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農業

種下本土中草藥

種下本土中草藥

摘要: 
大批中藥材從中國來到台灣,當台灣種起中草藥,是否能形成產業鏈?再創農業新契機。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中醫師把脈問診、對症下藥,倚靠的是漢民族數千年來運用中藥植物的智慧,現在全台灣所使用的中藥材,幾乎都來自對岸中國。

很少人知道,台灣也有種植中草藥,面積最大的就在花東地區。原本在台北當廚師的張再進,十年前放下鍋鏟,扛起鋤頭,回鄉接下父親的當歸田。早在日治時期,花蓮安通溫泉就是生產大和當歸的產地,中國藥材進口後,漸漸沒落。

花蓮農改場從2005年起,開始推動藥用植物栽種,輔導花東農民種植當歸、丹參、黨參、白芷等作物,是發展本土中草藥的重要基地,幕後推手就是張同吳博士,他從市場需求出發,看到這幾年健康養生觀念興起,同時想替花東農業找出地方特色,他認為花東地區污染少、環境好,種植中草藥將具有優勢,加上早期也有過種植歷史,要推廣並不難。

不過,產量增加之後,連帶的就是銷路問題。該如何行銷?也是張同吳跟農民經常討論的話題。張再進拿出好廚藝,試圖把台灣本土新鮮中藥帶入餐桌,也吸引不少餐廳跟他訂購。為了讓新鮮藥材也能走入一般家庭,花蓮農改場和慈濟大學共同研發食譜,強調新鮮中藥的營養成份。

種植中藥多年的蕭瑞煌,和其他農民共同組織花蓮藥用保健植物生產合作社,行銷交由生技公司來負責,希望契作農民能安心種植,張同吳從栽種到行銷,一路跟著農民討論找出路。

現在我們都仰賴進口,而花東農民所生產出來的中草藥,主要還是供應到鮮食市場,如果想要取代進口中草藥,有沒有可能呢?

從中國產地運來的山楂片、黨參,塞滿一整個貨櫃,工人迅速下貨,分門別類依序放好,很快地這些貨物就會流通到全台各地,根據中醫藥司的統計,每年大約有三萬多噸中藥材來到台灣。

然而受限於生長環境,台灣中草藥只能朝適地適種來發展,無法大量生產,相對成本也會比較高。

不可諱言的是,想要推動本土藥草產業的健全,每個環節都跟台灣中藥文化的復興,息息相關。千百年來,我們依循自然節氣過生活,是東方哲學,也是日常生活。中藥有著藥食同源的特性,它是治病藥材,也是食物。

中藥跟我們相處多年,是文化,也是華人生活裡的一部分,台灣的中藥文化要如何發揚光大?利用這些在地的寶藏,本土中草藥能不能創造台灣優勢?不管是本土藥草的種植,或是傳統藥材炮製技術的保存,讓農業跟中藥產業相結合,相互輝映,創造出新的產業鏈。人和中藥的故事能繼續說下去,土裡持續傳出中藥香。

公視 我們的島【種下本土中草藥
01/22() 2200首播
01/2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植物, 農業
縣市: 
  • 台北市
  • 大同區
  • 新北市
  • 平溪區
  • 金門縣
  • 花蓮縣
  • 玉里鎮
關鍵字: 
中藥, 藥用植物, 農改場, 草藥, 人與植物, 製藥技術, 食安

大批中藥材從中國來到台灣,當台灣種起中草藥,是否能形成產業鏈?再創農業新契機。

 

長腳蛛來顧田

長腳蛛來顧田

摘要: 
秋冬交替,金黃色稻浪,是花東縱谷最美麗景致。其實仔細觀察,每株稻穗都蘊藏著一個精采又熱鬧的小小世界。不用農藥、不用防治資材,讓長腳蛛、橙瓢蟲回到農田,能不能創造農民與生態的雙贏?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每當水稻開始抽穗,農田裡就開始熱鬧起來。各式各樣的昆蟲齊聚,有的啃食稻葉、有的吸食稻榖、有的愛吃小蟲。水稻從根部到頂端,就像一棟昆蟲公寓,每種蟲居住的位置不同,扮演角色也不同。

大部分農民都相信,田裡的蟲越少,作物產量才會越高,巴不得除之而後快。但對賴兆炫這些農民來說,蟲子卻是得力助手,是免費勞工。二十多年前,賴兆炫回到花蓮富里推動有機農業,他認為有機真正的價值,除了提供安全的糧食,更要找回失去的生態,因此除了絕對不施用農藥,連有機常用的一些防治資材,他也盡量不使用。

在慣行農法的水稻田,水稻植株的數量多且密集,植株間經常摩擦,容易產生病蟲害。賴兆炫的水稻田植株距離大、通風性好,植株比較強健,比較不容易生病。

花蓮富里鄉是全台有機稻作面積最大的鄉鎮,花蓮農改場的研究團隊,從2012年開始進行水稻田生態多樣性調查,想了解有機田與慣行農田裡,昆蟲種類與豐富度有什麼不同。研究人員來來回回在田裡行走、掃網,不一會兒,各種昆蟲出現在網子裡。

