石〉與東北角〈貢寮〉海域是台灣的鄉,漁業產量豐富,然而,這裡卻也是「核電之鄉」,核一廠位於石門,核二廠位於萬里,核四預定地位於貢寮,核電廠每日每日大量的引進海水冷卻機組,排放出高達四十多度的熱廢水,出水口附近的海域成了溫泉池,幼魚在長大之前不是被進水口的水捲進吞沒,便是成了秘雕魚。漁產逐年漸減少,二十年多前放鞭炮歡迎核電廠設置的鄉民開始怨嘆,核電廠「靠」海,漁民「靠」什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朱孝權 葉鎮中,剪輯 鐘文源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核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