花蓮農改場經過三年多的普查,記錄到水稻田裡的節肢動物多達兩百多種,而有機田中昆蟲的數量與種類,遠多於慣行田區。花改場從中找出日本長腳蛛、橙瓢蟲兩種最容易觀察的昆蟲,當作農田健康的指標。

花改場研究員林立指出,長遠來看,倚靠農藥來克制害蟲並不是好方法,因為農藥一放下去,害蟲的天敵,包括一些捕食性與寄生性的益蟲,往往最先被毒死,一段時間後,最惱人的害蟲反而最快回復。不斷噴灑農藥一旦害蟲產生抗藥性,自然界又缺少天敵可以克制牠,反而會產生更難控制的蟲害。也因此維持生態多樣性,最終還是會回饋到人的身上。

花蓮農改場也發現,影響農田生物多樣性的因素,除了農藥,周邊環境包括田埂等等,也有關鍵影響。草生栽培的田埂,昆蟲的種類與數量,都遠多於水泥化的田埂。研究員進一步輔導農民在田埂種植原生植物,包括仙草、馬蘭、田邊菊等等,讓昆蟲有更豐富多樣的棲息環境。

透過花改場的宣導,許多農民的觀念漸漸改變。為更進一步鼓勵農民,從2014年開始,推動綠保標章認證的慈心基金會也將長腳蛛等指標物種,納入綠保標章的範圍,讓消費者支持農民對生態多樣性的貢獻。目前以長腳蛛做為指標物種加入綠保認證的農民,已從七位增加到二十四位。

透過有機栽培、棲地營造,各種昆蟲回到田間,農田不再寂靜,而是各種動物共生的舞台。以「米樂無為」為依歸,賴兆炫知道,有時候人能做到最好的事,就是什麼也不做,讓自然來做工,往往會比人做得更好。

公視 我們的島【長腳蛛來顧田
01/15() 2200首播
01/2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關鍵字: 
有機農業, 慣行農法, 生物防治, 水稻, 長腳蛛, 橙瓢蟲, 昆蟲, 生物多樣性

秋冬交替,金黃色稻浪,是花東縱谷最美麗景致。其實仔細觀察,每株稻穗都蘊藏著一個精采又熱鬧的小小世界。不用農藥、不用防治資材,讓長腳蛛、橙瓢蟲回到農田,能不能創造農民與生態的雙贏?

土裡傳出中藥香

土裡傳出中藥香

摘要: 
大批中藥材從中國來到台灣,當台灣種起中草藥,是否能形成產業鏈?再創農業新契機。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清嘉慶年間創立的老醫館,過去曾在金門設館懸壺濟世,離開金門後,念念不忘要重回金門的心願,當縣府推動古蹟活化再利用,老醫館的進駐,讓修復後的老建築黃宣顯六路大厝,再度傳出中藥香。


中醫師把脈問診、對症下藥,倚靠的是漢民族數千年來運用中藥植物的智慧,現在全台灣所使用的中藥材,幾乎都來自對岸中國。食安危機出現後,有的店舖的部分藥材,選擇台灣出產。

很少人知道,台灣也有種植中草藥,面積最大的就在花東地區。原本在台北當廚師的張再進,十年前放下鍋鏟,扛起鋤頭,回鄉接下父親的當歸田。早在日治時期,花蓮安通溫泉就是生產大和當歸的產地,中國藥材進口後,漸漸沒落。


花蓮農改場從2005年起,開始推動藥用植物栽種,輔導花東農民種植當歸、丹參、黨參、白芷等作物,是發展本土中草藥的重要基地,幕後推手就是張同吳博士,他從市場需求出發,看到這幾年健康養生觀念興起,同時想替花東農業找出地方特色,他認為花東地區污染少、環境好,種植中草藥將具有優勢,加上早期也有過種植歷史,要推廣並不難。

不過,產量增加之後,連帶的就是銷路問題。該如何行銷?也是張同吳跟農民經常討論的話題。張再進拿出好廚藝,試圖把台灣本土新鮮中藥帶入餐桌,也吸引不少餐廳跟他訂購。為了讓新鮮藥材也能走入一般家庭,花蓮農改場和慈濟大學共同研發食譜,強調新鮮中藥的營養成份。

種植中藥多年的蕭瑞煌,和其他農民共同組織花蓮藥用保健植物生產合作社,行銷交由生技公司來負責,希望契作農民能安心種植,張同吳從栽種到行銷,一路跟著農民討論找出路。

現在我們都仰賴進口,而花東農民所生產出來的中草藥,主要還是供應到鮮食市場,如果想要取代進口中草藥,有沒有可能呢?

從中國產地運來的山楂片、黨參,塞滿一整個貨櫃,工人迅速下貨,分門別類依序放好,很快地這些貨物就會流通到全台各地,根據中醫藥司的統計,每年大約有三萬多噸中藥材來到台灣。


然而受限於生長環境,台灣中草藥只能朝適地適種來發展,無法大量生產,相對成本也會比較高。另一個關卡是藥效,這也是許多中醫藥專業人員最在意的地方。衛福部中醫藥所進行台灣本土中藥材與進口藥材,成分及藥理差異研究,想知道本土藥材取代進口藥材的可能性。

由於中藥材沒有經過炮製加工就是農產品,如何利用炮製加工引出藥性,是門專業技術,像是炒決明子、蜜炙甘草,幾乎每家藥舖都知道的基礎炮製,手法又各有不同,多半靠老師傅一代又一代相傳下來,這是中藥文化豐富多元的所在,要如何管理建立規範及保存,都是項難題。

古老的中藥文化來到快速運轉的現代社會,因應現代人生活需求,衍生出許多新做法,怎麼做保存?又怎麼去改變?才不會違背基礎的中藥精神,每一步都是挑戰。然而,不可諱言的是,想要推動本土藥草產業的健全,每個環節都跟台灣中藥文化的復興,息息相關。千百年來,我們依循自然節氣過生活,是東方哲學,也是日常生活。中藥有著藥食同源的特性,它是治病藥材,也是食物。天冷,吃碗燉補藥湯,幾乎成了每個人的內在記憶。

看準養生契機,有藥舖轉型成藥膳餐廳。而知名的中藥材集散地迪化街,參藥舖林立兼賣南北貨,有的店家建築還有著人參圖騰,彰顯發跡歷史。這裡不乏百年老鋪,也形成觀光特色。百年老藥鋪,披上光亮外衣,掛起老照片,增添幾分文化氣息,順應現代人追求養生又便利的習慣,時時調整,開發新產品。


傳統在新舊之間徘徊找出路,從清代至今的中藥舖,店頭老藥櫃還是當年老樣子,一百八十年的悠久歷史,早已是當地常民生活,也是文化景點。

中藥跟我們相處多年,是文化,也是華人生活裡的一部分,台灣的中藥文化要如何發揚光大?利用這些在地的寶藏,本土中草藥能不能創造台灣優勢?不管是本土藥草的種植,或是傳統藥材炮製技術的保存,讓農業跟中藥產業相結合,相互輝映,創造出新的產業鏈。人和中藥的故事能繼續說下去,土裡持續傳出中藥香。

 

 

公視 我們的島【土裡傳出中藥香
03/27() 2200首播
04/0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北市
  • 大同區
  • 新北市
  • 平溪區
  • 金門縣
  • 花蓮縣
  • 玉里鎮
關鍵字: 
中藥, 藥用植物, 農改場, 草藥, 人與植物, 製藥技術, 食安

大批中藥材從中國來到台灣,當台灣種起中草藥,是否能形成產業鏈?再創農業新契機。

鷹許之田

鷹許之田

摘要: 
觀音山麓,淡水河畔,一位農民,一座小小筍園,藏著一個大大心願…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位在新北市八里區、五股區與林口區交界的觀音山,山形起伏,像尊躺臥的觀音菩薩,在清代稱為八里坌山,「坌嶺吐霧」名列清代淡北八景之一。

除了美景,還有好生態,這裡是台灣西部海岸最北端,遷徙性猛禽南來北返時,會在這裡落腳,每年四、五月,可以看到灰面鵟鷹過境。

觀音山由十八座山頭組成,其中有一座「占山」,就因為容易看到鷹,而別名「鷹仔山」。戴著墨鏡,拿著望遠鏡,觀察天空中的小黑點,喜歡賞鷹的籃聰仁,從小在這裡長大,身為一位筍農,原本不知道觀音山也有猛禽,直到遇上台灣猛禽研究會,才驚覺身邊有這麼美麗的生命存在。


觀音山除了有鷹,還有出名的綠竹筍。看似柔和的觀音山,其實是座火山,特殊的火山灰土加上淡水河口的潮濕氣候,特別適合竹子生長,遠從清代就有人種植,這裡的筍,口感細嫩,滋味甘甜爽脆,一直都是市場寵兒。

籃聰仁的筍園,就位在鷹仔山腳下。就像鷹,總有自己的方向,他想走一條自己的路。在他的筍園,頭頂上是竹子的翠綠,腳底下是雜草的鮮綠,更鮮艷的綠,漂浮在他的蓄水池上,這是慣行竹園裡沒有的景象。

十多年前,籃聰仁從父親手中接下竹園時,土壤是硬的,小時候常見的生物也找不到了,寂靜的竹園,加上猛禽會與荒野保護協會朋友分享的理念,讓他決定停止慣行農法。

為了讓土壤恢復鬆軟,他一個人用機器翻遍整座竹園,還向做園藝的朋友,要來一些打碎樹枝樹葉製作的木屑,拌進土壤裡。沒想到,因此來了獨角仙寶寶,後來,蛙類、蛇類、蝶類、蜻蜓,還有躲在地底的鼴鼠,童年熟悉的夥伴,也慢慢回來了。



當然,捲葉蟲、竹葉椿象這些害蟲,也會來湊一腳。籃聰仁面帶微笑的說:「
就不管它,給它去。」堅持不用藥,就必須接受牠們的存在。

四月,滿園子的野草,將化為養分,為竹筍做最後衝刺。五月,終於能夠採收,長出多少就採多少,一切順天。

竹園病蟲害多,這些自然狀態下生長的筍,是母竹撐過諸多考驗的結晶,每根都得來不易。回到小工寮,細心清洗。仔細包裝,裝進親自設計的盒子。盒子上印滿了猛禽身影,每幅都是籃聰仁自己拍到的畫面。

因為賞鷹,籃聰仁從一位傳統筍農,轉向友善耕種。他說,「除了種植竹筍收成外,讓這邊的生物也可以繼續居住,繁衍後代,這種想法開始兩三年,慢慢一些生態就回來了。」

這是一條不簡單的路,一路上有幫手、有敵人、還有相伴的朋友,熱熱鬧鬧,挑戰多多。躲在地底的成果,潔白甜美,呼應他初心的純粹。

公視 我們的島【鷹許之田】
07/04() 2200首播
07/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新北市
  • 淡水區
關鍵字: 
友善種植, 生態種植, 鷹仔筍

觀音山麓,淡水河畔,一位農民,一座小小筍園,藏著一個大大心願

水田輕嘆

水田輕嘆

摘要: 
美麗的蘭陽平原,一直是重要的糧倉,十多年前農發條例通過後,它漸漸不一樣了,夾雜在豪華亮麗之間,是農民沉重的嘆息。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趁著天剛亮,友善小農吳佳玲,拿著衝天炮走進田裡。她想嚇跑的是水田常客,紅冠水雞。五年來,還在摸索耕種訣竅,今年紅冠水雞卻給了她前所未有的難題。

為了貫徹友善理念,她不毒鳥,而是花一筆錢重新補秧,不停變換招數來趕鳥。即使花招百出,仍無法完全把鳥嚇跑,補秧後又被拔下的秧苗,還是得彎腰收拾。

宜蘭縣員山鄉深溝村,和其他人口老化的農村很不一樣,這裡聚集了許多年輕的友善小農,在勞動中實踐夢想。湧泉清澈,綠野阡陌,不少都市人也來這裡擁抱田園夢。這處充滿活力的農村,同時也是豪華農舍最密集的地區之一。

這些豪華別墅頂著農舍身分,有著精緻的庭園造景、被高高的景觀植物圍繞,吳佳玲的田,有一塊就位在豪宅旁,她在這裡種植秈十,這個品種怕冷,插秧時間比其他稻種晚一些,她刻意拉寬植株間距,希望減少病害,卻遇上鳥害。

深溝村其他田也有紅冠水雞活動,但吳佳玲的特別嚴重,除了播種時間比較晚,這塊田土質比較軟,秧苗來不及長穩,還有其他因素嗎?吳佳玲猜測,她的田緊鄰造景漂亮的豪宅跟荒地,紅冠水雞有隱蔽的躲藏點,她的田就像牠們的餐廳。

豪華農舍對鳥類的影響,也在深溝村耕種的謝佳玲,看法不同。她說:「蘭陽平原並沒有變大,同樣面積裡,水泥鋪面變多,這些地方與水田,從前都是野生動物活動的環境。假設90%的土地是農田,可是忽然只剩下70%,那20%原本生活在上面的鳥類,就是往剩下的田區集中。」

屏科大野保所畢業的謝佳玲,高中時代就對鳥類著迷,因為工作來到宜蘭七年,三年前決定加入小農行列,立志做個伴鳥農夫,種田是想為鳥類提供生活空間。根據她與資深鳥友的觀察,蘭陽平原的鳥種與數量其實是下降的。她在這裡七年來,只見過兩三次紅隼,從前有的黑鳶,現在也沒有了。


水田是介在荒野與都會間的重要生態系,少了猛禽,多了豪宅與廢耕田,對鳥類會造成什麼影響,還需要時間與科學數據來印證。相較之下,田間豪宅對作物的衝擊,其實更直接。謝佳玲說,植物生長需要陽光、空氣、水、土壤,農舍全部都影響到,空氣雖然看不到,緊鄰豪宅空氣無法順利流動,水稻容易產生病蟲害。 吳佳玲則明顯感到鄰近農舍的水稻,生長狀況比較差。

除了帶給農民耕種上的困擾,農地價格因豪宅而暴漲、連帶衝擊農村文化與環境,豪宅主人享受著田間清新,卻成為農村負擔。而這一切,從2000年開始,農發條例第18(),讓農地建農舍開了大門。

雪隧通車後,大大縮短宜蘭與台北的交通時間,加上農發條例讓非農民身分的人可以買地蓋農舍,十多年來,從農地上長出七千多棟豪華農舍,佔據了12%、大約1900多公頃的農地。

今年5月,宜蘭縣政府將針對民國89128日以後取得建照的農舍,依其違規使用的土地面積大小,加徵一到三倍的房屋稅,希望能遏止濫建亂象。然而想止住這股歪風,還是得回歸到農發條例修法。行政院在20159月通過農發條例修法,18條之一,直接限定農舍繼受人的資格須為農民,但這項修正草案去年由於屆期不續審,退回行政院,尚未通過立法三讀。

握緊方向盤,轉往熟悉的田區,被紅冠水雞弄得灰頭土臉的吳佳玲,決定把田裡的水放乾,與其讓紅冠水雞與福壽螺吃了秧苗,她選擇與雜草奮戰。謝佳玲則是透過劃分生產區與保育區,搭配招募股東,共同承擔因鳥類活動而受影響的產量。


守護農地不該只是農民的責任,而是所有人的共同任務。

註:農發條例第18

本條例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一月四日修正施行後取得農業用地之農民,無自用農舍而需興建者,經直轄市或縣()主管機關核定,於不影響農業生產環境及農村發展,得申請以集村方式或在自有農業用地興建農舍。前項農業用地應確供農業使用;其在自有農業用地興建農舍滿五年始得移轉。但因繼承或法院拍賣而移轉者,不在此限。

公視 我們的島【水田輕嘆】
05/02() 2200首播
05/0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吳佳玲, 農舍, 友善耕種, 謝佳玲, 水鳥, 農發條例

美麗的蘭陽平原,一直是重要的糧倉,十多年前農發條例通過後,它漸漸不一樣了,夾雜在豪華亮麗之間,是農民沉重的嘆息。

智取福壽螺


智取福壽螺

摘要: 
造成全台農損上百億的福壽螺,是農民最頑強的頭號敵人,在宜蘭縣員山鄉,一對專長生態研究的夫妻,想出了請君入甕的新方法,希望友善小農面對福壽螺時,能更輕鬆。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造成全台農損上百億的福壽螺,是農民最頑強的頭號敵人,在宜蘭縣員山鄉,一對專長生態研究的夫妻,想出了請君入甕的新方法,希望友善小農面對福壽螺時,能更輕鬆。

稻田、筊白筍田,菱角田都有福壽螺,也有人叫牠金寶螺。有一群人倒是真的把福壽螺當寶。

每年秋天,他們會在宜蘭的水田出現,拿著特製的大網勺,腰間繫上繩子,綁著漂浮的水盆,邊走邊撈。宜蘭地區一年耕作一期,秋冬放水養田,也養了福壽螺。對職業撿螺人來說,水田就像個聚寶盆,福壽螺就像黑色小元寶,可以換現金。撿來的螺依照體型大小,越小價格越好,一台斤可以賣到10元左右。收購牠們的,是腦筋動得快的養殖業者,拿來養烏溜、蝦子、鴨子,甚至大閘蟹。


遠從阿根廷漂洋過海,福壽螺三十多年前被業者帶進台灣,想推廣為食用螺,取了討喜的名字,肉質卻沒人愛,於是被棄養,但牠們適應力超強,迅速遍及全台。福壽螺喜歡吃秧苗,而且見綠就吃,常造成巨大損失,讓農民恨得牙癢癢,政府每年得花上兩億經費,輔導農民使用耐克螺等藥物來毒殺,可惜效果不彰。


友善小農會使用苦茶粕來防治,雖然對人體無害,卻會消滅田裡所有生物,手撿螺又太辛苦耗時。有的農民會找鴨子幫忙吃螺,但鴨子容易亂跑,還會被野狗獵捕。也有農民養烏溜來吃螺,但是烏溜體型大需要比較深的水,適合的田少。花蓮農改場的研究員林文華,在宜蘭三星一塊有機筊白筍田,進行魚筊共生的實驗。

這塊田地有三分大,實驗魚種也從吳郭魚轉成賣相較好的紅尼羅魚。四年下來,形成一個穩定狀態,魚吃掉小螺,控制住福壽螺數量,作物能順利生長,農民還能靠賣魚,增加一筆收入。


紅尼羅魚有經濟價值,但畢竟不是本土生物,到底有沒有友善環境的除螺妙計?

員山鄉一對擁有豐富野外研究經驗的夫妻,去年來到宜蘭務農,原本從事蚯蚓與藤壺研究的陳毅翰,與專長野鳥調查的林芳儀,想讓除螺更科學,更有效。

今年春天,他們用寶特瓶做成類似蝦籠的陷阱,以米糠當誘餌,挑出一塊田來進行誘捕實驗,結果捉出了七八成的福壽螺。那場實驗,讓他們對使用陷阱產生信心,這幾個月,他們採用不鏽鋼與網袋,設計出第二代陷阱。


陷阱進化了,實驗規模也擴大了,這次不再只有他們夫妻,好幾位小農也來參加。這個科學實驗,以一位農民一天操作一甲田為目標,每甲田要放250個陷阱,連續操作八天,實驗期間,出入水口一定要加上網子,避免福壽螺進出。十月中旬,宜蘭員山的八位農民,共同操作四甲田的誘捕實驗。

結果揭曉,八天,平均能捕獲50%的福壽螺。林芳儀希望能貢獻所長,除了協助農民面對福壽螺,也想找出除雜草的好方法。只要這兩項農民的心頭大患,能找到簡單方便的處理方式,她相信友善耕種的面積,一定會逐漸增加。

入侵三十多年的福壽螺,融入農漁體系,田裡大患卻是養殖業的健康飼料。農民與研究人員深深體悟,趕盡殺絕做不到,有效控制就好。智慧,能將宿敵化為資源,只要控制住數量保障收成,有朝一日,處理福壽螺能更輕鬆、更有效。


公視 我們的島【智取福壽螺】
11/16() 2200首播
11/2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福壽螺, 外來種, 養殖, 公民科學, 林芳儀

造成全台農損上百億的福壽螺,是農民最頑強的頭號敵人,在宜蘭縣員山鄉,一對專長生態研究的夫妻,想出了請君入甕的新方法,希望友善小農面對福壽螺時,能更輕鬆。

雉在官田


雉在官田

摘要: 
台南官田是菱角生產地,也是台灣水雉最重要的棲地,菱農老化、慣行用藥,讓水雉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有一群人為官田想出了新辦法…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秋天是官田最熱鬧的季節。九月到十一月,是二角菱的產季,常能見到採菱人跪在田裡。老農準備收成,其實他們辛勤工作的成果不只作物,還有水雉的生存。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在水雉身上也能看到。牠們兩端尖細,身體飽滿,尾羽優美修長,線條就像個菱角,牠們不吃菱角,但喜歡住在菱角田,修長的腳趾,即使踩上浮葉也能來去自如。五月是水雉最美的時候,公母鳥會換上漂亮的繁殖羽,當天氣轉涼,牠們會改穿樸質棕色外衣,準備過冬。


原本全台灣平原溼地都有水雉,但開發與污染使得棲地減少,一度剩下不到五十隻,1989年被農委會指定為第二級珍貴稀有的保育類,官田,成了最後堡壘。

從前菱農會撿水雉蛋來加菜,1998年政府推動菱農獎勵辦法,只要田裡的水雉寶寶順利孵化,菱農就能領到獎金。通報的巢數越來越多,從1998年的4巢,增加到2014年的414巢,發放了13238000元的獎金。

另外,因為高鐵通過水雉棲息熱點葫蘆埤,2000年以棲地補償概念,由中華鳥會、台南鳥會、溼盟、台南市府、林務局、高鐵公司聯合打造水雉復育區,將十五公頃的蔗田改造為人工溼地,吸引水雉來棲息,隨著水雉與築巢量逐年增加,2007年從復育轉型為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保育與環境教育同時進行。2015年,園區列入國家級重要溼地。


守護水雉,光靠園區是不夠的,外圍的菱角田更是關鍵。然而水雉增加了,菱農卻老了,願意接手的年輕人很少。另一個棘手的問題是用藥。官田地區菱角與水稻輪作,每年十二月,農民用直播法來播種,為了怕種子被鳥類吃掉,會在田埂上撒播浸過農藥的稻穀,20092014年,發現272隻水雉因而中毒死亡。

為了鼓勵農民不使用農藥化肥,2010年,慈心基金會推出綠保標章,致力維護健康完整的生態系統,也希望消費者藉由標章,支持參加綠保計畫的友善小農。西庄里長陳水榮已經參加了四年。

綠保計畫要為生物保留生存空間,有些防治資材就不能使用,耕作上更辛苦,後端的剝殼、碾米與包裝,也都有很嚴格的規定。這條對生物友善的路,讓農民艱苦萬分。


20156月,友善大地社會企業與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合作,提出「陪伴官田」計畫,承諾提撥15%收益,回饋農友。這筆基金,七成回饋現有友善小農,一成給新加入的生產者,兩成作為急難救助。從「吃菱角救水雉」到「陪伴官田溼地,綠色保育永續」,守護水雉往前再邁開一步。

「賺得比較少沒關係,我們是真心陪伴農民。安全健康、能與野生動物共存的農業,才是我們要的。」友善大地社會企業營運長楊從貴說。

與友善大地社企合作多年的李鎮賓,開心有這個新機制。「我們把米賣給他,就像投資這家公司一樣,還有15%的回饋。」

「陪伴官田」計畫,目前有十五位農友參與,友善耕種面積接近二十公頃,保育水雉,也保護共域的生物,能不能順利運作,需要消費者來支持。

對保育來說,最關鍵的是棲地,對農民來說,最重要的是收入,用心思考,一定能兩全其美。正確的事,需要堅持,時間會讓價值浮現,未來會更穩健。


公視 我們的島【雉在官田】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台南市
  • 官田區
關鍵字: 
水雉, 菱角鳥, 保育類動物, 菱農獎勵, 綠保標章, 棲地補償, 慈心基金會

台南官田是菱角生產地,也是台灣水雉最重要的棲地,菱農老化、慣行用藥,讓水雉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有一群人為官田想出了新辦法

行健村的有機夢

行健村的有機夢

摘要: 
宜蘭縣三星鄉,除了三星蔥遠近馳名,還有一個行健村民用心經營的有機夢想村。農友與村民希望憑藉著對有機的堅持,給自己和顧客一個健康的保證,讓居住的土地更美好…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十月,是宜蘭茭白筍的產季,茭白筍就像青春期的孩子「一暝大一吋」,每天都在抽高,農民得趕緊採收,否則俗稱「美人腿」的茭白筍,將變得粗老。

踏入茭白筍田,讓人驚訝這裡的筍田一片鮮綠,沒有一般傳統慣行,筍株佈滿福壽螺卵塊的情形發生,為何會如此?


筍農陳國鐘撒網,從水田裡網起活蹦亂跳的魚群。這些橙紅色的魚兒,外型和吳郭魚有些相似,日常就在水田下悠游,筍田之所以看不到福壽螺紅卵塊,都是這群魚兒的功勞。

民國100年開始,花蓮農改場在宜蘭三星行健村設置「魚茭共生」有機茭白筍試驗田區。利用紅尼羅魚來防治有機茭白筍田裡的福壽螺,解決無法使用藥劑的困擾。結果不但福壽螺被清得一乾二淨,透過採收茭白筍與捕撈魚穫,農民一次有二份收入,提高獲利。


不光是有機茭白筍,早自民國98年,行健村就已經大力推行無農藥、無化肥,也不噴除草劑的有機農法。

在行健當了二十年村長,張美經常碰到村民農藥中毒,搭救護車掛急診,她苦思解決之道,決定挨家挨戶去遊說,拉著行健村民從慣行農法跨入有機耕作,要將行健推向有機村。 


就像老天早有安排,行健村要發展有機,四周有溪流與水圳包圍,形成天然隔離帶,透過水圳施行灌排分離,能有效避免灌溉水污染。 加上來自雪山山脈的水源,水色雖然混濁,卻富含礦物質,沖積出肥沃土壤,成為宜蘭適合發展有機的村落。 

不過在這個平均年齡六十五歲的典型農村推有機耕作,除了銷路讓人擔心,要翻轉老農的觀念,不噴藥任憑害蟲啃食作物,簡直比革命還難,很多老農望之卻步。 

七十歲的陳春義,當初是第一批報名行健有機行列的老農。務農六十年,他說傳統噴藥、放化肥的耕種方式,並沒有讓村民賺到錢。加入有機耕作,雖得接受程序繁複的機關驗證,但也代表自家農產的品質較有保障,市場價格讓農民得到和勞力相對等的回報。 

加入有機,土地沒有化學戕害;網購加上廠商契作,收入也不差。張美的行健有機計畫,第一年只有十一人、九公頃參與,五年過後,增加到二十六位農友 、三十二公頃,佔全村六分之一的耕作地。大夥籌資成立台灣第一個由農友組成的有機合作社,不同於政府政策示範的花蓮羅山有機村,這是一股在地的力量,「由下而上」所組成的小農草根組織,要以共同行銷的方式,推廣100%台灣在地有機食材。 

如今的行健有機農產生產合作社,除了有機米,也擴展到蔬菜、雜糧和果樹的栽種。不過行健村想繼續推展有機 ,卻有其他隱憂。


張美指著行健村大片的出售農田,她說越來越多外地人到這裡買地蓋農舍,除了耕作面積減少,家庭污水未經處理就排入溝渠,讓有機農民大傷腦筋

春義伯也說,有機田最怕旁邊蓋工廠,污染水源和空氣,「要蓋工廠,我們這邊居民絕不讓它進來」。

公視 我們的島【行健村的有機夢
10/27(
) 2200首播
11/0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三星鄉
關鍵字: 
水生植物, 筊白筍, 福壽螺, 魚茭共生, 生物防治, 灌排分離, 小農, 合作社

宜蘭縣三星鄉,除了三星蔥遠近馳名,還有一個行健村民用心經營的有機夢想村。農友與村民希望憑藉著對有機的堅持,給自己和顧客一個健康的保證,讓居住的土地更美好

倆佰甲的農村運動

 

倆佰甲的農村運動

摘要: 
過去許多生態農戶,都是獨自回到農村,展開漫長孤單的農村生活,現在有一群來自城市的居民,試著用團體方式回歸農村。他們找到田,一起耕作,經營農村小店,創造田園新生活。他們有個心願,不只生產好農作,更想為農村注入活力,讓種田取代賣地,田園不再流失,永保農村價值…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宜蘭員山的農地上,楊文全和他的夥伴開始春耕前的整地。借來舊式翻土機,讓大家親身練習,學習翻土技術。楊文全原本是位城鄉規劃師,長期駐守宜蘭做城鄉設計,工作久了愛上宜蘭,三年前決定進到農村,推動友善耕作。

楊文全找來生態農作前輩賴青松幫忙,在深溝村租下農地。一開始是幾位朋友一起租,後來越來越多人加入,他就以「倆佰甲」為名,組成農村團隊,擔任起陪伴務農的工作。倆佰甲設計了換工的農耕方式,由四到五人組合,彼此相互合作,解決農村勞力不足的問題,一起務農比較不會孤單,也更有效率。

宜蘭為推動友善種植,鼓勵農民面對福壽螺問題,以田間捕捉代替使用農藥,縣政府也舉辦宣導活動。倆佰甲成員前來參加,爸爸帶著孩子下田,一方面學習抓螺,一方面也認識村民,大伙專心練習,要回去運用到自己的田地。

漸漸的,倆佰甲成員從幾戶變成十幾戶,越來越龐大,平日忙著種田難見面,於是楊文全有了打造據點的想法。改造中的據點,原本是深溝村一家碾米廠,現在是團員的共享空間。團隊中有各種人才,分工打造他們心目中的新據點,因為空間有書有菜,於是特別命名為「小間書菜」。

隨著季節變換,稻子由綠轉黃,又到了收成時刻,楊文全和林憲忠帶著收割團隊來到田間。林憲忠這片湧泉田,算是第一年收成,由於注重農地生態價值,採取放任自然的種植方法,產量還算可以接受。對楊文全來說,讓原來的地主願意加入友善種植行列,就算是最大收穫。 

宜蘭農地開發問題,讓許多新農民憂心,不只可能破壞農地環境,不斷抬高的地價,更讓新農民租不到地,無法進入農村。由宜蘭阿寶發起的行動聯盟,舉辦座談,討論保護農地行動。


農地開發,興建房舍,十多年在深溝村的賴青松感觸最深,他表示,農地開發帶來破壞,建地旁的農地,都面臨日照或污染問題。開發也造成排擠效應,讓想進入農村的農民,租不到地,買不起房,很難在農村安居。 

其實農地開發問題,也是楊文全成立倆佰甲的目的,他希望透過新農民進入,活化農村舊聚落,彰顯農地價值,讓宜蘭農地不會太快消失。當倆佰甲成員越來越多,耕作面積越來越大,名氣也越來越響亮,楊文全仍不忘初衷,他說當初不是只求歸隱農村,而是想挑戰擴大友善耕作的最大可能,當這片土地從倆佰甲變成倆萬甲,才能真正保護農村。 


一群人在宜蘭,種了良田,蓋了食堂,從農地到農村,從小面積到大區域,團隊相互合作,影響居民,進行一場創造農業價值的農村運動。

公視 我們的島【倆佰甲的農村運動】
10/20(
) 2200首播
10/25(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倆佰甲, 農村, 賴青松, 楊文全, 友善種植, 小間書菜, 農舍, 小農

過去許多生態農戶,都是獨自回到農村,展開漫長孤單的農村生活,現在有一群來自城市的居民,試著用團體方式回歸農村。他們找到田,一起耕作,經營農村小店,創造田園新生活。他們有個心願,不只生產好農作,更想為農村注入活力,讓種田取代賣地,田園不再流失,永保農村價值

貴仙師傅的緩慢農法


貴仙師傅的緩慢農法

摘要: 
農村青年王貴仙,在城市闖盪多年後,回到故鄉,進行生態農作的生產。由於身體行動不便,加上生態農作的管理費工,他摸索出一套緩慢農法,用觀念和技術,在困苦之地,開創出美麗的農業願景…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雲林縣口湖鄉的農民王貴仙,在老家的廣場上,整理日曬花生,他說不用機器烘乾,採取天然日曬,花生會越曬越香。他原本在都市開設水果行,因為家族農地缺人耕作,決定回鄉務農,朝向友善環境的生態農業發展。

來到王貴仙的稻田,他開始下田除草,環顧四周卻發現,別人的稻米已經收割完成,他的稻子才開始結穗。原來緩慢耕作的背後,有著水資源利用以及不抽地下水的保育思維。因為身體不便,他不容易彎腰除草,於是就想出用腳踩的方式,將雜草當成吸管,把地底養分吸上來再踩踏入土,成為最佳的自然肥料。

為了進行生態耕作,王貴仙以水果發酵製造微生物菌養液,灌溉提供稻作養分。這天記者跟著他載運養液到田間灌溉,卻發現車後載滿米酒。他笑說米酒不是給人喝的,而是給土地用的。

王貴仙就像農地點子王,克服困難,一直有新招實踐他的緩慢農法。不過這些都非憑空想像,而是他重返校園,將學習到的農業知識,配合實際經驗發展出來。


幾年下來,王貴仙的農場種出名聲,開始受邀演講。他到一所小學,向學童介紹故鄉的花生產業。在校園的小小農園,他指導學生種植花生,學生半玩半學,開始接觸生態農業,學習思考故鄉的環境問題。

到了稻子成熟時刻,旁邊已無稻作,鳥類專吃他的農地。王貴仙不想用網傷鳥,就想出用老鷹風箏來嚇鳥。一根根柱子打入土地,一個個風箏揚起天空,趕走吃稻的鳥類。但在田中卻也有一些鳥類,每年固定來做巢,把無毒生態田當成最安樂的家園。

為了介紹故鄉農業,王貴仙結合環島廚師活動,在自己的農園旁,辦起田園辦桌,由名廚以當地農作,製作美味的食物。享用美食後,王貴仙安排故鄉小旅行,讓大家認識故鄉口湖。 

在耕作技術的研發,種植品質的堅持下,他相信慢工出好物,只要讓農作物適時耕作,慢慢成長,終究會種出好農作。但這樣的緩慢農法,卻也面臨農作比別人晚上市的銷售壓力。一位老朋友來到農莊,看著他從都市回到鄉村的堅持,他說這是貴仙師傅的個性,比別人累,也要堅持心中的夢


公視 我們的島【貴仙師傅的緩慢農法】

09/22() 2200首播
09/2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雲林縣
  • 口湖鄉
關鍵字: 
自然農法, 生態種植, 有機, 環境教育, 趕鳥, 友善環境

農村青年王貴仙,在城市闖盪多年後,回到故鄉,進行生態農作的生產。由於身體行動不便,加上生態農作的管理費工,他摸索出一套緩慢農法,用觀念和技術,在困苦之地,開創出美麗的農業願景